时卿落萧寒峥(带着夫君做权臣)全文阅读_《带着夫君做权臣》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带着夫君做权臣》男女主角时卿落萧寒峥,是小说写手蓝白格子所写。精彩内容:上溪村最不好招惹的几家人,其中就重点有时家。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时家的那几个泼妇,怕是早就将她们骂出来了。今天这样,不对劲啊!萧母软弱不假,但却并不傻。她想到昨天时卿落主动提出不要聘礼,还说时家会搞定,所以今天的事情,肯定是对方搞出来的…

小说:带着夫君做权臣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蓝白格子

角色:时卿落萧寒峥

小说叫做《带着夫君做权臣》是蓝白格子的小说。内容精选:    言谈之间,时卿落发现萧母的性子善良又不爱计较,是个好相处的人
    萧妹妹性子腼腆,温顺勤劳
    萧二郎虽然才八岁,但却十分的懂事,和现代八岁的熊孩子,完全是两个极端
    时卿落出生豪门,父母是联姻那种,各有自己的事…

第10章 这死丫头脑子果然坏了 在线试读

萧母和族长夫人,走出去一段了才回神。

族长夫人疑惑不已,“不是说时家很难缠吗?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

上溪村和下溪村挨在一起,两个村子之间时常会发生矛盾。

两个族长也一直都不合,各自看对方不顺眼。

萧族长夫人,对上溪村的总体情况,多少还是了解的。

上溪村最不好招惹的几家人,其中就重点有时家。

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时家的那几个泼妇,怕是早就将她们骂出来了。

今天这样,不对劲啊!

萧母软弱不假,但却并不傻。

她想到昨天时卿落主动提出不要聘礼,还说时家会搞定,所以今天的事情,肯定是对方搞出来的。

这时,她才更深刻的发现,时卿落比她之前想象的更厉害。

没有不悦和忌惮,反而心里更高兴,她家就缺个厉害的儿媳妇。

萧母笑笑,“可能是之前吴家的事情,觉得亏欠了卿落吧。”

族长夫人觉得不像,刚才在时家,她总觉得那些人好像有些畏惧时卿落。

要真是亏欠,当初也不会差点将人送去成亲陪葬了。

“也有可能,我看时家并不是很乐意的样子,但却又依着时卿落自己要嫁你们家。”

是的,刚才去提亲,时家人表示时卿落看上萧寒峥了,所以愿意主动去萧家冲喜,而他们也同意了。

这其实也是时卿落故意让时家人说的。

不然脑子秀逗了,时家才会那么快将姑娘嫁去萧家,关键还不要聘礼。

而且她在萧家最难的时候,愿意主动嫁进去,于名声有好处。

将来如果真要和萧寒峥和离,她也更容易立女户。

族长夫人想不通,不过这也不重要。

“既然时家答应了,那你赶快回家准备。”

“我回去一趟,晚点就带人过来帮忙。”

族长夫人对萧家母女三人这么照顾,完全是看在昏迷萧寒峥的面子上。

萧母也知道,她一脸感激的说:“好,今天真是多谢婶子了。”

回去之后,萧母先去看了看昏睡的萧寒峥。

发现他昨晚退下去的烧没有再复发,稍稍松了口气。

时卿落就是他们萧家的福星,如果儿子真能醒来,一定要让他对媳妇好点。

接着萧母带着萧小妹和二郎打扫了一遍院子。

又去镇里买了一些肉和菜回来。

虽然说不办喜宴了,但也不能让新媳妇进门的第一天就冷冷清清的。

所以准备请最近帮助过她们的人家,来吃一顿便饭,一来喜庆,二来也是感谢。

因为有族长夫人带人来帮忙,下溪村的人也基本都知道了,萧母明天要给萧寒峥娶亲冲喜。

接着时家也放出了消息,上溪村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事。

这让大家完全懵了。

就萧寒峥这样,萧家现在这么个火坑,竟然有人跳。

特别新媳妇还是时家的姑娘,大家就更懵了。

时家是出了名的滚刀肉人家,之前还差点将姑娘送去吴家陪葬呢。

现在怎么会将姑娘嫁给萧家冲喜?

大家还在猜测萧母不知道花了多少聘礼,才打动了时家。

就听族长夫人透了底,大家更觉得不敢相信。

不要聘礼,还给几袋粮食陪嫁,关键是明天就来萧家冲喜。

时家的人脑子都坏了吗?

族长夫人说是因为时卿落看上萧寒峥了,所以现在自愿嫁入萧家冲喜的。

这是事实,大家也不得不信。

只是两个村的人都还是有些想不通。

如果萧家没有发生这么多事,萧寒峥身体正常,大家倒是不会太意外,他们都想抢着将女儿嫁过去。

毕竟萧寒峥一看就很有潜力,这么年轻的秀才,将来说不定还能考中举人。

但现在萧家欠了不少外债,萧寒峥随时都可能会原地去世,进门之后指不定就马上当寡妇了。

时家姑娘不要聘礼来冲喜,简直让人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这一刻,很多人对时卿落都有些佩服,这小姑娘勇气可嘉啊!

而且雪中送炭最不容易,不管时家如何,这个时卿落是个真性情。

事实也如时卿落预料的发展。

虽然背地里很多人暗骂她是傻子,但明面上都夸她真性情人品好。

另一边,时家。

时老三等人被时卿落用藤条抽了一顿,被迫将粗粮和黄豆、绿豆背了出来。

和她从道观带下来的东西,放在了一起。

时老三一边搓着还在火辣辣疼的胳膊,一边瞪着时卿落。

“你提的要求我们都做到了,以后你嫁入萧家,过得如果不如意,我们可不会去帮你出头。”

最好嫁过去就当寡妇。

时卿落哪里看不出来他们的想法,“你们现在都靠不上,将来我还能靠你们?我又不是傻子。”

“不过,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

时卿落抬手指了指时老四,“你去拿纸笔来,咱们写下来。”

时老四也被时卿落用藤条抽过一次,现在对她又怕又恨。

“写下什么来?”

时卿落理所当然地道:“将刚才时老三说的写下来,以后不管我过成什么样,都不需要娘家管。”

“再写下,我嫁入萧家,将来我当寡妇也好,或者和离也罢,娘家都不会接纳我回来。”

“当然,如果我将来富有了,你们也没资格来占便宜,这个也写下来。”

有了这个,以后立女户就基本没多大问题了。

时家的人:“……”这死丫头脑子果然坏了,还坏的不轻,难怪最近那么疯。

居然提出这种对她那么不利的条件。

不过他们巴之不得,这样的煞星,要是将来突然守寡或者和离回来,他们不收肯定又要被她收拾。

可写下来,她自己按了手印,将来她要是想回娘家,他们不同意,她敢对他们不利,他们就去报官,将她撵走。

时老爷子更是直接拍板发话,“去拿来,给她写。”

赶快将这个煞星送走,以后都别回来了才是正经事。

至于什么她将来富有了,他们是根本不相信的。

于是时老四写了三份,时家的长辈和时卿落都签字或者按了手印。

还让上溪村的族长做了见证,更放了一份在族里。

第二天一早,时卿落换上了原身最好的一身衣服,其实也都是补丁。

好点的衣服,原身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牛氏抢走,给原身的妹妹穿了。

时卿落没兴趣抢回来,她嫌弃。

很快,萧二郎在萧族长儿子等人陪同下,到了时家接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