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时慕白《温言时慕白》_温言时慕白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温言时慕白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仅允”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温言时慕白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副驾驶座上显然坐了人。车灯打过来时,温言时微微侧目看了看,嘿,可不就是慕白那“乖女儿”吗。温言时从车窗那把银行卡递给慕白。慕白道:“洛之鹤在楼上?”“嗯…

小说:温言时慕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仅允

角色:温言时慕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仅允的《温言时慕白》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第10章“陈医生,我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她吸吸鼻子说,“你就算觉得我有什么心思,也不该这么说吧”温言时倒是不委屈怀不了孕对她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她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她单纯就是觉得苏乐琪这张嘴气人温言时是个斯文人,她娇娇柔柔的当然撕不也吵不过别人,为了避免自己吃亏,也就只好装弱慕白淡淡道:“无意冒犯,抱歉”苏乐琪不想给慕白留下不好的印象,便也跟着道歉:“我在国内待得不多,我的意思是…

第36章 在线试读

温言时听慕白这么一问,也没有隐瞒,道:“张喻跟洛之鹤在我这边吃饭。”

慕白道:“你拿着银行卡下来,我楼下等你。”

温言时进了房间,打开行李箱翻找,慕白的四五张卡全部放在她这儿,她不知道慕白要的是拿一张,干脆全部都拿在手上了。

温言时飞快下了楼,慕白的车子已经停在楼下了。

副驾驶座上显然坐了人。

车灯打过来时,温言时微微侧目看了看,嘿,可不就是慕白那“乖女儿”吗。

温言时从车窗那把银行卡递给慕白。

慕白道:“洛之鹤在楼上?”

“嗯。”温言时摸了摸鼻子,也不好撒谎。

女孩说:“我想上去看看鹤哥。”

温言时才知道,这女孩原来也是他们一个圈子里的。

慕白就下了车,女孩也紧随其后下了,两人抬脚往楼上走去。

温言时默默走在最后,她不太想让女孩进她的地方,但她似乎不太好赶人。

女孩一进屋,就神情愉悦的喊了一句:“鹤哥。”

洛之鹤朝她点了点头,又看看慕白,对她出现在这里,也就不意外了。毕竟她出了名的爱黏慕白,不过之前碍于周意,不怎么敢。

温言时这边的餐桌很小,就是四人桌,被慕白跟女孩一占,温言时反而没地方吃饭了。

她看看自己碗里剩下的半碗饭,恐怕是吃不上了。

“宁宁,我吃完了,来我这边坐。”洛之鹤看着她的眼神,开口道。

温言时知道他也是客气,连忙摆摆手说:“我晚上本来就吃的少,你先坐着跟他们聊天吧。”

慕白倒是挑眉回头看了她一眼,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晚上吃得少?怕不是在心仪的男生面前不好意思放开食量。”

张喻往洛之鹤看了眼,又觉得慕白似乎有点不太高兴。

洛之鹤一怔,而后浅浅的笑着,看不出情绪。

温言时只觉得自己心里堵了一口气,她从来没说她喜欢洛之鹤这个人,她只是对他这一款有好感,慕白那么一说,仿佛她真的心里有鬼了。

“心仪的对象,那也是你啊。”温言时压抑着肚子里那股气,说,“陈医生年轻多金,才是我真想嫁的对象。”

“是吗?”慕白没什么情绪道,“不过你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

女孩在旁边“噗嗤”笑了一声,而后点点头:“前辈喜欢门当户对的,鹤哥的择偶标准也是。至于玩玩嘛,那就无所谓了。”

温言时觉得慕白这人,就是个杠精。

她看着女孩,惊讶道:“你这意思,是你达到标准,要跟慕白结婚啦?”

张喻附和道:“宁宁你想太多了,人家再这么择偶,也择不到她身上,不知道得意洋洋个什么劲儿。”

温言时觉得张喻实在是太够朋友了,两个人的默契十足,一唱一和,说的女孩变了脸。

只不过人家有靠山,几乎是立刻去抓慕白的手,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慕白看着温言时,淡道:“娶她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

得,这又帮上了。

张喻撇撇嘴,看着温言时:你都是找这狗男人的小老婆了,人家都不忙你。

温言时也不知道慕白什么毛病,不管是什么人,反正他永远不可能向着她就对了。

反而是洛之鹤说:“确实现在一切都是未知的,我也不一定就找门当户对的。遇上真喜欢的,可能什么都不在意了。”

女孩埋怨的看了眼洛之鹤:“鹤哥。”

“我说的实话。”洛之鹤无奈道。

女孩不理他,跟慕白说:“前辈,我想走了。”

慕白便起了身,带着女孩离开了。离开之前,看了温言时两眼。

温言时顿了顿,没有准确接收到他的意思。

她给他发微信:?

慕白:张喻今天走不走?

温言时:你要留在这边?

她还没有等到慕白的回复,就听见洛之鹤道:“我也得走了,改天再见。”

人家是客人,温言时自然要顾及待客之道,亲自送他下了楼。

洛之鹤道:“我代替沈涓跟你道歉。”

温言时怔了怔。

“就是刚刚在慕白身边的那个女孩。”洛之鹤叹口气道,“她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妹妹。性格被大家宠坏了,人其实不坏,就是有的时候说话不过脑子。”

温言时没想到那女孩居然能得洛之鹤的青眼,他甚至愿意代替对方道歉。

一般只有把对方当成重要的人,才会帮忙道歉。

温言时对着洛之鹤那股子温柔的笑意浅了下去,说:“其实我也没有怎么跟她计较。还有,洛同学,她是个成年人,就没有什么帮不帮忙道歉一说的了。她做得不对,那么该道歉的应该就是她本人。”

她顿一顿,又说,“当然,她今天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把很现实的东西说出来了。只不过最后一句话太意有所指了。但我也没有说什么,希望你也别觉得我在故意欺负她。”

一声“洛同学”,让洛之鹤细微皱眉。

“宁宁……”

温言时好心提醒道:“不过,既然你把她当妹妹,那你小心她走偏了,她给慕白发那种不太好的照片,喊慕白爸爸,还说要给慕白口。而且我觉得慕白也没有对她负责的意思。”

大概率还是钓着人家小女孩玩。

洛之鹤的脸色猛的沉下来。

温言时也不知道会那么巧,到门口时,慕白还没有走,他站在车旁接电话,然后就被洛之鹤来了一拳。

慕白眼疾手快的躲了躲,这一拳从耳畔划过。但紧接着的一拳,他没有躲过。

“你干什么?”他冷着脸道。

洛之鹤道:“沈涓才多大,你也下得去手?”

慕白挑眉道:“你情我愿,她是个成年人,你又何必还把她当成个孩子。不如你自己去了解了解她的身材,还有她会的有多少?”

沈涓也赶忙下车护住慕白,说:“我是自愿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跟前辈在一起。”

洛之鹤冷道:“你让开。”

“鹤哥,你别这么凶嘛。”女孩说。

慕白在女孩身后,神色清冷,眼底却有几分慵懒。

显然是根本没有把洛之鹤放在眼里。

女孩突然转头,把怒气发泄到一旁的温言时身上,抬手想打她,说:“都怪你胡说八道!”

只不过这一巴掌到底没落在温言时脸上。

洛之鹤眼疾手快凑过来给她挡了。

温言时看着他幽深的目光,以及脸上的手指印,微微抿唇。

“洛之鹤,你没事吧?”她担心的问。

慕白那暗藏的慵懒的神色,浅了几分,微微冷下脸。

“没事。”洛之鹤看着沈涓说,“不如你直接问慕白,他到底有没有跟你发展的打算。”

沈涓看向慕白。

“没。”男人直接说,视线却在温言时身上,有点凉,不知道不满意她什么,语调清清冷冷,“说跟你结婚不一定,是在逗傻子玩而已,别当真。”

温言时反应慢半拍,依旧担忧的看着洛之鹤俊脸的红痕。

慕白冷淡道:“还看他?”温言时看洛之鹤的半张侧脸,红痕真的特别明显,可见沈涓用了多大的手劲儿。她有点不敢想这一巴掌要是落到自己脸上,得有多惨烈。

她觉得有些对不起洛之鹤,正想问问要不要上楼拿点消肿药水给他,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慕白那句冷淡的。

“还看他?”

温言时被慕白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回头去看他时,只见他正凉凉的看着她。

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慕白所说的逗傻子玩,那个傻子怕不是说的自己。

温言时就不知道慕白这是什么心理了,也不知道杠她的乐趣在哪。

但转念一想,慕白要是有这么好猜,就不难拿捏了。

“还不过来?”见她还站着没动作,慕白蹙眉道。

他这一开口,显然就证实了他俩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温言时本来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她和慕白的关系,也不想让洛之鹤知道,但从慕白上楼那刻,她就已经做好了被知道的准备。

她余光看了眼洛之鹤,只见他表情有了那么点细微的变化,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看得温言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有一点点的难过。

温言时在他跟沈涓的注视下,朝慕白走了过去,然后站在了他旁边。

沈涓委委屈屈的说:“前辈,你真的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慕白淡淡,“你还是先看看洛之鹤吧。”

沈涓这才想起洛之鹤,慌忙转头朝他看去,说:“鹤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对你动手,我想打的是……”

洛之鹤表情严肃道:“没有人教过你,没有了解过前因后果,就随便教人动手。”

沈涓噘嘴道:“但她就是很下贱啊,我……”

只是话说到一半,发现洛之鹤的眼神有点冷,就闭嘴了,眼睛也红了,像是受到了天大的不公。

“我先把她给送回去。”洛之鹤看着慕白说。

这个情况,他不可能再让慕白送了。

“前辈,我会让你改变心意的。”沈涓似乎还想走到慕白身边,搂住他的腰撒娇,却被洛之鹤给拽走开。

温言时忍不住道:“洛之鹤,回家记得拿冰块敷一下脸。”

语气里面那是浓浓的关心。

洛之鹤朝她点了点头,想了想,认真的说:“沈涓真的做得不对,回去我教育教育她,今天的事情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你也没说错什么。”

慕白冷冷的事不关己的看着。

温言时其实觉得沈涓是幸运的,哪怕她动手了,洛之鹤行为举止下,还是在护着她。

即便那一巴掌落到她脸上,洛之鹤会代替沈涓跟她道歉,但是也不会说,帮自己讨回公道。

温言时试想了一下那种结果,自己肯定就是白白挨一巴掌。可能脸会肿得几天出不了门。

温言时重重的叹了口气,有人护着那可真是太幸福了。

她正想着,一旁的慕白却抬脚上了车。

温言时看他没什么情绪的关上车门,试探的问:“我是上来,还是回家?”

慕白看了她一眼,冷冷淡淡的说:“随你。”

楼底下有路灯,灯光不算特别暗,她偷偷透过车窗,往他身下看了一眼:要是他没啥想法,那估计是不需要她跟着了。

慕白今天过来,本来也就是取个银行卡的。

她隐隐约约觉得他今天似乎很平静。

似乎并没有在想那事。

温言时讪讪收回视线,沉默了片刻,说:“张喻一般来我这儿,要是玩的晚,一般就在我这里睡了,所以她应该不会走。”

“嗯。”慕白低头系上了安全带。

温言时想了想,到底还是绕到旁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慕白看了看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赶她走,发动了车子。

温言时看看车子的四周,说:“这辆车大概要多少钱啊?”

慕白没搭理她。

他的手机响了,自顾自接着电话,那边在聊一个病人的事情,说人家家属脾气暴躁,今天对一个医生动手了。

温言时在听到那边说,医生明明是被揍的那个,却反而还在好脾气的安抚对方时,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医生其实是,最有责任感的一群人,他们的工作压力也大,毕竟事关生命。

而这一群人,同样生活在刀尖上。

所以温言时觉得慕白这人,在生活作风上渣,在工作上,她还是敬佩的。

温言时有些感慨的说:“我这个人,感性得不得了。要是我男人是医生,他要是受这种委屈了,就算他能忍下去,我肯定是忍不下去的,我肯定也要去揍对方的。”

慕白有些无言以对,就她这小身板,到时候不过是白白送上门挨揍。

温言时发现慕白一路上,都是一副冷冰冰的状态,半个字都没有跟她说过。

她琢磨了半天,说:“慕白,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慕白终于侧目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语气的说:“你想多了。”

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慕白别墅的车库,他开了车锁,抬脚往下走。

温言时说:“你在不高兴什么?”

慕白手长脚长,抬脚往前走,并没有理会她。

温言时直觉是因为刚才沈涓或者洛之鹤,正在想原因,张喻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那边不知道翻到什么吃的了,喀嘣喀嘣吃得起劲儿:“姓徐的,你又去哪了?”

“现在在慕白家里。”

张喻顿了顿,说:“得,慕白这男人果然还是把你带走了。”

温言时看着前边走得很快的男人,说:“我觉得他似乎不太高兴。”

“慕白占有欲强,你跟洛之鹤眉来眼去的,他能高兴?”张喻一副了然模样,“喜不喜欢是一回事,占有欲又是另外一回事。你跟了他,就不适合撩洛之鹤了。”

温言时只觉得好大一口锅扣到了自己头上,“我什么时候跟洛之鹤眉来眼去了?”

“那确实,你只是那双眼睛,看谁都在勾男人。”

温言时:“……”

她挂了张喻的电话,抬脚走进慕白家,这边她上回是来过一回的,倒是也还算熟悉,温言时找到了慕白的房间,站着门口开门时,却发现他把门给锁上了。

温言时于是下了楼,在客厅里坐了片刻。

慕白下楼是在二十分钟以后,他一般只穿睡裤,进厨房拆了瓶矿泉水,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打电话问被患者家属打的那位医生的事。

温言时没有打扰他,等他放下手机,才迟疑的开口问了一句:“你不喜欢我见洛之鹤么?”

慕白说:“随你便。”

温言时朝他凑过去了一点,说:“你占有欲有点强。你跟我说明白,你要是不喜欢我见他,那我就不见。”

这点合作道德她还是有的。

“我跟你这段时间,不会乱撩的。”至于慕白乱不乱撩,她就管不着了。

慕白坐直身子,看了看她,意味明显,要她自己主动。

温言时迈开腿坐上去,慕白闻到她身上还有一股子厨房的味道,把她推开了,有些扫兴的说:“你还是先去洗澡吧。”

她点点头,而后想到:“我穿什么?”

慕白道:“自己去我房间里面找。”

结果温言时就看到他房间里面的衣柜里,有一整个衣柜的衣服,衣服的款式以及风格,几乎是立刻让她想到,这些都是周意的。

嘿,慕白还没有把周意的衣服给丢了呢,温言时感觉自己好像窥探到了什么秘密,又仿佛窥见了慕白心里的一角。

她最后心不在焉的找了慕白的睡衣。

动了周意的东西,等她回来,那还不整死自己。

温言时飞快的冲了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慕白已经在床上躺着了。他微微呼吸着,温言时能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线条。

她往床上爬。

慕白把杂志放下了,转身把她半抵在身下,她的两只手都被她举过她的头顶,被他一失手握着。慕白每次,都喜欢轻轻咬她,咬完亲,亲完咬。

两个人之前也素了一个星期,温言时多少还是有点反应。

慕白把她的睡衣掀上去,看了两眼,说:“我怎么感觉你跟我你享受得不得了,你比我还急?”

温言时也不吝啬夸奖他:“你技术很好,我确实还挺享受的。”

慕白微微挑眉。

两个人的身体藏在被子底下,差不多盖到腰往上一点的位置,被子下的风光,无人知晓。

只不过隐隐约约可见波涛汹涌,千军万马奔腾的气势。

温言时咬着唇,额头都是汗,紧紧的抱着慕白的脖子。

良久后,温言时见慕白翻身过去准备睡觉了,连忙凑过去,说:“你应该不会太过干涉我的私生活吧。”

慕白冷淡道:“直说你还想跟洛之鹤私底下联系就是了。”

“我又不撩他。”温言时说,“我就觉得他人好,我只是希望你最好能让我们联系,要是实在不想让我见,我也只能不见。”

慕白道:“你不打算撩他,每次见他却脸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