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全章节阅读_(白桁江怡)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江怡哀怨地瞪着白桁,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你再说?”白桁俯身吻去了江怡的泪珠:“不说,一切都听老婆的”说着他躺在了一旁江怡感觉身边的床往一旁陷了下去,她转过身背对着白桁:“你跟我之前,有过别人吗?”他这么涩,而且他这个年龄...白桁抱着江怡的腰,贴着她的后背,长腿搭在了她的腿上:“说起这个,宝贝你不打算赔我吗?我那么重要的一次,就那么让你拿走了”江怡眼泪还没憋回去呢,耳根红了个彻底,她吸...

点击阅读全文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中的人物白桁江怡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花花大人呀”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内容概括:江怡哀怨地瞪着白桁,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你再说?”白桁俯身吻去了江怡的泪珠:“不说,一切都听老婆的”说着他躺在了一旁江怡感觉身边的床往一旁陷了下去,她转过身背对着白桁:“你跟我之前,有过别人吗?”他这么涩,而且他这个年龄...白桁抱着江怡的腰,贴着她的后背,长腿搭在了她的腿上:“说起这个,宝贝你不打算赔我吗?我那么重要的一次,就那么让你拿走了”江怡眼泪还没憋回去呢,耳根红了个彻底,她吸...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 免费试读


白桁带着江怡去了射击室,江怡看着墙上的枪械介绍,她只在电视和玩具城见过。

知道白桁要来,所以射击要用的枪,都是放在桌子上的而不是用链条绑在上面的。

白桁拿起护目镜为江怡戴上。

手指触碰过的地方,江怡都觉得火烧火燎的,尤其是在这种封闭式的地方,气氛随着他的动作不断上升。

身体紧紧贴着他,隔着薄薄的衣服布料,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温度和他身上特有的气息。

白桁喉结上下滚动,突出的喉结显得更加性感,但为江怡戴好护目镜和防噪耳套后,他往后退了两步。

别吓着小丫头。

江怡对准靶子,开了一枪后,上演了子弹消失术,完全没沾到靶子。

站在不远处的服务人员见状,转过身,免得客人尴尬,他在这里这么久,第一次见,这么没准头的...

白桁没有佩戴任何多余的设施,高大的身体站的笔直,单手转轮,压枪,射击,一气呵成。

露出的一截手臂,结实有力,随着枪射击出去的后坐力,他的肩膀微微动了动。

这种东西,在他看来就是玩具,他比较喜欢真的。

江怡看着向白桁,见他轻松的表情和熟悉的动作,她才回想起来,当天在林子里,她好像听到了枪声和惨叫声。

他,是黑手党来着,开枪这种事情,他应该最熟练不过。

也许连人都...

白桁见江怡看着她,微微挑了挑眉。

江怡转过头,管他什么身份呢,反正又没伤着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不得不说,开枪的感觉太爽了,可以把心底压抑的情绪瞬间全部爆发出来。

一发十颗子弹,江怡不管不顾一股脑的全部射了出去。

紧接着,她又尝试了别的,当然,靶子上留下的弹壳印少的可怜...

白桁见状走到江怡身后,身体弓着,毕竟他一米九的身高,而江怡,最多一米六几,

“手臂持平,不要太紧张,不要晃,对准靶子。”白桁的手扶着江怡瘦弱的胳膊,他感觉只要微微用力,就能折断她的胳膊,所以他的力度非常轻。

因为离得非常近,所以江怡听清楚白桁说什么了:“我不是紧张,我是太激动了,激动的手发抖。”说着她对着靶子又是一顿射击。

因为过于激动,江怡的小脸比之前更加红润了,樱红的嘴唇轻抿着,看似专注,其实,恨不得射一百发子弹出去。

白桁抱着江怡,看来,他来对地方了,谁说约会就一定要去浪漫的地方了。

越相处,小丫头越和他的胃口,管能不能吃,先吞了再说。

“我打中了,白四叔叔,我打中了,你看,是不是打在圈里了。”江怡转过头,手指着靶子,激动的声音都在发抖。

白桁看了一眼,这枪法,人放在她面前,都得让她吓尿裤子,心想,能不能给个痛快了,吓,都他妈吓死了。

江怡突然察觉到,这样好像不太好,她快速转过头,握着枪:“不好意思,我激动过头了。”

白桁眼底一片情欲,像是饿狼看见了美味的小羔羊,他就快忍耐不住了。

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甚至,烂到家了。

但是他又怕自己的举动过于糙,把小丫头吓跑了,下次再让她出来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猎物本身是需要放诱饵的,太早收,只会惊吓到猎物。

白桁单手插在兜里,眼神黯了黯。

江怡玩的开心,心里的郁闷也消失了大半,她决定了,以后就来这里,这可比她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喊大叫强得多。

“这里是怎么收费的啊。”江怡的零花钱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秦玉华偷偷塞给她的。

她将降噪耳套摘了下来。

江家就是这样,礼服,学校,钢琴,凡是他们觉得对他们有利的,他们都可以给江怡买最好的,但是要说零花钱,抠的不行。

站在门口不远处的服务人员小声道:“因为是实弹,所以一发五百块钱。”

江怡认真思考了一下,十发五千,一百发五万块,够消气的了。

一个月来一次够了。

白桁唇贴在江怡耳边:“我在这里办了会员,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说着大手落在了她的腰间。

他这个月都会留在这里,所以直接包了一个月的,馆长对外宣称,装修维护。

江怡垂眸瞥了一眼,下巴微微扬起,又来了,怎么占便宜没够呢!

她掐着白桁的手背,绷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气呼呼道:“白四叔叔!”

白桁只好收回手,靠在一旁,双手交叠在胸前,意味深长地看着江怡。

“我要回去了,妈妈说,不让我跟老流氓玩。”说着江怡在白桁的腰间掐了一把“哼”,江怡仰着下巴,傲娇地离开了射击室。

白桁:“...”

白桁快步跟了上去,他一直觉得女人很麻烦,所以一直单着,但这小丫头跟生意场上的女人不同,她总是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和感觉。

明明也没勾他...

还一口一个臭流氓的骂他。

江怡去了接待室后发现,她刚刚吃的芒果慕斯已经打包好了,她停下脚步,看了一眼。

“看你喜欢,让服务人员做了个大的,打包回去慢慢吃。”白桁说着看了一眼在外面等着的外国男子:“把车钥匙给我。”他要亲自开车送她回去。

江怡拎着打包好的芒果慕斯:“谢谢小白。”叫他白四叔叔,他还不愿意,那就叫小白吧,好记不说,还好听。

“噗--”

站在一旁正在拿车钥匙的外国男子,忍不住想笑,白四爷,小白,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主要是没人敢啊。

少胳膊少腿都算轻的。

白桁掐住了江怡的脸蛋子,半瞌着眼眸,声音又低又沉:“好好叫。”

“谢谢,白四叔叔...”江怡疼的一皱眉,说话都漏风了。

白四叔叔不行,小白也不行,玩玩就仗着自己年龄大,扬沙子,抠眼珠了,再也不跟他玩了!

小说《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