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血之途》马明宇罗天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马明宇罗天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神血之途》非常感兴趣,作者“盖茨比的六便士”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马明宇罗天成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前程似锦的大学生离奇卷入奇幻世界
魔王即将降临,世界崩塌在即,魑魅魍魉层出不穷,异人、医者、乐师等挺身而出
马明宇只想苟活着,安全回到自己的世界……

小说:神血之途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盖茨比的六便士

角色:马明宇罗天成

热门网络作者“盖茨比的六便士”的新书《神血之途》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李家庄地处中部山区,是一个颇为贫困的小村庄。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原本在相对相对富饶的中部地区且离泉尺县城并不算远,不该有这么贫困的山区,历史上李家庄也曾富饶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知什么原因,李家庄背靠的这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脉没再给村民们馈赠任何山珍,时不时地还搭上一两条人命。开始也有不信邪的年轻人相约着一起进山探险,誓要让李家庄还原曾经有过的富有,可也总是一去不复返。慢慢地,李家庄被邪祟诅咒的传言在四邻间悄悄流传开来,心生惧意的、想换地方谋求好前程的人都往外走了……

评论专区

洪荒调查员:纯投骰子推剧情,名为洪荒,实际上这书叫穿越者柯南在洪荒还差不多。主角干的事,就是不停地调查在他身边发生的神话时代的灵异案件。看了开头的四五个剧本后,审美疲劳,弃书了。弃书原因:剧情重复感太强烈

极品小农场:一开始就喜欢这类型的小说,现在不论好坏统统收集,一直想整理一下到底有多少部这类型的小说,小子的朋友告诉我可以来这试试,于是乎欢迎大家来帮我,谢谢了!

御灵真仙:这么说,作者选材有问题,天才流不要用类似宠物小精灵背景。这样假想场景,一个女神素颜和上妆反差极大,你还觉得她是女神么。对比之下,身材好,分配比例好的这种女神是不是更稳?

神血之途

《神血之途》在线阅读

第4章 新的身份

李家庄地处中部山区,是一个颇为贫困的小村庄。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原本在相对相对富饶的中部地区且离泉尺县城并不算远,不该有这么贫困的山区,历史上李家庄也曾富饶过。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知什么原因,李家庄背靠的这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脉没再给村民们馈赠任何山珍,时不时地还搭上一两条人命。

开始也有不信邪的年轻人相约着一起进山探险,誓要让李家庄还原曾经有过的富有,可也总是一去不复返。

慢慢地,李家庄被邪祟诅咒的传言在四邻间悄悄流传开来,心生惧意的、想换地方谋求好前程的人都往外走了。

留在李家庄的只有些重土难迁思想守旧的,或是老弱病孺出行不便的。

李阿婆便是其中之一。

马明宇快速走在泥泞小道上,他得在包子冷下来之前拿回家给阿婆吃。

包子是学堂里同桌杜望春给他的,作为雇佣马明宇,不对,现在他叫李孟海为他写作业的额外报酬。

李孟海,李家庄上瞎眼李阿婆家的孙子,与李阿婆两人相依为命。

三年前小小年纪的李孟海不顾李阿婆劝阻,偷摸着去泉尺城参加东城护卫军的选拔。

说是要出人头地光耀门楣,让李家庄上乃至泉尺城的人都对李家刮目相看,更要让阿婆过上人人羡慕的好日子。

从那以后音信全无。

有人说,李孟海资质极佳,被护卫军一眼相中了,直接就带到京城去了。

更多的人说,李孟海早就死在外面,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候李阿婆眼睛还没瞎,但已经看不清楚半米开外的人、物了,没少因为李孟海偷跑出去这事流泪。

年纪大了,泪流得多了,渐渐地就连眼前的五指都看不清了。

也幸得李阿婆织了一辈子的布还有些手艺,李家庄的人又可怜她孤老一个,平时多为照顾。

虽然日子十分艰难,也勉强能够度日,还真让她等到了“李孟海”回来。

别看蒋哥长得五大三粗看起来属于憨憨型,他安排起事情来却出乎意料地颇为妥当。

李孟海这个身份,他仅托了一个叫什么武都爷的人便安排下来了。

由此,马明宇推断出两件事。

第一,蒋哥在他们这个护卫组织里有相当高的地位和威信,否则他做不成这件事。

尤其是元西马家被灭门的情况下还能给马明宇妥当地安排身份,而且办事的这位武都爷口风很紧,对马明宇的身份一点都不好奇,一句话都没问。

第二,蒋哥手下的人一定值得信任。

即使是沈青这样的女杀手,就算她想杀马明宇,也会偷摸着来。

为了保护蒋哥及帮马明宇安排新身份的这人,她一定不会将自己的信息透露给其他人。

所以目前来说,自己还算安全的,只要在沈青找着自己之前从李家庄销声匿迹就行了。

等离开李家庄,马明宇会再次更换身份,到时候谁也别想知道马明宇是谁,沈青更别想。

一想到沈青,马明宇苦笑着摇了摇头。

蒋哥送给他的这一搭袋碎银,是从沈青身上扒拉过来的,当时她的目光简直可以在马明宇身上来回穿几十个洞。

远远地就看见阿婆拄了杖在家门口张望,明明她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可只要李孟海出门,她还是会拄了杖在家门口张望,如何说都不肯好好在家待着。

虽然知道自己不是阿婆的孙子李孟海,马明宇却很感激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有人真心实意地把自己当亲人,有人给他温暖。

风吹得阿婆单薄的粗布衣裳紧贴在身上,显得她消瘦的身形更加干枯,马明宇高声喊道,“阿婆,天这么冷,你怎么又守在门口啊?”

听到孙儿的声音,李阿婆满是沟壑的脸上露出孩子一样的笑,“海儿啊,今日你回来得早啊。”

马明宇小跑着奔到阿婆身边,替她挡了呼呼刮着的冷风,搀扶着阿婆。

“今日先生的课业结束得早,自然也回来得早。还有啊,今日学堂里做了包子,杜家少爷不吃猪肉馅的包子,两个都给了我,阿婆你趁热尝尝。”

阿婆笑得更开心了,“海儿啊,杜家少爷真是好心啊。哪怕他不吃猪肉馅的包子,学堂里这么多人,他单单给了你,那也是好的。杜家少爷对你这么好,你也得对人家好一些。阿婆老了牙口不好,吃不了包子,喝糊糊挺好的,包子都你吃。”

马明宇知道阿婆这是舍不得白面包子,谎说吃不了包子,就留给孙儿吃。

笑了笑,“阿婆,你牙口好着呢,别说包子了,日后大鱼大肉的都能吃。”

一听这话,阿婆立刻急了,“海儿啊,咱们现在的日子挺好的,吃得饱穿得暖又守在一起,那些鱼啊肉啊什么的,阿婆一点都不想吃。”

真正的李孟海就是因为想让阿婆过好日子想光耀门楣,才离开李家庄后再无音讯的。

这件事让阿婆一直耿耿于怀,现在孙儿回来了,是比当年沉稳了些有了些本事,她更不愿意孙儿出去冒险。

马明宇不提这事,笑着说,“阿婆可是忘了,海儿如今是学堂里小先生。咱们云山学堂可是出过好几位状元郎的,大名鼎鼎的云山学堂小先生,怎么会吃不上肉。”

“现在每个月海儿就有半吊钱,五百文啊,日后一定会更多的。而且,云山学堂名声在外,像杜家少爷这样的公子少爷会越来越多的,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大鱼大肉肯定有得吃的。”

李阿婆松了口气,“对对对,瞧我这记性,怎么忘了我孙儿如今都是小先生了,日后肯定更有本事。”

马明宇搀扶着李阿婆进了四面漏风的家。

先扶了阿婆稳稳坐在已失去本来颜色的矮凳上,将捂在怀里两个白白胖胖的大肉包子硬塞进阿婆手里,扯过一件补丁摞补丁的破长衣给阿婆搭上,这才仔细查看漏风点。

阿婆举着尚有余温的包子,“海儿,咱们一起吃。”

李阿婆家除了一别三年杳无音讯的李孟海外再没其他人,本就破旧的土屋如今更是破烂不堪。

现在不过深秋都这么冷,若是冬天到来,还不知道这四面漏风的土屋会不会冻死人。

马明宇才到这个世界小半个月,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熬过这里的寒冬。

据说泉尺县每年冬天都会冻死上百人,马明宇十分担心自己会成为李家庄冻死的第一人。

“阿婆,冬天快来了,咱们得找个泥瓦匠把家给补一补。”

“是得补一补,海儿今年都十五了,再过两年,得给海儿说一门媳妇儿了。咱们李家啊,也该是时候添个人了。”

马明宇穿到这个世界年轻了五六岁,又成了十五岁的少年。

但他一点都没料到阿婆会忽然说到媳妇儿这事上来,这个世界有点像**历史上存在过的古代,男子十七八岁确实该成亲了。

可李家穷成这样,自己都吃糠咽菜喝糊糊的,哪家姑娘愿意嫁过来跟着一同受苦呢?

不对,我又不是这里的人,我跟着阿婆想这事干嘛?

况且了,对取自己性命十分执着的沈青还虎视眈眈地不知在哪儿候着自己呢,我一个要回**保命的人,想这些干嘛?

一想到沈青杀气腾腾的眼神,马明宇打了个哆嗦,

“阿婆,总得等孙儿再多些本事傍身才好说别的。如今咱们这日子,也是让人家跟着受苦啊。”

我要回去,我不能待在这里,这儿有挫骨扬灰等着我啊。

不等阿婆继续往下说,马明宇握住阿婆干枯的手,“阿婆,你要相信孙儿,云山学堂一定会给孙儿好机会的。你若是不肯吃这包子,便是信不过孙儿在云山学堂会有所作为。”

阿婆笑得干瘪的嘴唇都抖了起来,声音里带了哽咽,“海儿,好孩子……咱们一起吃,我孙儿将来一定能成云山学堂的先生。海儿说得对,日后咱们一定能过上有鱼有肉的好日子。现在可不就有肉了吗?”

因家中太穷了耗不起灯油的钱,而且阿婆眼睛也看不见,又没有什么别的事,马明宇也不点灯,于黑暗中躺在硬板床上盘算事情。

马明宇在脑子里将胖子那简陋的召唤仪式又想了一遍,现在他确定,肯定是胖子引来的那个巨型冰雕掏了自己的心。

与此同时,这个世界的少年马明宇也被掏了心,马家姑婆一命换一命的还阳术原本该是复活少年马明宇的,阴差阳错地复活了**的马明宇。

问题一,自己怎么才能回到**。

问题二,回到**的自己,会不会还是被扼喉掏心而死的状态。

问题三,这个太现实太紧迫了,怎么才能躲过沈青的追杀。

对于沈青是否会听从蒋哥的安排,放过追杀马明宇这事,马明宇相当有信心,不会。

之所以现在还没过来杀人,多半是蒋哥给沈青安排了什么任务。

现在马明宇知道了,蒋哥和沈青大概是东城护卫队的护卫。

一想到这儿,马明宇又忍不住想骂人了,不是说东城护卫队的护卫任务是斩妖除魔扶助弱小吗?

为什么沈青就这么死脑筋非得杀自己,我是妖还是魔啊?

死不了这个技能,也不是什么逆天……好吧,是逆天的技能。

马明宇摸了摸自己左胸,这里缠着厚厚的布头,不仔细摸察觉不到胸口有塌陷。

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没有心,更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死不了,否则可能就不止沈青要追杀自己了。

又摸了摸藏在布头里的碎银,马明宇迅速盘算了一下日常开销。

蒋哥人真的极好,不仅为马明宇安排了李孟海这个身份,还替他在云山学堂里安排了一个学位。

当然学费得马明宇自己出,一个月只需要三百文钱。

其实这学费算相当低廉了,毕竟云山学堂包中餐。

虽然餐食标准不太行,据说粗茶淡饭有助于思考,可它贵啊。

可马明宇身上除了蒋哥给的这二两碎银,再没有别的银钱。

当时忙于销毁马明宇没死的证据,马家老宅被烧得干干净净,蒋哥也没想着给马明宇留点银钱。

沈青恨不得立刻弄死马明宇,怎么可能会提醒蒋哥给他留钱啊。

看蒋哥那憨厚的模样,就不是个留得住钱财的人,能从沈青身上硬扒拉过来这二两碎银,已经算他人品极佳了。

一家两口人,二两碎银,如何在上学的同时养活自己,以及还有日常学习纸笔之类的开销,这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说是云山学堂的小先生,那是骗阿婆的,自己不过是帮学堂里不爱学习的富家少爷杜望春写作业换得一两文钱。

这还是马明宇用自己在**学来的知识才换得的,确实是知识改变命运。

虽然一两文钱不算多,若是学堂里所有不爱学习的富家少爷都找自己写作业,那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

马明宇深恨自己没有赚钱的本事,作为一个文明世界过来的穿越者,居然过得这么差,是不是给穿越者丢脸啊。

嘿,丢什么脸啊,能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

这么个诡异的世界,还有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护卫沈青,不行,得赶紧挣钱带了阿婆离开李家庄。

不过才几日,他心底已经将李阿婆当成自己的亲人了,就算换地方换身份,他也想带着李阿婆走。

可是,人生真的太艰难了,怎么挣钱,怎么活下去,怎么回到**啊?

马明宇正胡思乱想呢,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是阿婆摸索着坐在床边,动作轻柔地给马明宇掖了掖破被。

这几日夜里,阿婆总会偷偷到马明宇床边坐一会儿,确认马明宇还在床上后,才会又偷偷摸出去。

阿婆没有告诉马明宇自己半夜摸进来坐一会儿,马明宇也没有告诉阿婆他知道阿婆会进来。

他们就像真正的祖孙俩一样,在乎对方也关心对方,彼此相互依靠着温暖着。

——————

云山学堂位于距离李家庄二十多三十里地的云秀山,马明宇每日都需起个大早,跑上四五十分钟才能到。

很难相信只隔了二三十里地,就能从贫困的李家庄转换到颇为大气的云山学堂。

云山学堂初时也不这般大气,是位解甲归田的将军为了纪念幼时有人给他的帮助,背靠云秀山建了一所小学堂,每日教教乡邻小儿安度余生。

大概是云秀山确实是个风水宝地,当年一个不起眼的小学堂,后来相继出了几位状元郎,状元郎们为了感谢学堂先生的指导,捐了些银钱扩建学堂。

这是个很好的传统,不仅影响前后状元郎以此为标准捐赠银钱,还吸引了更多的商贾人士捐赠。

当然,也是这几位状元郎的存在,提高了云山学堂的生活标准,还顺便拉高了整个云秀山的消费水平。

有商贾之家看出来云山学堂的先生自己虽然考不上功名,可教书是一等一的有法子。

以仕学农工商排名,就算他们手上有钱,社会地位也比较低,希望自己孩子能够求得一两分功名,改变商贾之家的名声。

既然送自家不争气的二世祖过来求学,为了这些养得颇为骄纵的孩子过得舒坦些,也为了先生对自己孩子多用几分心,时不时地捐些银钱在原有基础上继续修建学堂。

现在的云山学堂确实挺大气的,学堂弟子也不少,伙食也可以很不错,只要舍得花钱。

云秀山上学子多,自然也带得云秀山渐渐热闹了起来、富裕起来。

山下日常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一点都不像隔壁清冷的李家庄。

可富起来的云秀山对马明宇来说一点都不友善,东西齐全是好事,可都卖得贵啊。

比如说猪肉这种日常生活物资,根据部位不同,居然十文、十五文以及二十文一斤,确实是一斤,十两,不是**古代该有的十六两。

猪肉一贵,其他东西也跟着贵,比如白米和小菜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居然也要卖三五文一斤,简直是抢人啊。

换算过来这一笔笔的开销就是三个字,买不起。

马明宇跪坐在书桌前,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看到其他同学偷偷打量自己。

不过是云山学堂的过客,不引起其他人注意最好。

可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现实,让他抛弃了读书人该有的风骨,一心琢磨如何赚钱逃命。

包子一样圆润可爱的杜望春趾气高昂得就差敲锣打鼓地走进学堂,马明宇给他写的作业昨日又被先生当做范文当堂念了出来,回家后他又被爹娘狠狠地奖赏了。

虽然先生确信不学无术的杜望春根本不可能写出这般优美的诗文,可这些诗文写得实在太好了,先生还是忍不住念出来让大家共同赏析。

所以昨日杜望春除了给马明宇两文钱之外,又顺带给了两个小厮送来的白面大肉包。

这会儿他洋洋得意地进来,享受完大家或诧异或艳羡的目光。

尤其是瞥见平日里有些看不起自己的孙绍骏,特意冲他做了个极为挑衅的挑眉毛,完全无视孙绍骏翻的白眼和白眼后面可能的粗鄙之语。

这才挤到马明宇身上小声说,“一两银子,包你接下来一年给我写作业。”

上一篇 2022-08-18 下午12:12
下一篇 2022-08-18 下午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