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夏青草李四虎全文在线阅读_(夏青草李四虎)全本在线阅读

《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夏青草李四虎是作者“李四虎”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夏春草一脸懵逼,自己明明是被奶奶派到村门口买猪崽儿的,随后后脑勺儿挨了一下晕过去了,现在怎么变成跟猪关在一个栏子里了?身后传来一声吼,吓得春草一激灵,车后窜前一个彪形大汉,一下子扯住了驴缰绳,小青驴的蹄子如同被钉在地上,戛然而停这一突然刹车,害得夏春草再度来了个狗啃泥,与对面的小猪崽儿来了个“亲密接触”,鼻子被撞得一酸,顿时泪如雨下…

小说: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李四虎

角色:夏青草李四虎

小说主人公是李四虎夏青草的书名叫《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管是什么鬼,嫁给老李家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夏春草眼睛一翻,干脆晕过去了。“扑”的一声,一大口口水雾喷在了夏春草的脸上,夏春草眼睫动了动,却以最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闭着眼继续装晕。她实在想不明白,平时夸自己长得好看、能干活、还听话的奶奶,还有疼她护她的好爹娘,怎么一致同意把她给嫁了?不是嫁了,应该说是卖了。…一处山路的斜坡上,一头小青驴正费力的拉着车往坡上走

评论专区

逆向恋爱游戏:喜欢宅文的算是加分项,而对于讨厌宅文的则是剧毒,算是典型的彼仙我毒的作品。看腻了无脑后宫的可以看这个换换脑子。PS:男主智商忽高忽低,严重怀疑他的大脑和鸡儿是轮班的。

异世界的美食家:说的好听是跟风之作,说得不好听是抄袭。不知道谁还雇了喷子去喷被抄袭的作者,简直无耻之尤!!!!

重生过去震八方:作者水字数 水的丧心病狂,把读者都当弱智了是吧,

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

《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第1章  

小说主人公是李四虎夏青草的书名叫《农女的彪悍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不管是什么鬼,嫁给老李家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夏春草眼睛一翻,干脆晕过去了。
“扑”的一声,一大口口水雾喷在了夏春草的脸上,夏春草眼睫动了动,却以最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闭着眼继续装晕。
她实在想不明白,平时夸自己长得好看、能干活、还听话的奶奶,还有疼她护她的好爹娘,怎么一致同意把她给嫁了?
不是嫁了,应该说是卖了。
…一处山路的斜坡上,一头小青驴正费力的拉着车往坡上走。
赶路汉子不满的从车辕上跳下来,用小皮鞭狠抽了一下小青驴的屁股,嗔责道:“你个完犊子玩艺儿,早晨特意给你加了两捧子烀豆,连个坡都上不去!”
小青驴被汉子一打,身子一激灵,“扑”的放了一个屁,肚子顿时舒服多了,撒开蹄儿就往坡上跑,把汉子甩在了身后。
汉子急着在后面追,小毛驴车已经到了下坡路段,收不住蹄儿,害得装在车栏里的物件跟着一顿狂颠。
夏春草就是这样被颠醒的,感觉本来就饿的肚子被摇得直晃荡,如同放铜板的陶罐子咣咣直响。
猛的睁开眼,随着颠簸,映入眼帘的是两只长着双眼皮、长睫毛、大眼睛的小猪崽儿。
吓得夏春草猛的往后一倒,后背重重的磕在了驴车护栏上,疼得呲牙咧嘴。
夏春草一脸懵逼,自己明明是被奶奶派到村门口买猪崽儿的,随后后脑勺儿挨了一下晕过去了,现在怎么变成跟猪关在一个栏子里了?
身后传来一声吼,吓得春草一激灵,车后窜前一个彪形大汉,一下子扯住了驴缰绳,小青驴的蹄子如同被钉在地上,戛然而停。
这一突然刹车,害得夏春草再度来了个狗啃泥,与对面的小猪崽儿来了个“亲密接触”,鼻子被撞得一酸,顿时泪如雨下。
汉子看见夏春草醒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顿时不知所措,慌张道:“喂,你别哭啊,我是柳河村的李青云,村人都管我叫李大虎,今天去你家接你,以后你就是我们老李家的娘子了……”夏春草抹了一把眼泪,不敢置信道:“你、你胡说,我奶说我即能干、还听话,将来一定能配上个富贵人家,怎么可能把我嫁给你,你一定是拐子……”汉子脸上裂了一道缝儿,没想到老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听到的附近十里八村最能干、最听话、最好看的软萌小娘子,竟然也是个想爬上枝头做凤凰的,不知道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不?
汉子有些生气,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展开让夏春草看,阴沉着脸道:“我只说一遍,你再也不是夏家的姑娘,而是李家的娘子,我给了你们老夏家《通婚书》,你们老夏家给我回了《答婚书》,白纸黑字,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除非老李家不要你,你不能不要老李家。”
夏春草跟着堂哥学过几天字,认得《答婚书》上的内容:某夏杨村夏富贵二房次女夏春草,年尚及笄,未阚礼则。
闻贤第( )男李青( ),未有伉俪,愿存姻好,愿托高援。
谨回媒人王莲芳,敢不敬从。
夏富贵自。
大概意思是,我夏富贵的二儿子的二女儿夏春草,年方十五了,还没婚配。
听说你家第( ) 个儿子李青( ),还没有娘子,我愿意把孙女嫁过来,告知媒人,就这么成了。
白纸黑字,还有春草爷爷、大伯、父亲和小叔的亲笔画押,只是男方的名字很奇怪,第( )个儿子叫李青( )的,是什么鬼?
不管是什么鬼,嫁给老李家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夏春草眼睛一翻,干脆晕过去了。
“扑”的一声,一大口口水雾喷在了夏春草的脸上,夏春草眼睫动了动,却以最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闭着眼继续装晕。
她实在想不明白,平时夸自己长得好看、能干活、还听话的奶奶,还有疼她护她的好爹娘,怎么一致同意把她给嫁了?
不是嫁了,应该说是卖了。
嫁人还能正经八经的穿个大红嫁衣、盖块红盖头、坐大红花轿,自己却跟猪崽儿一样被抓走了,后脑勺儿还挨了一闷棒,到现在还生生的疼呢。
这种心理落差,让春草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恨不得睡过去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一根手指头小心翼翼戳了戳春草的额头,少年变声期难听的嘶哑声传进了耳朵:“四哥,小娘子的额头不烫啊,她怎么流鼻涕了?”
被称为四哥的男人温润答道:“五弟,那是哭出来的鼻涕,不是得风寒。”
春草听了一阵恶寒,自己流泪才不流鼻涕呢,那是在毛驴车上与猪崽儿相撞时蹭上的。
可她现在是“晕”着呢,只能忍着抹去脏鼻涕的冲动。
五弟似听到了什么新奇事一般,惊诧道:“好看的姑娘也流鼻涕啊?
我以为只有淘小子才流鼻涕呢。”
五弟又戳了戳春草的胳膊,疑惑道:“四哥,小娘子从早晨到家就一直躺着,现在都晚上了,一天没吃饭,她不饿吗?”
四哥扑哧一声乐道:“五弟,有的人天生扛饿,三五天不吃饭都不饿,小娘子估计就是这样的人。”
五弟猜疑道:“真能饿五天不吃饭?”
四哥轻笑一声道:“不信你试试看。”
话音刚落,夏春草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一声叫唤,本着只要我不醒、别人就不能说我醒的精神,夏春草继续硬着头皮装睡。
四哥瞟了一眼因为过度紧张而手脚僵硬的夏春草,对五弟一本正经道:“五弟,你把爹和兄弟们都叫进来,咱该商量一下入洞房的事了。”
怕什么来什么,春草身子一僵,耳朵竖得比老鼠耳朵还尖。
很快,随着脚步声起,屋内多了好几个嘈杂的男人声音。
夏春草忍不住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隐约瞟见一排六个男人,不,七个,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人。
光溜溜、黑黝黝的十多条胳膊,吓得她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我滴乖乖,怎么这么多男人,而且,已经入秋了,各个穿着露胳膊的夹衫,胳膊比她的腰都粗,自己要是逃跑,估计被拧掉脖子只是瞬间的事儿。
四哥当先发言道:“爹,老规矩,今晚,谁抽着签谁入洞房?”
春草吓得瞪圆了眼睛,什么叫做“今晚谁抽着签谁入洞房”?
难道明晚又会换个人再入洞房?
夏春草觉得自己冒出来一身冷汗,听说北方有个地方的蛮子,因为男多女少,可以几个男人一个妻子,生了儿子都不知道爹是谁,自己不会是……想着刚刚看到的一条条比腰粗的胳膊,春草感觉自己死的心都有了。
中年汉子点头道:“抽签历来是咱家的规矩,老四,你去做签。
老大,你岁数最大,别说爹没给你机会,你先抽!”
春草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李大虎扯驴的那股子神力,以及大小排排站的七个男人,觉得自己要是再晕下去,很可能会迎来更加悲惨的命运。
春草用被子裹紧了身子,如竹筒般滚到了炕的最里边,顺手抄起扫炕的笤帚,指着最有话语权的四哥道:“你、你、你们若是想要兄弟共……,我现在就撞死在这儿……呜呜呜……”春草压抑一天的委屈终于爆发了,嘤嘤的哭着,小肩膀一耸一耸的,眼睛也哭成了红兔子。

上一篇 2022-08-18 下午12:11
下一篇 2022-08-18 下午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