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嘉鱼)周嘉鱼王谨骞_周嘉鱼王谨骞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周嘉鱼王谨骞是现代言情小说《南有嘉鱼》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周嘉鱼”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因为——华尔街布鲁士威尔投行再度执行并购,实业大亨弗兰克家族企业危在旦夕其实在美国这样一个庞大的金融中心,投行并不稀奇但是短短十年里就把投行做到与华尔街百年家族企业资产相当的独立投行,就不容小觑了它的创建人布鲁士威尔先生,更是在圈内享有盛名,一个五十岁才创业的老家伙,十年内不靠着投行本源任务老实发行证券进行融资,而是专门靠着并购整合企业来发展其手下产业,光是让人听着,就觉得这个人侵略性十足…

小说:南有嘉鱼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周嘉鱼

角色:周嘉鱼王谨骞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南有嘉鱼》,本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人公王谨骞周嘉鱼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纽约市,布鲁士威尔投行总部,当地时间晚十点。整栋大楼里十层至二十层灯火通明,工作间内传真机与电话的响声不绝于耳,走廊里有行色匆匆的员工带着工作牌无声进出,神情严肃。…纽约市,布鲁士威尔投行总部,当地时间晚十点。整栋大楼里十层至二十层灯火通明,工作间内传真机与电话的响声不绝于耳,走廊里有行色匆匆的员工带着工作牌无声进出,神情严肃

评论专区

拼搏年代:抓虫 抓鱼 抓什么乱起八早的摆摊 目标是攒钱在大学城买个店铺开店 原因是上辈子店铺值钱无话可说 你的重生有啥意义 不如是个土著算球

萌军舰娘:看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书了,在这方面功力颇深的啪啪桑的作品,宅向精品。剧情偏欢乐向,所以不用纠结其中的剧情缺陷,只看主角和对手们逗比欢乐多,后宫**就很好了。粮草-

好莱坞之路:白色十三号的作品都很干,对话都一个模式,像是人工智能。

南有嘉鱼

《南有嘉鱼》在线阅读

南有嘉鱼第1章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南有嘉鱼》,本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人公王谨骞周嘉鱼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
值得阅读,简介:纽约市,布鲁士威尔投行总部,当地时间晚十点。
整栋大楼里十层至二十层灯火通明,工作间内传真机与电话的响声不绝于耳,走廊里有行色匆匆的员工带着工作牌无声进出,神情严肃。
…纽约市,布鲁士威尔投行总部,当地时间晚十点。
整栋大楼里十层至二十层灯火通明,工作间内传真机与电话的响声不绝于耳,走廊里有行色匆匆的员工带着工作牌无声进出,神情严肃。
此时靠近二十层走廊最里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
长达十米的会议桌上凌乱的摆放着小山一样的文件,放眼望去,大片的a4纸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对面的墙上,有两面高清投影仪在交错放映着数不清的图表和数据,屋内弥漫的除却令人窒息的紧张感以外,还有飘散在空中浓浓的咖啡气息。
一直在投影仪前操作电脑的金发男孩指了指屏幕,对着身旁的首席特助低声报告。
“这是今天对方的k线走势,很明显,遭到了重创。”
美丽高挑的助理飞快记好数据,朝着男孩虔诚说道,“上帝保佑弗兰克。”
听闻这话,工作台附近的几位同事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彼此眼中看着手中的资料却又都带了些骄傲。
毕竟,能让比邻美国著名摩根集团的威尔投行旗下所有精英出动,还是自建行以来的第一次。
因为——华尔街布鲁士威尔投行再度执行并购,实业大亨弗兰克家族企业危在旦夕。
其实在美国这样一个庞大的金融中心,投行并不稀奇。
但是短短十年里就把投行做到与华尔街百年家族企业资产相当的独立投行,就不容小觑了。
它的创建人布鲁士威尔先生,更是在圈内享有盛名,一个五十岁才创业的老家伙,十年内不靠着投行本源任务老实发行证券进行融资,而是专门靠着并购整合企业来发展其手下产业,光是让人听着,就觉得这个人侵略性十足。
会议桌两侧坐的皆是威尔投行的高层,不过十几个人,此刻却都领带散乱头发蓬松,神态略显烦躁,手里攥着最新打印的评估报告嘴里的伦敦腔念的飞快,“jane,请给我新一杯咖啡,谢谢。”
“老家伙,你拿错了我的审计报表!
嘿!
你的笔在这呢,别乱动。”
“真不知道弗兰克会多久才肯抛出他手里那点可怜的股份,我女儿还等着我回去参加她学校的橄榄球比赛呢。”
“鬼才知道,但愿明早九点我们能洗个热水澡,我的咖啡不要糖要跟你说多少次才能记住!
!”
相对于会议室严肃而轻松的氛围,却有一个角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在会议室的尽头,临窗旁,首席特助莫妮卡正在依次核对手里的数据在进行冷静而有条理的报告。
“目前,斯坦公司,萨比伦公司,以及和弗兰克有借贷款关系的银行都终止了商业合作,并且表示愿意为此次并购效劳,截止到晚上五点,弗兰克股价已经跌破最低点。”
背对着莫妮卡的男人听后并未有所动作,长久静默的站在窗前。
“boss?”
莫妮卡不确定的问了一声,有点不知所措。
倒是刚刚推门进来的投资顾问见到这一幕,缓步吩咐莫妮卡先走开。
卓阳先是扫视了一眼会议室里枕戈待旦的场景,而后才朝着那人揶揄道。
“老布鲁士这回可是真生气了,这个案子当初是我提的,原本计划明年四月等那批货挤压货仓的时候再出手,没想到这老头脾气这么倔,现在就让你来做,明摆着是告诉你他不爽啊。”
“也对,他现在的心情啊……这就好比自己一手养大的胖儿子现在转手要回家,搁谁谁都受不了。”
“三天时间把一个企业亲手搞垮然后再收入囊中,小威尔先生,请问你是什么感觉?”
窗前站立的男人终于有丝波动,眼风凛冽的朝着卓阳扫了过去,略显疲倦的声音中又带了些无奈。
“他这是在对我,发泄愤怒。”
“熬了三天,终于快结束了。”
不过一个转身,便使原本背对众人的身影重新站在了满室光亮之下。
灯光垂落间,只见男人一身清隽颀长,浓眉下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微敛的眼风中透着熬夜之后的疲惫,做工精良的衬衫此时袖子被整洁的卷到了手肘的位置,衣服的下摆与笔直西裤的连接处衬出男人的腰身,腕子上一块表恰到好处的与皮带金属扣上那一串字母相呼应。
——,王谨骞。
美国布鲁士威尔投行现任首席执行官,常春藤盟校之一普林斯顿经济学毕业,二十岁只身赴美求学,学生时期就曾凭借手里出具的风险报告使之多家金融公司避免收购危机,从而名动华尔街一方。
后被老布鲁士先生赏识邀请做其投行顾问,不过两年时间,王谨骞联合投行旗下资本接连做了几起收购案就使得投行身价翻了一倍,风头正盛时,老布鲁士先生随即宣布自己年迈,正式聘请他为投行执行总裁。
圈内人常常戏称他为,小布鲁士威尔先生。
奇怪的是,任职四年,这位执行官除了行事作风在外界如雷贯耳以外,其本人露面次数实在是少之又少,除了出席必要的发布会,他从不接受任何媒体邀约采访,能找人代劳的,通常都是由师哥卓阳来接手,公事私事,皆是如此。
有外界传闻说,王谨骞是老布鲁士先生在中国的私生子,老先生这是找接班人呢。
也有人说,他是别家花重金派遣的商业间谍,目的就是搞垮投行。
卓阳摊了摊手,指着报纸上醒目的“威尔华裔执行官辞职卸任,过失or隐情”标题。
“真的就这么走了?
中国那边的市场开辟对你来说就是玩儿票性质,你我都清楚,真正用脑子的地方,是这里。”
“我原以为你去这一趟英**会虽然没有什么大动作,至少也该有点想法吧。
你知道外头有多人在对你这个位子虎视眈眈吗?
他们恨不得挑出你一点过错!”
“王谨骞,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执行官先生专注的看着投影仪上对方详尽的资产负债表,眸光深暗。
“为女人。”
他薄唇轻动,似乎再说一件特别认真的事情。
在卓阳瞠目结舌的表情中,王谨骞拿过窗边搁着的手机信步朝着会议桌最**的位置走去。
“离明早开盘还有七个小时,你有七个小时来组织你的团队去接手弗兰克乱成一团的账目。
出门的时候顺便告诉莫妮卡,让她帮大家订好明天的早餐,另外——让她记得史密斯的咖啡不要加糖,我不想别人说我的会计师猝于工作餐。”
“还有。”
王谨骞顿了顿,“你要是再叫我小威尔我不介意和布鲁士先生举荐你来坐这个位子。”
身后早有高层等候他多时。
一时间,众多员工与文件瞬间将他淹没。
卓阳看着面无表情坐在尽头位置的人,听着他不疾不徐用英文处理每一桩的意料之中,气急败坏的咬牙切齿。
为什么他卓阳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赶在这个家伙的前头引人注目呢?
他王谨骞就是连走,都走的如此声势浩大,都要拉上投行所有高层陪他打这一场赚尽了名声的战役,满载而归。
八小时候后,布鲁士威尔投行顺利接手弗兰克公司,即将进行整合拍卖。
王谨骞身处酒店的新闻发布中心,同弗兰克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两人同时面对数十家媒体握手,目光交锋间,都带了些较量,可是弗兰克先生却分明看到了王谨骞无声的一句话,他在说,抱歉。
毕竟亲手摧毁一个家族数十年来的心血,也是一种业障。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老布鲁士威尔对他王谨骞有知遇之恩,重用之勇,肯放他走也不过是要他一次不计后果的承担与回报而已。
而这次承担,显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吞并弗兰克这一尊大佛,就是老布鲁士对他提出的最后一个要求。
资本市场上向来是没什么规则可言的,但是也从未对无辜人出手,老布鲁士胃口大,早早的就盯上了弗兰克家族这块肥肉,只是出师无名,无从下手。
却没想到,恰好得了执行官要辞职这样一个好机会。
王谨骞出现的地方,是媒体兵家必争之地。
“小威尔先生,请问外界说您即将辞职前往中国任执行官这一说法准确吗?”
“小威尔先生,请问您为何忽然对弗兰克家族提出收购,对于弗兰克实业你是否有歉疚?
背后是否暗藏其他商业行为?”
“小威尔先生,请您透露一下下一步的行动可以吗?”
小威尔先生,这样半开玩笑半含讽刺的称呼让一身黑色正装的男人停了脚步,身后公关部已经上前试图应付媒体,却没想到王谨骞不动声色一个手势给按住了。
他面对镜头,第一次用了些耐心纠正。
“对不起女士,我叫王谨骞,不是小威尔先生。
在我长达六年的美国生活里,我一直都用这一个名字。”
话音未落,快门声便开始更加疯狂的咔咔作响。
“对于刚才那位女士问的问题。”
王谨骞朝着镜头淡淡一笑,十分礼貌的向后让出了些许位置。
“我的确即将任职威尔投行中华区的执行官,在此之前投行所有商业行为都是由我个人来决定,收购弗兰克家族是为了投行的产业多元化,我个人并没有什么歉意可言。”
“也想在此感谢布鲁士威尔先生对我的厚爱,至于我的下一步行动——”他目光示意身后的公关团队,抬手轻轻系上西装的纽扣,笑意渐浓。
“是回家。”

上一篇 2022-08-18 下午12:11
下一篇 2022-08-18 下午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