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老公撩上心尖(阮宁墨宸渊)_阮宁墨宸渊全章节免费阅读

《病娇老公撩上心尖》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小羊”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前世的阮宁眼瞎心残,看不到墨宸渊的好,将男人霸道偏执的占有欲视为疯狂的禁锢直到

小说:病娇老公撩上心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羊

角色:阮宁墨宸渊

热门网络作者“小羊”的热门书《病娇老公撩上心尖》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阮宁快死了。她躺在昏暗潮湿的地下室里,面容枯槁、瘦骨嶙峋。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姿势,她每呼吸一次,浑身上下的痛楚,就如同千万根针不间断地刺进骨头里。因为疼痛,沾血的指甲不自觉抓着水泥地,发出了刺耳的尖利声。地下室的门从外面推开,进来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捂着鼻子皱眉:“命真大,被灌下一整瓶的百草枯竟然还活着……

评论专区

武林之王的退隐生活:第一人称 写出花也不看

仙蝉:主角的善恶观有点奇怪,既不是善人,也不是小人,反而有点伪君子,这个算是我的毒点,文末模仿覆汉痕迹也重,三星干粮吧

盛唐风华:两本烂尾,四本太监,不知道这种书看着有什么意思,有什么保证,难道太监也是爽点?坚决不订阅不关注

病娇老公撩上心尖

《病娇老公撩上心尖》在线阅读

第1章

阮宁快死了。
她躺在昏暗潮湿的地下室里,面容枯槁、瘦骨嶙峋。
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姿势,她每呼吸一次,浑身上下的痛楚,就如同千万根针不间断地刺进骨头里。
因为疼痛,沾血的指甲不自觉抓着水泥地,发出了刺耳的尖利声。
地下室的门从外面推开,进来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捂着鼻子皱眉:“命真大,被灌下一整瓶的百草枯竟然还活着。”
百草枯可以说是世间上最残忍的毒药,阮宁很清楚的感觉到身体所有器官都在慢慢硬化,每一秒钟都在遭受着酷刑般的折磨。
可她却死不了!
女人蹲在她面前,突然一把扯过阮宁的头发:“高高在上的墨太太,在你死前,我这个当妹妹的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
阮宁睁眼看着面前这个美艳的女人,是她疼爱了十年的亲妹妹。
自从阮念念跟顾昊给她灌了百草枯,又关进地下室之后,阮宁还有什么不明白。
过去他们所有的好都是假象。
姥姥是被她害死的,母亲跟弟弟的死也绝对不是意外。
甚至是墨宸渊,她害怕恐惧了一辈子的男人,也许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爱她的人。
可她却被猪油蒙了心,被渣男言语蛊惑,一心只想着嫁给顾昊。
而顾昊在意的仅仅只是,她这个墨太太身份能带来的钱财。
阮宁什么都想明白了,却一切都太迟了。
她能感受到生命在慢慢流逝,胃里一阵翻涌又是吐出一大口黑血。
阮念念厌恶的皱眉,用力扯着她的头发,讽刺道:“你老公墨宸渊今天也必死无疑,说不定黄泉路上你们能够互相做个伴。”
阮宁本来都已经涣散的瞳孔瞬间聚焦。
不!
不可以!
墨宸渊不能死,他怎么能死!
她已经害得他够惨了。
本来应该是这个世间上最优秀的男人,却因为冲进大火里救她,烧毁了半张脸,甚至左腿还留下了终身残疾。
“你把自己卖了筹钱想要救活的姥姥,是我亲手拔掉的氧气管。
你妈的双腿也是被昊哥硬生生打断后,我们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还有你偷偷从墨家偷钱补贴的亲爹,压根就瞧不起你!
只拿你当一条哈巴狗!”
每个字都如同利刃,捅进阮宁的心脏当中。
她几乎用尽生命最后一丝力气,突然抬手用力地从阮念念脸上刮下一块血肉。
“啊!”
女人痛到尖叫,下意识抬起脚就想踢了过去。
在高跟鞋即将踩在阮宁脸上之际,突然有个男人被扔了进来。
“昊哥?”
阮念念低头看去,就见顾昊躺在地上,已经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状态。
她惊惧的抬头,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男人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左半张脸俊朗锋利,右半张脸却布满了骇人狰狞的伤疤。
他迈开腿上前,但走路是很明显的坡脚,这是当年留下的旧伤。
“不……不可能,你怎么能活着过来?”
甚至不等阮念念说完,男人手中的枪口就对准她。
“呯”的一声,阮念念额头涌出一道血注,瞬间倒地。
浑身抽搐挣扎了两下,彻底没了动静。
阮宁努力睁大眼睛,就见男人俯身将她给抱了起来。
大手轻轻覆盖上阮宁瘦骨嶙峋的脸,他记忆中最娇艳的花却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男人张了张嘴,还未说话、眼泪就砸在阮宁脸上。
阮宁抬起手想要擦干他的眼泪,声音已经微不可闻:“宸渊,别哭……” “我不值得你流泪。”
墨宸渊抱着她,整个人都在颤抖,悲伤到极致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准死!
我不准你死!”
墨宸渊怒吼一声,拿起枪对着地上的顾昊,用力扣动扳机。
阮宁挣扎着抓住他的手:“墨……墨宸渊,是我的错……是我不能陪着你了。”
“你要替我……活下去!”
墨宸渊抱着她却又不敢用力,眼里是偏执到病态的眷恋跟绝望!
“你死了,我还怎么活下去?”
墨宸渊已经心疼到无法呼吸。
在阮宁即将彻底闭眼之前,男人低头轻轻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动作轻柔到,就像是在亲吻这个世间最易碎的水晶。
他的眼泪顺着下巴滴落在阮宁的脸颊上。
“如果有下辈子,那就让我先下去等你。”
说完,墨宸渊抬手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随着又是一声枪响。
阮宁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眼,就见墨宸渊倒下,血溅满脸,彻底沉睡在她的怀中。
…… “跪下!”
还没反应过来,阮宁的肩膀就被人按住,直接跪在了地上。
黑暗中似乎闻到了一股檀香,眼前隐约出现了一片红影。
耳边传来女人尖利的声音:“拜堂!”
拜堂?
拜什么堂?
她不是死了吗?
喝下百草枯被硬生生折磨了四十九天,最后全身器官硬化衰竭而亡。
记忆中最后一刻墨宸渊自杀死在了她的怀中。
不!
墨宸渊。
她抬手猛地掀开红盖头,直直对上了一只雄伟的公鸡,鸡冠在灯光下特别耀眼。
这一幕为什么会如此熟悉?
公鸡,礼堂?
这难道是七年前她嫁给墨宸渊的那天?
当时墨宸渊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墨家用尽手段都没办法让他醒过来,所以只能找人冲喜。
当初墨家找到的人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可阮念念不愿意嫁,用外婆的医药费逼着她嫁进了墨家。
彼时,她嫁给一只鸡成为京城最大的笑柄。
待到墨宸渊醒来之后,她表现出极大的反抗,甚至被偏执到病态的男人关在墨家的院子里整整三年。
难道她重生了?
“咯……”边上传来的鸡叫,让阮宁回过神来。
心里浮现出一股巨大的喜悦,她竟然真的回到了七年前,现在一切都来得及!
她才刚刚嫁给墨宸渊,姥姥没事母亲没事,她最好的闺蜜跟弟弟也还活着。
阮宁喜极而泣,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肩膀依旧忍不住颤抖。
红盖头又重新盖到她头上,边上的妇女冷声道:“嫁给了小少爷,墨家绝不会亏待你,哭什么哭!”
“找你是来冲喜的,你应该笑!”
阮宁跪在地上,后背挺得很直。
她随手擦了擦眼泪,咧嘴笑了一声:“陈妈说的对,嫁给墨宸渊是天大的喜事,是我阮宁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情,我确实应该笑!”
“还应该大笑才对!”
阮宁是真的开心,她完全失败的人生可以重来一次了。
越想,笑得越大声。
边上的妇女嘴角抽了两下,心想:这女娃不会成了傻子了吧?
既然是冲喜,一切都按照古代婚礼的步骤来。
送进洞房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听到关门声,阮宁迫不及待的掀开红盖头,视线落在了卧室的大床上。
男人闭眼躺在病床上,脸色是病态的白皙,挺直的鼻梁下薄唇泛着不健康的粉色。
他手指纤长,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脉络清晰分明,一路延伸到了小臂。
即便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两年,墨宸渊浑身上下依旧透露着无形的魅力。
他本就整个京城家喻户晓的美男子,即便此时闭着眼睛也是好看的令人发指。
阮宁看到活生生的他,立刻扑了过去,抓过墨宸渊的手。
感受到男人的体温,她悬在心尖的刺终于放下。
这是护了她一辈子,却一直被她推开的男人。
也是她这辈子刚刚结婚的丈夫。
“墨宸渊,我回来了,我又一次嫁给你了。”
阮宁笑了笑,低头开始脱身上的喜服,她知道上辈子墨宸渊是怎么醒过来的。
所以现在,她需要再刺激一次!
阮宁将自己扒了个干净,又抬头脱去墨宸渊身上的衣服。
男人躺在床上这么久,身上竟然还有精壮的肌肉,简直不可思议。
阮宁脸颊微微泛红,上床躺在他边上。
“墨宸渊,你必须快点醒来,我想快点见到你睁开眼睛!”
“我们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那行个夫妻之实也不过分,上辈子都是你主动,这次换我来。”
“换我主动、我来宠你、我来当你的保护伞!”
说着她正准备进行下一步时,墨宸渊猛地睁开了眼睛。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8-18 pm12:11
下一篇 2022-08-18 pm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