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告急:周先生,离婚请签字!)周延,宋轶全集在线阅读_《婚情告急:周先生,离婚请签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婚情告急:周先生,离婚请签字!》是由作者“佚名”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周延,宋轶,其中内容简介:结婚三年,楚辞没见过她老公
就连离婚协议都是律师代办的
她想,周延深肯定是个残疾,奇丑无比
离婚后,她找了一个新欢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整个江洲就差没被送到楚辞的面前
一直到有一天——
楚辞的一切被曝光在众人面前
她带不回自己的孩子
亲手杀了生母
审判席上——
楚辞看着周延深:“你会后悔的

小说:婚情告急:周先生,离婚请签字!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周延,宋轶

评论专区

明国万历:你当明朝太后是大汉的呢,再说汉朝太后没有外朝支持也压制不住皇帝

神级造物主:不同DNA的生物被强行打散成细胞,然后组织在一起,不会排异反应吗?渡渡鸟用鸡做成,检测DNA可以检测出来,虽然作者说在亚特兰蒂斯饲养过很长一段时间,基因变异可以理解,可是你见过人变异成大猩猩的吗?

战锤40k之远东风暴:还不错

婚情告急:周先生,离婚请签字!

《婚情告急:周先生,离婚请签字!》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4章

第34章 楚辞:“……” 听听这口气。
不过听起来还真挺羡慕的。
“我当年也想学律师。”
楚辞忽然开口。
“为什么后来没学?”
周延深顺嘴问了一句。
两人朝着超市外走去。
楚辞没说话。
在江洲,她并非是考不上法律专业。
而是在后来要取得律师执照的时候。
江洲的法律规定,必须要政审合格。
她的身份—— 很难合格。
所以最终楚辞放弃了。
“可能画图来钱快。”
楚辞给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这么缺钱?”
周延深安静了下。
楚辞倒是不闪躲:“没人不爱钱吧。”
周延深嗯了声。
这个话题被带了过去。
而后,周延深开了车门,楚辞上了车。
他把东西放在后备箱,这才绕到了驾驶座。
很快,车子平稳的朝着别墅的方向开去。
…… —— 晚餐是楚辞做得。
楚辞一个人住的时候很少做饭。
一来是忙,二来是一个人麻烦。
而这三年,楚辞做饭都是在周家。
伺候周老太爷的时候。
她围着围裙,就这么在流理台前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周延深换了衣服。
袖子挽到了手肘。
他顺势朝着厨房内走去。
并没帮忙的意思,就只是看着。
楚辞被看的难受。
“你别看我,看我我没办法做事了。”
楚辞没回头。
周延深嗯了声。
也没走的意思。
楚辞最终也不吭声,低头快速的处理面前的食材。
没一会,厨房内传来食物的香气。
周延深这才开口:“谁教你做饭的?”
“外婆。”
楚辞应声。
“味道很好。”
周延深下意识的应着。
楚辞一愣:“你又没吃过。”
周延深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轻咳一声:“闻起来很香。”
楚辞噢了声。
不过楚辞也没把周延深的夸奖放在心上。
她自己什么水平她很清楚。
周延深这样吃过山珍美味的人。
哪里会看的上这些。
然后两人就安静了下来。
楚辞绷着神经做饭。
周延深也就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
楚辞做好,周延深端出去。
一来一去,两人配合的倒是默契。
…… 吃饭的时候,周延深很少说话。
楚辞也没吭声。
三菜一汤,周延深倒是很给面子。
干干净净的。
楚辞看着周延深。
周延深好似很放松,也很享受。
就连平日的那种阴沉都跟着消失了。
楚辞吧唧了一下。
下意识的:“这么好吃吗?”
“味道很好。”
周延深毫不吝啬。
楚辞挠挠头发。
还真的怪不好意思的。
说的楚辞都觉得自己像是米其林大厨了。
而周延深的眼神就这么看着楚辞。
楚辞被看的被动了。
“我去洗碗。”
她很快站起身。
结果楚辞站起身。
那手腕就被周延深扣住了。
楚辞看着周延深:“洗碗呢。”
“放着,佣人会处理。”
周延深淡淡开口。
虽然一个人独居。
不意味着别墅内没佣人。
确确实实这些事,轮不到楚辞来做。
“我让你跟着我,不是让你做这些的。”
周延深说的直接。
楚辞噢了声。
她被周延深拽着坐了下来。
只是这一次,楚辞没坐稳。
反倒是坐到了周延深的腿上。
周延深挑眉。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楚辞更乱了。
她这么正经的人!
绝对没什么歪脑子的想法的!
见周延深不说话。
楚辞是着急的面红耳赤的。
她想站起身。
但是周延深的速度更快。
那手就这么掐着楚辞的腰身。
安静了下,周延深看着楚辞。
楚辞动弹不得:“你……你看我干嘛?”
话音落下—— 忽然一张黑金卡就这么放在楚辞的面前。
楚辞愣住。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卡。
想申请的门槛都难上加难。
所以—— “把卡拿着。”
周延深淡淡开口。
楚辞没接。
那卡好似一下子就变得棘手了起来。
“喜欢什么,就去买。”
周延深的声线仍旧平静。
看着楚辞的眼神一瞬不瞬。
“我不会亏待我的女人。”
这话说的直接。
但楚辞听着别扭。
越看越像自己被周延深包养了。
虽然不是。
但—— 好像其实也是。
而周延深不喜欢被人拒绝。
楚辞或多或少知道。
安静了下,楚辞没拒绝,嗯了声。
周延深并没着急把楚辞松开。
“我今晚的飞机。”
周延深淡淡开口,“要出差。”
言下之意,等下周延深就会离开。
楚辞愣住,是有些意外。
“去多久?”
楚辞下意识的问着。
问出口后,楚辞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周延深无声发笑。
但是还是回答了楚辞的问题:“一周左右。”
楚辞噢了声。
想开口解释什么。
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彻底闭嘴了。
越解释越乱。
还不如不解释。
“会不会想我?”
周延深忽然问着。
一边问,这人的手也捏住楚辞的下巴。
半强迫的让楚辞看向了自己。
楚辞不吭声。
偏偏周延深好似就在等楚辞的答案。
楚辞别扭了下:“想吧。”
毕竟周延深是最大的金主爸爸。
能不想吗?
周延深哪里看不出楚辞的这点心思。
他要笑不笑的看着楚辞。
楚辞被看的更尴尬了。
她就差没举手发誓:“我一定会想的。”
周延深倒是没说什么。
而后他松开了楚辞的手。
手机也正好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季行的电话。
季行到了。
楚辞趁着周延深看手机的瞬间。
立刻就从周延深身上下来了。
周延深也没再为难楚辞。
而后,周延深从容的拿过早就在一旁的行李箱。
楚辞站在原地。
周延深看了过来。
楚辞这才动了动,朝着周延深走去。
楚辞把周延深送到别墅门口。
周延深的脚步停了停。
那眼神落在楚辞的身上,一瞬不瞬:“听话。”
楚辞噢了声,乖巧的点头。
虽然楚辞不知道自己要听话什么。
季行倒是没提醒周延深,安静的站在车子边上等着。
周延深这才朝着车走去。
楚辞在门口站了一阵。
起码送人也要送像样点。
就只是楚辞看着季行的时候。
她觉得有些面熟。
只是楚辞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季行了。

上一篇 2022-08-17 下午8:41
下一篇 2022-08-18 上午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