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喻以默(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最新热门小说_(阮诗诗,喻以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讲述主角阮诗诗,喻以默的爱恨纠葛,作者“佚名”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生平第一次相亲,阮诗诗就中了头奖!
一个跺跺脚,江州城都要抖三抖的男人,竟然是她的相亲对象!
“户口本带了吗?”喻以默说
“啊?”阮诗诗一脸懵逼
“领证,结婚
”男人说话做事,干净利落
抱着鲜红的结婚证,阮诗诗仿佛还活在梦里
此后的生活,她如同坐了火箭,升职加薪,佣人伺候
“喻总,我能不能不要这些?”阮诗诗欲哭无泪
她不过是个刚出校园的普通女孩!
喻以默眉头一挑:“阮诗诗,你是不是忘了?”
阮诗诗被问懵了,“忘什么?”
“你是我的妻子

小说名: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主角:阮诗诗,喻以默

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

《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20章

第20章阮诗诗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什么好主意。
可不管怎么说,阮教授的生日都是个重要的日子,既然她和喻以默已经领了证,一家人一起出去吃顿饭也不是什么大事。
倒不如,改天索性同喻以默讲清楚,问问他的意见。
下定决心之后,阮诗诗这才松了口气,压在心头的重担卸下之后,这才沉沉睡去。
再见到喻以默时,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阮诗诗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听到窗外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到窗口一看,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车。
没一会儿,二楼走廊书房方向传来了开门声,阮诗诗推门出了卧室,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容姨端着刚泡好的茶上来。
阮诗诗放轻声音询问,“容姨,是喻以默回来了吗?”
“对,少爷刚回来,不过好像不太高兴,我看他脸色不太好。”
“啊?”
阮诗诗顿时紧张起来,她本来就等着喻以默回来,打算跟他说一说明天父亲生日的事情,没成想正好赶到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
容姨一头雾水的问道,“怎么了少奶奶,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
阮诗诗说着,目光扫过她手中的托盘,连忙伸手去接,“容姨,把茶水交给我吧,我去送。”
“好,那你小心点。”
接下托盘,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走向书房。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耽误不得,刘女士上午就已经订好了吃饭的酒店,地址时间都发给她了,若她这边没搞定,肯定又要遭刘女士一顿数落。
走到门口,阮诗诗腾出一只手来,抬手扣了扣门。
“进来。”
听到里面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阮诗诗这才鼓起勇气推门进去。
喻以默正坐在书桌前,面色严肃的盯着电脑桌面,脸色相比平时确实冰冷几分。
阮诗诗端着茶水走到书桌前,轻声道,“这是容姨刚泡好的茶,我来给你送来。”
“嗯。”
喻以默淡淡地应了一声,头都没抬。
阮诗诗顿了顿,主动拿起茶壶给他倒了茶水,开口询问,“今天…工作很累吧?”
“还好。”
喻以默说着,抬眼看向她,语气终是温和了几分,“脖子上的伤换药了没?”
“哦…换了。”
男人突如其来的一句关心,顿时打乱了阮诗诗的节奏,“那个……”喻以默看向她,“还有什么事?”
阮诗诗硬生生扯出了一个笑容来,故作随意的问,“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聊天,我这来了有几天了,也没看到你的父母,其实我挺好奇你父母……”她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喻以默的面色猛地阴沉下来,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止了话音。
她莫名的心虚,迟疑的开口,“我…是说错了什么吗?”
喻以默面色严肃,眼底泛着冰冷,可是似乎又在隐忍什么,片刻后,他直接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盯着阮诗诗,沉声道,“阮诗诗,你是不是很闲?”
这句话带着几分分量,说的阮诗诗一愣,顿时接不上话来。
“我……”喻以默眉头压低,上前半步逼近她,冷声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把我的精力放在工作上,放在如何消除公司的那些流言蜚语上,而不是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沉声丢下这番话,喻以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再停留,迈开步子大步流星的朝门口走去。
阮诗诗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只不过是提了一嘴关于喻以默父母的事情,他就会这么大动肝火。
况且,如今他们领了证,就是一家人了,他的父母就是她的公婆,她想了解是正常的事,又怎么是无关紧要呢?
莫不是,喻以默从来就没将她当做家人看待?
脑海里闪过这个想法,阮诗诗突然心头一冷,有些失落。
虽说从一开始,她和喻以默领证,也没打算要求他对自己情深义重,可是如今看来,他们又和陌生人有什么区别呢?
阮诗诗难受又委屈,听到楼下传来发动引擎和汽车远去的声音,她这才慢慢地走出了房间。
容姨慌慌张张赶过来询问,“少奶奶,怎么回事?
少爷怎么又突然走了?”
阮诗诗两只手紧握在一起,低头小声道,“容姨,我好像又惹他生气了。”
“这…怎么回事?”
面对容姨的再三询问,阮诗诗只好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听到她说起喻以默父母的事,容姨顿时变了脸色。
“少奶奶,原来你不知情啊!
在少爷这儿,他的母亲可是禁忌话题!”
阮诗诗目瞪口呆,“什么?
禁忌话题!”
她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父母是禁忌话题的!
“哎!
你不知道,夫人命苦,在少爷二十岁那年就走了,夫人是病死的,临死之前想见一面老爷,但是老爷公务缠身,没能赶回来,从那之后,少爷和老爷之间就有了隔阂……”容姨长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平日里少爷跟老爷就不亲近,更是不愿别人提及他的父母,所以……”阮诗诗在一旁,听容姨说了这么多,这才算是明白刚才喻以默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那……我该怎么办?”
如今且不说邀请喻以默的父母参加父亲生日宴的事情了,她触及到他的禁忌,想平息喻以默的怒火都难。
容姨轻声劝说,“哎,少奶奶,你也不能太自责了,不知者无罪,等少爷气消了,自然也就没什么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阮诗诗心里始终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她深吸气,开口问道,“容姨,你教教我,我怎样做才能向他表明我的歉意?
我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少爷很喜欢喝我炖的海参排骨汤,不如我教你做,你亲手做给他喝?”
阮诗诗眼前一亮,立刻开口道,“好啊!”
与其干巴巴的开口道歉,倒不如亲手为他做点什么。
和容姨一拍即合,阮诗诗立刻跟着她进了厨房,开始学习炖汤。
在厨房里来来回回折腾了两个小时之后,阮诗诗终于掌握了容姨秘制排骨汤的要诀。
第二天一早,阮诗诗一起床就冲到了厨房,拿到容姨刚买的新鲜排骨之后,开始炖汤。
她已经想好了,等她把排骨汤炖好,就送到公司去,这样一来,说不定喻以默喝了汤气消了,晚上还能跟她一起参加父亲的生日宴。
就算他的父母不能到,他能到场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8-17 pm8:41
下一篇 2022-08-17 pm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