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余光中都是你(傅慎言,陆欣然)_(傅慎言,陆欣然)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余光中都是你》,现已完本,主角是傅慎言,陆欣然,由作者“佚名”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沈姝自诩拥有一手好牌,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把这手好牌打得稀烂
堕胎,容貌被毁,事业一塌糊涂,声名狼藉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大概是因为傅慎言的出现吧
毕竟,爱情真的能毁掉一个女人的一生

小说:我余光中都是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傅慎言,陆欣然

评论专区

港娱1975:写港娱的唯一一本因为幼稚脑残被毒死的书,整本书好像三岁的文笔,五十岁的猥琐恶心

史上最强赘婿:不懂女主家族是怎么存续下来的,全世界的人都在怼.最后主角打脸还不如世界毁灭了爽,很成功的刻画了个恶心人的世界.

神权:吓得我赶紧去看看《第八日》,还好没更

我余光中都是你

《我余光中都是你》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3章

第33章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心,抬头看向他道,“后来呢?”
因为刚才哭过,声音沙哑得厉害。
见我主动问他,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几分笑意,浅浅在我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继续道,“后来我和爷爷两人一路逃回了境内,一路逃难,所以很狼狈,在路上我们遇到一对兄妹,他们从京都到境外去做生意,我和爷爷在逃难的路上基本所有的财务和证件都丢失了,所以就只能和这对兄妹借钱返回国内,但是没想到那些亡命之徒会跟了我们一路,后来还连累这对兄妹……”说到这里,我大概猜到了一些。
看着他道,“是陆欣然和她哥哥?”
他点头,“陆焰当时伤了心脏,我带他回国修养了些日子,原本是可以治好的,后来出了点事,他走了之后,就将欣然托给我照顾。”
“他们兄妹救了你们,为什么爷爷没有同意你和陆欣然的事?”
按理说,爷爷能同意我和傅慎言结婚,为什么不同意陆欣然?
毕竟她出现早,而且他们兄妹还救了他们?
见我睁着圆鼓鼓的大眼睛看着他,他突然笑了起来道,“不难受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我笑,温柔干净,没了阴冷暴戾只有欢喜。
我愣了愣,一时间有些尴尬,挣脱他的怀抱道,“你还没回答我!”
“那些都不重要了,不早了,我们该睡了!”
说话间她将我再次拉入怀里,将我的手按在他跨间,声音嘶哑低沉,“沈姝,点了火,总要灭!”
我一时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脸红成了血色,这人……“我还没恢复好!”
我开口,声音小成了蚊子。
他呼吸有些重。
我……这一夜,我无颜自对……折腾了一夜,直到后半夜才结束,他抱着我清洗干净后才拥着我沉沉睡去。
清晨,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缝隙撒进了房间里,斑驳的光点落了一地,像是星星点点的烛火。
昨夜睡得太晚,傅慎言公司有事走得早,我磨蹭了半天才从床上起来,看着凌乱不堪的卧室,还隐约透着昨夜迷离的气息。
脑海里关于昨夜的一幕幕不自觉的浮现出来,令人尴尬。
我从未知道,傅慎言还有这样的一面!
今天是要去公司的,等我收拾完自己,已经是快10点了,没来及吃早点,我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将车子停在车库里,上电梯时很不巧的遇到了乔谨严,他和秘书手里都抱着一沓文件,见到我,他不屑冷笑。
讽刺道,“沈总监还没坐上CEO的位置就开始摆总裁的架子了,这傅氏是要改成沈氏了吗?”
傅氏原本是以房地产起家,但这些年也开始掠及其他市场,乔谨严原本也经营着自己的公司,但由于傅氏上市,需要资金流支撑,所以乔氏与傅氏合并。
乔谨严是股东又管理着公司,我虽然也是股东,但并没有多少股份,而且这些股份是傅爷爷留下的,虽然在我的名下,但我的使用权基本都在傅慎言的手里。
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坐上总监这个位置,是这两年来摸爬滚打爬上来的,当然在外人看来,我端着傅太太的身份,想要往上爬并不难。
在乔谨严看来,我不过是靠傅慎言,才能坐上总监这个位置的,所以他极其看不上我。
扫了一眼他手中的文案,是他旗下的电子科技备案,看来最近又有新品要上市了。
“乔总严重了,傅氏永远是傅氏,我一个小小的总监不过身体不舒服请假两天而已,能让乔总这么挂心,沈姝实在感激,不过我看乔总工作挺忙的,还是管好自己的事为好,心里放的事多了,难免会出错。”
电梯里就我们三人,我倒也没有想让着他的意思,只是毕竟他的秘书还在,就这么和他吵起来,我闲丢脸。
电梯打开,他原本要怼出来的话堵在了嘴边,最后只是冷冷看了我一眼就出去了。
回到我自己的办公室,还没坐下来,韩双就进来,看着我道,“沈总,傅总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我屁股都还没坐热,傅慎言怎么就知道我来公司了?
压下心中的疑惑,我点了点头道,“好,我一会上去。”
傅慎言办公室。
诺大的办公区一个人都没有,空旷又寂静,我撇嘴这种环境也就只有傅慎言会待得住。
扫了一圈,见陈毅正在秘书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忙什么,我走了上去,敲了敲秘书室的门。
听到动静,他抬眸看了过来,见到是我,他愣了愣,道,“沈总,总裁在乔总的办公室,一会就过来了。”
我点头,“你忙吧!”
随后我进了傅慎言的办公室里,在书架上找了本书,坐在了休息区看着,陆院长的那个项目完工后,出现了一堆事,所以公司也没有继续给我安排什么项目。
傅慎言这次叫我上来,多半是为了安排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工作。
但想到我这段时间的打算,我一时间又开始纠结了,如果傅慎言一如既往的对我冷漠倒好,但最近他的态度改变了太多,我开始犹豫了。
这个时候离开,于我,于孩子,到底意味着什么?
“三哥,当年陆焰走的时候是你答应他会好好照顾欣然的,你现在这样对欣然,你考虑过陆焰考虑过欣然吗?
况且,沈姝那个女人和你根本不合适?”
这声音焦躁急切,能听出来是乔谨严的。
我不是偷听,只是他们正好走进来,又说得那么大声,我就算不想听也没办法。
傅慎言和乔谨严进了办公室,见到我,傅慎言挑眉,“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
回答完他的话,我侧目看了一眼乔谨严,见他一脸无所谓。
“华宇旗下有两家公司这个月有新厂品上市,你去跟一下,另外留意一下华耀的动向。”
这话是傅慎言对着我说的,他将办公桌上的文件递给我继续道,“另外公司的年度审核快到了,原本和AC的合作期限已经到,你去跟财务看一下,如果有必要继续合作的话你去跟,不继续合作的话,你去信贷审计和他们的老总陈星谈一下。”

上一篇 2022-08-17 下午8:41
下一篇 2022-08-17 下午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