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夫人甜又野(黎歌,傅司言)全文在线阅读_(黎歌,傅司言)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腹黑夫人甜又野》是作者“佚名”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黎歌,傅司言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三年,黎歌还是完好之身!为了满足婆婆抱孙子的心愿,她将自己打包送给丈夫,想给他个惊喜
没想到,丈夫给她了个更大的惊喜
看着眼前的惊喜,黎歌咬牙切齿
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很快,黎歌找到了新的目标,怎料那个男人不是她想睡就能睡
“傅总!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晚了
”傅司言揽过女人,“你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你跑不了了

小说名:腹黑夫人甜又野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主角:黎歌,傅司言

腹黑夫人甜又野

《腹黑夫人甜又野》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9章

第39章能去纽约分部的,哪有泛泛之辈?
而且她也不愿意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太难熬了。
她没什么野心,钱刚刚好,家人也在身边,这就足够了。
傅司言知道黎歌铁了心不去,没有再逼迫什么。
她的选择,他无权干涉。
一下午书房安静的很,两人都在处理事情,等黎歌从最后一份文件中抬起头,却发现窗外早就黑了。
不知不觉,她竟然在傅司言家呆了一天!
见傅司言不知疲倦的还在忙事情,黎歌也没打扰,悄悄出了书房,打算把晚饭做好再回去,下楼时接到李婕妤的电话。
“黎歌,你还在外面忙吗?”
“在傅总家。”
关于酒会发生的事,黎歌告诉过李婕妤,还吐槽李婕妤算的一点都不准,什么桃花,她一朵都没遇到。
“哦,在傅总家啊?”
李婕妤拉长音调哦了声,暧昧道:“过夜吗?”
“你瞎想什么呢,我来还人情而已。”
她的脑洞让黎歌满脸黑线,“你之前不还说傅总不好吗?”
“我只说傅总会晚婚,可没说傅总不好哦!”
李婕妤语气无辜,“再说了,又不要你跟他结婚,聊得来就谈个恋爱吗?”
黎歌没好气道:“得了吧,我没那个兴趣。
上次你不也看到了吗?
就褚师娇那个凶样,哪个女人跟傅总在一起都不会好过的。”
她明明跟傅司言没什么,都被褚师娇给记恨上了。
真要有什么,那还得了?
黎歌见时间不早,赶着做饭,草草跟李婕妤说了两句,让她别点外卖,等下带饭回去,李婕妤抱着电话亲了又亲。
因为是晚饭,黎歌做的比较清淡养胃,刚好下午炖的鸽子汤也好了,她刚将紫砂锅从灶上拿下来,眼前猛地一黑,吓她一跳。
停电了?
不过仅仅是这栋别墅停电了,外面路灯还亮着,黎歌估计跳闸了,打开手机电筒当照明,上去书房找傅司言。
“傅总,是不是跳闸了。”
黎歌敲了敲书房门,“你知道总闸在哪吗?”
“傅总?”
黎歌连着敲门几次,都没人应,进去书房一看,空空如也,哪有傅司言?
身处黑暗的黎歌一下紧张起来。
她下楼做饭时,傅司言明明还在书房的。
二楼长长的一条走廊,七八个房间,那么大的空间,又安静,黎歌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眼前就一点点亮光。
“傅傅傅,傅小叔……”黎歌扶着墙走,腿肚子在打颤,“你在哪,能不能应我一声。”
她就不懂了,一个人住需要这么大的别墅吗?
闲得慌!
黎歌走的很慢,生怕从哪窜出来什么东西,手机电筒前面照照,后面照照,听到卧室传来动静后,立刻跑了过去。
“小叔,是不是你在里面?”
黎歌拍了拍卧室门。
“这是我家,不是我还能是谁?”
傅司言的声音听起来模糊沉闷,“浴室门被卡住了,你拿手电筒进来开一下。”
“好,你等下。”
黎歌拧开卧室门走进去。
卧室里的结构不复杂,黎歌拿手机电筒一照就看到浴室的方向,她发现是地毯边角卡在浴室门下面,才导致里面的人拉不开。
“小叔,是地毯卡住门了。”
她跟傅司言解释了一下,伸手拽了拽,不过卡的太紧,她拽不开,“要不你退开点,我把门踹开。”
“你脚劲这么大吗?”
傅司言很怀疑。
黎歌看了看浴室的门锁,很普通的那种锁,“应该可以,我先试试。”
“好。”
等傅司言说退开了后,黎歌往后退了点,深呼吸,然后抬起一脚踹到门锁上。
第一次没踹开。
黎歌甩了甩脚,又踹了过去,这次就踹开了。
“傅总。”
黎歌把手机电筒照进浴室,看到了傅司言,他衬衫袖子被血染红,显然是伤口裂开了,“你流血了,没事吧?”
她着急的想看看傅司言伤口怎么样,没想到浴室地砖有水,踩进去一滑,整个人朝地上扑去,手机飞了出去。
傅司言凭感觉抓住她的胳膊。
黎歌两手胡乱扑腾着,刚好抓到他伤口,傅司言一下没站稳,后退着,撞到了花洒开关上,黎歌砸到他怀里。
顶上的花洒被打开,水哗哗淋了两人一身。
灯猛地亮起。
黎歌被冷水淋的浑身在打颤,见来电后,她赶紧把花洒关掉,发现傅司言也狼狈的很,湿漉漉的短发贴着额头,脸色很难看。
她赶忙扯过架子上的浴巾,颤颤递给他:“傅总,毛巾。”
“我让你开个门,你开的真“好”啊!”
傅司言声音冷的很,“我是被绳子捆着吗,还要你进来救?”
就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
“我看你伤口流血了,担心而已。”
黎歌讪讪笑着,也知道是自己的错。
“出去,我换衣服!”
黎歌本来想多嘴说先处理伤口吧,见傅司言脸色跟覆了层冰似的,啥也不说,麻溜的出去。
“真是的,我也不是故意的,小叔也太凶了。”
下楼后黎歌还在嘀咕,得亏她里面还穿了件厚背心,短袖脱了也没事。
她也不好意思上去问傅司言哪有干毛巾,就用手随便扭了扭,打算回家处理。
一拉开大门,刚好和外面的褚师娇碰上。
“言哥,我……”褚师娇拎着个蛋糕盒,满脸笑容的想说什么,看到开门的黎歌后,声音跟磁带似的卡住,眼睛瞬间瞪大。
这女人怎么会在这啊?
褚师娇很是不满,在扫到黎歌清凉的装扮后,手中的蛋糕盒啪嗒摔了下去,蛋糕把门前弄的一片狼藉。
黎歌也没想到褚师娇会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样子好像很难解释。
“啊啊啊,黎歌我要杀了你!”
黎歌刚准备开口,褚师娇就高分贝尖叫起来,劈头盖脸的一巴掌朝她甩过来,“你这个白莲花,不要脸!”
黎歌很迅速抓住她的手腕,俏脸寒霜:“我倒想问问褚小姐怎么家教这么差,动不动就扇人巴掌,你扇上瘾了是不是?”
她不想跟褚师娇交恶,是怕褚师娇在娱乐圈为难管若菱。
但她也不是SB,会站着给人打!
“你说什么?
我没家教?
!”
褚师娇眼睛瞪的更大了,更加气急败坏,另一巴掌又甩了过去。
黎歌将她两只手紧紧抓住。
褚师娇两只手抽不出来,就对着黎歌破口大骂:“你这人就一朵白莲花,竟然给自己前夫下套,让他身败名裂还被开除。”

上一篇 2022-08-17 下午8:14
下一篇 2022-08-17 下午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