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离,沈云曦《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是以江离,沈云曦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佚名”,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沈云曦做的最错的事就是鬼迷心窍爱上江离
一年无爱的婚姻让她心灰意冷,她决定离婚
江离暴怒:“你利用我刺激前男友,我遂了你的心愿娶你,你现在说离婚就离婚?”沈云曦冷笑,觉得他贼喊捉贼,明明是他有个始终不能忘怀的白月光!然而当白月光回来,沈云曦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江离无奈:“如果非要给我盖章定论有个白月光,那这个章只能盖你身上

第23章

第23章林渊正在喝果汁,看到江离沈云曦一块进屋,惊讶得差点连杯子一块喝进去。
顾淮安先到一步,坐在桌边和叶启言聊天,看到这俩人,顿时饶有兴味地挑眉。
只有叶启言这个妻奴没有任何八卦的意思,着急忙慌地抽纸巾,给林渊擦嘴角的果汁。
沈云曦臭着脸钻进厨房倒水喝,林渊跟进来,悄声问:“你怎么和江离一块回来的啊?”
沈云曦意兴阑珊地瞎掰:“他误入了盘丝洞,我顺手把他救回家了。”
林渊一脸茫然:“什么盘丝洞?”
“咱家楼下啊。”
沈云曦信口一说,说完又觉得真挺有道理的。
想想刚才好几个年轻小姑娘在他周围打转,他可不就像误入盘丝洞的唐和尚?
只不过他没什么慈悲为怀,就一副冷血心肠。
晚饭是叶启言叫得暮色外卖。
沈云曦真要把白眼翻到天上去了,这和在外面吃有什么区别?
有江离在,她胃口没了大半。
简单吃了些,她就准备退场,临走前和顾淮安要了张柠檬网六周年盛典的邀请函。
顾淮安一口答应,“咱俩谁跟谁,你直接来呗。”
“谢谢顾学长。”
沈云曦起身要回卧室,顾淮安一把拉住她:“别急着走,这一桌狼藉怎么办?”
沈云曦主动揽活:“等你们走了,我来收拾。”
“我不是这个意思,咱们都吃了,凭什么你收拾?
公平解决。”
顾淮安一脸义正言辞,义正言辞后面是憋不住的坏。
沈云曦静静地看着他,大有“我看你能作什么妖”的意思。
顾淮安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副牌,“斗地主,分两队,输了的那支队伍收拾。”
根据她对顾淮安的了解,他肯定要搞事情。
沈云曦不想参与:“我们五个人,怎么分两队?
大可不必,过后我来收拾就行。”
“林渊和启言算一个人,是不是?”
叶启言立即附和:“对!”
沈云曦:“……”她将目光投向林渊,林渊居然小脸兴奋,露出点跃跃欲试的模样。
她只好不耐地看向江离,江离已经卷了衬衫衣袖,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臂,懒洋洋地问:“怎么分队?”
沈云曦:“……”这一桌子就没个正常人么?
顾淮安说:“就依据坐的位置吧,一条对角线上的一队。
你和沈小曦一队,我和叶氏夫妇一队。”
沈云曦:“……”她连抗议都来不及说,顾淮安就开始哗哗发牌了。
更可恨的是,发到她手上的全是细碎小牌,稀烂。
她真不知道怎么赢。
叶氏夫妇发到了红桃三,首先出牌,一串飞机打出来,手上就没剩几张了。
江离丢了个炸压制,顾淮安马上跟上,然后转头问沈云曦:“要吗?”
要个锤子!
要不起。
沈云曦看着手上那堆零散小牌,无语凝噎。
顾淮安咻咻甩了四个连对,没人能压住。
他开始丢单牌,沈云曦终于有机会出牌了,立即跟上。
叶氏夫妇火力压制,不让江离过小牌。
顾淮安手里的牌都很大,扔得最快,三圈下来,就剩一张了。
毫无意外他最先脱身。
沈云曦手里拿着一堆小牌,她的下家叶氏夫妇也走的飞快。
最后剩下她捏着半手的牌和江离面面相觑。
江离把剩下几张扔进牌堆里,站起身,看向沈云曦:”给我拿副手套。”
“……”他还真是言而有信,愿赌服输。
顾淮安的目光从牌堆里那两张二上一划而过,眯眼一笑:“辛苦二位,收拾完可以顺便泡杯咖啡吗?”
眼见沈云曦把手里的牌捏变了形,他笑眯眯改口。
“咖啡还是我来泡,两位忙完记得喝。”
江离到底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哪里擅长收拾的事。
大部分是沈云曦收拾的。
江离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仿佛气鼓鼓的背影,悄无声息地笑了下。
以他对沈小曦的了解,他这个时候笑出点声音,大概就会被她一头摁进洗碗池里。
他笑完,走到沈云曦身旁,接过她洗好的碗放到沥水架上。
两人一接一放,配合居然挺默契。
林渊担心沈云曦一时控制不住脾气砸了厨房,偷偷摸摸地过来察看情况。
客厅里,叶启言踢了顾淮安一脚,“发牌的时候出老千?
江离都被你瞒过去了。”
顾淮安怒其不争地睨他:“别把一双狗眼就栓你老婆身上,偶尔看看别的行不行?
你没看到江离手上捏着两个二没动过?”
叶启言轻轻拧了下眉:“江离和沈云曦怎么回事啊?
我问林渊,她也不说。
江离那个锯嘴葫芦,估计问了也是白问。”
顾淮安懒洋洋地说:“沈小曦非要离婚,江离不肯。”
叶启言有点傻眼:“好端端地离什么婚?”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们好端端的?
沈小曦心里一直惦记着纪霆,估计是忍到头了吧。”
“啊?
是吗?”
叶启言一脸茫然。
他常年在南非,吃瓜都慢人一拍。
顾淮安眼神飘到厨房,摸着下巴神叨叨地说:“我看江离早晚死沈小曦手上。”
收拾完,江离和沈云曦回客厅,顾淮安泡好了咖啡招呼他们喝。
“算了,喝了咖啡晚上睡不着。”
沈云曦摆手拒绝,直接回房间睡觉。
江离和叶启言互相对视一眼,顾淮安察觉到他们暗流涌动,十分敏感地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他眼神一转,落到江离身上,故作惊讶地惊呼:“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江离看他浮夸地挤眉弄眼,有点嫌弃地别开脸。
但是眼看沈云曦要进卧室了,他把心一横,配合道:“胃不太舒服,可能因为最近吃饭不太规律。”
“那得赶紧去医院看看。”
顾淮安说着,低头看了眼时间,“可是太晚了,我得回家陪清清。”
顾淮安单身未婚,但有个七岁大的女儿。
说完他站起身,看向叶启言。
叶启言立即道:“我要陪小渊,她没我抱着,睡不好觉。”
然后三个人齐刷刷地看向沈云曦。
沈云曦头也不回:“让池鱼去。”
她径直进了卧室,反手关上门。
“砰”地一声,如同她人一样干脆利落。
江离脸色一僵,顾淮安和叶启言看了看,两人不约而同地耸了耸肩。
爱莫能助。
自己的老婆自己搞定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8-13 pm8:41
下一篇 2022-08-13 pm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