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离,沈云曦《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是以江离,沈云曦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佚名”,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沈云曦做的最错的事就是鬼迷心窍爱上江离
一年无爱的婚姻让她心灰意冷,她决定离婚
江离暴怒:“你利用我刺激前男友,我遂了你的心愿娶你,你现在说离婚就离婚?”沈云曦冷笑,觉得他贼喊捉贼,明明是他有个始终不能忘怀的白月光!然而当白月光回来,沈云曦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江离无奈:“如果非要给我盖章定论有个白月光,那这个章只能盖你身上

小说名: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主角:江离,沈云曦

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

《恃宠而骄:江夫人天天闹离婚》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22章

第22章和陈然打了招呼,她就带着苏长欢和俞小虞回片场。
刚走进地下停车场,就听见前方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
“那个是苏长欢吧?”
“苏长欢?
SA那个有背景的新人?”
“就是她!
上了好几次热搜呢。”
猝不及防地,一群记者冒了出来,将沈云曦一行三人团团围住。
“请问苏小姐来柠檬网做什么?
要上新节目吗?”
“苏小姐作为一个没有正式作品的纯新人,究竟是怎么得到秦时叶导演的青睐呢?”
“苏小姐背后是否真的有人支持?”
大同小异的问题扑面而来,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话筒都快怼到苏长欢脸上去了。
沈云曦和俞小虞护着苏长欢连连后退,那帮记者却咄咄逼人的很。
哦,不对,他们这些人连个工作牌也没有,就这土匪式的作风来看,八成是小报狗仔。
苏长欢虽然前段时间虽然被大规模黑,但到底不够格,没有记者狗仔会专门蹲她的行程,这些狗仔出现的这么巧,多半是原本为了蹲其他人。
只是苏长欢不走运,被他们先撞上了。
这时后面就有新的脚步声接近。
五六个黑衣打扮的保镖连走带跑的赶过来,动作迅速地清场。
没一会儿,那些狗仔就被保镖赶了出去。
沈云曦松了口气,心想不论是谁帮忙解围,都得感谢下。
她转过身,看到来人的瞬间,怔在了原地。
迎面走来的两个人竟然是韩启衡和陈玉菲。
韩启衡就是韩沐大哥,那个一开始看上沈云曦,后面又纠缠秋晚的男人。
这俩人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去了?
不过什么锅配什么盖,渣男恶女简直绝配。
沈云曦那句谢谢噎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而韩启衡也不需要谢谢,两人互相看不顺眼,没必要多说废话讨嫌。
正要默契地各走各路,韩启衡再次脚步一顿,鹰隼般的视线定在苏长欢身上。
他的目光太炽热太强烈,苏长欢感觉到了,不安地伸手牵住了沈云曦的衣角。
沈云曦察觉到异常,电光火石间,忽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韩启衡当初非常迷恋小晚,可是小晚有青梅竹马的恋人寒萧,自然是不假辞色地再三拒绝他。
后来韩启衡得不到便怀恨在心,多番打压小晚,差点封杀了她。
所以,沈云曦对韩启衡的印象一直以来都非常不好,总觉得他像条阴冷的毒蛇,让人不寒而栗。
这条毒蛇在小晚身上没占到半点便宜,应该非常不甘心。
那么他看到和小晚长相相似的苏长欢,会动什么心思呢?
沈云曦想到这,手心都发凉。
她不动声色地将苏长欢往俞小虞身后轻轻一推,自己落在最后,完全挡住韩启衡的视线,快步上了车。
韩启衡还是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目送着沈云曦的车远去。
向来都是别人众星捧月地供着韩启衡,他很少长久地将目光驻足在某人身上。
韩启衡的怪异让陈玉菲心里莫名其妙地涌起一股不安。
她轻轻扯了下男人衣袖:“启衡你在看什么啊?
我们走吧。”
韩启衡低眸扫了她一眼。
“你和江新雨看不顺眼想方设法针对的人,就是沈云曦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吧。”
小女孩,平常的三个字,陈玉菲却听出了一点喜爱的意味。
她捏了捏手心,心里有点不高兴,却又不敢对他耍小性子,反而小心解释。
“其实不是我,主要是新雨不喜欢她。”
“江新雨……”韩启衡不自觉地低语,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勾着嘴角、邪气逼人地笑了起来,“呵呵,江新雨是该不喜欢她。”
陈玉菲呆呆地看着他,抛开喜怒无常的本性不谈,他是生了副好皮囊的,阴柔中不失清俊。
但他此刻的笑令她后背发凉。
韩启衡忽然收了笑,眯眸看向她:“那帮狗仔怎么回事?”
陈玉菲心口一沉,后背更凉了:“什么、怎么回事?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男人眼底浮出摄人的浓重墨色,盯得陈玉菲指尖直发颤。
“这是第一次,我不计较,下不为例。”
他伸手环住了陈玉菲的腰,俯身到她耳边,语气轻柔的仿佛阵阵阴风拂过。
“我喜欢听话乖巧的女人。
我说公开恋情就公开,我不同意公开,你最好别搞小动作,明白吗?”
陈玉菲在他臂弯里一僵,全身寒毛直竖,呆愣愣地一点头。
韩启衡满意地笑了笑,松开她,然后毫不避讳地吩咐秘书。
“去查查那个小女孩什么来历。”
男人对女人显而易见的兴趣,在陈玉菲这个“正牌女朋友”面前,他连掩饰的想法都没有,好像笃定她不会、或者说她不敢提出异议。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韩启衡的肆无忌惮让陈玉菲瞬间深觉屈辱而气愤,连带着迁怒苏长欢,可向来嚣张跋扈的她没敢闹脾气。
她好不容易搭上韩大少,总得捞点什么。
和韩启衡狭路相逢后,沈云曦心里就弥漫着一股不安。
但仔细想想,没有韩启衡也会有别人。
苏长欢想要走下去,这一路上觊觎她的人不会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么一想,沈云曦反而豁达起来。
在片场守到天黑,她才开车回家。
刚进小区,就看到一辆熟悉的卡宴。
西装革履的男人正靠着车头看手机,小区里有出来散步的居民,年轻女孩子看到他,要么窃窃私语,要么散步范围就局限了在他周围。
有胆子大的直接上去要联系方式。
当然也都毫无悬念地被拒绝。
沈云曦心想,都太年轻,这男人光一副皮囊好看,其他都是狗屎。
反正她觉得自己不喜欢他了以后,看他哪哪儿都不顺眼。
沈云曦目不斜视地径直进单元楼。
身后有脚步声紧紧跟上。
她警惕地一转身,冷眼看男人:“你干嘛?”
江离眉眼平静:“叶启言过两天回南非,喊我来吃饭。”
林渊那个娃娃亲未婚夫叶启言是江离和顾淮安的发小,三个人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
不同的是,江离和顾淮安是奸商,叶启言是“电力民工”,常年投身于援非电力事业中。
沈云曦没好气地说:“你们就不能出去吃吗?
我们家庙小,容不得你这尊大佛。”
“他说林渊不方便外出。”
聚少离多的缘故,叶启言一回央城,就跟狗皮膏药一样黏着林渊,吃饭都不分开。
沈云曦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在前面。

上一篇 2022-08-13 下午8:41
下一篇 2022-08-13 下午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