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心荡漾:帝少的千亿冷妻)苏紫,陆霆轩_(苏紫,陆霆轩)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婚心荡漾:帝少的千亿冷妻》,是作者“胖头鲶”写的小说,主角是苏紫,陆霆轩。本书精彩片段:一场意外,苏锦绣失去了记忆和双亲,却有了一个十项全优的老公陆霆轩
,她怀胎七月,却有个女人顶着同她一样的脸,说她是个冒牌货
,本以为可以依赖一生的丈夫,却杀死他们的孩子,将她送入监狱
,苏锦绣死了,活着的是秦雨
,三年后她赫然回归,带着血,带着恨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这张脸,你不配!”,面对暴怒的陆霆轩,苏锦绣冷冷一笑,“陆总,秦雨就是秦雨,而我想要的,是你的命!”

小说:婚心荡漾:帝少的千亿冷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胖头鲶

角色:苏紫,陆霆轩

评论专区

漫游在影视世界:作者三观太几把奇怪塞了一大堆私货

走肉行尸:小说不错,没有夸张的异能,没有修仙,虽然掺杂了些许地狱的东西,但是依然是一本精彩的末世小说,结局很好!

星尘佣兵:主角掙扎於未來,作者一步步的點出主角往日的背景,因為過往變得不再懂得父出的主角,因為感動因為承諾 願意守護她目前僅有的一切, 情感是人類最珍貴的寶物

婚心荡漾:帝少的千亿冷妻

《婚心荡漾:帝少的千亿冷妻》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十章 怎么会一模一样

第十章 怎么会一模一样

电梯从一楼到顶楼,不过几十秒,陆霆轩却觉得异常漫长。

他对这个“苏锦绣”是有很深的愧疚的,以至于刚才她在他面前倒下时,他甚至质疑这四年来,是不是自己这个丈夫的角色,实在做的太差。

可是当他把她抱在怀里,抱出公司的这段时间里,他算明白了。

当初和失而复得的苏锦绣完婚,完全是因为对那个人的恨。

恨那个人骗他,恨那个人双手沾满鲜血,恨那个人以假冒的身份,恨那个人……偏偏给了他刻骨铭心的两年。

浸入骨髓的恨之源,便是浸入骨髓的爱。

这份爱,根本不可转嫁给这个“苏锦绣”,哪怕这个“苏锦绣”,在他眼里,才是真正的“苏锦绣”。

必竟,以前那个女人,会对他笑,会对他怒……

却独独,不可能用装晕来挽回他。

陆霆轩忽然想起来,好像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也没有对他展示过这样的脆弱。

陆霆轩忽然觉得心有些痛,记忆中那绝望到极致,像一把尖刀,在他心脏处刮剜。

可是那个女人,已经在四年前死亡了!

“叮!”

电梯到达的声音,把陆霆轩吓了一跳。

回过神的陆霆轩才发现,不知觉间,额头竟然出了汗!

“陆总。”

正要出电梯松口气的陆霆轩,直接被突然出现在电梯门口的苏锦绣吓的一口气卡在脖子里。

生无可恋的脸,甜美鲜活的脸,一秒切换。

只是,这个人是秦雨!

人生之莫测,莫过于此了。

纵使陆霆轩身躯伟岸,也差点站不稳,扶住旁边的墙壁,才险险缓过气来问道:“你在电梯口干什么?”

苏锦绣眨巴眨巴大眼睛,无辜之极,“我现在是设计总监呀,这不,来跟您跑腿请示工作啊!”

她的眼睛漂亮清纯,却偏偏自带一种最天然的风情,这是任何一种整容术都整不出来的。

陆霆轩看着这双眼睛,心头再度一痛,良久才艰难地把视线从苏锦绣脸上挪开。

“以后,说话别这么大声。”

陆霆轩侧开身,向办公室走去,脚下竟有些发虚。

他知道这个秦雨不简单,却没想到这么危险。

刚才,他是真的被吓倒了。

还有,刚才的对话……怎么会,一模一样?

“陆总,您是不是肾虚呀,要不要扶您啊?”看到陆霆轩发虚的步子,苏锦绣突然柔声问道,只是,声音有点大。

果然,陆霆轩的背景僵裂了那么一刻。

看着陆霆轩一僵一楞地进了办公室,站在电梯口的苏锦绣,脸色慢慢冷下来,眼神变的冷酷。

“陆总!”

“你站在电梯口干什么,太闲了吗?”

“我是设计总监呀,这不,来跟陆总您跑腿请示工作啊!”

……

这段对话,发生在那两年的初期。

那个时候,陆霆轩重振陆家的创业梦想才刚刚启航,在一次不小的挫折后,苏锦绣给陆霆轩表演了个情景演示,给陆霆轩打气。

“陆霆轩,你的高楼大厦早已落成,可当初的那个苏锦绣,已经变成了粗声粗线的复仇者!”

苏锦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公司周围。

四年的时间,当初在牢里时听到陆霆轩要跟苏紫要完婚的消息的那一幕,几乎就在昨日,没想到,转身回来时,陆霆轩竟然跟苏紫提离婚了。

人生,还真是无常。

“苏紫啊苏紫,你为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害了收养你的恩人一家,可否达到了你的目的。”

这四年的时间里,她早已作好复仇的计划,而刚刚的一幕,让她有了第一步的作战细节。

促成陆霆轩跟苏紫离婚。

虽然现在陆霆轩的夫人,真实的名字是苏紫,但结婚证上,却是她的名字,苏锦绣。

苏锦绣,是挚爱她的爸爸妈妈赐于她的名字,不能让苏紫糟蹋,也不让这个名字,跟陆霆轩继续牵扯下去。

苏锦绣在珠宝设计领域的才华,不亚于陆霆轩作为一个公司领航人的能力。

短短两日的时间,纵有部下的阳奉阴违,苏锦绣也理清了目前遇见的情况。

“优势是背靠陆氏,财大气粗,劣势是设计人才匮乏,也可以说是人不能尽其才,这也是目前的最大问题。”

在充满格调总监办公室理头两天,苏锦绣总算可以走出办公室。

“秦总来了。”

“你看秦总。”

“还真是跟夫人长的很像啊!”

“哪里是很像,简直是照着模子整出来的!”

“不过……论脸部线条,我还是觉得秦总比夫人的更流畅协调……”

苏锦绣一到设计组,立即引起一阵议论。

对于一位陌生的高位者,人都会有一种本能的防备,所以苏锦绣对于她们或抵触、或嘲讽的情绪并不放在心上。

何况,她有一个很大优势,那就是她有一位衬托者。

“原来你也喜欢他啊!”看到一个刷明星的小姑娘,苏锦绣在她旁边停下来。

“啪!”这姑娘直接就被吓倒的手机掉地上。

与此同时,设计组似乎从刚才的热火朝天的议论中,一瞬间被凝结了空气,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苏锦绣两个人身上。

这两天,她们已经对这位新来的设计总监从头到脚评论一几番,但几乎所有的话题,也逃不过跟陆氏夫人作一番比较。

她们的秦总脾气比她们的陆氏夫人好太多,这是她们最初的印象。

但她们几乎一致地认为,这仅仅是表象。

被发现刷手机的小姑娘叫高佳佳,很年轻,毕业才一两年。

此时被总监抓到,高佳佳整个看着都有些不好,耸着肩吱吱唔唔地说道:“秦总,我……我……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上班时间刷手机。”

苏锦绣并没有追究,反而很平和地问道:“你来陆氏多久了?”

“两……两年。”

“有参与过公司作品设计吗?”

“没……没有。”

“你对自己双一流大学毕业生的设计能力,还有信心吗?”

“……,……有。”

苏锦绣每问一句,高佳佳心跳越是加快一次,回答的声音越发的小,到最后,高佳佳是凭着死就死的心情回答的。

跟高佳佳想法一样的,还有众多计设组的同事。

必竟新官上任,得立官威。

只是她们万万没想到,有一种人生,叫触底反弹。

苏锦绣在得到她的答案后,展露出了笑容,“敢说有就好。”

“下个月的‘流星’,全线,在星期五之前,把稿子交给我!”

‘流星’是一个专门针对年轻市场的小支线,每个月都会有主题款,这个支线对于遇见来说,微不足道。

但是对于高佳佳,却是可望不可及的项目。

“你是说……让……我参与项目?”高佳佳还是觉得不可置信。

她来公司两年,虽然当初是以全优的成绩进的公司,但因为一进公司就冲撞了苏紫,在公司一直做着打杂的工作。

“我要的,可不仅仅是一份设计稿,”苏锦绣瞬间收了笑容,眼神直逼高佳佳,“还得是你积垫了两年的情怀与向往!”

这两天里,苏锦绣对设计组的每一位成员都做了调查。

她对这个高佳佳的印象很深,尤其是看到高佳佳的面试作品,简直让她眼前一亮。

只是很可惜,在公司的这两年,高佳佳从未参与过设计工作。

可在这种情况下,高佳佳仍然在遇见呆了两年。那么就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求一份工资,另外一种,就是蛰伏。

“是,星期五之前,我一定交给你。”高佳佳站直了身体,满眼激动地保证。

“WOW!”

周围传出一片混杂着各种情绪和兴味的声音。

大家看着这个新来的秦总监的眼神,更加意味复杂。

遇见的人事安排,可不一定是总监能撼动的!

上一篇 2022-08-10 下午6:53
下一篇 2022-08-10 下午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