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卫凉歌,琴槡_(卫凉歌,琴槡)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是由作者“夏侯微微”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卫凉歌,琴槡,其中内容简介:近来国师大人很不悦,满朝文武生怕他不乐意,撬了小皇帝就来个谋权篡位,不就是那位垂帘听政的太后娘娘年轻点?蠢点?美点? 白烬欢!你清醒一点! 她可是太后啊!

小说: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夏侯微微

角色:卫凉歌,琴槡

评论专区

重活了:【中】推姨狂魔~~~卖肉流,那个傲娇的夏老师,绝对是我读过的最搞笑印像最深的女主之一,甚至个人觉得全书,女主只写夏老师一人,足矣

生活系男神:我想说一对20岁左右的青年男女,既没有生理缺陷也没有心理缺陷性向也正常,这两个人一周七天每天起码十个小时在一起搂搂抱抱,**部位磨磨蹭蹭,要是这都没有擦枪走火我就想问作者,你妈当初怎么怀的你呀。

巨龙时代:林中之马的新书巨龙时代,和迷失在白垩纪应该是一个风格的,意外的来到了一个恐龙遍地走的时代……他们要努力的挣扎活下去。嫩苗,先行养肥

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

《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0章 南疆质子

第10章 南疆质子

大周皇家御花园别具一格,即使到了夜间景色依旧优美。

而今夜因为宫宴方结束不久,宫门还未曾下钥,所以有些官家小姐或者是达官子弟都会来此处醒酒逛逛。

卫凉歌不过是想来放松一瞬,所以只带着琴槡来此,可还未踏进御花园几步,就听着远处传来了几句嘲讽笑声。

“驾!驾!蠢马儿,快跑!”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动作这么慢!是大周的饭菜不合你南疆皇子的胃口吗!”

卫凉歌一听就皱起来了眉头,皇宫之中,是何人在此喧哗。

“太后,要不要奴婢去说道那些人几句。”

卫凉歌抬手制止,“不必了,随我去看看。”

扒开挡在面前的芭蕉树叶,卫凉歌透过前方树影重重,看着几个年轻的华衣男女,正围在一人面前。

那人身子看起来极为瘦弱,虽然也是穿着一身华贵衣衫,可是那质地却是最下成的料子,此刻他正被一群男女们当成狗使唤,趴在地上任由其他人骑自己身上。

仿佛间,他是世间最粗鄙的狗尾巴草,在一众天之骄子中,被践踏进了泥潭。

见他不动弹,一个少年的手就拍了过来打在了他肩头。

啪地一声极重,就连远处的卫凉歌听在耳中都觉得背心一颤。

“你是死人吗!让你学马给大家骑,怎么动也不动!”

“罢了罢了,不好好学马,那就来钻老子裤衩!”

又是一阵狂笑,大家伙拍手叫好。

“对对对,钻裤衩去!”

“钻!钻!钻!”

趁着月色,卫凉歌只看清了那瘦弱男子的侧脸,明明是俊美的弧度,却因为身子孱弱,看起来病恹恹的毫无生机。

“琴槡,此人是谁?”

琴槡想了想后答。

“听说这皇宫里住着一位经常受人欺辱的南疆质子晏北安,是南疆最不得宠的皇子,年前才来大周,今夜见此情形,想来便是这位了。”

好歹也是一国皇子,即使不受宠被送来他国为质,却不至于被当成猪狗对待。

卫凉歌是这次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正打算抬步而出。

不想琴槡拦住她,摇摇头。

“太后,国师那边都不曾派人过问那南疆质子,咱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一提起那神棍国师,卫凉歌就很是不爽地一把拉开拦住她的琴槡。

“他不管是他的事儿,我怎么做是我的事儿!”

说罢,卫凉歌已经大步迈出树影,高声对着那群年轻男女道。

“今夜的御花园还真是好生热闹啊,各位这是在玩儿什么,兴致如此高,哀家也想来玩一玩呢。”

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在此处碰到当朝太后,其中年岁最大的公子走了出来行礼,神情惶恐极了。

“草民尚书府长子段商庆,见过太后娘娘,娘娘金安!”

卫凉歌看也不看他,指着那南疆质子。

“他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何要如此待他?”

“太后,此人是南疆质子,南疆的人来咱们大周,即便是皇子,提鞋也不配……”说话的是另外一名官家小姐,话中对小国南疆的鄙夷丝毫不加掩饰。

卫凉歌听得只剩冷笑。

“就因为他生在南疆,如今又沦为质子在我大周,所以就应该被你们**至此?”

“好啊,琴槡!把这些人都给哀家记下,明日上朝,哀家可要好好问问那些拿着俸禄不办正事得朝廷官员,若不会教导儿女,就让哀家来教!”

“太后……是臣女错了!”

卫凉歌根本不听,直接道。

“滚!”

一群人惶恐不安地退下了,御花园中重回安宁,卫凉歌看了眼那还趴在地上的晏北安,道。

“人都走了,你也回去吧,哀家帮得了你一次,帮不了你永远,以后还是自求多福的好。”

晏北安依旧没有动,他只是缓缓抬头,卫凉歌这才看清了他的全貌,呼吸有瞬间一滞。

要说大周国师白烬欢乃天宫神人降世,给人一种上位者的狂傲霸气之姿。那么此人,便是那翱翔九天的青鸟,幽静长远,偏偏又是这般的男生女相,阴柔美绝。

“大周太后,其实你不必救我的。”

卫凉歌收回抬起欲走的脚。

“你不会真想钻他们裤衩吧。”

晏北安勾唇笑笑,似是早已经习惯。

也是到了这时候,卫凉歌才瞧见他的左边膝盖上早已经被磨破流血,难怪这么久了他都不动弹,原来是受伤了。

“流那么多血也不坑一声,你倒是沉得住气。”

作为医家,卫凉歌习惯性上前,就打算给他看看伤势,晏北安却拦住了她,艰难站起身退后一步。

“谢过大周太后好意,小伤而已,习惯就好。”

风华正茂的大好儿郎,却因家国,背井离乡,来到这陌生之地任人欺凌。

思及此,卫凉歌心中一紧,突然就觉得此人的遭遇与自己相似极了,不都是被遏制住命运,随意摆弄吗?

女子望着天上的圆月,突然有了一刻的出神。

晏北安没看卫凉歌,一直低着头,极为谦卑的模样。

“夜深了,太后请回去歇息吧。”

卫凉歌回过神时,却见晏北安还撑着他那残破身躯站在那儿。

“罢了,哀家明日会派个太医去给你看看,你回去吧。”

到底也是质子,即便是不受宠,可若在大周受了苦难,于两国关系也不好。

圆月光辉之下,二人相继离去时,卫凉歌突然侧头,看向了旁边那假山之后!

一道布衣残影落罢,瞬间没了踪迹。

“太后,怎么了?”

卫凉歌眸光一闪。

“没什么,回去吧。”

上一篇 2022-08-10 下午6:53
下一篇 2022-08-10 下午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