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晚初,温承临《妄想》_妄想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妄想》,是作者“步铃吟”笔下的一部​其他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季晚初,温承临,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你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爱我
”-如果爱是救赎,救赎那个一直站在悬崖边缘,徘徊犹豫的男人
我会毫不犹豫把他推下去

小说:妄想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步铃吟

角色:季晚初,温承临

评论专区

诱香蛊皇:文黄小(倒着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设定可以打四星,但作者文笔跟不上,坑品极差,所以三星

盗天仙途:教主应该去写官场文,总要卖一点关于体制的私货,写修仙文结果就是一股子衙门习气。

妄想

《妄想》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009章 正常交往

  我吓得浑身冰凉,心脏阵阵紧缩,跪在地上磨蹭着去抓他的手。

  “别!沈斐,我求求你,别!”

  江宏杰已经见识过沈斐的暴戾,他脸色惨白,脸上和手背上的伤口还在缓慢渗出血珠,下意识地往后退,可退路早就被围墙截断。

  我咬咬牙。

  “老公!”叫出这令我作呕的称呼。

  沈斐瞳孔缩了缩,没有继续往前。

  “老公,别这样,我不想你出事。”我的指尖用力掐着掌心,妄想用尖锐的痛来掩盖身体的不适。

  沈斐情绪渐渐平复,他扭头重新向我看来,目色发亮,比头顶的阳光晃眼。我知道他是真的高兴,努力对他挤出一抹不算难看的笑容。

  沈斐蹲下身来,温柔地伸手,轻轻抹去我脸上的泪痕。

  “乖,”他拇指捻了捻,“我听你的。”

  我噎了一噎。

  以为我没听见,他又凑近我耳边喃喃:“老婆,你一直都这样乖该多好?我什么都听你的,一直听你的。”

  我暗自松了口气,这一刻他看上去确实十分平和,而他在心情大好的时候,我随便说什么,哪怕是再无理的要求,他也不会生气,至多直接拒绝罢了。

  我本来想趁这机会向他说一说毕业的事,但他阴晴不定,又还有江宏杰这颗看不懂情形的定时炸弹在,只能咬着唇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片刻后壮着胆子说:“那,能陪我去学校散散步吗?我想……”

  “好。”他一口答应。

  双手托着我的手肘,他轻轻将我扶了起来。

  雪白的长袍沾染了灰尘,我不敢去管,但他却弯腰把那些细碎沙粒全部拂得干干净净。

  “要回去换一身衣服吗?”他问。

  我不迭点头:“当然。”用手指指自己的脸:“再给我十分钟补个妆。”

  “好。”答应得同样爽快。

  于是在江宏杰劫后余生般的注视中,沈斐揽着我的腰往楼下走。

  一路上都有人在偷偷看我们。

  我知道我现在的模样不太好看,脸上脏兮兮的,哭过的眼睛还很红肿,可是我用余光偷偷瞄沈斐,从他脸上我却只看到满意的神色。

  我不知道他是对我的反应满意,还是对我如今狼狈至极的样子满意。

  走着走着,他突然改变主意。

  “我记得你们学校有个地方,叫繁瑛池。”他说。

  他口中的繁瑛池是被同学们戏称为“恋爱圣地”的地方,池水常年清澈,上面栽着睡莲和荷花,池水里有各种花里胡哨的锦鲤。池子一圈种满花木,樱花、桃花、杏花、柳木……每到春天就会是一片能软化人心的粉白。

  恋爱中的男女满世界都是那般浅浅的粉,所以才成了他们约会最爱去的地方。

  但我不想。

  我不想承认沈斐是我的男朋友,更不想和他分享我残存的少女情怀。

  拒绝的话在嘴边徘徊,我在心里过了无数次的说辞最终还是被骨子里软弱击败。

  默默带他走到繁瑛池,步道上有几对情侣正在缓缓散步,不时打闹说笑。

  离我们最近的一对情侣我认识,男生是隔壁系的学弟,女生是我同个专业的学妹。学妹好学,才研一就兴冲冲地找我借后面的专业书看,一来二去,也坐在一起吃过几次饭。

  他们明显看到了我,但应该被我这模样给吓到,一时摸不着头脑。隔了几步的距离,学妹颤巍巍地伸手跟我打招呼。

  “学姐好……”朝沈斐看了一眼,“你……男朋友啊?”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她,沈斐的手搭上我的肩,揽着我朝他怀里靠。

  “是。”

  学妹稍微大方了两分:“以前和学姐吃饭,你还说工作稳定前不考虑男朋友呢,看来真是……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我神色讪讪:“嗯,是的。”

  如果这是缘分,那就是孽缘。

  不知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要用自己去偿还。

  又随口聊了几句,我看到沈斐隐约露出一丝不耐烦,便摆了摆手。

  “他难得过来一次,我先带他去附近逛逛。”

  学妹乖巧点头:“好的好的。”抓过她男朋友走了。

  心不在焉地继续往前漫步,沈斐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我:“羡慕吗?”

  羡慕什么呢?我不知道。

  或许很早开始我就没有羡慕的权利,连呼吸都随时可能被剥夺的人,哪里还敢妄想自己能同别人一样?

  沈斐站去了我面前。

  “小怯,我们也穿情侣装吧。”他眼睛亮得仿佛旷野的星。

  我这才恍然,他的羡慕原来是指这个。

  一时说不清心头是怎样的滋味,我淡淡笑了笑:“好啊。”

  更多恶心的、糟糕的事都做过,区区一件衣服又算得了什么?

  但我好像猜错了,对于沈斐来说,情侣装的意义似乎尤其重要,他苦恼很真,语气也很真,小心翼翼问我:“你觉得什么样的图案好?还有颜色?”

  说实话我有些手足无措。

  憋了半晌,故意做出认真思考的模样,最后告诉他:“你挑的我都喜欢。”

  虚伪得能令我自己发笑。

  他却真笑了。

  重新牵起我的手往前走,他边走边摩挲,嘴里不停喃喃:“那我得好好挑一挑,你眼界高。”

  我垂着眼角没吭声。

  心不在焉地走了大半圈,突然看到两位老师拿着工具在草丛里翻找什么。上次见这种场景还是遇到蛇的时候,那足足有我小臂粗细的水蛇躺在草里,呲着牙警告险些把它踩到的我。

  我害怕那种冷血动物,便往沈斐身边靠了靠。

  不知是老天爷听到我的害怕还是故意给我开玩笑,眨眼间一条蛇真就从草丛里弹了出来。我吓得惊声尖叫,浑身发麻,怎么都动不了。

  慌乱中沈斐拉了我一把,然后蹲下身不急不缓地捏住了蛇的七寸。

  我:“……”

  两位老师舒了口大气,和蔼笑着朝我们走来。

  “谢谢了啊,谢谢了!”秃顶男老师把捕蛇笼打开。

  另一个老师则是关注我的情况,问我:“有没有被咬到啊?”

  我摇摇头,没办法开口。

  惊魂未定。

  沈斐怎么处理蛇的,后面两位老师又说了什么,我完全听不进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斐突然弯腰蹲在了我面前。

  我莫名其妙地看他。

  他扭过头来:“你不是被吓得腿软了?走,背你回去。”

上一篇 2022-08-10 下午5:09
下一篇 2022-08-10 下午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