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前妻:封爷后悔太迟了!(慕芷宁,李霏)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潇洒前妻:封爷后悔太迟了!)全本阅读

火爆新书《潇洒前妻:封爷后悔太迟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佚名”,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了爱情,笙歌抛下一切,卑微的当了三年全职太太
可到头来才知道,她所做的努力依然不及白月光的一次回眸
笙歌心灰意冷,毅然决然递上离婚
“不好意思,老娘不装了,摊牌了!”
紧接着,全网炸裂!
某亿万身价的超级富婆,疑似已经离婚?!
于是,各家小鲜肉大总裁争先恐后献殷勤
屏幕前的封御年忍无可忍,第二天就召开记者会,美其名曰:跪求老婆回家!

小说:潇洒前妻:封爷后悔太迟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慕芷宁,李霏

评论专区

欧也妮·葛朗台小姐:先放着

战歌之王:因为字数还不多不好说以后会怎么样,不过作者自认他很努力的在写小白装x文,可问题是平均20章才能让猪脚的b装出来,这节奏真有点**!看样子是不会的文青的,但小白想爽又有点不干脆,干粮吧!食之无味

重生科技狂人:前两百章基本不用看,作者意**人到了智障的程度,中后期因为国家严打,作者开始着重写事业,这书虽然章节里有大量科普性的文字,但是作者的推演能力还是较强的,中后期意外的能看,干粮 —

潇洒前妻:封爷后悔太迟了!

《潇洒前妻:封爷后悔太迟了!》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5章

第35章 “你怎么敢!”
孔淑先是注意到她坐的是会议室主位,后才反应过来她的话,哆嗦着唇,“你…你什么意思?”
笙歌红唇扬着笑,张扬又肆意。
她只是睨着孔淑,并不回答。
孔淑被她的笑看得心慌,更被她身上的气场惊得后背发凉。
“疯子!
你根本就是个疯子!”
她嘴里轻蔑,边说边后退了两步。
刚掉头就要走,会议室门口突然进来四个警卫制服的男人,礼貌的叩了叩门,“请问谁是孔淑?”
一听是找自己的,孔淑一愣,“你们有什么事?”
见她答话,几个JC当即严肃着脸,朝她过来。
她小脸都吓白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啊!”
“你是否无辜,我们自会有判断,请跟我们走一趟。”
“不!
我不去!”
王董和刘董就在里面,她做过的事根本藏不住。
本来指望林洪能护住她,可林洪比她还凉得快。
可她不能坐牢,一旦进去,她的工作、她的未来,就彻底凉了啊!
像是想到什么,她小跑到笙歌跟前,蹲在她脚边,几乎抛下了所有尊严,拉着她的手哀求。
“是你叫JC来的吧?
笙歌,笙总监,我认输,我向你道歉,我就是一时嫉妒才起了害你的心思,你放过我吧好不好?”
笙歌用指尖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笑,“你这道歉里都是害怕和侥幸,能有几分真诚,你比我清楚。”
“不,我是真心的,我错了笙总监,我真的错了。”
“孔淑,如果你只是幼稚得找我茬,和企图靠陪林洪上位这种事,我只会开除你,可你太给我惊喜了,是我低估了你,不送你进去怎么对得起你昨晚的那番演技。”
孔淑低头啜泣,心里实则恨得咬牙。
这贱人说话实在狂得没边!
太欺负人了!
等她将这劫过了,一定找机会弄死这个贱人。
她将心底的恶毒藏下,换上懊悔啜泣的表情,刚张了张嘴,突然想起笙歌那话有句关键字眼,“你说,你开除我?”
区区总监,她怎么敢说开除这种话?
难道傍上鹿骅,整个公司都成她的了?
笙歌微微弯腰,皮笑肉不笑的凑近到孔淑耳边。
“一直没告诉你,你脚下的这块地,是我鹿笙歌的地盘。”
说到名字时,她一字一顿,眼底星芒闪烁。
会议室的主位就犹如一把王座,可她娇小的身材坐上去,竟然没有丝毫违和感,周身的气场矜贵冷冽。
啪嗒—— 孔淑无力的瘫坐在地。
她说,这是她的公司…… 她说她姓……鹿。
孔淑捂着嘴,双目圆瞪,震惊到失语。
直到JC们上前将她架走,她都没有从悲恸到绝望的情绪中走出来。
解决了两个辣鸡员工,笙歌的耳根子总算清净了两天。
中午前,笙歌正在办公桌前忙碌。
花云敲门进来,没什么表情,“总监,鹿总找您有急事,请您忙完就去一趟。”
三哥能找她有急事?
看花云的脸色,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笙歌没有耽搁,简单收拾两分钟后,火速赶往顶层办公室。
门打开,鹿骅正坐在办公椅上,背对着她,头微微抬起,好像是在看墙上的壁画。
“三哥?”
因为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人,笙歌就没掩饰了。
鹿骅猛地转过身,“surpris!”
他手里提着一桶饭盒,刷地一下打开,麻辣鲜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张妈说我总让你中午吃食堂,说我虐待你,做了你最爱的红烧牛肉送过来,有没有很惊喜?”
笙歌被他突然幼稚的行为笑到,“这就是你的急事?”
鹿骅放下饭盒,起身走向她,嘴角挂着宠溺的笑,“我家小公主要吃饭,自然是第一要紧事。”
笙歌没说话,但眼底的笑出卖了她的心情。
鹿骅拉她到沙发上坐好,茶几上其他小菜小汤早就摆好了,鹿骅又将办公桌上的红烧牛肉端过来。
笙歌闻了闻,果然张妈的手艺就是好,甩中午食堂的饭几条街。
“好吃是好吃,不过下回中午还是不要了,我长期到你办公室蹭饭,时间长了底下人会怀疑的。”
她小嘴一边嚼着,一边说。
鹿骅失笑,“自从你来了,张妈都不听我的,晚上回去你亲自跟她说。”
笙歌点了点头,低头继续恰饭。
她倒是真有点饿了,张妈做的饭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啊,两边腮帮子吃得鼓鼓的。
鹿骅看她吃饭的样子像只小松鼠,蠢萌蠢萌的,忍不住勾了勾她的鼻尖。
笙歌回以一笑,继续吃。
两人边唠嗑家常,边吃饭,办公室里气氛活跃。
花云突然敲了敲门进来,小声的站在门口说,“鹿总,傅音小姐来了。”
笙歌下意识抬眼看向鹿骅,却见鹿骅的表情几乎是瞬间沉下去。
花云的表情也很诡异,“她这会儿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见吗?”
鹿骅想也不想,“没空。”
花云只能悻悻出去。
随着门关上,诺大的办公室恢复了柔和。
鹿骅夹了一粒饱满多汁的牛肉到笙歌碗里,“多吃点,你太瘦。”
笙歌心不在焉的应下,试探性的问:“三哥,你对这位未婚妻好像很有意见?”
鹿骅的脸倏地冷下,整个人森寒无比,厌恶的说,“未婚妻?
她不配,她只是个无耻的小人。”
看他的脸色,他俩的订婚似乎大有文章。
但他似乎不愿提的样子,笙歌也没再多问。
很无耻吗?
她倒是有点好奇。
能让她三哥这么温和的性子都厌恶到极致的女人,是朵什么奇葩?
“琢磨什么坏主意呢,快吃饭。”
鹿骅看她眼底勾着坏的笑,出声打断她。
笙歌乖巧点头。
十分钟,笙歌吃完饭,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一眼就看到旁边还缠着花云的傅音。
傅音显然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语气已经逐渐转变成威胁。
笙歌收回目光,目不斜视的往电梯的方向过去。
“你站住!”
尖细的嗓音从身后响起。
笙歌的手腕也被人突然拉住。
傅音扭到她身前,一瞧。
“是你,你怎么会从阿骅办公室出来?”
笙歌挑眉,稀松平常般笑了笑,“鹿总邀我共进午餐,我盛情难却,自然是……” 她还没说完,傅音眼底的怒火已经恨不得将她当场燃烧殆尽。

上一篇 2022-08-08 下午8:14
下一篇 2022-08-08 下午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