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可挡:顾太太请上位》景漾,顾时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景漾,顾时宴)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婚不可挡:顾太太请上位》是“佚名”的小说。内容精选:昏迷半年,醒来,身边多了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丑’妻
顾时宴—-这婚是离定了!
景漾腹诽:这戏好难演哦,明明高兴得要命,要演出伤心来
—–
离了婚,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丑’妻大变样—身娇体软,肤白貌美,还披着一件件马甲?
顾时宴拽着儿子,半夜敲响前妻家门:老婆,我们复婚吧
一边给儿子使眼色—帮忙,兔崽子啊,忤着当门神?

小说:婚不可挡:顾太太请上位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景漾,顾时宴

评论专区

重生之老而为贼:重生了就是为了了解民国男人和女人的风流史么,尽写一些风花雪月,本以为在报上发表激励学子的文章后,格局能大一些,结果还是那样,感觉白瞎重生前活了那么久,总之,故事还行,但很无聊。

谁说骑士不能背刺:主角对穿越毫无反应且莫名的要拯救一个“王国”,情绪煽动技巧略差

我不是超级警察:太干,重复又重复破案,没有喘息。一个女法医居然不打电话贸然去一个男人家,还带着菜。你也不想想,这男人万一有女朋友呢。什么逻辑设定

婚不可挡:顾太太请上位

《婚不可挡:顾太太请上位》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5章

“看来,砚栩真的很喜欢你。”
二楼楼梯口,砚栩小手紧握拳头,看着爹地抱着江阿姨的画面,眼睛红红的,像要哭了他们已经暗渡成仓了。
叶礼暄果然没骗自己。
砚栩跑回房,将房门‘嘭’地声甩上……隐约听到声响,景漾回过神来。
说话就说话。
狗男人靠得这么近做什么?
想到这,她欲拉开俩人距离,顾时宴发现她意图,顺着她动作……下一秒,景漾跌坐沙发上,顾时宴双手撑于沙发扶手,从另一个角度看,俩人像亲密无间。
不是幻觉。
不在头痛刺激下……他依旧闻到她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
只是这样的味道中,渗杂着劣质刺鼻香水味。
他一贯讨厌各种香水味,眼下却并不排斥。
这是这几年来,唯一一个,不让他产生生理跟心理抗拒的女人……顾时宴盯着女人眼角的痣,脸上皮肤……跟邓吉祥核实的身体一模一样。
男人黑曜石似瞳孔里全是深沉。
让景漾不敢动,假装委屈又惶恐地看着他。
仿佛,面前男人是匹狼,要将她吞噬。
可那双藏在身后的手,早已握紧拳头,随时都要往男人脸上挥的准备。
景漾克制着,还要等等。
不能空亏一篑。
拳头松开,她拿出手机,屏幕怼到顾时宴面前:“顾,顾总,我,我有孩子了……”屏幕里一个长得丑萌丑萌的孩子大头照……顾时宴挣扎的内心顷刻恢复理智。
一个已婚已育,长相欠佳的女人,即使给他发泄一下,也不配。
何况,还是痴心妄想利用砚栩来接近自己的人。
顾时宴站直,轻挽起衬衣袖口,露出专为他定制的腕表,瞥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有孩子你还来勾引我?”


景漾嘲讽扯唇:“顾总,您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在桥头镇,我记得那时候,我就明确告诉过你……”顾时宴冷沉的目光盯着她,那模样像在说,继续编,继续编……景漾语结:“我来这里上班,是因为这里工资高,以后你就知道了。”
顾时宴嗤了声,不以为然。
他上楼,拿了资料后,离开了星月府。
景漾拧眉,总觉得狗男人古怪。
是试探?
还是另有原因?
景漾一时半会猜不到。
来到二楼找砚栩,刚推开房门……一个什么东西便砸在景漾脚边,她看到砚栩红着眼,愤怒盯着自己,她心里揪了下:“砚栩?”
准备进房,砚栩命令道:“你走,我不要看到你。”
稚嫩的声音,跟他老子一样,里面都是冷意。
砚栩看到刚才楼下一幕,意识到自己被欺骗,此刻对景漾全是气愤。
她是先来讨好自己,再接近爹地的。
她最终的目的,是想他的后妈。
怪不得这几天,她都会问,自己的妈咪去哪了。
“砚栩,阿姨哪做得不好,伤害到你了吗?
你告诉阿姨,阿姨改正好不好?”
景漾放柔声音,看着儿子红着眼框,愤怒盯着自己模样,心疼得要命。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

景漾清透的眸突然眯了眯,这是狗男人的目的?
“砚栩,你是不是觉得阿姨因为你爹地才对你好,才来这里当保姆的?”
景漾慎重,认真告诉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因为你。”
她撩起发丝,露出耳后那抹烧伤的疤痕。
第一次来这里,砚栩警告她——别打我爹地的主意。
他藏着自己照片。
他因刚才楼下假象,红了眼眶。
种种表现,已昭然若揭告诉她答案。
儿子心里,一直惦记着自己这个妈咪。
景漾心口情绪涌动,她蹲在儿子面前,忍着眼里的热意,温柔和蔼说:“砚栩,我是你妈咪。”
砚栩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景漾露出个最美笑容,轻握上他小手,温热的指腹一点一点在他掌心摩挲,动作轻轻的,柔柔的,表达她对他的在意。
“你藏着的张照片是我18岁那天在老夫人家门口拍的;你的生日是四月二十九。”
景漾试图说更多关于砚栩信息,却发现,除了生日外,一无所知;甚至于他的存在,性别,也在前不久才知晓。
不由苦笑一声。
“对不起,砚栩,妈咪对于你的事,只知道这么多;以后,妈咪再将你所有爱好,喜好都记下,好不好?”
景漾目光盈盈望着砚栩,等他说话。
内心有点小紧张……怕砚栩不相信。
狗男人已在查她身份,又故意挑拨她跟儿子关系。
她担心再拖,‘江景’这个身份,要完蛋了。
砚栩站在那,不说话。
景漾七上八下的:“砚栩?”

上一篇 2022-08-08 下午8:45
下一篇 2022-08-09 上午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