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浠,薄晏庭(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_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由网络作家“温南音”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浠,薄晏庭,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五年前,夏浠被渣姐陷害早产
五年后,夏浠携子风光归来,继承外公的亿万资产
某天,江城的头版娱乐刊登了夏浠和一个当红小鲜肉的花边新闻,薄晏庭终于忍无可忍
“这条新闻你怎么解释?”薄晏庭怒摔报纸,额角的青筋跳动着
“前夫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多了
”这时,一个萌宝跳了出来,“坏男人,你放开我妈咪,不然我要你好看!”薄晏庭眯起了眼,“你要我怎么好看?”“我要你做我爹地

小说: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温南音

角色:夏浠,薄晏庭

评论专区

超时空垃圾站:哦……外星人搞个异位面垃圾站,真得脑残爆了:连地球人都知道怎么处理垃圾,那么屌爆天的伟大存在为了底层蝼蚁的生活垃圾绞尽脑汁,消耗极高能量就是把垃圾丢别人家去。

人仙百年:史上最菜穿越修仙

恶霸:紫钗恨的那本

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

《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2章

第12章

赵颜珂心思敏、感的以为薄晏庭要走,一把拉住他的衣袖,神情紧张的问道:“晏庭,你要去哪儿?”

“我去外面抽根烟,马上回来。”

话落,薄晏庭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高大欣长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薄总,时少和夏小姐的资料全部都在这儿,请您过目。”周瀚文拿着一份报告毕恭毕敬的递给薄晏庭。

薄晏庭大致的翻阅了一下,省去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他直接看到重点的那一页。

三年前,夏浠在英国的某家私立医院生下了儿子,并且还附带一张时井孝陪着她去产检的照片。

看来,这个孩子确实是时井孝的无疑了。

但是夏浠的婚姻状况那一栏,却写着未婚,薄晏庭眸色一紧,心生疑虑。

她为什么不和时井孝结婚?难道时井孝并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时井孝是孩子的父亲吗?”薄晏庭倏地一愣,缓缓开口。

“应该是,这些年夏小姐身边没有过别人。”

薄晏庭盯着资料上的那些照片,脸色有些不太好。

未婚生子,确实像是夏浠能做出来的事,就和她当年背叛了他一样。

“那两个孩子呢?”薄晏庭眼神锐利,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页的资料。

“那两个孩子应该是不在了……因为夏小姐早前在英国,这些资料还是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人找到的,薄总,您看我们这边还要不要派人过去调查?”

“不必。”薄晏庭冷冷的说道,心尖却涌上一抹失落。

当年,夏浠死后,薄晏庭就差把整个江城翻过来了,他找了她五年,却一直都搜寻不到她的踪迹,他的心底很是后悔,为什么,他就把她弄丢了呢?

小可乐怎么看也就三四岁的模样,身高和他的女儿差了半个头,因此,薄晏庭断定小可乐就是夏浠和时井孝的儿子。

病房里,小十月的脸色苍白而又虚弱,经过两小时的急救,她终于脱险了。

小十月也是早产儿,从小就身体不好,薄晏庭和薄家的长辈都对她疼爱有加,像今天这样食物中毒的大场面,自然是惊动了薄家二老。

刘婉然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左手拎着一个限量版的手提包,右手挽在薄之清的胳膊上,扭着腰走了进来。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赵颜珂看到薄晏庭的父母,脸色顿了顿,立马站起身来热情的迎接。

她虽然还没正式嫁入薄家,但是自从给薄晏庭生下女儿后,就开始改口叫二老爸妈了。

“我们来看看小十月,听说她食物中毒了,我和你爸都担心得很。”刘婉然温柔的开口,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她今年不到四十,却保养的极好,看上去不过三十有余。

薄之清则冷冰冰的,他向来就话不多,“十月宝贝,你怎么样了?”

“爷爷,奶奶。”小十月张了张干涸的嘴巴,声音很小。

“医生说在医院观察一晚就可以出院,没什么大碍。”赵颜珂一脸愧疚的解释道。

“我可怜的小十月,让奶奶看看你,宝贝,你最近好像都瘦了呢……”刘婉然装出一副慈祥的模样,走到小十月的床边,眼眶泛着红,就差潸然泪下了。

赵颜珂经常在想,如果自己有刘婉然一半的手段,想必也已经嫁入薄家了吧。

她虽然不受薄爷爷待见,但是薄晏庭的这个后妈,却是和自己站在同一条船上的。

就在此时,薄晏庭从外面推开了门,刚好看到刘婉然坐在小十月的床边哭泣。

薄晏庭的眼神不自觉的缩了缩。

“爸,阿姨,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薄晏庭语气很冷淡的走了进来,看到刘婉然,似乎有那么几分不乐意。

“臭小子,你这话几个意思?小十月食物中毒,我和你妈连看都不能看了?”薄之清冷哼出声,脸色瞬间黑了几分。

“她不是我妈。”薄晏庭的目光落在刘婉然身上,嫌弃的表情写在了脸上。

“混账东西,你再说一遍!”薄之清一改之前冷淡的语气,情绪瞬间激动了起来。

“老公,你这是干什么呢?晏庭他说的没错,我本就不是他的母亲,他不认我,也是应该的。”刘婉然眉头紧锁,连忙拉住薄之清,一副委屈的模样,显得很是大度。

“哇……”小十月的眼睛咕噜噜的转着,哭声忽然响彻整个房间。

赵颜珂连忙走上前去,温柔的哄着她,“宝贝,怎么了?不哭不哭昂。”

“你们两个都少说几句,一见面就吵,孩子还在这里呢,等会儿把她吓到了晚上要做噩梦了。”刘婉然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薄晏庭斜睨着墨眸,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爹地。”小十月抽泣着望向薄晏庭,一脸无助的叫了声他。

“怎么了,十月?”听见女儿喊自己,薄晏庭这才冷静下来,表情缓和的走到小十月的床边。

“爹地,你什么时候和妈咪结婚啊,我想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妈咪,我想和你们两个一起睡觉。”小十月柔柔的出声,透亮的眸子里充满了期待。

这话是谁教她说的?薄晏庭沉了沉墨眸。

“十月,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爹地,没有任何人教我说,只是别的小朋友每天都有爹地妈咪陪着,我也想要你们陪着我。”小十月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的望着他。

薄晏庭是个女儿奴,面对女儿的要求,他无法拒绝。

“再过段日子,等爹地忙完工作。”薄晏庭一脸宠溺的摸了摸女儿的脸蛋,暂时先答应了下来。

“你们两个确实该结婚了,晏庭啊,颜珂都跟了你五年了,没名没分的,你让人家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是应该给她一个交代。”薄之清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威严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是啊,到时候再给小十月添一个弟弟,可以陪小十月一起玩,多好啊。”刘婉然也趁机说道,笑眯眯的。

弟弟?

薄晏庭蓦地想起了夏浠的那个儿子,这小子长得粉雕玉琢的,很是可爱,像是一个迷你版的小夏浠。

上一篇 2022-08-08 下午6:54
下一篇 2022-08-08 下午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