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王爷仵作狂妃》林沫,宫九卿_林沫,宫九卿最新章节阅读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邪魅王爷仵作狂妃》,这是“林沫”写的,人物林沫,宫九卿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林沫

角色:林沫,宫九卿

评论专区

我的女友怪怪的:黄毛君作者新书。干草,较乱。

我家艺人太没上进心了:老婆婚内出轨,老公主动净身出户,这俩男女还真般配

地上道国:哇,我一个一星下去,从4.4分变成3.6分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5章 最不想有牵扯的人

小丫头还真是冷漠无情。

宫九卿问她:“若是有一天,所有证据都指向我,说我杀了人,但是我告诉你我是冤枉的,你还会相信证据定我的死罪吗?”

“当然。
”林沫想也不想就答道,还不忘反问,“世子爷是对你与我的关系有什么误解吗?”

她倒是大公无私的很。

宫九卿很是受伤,赌气道:“好歹我们也共过生死,你就这么对小爷,回头我就把槐花巷的宅子收回来,看你住哪里。

“世子爷这是打算,现在就与我拆伙的意思?”林沫立即停下脚步,看架势是打算直接一走了之。

宫九卿内心煎熬,在面子和齐正之间来回犹豫纠结了一番后,还是选择了齐正。

他讪笑了两声,勾住林沫的肩膀,道:“小爷同你开玩笑,槐花巷的宅子是我的私产,连我父王都不知道,你就将那里当作自己家,相住多久住多久。

“谢了。

虽然暂时接受了宫九卿的好意,但是林沫却在盘算着,等到这桩案子结束,她还是要赶紧再另寻别的住处。

宫九卿是皇家的人,而她最不想有牵扯的,就是姓宫的。

他们从国公府带出来了齐正画的那张地图,打算按照地图上的指示,逐一排查,找找看齐正究竟要找什么东西。

地图上统共标注了四个地方,分别是柳大人的卧房和书房,还有两个内院的茅房。

打听到柳大人当晚宿在了五姨娘的屋子里,夜里宫九卿他们顺利地摸进了柳大人的卧房,在里面寻了半晌,却是一无所获。

紧接着又去找了书房,竟然还是干干净净,除了书什么东西也没有。

临走时林沫注意到桌子上有一本字帖,出于好奇翻看了几眼,但是宫九卿不停地催促她,只好赶紧离开。

站在月色下,宫九卿再一次展开地图,面色有些凝重,而他身旁的林沫亦是如此。

仅剩下的,就是两间茅房。

内院统共就这两件茅房,都离主人屋子比较近,平时下人们都不许用,只有主人才能用。

“节省时间,我们两个一人一间。
”林沫说着就要往其中一间走去,却被宫九卿在后面拽住了衣袖。

宫九卿面色有些不好看,他轻咳了一声说:“先说好,我可不是因为怕黑才非要和你一起,只是我怕那日的黑衣人会再来找你,你这小胳膊小腿肯定打不过人家,还需要小爷我保护。

原来是要和她去一间。

“行,我知道你害怕了。
”林沫毫不犹豫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宫九卿张了张嘴,后面的话生生也在嗓子眼里。

他早晚要被这丫头给气死。

茅房里面的味道着实不大好闻,里面还用了熏香熏过,可混杂着香味的臭味更加恶心。

宫九卿用衣袖捂着鼻子,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强忍着不适在恭房里寻找着线索。

这小屋被隔成了两间,里面摆了一个矮书架,上面罗列了几本书。

“这柳大人还真是兴趣独特,就着这味道去看典籍别有一番风味。
”宫九卿将所有书都翻了个遍,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忽而外面传来一串脚步声,从恭房下面的门能看到一双玄色暗纹靴子走了过来。

林沫刚要低头看一眼,结果整个人就被宫九卿抱了起来,将她搁在矮书架上面,双脚腾空。

“你……”

林沫正要发火,就被宫九卿一把捂住嘴巴。

“嘘,有人。
”宫九卿贴在她耳边低声说。

两人挨得很近,林沫屏着呼吸,双手不自觉地收紧,看着近在咫尺的宫九卿,他双目在黑暗当中格外明亮澄澈,却又难得认真。

旁边的恭房内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宫九卿有些不自在地看向自己的脚下,装作没有听见。

而林沫的脸也窜上红晕,一直红到了耳根子后面。

过了许久,旁边的人终于离开,宫九卿悄悄打开门确认人已经离开了,这才顺手将林沫抱了下来。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该不会是害羞了吧?”宫九卿故意笑着问她。

林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小声嘟囔着:“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小丫头还在嘴硬,宫九卿笑而不语,只顺着她的意思没有拆穿。

他们将两间茅房里里外外地找了个遍,还是一无所获,完全找不到什么线索。

“你说会不会当晚齐正已经来找过了一遍,但是没有找到,在逃走的时候就被人抓住了,所以我们按照他地图上的标示去找,也不会有收获的。
”林沫说着自己的猜想。

宫九卿有些失望,似乎他们找到的所有线索到最后都会变成一团迷雾,他怎么也串不起来。

不过林沫却若有所思。

“你带我去看一下,齐小公爷被抓住时候的地点吧。

宫九卿站在茅房门口,随手一指前面的路口,道:“就在前面的路口,我猜齐正是打算从那里翻墙出去,他武功不好,只能从矮墙翻出去。

“你倒是了解他。

“这可不吗,我们俩的情谊都是从自小翻墙头建立起来的。

林沫走到齐正被抓住的地方,又拿着地图看了半晌,眼中的疑惑更甚。

宫九卿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

“你看,若齐正是从柳心儿的房间跑出来的,他完全可以从另一处更近的矮墙离开,为何还要铤而走险从这边绕路走,难道之前就人没有察觉到这些问题吗?”

“所以说,他们都是一帮没用的饭桶。
”宫九卿言语间满是不屑。

他们现在所掌握的证据,虽然没有找到杀人凶手,却也可以为齐正脱去一半的罪过。

最起码能够证明,柳心儿并非自缢,而她手中的绝笔书也很有可能是假的,再者便是齐正来柳家的真正目的是偷东西,只要他肯说出要偷的物件,那此案还能够再分说分说。

所以宫九卿打定主意,明日再去一趟天牢,无论如何也要逼着齐正开口,要知道他偷的是什么。

在往回去走的路上,为了不被柳府的人注意到,他们俩走的都是比较偏僻的小路。

上一篇 2022-08-08 下午6:16
下一篇 2022-08-08 下午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