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树,亚克斯《极道花美男》精彩小说_《极道花美男》全文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其他小说《极道花美男》,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亚树,亚克斯。简要概述:竟然凭空冒出一个未婚夫!  我叶贝塔·夜璃的美好人生难道就此终结了吗?不行,绝对要反抗!  Lucky!随手一抓就能抓到一个标准美男做挡箭牌,简直是中了头等奖嘛!严七海好心地帮我欺骗了亚树,可没想到美丽的邂逅竟有续章!  不知从何开始,我的心渐渐地倾向了七海,可亚树似乎也并没有表面上那样难以接近
同是花样美男,严七海和亚树,一个温柔善良,一个冷酷霸道,我要怎么选择呢……

小说:极道花美男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胡伟红

角色:亚树,亚克斯

评论专区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文笔挺好,剧情差点意思,太文青了

重生之沸腾青春:都市粮草,整体干草—,无虐的踩人爽文,套路满满,福利满满。。。不纠结逻辑,书荒可看

娇妻如云:无脑纯小白,没学小学历史的可读

极道花美男

《极道花美男》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火鹤花•烦恼

果然,第二天刚我踏进教室……

“她来了!她来了!”

“不愧是厚脸皮女王,居然还敢出现!”

我愣愣站在教室门口,望着里面挤得满满当当的女生,顿时感到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

不妙……如果说昨天是先遣部队,今天就是大军开到了。

我正思量着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只看到一个带着满身阳光的男生走到我旁边。

“早上好!”严七海挂着招牌式的温柔微笑冲我挥挥手。

我两眼一亮,所有的花痴女瞬间成为背景。

“七海,早上好!”我高兴地朝七海打招呼。

“怎么不进去?你的位置可不在这里哟!”七海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用温柔的语气说道,“进去吧。”说着,他便往里走去,似乎所有的花痴女都不存在似的。

“嗯!”我开心地跟在七海身后,走到座位上。望着他宽阔的背影,我一下子觉得安心了许多,觉得来到这个学校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

一票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拥了上来。我还真是佩服他们的毅力!

一个矮个子的女生一步跨上前,指着我跟七海说:“谁让你们坐下的?严七海同学,既然你喜欢‘英雄救美’,那你就跟这个讨厌的夜璃一起离开好了!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讲话?快点站起来!”

“如果站起来的话,我会比你们高很多,这样让你们仰视我也没关系吗?”七海的嘴角绽放着小小的梨花,声音很轻却足以让对方面红耳赤。

我忍不住“扑哧”一声,赶紧用手捂住嘴巴。没想到温柔的七海也会捉弄人。他分明是在说那个女生个子矮嘛!不过这也是事实,这个女生估计只有一米五几的个头,却还嚷嚷着叫足足有一米八的七海站起来讲话。难道她不担心自己的脖子吗?

原本被七海的话怄到的女生,看见我一笑,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矛头自然也一并转了过来。

“夜璃同学,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还不知道吗?别看你才来到班上一天,可是已经有了一个新头衔哦!”说着她的嘴角还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

虽然满心好奇,不过我还是顾做镇静地望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两个女生,随后用迟疑的口气问道:“那个……我也要站起来讲话吗?”

我的个子当然没有七海那么高啦!不过真要站起来的话也比她足足高出一头来。平时也许大家都不会刻意的去注意身高问题,可是这会一旦提起来,大家的目光自然都会集中到她的身上。本来还气势汹汹的女生立刻露出了窘相。

她好不容易稳定情绪,恶狠狠地丢过来一句:“夜璃同学,你是我们班‘最不受欢迎女生’,真要恭喜你了,才转来一天就能获得这样的殊荣,一般人可是很难做到的哦!”

我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都是你们自己闲着没事评出来消遣的,还真当自己是什么权威人事啦?不受欢迎就不受欢迎,又能怎样?”

见这招没有打击到我,女生又不甘心的对七海说道:“严七海同学,本来我们班上‘最不受欢迎男生’不该是你的,说实话你长得这么英俊,而且性格又好温柔,从你转来的那天起班上就有很多女孩子对你印象很好。”

呦!真是没有想到啊,七海在班上的人气还蛮高的!

我还以为花旗附中的这些“花痴”女们眼睛里就只有亚树一个人呢!照这样发展下去,学校里会不会形成“平分秋色”的势头呢?

等等……她刚刚说什么?“最不受欢迎男生”?开什么国际玩笑啊!既然有很多女生对七海的印象很好,这头衔是怎么来的?

“谁叫你偏偏和这位夜璃同学走得这么近。所以我临时决定把这个头衔颁给你!”说完女生转过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同伴,他们一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很快统一了意见。

“你们这是哪门子的狗屁道理啊?!”我气呼呼地站起来,提前声明,我可不是仗着自己个子高就欺负她们,不过这一站起来才知道,一眼望过去真想是高中生和小学长站在一起的感觉。

“你们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呢?”七海丝毫没有动怒,脸上始终挂着温润的神情,仿佛不管周围发生什么事情,都和他毫无关系。

听七海这么说,女生来了兴趣,像是做交易似的说道:“如果你肯和这个勾引亚树学长,恶意挑拨班上同学团结的夜璃划清界限,那么你‘最不受欢迎男生’的评选结果自动作废。不然的话……按照往年的规定,‘最不受欢迎’的两个人一定会遭到大家的排挤和冷落,这样值得吗?

这摆明了就是在针对我嘛!我什么时候勾引亚树了?更别说是恶意挑拨班上同学的团结了,话全让他们说尽了!什么样的罪名都扣在了我头上!卑鄙!卑鄙!

七海站起身,平静的脸庞上划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就像波澜不惊的湖面上不经意间泛起了小小的涟漪。

“怎样?!”女生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

他不会真的答应吧?!尽管只见过七海一面,可我始终觉得他不像是会点头同意这笔交易的人。

但是……为什么这会我却莫名其妙的这么紧张呢?

我不介意当上什么“最不受欢迎女生”,更不介意被这些女生讨厌。

我真正在乎的是……

我从来没有那么肯定过,自己是这么在乎他的想法。他会为了我,甘愿得罪班上的同学吗?他会为了我放弃与这些同学和平共处的机会吗?

“砰砰砰”是我加速的心跳声。整个教室也在不知不觉中安静了下来。

从七海站起来的那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想知道答案的远远不止我一个人,而气氛也被他故意的沉默拉到最高点。

“严七海同学,你到底要考虑多久?”女生皱起了眉毛,小眼睛快眯成一条缝了。

七海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润迷人。

“听起来真的很划算,是笔不错的买卖。”

什么?!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喉咙。他居然这么说?!难道……

“但是……”七海的的目光淡淡的落在神色早已经变了的女生身上,“我拒绝!”

简单的三个字却透露了格外的坚定。犹如盘石一般无法动摇。我惊喜地差点跳起来,笑容无法掩盖地绽放在脸上。

“七海!你太棒啦!”我激动地一拍他的肩膀,呵呵笑着。

一票女生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屈辱,连身体明显都有些僵硬。其中一个铁青着脸说:“严七海同学,你真的想清楚了吗?和她扯上关系,你以后会很麻烦的。更何况……更何况这个讨厌鬼是亚树学长的未婚妻,你这样帮助她,是想向亚树学长宣战吗?”

“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并不是在和谁作对。”七海面不改色的说道,“而且我也不介意被扣上那些奇怪的称号。”

随着一声长长的铃声,尽管此刻的班上已经喧闹得犹如菜市场,可还在议论不绝的同学们只好收起声音,乖乖的迎接老师的到来。

就在我和七海一同坐回座位的时候,他的手不经意与我的碰到了一起。

刚刚恢复到正常速度的心跳频率,立刻又“死灰复燃”似的活跃起来。

然而七海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在那温柔平静的笑容背后感觉不出任何多余的情绪。

他拒绝了班上同学的交易,仅仅是因为把我当成朋友,还是……

我忍不住偷偷看向身旁的他,英俊如王子般的面容近在咫尺,然而他的心究竟离我有多远呢?

因为有了七海的帮忙,那些针对我的坏女生们总算老实了一些。不过他们也并没有完全放弃向我发难的想法,那不时落在我身上的“邪恶”目光足以证明这一点。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还是会想尽办法将我赶出他们的视线范围。

为什么老妈要封住我的魔道,而且一直不解开,否则我就不用再受他们的窝囊气了。不不不!最好是让老爸老妈同意让我离开这可恶的花旗附中!亚树那个混蛋把我害成这样,竟然还说什么一定要守护我!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再在这里呆下去的话,我一定“死”得很难看!呆在这个家伙身边简直太危险了!

幸好还有一位真正的王子保护着我……

七海简直太帅了!

如果不是他,我一定会被那些该死的女生欺负惨了!我托着下巴,整个人藏在课本后面,七海接连两天出面维护我的画面不停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哇!英雄救美!

没有七海在的话,这所学校对我来说无疑是比地狱还恐怖的地方。

可是每次想到七海,多少让我心里稍稍安慰一些,仿佛又回到了天堂。而七海就是挥舞着洁白羽翼,头上还有发亮光圈的天使!

“喂!夜璃,你还一个人鬼笑什么?你的‘救世主’没有了,看你还怎么嚣张!”

就在我花痴一样浮想连篇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抬起头一看,又是那群卷土重来的女生。他们还有完没完啊?!

等等等……刚刚他们说什么?救世主?是指严七海吗?

我侧头一看,七海的座位上果然是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在教室了。

糟糕!我怎么没发现呢?一定是刚才兀自想得太专心了,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经到了午休时间,班上的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

“你的七海王子这会恐怕已经坐在食堂里吃饭了,你还指望他能保护你一辈子吗?”之前被七海弄痛的女生一副恨恨的样子,看来他是想新帐旧帐一同清算了。

我的心都凉到半截了。

真是又气又无奈。身为魔族守护士的我居然被一群普通的人类女生逼成这样。如果可以使用魔法的话那该多好!

老妈啊老妈!这次真是被你害死了!

我“嚯”的一声站起来:“都说了不关我的事!你们怎么不去找亚树?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算什么能耐?谁稀罕呆在这里!根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烂地方!”

见我没被唬住,女生们一个个都红了眼睛。就在他们打算一齐冲过来给我点颜色看的时候,一个犹如天籁般的绝美声音从天而降,紧接着七海颀长挺拔的身影闪入我的视线之中。

“你们真是不知悔改啊!”七海迈步从门口走进来,脸上那招牌式的温柔笑容竟然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满是严肃的表情。一抹淡淡的冷空气弥漫在他的眼底,浓密的睫毛也仿佛被冰冻了一般,连投下的阴影都显得冷漠。

“我只是出去一小会,现在我要带夜璃同学离开。你们还要阻止吗?”

七海走到我的跟前,伸手拉起我的手,在手指接触的那一刻,我分明感觉到了一股犹如春日般阳光的暖意流淌过我的全身。

他他……他他居然牵了我的手!!连我自己都惊呆了!

当然一同变成“木乃伊”的还有那群女生。原本还嚣张跋扈的家伙们,见到突然出现的七海全都没有了反应。

就在七海拉着我,快要走出教室的时候,终于有人在背后喊了一声:“严七海,你真的要为了夜璃和我们全班女生做对吗?”

七海的脚步愕然而止,不过他并没有回过头去。只是用平静而坚定的回答:“是你们不对。”然后若无其事的将我带出了他们的势力范围。

太有型了!他的每次出场都那么有型!

直到走出教学楼,在离食堂不远的空地上站稳,七海才收回自己的手。而我呢,根本顾不上多想什么,完全成了一副“花痴”状!

“夜璃同学,你还好吧?刚才我只想着快点把你带出来,所以才牵了你的手。不好意思。”七海温柔的望着我,眼底有着婴儿般潮湿的雾气。

“不不不……”我慌忙收拾起思绪,赶紧把那桃心状的眼神隐藏好,“你都已经帮了我三次了,是我该好好感谢你才对!”

“三次?”

“是啊!”我掰开手指数着,“第一次是昨天,第二次是今天早上,第三次是刚才!你简直是我的‘救世主’嘛!”

也许是我的样子太夸张了,七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晶亮的眸子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有种意味深长的亲切感。

“第一次只是巧合,不用放在心上。至于今天的事情,是那些女孩子太过分了,有正义感的人都会这么做的。”

“不行!不行!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要好好感谢你。”我固执地坚持着,这可是个联络感情的好机会,我可不想轻易放弃。

七海摆摆手:“真的不需要。我看他们暂时不会来烦你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夜璃同学你先去食堂吃饭吧。”

“那你去哪里?喂……你去哪?”还没等我的话说完,七海就转身离开了。我在背后叫了两声,见他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于是只好放弃了。

纠缠得太紧未免显得太不矜持了吧?

我的心里涌起矛盾的想法,今天回家之后到底要不要和老爸老妈说转校的事情呢?如果离开了花旗附中,虽然可以逃离亚树和那些讨厌的女生,可是同样见不到七海了……怎么办才好呢?

“真是笨蛋!居然还在为这种事情烦恼!”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亚树冷漠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赶紧回过头去,只见他正绷着一张扑克脸。这个家伙生气不生气都是这副样子,根本没什么变化嘛!

“你还敢来找我是不是?!”

他不出现还好,一出现我刚刚忘记的事情又一股脑钻了回来,“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害得惨兮兮的?都是因为你昨天早上说得那些话,不仅班上的女生,全校的女生都要来围攻我!我差点……”

“差点怎样?”亚树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轻挑着眉毛看着像个孩子一般抱怨的我,“对付那些普通人类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我现在魔道被封了耶!都是你!都是你!”我的嘴巴撅得可以挂个瓶子在上面了,“你还不反省吗?自从你出现以后,我的生活已经一团糟了!”

亚树高高昂着脑袋,斜睨了我一眼,纠正道:“这些还不是你的任性造成的?如果一早你就乖乖听我话,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乖乖听你话?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最讨厌你这样自以为是的人了!”我转了转乌溜溜的眼睛,看准时机,一口咬向亚树修长如笋尖的手指。

“你——”亚树的手指不偏不倚的落入我的口中,我使出吃奶的劲头,不能使用魔法又怎么样?哼哼!这下还不是被我报仇了!这两天受的委屈全都发泄了出来,我像一只饿了N天的小狗狗终于见到了肉骨头,一副誓死都不松口的架势。

不过嘛……他的手指似乎有着淡淡的香味,咬在嘴里的感觉还不错。

亚树拼命拽了拽自己的手,发现我没有任何松开的打算之后,终于带着愠怒的语气说道:“叶贝塔•夜璃!哪个魔族守护士会像你这样?你根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别逼我对你用魔法!”

开什么玩笑?!

难道他没有对我用过魔法吗?

明明昨天还用了赦心术,现在又装起好人来了!

反正我的头发颜色不是金黄,反正我的魔力等级一向都很低,反正我现在连魔道都被封了,反正整间学校里根本就没人知道我是魔族守护士!

我咬着亚树的手指,含糊不清地冲他说道:“好啊!好啊!有本事你对我使用攻击魔法,干脆直接把我KO掉算啦!”

“笨蛋女人!”亚树气鼓鼓地抱怨了一句,随后轻轻挥动另一只手,不经意地指了一下我的掖下,我立刻有种被瘙痒的感觉。身子一软,“咯咯”的笑了出来,当然嘴巴也张了开。

亚树顺势抽回了已经被我咬得发紫的手指,白皙的皮肤上一排齿印清晰可见。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一努嘴巴,“你以为我真是笨蛋吗?而且以后不准你说我是笨蛋!”

“你本来就是笨蛋!”亚树漆黑浓密的眉毛都快拧成一团了。

如果不是毫无胜算,我真想扑上去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不过从现在的局势看来,我现在扑上去的话,只有白白牺牲。

“我今天回家就和爸爸妈妈说!我要离开这!”

亚树闷哼一声:“想都不要想!”

“你以为你是无所不能的上帝吗?”

“给我听好!”亚树霸道地扳起我的下巴,“我是你未婚夫!”

这个家伙还敢靠近我,真是不长记性。可惜我的二次“行凶”被他机敏地躲避开了。我咬了个空。

“未婚夫?我才不承认呢!怎么看,七海都比你好上千百倍!”

“叶贝塔•夜璃,你疯了是不是?那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不要随随便便拿来和我比较!”

其实亚树和七海根本是两种类型的男生,更何况一个是魔族一个是人类,完全没有可比性。但是七海的确给我不同的感觉。而且在这种时候,我无论如何都要杀一杀亚树嚣张的气焰。

于是我大声说道:“我讨厌你!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可恶!”

亚树咒骂了一句,终于气到转身离开。

哼哼!现在知道了吧?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看着那个冷酷高大的身影消失,我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这一天的悲惨生活怎么还没有结束?

尽管那些女生已经不找我的麻烦了,不过我仍然觉得呆在这个班里是件实在叫人头痛的事情。单是那些充满仇恨的目光就已经让我觉得犹如芒刺在背了。

而亚树怒气冲冲的走掉之后,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亚克斯•亚树,这么骄傲的人在我这里已经吃了好几“闭门羹”了。

严格说起来我并不算讨厌他,只是讨厌这种联姻的方式,以及他这个坏家伙霸道的处事风格。可他毕竟是从小就被光圈笼罩着长大的人啊!一路听着赞美声长大,似乎也从来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

想着他离开时的样子,我不免有些担心。亚树会这样就放弃了吗?而且他一直在说什么命运之类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咚”的一声,我的头被一个不明物体击中。疼痛感让我这个在体育课走神的家伙品尝到了苦头。

我揉着被砸到的地方,看了看地上圆圆的“凶器”,竟然是篮球。

“夜璃同学,你自己也太不小心了吧?篮球飞过去都看不到,大白天的就开始做梦了吗?哈哈哈哈……”

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她们故意用篮球丢我的!还说什么是我自己不小心!唉,算了!反正只要把这最后一堂体育课忍过去,前方就是胜利的曙光等待着我了。

在足球场地踢球的七海似乎也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我望过去的时候,他正停下脚步向篮球场地这边看过来。我冲他摆了摆手,示意没有事情。

今天已经给他找了太多的麻烦了,再闹下去真的要连他都受到牵连了。

那几个女生看样子也没想怎么样,对我喊道:“快点啦!帮我们把篮球扔过来!”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算了!反正都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了,还是不要和她们再起冲突的好。

想到这我四下寻找那颗不听话的篮球,发现它已经滚到了隔壁的场地内。我赶紧跑了过去。可是在我刚要蹲下身子把它拣起来的时候,却有人抢先一步将篮球拿在了手中。

“那是我的!”我来不及多想脱口而出。

“我可没说球是我的。”亚树换下了校服,此时正穿着一身清爽的蓝色运动装。

原来他们班最后一节课也是体育课。这算是冤家路窄吗?偏偏球落在他的手里,看来我想要回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特别是午休的时候我刚刚气过他,这会他不报仇才怪呢!

我有些心虚地问:“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亚树不冷不热的回答。目光里满是我读不懂的东西。

“我警告你哦,不要再捣乱了。我今天因为你已经很倒霉了!”我边说边看了一眼那几个等着我把球拣回去的女生。

当然这会他们也发现了亚树的存在,一个个全都装出乖巧的样子看向这边。有的还忍不住喊出来:“亚树学长!亚树学长!我们好喜欢你!”

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这根“木头”!除了长得帅点,体型高大点,各方面优秀一点之外,真看不出来哪里好!

我没好气地撇了撇嘴:“看在这些支持你的超级fans的面子上,就把球还给我吧。我也是替他们来拣球的,你也不想叫他们失望吧?”

“好。”

意外的亚树居然真的说了这个字。

而且一点都没有为难我,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下来。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吗?我没有听错吧?如果说我怀疑自己的耳朵,那么接下来他真的把球乖乖地递到了我的手里。并且十分平静的说:“还你。”

“真的给我?”我拿着球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还没等亚树回答,那几个女生就催促起来:“夜璃,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快点把球丢过来!”

“快点啊!”

“快!”

亚树轻叹了一口气,故意看好戏似的问道:“你不会笨到连篮球都不会丢吧?”

“切!怎么可能连篮球都不会丢?睁大眼睛看好了!这点小事想难住我,等下辈子吧!”说完我卯足了力气,对准女生所在的场地挥手将篮球狠狠地扔了出去。想我从小体育课的成绩都是满分,做这样的事根本就不算什么嘛!

可是……篮球却像是喝醉了酒似的,自己绕过场地直接冲向了后面的教学楼。只听一声清脆的“哐啷”声,一楼的玻璃破了一个好大好大的洞。

不……不……不可能!我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是我自己做的。

我明明对准了是向场地扔过去的,而且就算我扔偏了,也不会偏得这么离谱连整个场地都绕了过去。这分明……分明是有人捣鬼嘛!

“真是差劲的表演啊!”亚树带着调侃语气的声音传入我的耳畔。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他为什么会这么痛快就将球还给我。原来他打从一开始就想耍我,这分明是他用魔法使球改变路线变砸到窗子的。

“亚树!你捣鬼!”我恶狠狠地转头质问道。

亚树却满脸无辜的表情:“你自己表演失误,怎么怪到我的身上?”

“你——”

“先别管这些了,你看。”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正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手拿篮球生气地从教学楼里冲出来。边走边对着篮球场喊道:“这是谁做的?”

还没等我开口,站在场地上的那几个女生就齐刷刷地指向我,异口同声地说:“她!”

天啊!我……我真是百口莫辩啊!

“你知道他是谁吗?”亚树并没有离开的打算,而是站在我旁边,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大发雷霆地走过来。

“是谁?”我机械般地问。

“校长。”

“校长?”

这下我真的绝望了!他早就知道那是校长室的位置,所以才用魔法使球撞进那里的。他从一开始就想教训我了。一定是我中午说了那些气他的话,所以这会他才来报仇。坏家伙!没有风度的坏家伙!我气得牙根直痒痒,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位同学,篮球是你扔进校长室的?”校长走到我跟前,显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不服气地看向亚树:“是他!是他扔的!”

亚树还没说话,远处的那几个女生就忙着吼道:“明明是夜璃同学扔的!”

“对啊!我们都看到了!”

“就是她!校长!是她扔的!”

“我们可以做证,绝对和亚树学长没关系!”

……

“这位同学,做错了事情没有关系,你居然不敢勇于承认,还诬赖给其他同学。”校长将篮球放下,想了想说道,“好吧,为了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放学之后你去把男厕所打扫干净。”

“校……长!”

为什么是男厕所?!可是不管我怎么哀号,校长还是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只留下一脸若无其事的亚树。

我的心啊!在滴血!

“亚树,你不要以为自己魔法高强就了不起!”我气得快要爆发了,冲着亚树大声地表达不满,恨不得现在就回家找老妈解开魔道,然后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亚树似乎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茶色的眼眸里射出淡淡自信光芒:“我就了不起,怎样?”

“你……”望着他那头金黄色的头发,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确实,他的魔法要比我不知道强多少倍,就算解开魔道,我也无异于是鸡蛋碰石头。

想到这里,我只能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哼!不就是打扫男厕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完,我高高昂起脑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上一篇 2022-08-08 下午5:10
下一篇 2022-08-08 下午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