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睿秦莲秀《郡主甩了权臣后,前夫全家火葬场》精彩小说_(郡主甩了权臣后,前夫全家火葬场)完整版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郡主甩了权臣后,前夫全家火葬场》是大神“兔紫月上”的代表作,康睿秦莲秀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康睿也明白,但他更知道现在不是处理这件事的最佳时机,国库空虚,上京城势力繁杂,这件事,要等到太后还政,皇上急需政绩的时候才是契机。上辈子,他临危受命,当时皇上刚刚亲政,所有人不信任皇上的政策,更不觉得皇上有这个能力治理好已成顽疾的问题,众官员避之不及。他无奈接过来后,也以为会困难重重,谁知道皇上...

点击阅读全文

郡主甩了权臣后,前夫全家火葬场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兔紫月上的《郡主甩了权臣后,前夫全家火葬场》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小二走了过来:“算你运气好,郡主替你求情,三百八十文拿走”“二百八十文”小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那我不要了”林清远欲转身小二赶紧将人拽回来,郡主都发话了:“给你,给你”算他们倒霉“谢谢小哥,以后照顾你生意”“不用!”宋初语回头,神色诧异,这人的声音怎么有些耳熟,好像是……林清远?但她没有见过年少的林清远,不太确定,更何况,林清远怎么会在上京城?他没...

郡主甩了权臣后,前夫全家火葬场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因为不好处理,上京城所有官员都不处理。只等着明年春暖花开,这些人自行离开。

然后这些人发现家乡土地越发贫瘠,收成不好再遇天灾,秋后继续北上,来年初春再次离开,时间长了,难民如同候鸟,被列入自然现象,再没有人关注过,连施粥的人家都没了。

可这些人却在逐年增多,占据的地方也越来越广,时间长了,势必冲击上京城。

……

康睿也明白,但他更知道现在不是处理这件事的最佳时机,国库空虚,上京城势力繁杂,这件事,要等到太后还政,皇上急需政绩的时候才是契机。

上辈子,他临危受命,当时皇上刚刚亲政,所有人不信任皇上的政策,更不觉得皇上有这个能力治理好已成顽疾的问题,众官员避之不及。

他无奈接过来后,也以为会困难重重,谁知道皇上铁了心治水,连下七八条政令,举全国之力也要出政绩,流民问题才略有小成。

再后来,林清远占据三河九江。

康睿不愿意想到他,心烦!

可也不得不说,林清远后来也是殚精竭虑半生收拾这个烂摊子,得罪了北方所有的商户,耗时七年,才奠定了鱼米之地的根基。

可见这件事不好做,而且吃力不讨好,所需银钱更不是一个小数目,国库耗尽也只是小成。

所以,现在根本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康睿下衙后头昏脑胀,也得容忍着不断上门乞食的乞丐,一波接一波烦不胜烦!

康睿昨晚没睡好,初语的事和赶工修复的书让那些乞讨者的噪音成了微不足道的一环。

“早。”

“早。”

内务监将需要润色的帖子送到翰林院。

《论修筑水利的利弊》的朝本被钱学士拿出来商议。

状元康睿、榜眼孙谦可破格参加。

中途,康睿压住了顶头上峰周礼欲签字的手。

周礼蹙眉,怎么?这折子有理有据,可润,何况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康睿觉得上辈子周礼死的快,不是没有道理,太后不支持、皇上志不在此,一再联名上书只会让太后不高兴,他敢说翰林院几位老油条谁也不会签。

康睿压低声音:“学士大人都没拿。”周礼为人不错,虽迂腐,但看重学问,也看好他。如果他没有办法遇到初语,康睿还需要周礼。

周礼想想也对,将这篇好折子让了出去。

可轮了一圈,这张折子谁也没有接。

周礼不敢置信的看向康睿。

康睿摇摇头,这里不适合说这个问题。

……

从商议室出来,周礼急忙拉过康睿:“怎么回事?”

“国库没银子。”就是有银子,落实也是问题,历朝历代这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层层剥削下来,谁接这个问题谁倒霉。

周礼沉默着不说话了。

……

同一时间,林清远恭敬的邀请工部尚书龚西成喝酒。

龚尚书哪能随便跟什么人喝酒,但小人物有个好岳父又不一样了。

龚尚书热情的反带着林清远去喝酒:“国公爷前天刚找过我,小林啊,你在工部有什么问题就找老徐,让他帮你处理。”

“多谢龚大人,常听宋大人提起您,说您义薄云天、能力斐然,当初说去哪个部时,宋大人第一时间想到您,下官来了以后才知道宋大人高瞻远瞩,工部是锻炼人的好地方。”

“是吧,我们忙啊,上京城和周围大大小小的工程,哪个不是我们造的,马车、纺车、攻防车哪个不是我们出的,宋大人真这么说?”

林清远严肃的点点头:“战弓的弓身处理的非常精良,百弯不折。”

龚尚书哈哈一笑,自豪得意:“那可是我们的老工艺,三部的那个拿鼻孔看人的老头有印象吗?就是他的手艺,兵部跟我挖好几次我没放人,以后可以多打交道。”

“他呀,多谢尚书大人告知。”

“自己人,走喝酒去。”

酒过三旬,余音绕梁。

一个有意讨好、一个有意提携,酒桌上气氛和谐。

林清远向门边看一眼,给龚尚书又倒了一杯:“三十年陈酿,我也喝不懂,大人尝尝正不正宗!”

龚尚书来劲了:“说到酒,就没有我不懂的,你呀,还太年轻,等你到了我这年纪,只要这么闻一闻……”龚尚书像模像样的深吸一口气:“就知道是不是——外面吵什么!没完了是不是!”

小二慌里慌张的进来:“得罪贵人了,实在抱歉,有一批乞丐闯进来,刚刚轰出去,大人见谅,大人见谅。”
" 小说《郡主甩了权臣后,前夫全家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