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陆先生(最是情深留不住)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最是情深留不住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陆离
简介:“陆先生,我们离婚吧
”二十年的青梅竹马,三年的夫妻陪伴,她和陆离从熟到穿一条裤衩,到现在却比陌生人还要疏离的地步
管梓潼认真的看向对面的男人,他虽然长着一双魅惑人的....
角色:陆离,陆先生
陆离,陆先生(最是情深留不住)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最是情深留不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唇膏男


“陆先生,我们离婚吧。”

二十年的青梅竹马,三年的夫妻陪伴,她和陆离从熟到穿一条裤衩,到现在却比陌生人还要疏离的地步。

管梓潼认真的看向对面的男人,他虽然长着一双魅惑人的桃花眼,可为人却一板一眼,浪费了那双眼睛。英俊堪比电影明星的脸,却因为他太过冷漠,而吓坏了不少女性追求者。

即使他有过亿资产,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下班就回家。对她也不错,外人也时常夸赞他是模仿丈夫,可她还是提出了离婚。

并不是她作,而是……

“管梓潼,你确定要离婚?”男人英俊的脸孔蒙上了一脸的寒霜,他双手交叉气势如虹,桃花眼中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是……”管梓潼虽然畏惧陆离的冷漠,但她今日,可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才说出离婚二字,她不能退缩!

“三年有名无实的婚姻,让我累了。”

结婚的这三年来,他虽然不拈花惹草,可对她也委实的冷淡。如果她说她结婚三年还是chunv,怕是没有人相信吧?

“有名无实?”陆离双眸微眯,危险随之迸发而出:“所以,你是在怪我不碰你?”

“是啊~女人是水做的,不管有没有男人都是会干涸,既然最终结果都是干涸,为什么我不找个男人勤恳的耕耘呢?”

管梓潼笑了,笑的格外的妖艳。

她冒着被陆离扔出去的危险,一双秋水般的眼眸缓缓的看向。

看着眼前怒气越来越深的陆离,管梓潼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不怕死的出言挑衅着。

“陆离,你不肯碰我,是不是因为,你实际上是个唇膏男?”

被人这么误解!是个男人都会生气的!更何况陆离可是江城第一少!众人平日里前呼后拥的,不惜一切要巴结的人!

如今被管梓潼这般误解为唇膏男,饶是一向内心冰冷的陆离,此时也有了一丝恼火!

“好!既然你那么想,我就满足你!”

语落,男人的身影落下来,管梓潼的唇间,也多了一抹冰凉的柔软……

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亲她……

男人的唇虽然冰凉,可到底是柔软的……

管梓潼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早已经冷硬到,连唇也是一块铁。他笨拙的顶开了她的唇齿,就在管梓潼闭上眼睛,准备陶醉在这场亲吻之中时,他却迅速抽离了身体。

陆离一脸阴沉,转身快速去了卫生间……

管梓潼虽是笑着,可心却跌入了谷底。

一个连亲吻她,都会恶心的要吐的人,怕是真的不爱她吧。他的心里,她一定会比一坨翔还要恶心吧。

“就只是一个接吻就不行了,还想和我做?哎,我可不想刚脱了裤子,你就已经交代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当真是扫兴了。”见陆离从卫生间里出来,管梓潼出言挑衅!

“管、梓、潼!”

陆离攥紧了拳头,英俊的脸上雷霆大怒。他手背上暴露出的青筋,像是随时要把管梓潼撕碎一样。

“我耳朵没聋,别那么大声喊我。爽快点,签字离婚,不然……”

“不然什么?”

“我有的办法让你选择主动离婚!”

管梓潼微笑着离去,而陆离猛地站直身体冷声质问。

“管梓潼!你要去哪里?”

“大晚上的,一个寂寞的少妇,你说,会去哪里?”

留给陆离一个嘲讽的笑容,管梓潼便拉开房门离开。只是脚才刚踏出一步,腰上就突然多了一双铁壁,再接着,身体突然腾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二章 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管梓潼,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他嗜血一笑,将她狠狠的扔在了沙发上!

“陆离!你要做什么!”看着一脸阴鸷恨不得要将她拆入腹中的陆离,管梓潼心里不仅慌了起来。

三年来,这男人对她最严重的表情,也不过是皱眉而已!而眼下,他一脸的怒气……

“不是想要男人耕耘吗?我现在就开始!”

那瞬间,什么“男欢女爱”什么“我爱你”之类的,统统全都被管梓潼抛在了脑后,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陆离!我要杀了你——”

管梓潼本以为这次的激将法会成功,结果事情进行到一半,他却快速抽离自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浴室冲洗。

听着花洒的水落地的声音,躺在床上的管梓潼,无奈而又荒凉的失笑。

“陆离,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回应她的,是一片沉默。

管梓潼冷漠起身,忍住身上的酸痛,随便在衣柜里套着一个衣裙,便快速逃离这里。

这个家,她是片刻都不想再待!

打车回到管家,前来开门的李妈立即惊呼!

“大小姐,你这是……”

不用照镜子,管梓潼也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是有多么的狼狈。管梓潼用眼神制止了想要去通报管梓潼父母的李妈,然后快速上楼,闪身进入了她自己的房间。

当卧室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她一直紧张不安的心这才算是平定了下来。

走的时候匆忙,管梓潼就拿了一个手机出来。翻出了陆离的手机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

离婚协议书麻烦你明天快递到管家,谢谢。

发完这条简讯,管梓潼担心陆离会给她打电话,便将手机快速关机。

当她刚从浴室出来,卧室房门便被人敲响。

“梓潼,听李妈说你回来了。怎么没和妈妈打招呼啊?”

听到门外女人的声音,管梓潼穿着衣服的手顿了顿。

“妈妈”二字,让管梓潼由衷的感觉到了一股“恶心”的意味。无视门外人的叫喊,她将衣服穿好后,再打开了房门。

“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门前那个年龄和她一样大,笑意盈盈的“妈”管梓潼实在是提不上什么好感。

“梓潼……”

女人见到管梓潼脸上的冷淡以后,她脸上的笑容立即垮掉,声音也带着些委屈:“我……难道现在我连关心你都不可以了吗?”

“不、可、以!”

一字一句说完这句话,管梓潼狠狠的把房门关上!可是不过一会,门外就传来暴怒的声音!

“管梓潼!你给我滚出来!”

那浑厚的男中音从卧室房门外传来,差点是将管梓潼的耳朵都快震得聋了。她掏了掏耳朵,不耐烦的打开门,刚想要和那个恨不得杀了她的男人理论,却迎面来了一个狠狠地巴掌!

“啪——”

管梓潼捂着自己的脸,面上恼怒:“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我是你爸!”中年男子指着身边那个年轻的女子,用力申诉:“就凭她是你妈!”

“她不是我妈!我妈早就被你们两个气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三章 你是不是在心里面笑话我


管梓潼看着那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心中满是恼怒!曾几何时,这个女人是她以为这世上最好的朋友!可是她没有想到,就是这个被她当成是一辈子好朋友的女人,在她亲生母亲重病期间,勾搭上了她的父亲。

更加可恶的是,她的这位父亲,还真的和慕云好上了!

“梓潼……”

曾经的闺蜜,现在的“继母”,慕云红着眼睛拉着管梓潼的手,可怜兮兮的说着:“我和你爸爸是真心相爱的,求你成全我们两个吧!”

“成全你们?那谁又来成全我死去的亲妈!”

“你……你这个孽女!”管雷云被管梓潼气的扬手就要再扇管梓潼一个耳光,而这时,李妈及时出现。

“老爷!夫人,小姐,陆先生来了!”

陆先生?陆离?

不想让陆离看到她在自己家也过的不舒心,管梓潼便不打算纠缠下去。

可是,有的时候,命运却偏偏是会和你做对。

管梓潼不过是刚一转身,一道巨大的力气将管梓潼拉倒在了地上!她还来不及呼痛,管雷云暴怒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是什么态度!你妈都和你这么低声下气的说话了,你就不知道回答她?”

“雷云……”慕云拉着管雷云的手臂,小声说着:“我没事……她不原谅我也是正常的,她还小……”

“够了!”

管梓潼快速爬起来,十分厌恶的看着他们夫妻:“什么叫做我还小?慕云,你别以为你嫁给了我爸就可以觉得你是我的长辈!对于一个结发妻子正在病危中,一个好朋友母亲生死未卜中就勾搭上的你们两个,当真是让我恶心!”

不管他们两个听到这句话会有什么反应,管梓潼故意撞了慕云,大步离开。只是当走到了楼梯转角的时候,却看到了一脸无情无欲的脸。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黑色瞳孔紧紧的锁住她。而管梓潼因为刚刚的尴尬局面感到窘迫,外加上,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

于是,管梓潼攥紧了自己的手,快速逃离这个让她作呕也让她快要窒息的管家!

“嘀嘀——”

身后的鸣笛声不断作响,管梓潼不予理会。可开车的人,也是一个倔脾气。最终,他恼了,猛地将车刹在了她的正前方,男人霸道又粗鲁的将她塞进了车里,快速扬长而去!

看着那个她以为再也不会踏进的家门,管梓潼神情恍惚。

“喝水。”

接过陆离手中的杯子,管梓潼自嘲:“陆离,你是不是在心里面笑话我呢?”

他冷着一张脸,紧抿着红唇一动不动,就好像是一副雕像。

而他的沉默回应,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默认。而这种默认,对于心情欠佳的管梓潼来说,就是致命的一击。

“你一定是在笑话我,笑话我逼走了你的女朋友和你结婚以后,我就遭受到了报应,妈妈病危,闺蜜就和爸爸滚在了一起。可是陆离……”

管梓潼抬手抹掉了自己的眼泪,仰头望着他。

“我只是破坏了你的爱情,我没有害人!我也已经遭受到你不爱我的报应,可是为什么,老天爷带走了我妈妈?”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管梓潼数次在心里疑问,明明做坏事的是她,为什么老天爷却不把痛苦放在她的身上呢?

“管梓潼。”

陆离蹲xiashen,与管梓潼四目相对。

“你现在后悔,难道你不觉得晚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四章 你想离婚?休想!


晚了……

是啊……

她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晚了!

“你当时又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嫁给我?”他那一双桃花眼,如鹰隼一样紧紧的锁住她,让她躲避不及,深陷其中。

“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嫁给你?”

管梓潼苦笑一声,伸手缓缓去触碰他的脸,晶莹的泪花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深情的告白。

“因为,我不想陪我度过余生的人,不是你啊……”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只剩她和他四目相对。

管梓潼能够深切的感觉到,他的眼中有她,也能够感觉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靠越近,就在红唇和红唇之间相贴时,陆离却快速的转过脸,还伴随着干呕的举动……

瞬间,管梓潼心底所有的希冀全都化为泡沫。

她以为,他和自己发生了那种关系以后,就代表他不再厌恶她,可是现在看来,他还是由衷的厌恶她,一靠近她,他的身体本能就会产生抗拒!

这是要多憎恶一个人,才会因为一个人的靠近,而恶心?

“呵呵呵……”

屋中传来管梓潼疯子似的笑声,而陆离也阴沉着一张脸坐在沙发的对面。

笑够了的管梓潼揉了揉又胀又痛的肚子,正经的看着陆离。

“既然你还是那么的讨厌我,那就签字吧。你去找个你不厌恶的女人,我去找个不厌恶我的男人。这样,日后的你和我,都能过上‘性,福’生活。”

陆离笑了。

只是那笑容里,冷漠嘲讽居多。

“当年你费尽心机嫁给我,成为陆太太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明白,你这一生都会是陆太太!”

他看了她一眼,眼中没有一丝怜悯。

“所以,你想离婚?休想!”

陆离走了,走的时候,他说。

“管梓潼,你最好死了离婚的那条心!再作下去,我不会像从前一样对你手下留情!”

二楼,管梓潼站在阳台上,看着他孤单驱车离开的背影,双手抱臂苦笑。

“从前?陆离,我们之前有过从前吗?”

还手下留情?

可是这三年来,他对她的无声折磨,还不够狠毒吗?

想必,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在一次次孤独的夜里,用一生去走完这段没有回应的婚姻。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夜,管梓潼已经等的厌烦了。

所以,第二日……

“陆氏集团总裁夫人酒店密会小鲜肉”?

巨大的文案标题,打印在了各个媒体的新闻头条上!平常人想不注意都难!

报纸不过刚一上市,管梓潼对外的电话包括家中电话便不停的响了起来!

关掉那吵闹的对外用的手机,再拔掉家里的座机电话,她坐在沙发上刚喘口气,门铃就骤然响了起来。

她以为是陆离看到报纸后急忙赶回,于是故意将自己的肩膀露出来。那肩膀上面,有她昨天辛苦了好长时间才弄出来的一些青紫痕迹。

带着要将陆离气到跳脚想法的管梓潼,优雅从容的走到了玄关。

“回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五章 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会教育


管梓潼妖娆的将目光投向了门外,谁知道门外站着的,却是管雷云和慕云两人!

“孽女!”

管雷云气的暴跳如雷,不由分说的就要将巴掌狠狠的扇在了管梓潼脸上!

管梓潼闭上眼,本以为自己会迎来预想之中的疼痛,谁知道耳边却传来一记熟悉的冰冷声音。

“岳父,梓潼她就算有错,她也是我的女人,轮不着你教训。”

这是……陆离的声音?

管梓潼偷偷的睁开了眼睛,却见陆离正用力的攥着管雷云的手,那一向是不显露山水的冷峻脸庞,此时有着让人难以言明的阴郁。

男人只不过是一个皱眉之间的动作,却让在场的所有人,清楚明白的感受到了,来自上位者的压力。

或许,就是因为这份上位者的压力,管雷云脸上没有初来时的嚣张,也没有面对管梓潼时的暴怒,而是换上了一副干笑却又有点心虚的笑容。

“呵呵……陆离,呵呵,爸爸我也不过是想要给你出口气而已。梓潼她也太可恶了!怎么能做出那么伤风败俗的事情!”

“谢谢,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会教育。”

陆离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话,将眸子看向了管梓潼。

“回屋。”

管梓潼歪着头,狐疑的打量着面前的陆离。总觉得,今天的陆离莫名的帅气……

“还有什么事情吗?”

见管雷云和慕云半天没有走,陆离眉头紧皱。而管雷云一看到他皱眉,立即摇头:“没有没有,我就只是突然之间想梓潼了。”

管梓潼冷笑,毫无顾忌的拆台。

“想我?呵呵……如果你的想我,就是为了打我,那我宁愿你老人家没有时间想我。”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她和管雷云说不上三句话,便就会抬杠。通常,都是管梓潼把他气的半死,他把自己打的半死。而这一次,因为有陆离在场,所以他没辙,只能狠狠地瞪管梓潼一眼。

而这时,一直站在管雷云身边没有说话的慕云一脸歉疚的看着陆离。

“陆先生,还请你不要生梓潼的气。她啊,就是还小,贪玩,所以才会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去上外面玩玩。你相信我,我了解梓潼,她和那些男人一定只是玩玩,没有动真感情的!”

……

表面上是在为她开脱,可实际上却是在指责她和别的男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慕云!如果你的狗嘴里吐不出来象牙,还麻烦你快点滚出去!”

自从慕云gouyin她父亲那件事情发生以后,管梓潼与慕云之间就像是火和炸药,只要慕云开口,她就会爆炸。

“你这个混账!你怎么和你妈说话的!”

管雷云一见到管梓潼冲着慕云发脾气,当场护着慕云,要和管梓潼算账,慕云则是红着眼眶躲在管雷云身后掉眼泪。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妈早死了!你一直坚持让我喊她妈,难道是说你希望她也早点死?”

“你,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管雷云可能是气急了,即使有陆离在,他也不管不顾的要揍管梓潼!

结果,陆离伸手去档,想要将管梓潼拉在他怀里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一晃,突然从有八九阶的阶梯上滚了下去!

“陆离——”看着他额头溢出的血迹,管梓潼的心瞬间慌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六章  只有一年的寿命 


医院。

像是等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手术室里的医生终于走了出来。

“医生,我老公他……他怎么样?”

爱这个东西,一旦在爱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就算你想要再怎么隐藏,也是隐藏不住的。

“哦,病人头部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

说道这里,医生停顿了,脸上的表情骤然之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只是什么?”管梓潼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生怕医生说出什么她不能接受的话来。

“病人的胃部有一些阴影,我们要进一步的检查,那些阴影是否为肿瘤。”

“肿瘤?”

管梓潼踉跄了几步,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面前的世界就要崩塌:“那……”

许是也意识到他的话给管梓潼的打击过大,医生又说。

“不过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毕竟我们现在只是怀疑。就算确诊为肿瘤,那也要分为良性和恶性。良性很好治愈,就算是恶性你也不要怕,现在医术那么发达,一切都是会治好的。”

“嗯……”管梓潼像是一个行尸走肉的点着头,一直到护士将陆离从病房里推出来时,管梓潼还神情有些恍惚。

如果不是及时感到的展宇,她想她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陆离从她眼前被护士推走而不自知。

“夫人!走啊!”

展宇是陆离的金牌助理,一出事的时候他就打电话来问过。只是公司有一个紧急的会议,总裁走了他不能走,便一直到了会后才来。

跟在护士的身后上了电梯,到了VIP病房以后,展宇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裁为什么会突然被人从台阶上推了下来?”

“对不起……”不过一刚口,管梓潼的语气就变得哽咽:“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管梓潼故意要气陆离,逼他离婚,自导自演一出管梓潼“秘会小鲜肉”的戏码,他也绝对不会出事吧。

展宇的脸上有着惊愕:“总裁是你推的?”

管梓潼摇头,将上午发生的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又将陆离有可能是胃癌的事情说了一下。

展宇面色沉重,后缓声道。

“夫人也不必太过担心,医生说的没有错。就算真的长了肿瘤也不怕,现在医术那么发达,凭借总裁的实力可以请到最顶尖的医疗团队,他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人在无助时有人在你身边安慰,内心那种彷徨就会瞬间消失,整个人也会变得格外有力量。

管梓潼坚信,老天爷在带走了她母亲以后,就不会再带走她最爱的男人。可是当最后的化验结果出来时,管梓潼觉得,老天爷再一次的抛弃了她……

“陆夫人。”主治医生特别严肃的看向管梓潼,他指着电脑上的图片,说某处某处是肿瘤,这个肿瘤有多大,如果做手术又有几分的危险。

管梓潼全身麻木的看着那对她来说就像是难懂的数学公式的图片,不愿意听医生说的每一个字。

可最终,医生那句有力又极带着杀伤力的话,还是传入了管梓潼的耳朵。

“诊断的结果为恶性肿瘤,而且,还伴随着癌变的风险。”

她不记得她是怎么从那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她的耳朵里,一直盘旋着的,就只有医生那句:“如果不及时治疗,陆先生只有一年的寿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七章 她爱这个男人如生命


一年的寿命……

想到一年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陆离,管梓潼的心就痛到难以呼吸。

“夫人……”

展宇从病房走出来的时候,被蹲在门外的管梓潼吓了一跳。听到他的声音,管梓潼连忙站起身,快速的抹掉了自己的眼泪。而展宇也明显是猜到了什么,将管梓潼拉倒了一旁。

“结果……是不是不好?”

管梓潼点了点头,并将手中的结果交给了展宇。

“医生说,他如果不及时治疗,就只剩下一年的时间。”

展宇接过资料,翻看了一遍后说道:“根据我多年对总裁的了解,如果他一旦知道自己生了重病,他不会好好配合治疗的。”

他陪在陆离身边八年,是陆离大学时的好友,大学后陆离邀请他来公司做自己的金牌助理。

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最为了解陆离的人,怕是也就只有展宇了。

“那……”管梓潼攥紧了手:“我该怎么办?不告诉他的话,以后来医院化疗,他肯定是会知道的!”

“要不……直接摊牌?”

管梓潼摇了摇头:“算了,先瞒着吧。等到他醒了以后再说。”

公司还有事情,陆离倒下了,展宇也不能天天守在医院,管梓潼让他回去,自己一个人守着陆离。

看着他沉睡时也紧紧的皱着眉头,管梓潼心疼的伸手舒展他的眉头。

“是在做噩梦吗?别怕……我在你身边……”

曾几何时,管梓潼想着要和这个男人携手走到白发苍苍。而当枯燥的婚姻过后,她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渴望自由在广阔的天空遨游。当下,她却只想默默的陪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多一天是一天。

或许是管梓潼在他耳畔的安慰有了作用,那个一直被她握住的手,突然之间反握住了她的手。

管梓潼以为他醒了,心立即雀跃了起来:“陆离!陆离你醒了!”

谁知,他依然是皱着眉头,口中轻声喊着:“黄莹莹……”

男人的梦呓,让管梓潼心如雷击,一瞬间,酸胀疼痛的感觉,快如闪电的蔓延她全身的血液。她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那不争气的眼泪,也再一次的掉落了下来。

原来,在他的心中,黄莹莹依然占据着很重要的部分!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爱的依然还是黄莹莹……

管梓潼悲凉的笑了几声,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她低下头,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葱白细嫩的手放在他英俊的脸庞,描绘着他立体的轮廓,高鼻薄唇,流连忘返……

她爱这个男人如生命,他却避她如蛇蝎……

她为了和他在一起,不顾女孩子的矜持,高调向他求婚。她逼走了他的女朋友,如愿的嫁给了他,可现实却给她狠狠一击……

老天爷带走了她的母亲,现在,又要带走陆离……

他还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

就算他不爱她又怎样?只要她爱他就好了。就让这剩下的一年里,继续让她贪心的留在他的身边。贪恋着不属于她的温柔及外人面前,他一闪而过的深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八章 终究,我们之间还是要分开的


陆离昏迷的这几天,管雷云也来过医院。

他看着病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陆离,一直是愁眉莫展,唉声叹息。

管梓潼知道他在愁什么,也在叹什么气。自从母亲去世以后,没有什么经商头脑的管雷云独自掌管了公司以后,管家的业务是一天不如一天,营业额也是从正慢慢的变成了红色的“赤”字。

管氏集团少了母亲那个铁骨铮铮的铁娘子,瞬间就少了半边天。曾经管陆齐名的两家龙头企业,陆家成为了掌握全球命脉的男人,而管家,却慢慢沦为了十八线的小公司。

就在管雷云推到陆离的那天,管家旗下的一家餐饮店,出现了食物中毒的事件。因为这件事情,管雷云在那日没有管陆离是否脱离了危险,便带着他的小情人慕云离开了医院。

眼下,管氏集团形象大跌,投资商纷纷撤股,这对于管家来说,就是一场经济灾难,现在能够解救管氏集团的,就只有陆离。

偏偏,陆离一直都是在昏迷不醒当中。

“你走吧,他今天也不会醒。”

管雷云可能知道眼下的场合不适合和管梓潼吵架,只是走的时候,依然不甘心的说道。

“梓潼,做人不要太固执,慕云和你之前就算是闺蜜,好朋友,可她嫁给了爸爸,就是你的……”

“如果你不想管氏集团死的更快一点,就麻烦离开这里!”

即使管梓潼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可也明白,他最后要说出的绝对是“妈妈”二字。

身为闺蜜,管梓潼自然是希望她的闺蜜幸福。身为女儿,管梓潼也自然是希望自己的父亲快乐。

可是管梓潼,做不到祝福那一对在她母亲病重就在病房迫不及待苟合的男女!

管雷云气愤摔门离开,管梓潼怕巨大的关门声惊吓到陆离,便连忙抱住他。等到一切恢复平静以后,管梓潼缓缓抬起身子,却在小心翼翼观察弄没弄痛他的时候发现,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

“你……你……”

管梓潼假咳了几声,故作高冷:“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爸爸摔门之前。”

……

听到他说在管雷云摔门之前就已经醒了,管梓潼的心里只有一阵MMP。

尴尬和羞赫的情绪从心底油然而生,再看着男人那黑色的瞳孔一直在紧紧盯着管梓潼时,管梓潼扬起了下巴,使劲的清嗓子。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其实,管梓潼只是想去上外面吹吹风而已。再待下去,肯定就会被陆离猜到她的心里面,还是爱着他的。

让管梓潼没有想到的是,就算她离开了,可那床上的男人依然说出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你既然还爱我,为什么要提出离婚?”陆离不懂。

心里的秘密被人揭穿,尤其是被重病之后的男人拆穿,虽然管梓潼没有恼羞成怒,可到底是崩溃了。

双脚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怎么迈,走迈不开下一步。

“是啊……”

管梓潼仰起头,将眼泪快速的逼退:“是爱着,可那又怎样?终究,我们之间还是要分开的,不是吗?”

这句话,可以说是一语双关。

明面上,管梓潼是在说她还是坚持要和他离婚。但是暗里,却是说未来的有一天,他们还是因为生老病死和对方分离。更有可能的是,他,可能就在未来不久的某一天,离世……

“不是!”

陆离平静的掀开被子,从病床上走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九章 我现在就满足你


他高大的身影投下的阴影,将她的身子笼罩住。

管梓潼仰头,内心有些忐忑的看着面前阴沉着一张脸的男人,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陆离……你,你想要做什么?”

他生病了,不应该很虚弱的吗?可为什么她却觉得,他不仅没有虚弱的现象,反倒比之前更加的危险及凶猛了呢!

“管梓潼。”

陆离步步紧逼,管梓潼也是一点一点的向后退着,直到退到了墙角,才算是停了下来。

他将手贴在墙上,将管梓潼壁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对你的警告?”

“什么,什么警告?”

管梓潼有些懵,别看平常她连亲生父亲都敢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实际上,她在陆离面前,却从来都是低一等的那个!

“再作下去,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作……

她哪里作了?

“我,我没有作啊!”管梓潼红着眼睛辩解:“人和人之间,相聚了以后肯定是要离别的,我说的没有错!我不是作!所以不用你对我手下留情!”

先是被他猜到了她内心还爱她,现在又被他再威胁!管梓潼觉得自己的这一张脸,都快掉光了!

她现在心中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快点离开这里!

“走开!”

管梓潼抬手想要用力的推搡着陆离的肩膀将他推开,可面前的男人却突然弯下了身,她的双手从推搡变成了……主动搂着他的脖子……

该死的是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有意,在她的双臂搂着他脖子时,他猛地站直了身体,脚离地的管梓潼害怕的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脖子上……

“管梓潼,你就那么想让我亲你?即使在医院也不惜gouyin我?”

他冰冷质问,语气里还有着一丝愤怒的感觉!

“不,我,我没有……”明明是他先站起身的,她没有支撑只能紧紧抱住他……

可惜她的辩解,与陆离来说,过于苍白……

因为,陆离认定了她是在gouyin他!

“好!我现在就满足你!”

男人将她一把按在墙上,修长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没有丝毫温柔可言的,冰冷的贴上了她的唇。

他的接吻技术极差,不,或许因为她不是黄莹莹。所以,陆离的吻很没有耐心!他暴躁又狂野的咬着她的唇,颇有一种野兽要将自己的猎物撕碎的感觉!

不过是眨眼之间,管梓潼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口腔内弥漫着一股铁锈一般的腥甜味道……

管梓潼疼的左右挣扎,拼命的想要推开他。

可是她越推他,他越是咬的越紧!

嘴唇破了的疼让管梓潼很快掉了眼泪,她也不再挣扎,任由那强悍的男人在她的唇上施虐……

管梓潼痛苦的闭上眼睛,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打湿了他的眼睫……

陆离睁开了眼睛,看着她一副痛苦模样,心里莫名一紧。他想说些什么,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病房门外便传来一记似笑非笑的声音。

“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如夜莺一般婉转又动听的声音,让人耳目一新。她的声音明明悦耳动听,可对于管梓潼来说,却是比魔鬼音符还要可怕的声音……

有这样声音的人,她认识一个。可那个女人,已经去了国外……

她不敢动……更不敢看门外的女子,生怕自己一转头,就看到了她最害怕看到的人。

陆离转头,紧绷着身体,音量有些提高。

“黄莹莹?”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身穿一身黄色衣裙,到腰际的黑色长发,脸上还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温婉笑容……

他起伏的声音以及紧绷的身体,刺痛了管梓潼。

是她……

真的是她……

陆离的前女友,黄莹莹,回国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十章 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管梓潼浑浑噩噩的离开医院时,夜幕已经降临了,华灯初上的城市蒙上了一层梦幻,华灯初上,灯影重重叠叠,像是来自另一个次元世界,美轮美奂。

这座城市管梓潼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以夜景出名的城市,顾安宁却从来没有来得及好好欣赏。

可是现在她很平静,平静到居然还有心情来欣赏这些无关紧要的风景。

手臂上还残留着陆离留下的指痕,虽然已经没有刚刚那样痛了,但纵横交错的可怕指痕看起来还是那样触目惊心。

唇已经没有刚刚那样麻木了,陆离的气息若有若无的萦绕着管梓潼。

他为什么会吻她?他不是那么厌恶她吗?

管梓潼无暇去深思,脑海中一幕幕的回荡着黄莹莹出现时,陆离的反常。

陆离一向自诩冷静沉重,至少跟管梓潼结婚三年,她还没有看到陆离会因为什么事情像刚刚那样失态。

黄莹莹,既是陆离的软肋,也是管梓潼的梦魇。

明明她才是陆离光明正大的妻子,可是被黄莹莹撞到那一幕时,她竟然有些做贼心虚。

不过很快,管梓潼只是自嘲的笑了笑,这话也没错,可不就是她抢走了原本属于黄莹莹的幸福,现在她已经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了,为什么她又会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安静的病房内,黄莹莹对眼前这个无比熟悉,却无比陌生的男人隐隐有些害怕。

“陆离,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黄莹莹的声音怯怯的,像是一只无害的小白兔,很容易令人激起保护欲。

陆离点燃了一根烟,立在窗户前,背对着黄莹莹:“你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陆离一向说话从来不留情面,这一点黄莹莹一直是知道的,从以前陆离对管梓潼的态度,黄莹莹就很清楚,可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陆离也会有这样的态度来对她。

“陆离,你非要这么说话吗?你知道这些年我都经历了什么吗?”黄莹莹泫然欲泣:“我知道你生病了,我赶回来,难道就是为了听你说这些话?”

挺拔的身影缓缓转了过来,陆离掐灭了手中的烟,眼底不带一丝情感:“太晚了,快点回去吧。”

“不要,陆离我不要回去!”黄莹莹扑上前环住了陆离的腰腹,

陆离眸色微微一变,不动声色的将黄莹莹从他怀中扯了出来:“不要胡闹了,你这次回来又是为了什么?你要报复谁?”

黄莹莹脸色一阵苍白,整个人已经被陆离扯开。

想到刚刚管梓潼落荒而逃的模样,陆离神色变得有些浮躁,他承认,在见到黄莹莹的那一刻,他心里的确是很震惊的,但是等他反应过来时,管梓潼已经狼狈离开了。

该死的女人,从来都不让他省心的!陆离神色有些疲倦,他不想去思考管梓潼离开时,他心里多出来的异样情绪到底是什么。

许是没有想到陆离如此直白的说中了她的秘密,黄莹莹倒退了两步:“陆离,我是真的想回来陪你走过最后这段时间的,我……”爱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第十章 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管梓潼浑浑噩噩的离开医院时,夜幕已经降临了,华灯初上的城市蒙上了一层梦幻,华灯初上,灯影重重叠叠,像是来自另一个次元世界,美轮美奂。

这座城市管梓潼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以夜景出名的城市,顾安宁却从来没有来得及好好欣赏。

可是现在她很平静,平静到居然还有心情来欣赏这些无关紧要的风景。

手臂上还残留着陆离留下的指痕,虽然已经没有刚刚那样痛了,但纵横交错的可怕指痕看起来还是那样触目惊心。

唇已经没有刚刚那样麻木了,陆离的气息若有若无的萦绕着管梓潼。

他为什么会吻她?他不是那么厌恶她吗?

管梓潼无暇去深思,脑海中一幕幕的回荡着黄莹莹出现时,陆离的反常。

陆离一向自诩冷静沉重,至少跟管梓潼结婚三年,她还没有看到陆离会因为什么事情像刚刚那样失态。

黄莹莹,既是陆离的软肋,也是管梓潼的梦魇。

明明她才是陆离光明正大的妻子,可是被黄莹莹撞到那一幕时,她竟然有些做贼心虚。

不过很快,管梓潼只是自嘲的笑了笑,这话也没错,可不就是她抢走了原本属于黄莹莹的幸福,现在她已经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了,为什么她又会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安静的病房内,黄莹莹对眼前这个无比熟悉,却无比陌生的男人隐隐有些害怕。

“陆离,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黄莹莹的声音怯怯的,像是一只无害的小白兔,很容易令人激起保护欲。

陆离点燃了一根烟,立在窗户前,背对着黄莹莹:“你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陆离一向说话从来不留情面,这一点黄莹莹一直是知道的,从以前陆离对管梓潼的态度,黄莹莹就很清楚,可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陆离也会有这样的态度来对她。

“陆离,你非要这么说话吗?你知道这些年我都经历了什么吗?”黄莹莹泫然欲泣:“我知道你生病了,我赶回来,难道就是为了听你说这些话?”

挺拔的身影缓缓转了过来,陆离掐灭了手中的烟,眼底不带一丝情感:“太晚了,快点回去吧。”

“不要,陆离我不要回去!”黄莹莹扑上前环住了陆离的腰腹,

陆离眸色微微一变,不动声色的将黄莹莹从他怀中扯了出来:“不要胡闹了,你这次回来又是为了什么?你要报复谁?”

黄莹莹脸色一阵苍白,整个人已经被陆离扯开。

想到刚刚管梓潼落荒而逃的模样,陆离神色变得有些浮躁,他承认,在见到黄莹莹的那一刻,他心里的确是很震惊的,但是等他反应过来时,管梓潼已经狼狈离开了。

该死的女人,从来都不让他省心的!陆离神色有些疲倦,他不想去思考管梓潼离开时,他心里多出来的异样情绪到底是什么。

许是没有想到陆离如此直白的说中了她的秘密,黄莹莹倒退了两步:“陆离,我是真的想回来陪你走过最后这段时间的,我……”爱你。

继续阅读《最是情深留不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