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崔子(情雨绵绵入梦来)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情雨绵绵入梦来
分类:悬疑惊悚
作者:繁华似锦
简介:几百年前,你为人,我为魂
几百年后,你为人,我还为魂
朝朝暮暮,永不分离
角色:顾清,崔子
顾清,崔子(情雨绵绵入梦来)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情雨绵绵入梦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鬼地方


昏暗的灯光下,宾馆的大床上,从薄被中伸出了一条光滑纤细的长腿。

一个顶着寸头的矮胖中年男子打着哈欠,伸手从枕头底下拿手机:“怎么这个时候起床了。”

“去个洗手间,真是的,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这位不知道几线的女星叶雪吐槽着这里的环境。

她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扒拉上这个大IP,虽然在里面演一个几集就便当的小角色。

但是谁知道,这个剧组制作相当严格,这一段时间的戏居然不在横店拍摄,居然跑去贵州的穷乡僻壤。

这里可谓是要用荒凉来形容,这是这个小县城最好的酒店。

条件差得一批。

湿漉漉的,发霉的味道。

还有树木多的地方,赶都赶不走的大蚊子。

她简直无力吐槽,自己的戏还没有拍,就恨不能自己的戏份早日杀青跑路,但是奈何,这个副导演一个劲儿的暗示自己要上供。

她裹上自己的睡袍下了床,往洗手间走去。

通往洗手间的路,正对着床,有一面能把人照得清楚的梳妆镜。

她打着哈欠路过梳妆镜。

但是梳妆镜内的人影,却丝毫未动,慢慢朝着床的位置转过身来,露出了阴森森的一笑。

当叶雪解决完了内急问题,回到床上,这才看到副导演躺在床上,瞪着大眼,嘴角流着口水,已经昏死过去。

她莫名其妙,甚至怀疑他中风。

她俯身拍了拍他的脸,然后直起身,转过头。

一张苍白的,没有黑色瞳,嘴唇猩红的脸。

“啊!!!!!”

她爆发出了一声尖叫。

顾影帝第二天才坐了大巴过来。

原因无他,他太忙了,刚领了个奖,今天就不得不快马加鞭过来。

不然要被说耍大牌。

但是剧组的女主演周楚雯才是真正的耍大牌。

顾清合作过一次,深有体会,所以接下这档戏的时候也忧虑了一阵。

助理拿了房卡,两人一起上了电梯。

助理崔子是个八卦通,刚刚看过同行微信群里的八卦,道:“据说这酒店闹鬼。”

他说这一句的时候,顾清也出了电梯门,满不在乎:“怎么会有鬼?”

他话音未落,就看到极其邪门的事,在酒店走廊一端尽头的墙壁上,挂着一面镜子。

谁家会在走廊尽头挂镜子?

他心里疑惑,在走廊另一端,居然也挂了一面一模一样的镜子。

他不以为意,崔子倒白了脸:“要不,不住这里了?”

“不住这里住哪里,这里可是条件最好的酒店了,忍忍吧。”

估计是当地人不懂建筑设计,装着辉煌气派,那两面镜子做得就是欧式镶嵌华丽花边,看样子大概是摆阔气用的。

顾清放了行李,道:“下去找点吃的?”

从百度地图上看附近就有家酸辣粉店,他连日奔波实在是饿了。

一下楼,就有多个女孩子围了过来,端着手机,怼着他拍;拿着照片,往他跟前送,让他签名。

顾清摇摇头,这些女孩子追到这里来,也未免太过疯狂了。

而其中一个女孩子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

绿色的外套,红色的裤子,这是什么奇怪的配色!

再加上黄色的围巾,这不是灾难是什么?

只是裹在大衣毛毛领里的一张圆脸真是又纯又甜,笑起来真的好看能让人多看几眼。她在队伍前面认真的拍了照,然后认真的把一个东西递给了他,道:“拿着,有事找我,这里不干净。”

一张名片。

顾清不以为意,随意往兜里一揣,赶紧和崔子离开人群。

私生饭太可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2章 梦魇


程是半夜被惊醒的。

他第一是觉得冷,第二是觉得身上重。

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一个长发女人趴在他身上。

他第一反应以为是梦魇,第二反应是私生居然能开门进来了?

他刚想去推她,但是忍不住嘶了一声,那女人手里正握着他的那玩意儿,他这个时候彻底清醒了,那女人抬起头,和他打了一个照面。

脸色苍白,眼珠全是黑色,一张嘴是血盆大口。

他惊得啊了一声,那女人消失了。

他惊魂未定之余,掀起被子,看了看。

见鬼,居然这都能涉了。

第二天,助理让酒店换了床单被褥。

助理崔子,看了看床单上的情况,也知道艺人不容易,何况顾清为了事业,将近三十岁还没有女朋友,觉得他是憋坏了,小声跟顾清说:“要不然,我找个生活助理?”

圈子里所谓的生活助理就是应召女,比应召女的好的多的是,这群女人只服务娱乐圈单身男性,长得好看,算是干净,给钱封口,钱货两讫。

“不行。”

“为什么啊,你看那个谁谁谁,谁谁谁都找过……”

“什么,他也找过?”顾清仿佛吃了一个很大的瓜。

那是最近火起来的一个小鲜肉。

接着,他看向了崔子,道:“想不到,你干助理多年,吃瓜的本事倒是逐渐见长。”

“不然呢。咱们都是男人,知道男人的苦衷,憋久了真的能憋坏的。生活助理好歹干净放心啊。”

“哪里干净了?”

“他们不服务别人啊。”

“别人用过,我又用,还干净啊。哪天我和那谁谁见了,我还尴尬呢。”

崔子想了想,也有道理。

顾清想了想,在自己风衣口袋里翻找。

“你找什么?”崔子问。

“找名片……”

他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于是顺手在崔子的衣服里翻找,终于找到了那张名片。

名片做得和她那时候的打扮完全不一样,白底仿宋黑字,冷淡风,只有一个名字,还有电话号码。

“昭离。”

“打电话给她,让她来。”顾清把名片给崔子。

“不行啊,不行啊!”崔子完全忘记了名片上的人是谁,完全认为这是野昌,摆手:“我说,你嫌生活助理不干净,就不嫌弃这种小卡片上的女人不干净吗?“

“你想什么呢!”顾清翻白眼,道:“那是我粉丝。”

“啊!”崔子的嘴巴张得老大:“你要睡.粉?”

顾清深呼吸一口气,把两只手放在他肩膀上,道:“我不睡.粉,你说得对,这里不干净,她说她会捉鬼,打电话让她过来。”

再怎么着,他这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不会睡自己粉丝。

崔子打了电话,五分钟后,昭离就到了。

她还是昨天的打扮,手里捧着杯奶茶,这打扮和样子,怎么看都不象是专业的。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她大笑起来,笑起来没有了眼睛,还是很甜。

“让我的助理和你说。”顾清把崔子推了出去。

崔子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然后打量这个女孩子,娱乐圈美女多多他见多了,这女孩子在路人中算是出众,但是也不算是大美女,但是笑起来格外甜美,他问:“你不热吗?”

“不热不热。”昭离摆手,道:“我看着这里的风水,坐了鬼门,所以就说这里不干净,你们最好是换酒店。”

“可是,这是条件最好的酒店了。”崔子的意思是不能换。

“哦。那……这个。”昭离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淘宝上随处可见的绸缎布袋护身符,道:“用这个。睡觉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了。”

“用这个啊。”崔子觉得这女孩子八成是骗钱。

“是啊。一个五百。”说着,她伸出手。

“一个,五百?”崔子:“你抢钱呢?”

顾清也觉得贵了,道:“五百,你要价太狠了吧。”

“这是粉丝价,平时我都要八百的。”昭离眨着大眼睛,无辜的说:“拜托,是要对付鬼啊。这价格合理。”

“那要不管用怎么办?”崔子问。

“不管用,再来找我。”昭离拍着胸。

顾清拿着护身符,心想:就暂时相信她一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3章 失眠


顾清失眠了。

本来今天拍戏很累,他应该争分夺秒睡觉的,但是他看着天花板怎么都睡不着。

本来是害怕鬼,但是怎么有种期待鬼来的感觉,看看护身符有没有用?

他想着想着,终于累了,闭上了眼睛,又觉得陡然一阵冷。

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白衣女人脚不沾地站在他面前,看样子要压过来,他还没有喊出声,对方就被弹了回去,弹了几次,对方象是恼了,变成了一个果体的美女,搔.首弄姿。

顾清:???

顾清:你有病吧?你觉得你变成美女,我就能忘记刚才你的鬼样子吗?

他实在是忍无可忍,对着那美女小肚子上就是一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一脚过去,那女人就不见了。

“还是有用的。”顾清拉上被子,心想:“就是能不能以后别看见这玩意儿。来招惹人之前真的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吗?”

崔子第二天看到顾清一脸愁容,道:“是不是那护身符没用?唉,白瞎五百块,要不然,把那女孩子叫来,退钱?”

顾清忙着记台词,头也不抬:“等下戏把她叫来。再说。”

顾清下戏没有来得及换戏服摘头套,崔子就把人找来了。

还是那身打扮,看她的衣服,顾清都觉得替她热的慌。

“护身符有用。但是我还是能看到鬼。还有什么办法吗?”

顾清开门见山。

“你当她不存在就好了呀。护身符的作用就是帮你隔绝鬼怪的呀。”

“咳咳。”

崔子看顾清脸色奇怪,问:“那女鬼到底做什么了?”

看崔子的表情,顾清觉得,他一定是在脑补聊斋。

于是顾清道:“在我跟前跳果体舞。”

崔子:“哇哦。”

昭离:“哇,女鬼性.搔.扰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帮个忙,收了她吧。”

他工作压力大,连带着睡眠质量也不高,动不动就醒,怎么能当一个鬼在面前不存在。

“好啊好啊。那……收鬼五千。”

“五千?”崔子要跳起来了:“这么贵?”

“不贵啊,我已经是粉丝价格了。平时我都要一万的。”

顾清低头看看昭离的打扮,心道:看着衣服,收费这么贵,大概也是一年没开张。

“那我晚上,到房间里去。”昭离道。

“不,不行!”崔子反对:“就不能弄个法宝,直接把东西给收了?”

“不行。我收了鬼,你要当面验货,我要当面收钱。”

崔子和顾清面面相觑。

为了良好的睡眠质量,还是答应吧!

夜晚。

顾清在洗手间换了睡衣,半靠在床上玩手机。

崔子在一旁玩手机。

而昭离,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玩手机。

崔子玩了一会儿,看了看自己的短袖,又看看昭离的外套,道:“你真的不热吗?”

昭离抬头,啊了一声,道:“你说的对。”

她晃了晃手机:“估计对方马上就要来了。”

她脱了俗气的绿色外套,里面是一件简单的打底白色T恤。

顿时,崔子就看直了眼。

夏天的衣服都比较修身,这个xiong,也忒大了,看起来和这种纯真甜美的脸有点不相称。崔子估摸了一下大概是D。

顾清觉得崔子忽然没有声音了,也抬头看去,一眼扫过昭离身上格外突出的那部分,然后迅速转开了脸。

娱乐圈里很多女人都以隆胸为乐,让他觉得所有又大又饱满还挺的都是动刀之后的结果。

阴风拂面。

“来了。”昭离站了起来。

一只苍白的手凭空出现,然后是身子,头。

昭离手里画符,打了出去,接着那女鬼嚎叫一声,就迅速缩水,昭离手里多了一个零钱包似的袋子,她一把攥住缩水的女鬼,塞进了包里,牢牢系紧了袋子。

干脆利落,前后不超过十分钟。

“这就完了?”崔子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完了,给钱吧。五千块。”昭离伸出手。

崔子边嘟囔边掏钱。

顾清问:“那,该不会还有别的鬼吧?”

“这里不干净,大抵还会有别的。”

“那怎么办啊?”崔子停下掏钱的手。

“继续用护身符啊。”

“我可不想看到别的鬼。”顾清嘟囔。

“你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大概要一个月呢。”崔子道。

“如果不换房间的话。我在这里画个符,鬼怪就进不来,记住,千万不要让人碰。”

昭离掏出了一支口红。

“那如果换房间呢?我再找你?”崔子问。

“画符两千,粉丝价。”

崔子啧了一声。

“不过……”

“不过什么?”崔子问。

“我可以画你身上。这样,你走到哪儿就可以百毒不侵?”

这要求,也太大胆了!

顾清:“我拒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4章 做梦


昭离扁扁嘴,道:“好吧,拒绝就拒绝吧,那没事,我就先走了。有什么工作,记得继续call我。”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你天亮再走吧。”顾清道:“天还没亮,不太安全。”

“哦,那就是,有粉丝凌晨从影帝房间里出来,疑似曝光恋情,那不太好吧。”

顾清往上翻了一个白眼儿。

但是到底,她没有走,盖着衣服,在单人沙发窝了一晚。

崔子也没有走,生怕她占了顾清的便宜。

顾清睡着了,他开始做梦。

梦到自己站在一个大宅院里,面对着一个华丽的木制阁楼,仿佛是影视城。

他又看了看自己,古代书生的打扮?

怎么会做这种梦,又不是演西厢记。

他迈动步子,朝着那二层小楼走去,小楼上点着灯,仿佛是在等人。

他情不自禁推开了门,走上了楼。

果然有人在等他。

一个穿着古代小姐衣服的美女,眼含秋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这女人可谓是极美的,但是顾清扫了一眼就没了兴趣。

“顾郎。”

对方连忙迎接上来:“顾郎,你见我一眼就要走,你好狠的心啊。”

“我什么时候说要见你?”

顾清皱眉。

他这个时候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爽了,因为对方美得不像真人,眉眼之间很像影视圈里来依靠他炒热度的白莲花。

“顾郎。我不信你就这么狠心。居然要抛弃我。我们海誓山盟,绝不分开,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难道是要抛弃我吗?”

女子说着,擦着眼泪,开始解腰带。

我去?

在梦里都有人送上门?

本着这女人八成是神经病的态度,顾清转身就走。

但是脚下怎么都动不了。

眼看对面那女人脱得不着寸缕,举着烛台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顾郎,我好看吗?”

好看个屁啊!

他开始看着女人脱他衣服,一副就要强上的架势。

他终于想到了什么,大叫:“昭离!”

砰一声,窗户开了。

昭离跨坐在窗上,穿着一身利落的男装,一脸大胡子。

门外是轰隆隆的雷声。

昭离对着那女子就是一个弹指,打灭了她手里的蜡烛,拉着他就从窗户往下跳去。

这个时候已经下起了小雨。

他们跳下去,跑了一会儿,但是跑来跑去都是在这宅子里。

昭离松开了他。

“你这胡子怎么回事?”他指着她的脸。

昭离撕下了脸上的胡子,道:“我不扮成男人,能进来吗?”

雨现在已经打湿了她的头发,和衣服,衣服紧贴在她身上,别的不说,那对大白兔的轮廓是特别明显。

他情不自禁看的时间多了一会儿。

昭离问:“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这个……”

说着,他的两只手神使鬼差就摸了上去,还揉了揉。手感太好了,感觉不是医美做出来的。

“你放开我,你这个咸猪手!”昭离拍打着他叫他松手。但是两只手就跟黏在上面似的。

接着,手机闹钟跟催命似的响了。

他松口气,又有点怅然,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下床。

昭离醒了,迷迷糊糊的拿手机玩。

他刚一下床,就觉得膝盖有点疼,撩起裤腿一看,有块是青的。

他想了想,脸色变了。

在梦里,昭离拉着他跳窗户的时候,他的腿是磕了一下的。

难道说,梦里的事都是真的?

但是昭离的模样,又似乎不象是发生过那种事,还打着哈欠自言自语要不要喝奶茶。

“你跟宾馆的人说吧,走廊两端的镜子要取下来。不然真的会出事的。”

昭离走了,他和崔子去吃早餐准备开工。

崔子问:“我说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

顾清摇头:“没,没什么,只是做噩梦了。”

“哦,做噩梦啊。没事,那小姑娘挺厉害的,有空让她再来治治。”

来治治,怕是噩梦更多。

没有鬼,顾清下戏终于能睡个好觉了——才怪。

晚上下戏,叶雪就站在门口敲门。

才开始他不知道是谁,以为是私生,通过猫眼才看到是穿着清凉的叶雪。

这地方条件这么艰苦,居然还想着这个。他看了一眼,就回去睡觉了,顺手给崔子发了个短信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这种女人黏上就甩不掉了,自己宁可进洗手间撸两管,也不给她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5章 装病


叶雪敲了半天门,影帝没有开门。

崔子过来赶她走人,她才悻悻走了。白瞎了她半天的妆容。

她很生气坐在梳妆台前置气。

要不是为了往上爬,谁会干这种事。

她草草卸妆,睡了。

顾清又在做梦。他又来到了那个宅子。

这次不同,那女人站在庭院的亭子里等他,穿着件披风。

“顾郎。”

她从亭子里出来,满怀欣喜的样子,拉住他的手。

“我认识你吗?”顾清见鬼似的转身要走,但是还是动不了。

那女子缓缓把披风解开,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她绕到他前面,勾起他的下巴,道:“我是真心爱你的啊。”

说着,一只冰凉的手伸向他裤子,他被冷了一哆嗦。

哦,他明白了,这女人,和叶雪一样,想强上他。

他又喊了起来:“昭离啊!”

昭离头上顶着几根草从一旁的花丛里蹦出来了,一个石头打在那女人的身上,趁着女人吃痛,拉着他拔腿就跑。

顾清忍不住回头看那女人,昭离的那块石头打在她身上,居然烧出了一个洞来,她就带着那个洞,五官扭曲地喊:“顾郎。”

“又要下雨了。”

跑了一段路,昭离喃喃的说。

“我们为什么跑不出去?”

昭离冲他甜甜的笑了:“因为,这是你的梦啊。”

果然下雨了,滴滴答答的,他们又淋湿了。

看着昭离的衣服紧贴在身上,他情不自禁又上手摸了过去。

但是这次,昭离没有反抗,而是把他的一只手往下移,放在她的腰上。他抱住了她。昭离是热的。他心里欢呼,低头凑近了她的脖子,还是甜甜的味道,他在对方的脖子上啃咬起来。

“别,很痒。”昭离似乎不明白他在做什么,咯咯笑了起来。

顾清的一只手都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了人。

叶雪睡着了,才发现自己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象山影视城?横店影视城?”

她察觉自己在大宅院里走,走了几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抱着一个人啃脖子,亲得难舍难分。她两手捂住了嘴巴,那侧影轮廓她当然熟悉,是顾清,他在亲谁?

那女子她看着眼生,似乎是没有见过。

但是那女人眼波流转的样子极为妩.媚,转头看向了她,那眼神中透露着警告。

她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的,居然是少爷两个字。

接着,两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把她拖走了。

拖到一个小破屋旁,开了门,丢了进去。

她惊魂未定,忘了自己是在梦里,声嘶力竭:“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手机铃声,把顾清又吵醒了。

顾清揉了揉头发起来,感觉莫名其妙。

自己在梦里,怎么会和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孩子做那么亲密的事。

果然自己还是憋了太久了。

下戏之后看看AV自己撸两管吧。

他刚一到片场,就听到导演很生气的喊:“叶雪呢!”

“叶雪,她发高烧了,来不了。”叶雪的助理是刚入行的,瘦瘦小小,说起话来跟蚊子哼哼一样。

“先拍别的戏!”

对于这种十八线小演员,要不是金主打了招呼,导演都不想用。

就知道装病逃避劳动。

但是……

叶雪是真的发烧了,烧得昏迷不醒,还在床上说胡话。

打了退烧针,体温退下来,一会儿的功夫,又升了上去。

剧组里有的人有经验,问道:“这……怕不是中邪?”

顾清听了之后,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了昭离。

昭离匆匆忙忙来的,这次换了外套,大黄色外套,绿色裤子,活像个行走的向日葵。

她扒了下叶雪的眼皮,道:“没错,是中邪。”

站在他身边的顾清呆滞了一下,他在昭离一探头的脖子侧面,看到了吻痕。

“有人拘她的魂魄了。这次,我要这个数。八千。”

“她醒了从她账上扣吧,救人要紧。”崔子劝说道。

昭离歪头耸耸肩,道:“哦。”

她拿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代的香炉,点了三支香,放在叶雪的脑袋旁边。

然后画了一道符,贴在了她的脑门上。

叶雪这个时候,还惊恐的在漆黑的小屋里。

她看到了,这应该就是古代的柴房。

门锁有响动。

有人开门了。

“小姐。”有粗使婆子的声音。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不是和顾清亲昵的女子又是谁?

她眼神恶毒,凑近叶雪的脸:“我本来不想处置你,但是谁让你看到了呢。你这种姿色,留在我身边,我也不放心。谁让你招惹我的顾哥哥,我要把你发卖到青楼去。”

“你……你是谁?”叶雪惊恐的问。

“我?你不认识我是谁?记住我,我姓赵。不过,我不会把你卖到高等的窑子里的,我会让你去做最低等的皮肉生意,让你生不如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6章 春梦


顾清手撑着脑门,头一点一点的睡着了。

谁让拍戏又累,还发生了这么多事。

不知道是梦是醒。

他睁开了眼睛,然后吓了一跳。

有个人正笑眯眯的骑在他身上。

不是昭离,又是谁?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但是一看衬衣就是男士的,不是她自己的,只歪歪斜斜系了胸前两个扣子,事业线半露不露,透过那宽大衬衣的衣领,能隐隐约约看到下面颤动的半球……

当然了,他试着动了动,她底下也没有穿。

而更奇特的是,自己底下也什么都没有穿。

“我说……”他想了想措辞,这种场景该如何处置,但是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中满是沙哑,又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

“你在说什么啊。”

昭离的头发丝有点湿,似乎是刚洗过头发吹干,她俯身道:“你想说什么?”

那两个浑圆就压在他脸上了,他顿时觉得无法呼吸。

昭离轻笑一声,然后直起身子,把手伸向衬衣的扣子。

他以为她是要解扣子,但是不是。

她居然端端正正的,把衬衣扣子给扣好了。

然后嘟囔着从他身上往后退,但是不是离开他的身体往后退,但是蹭着他的身体往后退:“我看你,大概是不想和我这样……”

“不不不,不是这样。”

顾清想给自己一巴掌,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个。

而昭离蹭完了,就下床,道:“那我就先走了。”

“你别走!”

顾清这时候说的是真心话。

都把自己撩.拨成这样了,还想走?

他一翻身下床就去捞她。

单手就搂住她的腰,往后拉扯。

昭离这个时候哇哇叫起来:“你干嘛,你疯了你,你不是不想做吗?”

“你来撩.拨我,撩.拨完了就想走吗,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说着,他对着她雪白的小屁.股上就是一巴掌:“说,你是不是故意来勾.引我的?”

“不是!”

昭离她挨了一巴掌,还晃了晃小翘臀,道:“不是不是。”

但是当顾清的手揉.捏着臀.肉,她似乎有点怕了:“是是是,我怕了你了,我是你的私生粉,就是要来税你的。”

顾清这才把她翻过来,一把她翻过来,她就过来啃他嘴唇,边啃边黏糊糊的说:“我可是追你很久了。”

谁知道,昭离这个时候居然夹着他的手指,小声说:“我今天安全期。”

接着,顾清想了起来,对啊,要上垒了,自己也不是一个不谨慎的人,套子呢?

自己居然会忘记套子这回事。

然后他就醒了。

看向四周,天还没有亮。时钟指向凌晨四点。还能睡个回笼觉,但是他却怅然若失,梦里的画面太过香.艳,让他有种错过假期的感觉。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顾清不觉得自己对那个女天师有什么旖旎的心思,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她哪点吸引人?除了胸大点儿之外?

顾清接着拉开被子,有点心虚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下,然后起来去洗手间解决了问题。

下一次一定要问问昭离,为什么总是做有关于她的春.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7章 醒了


临上工之前,顾清过来看了看叶雪。

叶雪的烧已经退了,但是人依旧没有醒来。

昭离似乎一晚上也没有睡,眼下有青色的淡淡的黑眼圈,但是脸颊绯红,仿佛是涂抹了淡淡的腮红。

“还没有醒?”顾清问。

昭离本来是趴在叶雪床头,听到他这么问,连忙起来摆手:“不不不,我很厉害的,这是意外,我保证,她最多明天就醒了。”

顾清笑了,他也没有说过对方不厉害什么的。

但是看到她发光的眼神,想到自己的梦,又觉得不好意思,道:“那我先去开工了。”

昭离抿嘴点点头。

叶雪迷迷茫茫不知道又在柴房里待了多久,她受到了惊吓,柴房又冷,她发起了烧。

这天晚上,她刚从迷糊中醒来,门吱呀一声开了。她以为是送吃的人来了,心里高兴,本来歪靠着墙壁,此时就撑起身子往外看,这几日,她每天都是晚上只有一顿饭,都是冷的,还是大杂烩,一看就是人剩下的,但是不吃会饿,怎么行。

但是进来的,却不是送饭的大娘,而是几个蒙着脸是壮汉。

她大吃一惊,缩着往后退,但是又想到,往后退不是正理,干脆爬起来往外冲,但是小肚子上就挨了一拳,仰面倒在地上。

男人用力的一拳,没有留情面,她觉得眼前阵阵发黑,疼得要蜷缩起来了。

身上没了力气,两根手腕就被牢牢的握住上举到头顶,被控制住不能动弹。

她心下一惊,开始大叫起来。

接着,身下一凉,一个蒙面的男子,已经捞起她的一条腿,开始用力的撕她的裙子。她蹬腿试图踢开对方但是无济于事。

她绝望起来:“救命,救救我!”

眼下的处境,让她根本就想不起,自己是被困在梦中。

叶雪哭喊着,而这个时候,有人走进来了,身后的伺候的人还搬了一个太师椅,来人坐在了太师椅上,坐了下来,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脸色又冷,又带着一丝可怖。

一个结束了,接着又换了另一个臭气熏天的男人压了上来。她想惨叫但是却渐渐没有了声音。

酷似昭离的这个女人还没有解气:“践女人,这不是你日思夜想的吗,我满足你了吧。”

她痛得大叫一声,使劲一蹬腿,醒了。

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晃悠在自己面前的脸,吓得啊啊啊啊的乱叫。

昭离没有按住她,连她的助理一起上,都没有按住这个女人。

也是正好,顾清下戏回来了,听到吵嚷就过来了。

一过来就看到叶雪跟抽风的陀螺一样,满地乱转,他都惊呆了:“这是做什么?她这是怎么了?”

叶雪被人按住了,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她战战兢兢指着昭离,道;“是她,就是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8章 高烧昏迷


叶雪嚷嚷,不仅昭离一脸莫名其妙,而且周围的人也是一脸莫名其妙。

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一醒来就跟吃了兴奋剂一样。

“救我!”叶雪一看到顾清就扑过来,双手抓住他的衣领,道:“救救我,她要找人强我!

顾清满脸都是问号。

崔子在一旁是一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这女人整天在想些什么东西?为什么想着有人会强她?

顾清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衣领下拿下来,道:“你好好休息。”

然后和崔子转身走了。

他碍于面子没有吐槽,这是什么鬼?

咣当一声响。只见昭离抱着自己的香炉也跑了出来,皱眉:“她不仅不给我钱,刚才还用水杯扔我!”

叶雪八成是疯了。顾清心里吐槽。

“不行,给她处理的钱,你得给我。”昭离伸手。

顾清看着她伸出的手,顿了顿。

还以为她是自己的真粉丝,弄了半天,人家是为了KPI。

顾清叹口气,道:“去我房间里说。”

顾清边走边用房卡开门,心想要不要把自己的梦境告诉她。

但是这也太古怪了,似乎是中邪。

在梦里,他和她是那么亲昵,而且在梦境里,他那么自律的人,居然那么强烈的想要她。

但是到了现实中……还好吧。

“我晚上一直在做梦,梦见一些事。”顾清坐下来。

“梦到什么?”昭离睁大眼睛问。

“我这几天一直梦到,一个宅子,宅子里有女鬼,似乎是认识我的,还叫我顾郎。很亲密的样子。”

昭离蹭一下站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把顾清吓一跳。

“你不会答应她了吧,或者是和她做过什么吧?”昭离关切的问。

“没有。这个真没有。”

那女人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谁会有那种心思。

“那就好。这种情况,有几天了?梦里还有其他人吗?”昭离继续问。

“有四五天了,一直都是在同一个场景里打转。”

就象是被困在同一场戏里。

“梦境里……”他咽了下口水,决定不说,在梦里,昭离也出现了。

“梦里没有别人了。”

“哦。”昭离点头,伸出手,两手捧着他的脸。

顾清:?

昭离凑近他,很郑重的说:“记住我的话。在梦里,任何人你的话你都不要信。记住了吗?”

“那……那如果是你呢?”

“我?你的梦里还有我?”

“我是说……万一呢?”

“哪怕是我,也不能信。知道了吗?”

顾清点头:“知道了。”

“好了。”昭离松开手,然后继续伸手:“给钱吧。”

顾清:……

顾清还是乖乖付了钱。

昭离很高兴的走了。

顾清揉了揉鼻子,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怅然。

梦里和昭离的场面太过香.艳,让他忍不住想重温回味。

但是呢?

他想起梦里还找不到套子的尴尬,于是把崔子叫了来:“帮我去买点东西。”

崔子问:“买什么?”

顾清:“买避.孕.套。”

崔子:???

崔子表示惊恐:“你在剧组想睡谁啊?”

顾清:“我在剧组谁也不睡。”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才不会做这种事。

“啊?那你要睡你的粉丝?”崔子更加惊恐了。

“我不会睡我的粉丝。”这是身为一个偶像的底线。

“那你要套做什么?”

“我做梦的时候用。”

崔子:???

虽然崔子表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去药店买了。

顾清看了那一盒杜蕾斯,觉得自己有点鬼迷心窍,于是自顾自笑了一声,去冲了个澡,准备小憩一会儿。

闭上眼睛,那熟悉的情景又来了。

擦着头发,穿着他的白衬衣的昭离,从刚才他洗澡的浴室走了出来,穿着酒店的拖鞋,一走一个湿哒哒的脚印。

“昭离?”他疑惑的叫了一声。

虽然在现实中的昭离说过,哪怕在梦境里,出现了她自己,他也不能信,但是他确实想确认,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昭离。

“是我。”昭离很自然的坐在床边。

“把头发吹干。不然会生病。”顾清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惦记我的头发没吹干?”昭离歪头问。

“咳咳。”顾清知道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肯定要出点事,但是他还是试探的问了一下:“刚才叶雪是怎么回事?”

“哦,她啊,她想睡.你啊。所以我就给了她一点儿教训。”

顾清一惊,直起身,道:“是你让她高烧昏迷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9章 欢呼雀跃


昭离听他这么问,似乎有点不开心了,继续擦头发道:“怎么,不可以吗?还是说,你心里向着她?”

这媚眼如丝的样子,根本就不像刚刚离开的昭离。

顾清深呼吸了一口气:“倒也不是,你明明暗算了她,还过来给她治病?”

昭离点头:“因为有钱赚。”

顾清:你说得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昭离这个时候扑倒了他,两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道:“我们来吧。”

欢呼雀跃的样子。

“等等。”顾清心想,自己刚买的杜蕾斯好像就随手放在一边了,不知道现在在不在。

他示意昭离松手,在枕头边上摸了摸,果然翻到了那盒套套,他恍惚以为这不是梦,或者干脆是真的。

“怎么了?”昭离看他出神,不解地问。

“没,没什么。”

“没什么,你愣着做什么。”昭离接过那盒杜蕾斯,伸手拆开了一个,笑嘻嘻的说:“我小的时候,以为这个是气球。”

顾清多了一丝警惕。在她伸手拉开自己的被子的时候,反手把她摁倒在了一边,压在她身上控制住了她:“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是昭离了。”对方眨眨眼。

“昭离刚刚离开。”

昭离还说过无论梦里出现任何人都不能相信,哪怕是她自己。

“对,我刚刚离开,可是,这是你的梦啊。我这么厉害,回来又怎么了。”

虽然她的语调婉转,但是顾清可不敢相信她了,一骨碌翻身起来,道:“那请你自重吧。你现在就穿好衣服从我这里出去。”

昭离坐起来,无辜的眨眼睛。

“我们不是男女朋友,更不是夫妻。何况,这么奇怪的场景下,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昭离笑着咬手指,青春又魅惑:“可是你有感觉了。”

她说着,又指了指他的下面。

顾清觉得尴尬,捂了捂,道:“你还是快走吧。我不睡粉。”

昭离鼓起腮帮子,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这个时候,顾清醒了。

手机使劲在响。

是崔子。

“到时间了,该起床了!”

顾清从床上起来洗漱,他擦护肤品的时候想到了什么,伸手摸向了枕头边上。

那盒杜蕾斯还在。

他松口气。

但是他发现盒子已经拆开了。

里面少了一个。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看样子,是该让那个古怪神奇的女孩子再来一趟了。

今天下戏晚了。

昭离在晚风中等了三个小时,顾清看她的时候,她的神情生无可恋。

一看到他,就开始吐槽:“我都喝了四杯奶茶,去了三趟厕所了。你叫我来,又怎么了?”

“我的梦,很奇怪。”

“我知道。”昭离不由分说,又伸出手。

顾清伸手打了一下她手心。

昭离挑眉缩回手:“看在业务多的份儿上,我给你打七折。”

崔子凑过来也要听,被顾清挡了挡。

顾清用眼神示意崔子离着他远一些,和昭离小声说:“我不是说,我总是梦到一个宅子吗?”

“对啊,还有女鬼。”

“我还梦到了你。”

“哦,你是说,在梦里我还来救你对吧。我超厉害的!”昭离一脸“不愧是我”。

“不是,开始我梦见你救我,后来……”

“后来什么?”

“后来一直梦到我们在一起。”

“啊?”昭离指着他,道:“你想睡粉啊?”

“不是。”顾清生无可恋,他根正苗红,除了谈过几个女朋友可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他道:“在梦里,是你想上.我。”

“啊……”昭离点头,恍然大悟:“我当然想上.你了。我是你的女友粉啊。”

顾清:???

昭离马上纠正:“啊,不对,我没有这么龌龊的想法,说说梦里的情景。”

顾清道:“我枕头边上的一盒杜蕾斯,里面少了一个,在梦里,被你给拆了。”

昭离满脸都是:“你是不是疯了”的表情,然后道:“在梦里,你看到我拆了。然后你醒来,就真的少了一个?”

“是的。”

“好奇怪啊。”昭离想了想。

“对,是很奇怪。还有,在梦里,你说,是你让叶雪发烧昏迷的。”

昭离指着自己的鼻子:“是我?”

“对。在梦里你的确这么说。”

昭离一拍手,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这个东西,既然能化形入梦,就说明很厉害。”

“那怎么办?”顾清不由自主的问。

昭离再次伸手:“这次,起码一万。少了不干。”

顾清:你怎么不去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10章 我让你穿上


夜晚。

昭离喝着奶茶坐一旁的沙发上,道:“你睡吧,我会守着你的。当发现不对的时候,我一定会叫醒你。”

虽然,睡觉的时候,被人守着,这么怪怪的,但是顾清还是紧张的把自己裹了又裹,确定自己不会走光,钻被窝里闭上了眼睛。

昭离把手里喝光的奶茶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悄无声息的拿出了一本小说开始看。

一般来说,顾清的睡眠质量很不好,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醒。

但是,在有人守着的情况下,他居然睡着了,一夜无梦,睡到了天亮。

他睁开眼睛,接着吓了一跳。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昭离已经躺在他身边了,穿着衣服睡得正香。

“醒醒。”顾清推着她:“醒醒!”

昭离睁开了眼睛。

“谁让你到我床上来的!”顾清恼了。

何况,她还穿着衣服,顾清的洁癖要犯了。

“我困了,你也不能让我睡一晚沙发啊。你这个沙发这么破,我连腿都伸不开。”

“我是男的!你是女的!”

“那又怎么样啊!你睡着了!我也没有摸你,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昭离下了床整理衣服。

顾清把被子盖在自己胸前。

那样子,仿佛他是被上的那个。

“你不是说,发现不对,就把我叫起来吗?”

“可我没有发现不对啊。”昭离辩解。

顾清想了想,也是,这一晚上,他都没有做什么稀奇古怪的梦。

他挠挠头,道:“你先出去吧。我得开工了。等会儿你出门的时候小心点,别被人拍到。”

昭离翻了一个大白眼。

这是昭离陪着他的第二天。

“我警告你,等下不能上我的床。”顾清穿着睡衣,戴着睡帽,全副武装,在被窝里跟昭离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昭离斜了他一眼。

他闭上眼睛,昏昏沉沉。

昭离掏出自己口袋里的一个苹果,咬了口,咔嚓一声。

顾清是被亲醒的。

他惊讶的睁开眼睛,看到一脸无辜的昭离,趴在他身上。

“你干嘛?”

这是终于暴露了女色狼的本性吗?

但是他发觉昭离穿的不是刚才的衣服,还是他的白衬衣。

“你摸摸我嘛,人家快急死了,你还不来找我。怎么就不来找我呢。”

说着,她拿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隔着衬衣,手感真好,柔软又富有弹性,温热的,一个完美弧度的半球。

顾清咽下口口水,心里提醒着:这是隆胸隆起来的。这是假的。

“你再摸摸嘛。”

她拿着他的手,伸进了衬衣里。那手底下的感觉真是光滑细腻,在他手里Q弹Q弹的。

“满意吗,是真胸。”她凑近他,压低声音。

简直要受不了了。但是这时候,顾清还有些理智,叫道:“昭离。”

“干嘛呀?”对方答应道。

“昭离!”他提高了声音。

“醒醒,醒醒!”

顾清醒来了。他的脸上刺痛。

“你干嘛了?”他坐起来。

“你就是不醒,我打了你一耳光。”昭离面不改色的说。

“你打我?”

“你梦到什么了?你……”

这个时候,顾清的被子滑落了,露出了一柱擎天。

昭离扫了一眼,然后瞪大眼睛看他:“你在梦里干什么了?你梦到谁了?”“

“这是自然生理反应,不是……梦到你了……”

“啪!”顾清又挨了一耳光。

“梦到我了!你居然梦到我了!你梦到我你成这样!”

昭离拎着枕头往他身上扔。

“停下,停下,一万一万!”顾清叫道。

昭离停手了,气鼓鼓看他,像个河豚。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说了吗,我梦到了你,很奇怪。你都说了是化形,你不高兴什么。”

说着,顾清敲了敲脑袋。

为什么做梦都象是连续剧?

但是自己的白衬衣根本就没有带来,只带了夏天要穿的背心和T。

但是崔子的白衬衣应该是带着的。

他给崔子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时间很早,崔子睡眼惺忪过来,道:“要什么?白衬衣?我那里有白衬衣啊。我胖了衬衣都穿不上了很久都没穿了,我穿白衬衣还是几年前的事了。不是,白衬衣不是带着吗?在你箱子里?”

顾清震惊了,去翻自己的箱子。

他明明记得自己没有带白衬衣,但是却从压箱底的,自己带的吹风机下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白衬衣。

昭离一副吃瓜的样子,但是马上,顾清把白衬衣递给她:“穿上。”

“什么?”

“我让你穿上!”

“哦。”

“只穿这个,不能穿别的。”

“哈?”

“你不能睡粉啊,大哥!”崔子痛心疾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第10章 我让你穿上


夜晚。

昭离喝着奶茶坐一旁的沙发上,道:“你睡吧,我会守着你的。当发现不对的时候,我一定会叫醒你。”

虽然,睡觉的时候,被人守着,这么怪怪的,但是顾清还是紧张的把自己裹了又裹,确定自己不会走光,钻被窝里闭上了眼睛。

昭离把手里喝光的奶茶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悄无声息的拿出了一本小说开始看。

一般来说,顾清的睡眠质量很不好,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醒。

但是,在有人守着的情况下,他居然睡着了,一夜无梦,睡到了天亮。

他睁开眼睛,接着吓了一跳。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昭离已经躺在他身边了,穿着衣服睡得正香。

“醒醒。”顾清推着她:“醒醒!”

昭离睁开了眼睛。

“谁让你到我床上来的!”顾清恼了。

何况,她还穿着衣服,顾清的洁癖要犯了。

“我困了,你也不能让我睡一晚沙发啊。你这个沙发这么破,我连腿都伸不开。”

“我是男的!你是女的!”

“那又怎么样啊!你睡着了!我也没有摸你,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昭离下了床整理衣服。

顾清把被子盖在自己胸前。

那样子,仿佛他是被上的那个。

“你不是说,发现不对,就把我叫起来吗?”

“可我没有发现不对啊。”昭离辩解。

顾清想了想,也是,这一晚上,他都没有做什么稀奇古怪的梦。

他挠挠头,道:“你先出去吧。我得开工了。等会儿你出门的时候小心点,别被人拍到。”

昭离翻了一个大白眼。

这是昭离陪着他的第二天。

“我警告你,等下不能上我的床。”顾清穿着睡衣,戴着睡帽,全副武装,在被窝里跟昭离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昭离斜了他一眼。

他闭上眼睛,昏昏沉沉。

昭离掏出自己口袋里的一个苹果,咬了口,咔嚓一声。

顾清是被亲醒的。

他惊讶的睁开眼睛,看到一脸无辜的昭离,趴在他身上。

“你干嘛?”

这是终于暴露了女色狼的本性吗?

但是他发觉昭离穿的不是刚才的衣服,还是他的白衬衣。

“你摸摸我嘛,人家快急死了,你还不来找我。怎么就不来找我呢。”

说着,她拿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隔着衬衣,手感真好,柔软又富有弹性,温热的,一个完美弧度的半球。

顾清咽下口口水,心里提醒着:这是隆胸隆起来的。这是假的。

“你再摸摸嘛。”

她拿着他的手,伸进了衬衣里。那手底下的感觉真是光滑细腻,在他手里Q弹Q弹的。

“满意吗,是真胸。”她凑近他,压低声音。

简直要受不了了。但是这时候,顾清还有些理智,叫道:“昭离。”

“干嘛呀?”对方答应道。

“昭离!”他提高了声音。

“醒醒,醒醒!”

顾清醒来了。他的脸上刺痛。

“你干嘛了?”他坐起来。

“你就是不醒,我打了你一耳光。”昭离面不改色的说。

“你打我?”

“你梦到什么了?你……”

这个时候,顾清的被子滑落了,露出了一柱擎天。

昭离扫了一眼,然后瞪大眼睛看他:“你在梦里干什么了?你梦到谁了?”“

“这是自然生理反应,不是……梦到你了……”

“啪!”顾清又挨了一耳光。

“梦到我了!你居然梦到我了!你梦到我你成这样!”

昭离拎着枕头往他身上扔。

“停下,停下,一万一万!”顾清叫道。

昭离停手了,气鼓鼓看他,像个河豚。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说了吗,我梦到了你,很奇怪。你都说了是化形,你不高兴什么。”

说着,顾清敲了敲脑袋。

为什么做梦都象是连续剧?

但是自己的白衬衣根本就没有带来,只带了夏天要穿的背心和T。

但是崔子的白衬衣应该是带着的。

他给崔子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时间很早,崔子睡眼惺忪过来,道:“要什么?白衬衣?我那里有白衬衣啊。我胖了衬衣都穿不上了很久都没穿了,我穿白衬衣还是几年前的事了。不是,白衬衣不是带着吗?在你箱子里?”

顾清震惊了,去翻自己的箱子。

他明明记得自己没有带白衬衣,但是却从压箱底的,自己带的吹风机下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白衬衣。

昭离一副吃瓜的样子,但是马上,顾清把白衬衣递给她:“穿上。”

“什么?”

“我让你穿上!”

“哦。”

“只穿这个,不能穿别的。”

“哈?”

“你不能睡粉啊,大哥!”崔子痛心疾首。

继续阅读《情雨绵绵入梦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