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浅,墨渊(歌尽桃花扇)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歌尽桃花扇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鹧鸪
简介:“墨渊我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了他们!”
“什么都可以?”墨渊目光冰冷,“我要你为我生下萧族的继承人

萧浅攥紧了拳头,只觉得天旋地转,“好,我答应你

角色:萧浅,墨渊
萧浅,墨渊(歌尽桃花扇)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歌尽桃花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国破


萧浅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她会被关在自己国家的地牢里。

牢房被打开,萧浅立刻爬起来,奈何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背后的双翅被鞭挞了不知多少次,鲜血止不住地流着。

脚步声渐渐近了。

“怎么是你?”萧浅看着眼前这盛装打扮的女子,她是梓玥,墨渊的妃子。

“陛下公务繁忙,让我来告诉你,破坏了萧族公主的婚宴真是不好意思,想把这个东西送给公主作为赔礼。”

梓玥捧着一只木盘,装着一条三尺白绫。

“你想做什么!”萧浅连连后退,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一夜之间,萧族被魔族攻陷,她的全部族人沦为阶下囚。

“来吧,要是害怕,我会再给你选个痛快的死法。”梓玥拿起白绫,慢慢走向她。

“我要见墨渊……他不会杀我的!”萧浅挣扎着,扯断了手中的白绫。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直呼陛下名讳!”梓玥怒不可遏地扇了她两巴掌。墨渊的确没有下令杀了她,但只要萧浅一死,她的任务就大功告成了,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公主,有谁会在意。

突然间,一股强劲的气推开牢门。

“墨渊、墨渊……”萧浅顾不了那么多,眼下只能先向这个人求救。

“陛下,公主似乎想寻死,臣妾这是在帮她。”梓玥面不改色地向墨渊行了一礼。

“我不想死,墨渊,你想要什么都给你。放过我的族人好不好……”萧浅眼睛红红的,她已经很久没见到自己的父王母后了,不知道现在他们在哪里。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攻打萧族吗?”墨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因为你们提供给魔族的水源很脏,你们萧族更脏。我的族人用了你们带来的水,全都死了。”

“不可能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萧族的水不可能有问题……”

墨渊慢慢蹲下,一只手抓住了她背后的翅膀,只听见“咔嚓”一声。

剧烈的疼痛袭来,萧浅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浑身抽搐着。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萧浅哑着嗓子说道。“你相信我,我们没做过这种事……”

看着萧浅坚定的神情,墨渊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小,他松开了萧浅,带着梓玥离开了牢房。

萧浅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没有在牢房里,而是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房门是被打开的,萧浅走出屋外,一个人都没有。

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逃跑。

但她身上的伤很严重,翅膀也被折了,想要跑掉,必须要想一个计策。

她回到房间,等夜深人静的时候,伪装成夜间执勤的宫女,宫门四处防守严密,萧浅躲了一阵,竟然发现到了自己的寝宫。而且里面好像有人。

什么人会在里面?萧浅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巡防的侍卫正往这边走来。萧浅连忙打开窗户翻了进去。

等巡防侍卫走后,她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

“你还想去牢里待着?”

“我……”萧浅看见墨渊,心下暗道不好,但她还是急中生智,说道:“我是来找你的,若能救回你的族人,你能不能也放过萧族?”

墨渊沉默不语。

萧浅从发中取下一根金簪,说道:“这是返魂香,可以起死回生。你拿去吧。”

墨渊接过金簪,转身就走。

“等等,你还没有下令放过他们!”

“我从来没有答应放过萧族。”

萧浅全身发冷,怎么会这样,她连返魂香都给他了。萧浅痛苦地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墨渊我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了他们!”

“什么都可以?”墨渊目光冰冷,“我要你为我生下萧族的继承人。”

萧浅攥紧了拳头,只觉得天旋地转,“好,我答应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2章 肮脏


萧浅跪在地上,双手颤抖着端着茶杯。

啪地一声,梓玥将茶杯打翻在地。

“连端茶都做不好,看来是该教教你如何礼仪规矩。”梓玥掩嘴嘲讽道,“捡起来!”

萧浅认命地去捡地上的碎瓷片,尖锐碎瓷划伤了她的手指,红色的血珠滴落在洁白的瓷片上。

这是萧浅给她端的第九次茶,梓玥一会说茶水太凉,一会说茶水太烫,还把烧开的水泼在她的手上。

一旁的侍女前来通报:“王妃,陛下马上要来了。”

“知道了。”

梓玥端起萧浅又一次端上来的茶杯,一饮而尽。突然间,她的脸色变得又青又紫,这一幕,刚好被进来的墨渊看见。

“你……你竟然想毒害我,我要去告诉陛下!”梓玥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萧浅辩解道:“我没有,水里没有毒!”

“陛下,小心这个毒妇,她想要谋害臣妾!”梓玥算好了时间,一看到墨渊,立刻虚弱地跑过去,说完之后,晕倒过去。

梓玥中毒了,和当年墨渊中的一样的毒。她躺在床上,脸色发青,手臂上黑色的毒气很是恐怖。

墨渊一掌拍过去,打得萧浅口吐鲜血。

“你干了什么,还不把解药拿出来!”

“我没有下毒。我们喝的一样的水,怎么会有毒。”萧浅极力辩解,可墨渊根本不相信她。

“太医,传太医!”

太医闻令赶来,先是在梓玥手腕上把了脉,又看了手臂上那些黑色的毒气。

“如今只有萧族的骨和血可以暂时抑制王妃的毒性。”

转眼间,只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她的翅膀被生生扯下来。萧浅疼的撕心裂肺,但她不敢反抗。

“王妃中的毒只能暂时压制,不过这些恐怕是不够。”

“来人,把萧族的翅膀全部砍下来。”

萧浅惊恐地爬过去,跪在墨渊面前,手上的血粘满了衣角。

“不要,不要,求求你了……我帮她解毒,你放过他们。”

萧浅拿起刀,割向手臂,鲜血汩汩流向水杯,梓玥喝下了她的血,不会儿就醒了。

“陛下,臣妾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梓玥缓缓睁开眼,凄苦万分。

“梓玥是要当王后的,怎么会死。”

萧浅无力地倒在地上,失血过多,要是不及时医治,也活不了多久了。

“抬出去,真脏。”

萧浅又被关进了地牢,墨渊让她好好反省。

反省什么呢,萧浅痛苦地想,突然觉得一阵反胃,在牢中不停地干呕。立即有人去报告给了梓玥。

“王妃,公主……好像怀孕了。”

梓玥用法术擦了擦手臂上的黑气,手臂立刻光洁如新。

“真没让我失望,去看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3章 毒蛇


地牢之中。

萧浅尽力调息身上的伤口,这时牢门被打开。

“听说你怀孕了,真是太好了。”梓玥笑意盈盈地走进来。

“你怎么……”萧浅想不明白,明明刚才还那么虚弱的人,这时又面色如常地跟她说话。

“你的血可真是好东西,我喝了之后感觉修为又提升了不少。”梓玥用力踩住萧浅的手,“我饲养的蛊蛇正好缺少养分,就拿你的孩子来喂它吧!”

萧浅挣扎着,死命护住腹部,这个孩子不能死,她还要靠它去换族人的性命。

蛊蛇钻进了子宫,撕咬着那小的可怜的血肉。

一滩血迹流出来,染红了地面。

“孩子,我的孩子……”萧浅惨叫,她的孩子没有了,被蛊蛇吃掉了。

“我是不会让你的孩子出生的,你怀一个,它就吃一个,直到你再也怀不上为止。”梓玥恶狠狠地说着。

“你到底跟我有什么仇,我没有招惹过你。”萧浅无力的捂着肚子。

“萧浅,看在你快要死了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当年你们给魔族国的水没有问题,那些毒是我下的,今天的毒也是我下的,解药也只有我才有。”

“你……原来是你,是你要害死墨渊。”

“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让他接受我,怎么舍得让他死呢?我还要和他一起攻打下一个国家,到时候你们的领地都是我的,我们要在最华丽的宫殿举行典礼。”

梓玥冷冷地看着她:“怪就怪你们自己,凭什么你们可以不劳而获,我们必须靠掠夺才能活下去!”

萧浅扑上去扯住梓玥的裙摆,撕下一片锦缎,这原本是她的衣服,现在被穿在了梓玥的身上。

“你这个践人,竟敢弄坏我的衣服!”梓玥不停地踢向她的肚子,腹内像是被一双大手揉捏一般,传来阵阵痉挛。

萧浅疼的说不出话,只能默默哭泣。

“你以为墨渊会在乎你?别忘了,他的救命恩人是我,陪他征战沙场的也是我,我才是最适合他的,你不过是个下践的毒妇。”梓玥越说越激动,“践人,下践的东西,他凭什么还记着你,你到底哪点比得上我!”

“你不得好死。”萧浅啐了一口血。

“你说什么?”梓玥装作没听清,“想死是吗,那我就我成全你。”

蛊蛇在梓玥的咒语下,用力在萧浅的肚子里翻滚撕咬,萧浅疼的在地上大叫。

“把她拖出去,犒赏三军。”

一个,两个,三个……

刑房里,梓玥满意地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萧族公主被众将士欺凌。

“你得感谢我,不让你这么快就去死,你的肚子里有我的蛊蛇,它还要靠你的胎儿吸取养分,这么好的器皿我还没用够呢。”

“你们都用点劲,只要能让公主怀上孩子,你们都有赏。”

“遵命,王妃。”

这些人是她的亲信,也是她安排在墨渊身边的卧底,所以不用担心这些人会告密。

蛊蛇每天都在萧浅的肚子里撕咬着她的骨血,每当又一滩血身体流出来,她知道那是又一个无辜的生命被抹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4章 流产


萧浅听说墨渊每隔一段时间要杀掉一个萧族,取他们的血来给梓玥治病。她心急如焚,再这样下去,族人们都会被杀光。

当她再次被带到梓玥面前时,她虔诚地低下头:“王妃,求您宽宏大量,放过我的族人。”

“只要你承认毒是你下的,我就去跟陛下求情。”

萧浅浑身发冷,她要是承认了,墨渊更不会放过他们!

“怎么,这么一点要求都不愿意?”梓玥钳住她的手,手臂上顿时生出黑色的毒气。

萧浅抵不过她的力气,任凭梓玥得意地笑着,在她手上留下了黑毒。

“我告诉你萧浅,你不过是我的玩物,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是玩不过我的!你尽管去告诉陛下,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萧浅跪在大殿门外,不停地磕头。

“梓玥王妃的毒是我下的,求陛下开恩,饶过我的族人。”

萧浅在跪了一天一夜,墨渊才出来见她。

“果真是个肮脏的毒妇,我当年真是瞎了眼!”墨渊一掌将她推下台阶,萧浅从长长的台阶滚落下去。

“求……求你……”萧浅接连几日被折磨,此时终于体力不支地晕倒。

留在台阶上的血十分醒目。

一盆凉水兜头泼下,刺得她浑身的伤口都在疼。

“为什么是你。”墨渊掐住她的脖子。

萧浅难以呼吸,无助地拍打着他的手臂。就在她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墨渊松开手。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沉下去。

萧浅自暴自弃,说道:“你的要求,我恐怕做不到了。”说着她扯掉了一层一层的衣服,漏出残破不堪的身躯。

“你杀了我们的孩子!”墨渊看到她身体流出的血水,震怒不已。

“我没保住它,对不起……”萧浅失声痛哭,蛊蛇一次一次吃掉她的孩子,她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对不起,对不起……”萧浅一边哭一边道歉,不知是在对谁说。

暗无天日的宫殿中,萧浅每晚都要承受无止境的折磨,蛊蛇吃掉了第六个孩子后,她终于崩溃了。

她能感觉到,她的灵力在随着每一次流产渐渐消失。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蛊蛇被她的骨血滋养过后,毒性更强,梓玥让它从萧浅的体内钻出来,并在她身上留下了黑毒。

这种毒,会让她在十天后面目全非,身体溃烂而死。

“想得到解药,今晚到地牢里来。”

当夜,萧浅依照约定来地牢找到梓玥。

“你还不知道吧,几天前王宫闯进来一个刺客,想要行刺陛下。”梓玥说道,“那个人,是阿修罗王。”

“你们……你们把他怎么样了!”萧浅想要冲上前去,无奈被梓玥制住。

“他口口声声说是来救人的,陛下怎么可能放过他。”梓玥冷笑,把她带到了关押重犯的监狱。

铁链穿透辛昀的琵琶骨,被锁在一块巨石上。

萧浅悲痛欲绝。

“你是不是想救他?我可以帮你。”

萧浅不可置信:“你真的……”

“条件是你必须和他一起滚出王宫,再也不许回来!”梓玥把钥匙丢在地上,“想清楚了,这是我给你唯一的机会。”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走,我不能……”萧浅下意识想后退,被梓玥狠狠拽住。

“本想留你一命,就凭你这副尊容,有什么脸面留在陛下身边!”梓玥妒火中烧,大喝,“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肯,那就怪不得我了!”

她一掌劈向萧浅的后颈,萧浅晕了过去。

梓玥将人放在自己的宫中,又叫来了太医。

墨渊以为是梓玥又毒发了,却看到萧浅脸色苍白地坐在床上。

“她怎么了?”

“公主突然晕倒,臣妾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太医正在给她看呢。”梓玥朝着太医使了个眼色。

太医立刻严肃道:“公主曾多次流产,怕是不能再生育了!”

萧浅听到这话,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掉。

“你为了不生下我们的孩子,不惜如此糟践自己?”墨渊把她扯到地上,愤怒道,“萧浅,你怎么会这么毒!”

“我……”萧浅实在有口难辩,她被当作梓玥培养蛊蛇的器皿,此时身中剧毒,的确是个“毒”妇。

这时,太医又道:“从流产的时间来看,公主的孩子并不是陛下的。”

“怎么会!”梓玥装作意外,又回忆道:“臣妾昨夜看到公主一个人进了地牢,莫非是在和阿修罗王私会,难道说公主还跟他情丝未断……”

“来人,把阿修罗王施以千刀之刑!”

萧浅跪在地上不断哀求:“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下践,是我的错……你要罚就罚我一个人!”

“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墨渊狂怒,看到萧浅为另一个人放弃尊严来求自己,恨不得把那个人碎尸万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5章 誓言


地牢之中,被锁住的阿修罗王宛如一尊雕像。身上是无数的刀伤。

萧浅被墨渊一把推到地上,萧浅爬到他的面前,伤心欲绝地看着辛昀满身的伤痕。

“你不该来的,是我连累你。”萧浅哀伤地说道。

他怎么会这么傻,明明知道逃不出去的,为什么还要来。

辛昀睁开眼,发现萧浅的翅膀被折了,没有翅膀,无疑是活不了多久。没想到墨渊竟然会做这种事!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辛昀即使被制住,还是傲气依然。

“我当然会杀了你,我还要让萧浅亲眼看着你是怎么死的。”

墨渊手握着长剑,一剑斩向他,萧浅惊叫着扑过去,挡在辛昀身前。

剑气划破萧浅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你想死?”墨渊一脚踢开她,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可我和辛昀是清白的。”萧浅目光坚定地看着他。

“不是和他,那就是还有歼夫?萧浅,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浴求不满,你在外边还有多少人!”

墨渊撕开她的衣服,萧浅无路可逃,只能死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住手!她是人,不是畜生,你不能这么对她!”

辛昀怒气爆发,周身的灵气也随之变化,但锁链的桎梏会随着他的灵气变得更强,不断折磨他的身体。

萧浅仿佛听见锁链将辛昀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我没有做过,你相信我啊……”萧浅十指泛白,她从来没有比现在更想死。

但如果她死了,辛昀怎么办,她的族人又怎么办……

墨渊仍然在发狂似的践踏她。

“你到底是谁的,说!”

“我是你的……”

萧浅放弃挣扎,沙哑着声音说道:“我发誓……我以萧族之神的名义发誓……此生只为你一人所有,不离不弃,若有违背,我将坠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萧族之誓需要以灵力为祭,萧浅说完之后,全身的灵力都被抽走,只剩一具无力的躯壳。

“你满意了吗,墨渊……”

“我以萧族之神的起誓,难道都不能让你相信一次吗……”

墨渊冷笑一声。

“从今天开始,你就待在冷宫里一辈子,哪儿都不许去!”

一辈子……

哪有一辈子那么长,萧浅心想,自己身患剧毒,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死去,只是可怜了那些无辜的人,没有人可以保护他们了。

萧浅从那天起就被幽禁在冷宫。

无法获得外界的联系,她的心一天比一天沉重。每天食不下咽,夜不能眠。

体内的灵气越来越少。

这时,外面传来动静,有人跌跌撞撞走进来。

萧浅看清,是一名被弄瞎双眼的萧族女子,她一步步摸索着向前走去。

“救救我,公主,我不想死!”

看着眼前遍体鳞伤的女子,萧浅急切地奔过去,他们怎么忍心折磨一个手无寸铁的人!

“怎么会这样,谁干的!”

接着,又是一个个萧族被推进房间,他们或是被打断了双手,或是被毒哑了嗓子。

萧浅心惊,竟然要让他们受这样的惩罚。

“你们,是墨渊下的命令对不对,他怎么可以这样……”

萧浅伏在地面哭泣,明明她已经发过誓了,也被囚禁在冷宫,可他还是不放过他们。

她推门而出,就被迎面而来的梓玥王妃一脚踹在地上。

“你还有脸活着,命可真是硬啊!”梓玥用灵气绑住她的双腿。

“你放开我!”

“先前我给过你机会,让你走,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毁了你这张脸。”

萧浅惊恐地看着梓玥手中淬毒的匕首。

“这都是你自找的。”

毒液从皮肤渗透进去,过不了几天,毒发之时皮肤便会发黑、溃烂,最后面目全非。

“看你还有什么脸去勾.引陛下!”梓玥将毒液悉数倒在她的身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行了断,否则的话,我让你死的很难看!”

“我只想活着,我不跟你争,只是这样都不行吗……”萧浅痛苦道,她自知时日无多,但她想在此之前看到她的族人安好。

“你有什么资格活着,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我告诉你,我不光要毁了你的脸,还要毁了你的命!”

梓玥离开后,萧浅默默忍受着黑毒带来的痛苦,操纵体内的灵气不断为自己疗伤。为什么要一次次折磨她,为什么……

她要活下去,要等到墨渊愿意相信她的那天,她还不能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6章 放走


地牢中,一名身着萧族衣裙的女子蒙面走进来,四周没有一名守卫。

她在关押辛昀的巨石前止步。打开了锁链,又用灵气为他修复伤口。辛昀恢复了些许,看向这名蒙面女子。

“你是……”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梓玥撤下自己的面纱。

“你为何要救我?”

“我是公主身边的婢女,是她让我来救你的。”梓玥拿出一条手帕,上面的图案的确是萧族的族徽。辛昀不疑有他,跟着梓玥逃出大牢。

梓玥带着他一路出了王宫。

宫门外。辛昀十分感激梓玥的相助。

“我就送到这里,你快走吧,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姑娘的恩情,我改日再报!”

梓玥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露出一丝阴暗的笑容。

萧浅,你这次完了。

不多时,便听得狱中有人高呼。

“不好了,阿修罗王逃走了!”

“是萧族公主的人偷了钥匙,将人放走。”为首的禁军如是说,并且将一名萧族女子的尸体扔到墨渊面前。

墨渊提着剑,走向冷宫。

门碰的一声被打开。

“你可真是好手段,萧浅,你这次又是用什么买通了大牢的守卫?”

“不是我!我早就被你囚禁了,怎么可能放走他!”萧浅听闻辛昀安全离开,也很意外,但至少他没有因为自己而丧命。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萧浅,你明明可以当我的金丝雀,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可以给你要的一切,可你为什么要一次次挑战我的耐心!”

萧浅大喊:“我真的没做过,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除非你死。”

除非让她去死?

萧浅苦笑,她哀求,她发誓,可他都不愿意相信。难道真的要用死来证明她的清白?

“我……如果我死,是不是真的可以相信我?”萧浅缓缓道,她握紧袖子里的匕首,这是梓玥留给她让她自裁的。

“只要我死,你是不是可以放过他们……”

萧浅最后问道。

她一次次地相信,又一次次失望,可还能怎么办呢,所有人的命都捏在他的手里,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选择了。

“你不就是想让他们活着吗,我偏就杀光他们!”

“你不能这么做!”萧浅被一掌推翻在地,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饶过他们,我听你的话,我哪都不去,这样可以了吗……”

“跟我去地牢,我要让你看着那些人去死!”

阴冷潮湿的地面,根本不是人能待的地方。这里关押着她的族人。

断断续续的啜泣声让她心碎。

“对不起,对不起,我尽力了,我救不了你们出去……”萧浅满目悲凉,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经历这样的伤痛。

“还有最后的办法……”一名萧族人低声说。他将一枚毒针放入萧浅的手中,“这是见血封喉的毒药,扎入皮肤就会毒发,只要魔族王一死,我们就可以逃出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7章 地狱


要杀死墨渊?

萧浅抹去这个可怕的想法,墨渊只是被奸人所蒙骗,他内心一定还是相信她的。

就算再怎么样,她也不会杀他,否则她会后悔一辈子。

萧浅颤抖着手,毒针在慌乱中掉在地上。

“这次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毒针被墨渊夺过,反手扎在了那个萧族人身上。

毒性很快发作,那人全身变得乌黑,没过多久就咽气了。

“萧族人意图行刺,罪无可赦,来人,将他们全部斩杀……”

萧浅立刻惊恐地抓住他的手,“不要!”

“别再求我放过他们,我听够了!”

“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亲手杀了他们。”

萧浅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说什么,我怎么可以……”

墨渊扔给她一把长剑,将她推向牢狱中。

“你不杀他们,我就把他们拆筋断骨,活活烧死!”

萧浅绝望地想,难道真的要亲手杀死他们?这些都是她的子民,都是勤劳善良的萧族,真的要葬送在她的手里?

“你们……都闭上眼,很快就结束了。”

萧浅提着剑,颤抖着将利剑刺向一名萧族。剑锋停在惊慌失措的萧族面前,悲号与求饶声不绝于耳。

“不,我做不到,我不能杀人……”

她丢下剑,发了疯似的向外逃,可四周被布下结界,她逃不出去。

此时,牢狱中火光骤起,阴暗的地牢如同白昼。

地牢之中,火焰祭坛立在中央。冲天的烈火越来越凶猛。被锁住双手的萧族被带入火焰祭坛。

无数金色的羽毛一片片从萧族们的身上撕扯下来,一遇到烈火便被焚成灰烬。

温度越来越高,仿佛要将人融化,萧浅看着族人们一个又一个被推进火焰。烈火吞噬着那些活生生的躯体,转眼间,变成了一片漆黑的焦土。

“不要,不要,快住手——”

萧浅绝望地看着眼前被焚烧的人,只剩下被烧焦的残骸。一具又一具尸体摆在面前,但她没有任何能力去拯救他们。

哀嚎声、哭泣声、还有烈火燃烧声,宛如人间地狱。

墨渊无视他们的悲鸣,将那些折断了双翅和四肢的萧族扔进火焰之中。

墨渊抓起她的头发,强迫她去看那些人的尸骨。

“你看看他们,那些人都是因为你才会死,都是因为你背叛我!”

萧浅痛苦道:“住手,住手,不要再杀了……”

那些人都是她需要保护的人,而今他们不仅被打散了灵力,还要被活活烧死。

墨渊仍然下令让那些侍卫将萧族斩杀后,丢入火中。

“你现在明白了吧,你是逃不走的,你们的命都在我手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8章 残酷


萧浅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族人被斩杀、吞噬,怒火攻心。

牢狱中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少年,她拼命护住最后一个萧族血脉,“他还是个孩子,你不准碰他!”

少年的眼睛已经被挖去,空洞洞的流着血。他还不明白此刻的境地有多危险,只能慌张地抱着萧浅。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他是个孩子!要杀就杀我!”萧浅凄厉大喊,死死拽住少年的手,用灵力挡住墨渊。

“找死!”

“不要——”萧浅尖叫着,她想要拉住那个孩子,可下一秒他的双手就被扯开,这个可怜的孩子就被墨渊无情地扔进了火中。

孩子稚嫩的双手在火焰中无助地扑腾,血肉随着尖利的哀鸣声化为一捧焦土。

萧浅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上面满是鲜血,就在刚才,她看到一个还活生生的孩子烧死在她面前。

萧浅红了眼,她的心一瞬间仿佛掉进了深渊寒冰之中。

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地位、尊严、生命……原本以为可以作为筹码的东西,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原来她这么低贱,她做的任何事,都无法让他改变。

“你的目达到了。现在,是不是也该对我动手了?”萧浅开口,冷静地可怕。

“杀你?我还没那个心情,你的国没了,萧族也被我灭族了。萧浅,这都是你欠我的,我要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水源被污染,导致你们走火入魔,不是我们做的,是梓玥的阴谋,你为什么不相信!”

“不是你们?派兵攻打魔族国的又是谁,难道不是你们趁虚而入!”墨渊讥讽道,“给我们下毒,又想派兵攻占,你们萧族真是好算计!我从那天起就发誓,要你们血债血偿,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萧族派兵是为了帮你们!要是让其他国家知道,你们一定会被围攻,我们的军队一到边境就被你们魔化的族人攻击,他们完全是自我防卫,否则之后我们怎么会撤兵……”原来这其中有这么大的误会,萧浅悲痛地解释着,当年他们也伤亡惨重。

“我们真的没有下毒,是梓玥下的毒,她亲口跟我说的!”

“事到如今还想赖给别人。就因为梓玥救了我,所以你嫉妒她,是不是?”墨渊把她双手缚住,动弹不得。

萧浅只是恶狠狠地瞪着他,用力挣脱他的手。

“你以为我会死,所以毫不犹豫投入别人的怀抱。只可惜我得救了……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萧浅依然沉默不语,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她要嫁给谁不是她能选择的。

墨渊见她不回答,怒气更盛:“看来我的决定是正确的,他们死有余辜。”

萧浅怒视着他,事到如今,他仍是这么冷血,对杀光她的全族毫无悔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9章 心死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杀人凶手!”萧浅拿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她要杀了这个人,她曾经那么相信他,相信他说到做到,可现在他亲手毁掉了她所有的一切。

“杀我,你有这个本事?”墨渊轻蔑道。

现在萧浅身上的灵力所剩无几,根本不可能杀他。但她还是奋力调动身上的灵气,向她此生最恨的人刺过去。

墨渊躲过她的攻击,手中的利剑划出流利的弧度,将她击倒在地。

萧浅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她心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好使出提升法力的秘术,这种秘术必须用血液献祭。这一回,无论成败,她都必死无疑。

大量的血液慢慢从体内抽离,金色的羽毛离开身体,在空中飞舞,随之而来的是另一种力量。

萧浅感觉到周身的灵力陡然暴涨,她手中化出一把长剑,再次冲了过去。

两道剑气剧烈相撞,地面震动,风云变色。灵力击碎了周围的一切,碎石瓦砾在风中飞散,掀起尘沙巨浪。

剑光如虹,只能看见两道影子在空中缠斗。

尘沙消失后,一把利剑对准她的后颈。

萧浅无惧无畏,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一丝鲜血从嘴角渗出,她凄苦地笑着,原来她的实力连报仇都做不到啊!

“你这种言而无信的人,根本不配和我动手!”萧浅单手一挥,向后退开数丈远,使出最后一个法术,将自己圈进一道屏障。

光芒越来越强,法术屏障将两个人隔绝开。

她要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和她的族人一起灰飞烟灭。

“你在做什么!”墨渊怒目圆睁,此时居然破不开这道屏障!

“我曾经那么相信你,可你却不信我,事到如今,我只有以死明志。”她缓缓开口,“墨渊,梓玥才是给你们下毒的人,你不应该相信她,她是在利用你,这是我最后一次……”

萧浅猛地吐出一口黑血,身上的剧毒开始发作了。

“你……!”

听了这话,墨渊疯狂攻向她周身的屏障,无数残破的碎片四散开,那是她最后一丝灵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10章 自刎


“不准死,你把话说清楚!”

“别过来!”萧浅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完全不在意上面被利刃划出的血痕。

鲜血从刀柄滑下,滴落在那一片焦土上。

墨渊下意识向后一退,止住了脚步。

“放下刀,我可以答应不杀你。”

萧浅心想,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她不过是想卑微的活着,从国破那天开始,她一直忍辱负重,就是为了让她的族人活下去,然而现在,她唯一的信念都被熄灭了。

不过是死,有什么好怕的。她捏着匕首,对准了心脏。

“像囚犯一样活着吗,那还不如死了好。”

此时萧浅身上的剧毒已经蔓延到全身,可怖的黑色毒气爬上她的脸,不多时,半张脸已经长了怪异的黑纹。“你看,我中毒了,我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墨渊见到那熟悉的黑毒,不由心里一震。

萧浅手中的利刃已经穿透了皮肤,心血染红了衣襟。

“把刀放下!”郗霆见她一心寻死,狂怒道。

“让我死,你说过的,除非我死你才相信我!”萧浅绝望闭眼,利刃刺进心脏,割开心口的痛原来是这样的,也不过如此。

身上的灵力渐渐停止了流动,随着身体的冰冷,暗淡的金色羽毛像枯萎的花瓣一样凋零飘落,萧浅轻飘飘的身体倒在血泊之中。

恍惚之间,她好像看见天空中有金翅的鸟儿向她飞来,是来接她走的吧。

听说人死之前,这一生中记忆最深刻的事都会回忆一遍。

往事如走马灯一样在她眼前闪过——很久以前,他们曾经在神祗面前立下誓言,不离不弃,生死追随,画面一闪,天昏地暗的萧族,魔族袭击萧族的军队,再到后来,萧族被魔族占领,自己被囚禁,族人被杀害……

那些重要的事她都记得。

那些痛苦的事都非她所愿,她无法改变。只有死,她终于做到了,没有遗憾。

耳边似乎传来墨渊怒极的声音。

你要说什么,还不想放过我吗?潇瑗张了张嘴,发不出一点声音,接着五感也渐渐消失。

“萧浅……”

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歌尽桃花扇》

第10章 自刎


“不准死,你把话说清楚!”

“别过来!”萧浅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完全不在意上面被利刃划出的血痕。

鲜血从刀柄滑下,滴落在那一片焦土上。

墨渊下意识向后一退,止住了脚步。

“放下刀,我可以答应不杀你。”

萧浅心想,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她不过是想卑微的活着,从国破那天开始,她一直忍辱负重,就是为了让她的族人活下去,然而现在,她唯一的信念都被熄灭了。

不过是死,有什么好怕的。她捏着匕首,对准了心脏。

“像囚犯一样活着吗,那还不如死了好。”

此时萧浅身上的剧毒已经蔓延到全身,可怖的黑色毒气爬上她的脸,不多时,半张脸已经长了怪异的黑纹。“你看,我中毒了,我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墨渊见到那熟悉的黑毒,不由心里一震。

萧浅手中的利刃已经穿透了皮肤,心血染红了衣襟。

“把刀放下!”郗霆见她一心寻死,狂怒道。

“让我死,你说过的,除非我死你才相信我!”萧浅绝望闭眼,利刃刺进心脏,割开心口的痛原来是这样的,也不过如此。

身上的灵力渐渐停止了流动,随着身体的冰冷,暗淡的金色羽毛像枯萎的花瓣一样凋零飘落,萧浅轻飘飘的身体倒在血泊之中。

恍惚之间,她好像看见天空中有金翅的鸟儿向她飞来,是来接她走的吧。

听说人死之前,这一生中记忆最深刻的事都会回忆一遍。

往事如走马灯一样在她眼前闪过——很久以前,他们曾经在神祗面前立下誓言,不离不弃,生死追随,画面一闪,天昏地暗的萧族,魔族袭击萧族的军队,再到后来,萧族被魔族占领,自己被囚禁,族人被杀害……

那些重要的事她都记得。

那些痛苦的事都非她所愿,她无法改变。只有死,她终于做到了,没有遗憾。

耳边似乎传来墨渊怒极的声音。

你要说什么,还不想放过我吗?潇瑗张了张嘴,发不出一点声音,接着五感也渐渐消失。

“萧浅……”

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继续阅读《歌尽桃花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