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盈,柳萱儿(我心昭昭向明月)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心昭昭向明月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如烟
简介:巨大的铜镜对着床榻,女子跪在床上垂着头三千秀发遮住脸颊,她抓着被角紧咬着嘴唇隐忍不发……
角色:墨盈,柳萱儿
墨盈,柳萱儿(我心昭昭向明月)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心昭昭向明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喜欢吗


红烛暖帐,迭香萦然。

巨大的铜镜对着床榻,女子跪在床上垂着头三千秀发遮住脸颊,她抓着被角紧咬着嘴唇隐忍不发。

墨释风钳制着她的下颌强迫她看向铜镜,声音低沉魅惑“喜欢吗?”

墨盈死死扣着床沿,不出声。

“说,喜欢吗?这可是我专门为你打造的巨镜,好让你看清自己有多下践。”

巨大的屈辱涌上心头,墨盈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我错了。”

墨家乃是京城望族,为大官者,巨贾者,名流者数不胜数。

而墨家嫡长子墨释风文武全才,年双二十就已官至丞相。且墨丞相俊美有容,但周身萦绕着清冷气质是京城多少女子的梦中情.人。

一年前墨丞相与太尉之女柳萱儿定亲,文定之日宾客盈门,安国风俗开放,故柳萱儿与墨释风成双作对酬谢宾客,一时间羡煞旁人。

墨盈是墨家夫人捡来的弃婴,自小和墨释风一起长大,她很喜欢墨释风,但她知道哥哥应该跟更厉害,更有才华能力的女子在一起,墨盈将自己的小小心思藏在心底。

直到那天哥哥跟未婚妻柳萱儿订亲那日,她与其她京城千金一起行酒令,喝的烂醉如泥。

第二天却发现自己迷迷糊糊之间竟然跟她哥哥墨释风有了夫妻之实,这件事情还正好被柳萱儿撞破。

再之后柳萱儿不忍被人耻笑,绝望的离开京城,而她哥哥墨释风也因此讨厌她,把她变成了自己的消遣工具。

“错,你怎么会错呢?”墨释风用力冲击着她,换来墨盈的尖叫。

“当初你专门挑了个‘好日子’爬上我的床,害的萱儿被人耻笑,逼得她离开京城。你该开心才是呀。”

墨释风不禁加快了速度,墨盈疲软地埋在被子上,眼睛紧闭,她喃喃道:“那你爱她吗。”

墨释风突然停了下来:“闭嘴,你没有资格提起她。”

墨释风眯着眼睛。

她明明知道这是他的死忌却故意激怒他,看来是得好好惩罚惩罚了。

娇弱的声音似猫儿咪嗷叫了一夜,每次墨释风要她都会带她来庄子上,如果她不愿意,他就会在丞相府狠狠占有她的让她生不如死。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求……求你放过我。”

墨释风丹凤眼眯着,薄唇落在她的颈脖处。

“不,不要。”

“哧,怎么,这就累了?”

墨释风像扔抹布一样把她扔到地上,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

“三天后柳萱儿要回京,你给我安分点别再捅出什么篓子,不然……”

墨释风钳着她的下颌迫使墨盈和他对视,残忍的吐出一句话。

“城南的乞丐窝可是好久没女人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2章 心痛吗


消失一年的柳萱儿回京了。

墨释风带着人直接将柳萱儿接回府中作客。

墨家主母本就看好柳萱儿,偏偏一年前的闹剧,搞得这桩婚事黄了。

于是拉着柳萱儿在庭院中寒暄客套,并且找来墨盈给柳萱儿赔罪。

“小蹄子,还不给柳小姐跪下!”

墨盈知道自己逃不过去,咬着唇跪在院子中。

“萱儿,当年的事情是我们墨家对不住你,都是这个死丫头,竟然敢爬床,若是你真的在意,我立马把这丫头送到别处,再也让你看不见她。”

墨老夫人装作大度的说道。

“这如何使得,其实这一年我也看开了,墨小姐本来就跟释风没有血缘,若是释风真的喜欢,收到房中做个妾室也罢了。”

柳萱儿比起一年前的愤怒,现在态度大转弯,墨盈下意识看向一旁没说话的墨释风。

只见后者宠溺的挽着柳萱儿,声音却冰冷无比。

“收个妾室,她也配?只要萱儿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其他人我都不在意。”

一语双关,柳萱儿笑的娇羞却不达眼底,墨老夫人笑着和身边的丫鬟笑作一团。

墨盈身体一僵,弓着腰身体颤抖着,努力的控制着自己。

“都是我的错,我早就该消失在你们面前了。”

说完就脚步匆忙的离开了。

“盈盈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话太重了,我跟上去瞧瞧。”

柳萱儿面露担忧跟了上去。

后花园中,墨盈在假山边停下来,她呆呆望着池中的鱼,脑海中全是刚才她哥哥跟柳萱儿的亲昵。

原来她还是会心痛。

她还是放不下。

“怎么这么快离席,莫不是姐姐让你不舒服了?”

“不过姐姐实在想不明白,你什么人的床都敢爬,还有什么能让你不舒服呢,盈盈妹妹你说是吧?”

墨盈的脸色苍白,她将自己的手往袖中拢了拢,不想让柳萱儿看看她在发抖。

“我没有……没有爬床,我是被人陷害的!”

“啪”话音刚落,柳萱儿已经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你没有?本以为你会悔改,看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天真啊。。”

墨盈捂着脸,被扇的耳朵嗡嗡作响。

柳萱儿突然抓住了墨盈的手,高声说道。

“盈盈,我这次回来并不是想跟你抢释风的,我只是想最后看他一眼罢了。”

“不要……”

柳萱儿忽然往身后倒去,墨盈吓得立刻伸手一拉,也被代入湖中。

一切落在墨释风眼里,就成了蓄意谋杀。

寒九腊月天气冷的出奇。

墨盈眼看着水没入自己的头顶,只能疯狂的伸手抓着。

而墨释风不顾一切跳进荷花池,眼中只有柳萱儿。

他果然,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么。

赶来的下人将她从水中捞了起来。

岸边的柳萱儿浑身是水,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墨释风的怀里。

“我不知道盈盈为什么要推我下荷花池,我没有想过跟她抢你的。”

墨释风一脸疼惜的将她搂在怀中。

他忍着暴怒,咬牙质问道。

“怎么回事?你想要害死萱儿?”

“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跟我没有关系。”

墨释风冷笑一声。

“既然你死不悔改,也不必救你,把她给我推下去。什么时候她认错了,再让她上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3章 芙蓉宴


落水之后,墨盈就病了半个月,一直不见好转。

半月后,柳萱儿作为墨释风的准夫人,两人一道出席了皇后娘娘的芙蓉宴。

芙蓉宴美名其曰,就是京城才俊,风流公子,千金名媛聚集一堂,讨论诗学,表演才艺。

墨盈作为墨家长房的女儿,自然得跟她哥哥一同前来。

宴席上墨盈坐在角落里,她看着皇后右方下第一位男子便是她哥哥,银灰长袍风流清俊。

柳萱儿紧靠着她哥哥,两人有说有笑,十分亲昵,羡煞众多千金嫡女。

这样的场景她也幻想过,期望有一天她哥哥能陪她出席芙蓉宴,现在看到梦里的场景变成现实,只是女角不是她。

墨盈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

“墨小姐,你脸色好白,没事吧?”

和墨盈一同坐在角落的是墨家老爷的得意门生。

现任新科状元,平诚。

昔日他在墨家拜师学习时就对墨盈很有好感。

见墨盈一个人坐在角落,他也随着坐在这里。

墨盈连忙摆手“没事。”

不过很快她秀眉微皱,小腹剧痛,莫非是来了葵水?

她让丫鬟去皇后寝宫给她寻条草木灰带,自己则是偷偷离席,想寻个冷僻的地方处理。

岂料她刚经过花园就被推进假山隐处,借着朦胧月光她才看清来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应该在宴席上陪柳萱儿,怎么会跟来?

“你在勾引谁?”

墨盈愣了一下。

“我没有……”

“是吗?刚刚看你跟那个平诚不是有说有笑?”

话说着,墨释风欺身而上。

墨盈惊呼,这可是在皇宫,被发现墨家就完了。

“怎么?妹妹现在只允许咱们状元郎碰,都不允许我碰了吗?”

“才半月没碰你,就忍不了了吗。”

墨盈慌乱中抓住他游荡的手,“哥,别这样,我今日不舒服……”

她话还未落下,他已经不由分说的侵占了她的身子。

墨盈赶忙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他的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话语之间尽是冷嘲。

看着她颤抖惊慌像只小猫的模样,墨释风又恨却有快感十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4章 不信任


那夜,她迷迷糊糊闯进自己的屋子跌进自己的澡池,他本想赶紧送她离开,却在抱起她的那一刻发现自己被下了药。

当时自己怒不可遏,什么身份规矩全被自己抛掷脑后,他狠狠地占有了她。

此后自己像是中毒了一样,看见她那张清纯的脸就忍不住想欺负。

刚才更是在看看她和别的男人浅笑时,心中那种愤怒的情绪让他没了理智。

“释风,你在这边吗?”

忽然,柳萱儿的声音忽然传来。

眼看声音由远及近,墨盈脸色大变。

她顾不得小腹传来的巨痛,和身下猛烈的撞击,使出全部力气想要推开身后的男人。

可墨释风却把她抱的更紧,发起更加猛烈地进攻。

假山后面的隐处很容易被发现,墨盈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终于柳萱儿的声音越来越远,墨释风也到了终点,重重的喘息后一把把她推开。

“下次再被我发现勾引男人,我饶不了你。”

墨释风整理好衣裳后,大大方方走出去。

墨盈在黑暗中瑟缩在地上,血迹星星点点染红了她的裙摆。

她实在痛的不行了,撑着假山颤巍巍站起身,结果这一幕却被突然出现的柳萱儿撞个正着。

“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个贱人,小娼妇。”

四周无人,柳萱儿满脸嫉妒,见状更是变本加厉一脚狠狠踹在墨盈小腹上。

“啊——”

一声惨叫后,墨盈像稀泥一样瘫倒在地。

柳萱儿也不顾千金身份坐在墨盈小腹上又打又骂。

“你个贱人,一年前就坏我好事,今日竟然……竟然在这种地方做这档子事,这次我绝饶不了你!”

墨盈感觉头皮都快被扯掉了,脖子上被柳萱儿掐的青一块紫一块,小腹实在痛的她快要虚脱,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死了。

“那次的事情是意外,我绝无存心勾引哥哥。”

“是啊,你不是诚心的,那晚明明是我给释风下的药,你却给我截胡了!”

墨盈听到这话,心中震惊,原来那次是柳萱儿设计的,是她给哥哥下了药!

“没想到是你!你害的我好惨!”

墨盈想到自己经历的一切,恨不得把眼前的女人千刀万剐。

于是手上捡起一旁的碎石片就朝着发疯的柳萱儿刺了过去。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座未央宫,宫女太监们吓得赶紧冲进来,都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不知所措。

墨盈被按在地上,满脸都是鲜血,柳萱儿瘫倒在地上,手腕上都是血痕。

柳萱儿见状,立即惊恐的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丫鬟见状赶紧奔向芙蓉宴求救。

墨释风等人迅速赶过来时,两人十分的狼狈。

墨释风瞳孔猛地一缩,风似的冲过去,想要抱起墨盈,但最终还是拦腰将柳萱儿抱起冲向了后宫的女医殿。

一时间芙蓉宴炸来了锅,皇后脸色铁青地遣散众人,带着众人赶向女医殿。

墨盈昏沉中闻到熟悉的味道,她努力睁开眼,血蒙蒙中所见的是墨释风冰冷的容颜。

果然,还是这样。

她疲惫地闭上眼,心力交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5章 没有爱


墨释风烦躁地在庭院内徘徊,

良久医女出来引他进去。

“丞相大人,不幸中的万幸,柳小姐只是一些皮外伤,休养几日就好,只是墨小姐脸部被划伤,眼睛受损,但好好调养,或许还能再看得见光色。”

墨释风心底一股难言的感伤涌上心头。

一旁等候的皇后宽慰道:“所幸,所幸。墨丞相放心,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本宫疏忽,我定会给你们两家一个交代。”

墨释风扯了扯嘴角,“多谢皇后娘娘,我希望此事画上句号,毕竟我跟萱儿大婚在即。”

皇后听闻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别担心,女医大人刚才已经说了,萱儿会没事儿的。”

墨释风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进了里屋,柳萱儿正在包扎伤口。

见状扑倒了他的怀里,小声低泣。

但是墨释风推开她,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昏睡的墨盈身旁。

“释风,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她。她可是你妹妹,一年前要不是她节外生枝,我们早就成亲,你和我父亲也早就结成联盟了。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罔顾伦理纲常的人就该得到惩罚。”

墨释风面色微变,眼神再次冰冷下来。

“她毕竟是我母亲的养女,我名义上的妹妹,若是瞎了,以后联姻恐怕都没人要。”

柳萱儿笑容扩大,原来他这么在意墨盈是因为这个。还好,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她过去拉着墨释风的衣袖,将头倚在他怀中,假装害怕道。

“释风,你知道吗,刚才我好怕,好怕见不到你了。”

床上昏迷的人手指微微动了动,墨释风猛地推开柳萱儿,却又瞬间停驻脚步。

“还好吗?”

墨盈喉咙火辣辣的烫,她想要张嘴说话却只能发出呃呃呃的声音,只能点头。

墨释风扫了她一眼,转身对女医们道:“好生照顾她,出了事皇后不会放过你们。”

话毕,他牵起柳萱儿的手“夜深了,我送你回府。”

柳萱儿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更何况墨释风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只是墨释风反常的没有追问这件事情,反而一笔带过,让柳萱儿难免多想。

墨盈沉默躺在床上,走了也好。

她摸着自己的眼睛部位,被厚厚缠了好几层药布。

她想要好好睡上一觉,可是她的小腹依旧疼的厉害。

感觉身下依旧湿漉漉的,墨盈叫来守夜女医想要颗镇心丸。

“这,这是小产。得快叫产医来”

墨盈听闻吃惊,怎么会是小产?她腹中怀了哥哥的孩子?

她惊恐的抓住守夜女医的手。

“不可,这件事不能让更多人知道,我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

可是守夜女医只是学童,并不精通。在墨盈的再三苦苦哀求下,只得硬着头皮给她抓药救治。

苦涩的汤药尽数被她吞下,墨盈不知是哭的还是烫的,裹着眼睛的药布被染出片片血色。

就算是还债。

这次也该全部还清了。

墨盈把头上价值连城的玉簪送给了女医,希望替她保守秘密。

这一夜她睡的很沉,没有噩梦,好像明天太阳升起就是她的重生。

隔日墨盈贴身丫鬟,流着泪陪在她床边。

“明明受伤严重的是小姐,可是大人却只关心那个柳萱儿,我可怜的小姐,你为什么就不肯服个软解释清楚呢?明明就是那个柳萱儿想要害你!”

墨释风本想来瞧瞧她的伤势,正巧听见这句,脸色变了变。

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6章 状元郎


墨释风渡步进屋。

见她不咸不淡的样子,莫名窜上一股闷气。

“这件事情,我会压下来,但以后萱儿就是你嫂子了,你再对她做任何事情,我便无法保你。”

墨盈心中苦笑,应声答应。

见她难得服软,墨释风语气也温柔了一些。

正想替她搽药。

结果这时太尉府派人前来请墨释风去府上一聚商谈两家婚事。

墨释风知道肯定是御史那里有大动静,不得不马上离开。

“你好好养伤,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可离开这屋子。”

这是将她变相的囚禁了么?就是因为柳萱儿。

墨盈想等她好了后,她就去墨家在边陲小镇的书院作典籍司,掌管文集书楼,对她而言再适合不过。

而京城的这一场浮华如梦,就让它彻底结束吧。

墨盈正想到动情处,耳旁突然传来一道男声。

“在想什么呢,呆呆地望着窗子外面。”

墨盈迷茫地抬起头,裹着药布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

墨盈支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平诚忙拿起枕头给她垫在腰下,

轻声细语道,“小心些”

墨盈笑笑,“是平大哥?我没那么娇贵的。”

“我给你带了从西域进贡开的碧玉冰葡萄,来尝尝味道如何。”

平诚贴心地替她洗好葡萄喂她,手法娴熟。

平诚是科举制下出生的官员,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从前他母亲经常卧病在床,都是由他亲自这样照顾。

“平大哥,还是我自己来吧。这样被别人看见了不太好。”

墨盈伸出手在空中乱抓,她容颜不太好,平诚心底有些作痛。

他喜欢她,但他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穷书生一个,既是是皇上钦定的状元郎,但他在朝廷中始终没有站稳脚跟。

现在盈盈的眼睛毁了,有缺陷,他才好对她好,把自己的心迹表露出来。

“盈盈,刚刚我在门外都听见了,墨释风这么对你,你为什么还不肯离开呢?”

关于一年前的时候,当时身为门徒的平诚也有所耳闻,本以为这是传言,但现在看来怕是不假。

“盈盈,墨释风不珍惜你,但我可以,只要你愿意接受我,我会加倍对你好的。”

墨盈压根没有想到往日沉默寡言的平诚竟然对她表白。

正想开口。

岂料墨释风毫无征兆的折返回来,看到平诚和墨盈有说有笑,还靠的那么近,不由得一股怒气涌上心头。

“怎么?堂堂状元郎出入女儿家的闺房,是觉得我丞相府无人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7章 准女婿


听到墨释风的声音,墨盈身体一顿,下意识解释道。

“哥哥,你误会了,平大哥只是来探病而已。”

探病?

墨释风冷笑瞥她,墨盈感受到他的目光,将脑袋转向别处。

墨释风被激怒,他冷冷道。

“识趣点的,马上给我滚!”

墨释风本来就长的冷峻,沉下脸来更是气场强大。

平诚不想跟他硬碰硬,起身歉意的笑,“盈盈,那我以后再来看你。”

平诚走后,墨盈将身子往床内挪了挪,一切被墨释风看在眼里,他坐在床边,语气平静。

“你喜欢平诚?”

墨盈却摇了摇头,语气出奇的平淡。

“喜欢谁跟哥哥有什么关系呢?你不是厌恶我么?我已经想明白了。我现在都已经二九年华,也不小了。我想去墨家边陲小镇的书院作典籍司,反正我的眼睛到时候也可以恢复,没什么大碍。”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帮你的情夫打探我们墨家的内部消息吗?

墨释风冷漠地抬起她的脸颊,“你是我的女人,我没把你扔掉,你就永远只能是我的。”

墨盈不知哪来的勇气,她用力推开墨释风钳制她的手,

“哥,萱儿姐已经回来了。我知道你对一年前的事始终心中有芥蒂,事情已经发生,无法弥补,但是她现在回来,我不想再成为夹在你们俩中间的硌人石,哥,放我走吧。”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跟你的状元郎在一起!”

墨释风唇角讥讽。

“没想到你不仅放荡,还是个饥渴的女人。我才几天没碰你,就忍不住勾上别的男人。”

墨释风突然凑近,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痒痒的。

“别当哥哥是瞎子,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小心思,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墨盈摇着头,“不是的,我配不上他,我们不可能。”

说着,她缩了缩脖子,她,在怕。

墨释风烦躁地从床边起来,若不是见她眼睛还裹着药,他刚才恐怕会真的忍不住要了她。

“待会儿有个来接你去庄子,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说完,拂袖而去。

听着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墨盈送了口气,无力地滑倒在床上。

隔日,她被仆人接到庄子,却没有想到平诚早就等在府外。

他带着一顶白色纱烟斗笠,白纱上是印染的山水墨画风景,戴在头上很是秀美。

“盈盈,那日我的心意你已经知道了,我今日来自想问,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墨盈叹了口气,摇头,“平大哥,你是堂堂状元郎,多少千金的梦中情郎。盈盈,配不上你。”

“不,可我心里只有你。”平诚急忙宣誓。

墨盈还要拒绝,岂料正好撞到墨释风离府。

墨盈手心浸出了汗,刚才的话应该被他听见了。

墨释风周身的气息仿佛要将人冻死。。

“状元郎说话都这么直白吗,本相奉劝你一句,本相的妹妹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嫁的。”

墨释风说完攥着墨盈的手就朝外迈,墨盈被他拖着差点摔倒,进马车时更是将她直接扔了进去。

“去庄子。”

刚上马车,他就将她禁锢在怀里,狠狠揉搓着她的柔软

“你以为平诚真的喜欢你?”

“他只不过看上了你墨家大小姐的身份而已。”

“明天只需本相将他推入御史党羽,你觉得他还会来找你?”

墨家与御史家不和,众人皆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8章 陷深渊


墨盈嘴唇微启,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原来平诚大哥这么多年对她好,都是因为她墨家大小姐的身份。

心底泛起苦水,墨盈下意识地咬紧下唇。

可这幅模样,落在墨释风眼里,却是墨盈对平诚的不舍。

他内心有一股疯狂在肆虐,紧紧捏住她的柔软。

“心疼,舍不得了?”

墨盈疼的惊呼,“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会离你和柳萱儿远远的,求你了。”

墨释风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脸,他有些烦躁。

他松开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裳。

“没我的允许,你永远都不准离开。”

墨盈一个人到了庄子。

后院梧桐叶落了满地,踩上去脆脆的。

墨盈躺在下人搬来的摇椅上晒太阳,深秋的阳光难得,她摸着自己的腹部,那里面是她跟哥哥的孩儿。

“你倒是挺清闲的?想来日子过的不错。”

墨盈听到熟悉的声音后条件反射地坐直身子,下意识的遮住腹部。

“柳萱儿?”

这一幕被柳萱儿看在眼里,心中瞬间明白了什么。

“难怪墨释风把你送到庄子来,原来是怀上了孽种!

墨盈紧紧扣着泥土,陷进了她的指甲。

“柳萱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帮墨释风打掉这个孽种!”

墨盈看不见柳萱儿对她出手的位置,只能蜷缩着护好自己的脑袋。

“践人,践人!”

正好墨老夫人来了,柳萱儿慌乱的收了手。

老夫人焦急地走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柳萱儿一头扑进墨老夫人的怀中,委屈的大哭,“伯母,我不活了,不活了,她太欺负人了。”

凉意从四肢开始蔓延,墨盈几乎要晕过去,她连忙听着声音,狼狈地爬过去拽住柳萱儿的裙摆。

墨老夫人一头雾水,很是奇怪,忙问,“怎么了,快说”。

柳萱儿趴在墨老夫人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轰,墨老夫人犹如晴天霹雳。

要不是她身旁的丫鬟扶着她,恐怕已经摔倒在地上。

“她怀了释风的孩子?”

柳萱儿冷笑,“伯母这事,您必须为我做主,墨盈未出阁就怀了释风的孩子,传出去墨家岂不是招人耻笑?”

墨盈强装镇定,身体却抖如筛糠。

下人们面面相觑,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墨老夫人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气的全身都抖了起来。

她一脚踹开扯着衣摆的墨盈,激动的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拽起,重重扇了她一巴掌。

“你,你个骨子里的践东西,你不配生活在墨家,你给我滚!”

柳萱儿看着像条狗一样,蜷成一团的墨盈,痛快的不行。

面子上却假惺惺地劝阻墨老夫人道:“伯母,为这种人气坏身子不值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9章 万念灰


墨盈哭的眼睛再次浸出血,身上每处肌肤都在叫嚣着疼痛。可是却疼不过她的心,她匍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这样可笑的一生,她也算完了。

被关在庄子上储存蔬菜的地窖里,整整一日,没有任何人给她送过一口气,或是一粒米。她虚弱地靠在墙上,衣裳被撕扯的破破烂烂,露出一大片,一大片青紫的肌肤。

她本来想悄悄地离开京城,可没想到还是东窗事发,就像墨老夫人说得那样,墨家的脸被她丢尽了。

而庄园内,墨老夫人只觉得万分愧疚柳萱儿。

“好孩子,你别伤心,这件事伯母一定会给你做主。”

柳萱儿挂着几滴泪,拉着墨老夫人的手假惺惺地说道:“伯母,盈盈这个样子做算是毁了她自己。”

“算萱儿多嘴,为今之计是要将盈盈早些嫁出去才好。”

墨老夫人叹息,“这种不干净的人谁又愿意收?”

“如果盈盈不嫌弃,我有一位商人表弟,虽不是名流之家,但也富足。不知伯母意下如何。”

“现在只要有人娶她便再好不过,哪里还敢还敢挑捡。”

“只是释风那儿我怕,不如咱们这样……”

柳萱儿趴在墨老夫人耳旁一阵咬耳朵,

“只有这样,咱们也好让释风死心。”

墨老夫人皱着眉头,最终点头同意。

墨释风因黄河水灾调离京城了半月,他回来后先去了墨家洗澡更衣,问墨盈眼睛如何。

墨老夫人极为冷淡,“她闹着要去找平诚,闹得人尽皆知,我只能将她关起来。”

墨释风手上动作一顿,一股怒气从心底噌噌直冒。

而关在地窖的墨盈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地窖门被掀开,一股暖意涌进来,墨盈下意识瑟缩。

“盈盈,是我。”

“平大哥?”

“盈盈,我来带你走了。”

平诚看着狼狈的她,就像一只流浪许久的猫儿。心下一紧,紧紧的抱住了她。。

“盈盈,别怪我。”

平诚抱着她并不是带她离开,反而伸手解开了她的衣带。

墨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被平诚压倒在地上。

吻铺天盖地地落在她脖子上,墨盈吓得想叫却哑着嗓子叫不出来,只能拼了命地推开他,奈何没有力气,看起来更是在抚摸着他。

“你们在干什么?”突如其来的暴怒声,像是要把人吃掉。

墨释风扯过平诚怀中的墨盈,一脚将平诚踹翻在地,松开手,冷冷地看着,亏他不分昼夜的赶路想回来看她的眼睛如何,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丞相,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让我们在一起吧。”

“闭嘴”

墨释风冷冷地看着墨盈,眼中满满是失望,“你就这么想要男人吗,这么想要他?”被背叛的感觉冲击着他的内心。

“只要我活着一日,你就休想逃出我的掌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10章 入狱


墨盈自嘲一笑,都这种时候了,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呢?

原本身子就弱的墨盈,在墨释风动作的驱使下,只感觉骨头快要散架了,但墨盈依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丞相,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我是真的爱盈盈,求你把盈盈许配给我!”

平诚低声下气的祈求墨释风。

而墨释风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落在墨盈身上的,眼里暗含复杂。

“丞相……”

平诚还有在求墨释风,却被墨释风开口嘲讽,

“不过是小小的状元郎,怎么配得上墨我家大小姐?”

平诚跪在地上,脸色发白,墨释风说的并没有错,但他有信心,他一定可以给墨盈幸福,之前不会让她向现在这样,整天以泪洗面。

见祈求没用,平诚也不再忍耐,冲着墨释风呕吼,

“墨释风,我虽然没有你权力大,但我能尽全力给她幸福。”

听罢,墨释风冷笑,在他这里,平诚的话显然是个笑话,而且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墨释风抓住墨盈的手腕,拖着她朝屋内走去。

平诚从地上爬了起来,猩红的双眼,紧握的双拳,一副要跟墨释风同归于尽的模样,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带墨盈走,决不能让她心爱的女人继续呆在这个魔鬼手上!

“墨释风你给我放开他!”

随后,平诚朝墨释风扑了过去,但墨释风身手敏捷一下子就躲了过去。

平诚摔在了地上,脸颊有些许的擦伤。

平诚在墨释风眼里,无非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只要他想,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轻松的捏死他。

所以他根本没有吧平诚放在眼里。

“来人,状元郎擅闯庄子,送进衙门,即日问斩!”

墨释风看向平诚,语气冰冷,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话音刚落,两个侍卫进来,压着平诚就走,而平诚乃是一介书生,尽管有胆量,却没有武力,只能任人宰割。

墨盈慌了,她不希望平诚因为她出任何事。

“哥,我求你放了他吧。”

墨盈眼睛上的绷带渗着鲜血,手死死地拽着墨释风的衣袖,一样能博取墨释风那一丝的同情。

“你就那么护着他?”

听了墨盈的话,墨释风心里堵得慌,总感觉莫名的烦躁。

墨盈微微张嘴,想要解释,但墨释风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愣着干什么?还不拖下去!”

侍卫见墨释风发火了,也不在敢耽搁,压着平诚就走,平诚挣扎着怒吼:

“放开我!墨释风和柳萱儿情深意切!干嘛还有囚禁盈盈,你要是不爱盈盈,就让我带她走!”

这话不但没有惹得墨释风的同情,反而让他更加愤怒,周身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俩侍卫感觉到了从墨释风身上散发的威压。

墨盈见此,害怕墨释风真的对平诚做什么,情急之下她跪在墨释风面前,苦苦哀求:

“哥,算我求你了,放了平大哥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和他有任何联系的!”

“盈盈!你别求他,他就是个畜牲!”

平诚怒吼着,他心爱得女人就在面前替他求情,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无疑是一种耻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10章 入狱


墨盈自嘲一笑,都这种时候了,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呢?

原本身子就弱的墨盈,在墨释风动作的驱使下,只感觉骨头快要散架了,但墨盈依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丞相,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我是真的爱盈盈,求你把盈盈许配给我!”

平诚低声下气的祈求墨释风。

而墨释风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落在墨盈身上的,眼里暗含复杂。

“丞相……”

平诚还有在求墨释风,却被墨释风开口嘲讽,

“不过是小小的状元郎,怎么配得上墨我家大小姐?”

平诚跪在地上,脸色发白,墨释风说的并没有错,但他有信心,他一定可以给墨盈幸福,之前不会让她向现在这样,整天以泪洗面。

见祈求没用,平诚也不再忍耐,冲着墨释风呕吼,

“墨释风,我虽然没有你权力大,但我能尽全力给她幸福。”

听罢,墨释风冷笑,在他这里,平诚的话显然是个笑话,而且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墨释风抓住墨盈的手腕,拖着她朝屋内走去。

平诚从地上爬了起来,猩红的双眼,紧握的双拳,一副要跟墨释风同归于尽的模样,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带墨盈走,决不能让她心爱的女人继续呆在这个魔鬼手上!

“墨释风你给我放开他!”

随后,平诚朝墨释风扑了过去,但墨释风身手敏捷一下子就躲了过去。

平诚摔在了地上,脸颊有些许的擦伤。

平诚在墨释风眼里,无非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只要他想,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轻松的捏死他。

所以他根本没有吧平诚放在眼里。

“来人,状元郎擅闯庄子,送进衙门,即日问斩!”

墨释风看向平诚,语气冰冷,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话音刚落,两个侍卫进来,压着平诚就走,而平诚乃是一介书生,尽管有胆量,却没有武力,只能任人宰割。

墨盈慌了,她不希望平诚因为她出任何事。

“哥,我求你放了他吧。”

墨盈眼睛上的绷带渗着鲜血,手死死地拽着墨释风的衣袖,一样能博取墨释风那一丝的同情。

“你就那么护着他?”

听了墨盈的话,墨释风心里堵得慌,总感觉莫名的烦躁。

墨盈微微张嘴,想要解释,但墨释风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愣着干什么?还不拖下去!”

侍卫见墨释风发火了,也不在敢耽搁,压着平诚就走,平诚挣扎着怒吼:

“放开我!墨释风和柳萱儿情深意切!干嘛还有囚禁盈盈,你要是不爱盈盈,就让我带她走!”

这话不但没有惹得墨释风的同情,反而让他更加愤怒,周身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俩侍卫感觉到了从墨释风身上散发的威压。

墨盈见此,害怕墨释风真的对平诚做什么,情急之下她跪在墨释风面前,苦苦哀求:

“哥,算我求你了,放了平大哥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和他有任何联系的!”

“盈盈!你别求他,他就是个畜牲!”

平诚怒吼着,他心爱得女人就在面前替他求情,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无疑是一种耻辱。

继续阅读《我心昭昭向明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