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一恋(书号:1316)》春儿小说最新章节,春儿,阿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倾城一恋(书号:1316)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春儿
简介:简介:金戈铁马,踏不破的牵挂.倾世容颜,化不开的半城烟沙.桃花落下,盼不到的花嫁.交错时差,追你到海角天涯.他说:“我愿给你世间最好的一切,只要你不离开我,她说:“叶子再美也是陪衬,我不愿一生都只活在你给的施舍下
”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繁花之后,落尽沧桑, 一场爱恋,注定惊天动地,却又黯然无声……. 一场花嫁,天亮之后,你还在否?
角色:春儿,阿宁
《倾城一恋(书号:1316)》春儿小说最新章节,春儿,阿宁全文免费阅读

《倾城一恋(书号:1316)》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 一朝穿越


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满心的不信任,不敢置信,无法置信,‘简直就是荒唐’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徘徊犹豫,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愿意接受就可以不接受的,很多现实不是你不愿意面对就可以不面对的,尽管我一直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但是还能怎么办,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我看着面前镜子里面的女孩儿,那一张清秀婉约的脸,白净清晰,秀美柔婉,红唇白齿,却是长满了红色的疹子,左半边脸色青色晦暗,像是胎记,甚是……文秀的一个小姑娘,身后站着一个紧张兮兮的小丫头,一直疑神疑鬼的看着我。

“小姐,你从醒过来就一直看,阿宁求您了,您别看了,以后会好的?”

我伸手摸自己快要垂至膝盖的长发,一头青丝如瀑,半晌无语问道:“我几岁?”

小丫头讶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居然真的掰着手指头算起来,最后用及其认真的态度看着我:“八岁呀。”

看着镜子里面崭新却破损的一张脸,我再度无法接受现实的两眼一翻,彻底晕厥。

梦里边我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手术台上自信严肃的我自己,和燕宇在一次快乐开心的我自己,和爸爸妈妈谈天说地的我自己,一切又都回去了,我告诉自己,哦,原来,梦醒了。

可是再度睁眼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梦还是不醒过来的比较好。

窗前边一美人傲然独立,潸然泪下的看着我:“春儿,你还好不好?你爹说你病体羸弱才会一再晕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我实在是不敢接受,不想接受亲眼看见的这一切,雕花木的大床,绣着锦鲤栩栩如生的被子,丝帛如绵的绸缎锦帘,我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无奈美人垂泪,忍不住轻声安慰道:“您别哭了,我没事。”

美人一顿,顿时纤细的手指捻着帕子抹去眼角泪水,猛的扑到我的身上,连声安慰道:“春儿啊,你放心,不过是‘绝肠散’而已,你爹爹医术无双,奈何他是什么毒药,也绝不会让你年纪轻轻便丧了命去。”

美人说着,自己没忍住,又开始默然垂泪。

我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出声问道:“我怎么了?”

美人一愣,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一边垂泪一边问道:“春儿你忘了,你中了‘绝肠散’?”

我皱了皱眉毛,好奇道:“那是什么东西?”

美人愕然,和旁边站着的小丫头对视了一眼,问道:“阿宁,你小姐怎么了?”

旁边站着的叫阿宁的小丫头一愣,随即一连声的摇头道:“少夫人,我不知道啊,小姐从醒了开始就记不得事情了,还问我……问我她几岁?”

阿宁说着,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美人却好奇的打量了我一眼,喃喃自语:“难道还会致使失忆?”

她说着看向我,忍不住问道:“春儿,知道我是谁吗?”

少夫人,小姐,春儿,我咬了咬牙,黯然出声道:“娘?”

美人顿时喜极而泣大声道:“对了对了,我是你娘啊春儿,你怎么还记不住事情了呢?”

我默然,开始不说话,我想知道的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为什么醒过来就会在这了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2章 百思不解


百思不得其解,我的心思渐渐也变的苍白,一个人在屋子里面端着镜子不断的看自己,阿宁总是用好奇又有点害怕的眼神看着我。

我怎么会不懂,她大概是在怀疑我到底是不是神经出问题了,可是我也怀疑,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为什么呢?这个现实,我该怎么接受呢?

我开始每天在墙上面画正字,想着或者有一天我会忽然之间一觉醒来就回去了也说不定,妹妹梦醒却都是失望,可是已经一个星期了,我依旧无法接受,不行,我要回去,我一定要回去,必须回去。

看着阿宁愁眉不展的样子,微微叹息一声,放下手里面的镜子,回头看向她,轻声问道:“阿宁,我是在哪里醒过来的?”

阿宁一愣,不明所以的问道:“小姐你说什么?你是在床上醒来的啊。”

“额……”我一阵无语,再次试探道:“就是,我不是中了什么绝肠散吗?那个,当时是怎么一种情况?”

阿宁怔了怔,想了想回忆道:“具体当时出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就是半月前隐太子寿辰,老爷和少爷带着小姐去宫里边贺寿,然后小姐一个人去了后花园玩,我们找到您的时候你已经晕过去了。”

我拿起镜子,看着自己白秀的脸上细细小小的红疹,忍不住出声问道:“绝肠散是什么东西?毒药?”

阿宁脸色一变,惊恐又怜悯的看着我:“小姐你忘了,绝肠散可是天下绝无仅有的毒药,普天之下没有解药,吃了‘绝肠散’的人,不但容颜变幻,而且只能活……十五年。”

我一愣,指着自己的脸问道:“你是说除了满脸的红疹和青色的这些东西,我原本不是长的这个样子。”

阿宁大眼睛里面顿时缓缓渗出泪水,可怜兮兮道:“谁不知道楚家大小姐是西都第一美人,小姐你当然不是长这个样子的。”

第一美人?哦?是吗?那我倒不在乎,关键是我既没有遭到打击,只不过是服食了毒药,那么我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呢?

难道只有生命结束的时候也能再次离开这具身体的束缚吗?

阿宁看我出神,忍不住出声问道:“小姐,你真的不记得你为什么会吃了绝肠散的吗?你也不记得是谁喂你吃绝肠散的吗?”

我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不记得。”

阿宁叹息一声,无奈道:“现在只盼着少爷和老爷能早点配出解药来。”

我一愣,傻乎乎的问道:“你不是说这毒药无解吗?怎么还能配出解药来呢?”

阿宁甚是得意:“奈何它是什么毒药,老爷是国中圣手,少爷更是行走江湖,救人无数,被人尊为‘医仙’,反正小姐现在除了容颜被毁,记忆缺失,短时间也不会有性命之忧,这解药总有一天一定会配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也不甚在意,管他什么解药不解药,我到底该怎么才能回去呢?否则在这里我又该怎么生活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3章 楚氏春昭


脸上的红疹慢慢退去,清秀苍白的小脸,也甚是清秀俊美,只是左半边脸颊上的青色的像是胎记一样的东西慢慢缩小最后聚集到一起,在左半边脸颊上,甚是像是蝴蝶的形状。

见到我名义上的娘和爹,还有爷爷,是在家宴上。

楚家是西都大户人家,爷爷是宫里面的太医院院正,已经过花甲之年,甚是慈爱,和美貌娘亲一样令我吃惊的是我那爹,简直就是帅的吃惊,帅的吓人,白衣翩跹,一身华贵,难怪生出来的姑娘也是第一美人,只可惜,现在这张脸悉数被毁。

美貌娘亲很体谅的给我戴上一块浅粉色的纱巾,遮去脸上的晦暗和青色胎记,父亲看见我,暗暗叹息一声,爷爷倒是慈和的招手让我让前,我紧走慢走几步走到他身边,他一伸手将我抱坐在膝盖上,慈爱的看着我安慰道:“春昭啊,你不要担心,我们有的是时间,你现在还小,爷爷一定会为你配出解药,解你这断肠散,也一定会找到那个害你的人,不要怕。”

想我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一经穿越就回到了一个八岁女童的身体里面,现在居然被一个老大爷抱坐在大腿上,那感觉,真是无比的……尴尬。

我微微咳嗽一声缓解尴尬,嗫嚅道:“谢谢……爷爷……”

爷爷慈爱的摸了摸我的头发,叹息一声,吩咐家宴开始,大家都是一片欢声笑语,似乎除了我的受伤中毒之外,这个家庭一向是如此的和乐。

有小丫头伺候我吃东西,爷爷满意的看着我,不住的夸赞:“我们的春昭,就是勇敢,小小年纪,如此稳重端庄。”

楚春昭,这是我的名字,错,应该说这是我的新名字才对。

只是老人家不知道的是,我并不关心这张脸,也并不关心这条命能活到什么时候,我唯一关心的就是怎么离开这里。

听了爷爷的夸赞,我淡淡一笑,爷爷也是回以一笑,看着新爹爹道:“碌宜,过了今年,春昭就九岁了,也是时候开始进尚医塾学习了。”

新爹爹慈和的看了我一眼,应道:“按照家例,是够年龄了,倒是应该先送去青州那里找爷爷先行教习。”

爷爷点了点头看着我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年纪一大把了,现在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就只有你这一个孙女,你爹爹碌宜一项不世功名,喜欢游走江湖,在外行善积德,你也是时候开始接手我们楚家的祖业了,百年医术,上至皇家王族,下至苦难百姓,春昭,你切莫不要忘记,过了年,跟着太爷爷好好学习,太爷爷一身医术,你会大有可为的,将来进了尚医塾,救人危难。”

我颇有感慨的抬头看着爷爷,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的父母也是这样慈祥和蔼的人,我的事业本就是医者,没想到,穿越到这个时代,居然又投身入了百年医家,难道这真的是缘分吗?

爷爷看我半晌不说话,用探寻的眼神看着我,我连忙点了点头:“爷爷放心,楚春昭但有一日,莫不敢忘爷爷的教诲。”

爷爷笑呵呵的抚了抚我的头,轻声道:“我从小看着你这丫头长大,早知你绝非凡俗,定是人中龙凤,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志向,世人有福了。”

我默默一笑,也不答话,老爷爷这样说话,让我的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样的嘱托和信任,爷爷,如果您知道您寄予厚望的孙女已经殒命,会不会伤心呢?又究竟是谁在,这样心狠手辣,对年纪轻轻的楚春昭下手这么狠,而我,又该怎样,才能回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4章 新年伊始


那一年的春节,我在那个异时空度过,张灯结彩的楚家,让我分外的想念不知道在哪里的父母和燕宇。

也是在那个异时空的春节,我第一次遇见了他。

全家正在热热闹闹的吃年夜饭,宫里面忽然来了传旨的公公,一脸严谨。爷爷和爹爹紧忙将那太监迎进了府内,那太监火急火燎,一迈进屋子就冲着爷爷一躬掬到底:“隐太子口谕,楚太医,快随咱家进宫。”

他说着,小眼睛瞥了满屋子的人一眼,然后用手遮了嘴巴凑到爷爷耳边轻声说了句话,别人离得远,可是我就在爷爷身边,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他说:“皇上病危。”

爷爷的手几不可见的微微一哆嗦,脸色顿变,紧忙看了那太监一眼,轻声道:“可当真?”

那太监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里面的浮沉:“快走吧,楚太医?”

爷爷点了点头:“刘公公前边请。”

那刘公公也不虚套,迈步就在前边引路,爷爷吩咐了父亲几句,紧忙就跟着那刘公公要走。

我脑袋里面像是有一束火花亮起,阿宁曾经跟我说过,隐太子生日,我跟着爷爷进宫,是在后花园里面不省人事的,如果,我还能回到原地,是不是就有可能回家呢?

脑筋一转,管它是不是,总要试一试,难不成真的顺应天命的等着十五年后一命呜呼。

紧忙小跑几步,上前一把拉住爷爷的衣袖,童声稚气道:“爷爷,我想跟你一起进宫。”

爷爷一愣,前边那刘公公也是一愣,回头看我,爷爷一脸庄重:“春昭,别胡闹,爷爷是进宫有重要的事情,快跟你娘回屋子里面去。”

刘公公嘿嘿一笑,紧忙催促道:“楚太医?”

爷爷向我挥了挥手,应了一声转身就走,我一看跟着没戏,转了转眼圈,管他带不带我,总之我一定要跟着进宫,一定要找到回家的办法。

下定了决心,趁人不注意,跟在爷爷和刘公公的轿子后面,一路一边藏着一边跟着,到了宫门口,刘公公出示了腰牌,和爷爷的轿子一路进宫去,我却愣在当场,真是笨,我怎么就忘了呢,就算跟过来也不可能进去的,宫门口守卫森严,别说我还是一个八岁女童的身躯,就算是能飞檐走壁,也是进不去的。

一个人在外面急的我直转圈圈,绕着宫墙一圈圈的走,难怪人家说‘一入宫门深四海’,如今看来,竟然真是如此,这宫墙又高又坚固,拱卫着里面的天子君王。

走着走着,却在一个小角落看见一双绿幽幽宛如玛瑙的眼睛,我一惊,刚要往后退一步,却听见了极其虚弱的:“喵呜”一声叫,心里面顿时安定下来,原来是一只猫。

探寻着往前走了几步,漆黑的夜里面,那只猫一双眼睛亮的很,全身肤色雪白,没有一跟杂毛,只是有一只腿上却是血流不止,鲜红的血染红了它洁净的毛。

“你受伤了?”我惊叹一声,蹲在小猫面前,它呜咽一声,似乎是在回应我,我伸手在怀里面一阵摸索,没带帕子,想了想,从自己的裙摆上面一撕,扯下一大块绸布,细心的帮它包裹住伤口。

“我现在手里面没有药,不能帮你止血,等我办完事情带你回家再帮你好不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 假山奇遇


那只猫的眼睛闪了闪,居然撅着那条腿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我诧异,急忙跟上去:“我要进宫,你知道在哪里可以避开宫中的侍卫吗?你是要带我进宫吗?”

白猫回头看了我一眼,喵呜一声叫,然后一瘸一拐的继续往前走,我紧忙跟着。

行了一盏茶的功夫,果然看见前面有一处微弱的亮光,我心生惊喜,果然是绝处逢生,天不亡我啊。

白猫停在一个幽窄的洞门口,回头看我,我一愣,紧忙跟上几步,也停在洞门口,貌似,这是……狗洞?

我无语的看了它一眼:“好吧,管它是什么洞,只要能让我进去就好”,我弯下腰,歪歪扭扭的从那个洞挤了进去,再出来的时候,所见是一处荒凉无人的宫宇,却不知道住的是什么人。

白貌似是极为疲倦的看着我,我欢喜极了,弯腰将它从地上抱起来,揽在怀里面:“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你真是我的救星,要是我能回去,一定好好报答你。”

这话说完,自己也觉的矛盾,我总不能带着一只古代的猫一起穿回现代吧。

抱着那只猫往前走,似是越走越荒凉,路过一片假山,刚要往前走,却听见有人的声音传来,刚想要走出去问路,却听见整齐的脚步声,好像人数还不少。

我一怔,情况弄不清楚的状况下最好不要暴漏自己,往假山后面隐去行踪。

“隐弟,你还要躲去哪里,这宫里面已经被我包围了。”

说话的人声音有点尖细,我恨不能敛去呼吸,一动也不敢动,这是什么状况?

“本宫不懂,大哥这是意欲何为?”

这次说话的人声音有点低沉,话语里面还有戏谑和讽刺。

我微微探头往外看,却顿时惊住,假山下面是丛丛的带刀侍卫,全部都是一个打扮,他们将一个男子团团围住,那男子乍一眼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年龄,头戴紫金冠,一身绛紫色华贵衣袍,双手背立身后,却是看不清楚容貌。

与他对立的队伍里面也是一个一身华贵的男子,妖邪的面容,长眉入髻,分外的好看,大概二十岁左右。

只听他冷声道:“本王意欲何为?隐弟不清楚吗?本王意欲抓住不仁不义之徒,为父皇报仇。”

那紫衣男子嗤的一声冷笑道:“大哥真是越来越会讲笑话了,行此不义之举,不怕天谴吗?”

那被叫做的大哥的美貌男子勾了勾唇角冷笑道:“本王就且来试试,看看天敢不敢谴责我。”

他说完哈哈大笑两声,右手轻轻一摆,顿时周围的将士们纷纷上前一步,齐齐的亮出了手里面的刀剑,月光之下,照的刀剑一片耀眼的光芒,我心一抖,不会吧,想起那刘公公说的话,这不会是宫变吧?

心思一晃,脚下一个没站稳,顿时踩在一块碎石上,忍不住轻声啊的一声叫。

那美貌男子冷笑一声,怒声喝道:“什么人,滚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6章 绝世美人


我双手湿腻,将怀里面的猫往地上一放,对着它无声的竖起食指在嘴上,做出“嘘声”的动作,然后转头缓缓从假山上面走了出来,管它是宫变还是仇杀,只要我姿态放得低一点,应该不会要了我的命吧,就算真的要了我的命,我会不会再次穿越回去。

脸上的面纱遮着面孔,我紧紧的攥紧拳头跳下假山,却一不小心崴了脚,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那刚才喊着让我滚出来的男子笑了笑:“这位公子,地势险要,滚是滚不下来了,你看我摔下来算不算?”

对面的锦袍美男长眉一横,冷喝道:“你是什么人?”

我眨了眨眼睛,尽量放松心态嘻嘻笑道:“我是好人啊。”

身后一声轻笑,声音虽轻,我却听得清清楚楚,回眸望去,正是刚才从假山上看到的那个紫衣男子,刚才背对着我,不曾看见,天上月光朗朗,如今瞧见,却是实实在在的吃了一惊。

皎洁的月光之下,紫衣男子年岁尚轻,却是一身风华,一双狭长的凤目似是能夺人心魄一般的美丽,幽深的眸子像是大海一般深邃,红唇妖娆,孑然独立,无双风华,这世间,竟有如此姿态的人,美的耀眼夺目,倾世容颜,无双姿容。

我惊讶的张了张嘴吧,愣了半晌却忽然回过头来,脸上微微一红,幸亏年龄小,不然会被人想歪的。

对面的锦袍男子看着我,上下一顿打量,冷笑道:“好大胆的丫头,居然敢跟本王说说笑笑,来人啊,给我拿下。”

他一声令下,顿时有人欺身上前,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过,我‘啊’的一声尖叫,不会吧,竟要命丧于此吗?

顿时愣在当场,下一刻,一只修长白皙而有力的手闪过,两根洁白的手指轻轻夹住向我袭来的刀锋,另一只手微微一转,顺手揽过我的腰身,轻声在耳边笑道:“原来胆子不很大。”

我惊愕的看着眼前比我高出很多的男孩儿一手揽着我,一手击退袭来的刀剑,没搭理他的调笑,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刀剑无眼,你看着点吧。”

他也不答话,只一转身就带着我转出了包围圈。

对面锦袍男子横眉怒目,冷笑道:“太子殿下好兴致,如此危急,竟然还想着英雄救美,好好好,做哥哥的今天就成全你,让你与美同葬。”

他说完,更多的人攻了上来,我却一愣一愣的,太子殿下?我穿越来的那一天不就是隐太子的寿辰吗?难道他是?

“你是隐太子?”

我惊愕出声,环着我的男子轻笑出声:“你不认识本宫?”

我点了点头,他轻笑一声:“不会吧?”

我嘟了嘟嘴,露在面纱外面的眼睛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有什么会不会的,你认识我吗?”

他看了我脸上的面纱一眼,随即摇了摇头,我笑道:“这就对了嘛,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这不正好吗。”

他微微勾了勾唇角,眉毛皱了皱,轻声道:“也对。”

正说着话,他忽然脚下一动,顺脚勾起一把剑递给我:“你拿好,本宫一会可能顾不上你。”

我‘哦’了一声,接下手里面的剑,沉甸甸的,有点渗人,剑锋上面泛着寒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7章 天山童姥


我的手微微一哆嗦,也看出了情形的危机,远远没有我预想的那样简单,越来越多的皇宫禁卫军围过来,锦袍男子站在禁卫军中间,冷笑着发号施令:“皇太子容若隐,上不尊王道,下不守孝悌,残害君王,谋权篡位,来啊,把这逆贼给本王拿下。”

他话音一落,顿时一波侍卫攻上来,他将我狠狠的往后一推,轻声道:“保重。”

然后就加入了战圈,我也没什么好日子过,被越来越多的人围困住,我嘻嘻笑道:“各位英雄,不关我的事啊,我就是路过而已,各位手下留情。”

那些人似是被我的话激怒,怒喊一声,举剑就向我看过来,我一愣,急忙抬起手里面沉甸甸的剑去抵挡,可是我只有八岁,哪里抵挡的过,被前后夹击,眼看刀剑就要落在我的脑袋上面,忽然身上一阵金光闪过,那刀剑硬生生的被金光逼开。

一众倒在地上的侍卫愣愣的看着我,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妖怪。”

就连那个叫做容若隐的隐太子和那自称王爷的锦袍男子也被我周围渐渐隐去的淡金色光芒震慑住,都是满脸震惊的看着我。

我自己也惊愕住,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成了金刚不坏之身。抬起手看着身上淡淡的光晕。

那王爷大惊,诧异的看着我,冰冷了面孔大声喊道:“你究竟何方妖孽?”

我眨了眨眼睛,暗自赞叹自己的好运气,清了清嗓子笑道:“我啊,我……我叫聂小倩,人送外号天山童姥,你看见我只有几岁女童的样子,其实姥姥我早已在室外仙山修炼千年,今日下山匡扶正义,尔等,还不速速退下。”

我是病急乱投医,只见那王爷居然皱了皱眉毛,粗着嗓子喝问道:“哦?可当真?”

我晕,这人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就算不是真的,我还能告诉你。

“你爱信不信,还不快速速退下,等会姥姥发威,可别怪姥姥不给你机会。”

王爷愣了愣,容若隐蹙着眉头看我。

我将脸上的面纱往上提了提,除了眼睛之外全部遮住,那王爷思寻半晌,忽然翻脸不认人,怒声道:“本王天家贵胄,还会怕你这妖精,来啊,给我拿下。”

战争再次打响,可是我身上已经没有了刚才那层淡淡的光晕,有刀剑袭来,我一愣,抬剑去抵,下一刻,向我刺来的剑再度被我身上强烈的光晕震飞。

我大喜,不会吧,还真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了?紧忙小跑几步上前一把将正在拼杀的容若隐拉到身边,展开双臂挡在他前面,看着周围不敢上前的越聚越多的侍从,冷笑道:“说了你还不信,非要姥姥不高兴,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那王爷脸色甚是不好看,咬牙切齿的看着我,怒斥道:“妖孽。”

我嘿嘿一笑,侧头看向身边的容若隐,低声问道:“你当真谋杀了皇帝想要篡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8章 掐指一算


容若隐挑了挑眉毛看我,笑问道:“姥姥,要不你掐指一算看看。”

我笑眯眯的真的捻起几根手指,颇有样子的算了算,然后看着身边的容若隐笑道:“姥姥掐指一算不出来,还是你直接告诉姥姥吧。”

他好笑的看着我,轻声道:“本宫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子,为何要谋权篡位?”

我点了点头,也对:“那就是你哥哥嫁祸给你的了?”

容若隐淡淡一笑:“你猜?”

我猜?我挑了挑眉毛笑道:“你能逃出去吗?”

他想了想,忽然低下头在我耳边道:“我的人就在外面,只要拖得一时半刻,我们就能转败为胜。”

我点了点头一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他好笑的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伸手指了指自己笑道:“因为刚才他把我和你划分到一组了啊。”

容若隐皱了皱眉,渐渐敛去脸上的笑容,不再说话,我有点后悔的咬了咬舌头,暗恨自己,这不是嘴贱嘛,和他说这些干嘛!

锦袍王爷一双眼睛诡异的看着我和容若隐,冷声道:“狼狈为奸,本王不管你有何妖术,今日就要你命丧于此。”

他说着,竟然一把拔出自己身上的长剑,径直向着我和容若隐刺过来,虽然刚才有金光护身,但是毕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失灵,当下有点害怕。

容若隐冲我淡淡一笑,举剑相迎,众多将士一看王爷亲自动手,当下也跟着齐齐刺向容若隐,那王爷功夫着实不赖,和容若隐斗在一起,我只能傻傻的看着,眼看容若隐渐渐处于下势,当下只有一个念头,帮他,若是他死了,我指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哆嗦着手举起了手里面的剑,看着斗在一起的两个人渐渐分不开彼此,双眼发花,不知道该刺哪一个,一旦打错了,那不就是适得其反了嘛。

两腿发抖,双手举着剑,探索的往前走了两步,二虎相斗,刀光剑影,索性一横心,不管了,爱谁死谁死,我应该衬着现在的机会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刚要转身就要,忽然听见一声闷哼声,在众人的团团车轮战的围攻之下,容若隐狠狠的吃了锦袍王爷一掌,猛地向后退了两步,我忽然想起他说的话,拖得一时半刻定会有救兵前来。

于是毛着胆子大喊一声:“住手。”

拖着两条像是灌了铅的腿几步跑上前挡在容若隐前边,将手中的长剑很有架势的一横,故作其事的冷飕飕道:“小子,你不要太得意,此乃真龙天子,你居然痴心妄想,姥姥刚才警告你的话,你都忘了不成。”

锦袍王爷听了我的话顿时大怒,冷笑道:“本王才是真龙天子,他算什么东西?你这个妖孽,本王今日就送你们一起上路。”

他说着举剑攻上前来,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不躲,举剑刺了过去,淡淡的金光撒罩在我的身上,似乎是有一股磁力将锦袍王爷向我吸来,容若隐一只手忽然握住我握剑的手猛地刺了过去,锦袍王爷见事不好,似乎是想要后退,却怎么都退不开,径直的撞上了我手中的长剑,鲜血喷涌而出,撒了我遮面的面纱都是湿哒哒的,我一愣,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久久闭不上,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的一把扔掉手中的长剑,锦袍王爷满身鲜血,尤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8章 掐指一算


容若隐挑了挑眉毛看我,笑问道:“姥姥,要不你掐指一算看看。”

我笑眯眯的真的捻起几根手指,颇有样子的算了算,然后看着身边的容若隐笑道:“姥姥掐指一算不出来,还是你直接告诉姥姥吧。”

他好笑的看着我,轻声道:“本宫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子,为何要谋权篡位?”

我点了点头,也对:“那就是你哥哥嫁祸给你的了?”

容若隐淡淡一笑:“你猜?”

我猜?我挑了挑眉毛笑道:“你能逃出去吗?”

他想了想,忽然低下头在我耳边道:“我的人就在外面,只要拖得一时半刻,我们就能转败为胜。”

我点了点头一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他好笑的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伸手指了指自己笑道:“因为刚才他把我和你划分到一组了啊。”

容若隐皱了皱眉,渐渐敛去脸上的笑容,不再说话,我有点后悔的咬了咬舌头,暗恨自己,这不是嘴贱嘛,和他说这些干嘛!

锦袍王爷一双眼睛诡异的看着我和容若隐,冷声道:“狼狈为奸,本王不管你有何妖术,今日就要你命丧于此。”

他说着,竟然一把拔出自己身上的长剑,径直向着我和容若隐刺过来,虽然刚才有金光护身,但是毕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失灵,当下有点害怕。

容若隐冲我淡淡一笑,举剑相迎,众多将士一看王爷亲自动手,当下也跟着齐齐刺向容若隐,那王爷功夫着实不赖,和容若隐斗在一起,我只能傻傻的看着,眼看容若隐渐渐处于下势,当下只有一个念头,帮他,若是他死了,我指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哆嗦着手举起了手里面的剑,看着斗在一起的两个人渐渐分不开彼此,双眼发花,不知道该刺哪一个,一旦打错了,那不就是适得其反了嘛。

两腿发抖,双手举着剑,探索的往前走了两步,二虎相斗,刀光剑影,索性一横心,不管了,爱谁死谁死,我应该衬着现在的机会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刚要转身就要,忽然听见一声闷哼声,在众人的团团车轮战的围攻之下,容若隐狠狠的吃了锦袍王爷一掌,猛地向后退了两步,我忽然想起他说的话,拖得一时半刻定会有救兵前来。

于是毛着胆子大喊一声:“住手。”

拖着两条像是灌了铅的腿几步跑上前挡在容若隐前边,将手中的长剑很有架势的一横,故作其事的冷飕飕道:“小子,你不要太得意,此乃真龙天子,你居然痴心妄想,姥姥刚才警告你的话,你都忘了不成。”

锦袍王爷听了我的话顿时大怒,冷笑道:“本王才是真龙天子,他算什么东西?你这个妖孽,本王今日就送你们一起上路。”

他说着举剑攻上前来,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不躲,举剑刺了过去,淡淡的金光撒罩在我的身上,似乎是有一股磁力将锦袍王爷向我吸来,容若隐一只手忽然握住我握剑的手猛地刺了过去,锦袍王爷见事不好,似乎是想要后退,却怎么都退不开,径直的撞上了我手中的长剑,鲜血喷涌而出,撒了我遮面的面纱都是湿哒哒的,我一愣,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久久闭不上,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的一把扔掉手中的长剑,锦袍王爷满身鲜血,尤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继续阅读《倾城一恋(书号:1316)》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