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灯火阑珊小说最新章节,徐希允,傅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灯火阑珊
简介:徐希允赎罪三年,最终却抵不过一张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真正的替身出现,她退场后将自己藏了起来
她刚换了个身份,他便疯了似的找过来—— “你还欠我一个孩子!” 徐希允自嘲地笑了声:“傅寻,你别忘了,我们的孩子……死在你的手里
” 余生的时光,她可不想再爱他
    
角色:徐希允,傅寻
《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灯火阑珊小说最新章节,徐希允,傅寻全文免费阅读

《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公元1627年,大明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农历。


朱由检站在信王府的前院中,背负双手,仰望天空,天边被一抹晚霞浸染,殷红一片。
他的身后站着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太监,他叫王承恩。


当他穿越到这个时代,从新婚的大床上爬起来时,就将王承恩调到了身边,贴身伺候。
所谓盖棺定论,能陪着你一起死的人,总是值得信任。


在整个大明的历史当中,天启朝无疑是最神秘的一段时间,上有诡异莫测的三大案,下有天启、张嫣、客氏、魏忠贤几人错综复杂的关系,中有眼花缭乱到难辨真假的史料。


纵然他来到这里一年多了,也依然没有看清天启朝的真面目,反而因为距离更近,接触的消息太多,有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让他脑子越发的糊涂起来。


甚至一度,他害怕的要死,生怕天启发现他宝贝弟弟已经换了个人。


但不论是恐惧、好奇、凶残、血腥、还是神秘,天启朝的一切,都将埋葬在今晚。


“承恩,你说,如果本王若是登基,会不会是个好皇帝?”朱由检两眼茫然的看着前方,右手向前虚抓,似乎要将整个天空握在手中。


“殿下,不可妄言!!!”王承恩心中大惊,连忙朝左右看去,生怕这句大逆不道的话被人听去。


每个被派驻到藩王身边的太监,都算是东厂的密探,肩负着监视藩王的责任。
只是信王待他甚厚,他根本没想过去告密。
但是,他保不准其他人会有这种想法。


因此,当他听到王爷胡言乱语时,立刻吓得脸色苍白,看向四周。
等确定没有人听到后,王承恩才放松下来,有些埋怨道,“殿下,你怎么能乱说话呢!”


朱由检笑笑,没有解释,王承恩是不会明白的,等过了今晚,自己就准备登上皇帝之位。


天空猛地一闪,最后一丝光亮被吞灭,大地一片漆黑,然后朱由检却依然站在前院没动,似乎是在等什么东西。


王承恩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贴身伺候的他深知,王爷别看平时呆呆的,整天就知道看书,但真实情况,王爷却是个极有城府,极有智慧的主。


他待在这里,必有缘由!


果不其然,过不了不知道多久,站的老王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平日里负责通传信息的小璇子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殿下,来了几个传旨太监,要殿下速速进宫。


朱由检听罢,眼神蓦地一亮,随即又恢复平常。
这一年多他别的没学会,但掩饰自己情绪的表面工作却做得极好。


他理了理衣服,也不要人跟着,自个朝着大门口走去,临了时,还回头交待一句:“承恩,调四个力壮可靠的小太监,等候本王的消息。


言罢,飘然离去。


看着殿下的背影,王承恩满脸的难以置信。
虽然从两年前开始,天启爷的身子就不好,但他却从没想过会有驾崩的一天。


联想刚才王爷无缘无故的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眼睛暮地一亮,心中霎时翻腾起难以掩盖的火热,“莫非,王爷说的是真的???”


跟着传旨的太监,朱由检一步步,慢慢的踏入这座仰望多时,却从未进入过的紫禁城。
也许前身的朱由检进入过,但他却没有。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宫门落锁,想要进入乾清宫,只能通过吊篮进去。
坐在一摇一晃的吊篮中,朱由检的心却突然怦怦直跳起来。


过了今夜,我就将成为这座宫殿,这片土地,这个国家的主人.......吗?


真是......激动啊!


乾清宫暖阁内,灯火通明,牛油大蜡遍布,跟不要钱似得使劲烧着。
在太监的带领下,朱由检来到了这里,然而刚刚踏入殿门,他却一愣,因为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个年约四十许的妇人,满脸的妆容被泪水冲的稀里哗啦,看起来颇为狼狈,但真情流露的悲伤,却令人生不起丝毫厌恶。


看到他来了之后,妇人站起身来,施施行了一礼,哀伤道:“小爷来了,校哥儿在里面等着呢!”


如今宫中,只有一人还依然这么称呼天启——奶妈客氏!


“嗯!”朱由检一点头,也没工夫和对方寒暄,径直走入房间内里。


里面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穿红色常服,身体虚弱,脸色苍白若纸,行将就木的年轻人。
然而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看到朱由检来了后,还泛起灿烂的笑容,努力的支撑身体起来,半坐着靠在床上,一把抓住他的手,微笑道:


“来,吾弟当为尧舜!”


看着躺在床上的天启,朱由检没来由的心中一酸。


他本来可以成为中兴之主,将明朝的生命延续下去,然而天不假年,因为两年前的一次落水,就病魔缠身。
如今,将以23岁的年龄早夭而逝,令人扼腕叹息!


由于虚弱,天启没有注意到弟弟眼中复杂的神情,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话。


“朕去后,吾弟当善视中宫.......”


“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宜委任......”


著名的天启遗言缓缓倾泻而出。


按照剧本,历史上政治小白一枚的崇祯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害怕是陷阱,口称‘臣死罪’而跪倒在地,然后泣不成声道,“臣弟恨不以身代之。


在某些书中,这里还有贤后张嫣的出场,告诉他这并不是陷阱,让他迅速答应接掌皇位。


但朱由检以成熟的思维考虑,权利的交接,肯定不会如此富有戏剧性,一定是严肃,严谨的。
因此他并不打算那么做,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天启仅存一丝温度的手,郑重道,“皇兄遗言,弟铭记于心!”


天启一愣,随即笑容绽放,灿烂的笑起来。
终究是皇家的孩子,虽然平时仁弱,但关键时刻还是有担当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

第2章


公元1627年,大明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农历。


朱由检站在信王府的前院中,背负双手,仰望天空,天边被一抹晚霞浸染,殷红一片。
他的身后站着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太监,他叫王承恩。


当他穿越到这个时代,从新婚的大床上爬起来时,就将王承恩调到了身边,贴身伺候。
所谓盖棺定论,能陪着你一起死的人,总是值得信任。


在整个大明的历史当中,天启朝无疑是最神秘的一段时间,上有诡异莫测的三大案,下有天启、张嫣、客氏、魏忠贤几人错综复杂的关系,中有眼花缭乱到难辨真假的史料。


纵然他来到这里一年多了,也依然没有看清天启朝的真面目,反而因为距离更近,接触的消息太多,有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让他脑子越发的糊涂起来。


甚至一度,他害怕的要死,生怕天启发现他宝贝弟弟已经换了个人。


但不论是恐惧、好奇、凶残、血腥、还是神秘,天启朝的一切,都将埋葬在今晚。


“承恩,你说,如果本王若是登基,会不会是个好皇帝?”朱由检两眼茫然的看着前方,右手向前虚抓,似乎要将整个天空握在手中。


“殿下,不可妄言!!!”王承恩心中大惊,连忙朝左右看去,生怕这句大逆不道的话被人听去。


每个被派驻到藩王身边的太监,都算是东厂的密探,肩负着监视藩王的责任。
只是信王待他甚厚,他根本没想过去告密。
但是,他保不准其他人会有这种想法。


因此,当他听到王爷胡言乱语时,立刻吓得脸色苍白,看向四周。
等确定没有人听到后,王承恩才放松下来,有些埋怨道,“殿下,你怎么能乱说话呢!”


朱由检笑笑,没有解释,王承恩是不会明白的,等过了今晚,自己就准备登上皇帝之位。


天空猛地一闪,最后一丝光亮被吞灭,大地一片漆黑,然后朱由检却依然站在前院没动,似乎是在等什么东西。


王承恩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贴身伺候的他深知,王爷别看平时呆呆的,整天就知道看书,但真实情况,王爷却是个极有城府,极有智慧的主。


他待在这里,必有缘由!


果不其然,过不了不知道多久,站的老王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平日里负责通传信息的小璇子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殿下,来了几个传旨太监,要殿下速速进宫。


朱由检听罢,眼神蓦地一亮,随即又恢复平常。
这一年多他别的没学会,但掩饰自己情绪的表面工作却做得极好。


他理了理衣服,也不要人跟着,自个朝着大门口走去,临了时,还回头交待一句:“承恩,调四个力壮可靠的小太监,等候本王的消息。


言罢,飘然离去。


看着殿下的背影,王承恩满脸的难以置信。
虽然从两年前开始,天启爷的身子就不好,但他却从没想过会有驾崩的一天。


联想刚才王爷无缘无故的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眼睛暮地一亮,心中霎时翻腾起难以掩盖的火热,“莫非,王爷说的是真的???”


跟着传旨的太监,朱由检一步步,慢慢的踏入这座仰望多时,却从未进入过的紫禁城。
也许前身的朱由检进入过,但他却没有。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宫门落锁,想要进入乾清宫,只能通过吊篮进去。
坐在一摇一晃的吊篮中,朱由检的心却突然怦怦直跳起来。


过了今夜,我就将成为这座宫殿,这片土地,这个国家的主人.......吗?


真是......激动啊!


乾清宫暖阁内,灯火通明,牛油大蜡遍布,跟不要钱似得使劲烧着。
在太监的带领下,朱由检来到了这里,然而刚刚踏入殿门,他却一愣,因为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个年约四十许的妇人,满脸的妆容被泪水冲的稀里哗啦,看起来颇为狼狈,但真情流露的悲伤,却令人生不起丝毫厌恶。


看到他来了之后,妇人站起身来,施施行了一礼,哀伤道:“小爷来了,校哥儿在里面等着呢!”


如今宫中,只有一人还依然这么称呼天启——奶妈客氏!


“嗯!”朱由检一点头,也没工夫和对方寒暄,径直走入房间内里。


里面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穿红色常服,身体虚弱,脸色苍白若纸,行将就木的年轻人。
然而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看到朱由检来了后,还泛起灿烂的笑容,努力的支撑身体起来,半坐着靠在床上,一把抓住他的手,微笑道:


“来,吾弟当为尧舜!”


看着躺在床上的天启,朱由检没来由的心中一酸。


他本来可以成为中兴之主,将明朝的生命延续下去,然而天不假年,因为两年前的一次落水,就病魔缠身。
如今,将以23岁的年龄早夭而逝,令人扼腕叹息!


由于虚弱,天启没有注意到弟弟眼中复杂的神情,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话。


“朕去后,吾弟当善视中宫.......”


“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宜委任......”


著名的天启遗言缓缓倾泻而出。


按照剧本,历史上政治小白一枚的崇祯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害怕是陷阱,口称‘臣死罪’而跪倒在地,然后泣不成声道,“臣弟恨不以身代之。


在某些书中,这里还有贤后张嫣的出场,告诉他这并不是陷阱,让他迅速答应接掌皇位。


但朱由检以成熟的思维考虑,权利的交接,肯定不会如此富有戏剧性,一定是严肃,严谨的。
因此他并不打算那么做,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天启仅存一丝温度的手,郑重道,“皇兄遗言,弟铭记于心!”


天启一愣,随即笑容绽放,灿烂的笑起来。
终究是皇家的孩子,虽然平时仁弱,但关键时刻还是有担当的。


两句天启遗言,后世的解读,一句是指皇后张嫣,一句是指太监魏忠贤。
后一句没什么好说的,都指名道姓了,但对于前一句,朱由检此时却有别的联想。


或许,这句中宫,指的不是皇后张嫣,而是另一个女人——客氏!!!


能让天启临死好挂念的女人,除了客氏,绝无他人!


也许在他心中,只有客氏当得起中宫这声称呼。


况且,现实情况就是,客氏就在门外,而皇后张嫣却不在,而且房间中除了秉笔记录和书写诏书的太监外,并无其他人,也没有屏风给张嫣躲藏。


望着天启逐渐虚弱下去的笑声,朱由检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问出这个八卦问题,随着天启死去,他们的恩怨情仇已经不重要了。


这或许显得很冷酷,但却是人之常情。


死者长已矣,生者遒可追!


对于朱由检来说,此时有一个关系到自己切身安全的问题如鲠在喉,必须得到答案,不然他晚上睡觉都不安稳。


二世为人,还是直接当上了皇帝,他对这一世的生命很满意,可不希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皇兄落水,何以至此?”看着天启,朱由检咬着牙,慢慢问出这句话。


你只是在掉到水里一次,为什么就一直抱病在身,而且拖了两年还不好,直到现在病危,是不是有人谋害你!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殿内气温骤降,顿时冰冷冻结起来。


天启一下笑容收敛,整个人如同回光返照般,精神突然焕发,眼神凝聚如刀,剜了过来!


就这样凝望了朱由检一会后,他大笑起来,笑声朗朗,充满快慰:“吾第长大了!!!”


“长大了,会思考了!!!”


“长大了好啊!”


望着突然失态的天启,朱由检没有着急,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他肚子中还有很多疑问想要询问天启。


比如到底是不是东林党策划的谋杀;皇后张嫣有没有参与其中;魏忠贤呢,到底有没有察觉;行凶者是不是进献‘甘露饮’的霍维华;知不知道魏忠贤修建生词,知道的话为什么默许;皇后张嫣流产是怎么回事?;很多妃子遭到迫害是他的意思还是魏忠贤、客氏私下的行为?


类似的问题他还有很多,都是观史而留下来的不解之问,这些问题非常敏感,直指天启本人内心最深处,平时他只能憋在心中,不敢流露丝毫,只有此刻,面对行将就木的天启,朱由检才敢问出来。


然而,他注定是得不到解答了。
天启笑声攀升到最高处,便高喊起来:


“吾第,当为尧舜!!!”


一句过后,声音戛然而止,天启脑袋一歪,在床上彻底昏死过去。


看着这一幕,朱由检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沉默下来,他有预感,天启这一昏迷,或许再也醒不过来。


原本的历史上,天启交代完遗言后,第二天还召见了内阁大臣,宣示口谕,之后又挨了十来天才去世,但此刻因为朱由检的发问,却陷入了昏迷。


看来,有些事情注定是得不到解答了。


朱由检默然而立,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他在想,天启昏迷前高兴的态度到底是为什么,就因为自己关心了他吗?还是另有其他隐情?


只是,因为缺乏对天启的了解,他的这些思索注定无果。


随着天启的昏迷,原本平静的殿内顿时慌乱起来,本来空无人一的地方,不知从何处冲出来许多人,有大呼小叫的,有端热水送汤药的,总之很多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开始忙碌着。


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夜(农历),帝危,召王进宫,托以社稷,王泣而应,后问:兄只落水,因何至此。
帝兴而高呼:吾弟当为尧舜。
庶几,昏迷,五日,帝崩。


朱由检的预感没有错,那日意外昏迷过去后,天启果真再也没有清醒过来,偶尔苏醒,人也是昏昏沉沉的,说不出话来。


就连驾崩也提前了几天。
原本历史上是农历八月二十一日,现在是八月十六日,提前了五天。


不过这微小的改变并没有影响什么,历史,还是按照他的趋势滚滚向前。


自那日遗诏传位后,朱由检哪也没去,而是寸步不离,守候在天启身边。
天启超出历史般的昏迷,让他心中有些不安,根本不敢离开片刻,生怕出现什么变故。


一年多隐忍下来,就为了这一刻,他丝毫不敢大意。
而且,他还想看看天启会不会再次清醒,能在问点什么内幕出来。


天启的死因,事关他的安危,他不想这么放弃,但是最终,他还是没得到任何答案。


天启一直没有醒过来,并在十六日的夜里驾崩。


其实,皇帝还没死,朱由检留在宫中是不合规矩的,但这个关键当口,也没人多说什么,就算偶有人质疑,也被皇后挡了回去。


这是朱由检和皇后张嫣第一次照面,对方没有多说,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在两人交错之际,悄悄提醒了一句;勿食宫中食。


不过朱由检没放在心上。


他可不是对政治懵懂无知的小白,后世信息大爆炸,让每个人对所有的领域都有个大概的了解,包括政治。


站在后世的高度上,他自然能轻松俯视此时的局面,深知魏忠贤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也没这个心思谋害自己,此刻对方怕是正惶惶不可终日,想着怎么重新获取新皇帝的信任。


而且,他也不是如历史上那样孤身进宫,在天启昏迷后,便立刻传信王承恩,让他带着人进宫,接管了他的饮食休息。


周密安排下,自然无忧。


只是,他心中依然放不下对天启死因的怀疑。


巍峨的紫禁城并没有让他感觉到壮丽雄伟,反而给他一种破屋迎风雨的幻觉。


内有党争乱国,外有鞑子扣关,前有死的不明不白的天启帝,后有即将达到巅峰的小冰河时期,朱由检是真的不知道,大明这艘破船,在自己的执掌下,能破冲破出去,迎接黎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

第3章


公元1627年,大明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农历。


朱由检站在信王府的前院中,背负双手,仰望天空,天边被一抹晚霞浸染,殷红一片。
他的身后站着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太监,他叫王承恩。


当他穿越到这个时代,从新婚的大床上爬起来时,就将王承恩调到了身边,贴身伺候。
所谓盖棺定论,能陪着你一起死的人,总是值得信任。


在整个大明的历史当中,天启朝无疑是最神秘的一段时间,上有诡异莫测的三大案,下有天启、张嫣、客氏、魏忠贤几人错综复杂的关系,中有眼花缭乱到难辨真假的史料。


纵然他来到这里一年多了,也依然没有看清天启朝的真面目,反而因为距离更近,接触的消息太多,有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让他脑子越发的糊涂起来。


甚至一度,他害怕的要死,生怕天启发现他宝贝弟弟已经换了个人。


但不论是恐惧、好奇、凶残、血腥、还是神秘,天启朝的一切,都将埋葬在今晚。


“承恩,你说,如果本王若是登基,会不会是个好皇帝?”朱由检两眼茫然的看着前方,右手向前虚抓,似乎要将整个天空握在手中。


“殿下,不可妄言!!!”王承恩心中大惊,连忙朝左右看去,生怕这句大逆不道的话被人听去。


每个被派驻到藩王身边的太监,都算是东厂的密探,肩负着监视藩王的责任。
只是信王待他甚厚,他根本没想过去告密。
但是,他保不准其他人会有这种想法。


因此,当他听到王爷胡言乱语时,立刻吓得脸色苍白,看向四周。
等确定没有人听到后,王承恩才放松下来,有些埋怨道,“殿下,你怎么能乱说话呢!”


朱由检笑笑,没有解释,王承恩是不会明白的,等过了今晚,自己就准备登上皇帝之位。


天空猛地一闪,最后一丝光亮被吞灭,大地一片漆黑,然后朱由检却依然站在前院没动,似乎是在等什么东西。


王承恩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贴身伺候的他深知,王爷别看平时呆呆的,整天就知道看书,但真实情况,王爷却是个极有城府,极有智慧的主。


他待在这里,必有缘由!


果不其然,过不了不知道多久,站的老王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平日里负责通传信息的小璇子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殿下,来了几个传旨太监,要殿下速速进宫。


朱由检听罢,眼神蓦地一亮,随即又恢复平常。
这一年多他别的没学会,但掩饰自己情绪的表面工作却做得极好。


他理了理衣服,也不要人跟着,自个朝着大门口走去,临了时,还回头交待一句:“承恩,调四个力壮可靠的小太监,等候本王的消息。


言罢,飘然离去。


看着殿下的背影,王承恩满脸的难以置信。
虽然从两年前开始,天启爷的身子就不好,但他却从没想过会有驾崩的一天。


联想刚才王爷无缘无故的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眼睛暮地一亮,心中霎时翻腾起难以掩盖的火热,“莫非,王爷说的是真的???”


跟着传旨的太监,朱由检一步步,慢慢的踏入这座仰望多时,却从未进入过的紫禁城。
也许前身的朱由检进入过,但他却没有。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宫门落锁,想要进入乾清宫,只能通过吊篮进去。
坐在一摇一晃的吊篮中,朱由检的心却突然怦怦直跳起来。


过了今夜,我就将成为这座宫殿,这片土地,这个国家的主人.......吗?


真是......激动啊!


乾清宫暖阁内,灯火通明,牛油大蜡遍布,跟不要钱似得使劲烧着。
在太监的带领下,朱由检来到了这里,然而刚刚踏入殿门,他却一愣,因为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个年约四十许的妇人,满脸的妆容被泪水冲的稀里哗啦,看起来颇为狼狈,但真情流露的悲伤,却令人生不起丝毫厌恶。


看到他来了之后,妇人站起身来,施施行了一礼,哀伤道:“小爷来了,校哥儿在里面等着呢!”


如今宫中,只有一人还依然这么称呼天启——奶妈客氏!


“嗯!”朱由检一点头,也没工夫和对方寒暄,径直走入房间内里。


里面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穿红色常服,身体虚弱,脸色苍白若纸,行将就木的年轻人。
然而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看到朱由检来了后,还泛起灿烂的笑容,努力的支撑身体起来,半坐着靠在床上,一把抓住他的手,微笑道:


“来,吾弟当为尧舜!”


看着躺在床上的天启,朱由检没来由的心中一酸。


他本来可以成为中兴之主,将明朝的生命延续下去,然而天不假年,因为两年前的一次落水,就病魔缠身。
如今,将以23岁的年龄早夭而逝,令人扼腕叹息!


由于虚弱,天启没有注意到弟弟眼中复杂的神情,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话。


“朕去后,吾弟当善视中宫.......”


“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宜委任......”


著名的天启遗言缓缓倾泻而出。


按照剧本,历史上政治小白一枚的崇祯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害怕是陷阱,口称‘臣死罪’而跪倒在地,然后泣不成声道,“臣弟恨不以身代之。


在某些书中,这里还有贤后张嫣的出场,告诉他这并不是陷阱,让他迅速答应接掌皇位。


但朱由检以成熟的思维考虑,权利的交接,肯定不会如此富有戏剧性,一定是严肃,严谨的。
因此他并不打算那么做,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天启仅存一丝温度的手,郑重道,“皇兄遗言,弟铭记于心!”


天启一愣,随即笑容绽放,灿烂的笑起来。
终究是皇家的孩子,虽然平时仁弱,但关键时刻还是有担当的。


两句天启遗言,后世的解读,一句是指皇后张嫣,一句是指太监魏忠贤。
后一句没什么好说的,都指名道姓了,但对于前一句,朱由检此时却有别的联想。


或许,这句中宫,指的不是皇后张嫣,而是另一个女人——客氏!!!


能让天启临死好挂念的女人,除了客氏,绝无他人!


也许在他心中,只有客氏当得起中宫这声称呼。


况且,现实情况就是,客氏就在门外,而皇后张嫣却不在,而且房间中除了秉笔记录和书写诏书的太监外,并无其他人,也没有屏风给张嫣躲藏。


望着天启逐渐虚弱下去的笑声,朱由检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问出这个八卦问题,随着天启死去,他们的恩怨情仇已经不重要了。


这或许显得很冷酷,但却是人之常情。


死者长已矣,生者遒可追!


对于朱由检来说,此时有一个关系到自己切身安全的问题如鲠在喉,必须得到答案,不然他晚上睡觉都不安稳。


二世为人,还是直接当上了皇帝,他对这一世的生命很满意,可不希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皇兄落水,何以至此?”看着天启,朱由检咬着牙,慢慢问出这句话。


你只是在掉到水里一次,为什么就一直抱病在身,而且拖了两年还不好,直到现在病危,是不是有人谋害你!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殿内气温骤降,顿时冰冷冻结起来。


天启一下笑容收敛,整个人如同回光返照般,精神突然焕发,眼神凝聚如刀,剜了过来!


就这样凝望了朱由检一会后,他大笑起来,笑声朗朗,充满快慰:“吾第长大了!!!”


“长大了,会思考了!!!”


“长大了好啊!”


望着突然失态的天启,朱由检没有着急,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他肚子中还有很多疑问想要询问天启。


比如到底是不是东林党策划的谋杀;皇后张嫣有没有参与其中;魏忠贤呢,到底有没有察觉;行凶者是不是进献‘甘露饮’的霍维华;知不知道魏忠贤修建生词,知道的话为什么默许;皇后张嫣流产是怎么回事?;很多妃子遭到迫害是他的意思还是魏忠贤、客氏私下的行为?


类似的问题他还有很多,都是观史而留下来的不解之问,这些问题非常敏感,直指天启本人内心最深处,平时他只能憋在心中,不敢流露丝毫,只有此刻,面对行将就木的天启,朱由检才敢问出来。


然而,他注定是得不到解答了。
天启笑声攀升到最高处,便高喊起来:


“吾第,当为尧舜!!!”


一句过后,声音戛然而止,天启脑袋一歪,在床上彻底昏死过去。


看着这一幕,朱由检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沉默下来,他有预感,天启这一昏迷,或许再也醒不过来。


原本的历史上,天启交代完遗言后,第二天还召见了内阁大臣,宣示口谕,之后又挨了十来天才去世,但此刻因为朱由检的发问,却陷入了昏迷。


看来,有些事情注定是得不到解答了。


朱由检默然而立,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他在想,天启昏迷前高兴的态度到底是为什么,就因为自己关心了他吗?还是另有其他隐情?


只是,因为缺乏对天启的了解,他的这些思索注定无果。


随着天启的昏迷,原本平静的殿内顿时慌乱起来,本来空无人一的地方,不知从何处冲出来许多人,有大呼小叫的,有端热水送汤药的,总之很多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开始忙碌着。


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夜(农历),帝危,召王进宫,托以社稷,王泣而应,后问:兄只落水,因何至此。
帝兴而高呼:吾弟当为尧舜。
庶几,昏迷,五日,帝崩。


朱由检的预感没有错,那日意外昏迷过去后,天启果真再也没有清醒过来,偶尔苏醒,人也是昏昏沉沉的,说不出话来。


就连驾崩也提前了几天。
原本历史上是农历八月二十一日,现在是八月十六日,提前了五天。


不过这微小的改变并没有影响什么,历史,还是按照他的趋势滚滚向前。


自那日遗诏传位后,朱由检哪也没去,而是寸步不离,守候在天启身边。
天启超出历史般的昏迷,让他心中有些不安,根本不敢离开片刻,生怕出现什么变故。


一年多隐忍下来,就为了这一刻,他丝毫不敢大意。
而且,他还想看看天启会不会再次清醒,能在问点什么内幕出来。


天启的死因,事关他的安危,他不想这么放弃,但是最终,他还是没得到任何答案。


天启一直没有醒过来,并在十六日的夜里驾崩。


其实,皇帝还没死,朱由检留在宫中是不合规矩的,但这个关键当口,也没人多说什么,就算偶有人质疑,也被皇后挡了回去。


这是朱由检和皇后张嫣第一次照面,对方没有多说,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在两人交错之际,悄悄提醒了一句;勿食宫中食。


不过朱由检没放在心上。


他可不是对政治懵懂无知的小白,后世信息大爆炸,让每个人对所有的领域都有个大概的了解,包括政治。


站在后世的高度上,他自然能轻松俯视此时的局面,深知魏忠贤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也没这个心思谋害自己,此刻对方怕是正惶惶不可终日,想着怎么重新获取新皇帝的信任。


而且,他也不是如历史上那样孤身进宫,在天启昏迷后,便立刻传信王承恩,让他带着人进宫,接管了他的饮食休息。


周密安排下,自然无忧。


只是,他心中依然放不下对天启死因的怀疑。


巍峨的紫禁城并没有让他感觉到壮丽雄伟,反而给他一种破屋迎风雨的幻觉。


内有党争乱国,外有鞑子扣关,前有死的不明不白的天启帝,后有即将达到巅峰的小冰河时期,朱由检是真的不知道,大明这艘破船,在自己的执掌下,能破冲破出去,迎接黎明。


八月十六日夜,乾清宫。


肃立在宫城之中,朱由检望着夜空,深沉的夜幕很低,几乎是压到了乾清宫的楼顶上,很压抑,让人喘不过气,一如此时宫中的气氛。


他身后的殿堂中,停着天启的梓棺,里面白色的蜡烛噼啪燃烧着,白色的泪痕顺着烛身流淌下来,在底座上堆积成一摊。


飒飒夜风吹拂,让他衣角翻飞,旁边,王承恩提着一柄剑,警惕的护卫在身边,周边几个从信王府带来的太监亦是如此,每个人手执武器,四处巡视着,监视着任何一个靠近的人。


除了王承恩外,这四个太监都是他过过目的,能力怎么样不好说,但至少忠心可靠。


对于太监,现代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别样的心理,但并不重,很轻易就能压制住,同时,他也清醒的认识到,作为一个仓促登基,没有积累丝毫人脉的皇帝,他初期真正能够信任的,只有太监以及......锦衣卫。


因此,他才不会像历史上的崇祯,一上台就白痴的废掉自己的左臂右膀,然后任由那些文臣搓扁捏圆的玩弄了十来年,到后面才醒悟过来,频繁的杀大臣换首辅,然而已经迟了。


从这一点来看,崇祯就远远比不上天启,后者上台不过一年就看清了朝政,看清了东林党。


朱由检思绪纷飞着,王承恩几人却没有放松,警惕的守候着,突然,从远处走来个巡逻的小太监,对方提着灯笼,捧着一柄剑,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着。


这样的宦官今夜多得很,几人看了眼也就没有在意。


走着走着,小太监兴许是看见王承恩几人身着高品太监的服饰,故而走了过来见礼。
王承恩看了对方一眼,挥挥手让对方走远。


小宦官笑呵呵的不以为意,捧着剑往外面挪去。


朱由检饶有意思的看着这一幕,这个场景似乎出现在不少书以及公众号的文章中出现。


在一些非正史上的书,进宫的崇祯非常的小心,自带干粮进宫,连食物都不敢吃宫中的,也不会如他现在这样,胆大的敢带几个亲随太监进宫,而是独自在乾清宫守灵。


为了壮胆,他拦住一名路过的太监,取下了对方身上的剑作为防身武器,而后还将侍卫和小太监门聚集在一起,赏赐他们酒肉,换来了他们的欢声雷动,然后平安的度过这一夜,登基为皇。


当时觉得崇祯太过小心翼翼,如今亲身经历才体会到对方的艰难。


一个十七岁没什么见识的小伙,在空寂无人的乾清宫,守着哥哥的灵堂,吃着冷硬的饼子,没人认识,没人陪伴,其中心酸凄苦可见一斑。


就算他两世为人,早有心理准备,此刻都有些心中慌张,若是没带王承恩进来,自己怕是比崇祯好不到哪去。


正当他这么想着,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雪亮的剑光,随后,朱由检只见一点寒芒朝着自己急速刺来。


不等他反应过来,他的眼前便是一黑,随机是铛的一声响起,两名太监将他挡住,磕飞了寒芒。


“殿下小心!”随后朱由检耳边才响起王承恩焦急的声音,并被对方扯了一把,朝后连退好几步,拉开距离。


这时朱由检才反应过来,有人刺杀他!


整个过程非常的迅速,电光火石之间就结束了,王承恩的提醒也是事后才到,根本不像电影中演的,护卫先是大喊几声,才迎战刺客。


呼~呼~呼~


朱由检后知后觉的喘起气来,当时没反应,现在却紧张的心脏砰砰跳起来,而且越跳越激烈。


这从未出现过的刺杀,让他更加惊慌,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场刺杀!


历史上根本没有!!!


“殿下,殿下!”王承恩焦急的叫喊声将他从惊慌中唤醒:“刺客已经服毒自杀,不如唤锦衣卫前来护卫!”


王承恩也有些慌了,就在深宫大内,先帝灵前,发生了这么一场骇人听闻的刺杀,简直天塌了啊!


朱由检终于清醒过来,扫了前方一眼,那名小太监已经死了,七窍流血,显然死于剧毒之下。


听了王承恩的建议后,他下意识的想要同意,但嘴巴张开后,话音一转,却拒绝了:“不要,传我口谕,着锦衣卫、东厂、御马监各处守好门户,不得擅动,违令者视同谋反,诛之!”


王承恩一愣,便应承下来,然后立刻派人传递口谕,甚至最为重要的宫门处,还是他亲自去的。


见口谕发出,各个地方没有丝毫动静,朱由检终于松了口气,不管刺客是谁派来的,此时一动不如一静。


只要镇之以静,等明天登基完毕,便大事定矣!


“查明刺客身份了吗?”定了定神后,朱由检问回来的王承恩。


“这名小太监是刘老监两日前领入宫中的。
”王承恩擦了擦汗回答道,刚才跑的有些急,此刻一停下来,额头汗就涌出来。


“刘老监呢?”朱由检揉着额头道,不知道是不是血液窜行太快,他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让心中慌慌的。


“上吊自杀了!”王承恩小心翼翼的回答,殿下此刻脸色十分不好,他服侍多年也未见过。


“呵,自杀了!”朱由检嘴角一勾,似笑非笑,“自杀.....”


他缓缓闭目,默默思索,对比自己所做和记忆中的记载,心中有了个模糊的想法。


莫非,因为自己当日询问天启,所以才引来了这番刺杀吗?


夜里,由于宫门落锁,隔绝内外,天启帝崩,信王遇刺的消息根本穿不出去。


但魏公公在皇宫内的耳目岂是用灵通可以形容的,不一会之后,他就知道了信王遭到刺杀的消息,随后便是信王口谕,晓谕皇宫内外,不得擅动。


当夜,魏公公一夜未睡,他一整夜都在思索。


魏公公只是一把刀,一把好刀,忠诚的执行了皇帝的意志。
只是,如今握刀人死了,刀也该考虑下自己我,免得到时候被折断。


也许,那几个偷偷运进来的怀孕宫人可以动用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

第4章


公元1627年,大明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农历。


朱由检站在信王府的前院中,背负双手,仰望天空,天边被一抹晚霞浸染,殷红一片。
他的身后站着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太监,他叫王承恩。


当他穿越到这个时代,从新婚的大床上爬起来时,就将王承恩调到了身边,贴身伺候。
所谓盖棺定论,能陪着你一起死的人,总是值得信任。


在整个大明的历史当中,天启朝无疑是最神秘的一段时间,上有诡异莫测的三大案,下有天启、张嫣、客氏、魏忠贤几人错综复杂的关系,中有眼花缭乱到难辨真假的史料。


纵然他来到这里一年多了,也依然没有看清天启朝的真面目,反而因为距离更近,接触的消息太多,有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让他脑子越发的糊涂起来。


甚至一度,他害怕的要死,生怕天启发现他宝贝弟弟已经换了个人。


但不论是恐惧、好奇、凶残、血腥、还是神秘,天启朝的一切,都将埋葬在今晚。


“承恩,你说,如果本王若是登基,会不会是个好皇帝?”朱由检两眼茫然的看着前方,右手向前虚抓,似乎要将整个天空握在手中。


“殿下,不可妄言!!!”王承恩心中大惊,连忙朝左右看去,生怕这句大逆不道的话被人听去。


每个被派驻到藩王身边的太监,都算是东厂的密探,肩负着监视藩王的责任。
只是信王待他甚厚,他根本没想过去告密。
但是,他保不准其他人会有这种想法。


因此,当他听到王爷胡言乱语时,立刻吓得脸色苍白,看向四周。
等确定没有人听到后,王承恩才放松下来,有些埋怨道,“殿下,你怎么能乱说话呢!”


朱由检笑笑,没有解释,王承恩是不会明白的,等过了今晚,自己就准备登上皇帝之位。


天空猛地一闪,最后一丝光亮被吞灭,大地一片漆黑,然后朱由检却依然站在前院没动,似乎是在等什么东西。


王承恩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贴身伺候的他深知,王爷别看平时呆呆的,整天就知道看书,但真实情况,王爷却是个极有城府,极有智慧的主。


他待在这里,必有缘由!


果不其然,过不了不知道多久,站的老王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平日里负责通传信息的小璇子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殿下,来了几个传旨太监,要殿下速速进宫。


朱由检听罢,眼神蓦地一亮,随即又恢复平常。
这一年多他别的没学会,但掩饰自己情绪的表面工作却做得极好。


他理了理衣服,也不要人跟着,自个朝着大门口走去,临了时,还回头交待一句:“承恩,调四个力壮可靠的小太监,等候本王的消息。


言罢,飘然离去。


看着殿下的背影,王承恩满脸的难以置信。
虽然从两年前开始,天启爷的身子就不好,但他却从没想过会有驾崩的一天。


联想刚才王爷无缘无故的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眼睛暮地一亮,心中霎时翻腾起难以掩盖的火热,“莫非,王爷说的是真的???”


跟着传旨的太监,朱由检一步步,慢慢的踏入这座仰望多时,却从未进入过的紫禁城。
也许前身的朱由检进入过,但他却没有。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宫门落锁,想要进入乾清宫,只能通过吊篮进去。
坐在一摇一晃的吊篮中,朱由检的心却突然怦怦直跳起来。


过了今夜,我就将成为这座宫殿,这片土地,这个国家的主人.......吗?


真是......激动啊!


乾清宫暖阁内,灯火通明,牛油大蜡遍布,跟不要钱似得使劲烧着。
在太监的带领下,朱由检来到了这里,然而刚刚踏入殿门,他却一愣,因为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个年约四十许的妇人,满脸的妆容被泪水冲的稀里哗啦,看起来颇为狼狈,但真情流露的悲伤,却令人生不起丝毫厌恶。


看到他来了之后,妇人站起身来,施施行了一礼,哀伤道:“小爷来了,校哥儿在里面等着呢!”


如今宫中,只有一人还依然这么称呼天启——奶妈客氏!


“嗯!”朱由检一点头,也没工夫和对方寒暄,径直走入房间内里。


里面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穿红色常服,身体虚弱,脸色苍白若纸,行将就木的年轻人。
然而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看到朱由检来了后,还泛起灿烂的笑容,努力的支撑身体起来,半坐着靠在床上,一把抓住他的手,微笑道:


“来,吾弟当为尧舜!”


看着躺在床上的天启,朱由检没来由的心中一酸。


他本来可以成为中兴之主,将明朝的生命延续下去,然而天不假年,因为两年前的一次落水,就病魔缠身。
如今,将以23岁的年龄早夭而逝,令人扼腕叹息!


由于虚弱,天启没有注意到弟弟眼中复杂的神情,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话。


“朕去后,吾弟当善视中宫.......”


“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宜委任......”


著名的天启遗言缓缓倾泻而出。


按照剧本,历史上政治小白一枚的崇祯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害怕是陷阱,口称‘臣死罪’而跪倒在地,然后泣不成声道,“臣弟恨不以身代之。


在某些书中,这里还有贤后张嫣的出场,告诉他这并不是陷阱,让他迅速答应接掌皇位。


但朱由检以成熟的思维考虑,权利的交接,肯定不会如此富有戏剧性,一定是严肃,严谨的。
因此他并不打算那么做,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天启仅存一丝温度的手,郑重道,“皇兄遗言,弟铭记于心!”


天启一愣,随即笑容绽放,灿烂的笑起来。
终究是皇家的孩子,虽然平时仁弱,但关键时刻还是有担当的。


两句天启遗言,后世的解读,一句是指皇后张嫣,一句是指太监魏忠贤。
后一句没什么好说的,都指名道姓了,但对于前一句,朱由检此时却有别的联想。


或许,这句中宫,指的不是皇后张嫣,而是另一个女人——客氏!!!


能让天启临死好挂念的女人,除了客氏,绝无他人!


也许在他心中,只有客氏当得起中宫这声称呼。


况且,现实情况就是,客氏就在门外,而皇后张嫣却不在,而且房间中除了秉笔记录和书写诏书的太监外,并无其他人,也没有屏风给张嫣躲藏。


望着天启逐渐虚弱下去的笑声,朱由检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问出这个八卦问题,随着天启死去,他们的恩怨情仇已经不重要了。


这或许显得很冷酷,但却是人之常情。


死者长已矣,生者遒可追!


对于朱由检来说,此时有一个关系到自己切身安全的问题如鲠在喉,必须得到答案,不然他晚上睡觉都不安稳。


二世为人,还是直接当上了皇帝,他对这一世的生命很满意,可不希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皇兄落水,何以至此?”看着天启,朱由检咬着牙,慢慢问出这句话。


你只是在掉到水里一次,为什么就一直抱病在身,而且拖了两年还不好,直到现在病危,是不是有人谋害你!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殿内气温骤降,顿时冰冷冻结起来。


天启一下笑容收敛,整个人如同回光返照般,精神突然焕发,眼神凝聚如刀,剜了过来!


就这样凝望了朱由检一会后,他大笑起来,笑声朗朗,充满快慰:“吾第长大了!!!”


“长大了,会思考了!!!”


“长大了好啊!”


望着突然失态的天启,朱由检没有着急,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他肚子中还有很多疑问想要询问天启。


比如到底是不是东林党策划的谋杀;皇后张嫣有没有参与其中;魏忠贤呢,到底有没有察觉;行凶者是不是进献‘甘露饮’的霍维华;知不知道魏忠贤修建生词,知道的话为什么默许;皇后张嫣流产是怎么回事?;很多妃子遭到迫害是他的意思还是魏忠贤、客氏私下的行为?


类似的问题他还有很多,都是观史而留下来的不解之问,这些问题非常敏感,直指天启本人内心最深处,平时他只能憋在心中,不敢流露丝毫,只有此刻,面对行将就木的天启,朱由检才敢问出来。


然而,他注定是得不到解答了。
天启笑声攀升到最高处,便高喊起来:


“吾第,当为尧舜!!!”


一句过后,声音戛然而止,天启脑袋一歪,在床上彻底昏死过去。


看着这一幕,朱由检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沉默下来,他有预感,天启这一昏迷,或许再也醒不过来。


原本的历史上,天启交代完遗言后,第二天还召见了内阁大臣,宣示口谕,之后又挨了十来天才去世,但此刻因为朱由检的发问,却陷入了昏迷。


看来,有些事情注定是得不到解答了。


朱由检默然而立,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他在想,天启昏迷前高兴的态度到底是为什么,就因为自己关心了他吗?还是另有其他隐情?


只是,因为缺乏对天启的了解,他的这些思索注定无果。


随着天启的昏迷,原本平静的殿内顿时慌乱起来,本来空无人一的地方,不知从何处冲出来许多人,有大呼小叫的,有端热水送汤药的,总之很多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开始忙碌着。


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夜(农历),帝危,召王进宫,托以社稷,王泣而应,后问:兄只落水,因何至此。
帝兴而高呼:吾弟当为尧舜。
庶几,昏迷,五日,帝崩。


朱由检的预感没有错,那日意外昏迷过去后,天启果真再也没有清醒过来,偶尔苏醒,人也是昏昏沉沉的,说不出话来。


就连驾崩也提前了几天。
原本历史上是农历八月二十一日,现在是八月十六日,提前了五天。


不过这微小的改变并没有影响什么,历史,还是按照他的趋势滚滚向前。


自那日遗诏传位后,朱由检哪也没去,而是寸步不离,守候在天启身边。
天启超出历史般的昏迷,让他心中有些不安,根本不敢离开片刻,生怕出现什么变故。


一年多隐忍下来,就为了这一刻,他丝毫不敢大意。
而且,他还想看看天启会不会再次清醒,能在问点什么内幕出来。


天启的死因,事关他的安危,他不想这么放弃,但是最终,他还是没得到任何答案。


天启一直没有醒过来,并在十六日的夜里驾崩。


其实,皇帝还没死,朱由检留在宫中是不合规矩的,但这个关键当口,也没人多说什么,就算偶有人质疑,也被皇后挡了回去。


这是朱由检和皇后张嫣第一次照面,对方没有多说,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在两人交错之际,悄悄提醒了一句;勿食宫中食。


不过朱由检没放在心上。


他可不是对政治懵懂无知的小白,后世信息大爆炸,让每个人对所有的领域都有个大概的了解,包括政治。


站在后世的高度上,他自然能轻松俯视此时的局面,深知魏忠贤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也没这个心思谋害自己,此刻对方怕是正惶惶不可终日,想着怎么重新获取新皇帝的信任。


而且,他也不是如历史上那样孤身进宫,在天启昏迷后,便立刻传信王承恩,让他带着人进宫,接管了他的饮食休息。


周密安排下,自然无忧。


只是,他心中依然放不下对天启死因的怀疑。


巍峨的紫禁城并没有让他感觉到壮丽雄伟,反而给他一种破屋迎风雨的幻觉。


内有党争乱国,外有鞑子扣关,前有死的不明不白的天启帝,后有即将达到巅峰的小冰河时期,朱由检是真的不知道,大明这艘破船,在自己的执掌下,能破冲破出去,迎接黎明。


八月十六日夜,乾清宫。


肃立在宫城之中,朱由检望着夜空,深沉的夜幕很低,几乎是压到了乾清宫的楼顶上,很压抑,让人喘不过气,一如此时宫中的气氛。


他身后的殿堂中,停着天启的梓棺,里面白色的蜡烛噼啪燃烧着,白色的泪痕顺着烛身流淌下来,在底座上堆积成一摊。


飒飒夜风吹拂,让他衣角翻飞,旁边,王承恩提着一柄剑,警惕的护卫在身边,周边几个从信王府带来的太监亦是如此,每个人手执武器,四处巡视着,监视着任何一个靠近的人。


除了王承恩外,这四个太监都是他过过目的,能力怎么样不好说,但至少忠心可靠。


对于太监,现代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别样的心理,但并不重,很轻易就能压制住,同时,他也清醒的认识到,作为一个仓促登基,没有积累丝毫人脉的皇帝,他初期真正能够信任的,只有太监以及......锦衣卫。


因此,他才不会像历史上的崇祯,一上台就白痴的废掉自己的左臂右膀,然后任由那些文臣搓扁捏圆的玩弄了十来年,到后面才醒悟过来,频繁的杀大臣换首辅,然而已经迟了。


从这一点来看,崇祯就远远比不上天启,后者上台不过一年就看清了朝政,看清了东林党。


朱由检思绪纷飞着,王承恩几人却没有放松,警惕的守候着,突然,从远处走来个巡逻的小太监,对方提着灯笼,捧着一柄剑,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着。


这样的宦官今夜多得很,几人看了眼也就没有在意。


走着走着,小太监兴许是看见王承恩几人身着高品太监的服饰,故而走了过来见礼。
王承恩看了对方一眼,挥挥手让对方走远。


小宦官笑呵呵的不以为意,捧着剑往外面挪去。


朱由检饶有意思的看着这一幕,这个场景似乎出现在不少书以及公众号的文章中出现。


在一些非正史上的书,进宫的崇祯非常的小心,自带干粮进宫,连食物都不敢吃宫中的,也不会如他现在这样,胆大的敢带几个亲随太监进宫,而是独自在乾清宫守灵。


为了壮胆,他拦住一名路过的太监,取下了对方身上的剑作为防身武器,而后还将侍卫和小太监门聚集在一起,赏赐他们酒肉,换来了他们的欢声雷动,然后平安的度过这一夜,登基为皇。


当时觉得崇祯太过小心翼翼,如今亲身经历才体会到对方的艰难。


一个十七岁没什么见识的小伙,在空寂无人的乾清宫,守着哥哥的灵堂,吃着冷硬的饼子,没人认识,没人陪伴,其中心酸凄苦可见一斑。


就算他两世为人,早有心理准备,此刻都有些心中慌张,若是没带王承恩进来,自己怕是比崇祯好不到哪去。


正当他这么想着,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雪亮的剑光,随后,朱由检只见一点寒芒朝着自己急速刺来。


不等他反应过来,他的眼前便是一黑,随机是铛的一声响起,两名太监将他挡住,磕飞了寒芒。


“殿下小心!”随后朱由检耳边才响起王承恩焦急的声音,并被对方扯了一把,朝后连退好几步,拉开距离。


这时朱由检才反应过来,有人刺杀他!


整个过程非常的迅速,电光火石之间就结束了,王承恩的提醒也是事后才到,根本不像电影中演的,护卫先是大喊几声,才迎战刺客。


呼~呼~呼~


朱由检后知后觉的喘起气来,当时没反应,现在却紧张的心脏砰砰跳起来,而且越跳越激烈。


这从未出现过的刺杀,让他更加惊慌,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场刺杀!


历史上根本没有!!!


“殿下,殿下!”王承恩焦急的叫喊声将他从惊慌中唤醒:“刺客已经服毒自杀,不如唤锦衣卫前来护卫!”


王承恩也有些慌了,就在深宫大内,先帝灵前,发生了这么一场骇人听闻的刺杀,简直天塌了啊!


朱由检终于清醒过来,扫了前方一眼,那名小太监已经死了,七窍流血,显然死于剧毒之下。


听了王承恩的建议后,他下意识的想要同意,但嘴巴张开后,话音一转,却拒绝了:“不要,传我口谕,着锦衣卫、东厂、御马监各处守好门户,不得擅动,违令者视同谋反,诛之!”


王承恩一愣,便应承下来,然后立刻派人传递口谕,甚至最为重要的宫门处,还是他亲自去的。


见口谕发出,各个地方没有丝毫动静,朱由检终于松了口气,不管刺客是谁派来的,此时一动不如一静。


只要镇之以静,等明天登基完毕,便大事定矣!


“查明刺客身份了吗?”定了定神后,朱由检问回来的王承恩。


“这名小太监是刘老监两日前领入宫中的。
”王承恩擦了擦汗回答道,刚才跑的有些急,此刻一停下来,额头汗就涌出来。


“刘老监呢?”朱由检揉着额头道,不知道是不是血液窜行太快,他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让心中慌慌的。


“上吊自杀了!”王承恩小心翼翼的回答,殿下此刻脸色十分不好,他服侍多年也未见过。


“呵,自杀了!”朱由检嘴角一勾,似笑非笑,“自杀.....”


他缓缓闭目,默默思索,对比自己所做和记忆中的记载,心中有了个模糊的想法。


莫非,因为自己当日询问天启,所以才引来了这番刺杀吗?


夜里,由于宫门落锁,隔绝内外,天启帝崩,信王遇刺的消息根本穿不出去。


但魏公公在皇宫内的耳目岂是用灵通可以形容的,不一会之后,他就知道了信王遭到刺杀的消息,随后便是信王口谕,晓谕皇宫内外,不得擅动。


当夜,魏公公一夜未睡,他一整夜都在思索。


魏公公只是一把刀,一把好刀,忠诚的执行了皇帝的意志。
只是,如今握刀人死了,刀也该考虑下自己我,免得到时候被折断。


也许,那几个偷偷运进来的怀孕宫人可以动用了!


魏忠贤手指敲着桌子,目光深邃无比。


只是,司礼监掌印是王体乾,御马监掌印是涂文辅,二人看似臣服在他的盛宠之下,但实则心怀狡诈,如今帝崩,二人还会否听命行事,他拿捏不准。


自己,终究只是司礼监秉笔,提督东厂。


魏忠贤盘算了半晌,最终只能摇头苦笑,自己看似权势滔天,天下咸服,然而先帝只是刚死,自己想做些出格的事情,却发现寸步难行。


先帝啊先帝,还是你厉害,咱家只是想要自保,却仍然被你防的水泄不通,毫无缝隙可钻!


佩服,佩服!


魏忠贤叹服,他打算先试试看能否隐瞒先帝驾崩的消息,过得一两日,以待转机。


然而,当第二天天亮,宫门大开后,他却看到了一个十分意外的人。


英国公张维贤。


自靖难后,英国公就是勋贵中的扛鼎人物,地位崇高,一直在京师三大营五军都督府任职,他要进宫,魏忠贤拦不住,也不敢拦,只得问道:


“你进宫干什么?”


“皇上驾崩了,你不知道?”


“谁告诉你的?”


“皇后啊!”


目视着英国公的背影,魏忠贤铁青一片,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被这个东林党推上来的女人给破灭了!


然而,英国公也没能进宫,走到半道上,他遇到了传旨的小太监,其中一个就拦住了他,说道:“国公爷,传信王殿下口谕,命文武群臣在皇极门等候,宣读大行皇帝诏书。


大行皇帝?


张维贤一愣,皇帝真的驾崩了!


尽管他早有准备,但此刻听到太监确定,还是忍不住呼吸一窒,随即神情有些黯然。
这是十年内大明死掉的第三位皇帝了。


真是多事之秋啊!


张维贤叹了口气,拱了拱手,转身朝着皇极门行去。


他知道皇后张嫣通知他皇帝驾崩的消息,是想要他去宫中主持朝政,但既然此刻信王殿下并不慌乱,能够视事,自己再去就不合适了。


宫中多诡秘,自己掺和太多不好。


英国公之后,在内阁值班的首辅黄立极也接到了旨意,随后,内阁立刻派出人员,通知大臣,之后是武臣勋贵,大概一个时辰后,京中四品以上的官员都得到了消息。


天启帝驾崩了!


灵堂内,朱由检双眼通红,他一夜未睡。


突发的刺杀变故,让他从那种掌控历史的迷之自信中清醒过来,这是现实,不是已经盖棺定论的历史,现实是会变的,随着自己的动作而变动。


自己也只是个普通人,兵不过几个太监,想要掌控朝政,需要时间和谨慎。
不过自己也不用妄自菲薄,起码两世为人的经验,和后世的高度,自己绝对会比原来的崇祯做的好。


起码,不会更糟糕!


在他做着心理建设时,王承恩走过来禀报:“殿下,旨意都传出去了,并没有受到阻拦。


“那就好!”朱由检点了点头,目前情况看来很不错,政令通达,局势远没有历史上崇祯以为的那么糟糕。


“走吧,去皇极门。


明清有个词汇,叫做‘御门听政’。


所谓御门听政,便是在传说中的‘金銮殿’前面的大门楼皇极门上,召开朝会,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早朝。
而后面的‘金銮殿’也就是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