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庶女养成记》林嬷嬷小说最新章节,林嬷嬷,王产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侯门庶女养成记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林嬷嬷
简介:她是不受欢迎的二小姐
生母在生下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被主母和姐姐欺压
长年的欺压,在遇到一个人之后
彻底的改变,她要一个一个的反击
把他们一个个打入十八层地狱

角色:林嬷嬷,王产婆
《侯门庶女养成记》林嬷嬷小说最新章节,林嬷嬷,王产婆全文免费阅读

《侯门庶女养成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难产


在诸侯大院中,有两个声音不断的传来。
“夫人,使劲,使劲啊。快出来了,快出来了”。一个满脸是汗的嬷嬷在一旁说着。
“啊……。”女子艰难的叫了一声,脸上的面色有些苍白。嘴唇毫无血色。
“不好,夫人难产了”。那个接生的产婆大叫了一声。
林嬷嬷焦急的说:“产婆,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说着就对产婆跪了下去。
产婆把她扶了起来。也是满脸的焦急:“嬷嬷不可,可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夫人大出血。只有一个办法了”。
林嬷嬷拉着她的手:“什么办法”。
“只有叫我的师傅来了”。
林嬷嬷楞了一下,她的师傅她当然知道,就在远处给大夫人接生。可是大夫人一向不待见自己的夫人,若是现在过去——。
床上的女子叫的声音开始微弱了起来,林嬷嬷看了一眼床上的夫人,脸上满是汗,唇已经被咬的毫无血色了。看着女子越来越微弱的喘息声。林嬷嬷一咬牙。对着产婆说:“你一定要保住母子”。
产婆也点点了:“我会尽力的,你要快去开回”。
林嬷嬷没有答话,直接往外跑去。
产婆又继续接生。看着夫人的身下全部都是血,连她都忍不住别过头去,现在状况很危险了。
林嬷嬷一路使劲的跑。自己家的小姐住在别院,但是离主院还是有一定的距离。里面不断传来一阵阵的叫声。
丫鬟婆子,里里外外忙个不停。林嬷嬷顿时感觉心都痛了,同样是生孩子,主夫人这么多人忙前忙后,而自己家的小姐,虽然是个姨娘,但是未免也太寒碜了,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丫鬟,就一个接生婆。
“志……志……”那生产的女子不断的喊着男子的名字。
“在,我在……。”
林嬷嬷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小姐已经危在旦夕了,不能在犹豫了,一咬牙,冲了进去,直接跪了下去。
“夫人,求你救救小姐,小姐现在难产了。求求让李产婆去救她”。林嬷嬷满脸泪痕的说道。
那叫叫志的男人站了起来,他就是当家的老爷轩辕志。他一听立刻站了起来,满脸的焦急:“什么,你说雪儿难产”。
林嬷嬷使劲的点头,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刚刚产婆说了,小姐现在的状况非常的危险,只有她的师傅王产婆才能救我姨娘啊!”
那躺着床上的夫人对着身边的嬷嬷使了一个眼色,里面寒光尽显。
那个嬷嬷高傲的对着林嬷嬷说道:“现在夫人正在生产,要是把王产婆叫过去了,夫人这边出了事,你可担待的起吗”。
那躺着床上的女子很配合的大叫了一声“啊……。”
王产婆看了一眼夫人大叫道:“老爷,夫人快生了。”
轩辕志激动的说:“好好,你们一定要让母子平安。”
刚刚那个说话的嬷嬷又对轩辕志说:“老爷还是在外面等着吧,现在呆在这里与礼不合。”
轩辕志开心的点了点头,把姨娘的事情都忘到一边去了。
那嬷嬷又说道:“现在夫人要生了,把不相干的人都赶了出去。”
林嬷嬷听到有人来赶自己。立刻跪倒了地上:“求求你们,救救姨娘,求求你们。”在地上使劲的磕了几个头。额头都青了一片。
那几个妇人没有理会,直接把林嬷嬷拖了出去。
林嬷嬷大哭着,没有人理会她。天空渐渐的下起大雨了。
林嬷嬷被拖了出去。跪了下来,雨水顺着额头不停的往下流、林嬷嬷很心痛,非常的心痛,为她家的小姐心痛,小姐何尝不是名门千金。可是却义无反顾的嫁给了轩辕志,做了小妾,论身份,论地位,就算是做轩辕志的正妻都高攀了。林嬷嬷的眼泪如泉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流出。
一声婴儿声,划过天空,整个屋子里都欢声笑语,远远就听到产婆大声的说:“恭喜老爷,夫人生了个女儿。”
轩辕志高兴的说:“我要进去看看如娘。”
又听到嬷嬷说:“老爷,别急,现在里面还没干净,等下自然就都可以看到了。”
林嬷嬷听到了,也笑了一下,随即笑容立刻消失,还没站稳,就往前跑去,在门槛的时候,没有站稳,直接甩在门槛上了,林嬷嬷顿时感觉整个身子,都被巨痛占据。
那些人看到林嬷嬷摔在地上,夹杂着雨水,整个人狼狈不堪的样子,都哈哈笑了起来。
林嬷嬷忍着巨痛,爬了起来,使劲的抓着轩辕志的衣服,手不停的颤抖:“老爷,救救夫人,求求你,救救夫人。”
轩辕志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刚刚那个趾高气昂的嬷嬷啪的一下打掉林嬷嬷的手:“给我放规矩点,不要随便什么人都能碰的,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林嬷嬷咬了咬唇。她很想发火,但是现在不能,小姐正在生死关头,林嬷嬷在次跪了下来,不停的磕着头:“老爷,是奴才犯贱,求你救救小姐。”说着不停的在地上磕头,那一下一下的声音,磕在每个人的心上。满屋子的人顿时都有些动容了。
轩辕志也反应过来:“王嬷嬷准备好了没,现在去给柳姨娘接生”。
林嬷嬷顿时又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以前老爷追小姐的时候,那可是一口一个嫣然,现在张口闭口都是柳姨娘,小姐啊,你看错人了。但是现在也来不及伤感。急切的等着里面的回音。
“哎,马上就来。”王产婆在里面答应着。正准备走出去的时候。
床上的人,拉住了她的手。
王产婆微微一笑:“夫人,现在我去给柳姨娘接生。”
李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王产婆看着李夫人的笑容,心咚的一下掉进冰窖里了。王产婆一边笑着,一边慢慢挣脱李夫人的手:“柳姨娘还等着我呢?”
王产婆径直往前走去。
李夫人也不急,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你女儿还有三年的卖身契还在我这里吧!”
王产婆停住了脚步,天辰国的规矩。只要一日有卖身契在手。主人就可以随意主宰奴才的命运。若是违抗,那就相当于违反家规,会被乱棍打死的。手握紧了衣服,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你想怎么样。”
虽然她现在没有用尊称,但是李夫人现在并不想计较这个问题。
只是嘴角依旧挂着微笑。淡淡的开口:“听说马厨娘的儿子还没有嫁娶,你的女儿和他年龄相当,不如我促成这门婚事,择日嫁娶。”
王产婆心不由的被刺痛了一下,马厨娘的儿子今天快三十了。不仅痴呆,还很好色,明明什么都不懂的人,偏偏却对男女之事很上心。马厨娘平日都把他关起来,怕他出来惹事,府里的丫鬟看到他了,都避之不及,在老太爷那一代,马厨娘的夫君的爷爷曾经帮过老太爷,并且立下誓言,只有有轩辕家一天,就永远有李家的一天。而李家的夫人就是马厨娘,即使府里的丫鬟被那个傻子玷污了,也只能怪自己倒霉,给些银子打发了。要是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王产婆不由的握紧了手。随即转过身来,行了礼:“不知夫人有何吩咐”。
李夫人笑的比花还灿烂。只是要看是什么花了。对王产婆招了招手,在她耳边说道:“我要她们一尸两命。”
王产婆睁大了眼,有些难以下决心,诺诺的开口:“这……。”
李夫人微微一笑:“事成之后。你女儿的卖身契我会还给你们,另外还会给你们足够的银子会乡下养老。如果你不答应。”说着看着王产婆的目光,寒冷入骨。
王产婆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低下头说:“是,我一定不辜负夫人的厚望”。王产婆无奈的苦笑,自己有的选择吗?如果不按照她说的,自己知道了这件事,夫人也不会让自己和家人好过的。权大于天。只是这种神色被底下的头很好的掩盖住了。
“王产婆,好了没。”外面传来轩辕志的声音。
李夫人赶忙答应道:“马上就出去啦。”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王产婆。
王产婆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转过身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被林嬷嬷拉着:“快点走,我怕小姐……。”说着就拽着王产婆往前面跑去。
轩辕志想跟着一起去,却听到李夫人在里面叫:“志,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志,你在哪里。”
轩辕志不得已只能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只得往里间走去。
这边林嬷嬷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小姐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王产婆心里充满的愧疚,可是却毫无办法。只能跟着林嬷嬷往前跑。
一进门,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只看到暖儿在门外跺着脚。一看到暖儿,林嬷嬷冲了上去:“小姐现在怎么样了。”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去。
“小姐现在已经昏迷了。可能是小姐太辛苦 了。产婆已经检查了,小姐无大碍”。暖儿在一旁焦急的说着。
林嬷嬷看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只感觉心锥着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2章 出生


连忙拉了王产婆来看。王产婆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并无大碍,只是胎气不顺罢了,自己的徒弟才刚刚上手。这些事如果不是老手,是很难发现的,她们还以为是难产。王产婆刚想说无事,但是想着自己的女儿,还是咬了咬唇,目光坚定的说:“柳姨娘现在非常危险。是难产,我要做手术,也许……”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
暖儿立刻跪了下来:“王产婆一定要保佑我们小姐母子平安啊!”
王产婆目光不自在的闪躲了一下:“我尽力吧!”
听到这话林嬷嬷顿时感觉有些站不稳,好不容易扶着墙面:“请王产婆一定要救我家小姐。我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
王产婆感觉更是难过。有些生气的说道:“我都说了,我会尽力的,你们在这样下去,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暖儿扶着林嬷嬷。满脸的焦急和伤心:“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王产婆了。”
王产婆看着刚才的那个产婆说:“玉娘,替我准备好,我要针灸。”
“哎”那个产婆答应着,满脸的激动。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傅施针
产婆直接扎到她重要的部位上。
柳姨娘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王产婆有些不忍心,现在的穴位是让她全身无力的穴位。每一个穴位都疲惫了,孩子就会卡主,整个人全身无力孩子就会出不来,然后她在把婴儿杀死在肚子里。一尸两命。
继续在她身上扎着针。
柳姨娘叫的越来越大声。暖儿和林嬷嬷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们的心也揪在一起。
撕心裂肺的叫声,划过天空。
暖儿和林嬷嬷两个人都紧张的出汗了,现在怎么了,里面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只有焦急的等待。
接着,柳嫣然的声音弱了下去。由高到低差不多一个时辰了,现在的柳姨娘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身体里面的力气好像都吼出来了。
王产婆现在也是满头大汗,一方面要让柳氏无力,而另一方面她又控制卵巢,不能让小孩因为剧烈的扩张而出来,确定柳嫣然完全没力气了,最后一针扎入她的心脏。
玉娘本来看得津津有味,但是最后看着王产婆的举动,她一把拿住了她的手,虽然她没有实战经验,但是医书还是看了不少,银针扎入心脏是不得已的刺激生命的作用,这种做法很冒险,一个弄不好,反而要了命。而孕妇是绝对不可以的。因为孕妇要生孩子,要用力,如果扎入银针,会要了她们命的。
王产婆看到最后关头,玉娘却拦住她了,皱了皱眉。不由得说道:“放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玉娘看着她也怒气的说:“我才想问你,师傅,你在做什么?”
王产婆低下了头,随机脸上一片清然:“我在救人,如果你在阻拦,就别怪我不恋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
玉娘楞楞的不敢相信。这是王产婆说的话。
王产婆看她不注意,直接一阵准备刺入她的心脏,在还有一毫米的时候。心脏口已经刺入了一点,手被玉娘紧紧的握着:“师傅,你不能这么做,你这么做,她们绝对活不了了”。
王产婆冷笑道:“她现在没有力气了,她现在也活不了了”。
玉娘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师傅,你怎么可以这样”。
王产婆冷冷的说:“我要怎样,还轮不到你来管”。
还想把银针使劲的插入。玉娘握着她的手,怎样也不肯放开。
王产婆看着她大怒道:“你给我放手,从现在开始,我们不是师徒了,以后我们形同陌路。你给我滚。”
玉娘的眼泪落了下来。看着王产婆摇了摇头,大哭着跑了出去。
王产婆使劲的把银针插了进去。心脏停止了跳动。把银针拔了出来,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林嬷嬷和暖儿看着产婆哭着跑了出去,两个人都有不祥的预感。赶忙跑了进来。看着王产婆面色难看的坐在椅子上,暖儿连忙说:“王产婆,刚刚那个产婆哭着跑了出去是怎么回事,我家小姐。”
王产婆无力的笑笑:“她是伤心姨娘。姨娘现在……。”
林嬷嬷一把推开了姨娘,看着姨娘惨白的面容,大哭了起来。
暖儿也抱着柳嫣然的尸体大哭了起来。
看着她们两个人大哭了起来,王产婆感觉虚脱了一般,自己接生过无数的生命,而现在自己亲手扼杀了两条命。看着外面的大雨,王产婆苦笑着。
暖儿抱着柳姨娘的身体大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跳动。赶忙叫了林嬷嬷:“嬷嬷,好像孩子还没有死”。
林嬷嬷不可置信的把手放在肚子上面,真的感觉有生命在跳动。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找王产婆;“王产婆,好像孩子还没有死。”
“什么。”王产婆很惊讶的跑了进去。
林嬷嬷用手指着柳嫣然的肚皮。“刚刚我们在这里感觉到了,好像还有东西在跳动”。
王产婆也学着她们的样子,趴在肚皮上面,真的感觉里面还在跳动。孩子真的还没有死。难道真的是天意,可是如果救了他。自己的女儿该怎么办,如果她们不死,那牺牲的就是自己和雪儿了。看着柳姨娘那张惨白的脸,对不起,人还是自私的。
王产婆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遇到过,依我的接生经验,恐怕帮不了你们了”。
林嬷嬷和暖儿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产婆。林嬷嬷拉着王产婆的衣袖,老泪纵横的说:“现在小姐已经去了。我们只想留下唯一的血脉。”
王产婆的心也痛了,可是她不敢,她也不能拿自己女儿的未来开玩笑,如果是要她的命,或许她意气用事,哪怕豁出去也答应了,可是那是她唯一的女儿,自己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绝对不能毁了她,哪怕自己天诛地灭也不可以。摔开她的手:“恕我无能为力”。转身离开,大步的走出这里。
林嬷嬷和暖儿看着王产婆走远,直至消失不见。林嬷嬷倒在一边的椅子上。
暖儿不由的又红了眼。哭着说:“难道就让小姐肚子的孩子,这么死去吗”?
林嬷嬷眼中缤发了光芒。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
林嬷嬷直接走了进去,暖儿也坚定的跟在一边。
林嬷嬷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暖儿,你去烧水。”
暖儿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坚定的点点头,转头就去烧水去了。
林嬷嬷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的说道:“小姐,对不起了,我知道你会同意我这么做的。”想着就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剪开柳嫣然的肚皮,根据手感,一刀一刀都非常的小心。
林嬷嬷擦了擦汗,已经剪了一小半了。
暖儿端着开水进来的时候,睁大了眼睛,把水放在一边,眼中的泪水,如断珠的滑落。却使劲的咬着娟子。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默默的流泪。
林嬷嬷仔细的比着位置。一点一点。一个婴儿的哭声突然叫了起来。
“哇……哇……”婴儿大声的哭了起来。
林嬷嬷和暖儿都激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小的婴儿,随着这一声叫声。她们两个散发出最美的笑容。
一点一点的抱起婴儿,剪掉挤带。把她高高的举起,那一声一声的叫声,证明着婴儿的生命力,她们两个又哭又笑。这是一个生命。一个全新的生命。
把被子盖好。看着柳嫣然毫无血色苍白的面容说道:“小姐,小孩出生的,是你的孩子。我们替你保住了这个孩子,我们两个发誓。会用生命去保护这个小孩。”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王产婆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雨地里。
“娘”一个少女撑着一把花伞在雨地里叫着。
王产婆一抬头。就看到那个少女:“雪儿”王产婆双目呆滞的跑了过去。
看着王产婆快步的跑过来。
雪儿的心都揪成一团:“娘,你慢点,小心路滑。”
王产婆急急忙忙的,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一不小心踩到青苔。滑了一脚。整个人摔在地上,王产婆大叫了一声。
雪儿赶忙走 了过去,蹲了下来,一边埋怨的说:“娘,你真不小心,现在地多滑啊。你也不注意点”。
翻开她腿上的裙子,破皮了,红了一大片,还有些血。雪儿不由的又吱了两声:“娘,你看看,走,我带你去上药。下次走路看着点吗。在摔倒了改怎么办。”雪儿一边搀扶着,一边埋怨着向屋里走去。
王产婆看着自己的女儿。微微的苦笑,娘为了你,就算天打雷劈也没关系的。所有的报应都有我来受吧!
雪儿一边给王产婆上着药,一边说着老人家要注意的事情,王产婆只是听着,偶尔微笑。
王产婆看着她突然说:“雪儿,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雪儿愣了一下:“娘,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啊!”
王产婆敛下眉,故作轻松的说:“可能是娘老了,想要回家过过乡下的生活。雪儿想跟娘回去吗?”
雪儿握着王产婆的手,使劲的点点头:“雪儿只有娘,娘去哪里,雪儿就去哪里”。
玉娘走了进来,看到母女两个,只是了冷冷的看了一眼,就走了出去。
雪儿连忙叫道:“徐阿姨……徐……。”在看,人已经走了。不解的问:“娘,今天徐阿姨是怎么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3章 欺压


  王产婆不由的苦笑,自己比徐玉娘大十多岁。自己三十岁才有了雪儿这一个女儿。谁知道刚生女儿没两年雪儿的爹就去世了,还好自己一直以接生为生,倒也不是很愁。在雪儿五岁的时候带她来京城玩玩,谁知道正碰上落难的徐玉娘。她为了找夫君来都到京城,可是却了无音讯。做了几年的散工。
也就这两年才想通,要跟着自己学接生,自己想想也好。就叫她看药材,她自己平日也爱看书。就在今日,突然说轩辕家的夫人要生了,自己把玉娘也带过去看看。
谁知道是两位夫人要生,就把玉娘叫了过去。谁知道却发生下面的一幕。自己本来也是想着雪儿也十岁了,签个三年的卖身契,十三岁了,离及第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学学大户人家,到时候无论嫁给谁,也不会被人小看了去。谁知道这竟然是她们威胁自己的筹码。而这一切又刚好被玉娘看到了。
摸了摸雪儿的头发。慈祥的说:“雪儿,现在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
雪儿惊呼了一声:“这么快。”
王产婆苦笑的点了点头,她害了两条生命。在这里多呆一刻都有罪恶感。
雪儿看着母亲的神色,知道肯定有什么事:“娘,可是我还有卖身契”。
王产婆微微的笑了一下:“放心吧,夫人吧,卖身契给我了,我们现在,马上就离开好不好。”
“恩恩”雪儿重重的点点头。
上好了药,王产婆就去找李夫人了。
“夫人,王产婆来了。”钱嬷嬷在一旁汇报着。
李夫人绽放出一个笑容,她来找自己,看来事情办成了:“让她进来吧!”
钱嬷嬷也跟着开心起来,看夫人的样子,有好事发生了。
王产婆走了进来,低着头:“夫人,事情办好了,一尸两命。”
李夫人露出一个笑容:“王产婆想要什么赏赐啊!”
王产婆依旧低着头:“就按照夫人开始答应奴才的就好了。”
钱嬷嬷在一旁尖锐的说着:“夫人给你赏赐,你别不知好歹哦!”
李夫人摆了摆手:“钱嬷嬷,不要那么凶吗?把人都吓到了。”
“是”钱嬷嬷笑着站在一边。
李夫人心情大好的说:“把里面的小盒子拿出来。”
钱嬷嬷拿出来,递给李夫人。
李夫人直接从里面抽出来,拿给钱嬷嬷,把这个给她,王产婆激动的结果来。心情万分忐忑,又从里面拿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钱嬷嬷看了一眼没有立刻接。反而说:“夫人,这个是不是太多了”。
李夫人淡淡一笑:“给她吧,一千两虽然多,但是少了这么个人,还是很值得的”。
钱嬷嬷笑着把钱递给王产婆了,王产婆谢着拿下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李夫人一双眼睛看着王产婆皆是洞明的样子。
王产婆不卑不亢的说:“现在就离开”。
李夫人淡淡的点了点头,
王产婆行了行礼。大步的离开,没有回头。雪儿早就租好了马车。看到王姨娘过来了,叫了一声,两个人上了马车。只是看着这侯门。王产婆突然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雪儿又叫了一声:“娘,快点上车啊”。
王产婆不由的苦笑一声。为了自己的女儿,就算入十八层地狱,也要去做。柳姨娘孩子,来生我原作牛做马。安息吧!~
马车缓缓的前行。雪儿缓缓的说:“娘,我们现在要回家吗?”
王产婆笑着说:“雪儿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我们走到哪里玩到哪里好嘛。”
“好啊,娘,你太好了。”
林嬷嬷和暖儿把小婴儿梳洗干净了,在用一块干净的布擦干净了身上。走出门。彩虹万丈,好像要照进了屋里。
林嬷嬷和暖儿激动的抱着怀中的婴儿。那婴儿好像感受到了彩虹的光芒也呵呵的笑了起来。
林嬷嬷逗弄了一下小孩,小女孩把手伸了出来,好像要把彩虹握在手中。
林嬷嬷和暖儿对看了一眼。两个人的眼中都是很坚定的神色。这是她们小姐唯一留下来的。她们一定会尽全力去保护好小小姐长大。
两个人到了下午抱着小孩去了主院。
一进门,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两个人跪了下来:“拜见夫人,柳姨娘刚刚生了个小姐”。
李夫人的眼中好像毒蛇一般盯着怀中的婴儿。
婴儿感受到她的目光,哇哇的哭了起来。
林嬷嬷赶忙哄着小孩。
李夫人的脑子立刻有千万种念头。难道是王产婆骗了自己,不对,她没那么大胆子。可是如果不是她,难道是她的徒弟玉娘?可是她知道玉娘还没接生过,难道这么巧,给她碰上了?无论是什么过程,无论怎样,这两个,一个一小,绝对不能留。
随即淡淡的笑着:“妹妹也生了孩子。也是个女儿,倒是和我家女儿有缘”。
话虽说的很好听,但是众人都从里面听出弄弄的火药味。
李夫人缓缓的坐了起来,把小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
林嬷嬷有些犹豫着,不敢上前。
李夫人冷冷的一笑:“我这个当家主母,要看一下姨娘生的孩子,都看不了吗”?
钱嬷嬷走了上去:“夫人那里的话,姨娘相当于妾,也就是半个奴才。您说的话,她们那里不听。”说完走了上去,对着林嬷嬷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不过是个奴才。竟然还是个不听话的奴才。”
说着把孩子一把枪了过去,给李夫人饱了过去。
李夫人抱着小孩,看着她精致的五官,还有一双很有灵气的眼睛,看到这张脸,这双眼像极了柳姨娘,手指不由的用力的划过婴儿的脸庞,隐隐的有血痕出现。
婴儿被巨大的疼痛绕乱,大声的哭了起来。
林嬷嬷看到婴儿哭了,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求夫人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一个婴儿计较,婴儿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她刚刚失去娘亲,求求夫人,就绕了这个小婴儿把。”
“什么。”李夫人的眼神立刻绽开光芒。
林嬷嬷还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我家小——是柳姨娘刚刚已经去世了。”
李夫人的脸上绽放一个笑容,随即又阴阳怪气的说:“妹妹真是命薄啊,刚生了女儿,就去世了,没有办法享受天伦之乐。”
林嬷嬷含泪说:“柳姨娘不是生了小姐去世的。是已经去世了,我们听到有小孩的动静,就拿了剪刀,划开柳姨娘的肚皮,把小孩取出来的”。说到这里林嬷嬷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得已要告诉李夫人,她只希望不把小小姐当回事。这样就不会针对小小姐了。这样,以后的日子,才不会那么难过了。
李夫人睁大了眼睛:“什么”。既然是这样让这个小孩生下来的,我就说嘛,那个王婆子怎么敢违背我的意思,原来是在这里出了问题啊、
随即又一脸悲切的说:“妹妹好走啊。姐姐想亲自送你一程”。随即又悲悲切切的说:“那老爷知道这件事吗?”
钱嬷嬷在一旁说道:“老爷现在正在大厅,有客人。”
李夫人点点头。双眼含泪,好像多么伤心一般:“你去让人通知老爷,让她过来一趟。”
钱嬷嬷答应着出去了。
林嬷嬷闭上了眼睛,视有不忍,但是没有办法了,只有让他们不断的忽视小小姐,才能减轻对小小姐的伤害,否则这每个人暗地里多少双眼睛都得盯着小小姐。这夫人也太狠了,在临死的时候还要踩小姐一脚,让老爷看到小姐死的狼狈的样子。让他对小姐所存的一丝丝美好的幻想,都变成粉末,可是她们却毫无办法。只有忍。忍下去。
轩辕志高兴的走 了进来。走到李氏的面前,含情脉脉的说:“夫人,着急找我来有什么事?”
李氏突然双目含泪,一副娇弱扶风的样子说:“妹妹去了。夫君要不要去看看妹妹。”
“什么?”轩辕志如同晴天霹雳。去了,,竟然去了,脑海中都是柳嫣然的音容相貌,一颦一笑都那么的熟悉。
李氏看着他的神情当然知道他想什么,心里冷冷的笑,等下你的幻想将会全部的破灭。
林嬷嬷看着轩辕志的样子,突然觉得不忍心,小姐真的是这么希望的吗?真的希望轩辕志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吗?
轩辕志楞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我们去看看嫣然”。
李氏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是。夫君”。
“不,不。小姐肯定是不希望轩辕志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的,无论如何小姐曾经看到过他,小姐肯定是不愿意的”看到他们走出去了,林嬷嬷大叫一声。
“不”。随即快速的跑到别院里。使劲的抱着小姐。大声的哭了起来:“小姐,你肯定是不愿意那个负心汉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吧,嬷嬷是不是做错了,小姐,嬷嬷是不是做错了。” “不,不能让他看到小姐现在的样子。不能让他们看到。”想着就把柳嫣然抱了起来。
还没走出门,就被拦了回来。
李氏对着钱嬷嬷使了个眼色。钱嬷嬷离开叫几个婆子把林嬷嬷拉开。林嬷嬷哭着抱着柱子。
柳嫣然被放到床上。
轩辕志看着她的容貌,觉得心里有万分情感,眼泪不由的流了下来。
李氏看着他悲伤的面容,笑的更欢了,作势想去拿开她身上的被子。
林嬷嬷看着她的举动,眼泪流的更厉害了。
刚准备掀开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
李氏刚生产完,身体本来就很虚弱。现在这么一阵风吹来,只觉得好冷。钱嬷嬷一把扶住了她。
林嬷嬷看着这么大的一阵风。突然大笑起来:“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李氏被林嬷嬷的笑容激怒了,她才不信什么鬼啊神啊。又想拿开被子,突然一阵更大的风吹来。还有呜呜的声音。整个场面显得异常的诡异、
李氏差点摔跤。顿时心里有些怕了。轩辕志也有些怕了,他本身就是胆小的人。扶着李氏,灿灿的说:“夫人我们先回去吧。!就准备丧礼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4章 家有庶女初长成


“小姐,小姐。跑慢点,小心摔倒了。”暖儿跟在后面气踹嘘嘘的说着。
“嘘!别说话,我刚刚看到那只小乌龟爬进去了。”已经六岁的轩辕雨说道。
暖儿也开心点的笑着,林嬷嬷怕小姐无聊,就拖人从外面买了小动物回来,本来他们是买的小兔子,又怕小兔子跑丢了。就买只好养的。
“哎呦,丑八怪又出来玩啦。”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小女孩说道。她就是轩辕晴。
“哎呦,这是谁色小乌龟啊,真丑!”一个小男孩在一边说道。
轩辕雨有些生气的看着她们把小乌龟倒起来。抓住他一只腿,小乌龟一瞪一蹬的。轩辕雨感觉小乌龟很难受:“你们把他放下来啊,他很难受。”
那几个小孩又哈哈的大笑起来:“难受?一只乌龟也会难受。”
小男孩毕竟年龄小,乌龟壳又厚。小乌龟蹬了几下。蹬脱了。
小男孩大叫一声:“死乌龟,你竟然敢跑。”
轩辕雨的心里还有些庆幸:“小乌龟快点跑,不要被抓住了。”
几个小孩找了大半天。一个奴才把乌龟拿了过来,谄笑的说:“世子,小的找到了。”
那个小男孩很高兴的。看着那个奴才点点头:“你去领赏吧!”
“哎,多谢世子”。高兴的屁颠屁颠的跑去领赏。
小乌龟还在地上慢慢的爬,轩辕雨为它的命运感觉担忧起来,开始祈祷起来。
几个小孩子哈哈大笑起来:“我看天上那个玉皇大帝。还是如来佛珠来救你的小乌龟。”
那小男孩问站在旁边的欧阳晴:“晴儿你觉得怎么处置这只乌龟好”。
轩辕晴蹲下来看着小乌龟。看了一会,仔细的说:“这乌龟背着这么厚的壳不累吗?要是把壳拿下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就好了。”
几个小孩子一至同意了,高兴的欢呼。
轩辕雨大叫起来:“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么做,你们把小乌龟的壳拿下来了,它会死的。”
轩辕晴上去就是一巴掌:“你这个丑八怪。那里有你说话的份,我娘说了,你天生就是被我欺负的,你要是敢反抗我,我就可以打死你。”
暖儿早就被人拦了下来,忍不住想让前去。容嬷嬷冷冷的说:“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只不过是小孩子之前的玩玩。你要是冲出去伤了主子,我拿你试问。”
现在的轩辕雨不过是个六岁的小孩,被打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不由的大哭了起来:“呜呜。呜呜……”
几个小孩子又是一片哄笑声。
轩辕雨觉得好委屈,好委屈。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娘,,你在哪里,娘……雨儿好想你……为什么每个人都欺负雨儿。娘……
那几个小孩在使劲的砸着乌龟壳,轩辕雨大声的哭了起来:“啊——啊——不要,不要。你们不要砸小乌龟,不要啊——啊——啊。”大声的哭喊起来,可惜被几个力气大的小孩拉在一边,还对她拳打脚踢。
轩辕雨一边哭着。一边流着泪,一边喊着:“不要砸小乌龟,不要砸小乌龟……”。
暖儿在一旁实在看不过去了。不顾容嬷嬷的阻拦,直接铺了上去,把轩辕雨紧紧的抱在怀里。那些小孩子直接人小石头,有的还砸到暖儿的额头,但是暖儿一声都没吭。只是紧紧的把轩辕雨紧紧的抱在怀里。
那个小男孩还把砸掉的龟壳的小乌龟拿给轩辕雨看,在她面前晃了几下。轩辕雨看到被砸掉龟壳的小乌龟,哭的更加的厉害了。
暖儿只是紧紧的抱着她。轩辕雨只是很伤心的大哭。最后在暖儿耳边轻轻的说:“帮我把它埋了好嘛?”
暖儿含泪的点点头,擦干她的眼泪:“雨儿不哭,我会把它埋了的。”
暖儿抱着轩辕雨进了屋。哄了好久,轩辕雨才睡着。
林嬷嬷看到暖儿额头上的伤:“今天大小姐她们又欺负小姐了。”
暖儿无奈的点点头。
林嬷嬷把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扔。也忍不住的老泪纵横:“我真没用,看着她们欺负小姐,我都帮不了忙。”
暖儿在一旁也忍不住的掉眼泪:“这个不怪你。在这府里就我们两个人。要怪只能怪当时小姐选错了人。”
林嬷嬷突然笑了起来:“你看,我们哭什么,小姐长大了,如果可以嫁个好人家,以后也可以安心的过好日子。”
暖儿也扑哧一下笑了:“是啊,哭什么啊!”又看着林嬷嬷的篮子:“今天弄什么好吃的给小姐吃啊!”
林嬷嬷心情也好了起来:“我今个给小姐弄了只鸡。给小姐好好补补身子”。
暖儿也满脸欢喜的说:“有鸡哦。太好了,我也可以尝尝口福了”。
林嬷嬷嗔怒道:“贪吃鬼,这是给小姐的”。
暖儿恍然大悟的样子。推着林嬷嬷说:“快去做吧。”
林嬷嬷笑着往前走去。
两个人背对的时候,眼眶中都是泪珠。
暖儿走进屋子,看着轩辕雨的小脸上还有泪痕,暖儿对着她的眼角吻了吻。小姐都六岁了,看起来比一般的孩子要小,也是个千金小姐,可是平日里吃的连大小姐身边丫鬟的饭菜都比不上,连最差的仆人都比小姐的饭菜好。还要被大小姐她们一年四季的欺负,捉弄。小姐啊。是暖儿太没用了,让小姐受这样的委屈。
轩辕雨睁开眼睛看着暖儿,目光有些不解,好像似懂非懂的样子:“姐姐,你怎么哭了啊!”私下雨儿都叫她姐姐的。
暖儿微微一笑:“没事,你醒了啊。感觉身上还痛吗?”
轩辕雨摇摇头。把暖儿脸上的泪珠擦掉:“姐姐不哭,雨儿以后会保护你们的”。
“恩,我相信会有那一天的”暖儿一边笑着,一边给轩辕雨穿衣服。
“今天林嬷嬷煮了鸡汤哦。”
轩辕雨一听双眼放光:“真的哦,那我要穿快一点。”
暖儿一边答应着,眼泪却不断的往外涌。那个大家小姐会因为喝点鸡汤,会激动的,小姐真的是太委屈她了。
给轩辕雨扎了一个小辫子。整个人看起来看非常的可爱,她完全继承了小姐的美貌。五官精致的如同一件美得让人不敢窥视的工艺品,扎好了小辫子,转了一个圈,暖儿和轩辕雨共同的点点头。“喝鸡汤。”
坐在桌子上,炖了一小锅的鸡汤。给轩辕雨盛了一碗。而林嬷嬷和暖儿却没有动。
轩辕雨一边吃鸡汤一边点头。可是突然发现暖儿和林嬷嬷只看着自己。随即问道:“您们怎么不吃啊。”
暖儿和林嬷嬷很有默契的回答:“我们都吃了。我们都不饿。”
轩辕雨低下了头。她知道,她们都是舍不得吃,把所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留给自己,想到这里轩辕雨的眼眶里已经有泪水了。
拿起碗来,准备盛鸡汤。林嬷嬷把碗接过去了,笑着说:“小姐还要吃吗?把碗里的吃完,在盛下一碗好吗?”
轩辕雨摇摇头。林嬷嬷宠溺的叹口气,又盛了一碗放在轩辕雨的面前,轩辕雨直接把它推到暖儿的面前,看着林嬷嬷说:“还要盛一碗”。
林嬷嬷和暖儿对看了一眼。都明白了,小姐这是让他们吃,她们还想说什么。轩辕雨没有在说话了,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一顿饭吃的格外的温馨。一碗小小的鸡汤,承载着三个人的心。
轩辕雨很少在出门了,她怕遇到哪些人。但是还是有人三天两头出来骂轩辕雨。
“丑八怪,丑八怪”。不是辱骂,就是讽刺的。有的时候还会拿小石头丢轩辕雨。
轩辕雨开始还是会哭,但是时间久了。只是一个人躲在房子里,默默的不出门,但是那个世子就非常的讨厌,甚至专门躲在轩辕雨的门外,大喊丑八怪,轩辕雨干脆把被子蒙起来。时间久了,看没人回应她们,小孩子也就觉得没意思了。
但是却造就了,轩辕雨非常古怪的性格,除了和林嬷嬷和暖儿说话外,外人一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算有人当然讽刺她,她也可以当听不到,而且可以做到真的听不到。
也许是过滤性的把!
“来来来,小姐许个心愿。过了今天就是八岁的生日了哦。”
轩辕雨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希望可以和林嬷嬷和暖儿永远的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呵呵,林嬷嬷和暖儿都笑了出来。
林嬷嬷略装恼怒的说:“小姐,生日愿望不可以说出来的,说出来就不灵了。”
轩辕雨一听,嘴巴长成O型了。赶紧闭上了眼睛,在许一个。
看着轩辕雨可爱的摸样,林嬷嬷和暖儿都笑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5章 受欺负


轩辕雨睁开眼睛。今天的饭菜格外的丰富。有一个鲫鱼汤,一个红烧肉。还有一个青菜,还有长寿面。一般的情况下,三个人只吃一个菜。而今天有三个菜,还有长寿面。轩辕雨觉得特别的幸福,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了。
三个人都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之后。林嬷嬷放一个小篮子放在轩辕雨的面前。林嬷嬷对着轩辕雨神秘的说:“今天你生日送你一个神秘的礼物哦。”
轩辕雨睁大了眼睛,显得很好奇。
林嬷嬷把篮子上面的黄色单子拿开,是一只黄色的小狗。
轩辕雨一看就特别的喜欢。赶紧把小狗抱了起来。
暖儿看着小狗也很开心,但是还是有点犹豫。对着林嬷嬷说:“嬷嬷,以前养的那只小乌龟?现在这只小狗,如果被大小姐看到怎么办?”
林嬷嬷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现在大小姐她们也是每个月才来一次。小姐不理她们就是了,还有这只小狗不会乱跑的。小姐喜欢小动物,这是我唯一可以给她找点快乐的。”
暖儿也会心的一笑。
轩辕雨很喜欢这只小狗,这只小狗很痛灵性,她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大黄。轩辕雨只要看到它。对他招招手,他就摇摇尾巴的跑了过来。会任何人都不会很亲近,但是和轩辕雨在一起的时候,就特别护主。
夏天很热。轩辕雨抱着它,闻着他的身上。对着大黄说:“大黄,你要洗澡了。”
直接把他放在院子里,舀了一大瓢水。给它洗澡澡。一人一狗不亦乐乎。
“什么时候丑八怪还会养狗了。”
轩辕雨一听这个声音,顿时感觉全身起鸡皮疙瘩。她来了。轩辕雨赶紧把大黄抱了起来。往屋里走去。
轩辕晴啪的一鞭子抽了过去。
轩辕雨咬牙忍住,但是身体还是人不住的抽搐。她不能放手,她不可以让大黄死。
“姐,你这新做的鞭子,好像不怎么样。”
轩辕雨听到他喊姐,就知道这个就是林嬷嬷和自己说的李氏生的一个儿子。轩辕晴的妹妹。
听到弟弟说的话,轩辕晴不由的皱皱眉。又几鞭子抽了上去。
“你们这样抽多没意思。”听到这个声音,轩辕雨顿时觉得全身发毛。这就是那个恶魔世子。
“世子,世子。”
“世子,觉得怎么样才好玩”。轩辕晴调皮的说道。
冷邪淡淡的说:“你们看到她怀里的狗了没。你们还记得小乌龟吧。,我看这小狗的腿脚挺灵活的,就从他的腿开始吧。我很好奇,这个小狗腿都断了,是怎么样一个场景呢?你们呢?想知道吗?”
轩辕雨听到他说的话,全身都在颤抖。这次几个小孩没有自己出手了。
来了几个侍卫。直接把轩辕雨拉到一边,然后开始砸小狗的腿,一下,一下。小狗大声的叫了几声。最后的力气越来越小。
轩辕雨满脸的泪痕。看到小狗的腿都断了的时候,轩辕雨大叫一声:“啊啊……?”
听到她的叫声,几个小孩都蒙上耳朵。
这次轩辕雨直接扭头就走。
轩辕晴,双目微眯。手中的鞭子啪的一鞭子抽了过去。
轩辕雨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哭,没有叫。
轩辕晴看着她那张越来越美得脸,她的心里无端的就冒出一种嫉妒。讨厌她的清高。一鞭子一鞭子甩了过去,轩辕雨脸上也甩了一鞭子。但是轩辕雨没有哭了。没有眼泪了。那些小孩子看着轩辕雨不哭不闹的样子,突然有些怕了,但是还是大着胆子认了几颗石头。有一颗直接砸上轩辕雨的额头。冷邪咳咳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之类的,小朋友都走了。
轩辕雨没有回头看一眼大黄,她不敢看,她害怕,她不敢在去看大黄变成的那样。回到房间里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好冷,好冷,整个世界好冷,好冷。她好怕。好冷。为什么自己一再忍让,为什么自己一直都在忍让,为什么他们还要这么过分。小乌龟,大黄,他们的好可伶,自己以后在也不喜欢动物了,自己喜欢他们,他们才会死,他们跟着自己才会死,要是他们跟着别人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晚上迷迷糊糊发起高烧。一会是他们的嘲笑声,一会是她们不屑的声音,一会是她们的辱骂声,一声一声撞击在心头。痛,好痛,好想逃避,为什么穷追不舍。为什么都不放过我。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你在哪里。你会保佑我吗?可是为什么我还是会受这么多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嘴巴里一遍遍呢喃。呢喃。
林嬷嬷和暖儿坐在床头不停的换着毛巾。
暖儿叹了一口气:“怎么会烧的这么厉害。”
林嬷嬷也气愤的说:“今日我在院子里发现大黄了,四条腿都被打断了,我看他奄奄一息,把他送到医馆里给大夫看了,大夫也无能为力,现在已经没气了。我只能把它带回来,埋了。就把它葬在小乌龟的旁边。
暖儿也叹了一口气,现在他们真的是无可奈何啊。只能幽幽的说:“现在还好小姐脸上的伤不是很严重,身上的伤也总是好了,在伤。没玩没了的。这样一个侯门的小姐,还不如一个下人”。
林嬷嬷也无奈的谈谈气:“当日小姐看错人了”。
暖儿看着轩辕雨的容貌说:“这次伤得不是很深,可是若是长大一点了呢?到时候又会怎么样”。
林嬷嬷说:“今天大小姐打小姐的脸,或许不是偶然。”
暖儿点点头:“这次可以避过,那下次呢?下下次呢?小姐会变得越来越美貌的,直到完全的超越大小姐,到时候只怕她们会对小姐更狠毒”。
“那你有什么办法呢?”林嬷嬷沉声说。
“我们要给小姐化妆,尽量变得普通一点,这样大小姐就没有危机感了。”暖儿无奈的说。
“哎,好吧!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了?”林嬷嬷点点头。
看着轩辕雨的头还是很烫。暖儿急了:“现在没有办法了。去请大夫来。”
林嬷嬷点头出去了,不一会一个大夫就过来,把好脉。然后开好药单、大夫又缓缓的说:“这个她的营养不是很好。你们要多做点好吃的补补。”
两个人点头答应着,然后送大夫出去了
刚刚大夫竟然没有称她为小姐,而是直接称她,说明他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小姐。也许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轩辕府里面还有一个二小姐。世人都在传轩辕大小姐是天女。是得此女得天下的天女,可是她觉得大小姐的脾气根本就不可能是天女,若是说自己家小姐,还有几分可信。
林嬷嬷一进门就听到暖儿的叹息声,幽幽的说道:“还是别叹息了,去给小姐煎药才是正经”。
暖儿答应了一声。去了灶房,还是忍不住的唏嘘了一番。
轩辕雨并没有大哭大叫。只是一直高烧不醒,嘴里一直念着:“娘,为什么。娘你在哪里……大黄……小乌龟……”迷迷糊糊的眼角还有泪水流下来。
林嬷嬷和暖儿听着。两个人也忍不住流下泪水,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喂轩辕雨喝药。过了一个星期。暖儿摸着轩辕雨的额头说:“谢天谢地,总算退烧了。”两个人都很激动。
林嬷嬷手足无措的说:“谢天谢地总算好了,我去给小姐炖只鸡。”说着就往出走,脚一划,赶忙扶着柱子。
暖儿赶忙上前扶着她:“小心点。”满脸的焦急。
林嬷嬷不好意思的招招手:“我没事,我去小姐炖鸡。”
暖儿看着林嬷嬷大步的跑了出去,心里也是很开心的。头烫了一个星期。大夫说了,要是一个星期后,要是小姐 的高烧还没退,命也保不住了,现在都好了,这一个星期以来,小姐每天都是高烧,嘴里说着胡话。现在终于退下去。
轩辕雨躺在床上。感觉头晕晕乎乎的。头好痛、嘴里也好干。干的像裂了一样。
“水……水……。”轩辕雨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
暖儿在一旁坐着,立刻倒了一杯水,放在轩辕雨的嘴边。
轩辕雨一碰到水,就如同碰到甘露一般。使劲的喝。喝完一杯,暖儿又倒了一杯。喝了三杯,轩辕雨才感觉缓了过来。最后一口喝的太急。“咳。咳咳咳。。。咳咳”。呛到了,暖儿在一边赶忙给她拍着背。
轩辕雨发过高烧了,衣服早就很潮湿了。苍白的小脸开始渐渐的缓过来了。
林嬷嬷端着鸡汤走到轩辕雨的面前。
轩辕雨皱了皱眉,刚醒就要喝这个味道,但是看着林嬷嬷满脸的慈爱。轩辕雨又抽了抽鼻子,眼眶里又有些湿润。一口一口的吃着鸡汤,直到碗见底了。林嬷嬷开心的笑了:“小姐醒了就好。”
轩辕雨知道,自己的身边只有林嬷嬷和暖儿是真心对她好的,母亲就像一个传说。她从出生就没有看到她了,自己无数次 梦里梦到她。无数次向她哭诉着。但是现在她大病了一场,知道母亲是永远不会在自己身边的,自己不断的做梦,不过是逃避现实的一个方法。母亲以后女儿要把你放下了,她要真正的开始学会保护身边的人,她自己受了这么多年的气,还让暖儿和林嬷嬷陪着自己受气。她要改变这种现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6章 生病


暖儿扶着轩辕雨坐了起来:“烧的着厉害,还是出来走走。对身体好一些。然后晚点在沐浴。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轩辕雨点头答应着,下了床。走到院子里。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太阳还有些温热,空中轻微的风吹着,非常的舒服,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吐出一口气,眸子中突然多谢了深沉。
站了一会,暖儿就给她热好了沐浴的水。
暖儿和轩辕雨站着屋子。暖儿准备给轩辕雨脱衣服,轩辕雨微笑着摇着手:“暖儿姐姐,今天我想自己洗。”
暖儿楞了一下,看着她的笑容,笑的非常的明媚。小姐是不是长大了。点着头。也笑道:“衣服我就在放在这里了。”
轩辕雨点点头,脱了衣服,进了浴盆。非常的舒服。病了一个星期。身上还有些汗的味道,现在很舒服,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轩辕雨闭着眼睛,享受着沐浴时放松的感觉。轩辕雨的脑海从来没有如此的清醒过。这短短几日所有的魔咒都在脑海里一日一日的回复。她现在大病一场,竟然有些脱胎换骨的感觉,自己以后在也不流泪了,只有比轩辕晴好,超越轩辕晴一万倍,让她永远都没有自己好。这样才是彻底的打击到她们。要把她们一个一个记在脑海里面。
只要自己有朝一日可以翻身,她必定把她们一步步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她们永远不得翻身。
起身了,穿好衣服。扎了一个小辫子。整个人非常精致漂亮。
暖儿坐在外面看到轩辕雨走了出来,整个人非常的透亮的样子。也开心的笑了。暖儿低下头。剑下眉。拉着轩辕雨说:“小姐……。”咬了咬唇,还是说不出来,小姐还那么小,还要让她承受那么多事。
轩辕雨知道她有事。微微一笑:“暖儿姐姐有什么事,都可以说的。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隐瞒或者说不出口的。”
看着轩辕雨这么听话,暖儿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沙哑的开口:“小姐,现在太美了。我怕大夫人会嫉妒。”
轩辕雨有些失神,想到轩辕晴刷在自己脸上的那一鞭子。心神微动。看着暖儿那么忧伤的表情。绽开了笑容:“那暖儿姐姐,希望怎么做呢。”
暖儿没有说话,拉着她进了屋,坐在梳妆台前。那细长的发丝,非常的柔顺。面容娇美。只是太瘦了些,身板小了些。也是这么多年营养不良照成的。整个人看起来更有一种柔弱的美。暖儿在她脸上用些淡淡的粉。在上面又点了一些的痘痘,整个的脸色变得黑了些;整张脸看起来很普通,很平常。
暖儿看着镜中的轩辕雨。无奈的说:“小姐,委屈你了。”
轩辕雨摇摇头:“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有你们,我就觉得很幸福,我知道如果这么多年,不是你和林嬷嬷陪着我。也许我早就活不到今天了。”林嬷嬷和暖儿外面的丫鬟因为他们跟了不受宠的小姐,天天也欺负她们。
虽然她们都没说,但是轩辕雨却非常的清楚。每次轩辕晴过来欺负她了之后。林嬷嬷和暖儿都护着她。但是那些其他的嬷嬷和丫鬟们都欺负着林嬷嬷和暖儿,好多次她都在暖儿的手上看到疤痕,林嬷嬷年龄也大了,也要受着气,头发都白了好多。比一般的嬷嬷看起来年龄都大了些,可是今天也才四十岁。不由的坚定了眼神。以后一定会保护好她们的。
暖儿也欣慰的点点头,小姐懂事了,可是心还是莫名的痛了一下。
“从明天开始,我想读书习字。”
暖儿的眸子突然亮了一下,生前大小姐最喜爱的就是读书。小姐生下小小姐之后,什么值钱的都没留下。但是书籍却留下了一大堆。这个小院子里有一间房子是专门来放书籍的。 开始小姐还小,还没打算让她那么早会学这些东西,又或者是因为小姐本身就是才女,还是京城有名的才女。但是却看上这么个男人。最后又红颜早逝。暖儿和林嬷嬷从心底里是感到惋惜和不值得,所有这学习的事情也放下了。
但是她们约定,若是小姐主动要学,她们一定全力支持。无论将来的路怎样。她们都全力支持小小姐。暖儿微笑的点点头:“好,今晚小姐好好休息。明天开始学习”。
轩辕雨微笑的点点头。第二天,就去了书房。这个小院子里一共有四间房。轩辕雨住在主屋。一间小厨房,平日里因为被他们太过欺负,干脆直接弄了个独立的小厨房。
那些厨娘们因为直接少做几个人的饭,也乐得自在,一间书房,还有一间就是林嬷嬷和暖儿住的。暖儿和林嬷嬷两个人论顺序来守夜。如果少了那些人的骚扰,倒是落得清闲。
只是他们又怎么会让他们几个那么好过,作为她的父亲,欧阳志,从她懂事开始都没有看到过这个父亲了。在半月大的时候听林嬷嬷说过,欧阳志抱过她。
李夫人起的名字,一个叫晴,一个叫雨,寓意风调雨顺,顺应天意,但是小小的轩辕雨已经明白了,一个永远是晴天,一个永远是雨天。半岁过后,林嬷嬷和暖儿求欧阳志和李夫人,搬到这个整个侯府中最偏僻的角落里。
李夫人以舍不得让轩辕雨受苦为由,要留在自己身边。林嬷嬷和暖儿明白。若是留在夫人身边。恐怕以后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硬是在门外跪了两天。李夫人冷哼了一声,同意了。这些也都是听到别的嬷嬷在讨论的时候,被她偷偷的听到的。
到了书房,轩辕雨看着琳琅满目的书。不由的惊讶。每本书都放得很整齐。上面也很干净。轩辕雨明白,一定是林嬷嬷和暖儿在打扫,不然放了这么久的书,肯定早就长霉了。暖儿拿了一本最简单的三字经给轩辕雨,开始让她认字,习书。
轩辕雨学的很刻苦。半月过去了,已经会被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这些了。而因为轩辕雨生病了,她们觉得轩辕雨没什么好玩的,也都没有过来。轩辕雨为了预防她们的骚扰,每天装作病怏怏的样子,躺在床上,这也是暖儿和林嬷嬷的计策。
让外人都以为轩辕雨身体不好,红颜薄命。到也没有人在来找她的麻烦。每次轩辕晴来了,看着轩辕雨那副病怏怏的样子,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就离开了。轩辕雨还配合的咳咳了几声。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她们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倒后来已经没有人来了。轩辕雨被彻底的遗忘了。
可是轩辕雨却很开心,终于没有人烦她了、和林嬷嬷和暖儿在院子里也种上菜。三个人过的倒是很不错。
一年过去了,现在的轩辕雨已经学了很多了。那些历史书上。她的母亲都有自己的注解。她也觉得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才女,一个名符其实的才女。
给轩辕雨打扮了一下,但是还是那副黑黑的脸,也是怕她们突然过来了。林嬷嬷高兴的说:“小姐今天真漂亮。又过了一年了。小姐今年也都九岁了。”
轩辕雨,从内心里发出微笑:“嬷嬷谢谢你。还有暖儿姐姐。”
林嬷嬷鼻子酸了一下,也笑了起来:“小姐这是哪里的话,可以照顾小姐,也是我们的福分。”
轩辕雨拉着她的手,真诚的说:“我们是一家人,不用分那么多。”林嬷嬷的手很厚,上面是厚厚的茧子。她知道这些都是为了她,在母亲死后。林嬷嬷的卖身契也失效了。她之所以留在府里都是为了她。还有暖儿,暖儿为了她,到现在都没有嫁人。她把最好的时光,都留下来照顾自己。轩辕雨的眼中泛着点点的泪光。
暖儿走了过来,看着她们两个人这样。笑着打趣道:“这是小姐的生日,有什么好哭的。如果小姐出嫁了,我们或许还可以当成娘家人哭一下。”
轩辕雨对她吐了吐舌头。走到暖儿身边,抱着她:“我们一起嫁。”
说的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哎哟,丑八怪过生日啦。”
这个声音熟悉的可以入骨了,那么讽刺。那么尖锐的声音除了轩辕晴。还能有谁。
她和轩辕晴是同年同日生的,但是轩辕晴却高了她一个头。身体也是肥肥的。穿着丝绸的花衣美服。脸上的婴儿肥,还带着红润。现在的轩辕晴还没有读书。在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女子到了十一二岁才读一些书,识的一些字。就好了。她们两个人站着一起不像是姐妹,反而像主子和小丫鬟。看着轩辕雨高傲的脸色。
轩辕雨立刻咬着唇,一副站立不稳的样子。两只小手抓着前面的衣服诺诺的说:“姐姐。”声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只看到她的嘴在动。却听不见声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7章 改变


暖儿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扶着轩辕雨,委屈的喊道:“大小姐……。”
轩辕晴看着他们几个人这幅样子,不由的冷哼了一声。眼睛扫过这里。不屑的说:“你们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轩辕雨掐着自己,流出两滴眼泪:“姐姐——”。
轩辕晴没有去理会她,看着桌子上的菜。四菜一汤。看了眼,冷哼了一声:“猪都不吃。”
轩辕雨立刻流出眼泪:“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咬着娟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楚楚动人。只是她脸上黑乌乌的,看着反而让人反胃。
轩辕晴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确定轩辕晴走远了。轩辕雨站了起来,几个人相视一笑。
轩辕雨倒不是怕她,只是木强则折。现在还没有办法搬到别人之前,一定要懂得韬光养晦。否则还等不到自己报仇,恐怕先被别人宰了。
林嬷嬷从里面又端了些点心。这些在轩辕晴看来连猪都不吃的东西。却是她们最好的食物,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三个人坐了下来,暖儿不由的笑了起来:“哈哈,你们看那大小姐,现在都有发胖的迹象了,要是在不控制,只怕成了小胖墩了。”
轩辕雨不解的说:“我看她挺可爱的啊。”
林嬷嬷赶忙接了过去:“小姐,你不知道,体质是从小培养的。我们虽然没有好的东西给你吃,但是该吃的都吃了,所以小姐的体质还是不错的。你现在看轩辕晴,好像很可爱,但是她易胖的体质已经形成了,如果以后想要保持杨柳细腰。恐怕很难的。”
想到见到的那些胖嬷嬷。肚子比胸脯都超前。走在走廊上都占掉大本个位置,如果以后轩辕晴也变成那样了,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几个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每日除了读书习字。轩辕雨也跟着林嬷嬷和暖儿种菜。偶尔也帮忙洗洗菜,虽然自己很想做菜,但是还是被林嬷嬷和暖儿拒绝了。
轩辕雨撇撇嘴。做菜没有学会,但是也会做一些点心了。
做了一个多月,林嬷嬷和暖儿惊讶的点点头:“有点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味道了”。
轩辕雨骄傲的笑笑。
看到她那副摸样,林嬷嬷和暖儿也笑了起来。
时光如梭,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完美。只是轩辕雨还是有些淡淡的忧愁,她想离开侯府,以后自己的婚事,她们也会给自己做主,而且一定不是好人家,自己嫁过去了,肯定是一辈子都难得安宁。林嬷嬷和暖儿会和自己受一辈子苦。可是却想不出办法来。自己还想报仇,她们这么对待自己,以后也不会放过自己,该怎么办。
暖儿给她批了一件衣服,轩辕雨拍拍她的手。两个人只是看着晚霞,相对无言、轩辕雨想到的事,她们也想得到。只是谁都没有去提。女子十四岁及第。十五岁都要婚嫁了。算的久一些也就四五年的光景了。到时候又是什么样的呢?
直到在轩辕雨十岁的时候。
林嬷嬷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看着轩辕雨和暖儿大口的喘着气。暖儿 赶忙给她拍着背。轩辕雨赶忙给她倒了一杯茶。
林嬷嬷性格稳重,今日这么急切,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林嬷嬷把轩辕雨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才说着:“你知道我刚刚买菜的时候,遇到谁了”。
暖儿和轩辕雨都疑惑的看着她。
林嬷嬷才继续说道:“我刚刚在买菜的时候,看到有相国府的轿子经过,我就站在一旁,突然轿子在自己面前停下来了。有人找自己进去。我就走进去了,竟然看到老太君和二小姐。她们问我小姐的现状。我就把这些事一五一十的说了。”老太君和二小姐都忍不住落泪。
二小姐抽泣着说:“真的没有想到大姐竟然会变成这样。当日我们那么好,谁知道竟然落了这个下场。”
老太君也流着泪说道:“在女儿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嫣儿,可是却没有想到她竟早逝了。可是她去世的消息竟然没有人告诉我。看来这个小小的轩辕府竟然胆大到这个地步了。”
二小姐也流着泪:“现在雨儿怎么样了”。
林嬷嬷又赶忙说:“现在小姐安好。自从小姐装病了以后。她们就来的很少了”。
二小姐对着老太君又说:“娘,我们把雨儿接回来把”。
老太君叹了一口气:“冤孽啊!又点了头说道:你先回府,告诉雨儿,让她以真面目出现,我和二小姐现在就去侯府。”
林嬷嬷使劲的点点头:“然后我就回来了。”
暖儿也激动的说:“这是真的吗?”
林嬷嬷也激动的说:“千真万确,马上老太君就要接我们回去了。”
轩辕雨却是没有太多感觉。只是愣愣的问:“相国府怎么样。”
林嬷嬷和暖儿相视一笑。
暖儿把她拉了起来:“我们一边化妆,我一边告诉你”,轩辕雨点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8章 前因后果


暖儿把她脸上的那些粉开始慢慢的擦掉,一边说:“相国府是整个天朝国最有权势的。而小姐的娘亲则是天朝国的第一才女,更是相国府老太君的掌上明珠。照理说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而你的娘亲,则是一个例外。”
“天朝国仰慕你娘亲的太多了。甚至连当今的圣上都想娶你娘为妃但是你娘亲却没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