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王令瑜小说最新章节,王令瑜,王令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王令瑜
简介:仲夏过半,处处皆是虫鸣鸟叫声,假山池边,绽放着红艳如火的莲花
斜倚在湖边的王令瑜,抚了抚圆圆的肚皮,翘了翘唇角
“娘娘,娘娘,不好了!”身后忽然响起侍女....
角色:王令瑜,王令媛
《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王令瑜小说最新章节,王令瑜,王令媛全文免费阅读

《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含恨而终


仲夏过半,处处皆是虫鸣鸟叫声,假山池边,绽放着红艳如火的莲花。

斜倚在湖边的王令瑜,抚了抚圆圆的肚皮,翘了翘唇角。

“娘娘,娘娘,不好了!”

身后忽然响起侍女铃蓝的声音,听着颇为急促。

王令瑜秀眉微蹙,回了头,“铃蓝,做什么这般急匆匆的,跑慢些,仔细摔了!”

可铃蓝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一脸着急,“娘娘,是殿下,殿下回来了!”

太子杨艇三个月前南巡,至今未归。

听了铃蓝说的,王令瑜又惊又喜,连忙起身扶住了她,“殿下回来了是好事,铃蓝,你怎的还这般慌张?”

铃蓝摇摇头,还没来得及和她说,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姐姐!”

一道温柔的女声传了进来。

王令瑜对这个声音自然不陌生,抬眸果然见到是三妹妹,王令媛。

王令瑜就抿嘴一笑,“三妹妹,你不在府里绣嫁衣,跑这儿来做什么?”

哪知王令媛走近她,却掩唇一笑,“知道姐姐是这两日就要临盆,我这个做妹妹的,自然要来为姐姐助一臂之力。”

王令瑜摇头笑了笑,“你这是想要出来玩儿,母亲又不让,这才来了我这儿,可对?”

可王令媛却变了脸色,眉眼里尽是讥笑,“铃嫣,还不赶紧伺候姐姐生孩子!”

“娘娘,三姑娘和殿下有染——”铃蓝焦急得很,趁机说了出来。

铃蓝才说出口,就招来了王令媛的怒视,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你给我闭嘴!”

王令瑜在边上听得如遭雷击,满眼不可置信,抬眸看着王令媛,“三妹妹,铃蓝说的可是真的?”

王令媛并未回她,目光变得凶恶,抬脚就往她腹部踹了过去。

“铃蓝说得没错,姐姐可是觉得吃惊?”王令媛勾唇冷笑,说了句,“可惜了啊,姐姐如今才知道,却是太晚了!”

王令瑜对她并未设防,骤然被踹,疼得她捂着肚子,额头直冒细汗。

“啊!好疼!”王令瑜跌坐在地上,眉头皱成一团,盯着王令媛,咬牙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铃蓝被人禁锢住,才喊了句“娘娘快跑”,就被堵住了嘴。

“铃蓝!”王令瑜小腹已是疼得很,看了眼铃蓝又去看王令媛,怒道,“你放了铃蓝,你要做什么冲着我来便是!”

王令媛就笑了,眼里尽是轻蔑,“姐姐放心,下一个就是你。”

才说完,就见几个仆妇抬着铃蓝,往莲花池扔了下去,溅起了水花。

“不!不要!”王令瑜满心绝望,睁大双眼,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可这时,她小腹却隐隐作痛,忽然就发出“砰”地一声响,一股暖流从她下shen流了出来。

接着,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痛!好痛……”

她这是就要生了吧?

“铃蓝死了,接着就该轮到你了,”王令媛抬脚踩上她的手背,用力碾了几下,这才蹲下来,嫣然一笑,“姐姐羊水破了,妹妹这就来为姐姐接生!”

王令瑜眼里露出惊恐,拼命摇头,“不,你走开,你……”

“太子妃临盆在即,还不快把人摁住!”王令媛站起了身,眼里尽是冷意。

铃嫣几个围上前来,死命地摁住她,一个稳婆过来替她检查了一番,却说了句,“太子妃胎位不正,不如剖腹吧!”

听到这一句,王令瑜当即摇了头,眼里露出哀求来。

不要,不要这样对她!

可惜,王令媛很是淡定地接了一句,“那就剖吧,务必要把那个孩子生出来!”

竟是压根儿也不理会王令瑜……

稳婆拿出了一把匕首,匕首泛着森冷的蓝光,看得人毛骨悚然。

“姐姐,妹妹需要借你孩子一用!”王令媛眉眼带笑,分外妖娆。

稳婆也很配合地划开了王令瑜的肚皮,钻心的疼几乎要撕裂了她。

“啊!”

王令瑜拼死挣脱了众人的束缚,摇头怒吼。

“摁住她!别让她起来!”见状,王令媛吓得连忙朝丫鬟们吩咐道。

丫鬟们纷纷被吓了一跳,咬了咬牙,上前将她摁住。

“放开我,放过我的孩子……”王令瑜脸色煞白,近乎哀求。

稳婆动作一气呵成,取出了个女婴,抱给了王令媛。

“瞧,多白净的一个女娃儿,可惜了。”王令媛伸手掐住了女婴的脖颈。

王令瑜睁大了眼睛,拼命地摇头,却无法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在自己面前断了气。

啊!

她恨!她恨啊!

偏偏王令媛还抱着那女婴蹲下,笑吟吟地道,“姐姐,妹妹为殿下生了个小世子,要用姐姐的女儿来做药引,就多谢姐姐了。”

轰隆!

王令瑜想起了先前铃蓝说过的……

可王令媛分明就没和殿下单独一处过,又哪里来的小世子?

知道她困惑,王令媛好心为她解惑,抿嘴笑道,“姐姐怕是不知,三个月前殿下南巡,其实不然,原是我临盆在即,殿下前来相陪。”

“姐姐啊姐姐,你以为殿下倾慕于你,却不知当年你与殿下的初遇,原是殿下精心设计所致!”

“殿下倾慕的人从来都是我,若非当年殿下需要借助你外祖父的势力,又怎会娶了你?”

“这么多年了,姐姐你也该退位让贤了!”

字字诛心,落在王令瑜心头,堪比最锋利的刀尖划破她的肚皮,绝望又无助。

“你会得到报应的!”王令瑜双眸赤红,面上混着鲜血和汗水,狰狞无比。

报应?

王令媛眼底透着狠毒,抬脚一踩,“我告诉你,我最不怕的就是报应一说!”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媛儿,”一道低沉的嗓音传了进来,“取了那女婴心头血便是,至于她——”

王令瑜唇瓣干裂,疼得没了力气,可还是看清了来人。

她的夫君,太子杨艇。

“扔进莲花池吧!”杨艇语气无比厌恶。

说完又握住了王令媛的双手,那份温柔生生地刺痛了王令瑜的眼睛。

“殿下说得是。”王令媛温柔一笑。

二人离开之前,杨艇也未回过头。

王令瑜没了价值,很快就被人抬起,扔进了莲花池。

池水冰凉刺骨,却冷不过她的心。

如若有来生,她绝不放过这双贱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2章:死而复生


王令瑜揉了揉疲惫发涨的太阳穴,总觉得身子沉甸甸的。

“姑娘醒醒,地上凉,姑娘快醒醒……”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女声,听着陌生。

王令瑜才想睁开眼,就又忍住了。

女子见她又没了动作,轻叹一声,“姑娘这又是何必,那徐五公子成日里拈花惹草的,还把勾栏院里的弄大了肚子,就不是个良配!”

“如今他主动退了亲事,姑娘合该高兴才对,可姑娘偏偏还就认定了他,这世上多的是好男儿。”

徐五公子?主动退亲?

王令瑜听得稀里糊涂,压根没明白这女子所说,抬了抬胳膊。

“姑娘可算是听进去了!”她这一动,女子连忙上前来,扶她坐起了身,说道,“姑娘醒了便好,要是姑娘再不醒来,夫人该派人过来了。”

都已经坐了起来,王令瑜就装不下去了,干脆睁开了眼。

只是她这一睁眼,眼前景象惊得她下巴都要掉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明明就已经死了!

想着,王令瑜便伸手摸了摸额头。

“姑娘没事吧?”女子见她这般,暗自觉得奇怪。

王令瑜飞快地摇头,她还没死,她的额头是有温度的!

女子就松了口气,却听她问了句,“这位姑娘,这是何处?”

女子,“……”

完了!姑娘必定是撞傻了!

“姑娘怎的忘了,这儿是梧桐居啊!”女子连连回答,又道,“那徐五公子来退亲,姑娘就抱柱碰头,如今可别是撞出个好歹来了啊!”

女子说完就皱了眉头,又看了眼王令瑜,咬了咬下唇,“不行,姑娘且在这儿等一等,奴婢这就去请大夫过来!”

话音才落下,还没等王令瑜反应过来,女子提起裙摆就跑了。

王令瑜,“……”

那个姑娘,你别跑啊!

可女子早已跑没了人影儿,王令瑜扫了眼四周,这是个大户人家。

“我怎么会在这里?”王令瑜甩了甩脑袋,隐约有些生疼。

她抬了抬手,低头瞧了一眼,登时就愣住了。

这哪里会是她的手?

她分明是个年近三旬的妇人,再如何侥幸没死,也不可能会有这般嫩如青葱的手!

没等她细想,卷帘门外就响起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

王令瑜双眸微眯,随即装作傻了的模样,斜倚在榻上。

那女子不是说她撞傻了吗?

那她就装傻好了!

……

“吱呀”一声,一个美貌妇人领着一众仆妇丫鬟走了进来。

妇人进来便道,“菱姐儿,你怎的这样傻,便是那徐家来人退了亲,也不该抱柱碰头啊!”

可妇人说完,却不见王令瑜回应,就皱起了眉头。

“菱姐儿,菱姐儿?”妇人喊了声,在她榻边坐下来,“菱姐儿,我是你母亲,你可还认得我?”

这死丫头,难道真的撞傻了?

王令瑜眼神痴呆,装傻卖乖地道,“母亲?你是我母亲?”

见她这般,妇人顿时心中大喜,面上却道,“是啊,你当真不认得我了?”

王令瑜极其配合地摇了摇头。

只是,她心里竟慢慢浮出一个念头,又觉得不可思议。

“哼!”妇人登时就换上了另一副面孔,起身慵懒道,“既然傻了,那就……”

女子见了,心里更是心疼,连忙朝妇人跪下,磕头求道,“夫人,恳请夫人替七姑娘请个大夫来瞧瞧,七姑娘才多大,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听着女子说的,妇人非但没有半分怜惜,反而不耐地拂开了她,冷笑道,“那徐五公子登门来退亲,打的可是齐国公府的脸面,她要寻死便就寻死好了,可偏又不死透了!”

要真死了,这会儿齐国公府也就有了说辞,颜面也能保住。

偏偏这丫头撞了柱子还能活下来,实在叫人恨得牙根痒痒!

女子听到妇人这般说,登时就睁大了眼睛,像是不认识妇人了一般。

“你也不用这般盯着我,菱姐儿如今都成了个傻的,还不如——”妇人美眸微眯,就要说出来时,却见王令瑜朝她看了过来。

“母亲?”王令瑜呆呆地望着妇人,流下泪来,“母亲别不要女儿,女儿再不敢寻死觅活的了。”

“……”妇人顿时语塞,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你不是傻了吗?”

妇人身边的丫鬟见了,连忙说道,“七姑娘切莫误会,夫人心心念念的就是七姑娘,绝不会不要七姑娘的!”

妇人也反应了过来,连连附和道,“对的对的!都是你身边的奶嬷嬷闻溪在背地里搬弄是非!”

女子便是闻溪,明明是被冤枉了的,却半点也不敢为自己辩解,低着头回道,“夫人息怒,原是奴婢的不对,奴婢不敢辩驳,但这到底和七姑娘无关,七姑娘也是听了奴婢的话,恳请夫人就饶了七姑娘这次吧!”

闻溪这般说,妇人就冷笑了下,“你是姑娘跟前的老人,我又如何敢责罚你!”

女子和妇人的声音就在耳边,王令瑜心里却是一团纷乱。

若是她心里的那个念头是真的,那她此刻岂不是成了别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3章:公府嫡女


她正想着呢,就见妇人凑到了她眼前,掩面垂泪,“菱姐儿,母亲知道你不想嫁给那徐五公子,可如今咱们齐国公府大不如前,那徐家却是新贵。”

“宫里的惠妃便是徐五公子姑母,徐家若是再来人,你可切莫寻死觅活了。”

知道她没傻后,妇人就在她耳边絮絮叨叨个不停。

王令瑜心头实在是烦躁,看了眼妇人,眸光冷冽,着实把妇人吓了一跳。

“你,菱姐儿,你怎的这般盯着我?”妇人捂着胸口,又要落下泪来,“我也是为了咱们齐国公府好,你……”

王令瑜眼眸微垂,张口说了一句,“母亲,我头还有些昏昏沉沉,不若等我休息上一阵,再议此事。”

妇人一听,觉得有戏,便点了头,“也对,你才醒来,是该休息一下。”

许是心里高兴,妇人离开时眉开眼笑的。

“嬷嬷,你也退下吧!”王令瑜闭上了眸子。

听到姑娘这般说,闻溪犹豫了下,只好先退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了王令瑜一个人,坐着怔愣片刻后,总算回过了神。

王令瑜微微眯着双眸,环顾了眼四周,她确实是又活了过来!

纵然不知道为何,但她能活过来,于她而言便是一桩好事。

王令瑜唇畔勾着抹冷意,如今她活了过来,必定不会叫那双贱人好过!

不过,眼下还是应该先理清楚如今的状况才对。

她坐在榻上,半闭着眼眸,想着先前那二人说过的。

原主是齐国公府七姑娘,不知是嫡出还是庶出,顶头有个伪善嫡母,身边有个忠心耿耿的奶嬷嬷。

听那妇人的意思,是想让她嫁给徐五公子,可惜徐五公子并非是个良人,而是个纨绔子弟。

“想来你生前必定也是不好过的,”王令瑜微微垂眸,口中喃喃自语,“不过,我既然代替你活了下来,便就会一并替你报了仇。”

齐国公府她倒是听说过,祖上曾出过郡王,也算是风光过了的。

杨艇纳侧妃时,她就留意过齐国公府,却没想到,如今她竟成了齐国公府的七姑娘!

说来也算是巧了。

……

闻溪也不知道是跑去了哪儿,进来时身边还带了个胡须花白的大夫,王令瑜这才想起原主是撞了柱的。

“姑娘,奴婢求了夫人许久,总算是请来了个大夫,相信姑娘很快就能好了的。”闻溪一进来,见姑娘还坐着,登时就抹了泪。

都怨她,要不是因为她太过没用,姑娘也不至于请个大夫还得看别人的眼色。

夫人临终前把姑娘托付给了她,要她好好照顾姑娘,她终究还是辜负了夫人所望啊!

想着,闻溪眼里的泪珠就掉得更快了。

王令瑜没忍住,扯了扯嘴角,淡然张口,“嬷嬷,我姨娘呢?”

既然她不是那位嫡母所生的,想来她也就只是个庶出的吧?

闻溪听了,先是愣了愣,随即就哽咽着说道,“姑娘果然是伤了脑袋,姑娘哪里来的姨娘,姑娘可是咱们老爷的原配夫人所生啊!”

嗯?

没想到她竟然还能是个嫡出的,这倒是叫她颇有些意外。

王令瑜就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干脆顺着她的话问道,“既然如此,那位可就是我父亲的继室了?”

闻溪连忙点头,此刻还有外人,不好过分说那妇人,只提了一句,“自打夫人过世后,咱们院儿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往后姑娘可别再犯傻了啊!”

似那等抱柱碰头的事,更是不能。

王令瑜点头表示记下了,应了声,“嬷嬷放心,我不会再寻死了。”

她必定会好好珍惜如今的这条命,然后向那双贱人索命!

得了姑娘的保证,闻溪这才放心,连忙让开位置,请那大夫过来替姑娘把脉。

大夫留了一把花白胡须,年纪已然不小,把脉手法娴熟,半响才道,“七姑娘并无大碍,许是受了惊吓所致,我给七姑娘开副方子就是了。”

听到大夫说没有大碍,闻溪不解,问了句,“可是,姑娘她明明就不记得事了啊!”

大夫就十分无奈,边收拾匣子边说,“你这妇人,我不都说过了吗?七姑娘如今这般,乃是受了惊吓所致。”

大夫的话一出,闻溪就红了脸,很有些不自在,连连点头应下,等大夫写好了方子,便就去送大夫了。

等她回来时,王令瑜已坐在了铜镜前。

铜镜里的少女,生得肤白貌美,额头左侧有一处淤青,隐约还破了皮,想来便就是昨儿撞的了。

王令瑜莞尔,朝闻溪说道,“嬷嬷,我身边如今就只你一人了吗?”

好歹也是个公府嫡女,身边却连个个可用的人手都没,着实凄惨。

闻溪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叹道,“梧桐居里丫鬟婆子小厮都有,却都不是夫人当年留下的。”

隔墙有耳,闻溪不敢说得太明白,但王令瑜还是听懂了的。

只怕她这座院子里,过半都是嫡母的人。

王令瑜就又问了些事,闻溪一一作答。

正这时,外头丫鬟匆匆走进来,朝着王令瑜福身说道,“姑娘,徐家来了人,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王令瑜没忘记先前嫡母说过的,想必是那徐家派人提亲来了。

才退亲就又来提亲,这样的事,怕是也就徐家做得出来了。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王令瑜朝她摆摆手,起身就领着闻溪往正堂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4章:徐家来人


齐国公府小一辈的统共有九个,男三女六,女子里最年长的已出嫁,嫁的是永昌伯府嫡子。

她是二房原配所生,上头有个二哥,长年在外征战,鲜少回府。

嫡母原是她娘的庶妹,在她娘过世后,外祖母就将嫡母送了进来,说是让她兄妹二人能有个人照顾。

嫡母生了个九姑娘,膝下无子,对她二哥倒还算是尽心,对她,那就只能算是饿不死了。

“姑娘,再往前咱们就要到了。”闻溪的声音适时响起,打断了她脑子里所想。

王令瑜就点了点头,随意说了句,“那徐五公子当真就有那般不好?”

能让原主抱柱碰头,可见不一般。

闻溪一听,还以为姑娘是想应下,低声劝道,“姑娘可不能犯了糊涂,那徐五公子不是个良配,一会儿见了夫人,姑娘万不可答应。”

要是真嫁了那种人,只怕姑娘这辈子就算是毁了的。

见闻溪这般严肃,王令瑜笑了笑,心里颇为感动,淡淡说道,“我知道的,嬷嬷不必担心。”

从梧桐居到正堂的距离,不远不近,主仆二人走了一小会儿才到。

王令瑜领着闻溪在外头站着等候,过了会儿便就见到一个丫鬟走了出来。

丫鬟是妇人身边的红人,端着笑脸说道,“七姑娘可算是过来了,夫人正陪着武安侯夫人说笑呢!”

武安侯夫人便就是那徐五公子的亲娘。

王令瑜眼眸轻抬,朝闻溪使了个眼色,又对着那丫鬟说道,“怎好让母亲等我,有劳姐姐进去通禀一声。”

丫鬟就笑了,“知道七姑娘要过来,夫人一早就说了,不必通禀,进去便是!”

哟!这么大度!

王令瑜唇角微弯,倒是没再客气,见闻溪往回走了,这才抬了脚,跟着那丫鬟进去了。

……

妇人此刻正陪着徐侯夫人说笑,抬眸就见到一脸笑意的王令瑜。

妇人姓宋,唤作雪萍,称小宋氏。

“女儿见过母亲,”王令瑜盈盈上前,礼数周全,“青菱见过武安侯夫人。”

如今的她,该唤作赵青菱了才是。

徐侯夫人眼眸微抬,睨了她一眼,并未点头,只张口说道,“模样生得倒是不错。”

赵青菱只得继续站着,投以一笑,略带几分羞涩。

小宋氏见了,以为有戏,笑了笑,“侯夫人有所不知,菱姐儿乃是我长姐所出,我长姐年少时也算是邺都闻名的美人了。”

世家贵女被称才女,方能算不错,若是被称一声美人,则要低贱许多。

小宋氏这是要做什么?

不过……

徐侯夫人仿若半点也不介意一般,淡然张口,“令姐确实是个难得的,可惜了红颜薄命。”

赵青菱生母大宋氏,闺名宋雪宁,是关内侯原配夫人所生。

“谁说不是呢?”小宋氏心里嫉妒,面上却半分不显,跟着叹道,“还好长姐留下了菱姐儿,有她在,我心中也算是有了安慰。”

徐侯夫人就劝道,“你也别太伤心,令姐泉下有知,定然也会感激于你。”

呸!

赵青菱就在心里吐槽,嘴上说道,“侯夫人说得对,母亲待我好,我娘在天之灵也能放心不少。”

“……”小宋氏笑容一滞,很快又笑道,“菱姐儿怎的还站着,快过来我身边坐下。”

徐侯夫人也像是这才注意到一般,朝她招了招手,“好孩子,坐下吧!”

赵青菱装作十分乖巧,上前坐下,口中说道,“绣纭说母亲找女儿有事,不知是何事?”

总算是问了!

小宋氏心中哂笑,看了眼徐侯夫人,又看向了赵青菱,作出为难之色。

“母亲但说无妨。”赵青菱笑容恬淡,仿若天真无邪一般。

有了她这句话,小宋氏装作犹豫了下,这才肯说,“原是这样的,徐侯夫人今日亲自登门,是为了徐五公子赔礼道歉而来……”

“原是这件事,”没等她把话说完,赵青菱就起身朝徐侯夫人说道,“侯夫人实在不必这般郑重,青菱并未放在心上。”

顿了顿,赵青菱又道,“况且,徐五公子一表人才,原也是青菱配不上。”

言语软糯,面容乖巧,徐侯夫人心中甚为满意。

挑一个乖巧容易拿捏的儿媳,总好过一个桀骜不驯的。

“五郎从小就被惯坏了,昨日之事,原就是五郎做得不对,菱姐儿不必为他说话。”徐侯夫人脸色缓和许多,眼里也有了笑意。

小宋氏心里也很满意,夸了一句,“我倒是觉得令郎很是不错,可惜如今已经退亲,若是有可能,咱们两家再结次亲家才好呢!”

徐侯夫人立马就接过话茬,嗔笑道,“怎么就没可能了?我今儿过来,一则是为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来赔罪,二则便就是……”

说着,徐侯夫人就停顿了下,又看向了赵青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5章:主动出击


“菱姐儿,你既觉得我儿子一表人才,若是让你做我儿媳,你可愿意?”徐侯夫人面上带着和善笑容,语调也很温柔。

小宋氏就朝徐侯夫人嗔笑道,“我还道你今儿亲自上门来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敢情是想来和我抢菱姐儿的!”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分外融洽。

赵青菱就在边上怯生生地说了句,“徐五公子确实很好,可青菱配不上的。”

一听,徐侯夫人立马就说了,“菱姐儿聪慧伶俐,我瞧着甚为欢喜,如何就配不上了?该是我儿配不上你才是!”

呵!

赵青菱就在心中冷笑,微咬下唇,抬眸看了眼小宋氏。

直觉告诉小宋氏,赵青菱必定要耍花招!

可惜,小宋氏还没来得及开口,赵青菱就开口了。

“侯夫人有所不知,青菱从小体弱,乃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胎毒。”

“这便就罢了,青菱今日见侯夫人格外亲切,不忍隐瞒侯夫人,青菱命格与旁人略有不同,我娘也是因此才……”

说到最后,赵青菱便就止住了没再往下说,但意思却是早已明了。

大宋氏是难产而亡!

徐侯夫人脸色顿时大变,双眸充斥着浓浓怒火,看向小宋氏。

她险些就给忘了,赵青菱从一出生就没了生母,这不是克母又是什么!

好一个小宋氏,竟敢和她耍阴招!

“侯夫人息怒,这原是母亲为了青菱好,侯夫人要怪就怪青菱吧,母亲许是忘了也未必。”赵青菱适时地添了把火。

“菱姐儿你住嘴!”小宋氏怒不可遏,只得连忙去安抚徐侯夫人,低声赔罪道,“这事说来也确实怨我,原是我一时忘了。”

忘了?

徐侯夫人哂笑一声,“贵人多忘事,想来赵二夫人便是如此!”

小宋氏看了眼赵青菱,眸光凌厉,心头怒火压了又压,赔罪个不停。

可惜,徐侯夫人最是厌恶别人欺骗,余光瞥见赵青菱,脸色缓和了几分。

“可怜的孩子,既然做不成婆媳,往后便就多来武安侯府走动走动,有我在,旁人休想动你分毫!”徐侯夫人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这不过是客套话,赵青菱自不会在意,乖巧地点点头,“多谢侯夫人,不过公府里并无人会欺负我,青菱自有母亲护着。”

赵青菱仰着小脸,双眸水灵水灵的,看得徐侯夫人心中暗道了一声可惜。

多好的一个姑娘,可惜命格太硬。

此刻见她竟然还这般信任小宋氏,徐侯夫人就在心里摇了摇头,心道:那小宋氏怎么可能是个好的?

小宋氏一听,面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菱姐儿说得是。”

小宋氏就又看向了徐侯夫人,还没开口,就见徐侯夫人冷了脸色。

“今日就不叨扰赵二夫人了,不必相送!”

说完,徐侯夫人便就领着丫鬟走了。

一脸怒色。

反观赵青菱,在徐侯夫人走后,还颇为淡定地朝小宋氏行了个礼,“母亲若无他事,女儿就先告退了。”

赵青菱今日破坏了小宋氏的好事,小宋氏焉能有放过她的道理?

此刻没了外人,见她转身就想走,小宋氏眸色一暗,淡然张口,“站住。”

赵青菱侧过头,小脸上写满了无辜,“母亲可是还有别的事要吩咐?”

装!还装!

小宋氏眼眸微眯,目中透着凉意,张口问道,“菱姐儿,我怎不记得你还有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毒?”

赵青菱身虚体弱是真,体内带毒却是假的,今日竟是她小瞧了这丫头!

原本她早已计划好了的,将这丫头嫁过去,换来徐侯夫人提携她女儿,往后便能谋得一门好亲事。

可谁想竟被这丫头钻了空子!

“母亲平日里庶务繁忙,自然不知,”赵青菱言笑晏晏,唇角微弯,“女儿这也是为母亲好,倘若女儿当真嫁了徐五公子,才是害了母亲。”

小宋氏就在心里暗道了一声“巧言令色”,抬眼看着她,“哦?我竟然不知,你这还能是为了我好。”

才说完,小宋氏就见她轻叹一声,点头说道,“女儿一出生便没了生母,这不是什么秘密,徐侯夫人不过是一时没想起。”

顿了顿,赵青菱又道,“倘若事后徐侯夫人想了起来,可那时为时已晚,徐侯夫人心中不快,必定会将怒气撒到母亲头上。”

说着,赵青菱面容就带了委屈,抬眸看着小宋氏,“女儿心中不忍,一时多了句嘴,母亲素来疼女儿,必不会因这点小事责怪女儿的。”

“……”小宋氏深吸一口气,笑了笑,“不过才隔了一夜未见,菱姐儿这口才却是越发好了。”

赵青菱就羞涩一笑,仿若没听出她话里的怒意,说了句,“这都是母亲教得好。”

“呵……”小宋氏轻扯唇角,摆了摆手,“我虽是你嫡母,但你从小就养在老夫人膝下,哪里谈得上是我教得好。”

赵青菱就没接话,果然又听小宋氏说道,“菱姐儿,我知道你心中怨我,可那徐侯夫人明摆着属意你,你二人原就定过亲。”

“如今被你这般一闹,往后我却是没脸见人了。”

说到最后,小宋氏面上还带了些许难过之色,朝赵青菱说了一句,“今日老夫人回府,一会儿我领你过去请安,你该知道怎么说吧!”

徐五公子上门退亲时,老夫人正好不在府里,和萧氏一道去了寺里祈福。

老夫人最是偏疼赵青菱,但那都是以前,如今还疼不疼,不好说。

赵青菱乖巧点头,圆溜溜的杏眼眨了眨,“母亲放心,女儿自然知道要怎么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6章:伪善嫡母


小宋氏半信半疑,可没忘记之前她是如何坑自己的,让人喊了绣纭进来。

“我见你院子里并没有几个可用的,这是我身边一等一的心腹丫鬟,就给你做个大丫鬟吧!”小宋氏睨了眼赵青菱,睁着眼睛说瞎话。

绣纭便是先前去梧桐居请她过来的那个丫鬟。

赵青菱心里清楚,口中却谢道,“母亲赏赐丫鬟,女儿原是应该收下的,可我身边已有两个大丫鬟,这绣纭……”

张口就想要她身边大丫鬟的位置,打量她真好欺负不成?

“母亲是知道的,咱们府里丫鬟都记了名册,绣纭是母亲身边调教出来的,那必然错不了。”

“可女儿身边那两个也并未犯错,这要是随随便便就将人降了一等,只怕大伯娘那边不好交代。”赵青菱满脸忧虑,一副畏手畏脚的样子。

一提起“大伯娘”,小宋氏果然犹豫了下,随即说道,“倒是我没考虑到这个,既然如此,那就随便让她进屋伺候就行。”

梧桐居里也不是没有她的人,只是这丫头从来不用,那两个大丫鬟还都是萧氏给的。

“母亲说得是,正好茶水间缺了个人手,女儿便就收下了。”赵青菱装作思虑状,随即抬头应下。

小宋氏就笑不出来了,“……”

茶水间!

在茶水间当差,连个近身伺候的机会都没!

“母亲若是觉得茶水间的差事,会委屈了绣纭的话,那女儿——”赵青菱面上登时就露出了为难。

小宋氏暗自咬牙,不得不摇了头,“哪里会,绣纭再是我跟前得脸的丫鬟,那也不过是个婢女罢了。”

赵青菱就甜甜一笑,“有母亲这番话,女儿这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二人正说着呢,外头就进来了个丫鬟,福身禀报道,“启禀夫人,老夫人派人过来,说是让夫人和七姑娘即刻过去。”

小宋氏秀眉微蹙,朝赵青菱说道,“我原还想着过会儿再领你前去,没想到老夫人竟提前回来了,也罢,你随我一道过去吧!”

赵青菱乖巧应下,面上那抹笑容看得小宋氏心头烦躁,起身走了。

赵青菱就看了眼绣纭,笑容愉悦,“我先随母亲过去,你先回梧桐居。”

绣纭眼底狠意一闪而过,点了头。

……

老夫人居住的地方唤作德安堂,位于齐国公府正东方向,所谓紫气东来,乃是府里最好的一处。

赵青菱跟着小宋氏进了德安堂,在外头等了等,很快就出来了个丫鬟。

这丫鬟是老夫人身边得脸的莲心,脸蛋圆润,行事也圆滑。

莲心朝二人福了福身,端着笑脸,“老夫人才回府,听说了七姑娘被退亲,请两位进去呢。”

莲心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眼赵青菱,微有几分讶异。

七姑娘何时这样乖巧了。

小宋氏面上带着温和亲切的笑容,点了点头,领着赵青菱一道进去了。

屋里有萧氏和萧氏的两个女儿,三人把老夫人哄得笑个不停。

见到她二人进来,老夫人眼底闪过一抹异色,笑声戛然而止。

“儿媳给婆母请安。”小宋氏上前,举止端庄。

老夫人并未有多高兴,摆了摆手,“坐下吧!”

赵青菱也跟着上前,微微低着头,“青菱给祖母请安。”

可她说完,却不见老夫人吭一声。

萧氏最是圆滑,见了便笑着说道,“菱姐儿伤势可好些了?”

赵青菱心中疑惑,并未表露出来,轻声回了句,“劳大伯娘关心,不过是皮外伤罢了,已好了许多。”

老夫人闭了闭眸子,这才张了口,“你也坐下吧!”

态度冷淡,和闻溪说的截然相反。

但随即一想,赵青菱就明白了。

这时,小宋氏的声音徒然响起。

“婆母容禀,菱姐儿被徐五公子退亲,儿媳实在是无颜。”小宋氏面上带了三分愧色。

老夫人看了她一眼,那一眼,看得小宋氏略有些心惊,说了句,“昨日那徐五公子领人登门时,儿媳正与铺子的人说事,下人们不敢进来打扰,这才险些害了菱姐儿。”

“菱姐儿是在婆母身边养大的,儿媳素来把菱姐儿当成是亲生的,发生昨日那样的事,并非儿媳所愿,但儿媳也有错。”

小宋氏说着,眼圈慢慢地就红了,仿佛真的很心疼赵青菱一般。

没见老夫人开口,小宋氏就起身跪了下来,声音哽咽,“儿媳照顾不周,还请婆母责罚!”

赵青菱在边上坐着,心里感叹不已。

原主遇上这样的继母,做戏精湛,也难怪会有那样的下场。

若非她是个已死过一次的人,真是原主这样大的,也要被感动了。

“你既然不在场,菱姐儿抱柱碰头,便就与你无关,无需自责。”老夫人这才张了口,语气仍旧冷淡,让她坐下。

小宋氏拿帕子抹了眼泪,叹了声,“婆母知儿媳,儿媳心中感激不尽,可此事确实怨儿媳,只可怜了菱姐儿。”

说着,小宋氏就转头看向了赵青菱,眼里尽是疼惜,“菱姐儿,你可怨我这个母亲?”

赵青菱便摇了摇头,声音细细的,“母亲自是疼女儿的,女儿心中明白,并不曾怨过。”

听着她回答得还算乖巧,小宋氏这才满意,又和她演了一出母女情深。

可就在这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7章:倒打一耙


祖母不要怪母亲,母亲是为了青菱好,不然也不会专门请来武安侯夫人,替青菱说亲了。”

赵青菱一脸小心翼翼,咬了咬下唇。

小宋氏脸色微变,笑容讪讪的,矢口否认,“菱姐儿怕是听岔了,那徐侯夫人上门来,原是为了她那儿子赔罪来的。”

小宋氏藏在袖子里的双手攥了攥,眸底怒色飞逝而过。

赵青菱就睁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仰起小脸,奇怪道,“可我分明记得,武安侯夫人还问我愿不愿做她儿媳来着,母亲不记得了吗?”

小宋氏,“……”

这个死丫头,竟敢和她耍花招!

“那是徐侯夫人与你说笑,不必当真。”小宋氏瞟了她一眼,目中凉意逼人。

赵青菱点点头,不说话了。

老夫人脸色却冷了下来,问了句,“小宋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菱姐儿到底还小,被小宋氏一威胁,就没了底气再说。

可她老婆子不小,焉能有听不出来的?

小宋氏才坐下,就又起身跪下了,颇为淡然地道,“婆母容禀,菱姐儿和徐五公子原是定过亲的,徐侯夫人乃是徐五公子亲娘,说笑一句,实在正常。”

说完,又看向赵青菱,叹息一声,“菱姐儿,我知道你心仪那徐五公子,可如今他主动退亲,打了咱们齐国公府脸面,你何必还要惦念着他?”

小宋氏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仿佛先前那个劝赵青菱再嫁给徐五公子的人,不是她一样。

老夫人的目光就转向了赵青菱,不怒而威,“菱姐儿,你嫡母所言可是真的?”

萧氏就在一旁劝道,“既然退了亲,往后就还是将他忘了吧!”

赵青菱在心中冷笑,她这是百口莫辩,不管她怎么说,小宋氏都挖好了坑等着她往里跳。

倒打一耙,说的就是小宋氏了。

“祖母信我,青菱自知身份不够,不敢高攀武安侯府,能够退了亲,青菱只有高兴。”赵青菱摇了摇头。

可小宋氏听了,却道,“你若是心中当真没有念想,如何他来退亲,你却要抱柱碰头?”

“我……”赵青菱轻咬下唇,落下泪来,“我虽身份卑微,但也是个正经姑娘,被人主动登门退亲,只觉羞辱无比。”

“反倒是母亲,口口声声污蔑女儿,究竟是存的什么心?”

最后一句,带了浓浓质问。

小宋氏一愣,像是没想到她还敢质问自己,当即就道,“菱姐儿莫要误会,我也是关心则乱。”

赵青菱小声啜泣了两下,嗯了声,“女儿自然是相信母亲说的。”

小宋氏就松了口气,勉强笑了笑。

可赵青菱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她头疼了起来。

“祖母,青菱不想嫁人。”赵青菱嘴巴微嘟,瞧着格外惹人怜爱。

老夫人眸子微眯,又想起了方才被小宋氏带过去的话题,说了句,“那徐五公子不是良配,你不想嫁,自不会有人敢逼迫你!”

老夫人说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小宋氏。

小宋氏心中恼怒,面上却附和道,“婆母说得是,菱姐儿就放心吧,往后自不会有人再提起。”

听到小宋氏保证,赵青菱就笑了,装作乖巧地点点头。

众人又陪着老夫人说笑了会儿,老夫人便就有些乏了。

“你们都先退下吧,菱姐儿留下。”老夫人朝众人摆了摆手。

萧氏和萧氏的两个女儿纷纷应下,起身告退。

小宋氏心里犹豫,看了眼赵青菱,到底还是只有告退。

那死丫头,就不信她还能翻出花来!

……

屋子里就只剩了老夫人和赵青菱。

“可知我为何要单独留下你?”老夫人淡然张口,眉眼里带了无奈。

赵青菱想起闻溪说过的,嗡声回道,“青菱愚笨,还请祖母示下。”

原主从一出生就被抱到了老夫人膝下养着,原是最得老夫人欢心,可后来小宋氏进了门,轻易就被挑拨了。

“你若是愚笨,还有谁是聪明的?”老夫人摇了摇头,语气软了下来,“撞着哪儿了?过来我瞧瞧。”

听着老夫人这明显心疼的语气,赵青菱鼻子一酸,乖乖地走了过去,“祖母不用担心,早不疼了。”

但还是把额头凑了过去,老夫人见了,心疼得直把她搂进了怀里。

“今日·我以为你还是会听她挑唆,没想到你竟一反常态,认清了她的真面目了?”老夫人叹了一声,笑着打趣道。

这个“她”,指的必定就是小宋氏无疑了。

赵青菱就抬了头,心里暖融融的,喊了一声,“祖母。”

她原以为老夫人必定被原主伤了心,可没想到,老夫人竟还愿意护着原主!

这份亲情,令人羡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8章:侧妃王氏


小宋氏憋了一肚子火,却无处可发。

回了朝云居,小宋氏阴沉着脸,摔了一整套名贵瓷碗。

价值数百两的瓷碗,短短片刻就成了满地碎片。

屋里的丫鬟噤若寒蝉,无人敢张口劝说。

小宋氏在人前是温良恭俭的嫡母,对着继女都能够视如己出,极少动怒。

唯有她贴身的几个丫鬟才熟知她真正的脾气,一旦发起火来,少不得迁怒身边人。

果然……

“芸枝,你傻站在那儿做什么?”小宋氏眸光森冷,瞥了眼绿衫丫鬟。

芸枝心里暗暗叫苦,战战兢兢地上前,蹲下shen子,收拾起地上的碎片。

一个不小心,芸枝就被割破了手,血珠直往外冒,疼得她倒吸了口凉气。

小宋氏见了,又一个瓷杯砸了过去,“废物!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还不快滚下去!”

芸枝不敢躲开,额头被砸出了血,钻心的疼袭来。

“奴婢这就滚。”芸枝正巴不得呢,不敢再多留一刻。

她出去的时候,正好遇上进来的阮嬷嬷。

阮嬷嬷扫了眼她额头上的血窟窿,心中了然,说了句“去拿点药擦擦”,然后就抬脚进了屋。

小宋氏听到脚步声,怒目扫了过去,才说了个“都滚”,就住了嘴。

“你们都下去吧!”小宋氏静了静,朝众人摆了摆手。

丫鬟们纷纷应下,忙不迭地走了。

屋里就剩了小宋氏和阮嬷嬷。

“嬷嬷,你今日是没见到那死丫头,她这抱柱碰头过后,竟变了个人!”小宋氏恨恨说道。

阮嬷嬷早已从丫鬟那儿听说过了,温声劝道,“夫人何必与她置气,七姑娘就是再如何,也蹦不出夫人的手心。”

小宋氏摇了摇头,面上带了顾虑,“我总觉得她不再是以前那个了,就拿今日之事来说,她若还是以前那个胆小如鼠的,就该乖乖应下。”

说着,小宋氏就抬眸看向阮嬷嬷,望着阮嬷嬷的眼睛,“嬷嬷,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阮嬷嬷心中一声咯噔,连连摇头,“这不可能的,七姑娘当时才多大,又怎么可能知道?”

又低声劝小宋氏,“夫人切莫多想,那事早就过去了,不会有人知道的。”

“可我总是担心……”小宋氏皱了眉头,跳过这个话题,又说起,“对了嬷嬷,那徐侯夫人算是彻底被得罪了,你去查一查,菱姐儿身边那个闻溪。”

那番话她不信是赵青菱自己说的,必定是闻溪在背后教了赵青菱。

阮嬷嬷就应下,又想起自己打听到的,说道,“老奴听说太子府的王侧妃打算为小世子补办满月宴,咱们齐国公府也在应邀之列。”

“那王侧妃也真是,太子妃才过世,连三日都还没满,这般大张旗鼓的,只怕是要彻底得罪了冠军侯。”

言语间,不无对王侧妃的轻蔑。

小宋氏听了,眼眸微转,摇了头,“我倒觉得那王侧妃是个妙人。”

阮嬷嬷就问了句,“这又怎么说?”

小宋氏抬了抬手,走到桌边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地抿着。

“嬷嬷,一会儿我会修书一封,你亲自送去太子府,交给王侧妃。”小宋氏眼里迸射出一抹精光。

阮嬷嬷就皱了皱眉,不解地问道,“那王侧妃不过是个妾,夫人这又是——”

“妾不妾的,端看她有没有本事,”小宋氏摆了摆手,唇边泛起冷笑,“齐国公府在应邀之列,可芙姐儿却不是长房的女儿!”

阮嬷嬷顿时就明白了,连连点头,“夫人放心,老奴必定亲自交到王侧妃手里!”

小宋氏就“嗯”了声,闭上了眸子,没再开口。

……

德安堂内。

老夫人留了赵青菱一道用晚膳。

莲心在一旁替赵青菱布菜,笑道,“老夫人见了七姑娘,心里就欢喜,七姑娘日后不妨多过来。”

赵青菱就朝她甜甜一笑,点了头,“只要祖母不嫌我,便是日日过来都行!”

听她这样说,老夫人就点了下她眉心,嗔笑道,“听听你这话说的,我难道还能嫌了你不成?”

赵青菱就咧嘴一笑,埋头吃了块莲叶糕。

“多吃些,不够还有。”老夫人满眼宠溺,还把盘子推到了她手边。

自打小宋氏进了门,接了菱姐儿过去照顾,二人像此刻这样坐在一处的日子,也就少了。

老夫人心里高兴,难得多用了碗黄米粥,见赵青菱摸了摸肚皮,忍不住笑道,“可是吃撑了呢?”

“有一点。”赵青菱诚实地点了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你这丫头!”老夫人摇头无奈一笑,便就让人把饭菜都撤了下去。

祖孙二人一处说笑,莲心见了,也跟着悄悄退了出去。

可没过多久,外头就进来一丫鬟,低声禀报,“老夫人,大夫人过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9章:设宴相邀


听到是萧氏,老夫人笑容未减,点了点头,“让她进来吧!”

萧氏出自兰陵萧氏嫡支,娘家兄长已官至从二品工部尚书。

赵青菱上午已经见过了这个萧氏,对她的印象算不得多好。

不过,听说老夫人对萧氏很满意。

丫鬟领命出去,很快萧氏就领着两个姑娘进来了。

“儿媳给婆母请安。”萧氏上前一步,低眉顺眼的模样。

两个姑娘也一并上前,福身行礼,“青葵、青萝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今儿心情很好,摆了摆手,“都坐下吧!”

三人落座后,萧氏就笑着张了口,“原是儿媳有一事拿不定主意,特意请教婆母来了。”

听她这般说,老夫人就笑着说道,“你办事素来周到,行事也有章法,还能有你拿不定主意的事,你且说来我听听。”

萧氏犹豫了下,看了眼赵青菱,轻声说道,“太子府送了请柬过来,说是王侧妃要为小世子补办满月宴,请了咱们齐国公府的人。”

说着就又把请柬递给了老夫人。

“满月宴?”老夫人冷笑了下,并未接过那张请柬。

老夫人这般语气,萧氏就很头疼,却又只有点点头,“确实是这样说的。”

“太子妃才过世两日,她就着急补办满月宴,这般行径着实叫人不耻!”老夫人目露轻蔑之色。

婆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丝毫未注意到边上听着的人。

赵青菱身子一怔,很快恢复如常。

王令媛!

竟这么快,就又要再见了吗?

不过,她既得上天垂怜死而复生,必定就不会叫王令媛好过!

“婆母说得是,儿媳也是这般想的,可是,”萧氏说着,顿了顿又道,“那毕竟是太子府小世子的满月宴,都说母凭子贵,若只咱们齐国公府不去,是不是不好?”

萧氏面上露出为难之色,添了句,“自然,儿媳也并没有多想去,一切但凭婆母做主。”

王侧妃固然惹不起,但身为儿媳,自然要以婆母为大。

老夫人脸色果然缓和了不少,抬眼看了看萧氏,说道,“我知道你是想着带葵姐儿萝姐儿见世面,但那王侧妃已然得罪了冠军侯,母凭子贵便只是个笑话。”

如今北越真正掌权的,不是帝王,而是那镇守西南之地的冠军侯。

王侧妃和太子妃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冠军侯又是太子妃的外祖父,太子妃刚死就冒出来个王侧妃和小世子,冠军侯岂有放过之理?

别说是王侧妃,就是太子也未必好过。

老夫人话一出,萧氏面皮就有些绷不住,不自在地点了头,“儿媳这点小心思,果然瞒不住婆母。”

见她承认得倒是爽快,老夫人就道,“那王侧妃让人送来的请柬,烧了便是。”

烧了……

萧氏颇有些肉疼,但到底不敢违逆,正要点头应下,一道女声响起。

“祖母容禀,青菱以为,不妨前去。”赵青菱眼眸微垂,掩住眸底恨意。

这样的好机会,她自然不愿错过。

老夫人就侧过头来,眉头皱了皱,“为何?”

不过是个侧妃,放在平常人家里,就只是个妾而已,不值得抬举。

萧氏心里原就觉得可惜,此刻一听到赵青菱说的,登时就望了过来。

“是啊菱姐儿,难道是你想去不成?”萧氏张口就给她挖了个坑。

果然,老夫人一听到萧氏如此说,眼里就带了几分询问。

“冠军侯乃列侯之最,心胸定然宽广,该针对谁不该针对谁,又岂能分不清?”赵青菱轻声说着,脸上却忽然带了犹豫之色。

老夫人知道她必定还有话要说,便就朝她摆摆手,“但说无妨。”

赵青菱点点头,说道,“祖母勿怪,咱们齐国公府虽说表面瞧着风光,但并无权势,只能算是勋贵。”

“此次王侧妃设宴相邀,咱们不去,冠军侯也不会感激一句,咱们去了,凭冠军侯的地位,未必就会注意到咱们。”

一番话说完,赵青菱就起了身,朝老夫人说道,“青菱斗胆一说,祖母倘若心中不快,青菱甘愿认罚。”

屋内登时就静悄悄的,皆屏住了呼吸。

这个赵青菱,胆子也太大了点!

不过……

赵青菱说的那番话,虽说很扎心,但也确实是大实话了。

萧氏及两个姑娘纷纷看向老夫人,想着老夫人必定是会震怒的。

毕竟,赵青菱方才所言所语,无异于是在自家人打自家人脸面。

“七姑娘……”莲心不忍,还朝赵青菱微微摇了摇头。

老夫人,听不得这些话啊!

可谁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10章:答应赴宴


“你说得不错,”老夫人点了点头,面容瞧着颓然许多,轻叹一声,“原是我多虑了,以咱们如今的门第,还不至于招来冠军侯不快。”

听到老夫人说的,众人皆是一惊。

没想到赵青菱在老夫人心里这样重,连这样的话都说了,也不见老夫人责怪半句!

可赵青菱见了老夫人这样,忽然就有几分不忍,抿了抿嘴,“祖母……”

齐国公府是没落了,可老夫人仍是正一品诰命夫人。

老夫人摇了摇头,拉过她的手,叹道,“不必自责,原是我没看破,如今你提了出来,那王侧妃设的满月宴,便就让你大伯娘领你一道去吧!”

那张请柬上虽说没指明了邀请谁,但素来都是有爵位的长房应邀。

若不是老夫人开了口,萧氏确实没打算带上赵青菱一道。

“婆母放心,菱姐儿既交给了儿媳,儿媳必定照顾妥当!”萧氏心里高兴,自不会因这点小事开罪了老夫人。

赵青菱唇角微弯,眸底冷意一闪而过,朝萧氏谢道,“就有劳大伯娘替青菱费心了。”

萧氏眼底露出些许诧异,暗道这菱姐儿撞了一回头,竟把脑子给撞好了!

萧氏可没忘记今儿上午,她是如何坑得小宋氏哑口无言的。

“咱们是一家人,无需这般见外。”心思飞转之后,萧氏心中有了数。

既决定了要前去赴宴,就得想好怎么送礼,又要送多少礼才合适。

轻了或是重了都不行,老夫人一锤定音,“虽说是好事,但毕竟太子妃头七还没过,便就取个折中吧!”

萧氏点头应下,瞥了眼赵青菱身上的衣裳,笑道,“既是要去太子府赴宴,不如就给菱姐儿新做一身衣裳,婆母以为如何?”

听到萧氏说的,赵青菱就抬了眸,想着这大伯娘倒是个聪明的。

若给她做了新衣裳,又怎么可能厚此薄彼,不给另两个做新衣裳?

那两个姑娘瞧着和她一般大小,想来就是萧氏所出的四姐五姐了。

老夫人早就想给赵青菱做身衣裳,正好萧氏提起,便就笑着点了头,“也好,叫司织坊的人进府来,也给葵姐儿、萝姐儿做一身。”

果然!

萧氏乐得眉开眼笑,连连应下,又提了句,“这新衣裳是有了,儿媳瞧着菱姐儿没几件像样的首饰,不如再打一套头面吧?”

一套头面可比一身衣裳贵得多了。

萧氏虽是齐国公夫人,执掌中馈,但齐国公无权无势,俸禄也少。

反倒是二房老爷,是个吏部侍郎,平日里捞的油水可比齐国公多上许多。

公中的银子,大多是二老爷所出。

老夫人就瞥了眼萧氏,眼露不悦,但还是点了头,“你说得很对,她们姊妹三个,各打一套新头面吧!”

萧氏执掌中馈,要说没捞油水,鬼才相信。

既捞了油水,又想贪点便宜,老夫人对萧氏哪儿都很满意,唯独头疼这一处。

萧氏脸皮厚,装作没瞧见老夫人眼底的不悦,朝两个女儿笑着说道,“既是得了新衣裳和新头面,还不快谢过你们祖母!”

赵青葵和赵青萝进来了这么久,如今才齐声开口,“青葵、青萝谢过祖母。”

赵青菱自然也没落后,莞尔一笑,“青菱谢过祖母。”

老夫人只是朝赵青葵姐妹点了头,对着赵青菱却是笑着拍了拍手背,叮嘱道,“你这伤势还没好,我那儿有一瓶雪肌膏,你拿了去,记得让闻溪给你抹上。”

老夫人对赵青菱的好,萧氏心里便有几分吃味。

这个菱姐儿,也不知是前世积了什么德,今生能得老夫人这般护着!

对于老夫人叮嘱的,赵青菱一一应下,然后就与萧氏三人告了退,一道出了屋。

……

赵青菱从德安堂出来后,才抬头,就见站着没走的萧氏及其女儿。

来了!

赵青菱低垂眉目,敛去心头所想,还未张口,萧氏就先她张了口。

“菱姐儿,昨日徐五公子登门时,我正陪着老夫人在寺里上香祈福,要是我在府里,必不叫你受那等委屈!”萧氏眉眼含笑,分外温柔。

才说完,萧氏就又拉过她的手,状似怜惜地叹了叹气,随意一提,“你那个嫡母,唉,不说她也罢!”

看似随意,实则不然。

赵青菱心知肚明,但也并没戳破,面上也露出笑容来,“大伯娘关心青菱,青菱心里明白的。”

想用她来对付小宋氏?

那就得拿出诚意来才行!

“母亲待青菱也很好,可就是……”赵青菱说着,就为难地低下了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第10章:答应赴宴


“你说得不错,”老夫人点了点头,面容瞧着颓然许多,轻叹一声,“原是我多虑了,以咱们如今的门第,还不至于招来冠军侯不快。”

听到老夫人说的,众人皆是一惊。

没想到赵青菱在老夫人心里这样重,连这样的话都说了,也不见老夫人责怪半句!

可赵青菱见了老夫人这样,忽然就有几分不忍,抿了抿嘴,“祖母……”

齐国公府是没落了,可老夫人仍是正一品诰命夫人。

老夫人摇了摇头,拉过她的手,叹道,“不必自责,原是我没看破,如今你提了出来,那王侧妃设的满月宴,便就让你大伯娘领你一道去吧!”

那张请柬上虽说没指明了邀请谁,但素来都是有爵位的长房应邀。

若不是老夫人开了口,萧氏确实没打算带上赵青菱一道。

“婆母放心,菱姐儿既交给了儿媳,儿媳必定照顾妥当!”萧氏心里高兴,自不会因这点小事开罪了老夫人。

赵青菱唇角微弯,眸底冷意一闪而过,朝萧氏谢道,“就有劳大伯娘替青菱费心了。”

萧氏眼底露出些许诧异,暗道这菱姐儿撞了一回头,竟把脑子给撞好了!

萧氏可没忘记今儿上午,她是如何坑得小宋氏哑口无言的。

“咱们是一家人,无需这般见外。”心思飞转之后,萧氏心中有了数。

既决定了要前去赴宴,就得想好怎么送礼,又要送多少礼才合适。

轻了或是重了都不行,老夫人一锤定音,“虽说是好事,但毕竟太子妃头七还没过,便就取个折中吧!”

萧氏点头应下,瞥了眼赵青菱身上的衣裳,笑道,“既是要去太子府赴宴,不如就给菱姐儿新做一身衣裳,婆母以为如何?”

听到萧氏说的,赵青菱就抬了眸,想着这大伯娘倒是个聪明的。

若给她做了新衣裳,又怎么可能厚此薄彼,不给另两个做新衣裳?

那两个姑娘瞧着和她一般大小,想来就是萧氏所出的四姐五姐了。

老夫人早就想给赵青菱做身衣裳,正好萧氏提起,便就笑着点了头,“也好,叫司织坊的人进府来,也给葵姐儿、萝姐儿做一身。”

果然!

萧氏乐得眉开眼笑,连连应下,又提了句,“这新衣裳是有了,儿媳瞧着菱姐儿没几件像样的首饰,不如再打一套头面吧?”

一套头面可比一身衣裳贵得多了。

萧氏虽是齐国公夫人,执掌中馈,但齐国公无权无势,俸禄也少。

反倒是二房老爷,是个吏部侍郎,平日里捞的油水可比齐国公多上许多。

公中的银子,大多是二老爷所出。

老夫人就瞥了眼萧氏,眼露不悦,但还是点了头,“你说得很对,她们姊妹三个,各打一套新头面吧!”

萧氏执掌中馈,要说没捞油水,鬼才相信。

既捞了油水,又想贪点便宜,老夫人对萧氏哪儿都很满意,唯独头疼这一处。

萧氏脸皮厚,装作没瞧见老夫人眼底的不悦,朝两个女儿笑着说道,“既是得了新衣裳和新头面,还不快谢过你们祖母!”

赵青葵和赵青萝进来了这么久,如今才齐声开口,“青葵、青萝谢过祖母。”

赵青菱自然也没落后,莞尔一笑,“青菱谢过祖母。”

老夫人只是朝赵青葵姐妹点了头,对着赵青菱却是笑着拍了拍手背,叮嘱道,“你这伤势还没好,我那儿有一瓶雪肌膏,你拿了去,记得让闻溪给你抹上。”

老夫人对赵青菱的好,萧氏心里便有几分吃味。

这个菱姐儿,也不知是前世积了什么德,今生能得老夫人这般护着!

对于老夫人叮嘱的,赵青菱一一应下,然后就与萧氏三人告了退,一道出了屋。

……

赵青菱从德安堂出来后,才抬头,就见站着没走的萧氏及其女儿。

来了!

赵青菱低垂眉目,敛去心头所想,还未张口,萧氏就先她张了口。

“菱姐儿,昨日徐五公子登门时,我正陪着老夫人在寺里上香祈福,要是我在府里,必不叫你受那等委屈!”萧氏眉眼含笑,分外温柔。

才说完,萧氏就又拉过她的手,状似怜惜地叹了叹气,随意一提,“你那个嫡母,唉,不说她也罢!”

看似随意,实则不然。

赵青菱心知肚明,但也并没戳破,面上也露出笑容来,“大伯娘关心青菱,青菱心里明白的。”

想用她来对付小宋氏?

那就得拿出诚意来才行!

“母亲待青菱也很好,可就是……”赵青菱说着,就为难地低下了头。

继续阅读《妃常嚣张,冷情世子宠妻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