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天良 周正雄小说《杀手是副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杀手是副业

分类:都市

作者:肄业生

角色:魏天良 周正雄

简介:孤儿院出身的魏天良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的成为了一名外卖员,不过他还有一个副业,杀手。当正义不能得到伸张,当邪恶不能被审判,就是魏天良替天行道的时候。

杀手是副业

《杀手是副业》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海城老城区的一处民房中,几位身穿白色防护服的警察正在小心翼翼的清理着房间。

“死者身份确认了吗?”刑警大队的队长周正雄皱眉问道。

“确认了,是山城前首富李成洋,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在这?”一位负责刑侦的警员汇报道。

周正雄点点头,说:“去查一查李成洋,顺便联系他的家人。”

“队长,屋子里什么线索也没有,整个屋子除了受害人,应该没有第二个人出现过?”负责寻证的警员汇报道。

“死因呢?”周正雄皱眉问道。

“现在初步判断为正常死亡,进一步确认还需要等解剖结果出来之后才能下定论。”

周正雄眉头越皱越紧,突然他双目一瞪,说道:“这个案子恐怕咱们插不上手了,马上把此案上报。”

三日后,海城警察厅的会议大厅中,只有六位警察参加的一次秘密会议召开了。

“老陈,这几起案子你有什么看法?”海城市警察厅的王力强局长问道。

“奇了,也怪了。”陈文明摇头说道。

“受害人的死因都是正常死亡,但这个正常中却有着反常。”白晴突然发声,她在这里年纪最小,但她留过学,回国后第一时间投入到一线工作,也积累到了一定的工作经验。

“哦?怎么?小晴,你说说。”陈文明说。

白晴打开电脑,然后连接上投影仪,指着投影仪上一张张被害人的解剖照片说:“所有被害人都是脑死亡,没有受到外伤,身体里也没有检测到毒素,如果一例两例还能解释为巧合,但整整十六例,被害人都是脑死亡,我怀疑这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谋杀。”

陈文明点头道:“我们知道,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嫌犯是以何种手段实施犯罪的,这才是重点,我们甚至不知道嫌疑人的身份,年龄,相貌。”

白晴皱眉沉思一会儿,说道:“留学的时候,南洋地区的同学曾经和我说过南洋有一种能够杀人于无形的秘术。”

陈文明摇摇头,说:“所有被害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曾经犯下罪过,但最后他们都逃避了法律的惩罚。”

周正雄看着投影仪上的照片,脑子里想的确实老城区的案子,其他的案子离他太远,但在他海城市发生的案子,就必须由他亲手抓到凶手。

“南洋秘术?”周正雄喃喃自语沉吟了一下。

会议结束,周正雄就找到了白晴,问道:“白警官,南洋秘术这些,你知道多少?”

白晴一愣,说:“我也只是听同学说过,不过我同学说他们好像不会轻易离开南洋。”

周正雄点点头,然后他摸着下巴沉思片刻,说:“咱们华夏好像也有一些这种秘术,不过那只是封建迷信。”

白晴摇了摇头,说:“封建迷信中没准就有你想要的答案。”

“对了,白警官,我请你吃饭吧,我刚刚点了外卖,关于这个什么南洋秘术,我还想多了解了解。”周正雄挠了挠头,说道。

白晴看着周正雄的样子,一时有些想笑,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她学过人类肢体语言,周正雄只怕不是想讨论什么南洋秘术,而是有其他事找她,比如故意接近她。

魏天良送外卖送了三年了,还是第一次接到送到警局的单子,这一路上他是提心吊胆,红灯不敢闯,行人全部礼让。

等他到了警局门口,执勤的警察也好奇,一个外卖员来警局有什么事。

“那个,警察叔叔你好,我想问一下,周正雄是哪位,他点的外卖到了。”魏天良颤颤巍巍的说道。

执勤警察一笑,说道:“我比你也就大那么几岁,你这叫叔叔就不合适了,周队长他现在应该在一楼办公室,你可以把外卖放在这,我通知他来取。”

魏天良如释重负,说:“那谢谢您了,我把外卖放这里。”

说着,魏天良就把打包完好的外卖放在了执勤窗口,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你好,请问我点的外卖到了吗?”周正雄的电话此时正好打来。

“你好,你好,外卖我已经给您放在执勤警察叔叔这里了。”魏天良说。

“好的,谢谢。”

魏天良收起电话,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

“这么怕警察,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执勤警察看着魏天良的样子有些好笑,就调侃了一句。

魏天良挠挠头,说:“我也没机会做伤天害理的亏心事啊。”

“怎么?有机会你还要做一次啊?”执勤警察笑道。

“不敢不敢,那怎么敢呢。”魏天良连忙摆手。

“好了,快去送外卖吧,你们这一天也不轻松,路上注意安全。”执勤警察笑着摆摆手。

魏天良看着执勤警察,也笑挥了挥手,骑着他的电动车一路赶去下一个送餐点。

“这个小警察还挺好的,不像把我拦住给我开罚单的那个母老虎。”魏天良说着,突然就看到前方红绿灯十字路口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正在执勤。

“我去,阴魂不散啊?”魏天良正说着,已经到了斑马线,而此时正好是红灯。

蒋云淑看着自己罚了几次的外卖员,就想着看看他这次有没有违规。

“魏天良这次不闯红灯了吧?”蒋云淑问道。

“嗨,上次那是没刹住车,不是故意的,蒋警官,你一定要相信我。”魏天良尴尬的笑着。

蒋云淑围着魏天良转了一圈,问道:“对了,你们天天送外卖,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

“什么奇怪的人?我一天多了能送上百单,看见的人也不少。”魏天良说。

蒋云淑眼睛一亮,说:“近期有一批南省的毒贩来到了海城市,这里面有一个长的,嗯,好像是额头这里有一处伤疤,如果你见到额头有伤疤,一定要留意,最好及时向我汇报,不过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毒贩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千万别暴露自己。”

“毒,毒贩?大姐,这个,我,我好像不行。”魏天良听的后背起一层冷汗。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过刚才我告诉你的是机密,你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蒋云淑有些丧气的说道。

“一定,一定,我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魏天良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这种事我恨不得根本就不知道,被你们警察知道顶多是一顿批评教育,被毒贩知道了,我的小命恐怕就没了。

魏天良刚要走,又被蒋云淑叫住,蒋云淑说:“记一下你的电话,你也记一下我的,咱们还是留个W信,这样,你如果发现类似的人,给我发一下定位就行。”

魏天良此时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按道理来说,自己绝对没有义务帮助这个母老虎,但看着那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魏天良还是软下了心,故作无奈道:“好吧,好吧。”

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魏天良就急急忙忙的奔着下一单的地址赶去。

“订单已超时,请尽快送到。”

“我日,这一天真倒霉啊。”魏天良怒骂一声,一个订单被投诉,他就要被扣两百,而且月底的奖金也没了。

“千万别投诉我啊。”

魏天良一路上碎碎叨叨的说着。

等他到达送餐地址,竟然发现是一条死胡同,没办法,他只能拿出手机联系对方。

“哎,您好,您订的餐已经到了,但我没找到您的位置啊?”魏天良说道。

“放在那就行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浓重的山城口音。

“那我给您点取餐了?”

“嗯。”

魏天良将外卖放到地上,就准备离开,但他突然想起了蒋云淑的话。可疑分子,眼前这种事,不就很可疑吗?他决定留下来看看,但转念一想,他在明,敌在暗,他这样很容易暴露。

魏天良骑上他的电动车,然后将位置发送给了蒋云淑,并打了一行字:有可疑分子。

正在执勤的蒋云淑手机震动了两下,但她因为在执勤,所以不方便看手机,也就不知道魏天良那里的情况。

发完了位置,魏天良就决定开溜了,毕竟缉毒是警察干的事,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配送员能够参与的。

魏天良不知道,在暗处有五个人在观察他,等他离开后,这帮人确认了安全,才走进死胡同,拿起放在地上的外卖。

“老胡还真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拿着外卖的中年男子说道。

“谁能想到外卖里还能放货。”另一个男子轻笑一声。

“赶紧走吧,免得节外生枝。”有一个男人说道。

五人拿着外卖离开小巷,但他们没注意到,垃圾箱后边一个手机把他们都拍了下来。

这人正是魏天良,他离开小巷后觉得这件事太诡异,哪里会有人点外卖会用一个虚假地址,所以他离开后把电动车推倒在里绿化带里,自己偷偷趴在绿化带里顶着小巷,然后等几人陆陆续续进了小巷,他才跟着躲到小巷口的垃圾堆旁偷拍起几个人的诡异行迹。

“呕,太臭了。”魏天良从垃圾堆里走出,然后骑上电动车就向蒋云淑执勤的路口赶去。

“蒋警官,有重要情况向你汇报。”魏天良直冲到蒋云淑的身旁,急切的说道。

“你是掉到粪坑了还是去垃圾堆捡东西了?”蒋云淑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嗨,还真让您说着了,我就是去垃圾堆了,不过,我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看这个视频。”魏天良说着,就打开手机视频,让蒋云淑看视频内容。

看到视频中的内容,听到几人的对话,蒋云淑的俏脸越来越严肃。

“把视频发给我,然后保存好视频,千万别让其他人看到。”蒋云淑说完,就与同时执勤的一位警官说了几句,然后提前开车离开了。

“哎!哎!哎我去,我他……”魏天良看着必送达外卖服粘上的污渍,一时间很是无语。

上一篇 2022-01-10 上午1:05
下一篇 2022-01-10 上午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