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天良 周正雄小说《杀手是副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杀手是副业
分类:都市
作者:肄业生
角色:魏天良 周正雄
简介:孤儿院出身的魏天良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的成为了一名外卖员,不过他还有一个副业,杀手。当正义不能得到伸张,当邪恶不能被审判,就是魏天良替天行道的时候。
魏天良 周正雄小说《杀手是副业》全文免费阅读

《杀手是副业》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海城老城区的一处民房中,几位身穿白色防护服的警察正在小心翼翼的清理着房间。

“死者身份确认了吗?”刑警大队的队长周正雄皱眉问道。

“确认了,是山城前首富李成洋,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在这?”一位负责刑侦的警员汇报道。

周正雄点点头,说:“去查一查李成洋,顺便联系他的家人。”

“队长,屋子里什么线索也没有,整个屋子除了受害人,应该没有第二个人出现过?”负责寻证的警员汇报道。

“死因呢?”周正雄皱眉问道。

“现在初步判断为正常死亡,进一步确认还需要等解剖结果出来之后才能下定论。”

周正雄眉头越皱越紧,突然他双目一瞪,说道:“这个案子恐怕咱们插不上手了,马上把此案上报。”

三日后,海城警察厅的会议大厅中,只有六位警察参加的一次秘密会议召开了。

“老陈,这几起案子你有什么看法?”海城市警察厅的王力强局长问道。

“奇了,也怪了。”陈文明摇头说道。

“受害人的死因都是正常死亡,但这个正常中却有着反常。”白晴突然发声,她在这里年纪最小,但她留过学,回国后第一时间投入到一线工作,也积累到了一定的工作经验。

“哦?怎么?小晴,你说说。”陈文明说。

白晴打开电脑,然后连接上投影仪,指着投影仪上一张张被害人的解剖照片说:“所有被害人都是脑死亡,没有受到外伤,身体里也没有检测到毒素,如果一例两例还能解释为巧合,但整整十六例,被害人都是脑死亡,我怀疑这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谋杀。”

陈文明点头道:“我们知道,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嫌犯是以何种手段实施犯罪的,这才是重点,我们甚至不知道嫌疑人的身份,年龄,相貌。”

白晴皱眉沉思一会儿,说道:“留学的时候,南洋地区的同学曾经和我说过南洋有一种能够杀人于无形的秘术。”

陈文明摇摇头,说:“所有被害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曾经犯下罪过,但最后他们都逃避了法律的惩罚。”

周正雄看着投影仪上的照片,脑子里想的确实老城区的案子,其他的案子离他太远,但在他海城市发生的案子,就必须由他亲手抓到凶手。

“南洋秘术?”周正雄喃喃自语沉吟了一下。

会议结束,周正雄就找到了白晴,问道:“白警官,南洋秘术这些,你知道多少?”

白晴一愣,说:“我也只是听同学说过,不过我同学说他们好像不会轻易离开南洋。”

周正雄点点头,然后他摸着下巴沉思片刻,说:“咱们华夏好像也有一些这种秘术,不过那只是封建迷信。”

白晴摇了摇头,说:“封建迷信中没准就有你想要的答案。”

“对了,白警官,我请你吃饭吧,我刚刚点了外卖,关于这个什么南洋秘术,我还想多了解了解。”周正雄挠了挠头,说道。

白晴看着周正雄的样子,一时有些想笑,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她学过人类肢体语言,周正雄只怕不是想讨论什么南洋秘术,而是有其他事找她,比如故意接近她。

魏天良送外卖送了三年了,还是第一次接到送到警局的单子,这一路上他是提心吊胆,红灯不敢闯,行人全部礼让。

等他到了警局门口,执勤的警察也好奇,一个外卖员来警局有什么事。

“那个,警察叔叔你好,我想问一下,周正雄是哪位,他点的外卖到了。”魏天良颤颤巍巍的说道。

执勤警察一笑,说道:“我比你也就大那么几岁,你这叫叔叔就不合适了,周队长他现在应该在一楼办公室,你可以把外卖放在这,我通知他来取。”

魏天良如释重负,说:“那谢谢您了,我把外卖放这里。”

说着,魏天良就把打包完好的外卖放在了执勤窗口,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你好,请问我点的外卖到了吗?”周正雄的电话此时正好打来。

“你好,你好,外卖我已经给您放在执勤警察叔叔这里了。”魏天良说。

“好的,谢谢。”

魏天良收起电话,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

“这么怕警察,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执勤警察看着魏天良的样子有些好笑,就调侃了一句。

魏天良挠挠头,说:“我也没机会做伤天害理的亏心事啊。”

“怎么?有机会你还要做一次啊?”执勤警察笑道。

“不敢不敢,那怎么敢呢。”魏天良连忙摆手。

“好了,快去送外卖吧,你们这一天也不轻松,路上注意安全。”执勤警察笑着摆摆手。

魏天良看着执勤警察,也笑挥了挥手,骑着他的电动车一路赶去下一个送餐点。

“这个小警察还挺好的,不像把我拦住给我开罚单的那个母老虎。”魏天良说着,突然就看到前方红绿灯十字路口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正在执勤。

“我去,阴魂不散啊?”魏天良正说着,已经到了斑马线,而此时正好是红灯。

蒋云淑看着自己罚了几次的外卖员,就想着看看他这次有没有违规。

“魏天良这次不闯红灯了吧?”蒋云淑问道。

“嗨,上次那是没刹住车,不是故意的,蒋警官,你一定要相信我。”魏天良尴尬的笑着。

蒋云淑围着魏天良转了一圈,问道:“对了,你们天天送外卖,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

“什么奇怪的人?我一天多了能送上百单,看见的人也不少。”魏天良说。

蒋云淑眼睛一亮,说:“近期有一批南省的毒贩来到了海城市,这里面有一个长的,嗯,好像是额头这里有一处伤疤,如果你见到额头有伤疤,一定要留意,最好及时向我汇报,不过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毒贩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千万别暴露自己。”

“毒,毒贩?大姐,这个,我,我好像不行。”魏天良听的后背起一层冷汗。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过刚才我告诉你的是机密,你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蒋云淑有些丧气的说道。

“一定,一定,我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魏天良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这种事我恨不得根本就不知道,被你们警察知道顶多是一顿批评教育,被毒贩知道了,我的小命恐怕就没了。

魏天良刚要走,又被蒋云淑叫住,蒋云淑说:“记一下你的电话,你也记一下我的,咱们还是留个W信,这样,你如果发现类似的人,给我发一下定位就行。”

魏天良此时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按道理来说,自己绝对没有义务帮助这个母老虎,但看着那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魏天良还是软下了心,故作无奈道:“好吧,好吧。”

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魏天良就急急忙忙的奔着下一单的地址赶去。

“订单已超时,请尽快送到。”

“我日,这一天真倒霉啊。”魏天良怒骂一声,一个订单被投诉,他就要被扣两百,而且月底的奖金也没了。

“千万别投诉我啊。”

魏天良一路上碎碎叨叨的说着。

等他到达送餐地址,竟然发现是一条死胡同,没办法,他只能拿出手机联系对方。

“哎,您好,您订的餐已经到了,但我没找到您的位置啊?”魏天良说道。

“放在那就行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浓重的山城口音。

“那我给您点取餐了?”

“嗯。”

魏天良将外卖放到地上,就准备离开,但他突然想起了蒋云淑的话。可疑分子,眼前这种事,不就很可疑吗?他决定留下来看看,但转念一想,他在明,敌在暗,他这样很容易暴露。

魏天良骑上他的电动车,然后将位置发送给了蒋云淑,并打了一行字:有可疑分子。

正在执勤的蒋云淑手机震动了两下,但她因为在执勤,所以不方便看手机,也就不知道魏天良那里的情况。

发完了位置,魏天良就决定开溜了,毕竟缉毒是警察干的事,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配送员能够参与的。

魏天良不知道,在暗处有五个人在观察他,等他离开后,这帮人确认了安全,才走进死胡同,拿起放在地上的外卖。

“老胡还真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拿着外卖的中年男子说道。

“谁能想到外卖里还能放货。”另一个男子轻笑一声。

“赶紧走吧,免得节外生枝。”有一个男人说道。

五人拿着外卖离开小巷,但他们没注意到,垃圾箱后边一个手机把他们都拍了下来。

这人正是魏天良,他离开小巷后觉得这件事太诡异,哪里会有人点外卖会用一个虚假地址,所以他离开后把电动车推倒在里绿化带里,自己偷偷趴在绿化带里顶着小巷,然后等几人陆陆续续进了小巷,他才跟着躲到小巷口的垃圾堆旁偷拍起几个人的诡异行迹。

“呕,太臭了。”魏天良从垃圾堆里走出,然后骑上电动车就向蒋云淑执勤的路口赶去。

“蒋警官,有重要情况向你汇报。”魏天良直冲到蒋云淑的身旁,急切的说道。

“你是掉到粪坑了还是去垃圾堆捡东西了?”蒋云淑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嗨,还真让您说着了,我就是去垃圾堆了,不过,我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看这个视频。”魏天良说着,就打开手机视频,让蒋云淑看视频内容。

看到视频中的内容,听到几人的对话,蒋云淑的俏脸越来越严肃。

“把视频发给我,然后保存好视频,千万别让其他人看到。”蒋云淑说完,就与同时执勤的一位警官说了几句,然后提前开车离开了。

“哎!哎!哎我去,我他……”魏天良看着必送达外卖服粘上的污渍,一时间很是无语。

蒋云淑回到警局,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缉毒队长的办公室。

“蒋云忠同志,我这里有重大发现。”蒋云淑郑重其事的说。

蒋云忠一看来人,无奈的摇摇头,说:“云淑,你就别来添乱了,如今我这里太忙。”

“蒋云忠同志,等你看完了这个视频你再说。”蒋云淑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

蒋云忠虽然不解,但还是耐心看完了视频,只不过他越看神色越凝重,看到最后,他甚至拍案而起。

“原来如此,这帮家伙真是越来越狡猾了。”将云忠怒道。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能干,能不能把我调到缉毒队?”蒋云淑笑嘻嘻的蒋云忠面前讨好卖萌。

蒋云忠揉了揉脑袋,说:“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等你有资格了,我必然会录用你的。”

“什么!蒋云忠,你行,你真行!”说完,蒋云淑气呼呼的摔门而去。

蒋云忠看着怒气冲冲离去的蒋云淑,只能摇头苦笑,谁让他摊上了一个任性却较真的妹妹。当初他就不应该答应妹妹进缉毒队的承诺,谁能想到这丫头长大了还真当上了警察,而且还要进缉毒队。

他们蒋家两代人都有因为缉毒而牺牲在一线的成员,他不想把妹妹也牵扯进来。

不过很快他就开始着手调查起外卖贩毒的线索。第一个被传唤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魏天良。当他颤颤兢兢的来到警局的时候,不用警察问话,他就把一切都交代了,包括蒋云淑让他帮忙调查刀疤脸的事情。

根据魏天良的交代,警察很快锁定了一家名彩霞餐厅的餐馆,经过几天的观察,警察发现这家餐厅竟然主营外卖,店内根本不对外营业。而且餐馆的外卖生意从早到晚基本没有停过。

缉毒队的临时会议室,蒋云忠把这一阵调查的结果向上级领导做了汇报,对于餐馆的上线,他们还没有眉目。当海城市警察厅局长听完汇报后,要他们继续深入调查,因为利用外卖贩毒,这是一种新型的贩毒途径,不利于调查,更不利于取证。

魏天良这几天又开始送外卖的生活,虽然工作无聊且辛苦,但他还是很热爱这份工作,因为这是他第一份正式的工作,也因此认识了很多朋友,这在以前,是他不敢想象的。他出生在孤儿院,从小就知道生活的艰辛,也尝尽了人情冷暖。

“王哥,今天家里弟弟过生日,请一天假。”魏天良拿起电话,和主管请了一天假。

“你弟弟过生日吧?行,多陪陪你弟弟和你爸爸,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王主管在那头说道。

“谢谢王哥,有时间我请请您。”魏天良回道。

挂掉电话,魏天良走进商场,想着弟弟如今考上了大学,花费也越来越大,而老爸身体也不太好,家里经济来源都靠他。这些年虽然送外卖每个月也能有一万多的工资,但是家里的花费也不少,每个月除了固定的烟钱和饭钱,他甚至不舍得买一瓶水。

他拿出一张银行卡,看着银行卡不由陷入沉思,这张卡里的钱,不是他送外卖的工资,而是他兼职挣的钱,他的兼职,是杀手,一个在暗网接任务,用比特币结算的杀手。而这些年他接了几十个任务,每个任务能有几个到上百个比特币的收入,这些年他卖了几十个,当交易结束的时候,他发现比特币的价格竟然惊人的高,而他也因此有了一笔巨款。

“买什么呢?小北已经成年了,也该交女朋友了。”魏天良在商场来回走了两遍,还在纠结要不要用他兼职所挣来的钱,在他看来,这些钱虽然来的容易,却并不干净,他内心还是不想用这些钱的。

就在这时,他看到小北与一个年轻女子一起走进了商场。

两人有说有笑,而且两人的胳膊还挽在了一起,看起来很亲密。

魏天良看着两个年轻人,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他刚想上去打招呼,却感觉自己身上的外卖服会让小北难堪,于是就打算转身离开。

“哥!”小北却发现了魏天良,还带着女孩一路小跑到了魏天良身旁。

“哥,这是我女朋友,思琪,这是我哥。”小北向魏天良与女孩相互介绍着。

“你好。”魏天良略显尴尬的向女孩问了声好。

“哥,你也好。”女孩却一点也不拘谨,也亲切的叫魏天良哥。

小北看出魏天良有些尴尬,于是说:“哥,咱们去买生日蛋糕,中午回家,咱们也好好吃一顿。”

魏天良点点头,跟着小北两人一起去了面包房。

看着生日蛋糕的标价,魏天良有些震惊,几年没进蛋糕店,没想到生日蛋糕竟然最便宜的也要几百块,贵的甚至标价上万。

“小北,生日蛋糕就让哥给你买吧。”魏天良说道。

“不用了,哥,生日蛋糕需要提前预定,我已经订好了,咱们去拿就行了。”小北笑着说道。

“哦,这样啊。”魏天良有些失落,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弟弟做些什么,虽然不是亲弟弟,但魏天良进入小北家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把这一家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您好,魏天北先生,这是您预定的生日蛋糕,一共三百九十八元。”服务员将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礼盒递给了小北。

小北拿出手机扫了一收款码,付款以后,服务员礼貌性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三人从蛋糕店走出,正好碰上了小北的几个同学。

“呦,魏天北?过生日啊?”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孩子说道。

“也没准是送外卖,没看旁边跟着外卖员吗?”另一个年轻人附和道。

“我感觉是过生日,你看刘思琪还跟着他呢。”戴眼镜的男孩表情夸张的说。

“刘思琪?就是六班那个被梁天华甩了的那女的?听说两人都一起开过房了!”几个人你一言他一句的调侃着小北与他的女朋友。

刘思琪听到梁天华的名字的时候,脸色一白,紧紧的攥住了小北的衣角。

魏天良看着眼前的几个小孩侮辱他的弟弟和女朋友,顿时感觉怒火中烧,冲上去就给了戴眼镜的男孩一个嘴巴,将他的眼镜直接扇飞了出去。

另外几个年轻人一看魏天良动手打人,有些手足无措,他们急忙向后退去,一个人拿出手机,第一时间就报了警。

“小北,你和思琪先回家。”魏天良吩咐道。

“哥,我不走。”小北倔强的说道。

“走,你们谁也别想走,打了人还想走,等会警察来了,把你们都抓起来。”报完警的年轻人叫嚣道。

眼镜男此时瘫坐在地上,还在不停的找眼镜,一边找一边说:“你等着,一个臭送外卖的,我让我哥弄死你,你等着!”

魏天良冷冷的看着眼镜男,在他眼里,这种人活在世界上好像就是多余的,不过他随即想到,存在既有它的道理,也许这种人就是为他的生活增加一些乐趣吧。

很快,警察就到了,了解了情况之后,把魏天良等人都叫回了警察厅。

“谁先动的手?”警察问道。

“他!”眼镜男众人一起指向魏天良。

“怎么,一个大人还要打孩子?”警察怒斥魏天良。

魏天良耸耸肩,无所谓的说:“我想见蒋云淑警官。”

审问的警察一愣,皱眉说道:“蒋云淑与你什么关系?”

“你猜?”魏天良还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出来一下。”警察随即叫魏天良到走廊问话。

“你认识蒋云淑?”警察问道。

“当然,我是她的线人!”魏天良小声说道。

警察一愣,古怪的看了一眼魏天良,然后就打了个电话。很快,蒋云淑就来到了审讯室。

“魏天良?你犯了什么事?”蒋云淑有些震惊,在她的印象里,魏天良是个胆小懦弱且无能的小人物,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进审讯室。

“打了一个孩子,人家报警了。”还是在一旁的警察替魏天良回答了蒋云淑的问题。

“打孩子?你行啊?”蒋云淑重重的拍了拍魏天良的肩膀。

“蒋警官,是那几个孩子先侮辱我弟弟和他女朋友我才动手的。”魏天良无奈道。

“行了,我知道了,给人家道个歉,你们就回去吧,也不算什么大事。”蒋云淑说道。

“那也得他们给我弟弟道歉。”魏天良补充道。

“行行行,小圆子,赶紧让他们完事都滚回家。”蒋云淑有些不耐烦,嘱咐了一句,就走了。

“小子,你真是蒋云淑的线人?”被蒋云淑叫小圆子的警察问道。

“那当然。”魏天良挺胸抬头,重重点了点头。

小圆子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进了审讯室,小圆子问了眼镜男等人有没有侮辱小北两人,眼镜男等人极力否认。

“这样,你们互相道个歉,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小圆子说道。

“不行,他打了我,必须判了他!”眼镜男不依不饶道。

“小伙子,这是民事案件,不是刑事案件,你要清楚他们的区别。”小圆子有些不耐烦。

“我耳朵疼,我要做伤情鉴定!”眼镜男叫嚣道。

小圆子冷笑一声,然后又把蒋云淑叫了回来。

“谁要做伤情鉴定?”还没进门,蒋云淑的喊声就传了进来。

“我!”眼镜男说道。

“跟我走!”蒋云淑门也没进,就带着一脸错愕的眼镜男去做伤情鉴定了。

很快,蒋云淑就带着眼镜男回来了,连小圆子都有些惊愕。

“这么快?”小圆子问道。

“走的后门,一个嘴巴,还能把人打死了不成?”蒋云淑说道。

“你们这么做不合理,也不合法!”眼镜男不甘心道。

蒋云淑眉头一挑,看了一眼眼镜男,嗤笑一声,说:“给你做检查的是国内顶级法医,如今有重要案件才来的海城市,你如果去其他鉴定机构做出了假的伤情报告,那就要承担刑事责任,三年以下哦!”

眼镜男一愣,嚣张气焰顿时熄灭,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互相道个歉,赶紧各回各家,你们以为警察很闲吗?”蒋云淑训斥道。

“对不起。”

“对不起。”

眼镜男与魏天良互相道歉后,就被送出警察厅。

“魏天北,你等着,还有你,别以为今天的事算完了。”眼镜男恶狠狠的说,随即就带着众人离去。

“小北,对不起,让你生日这天还出了这事。”魏天良第一时间是感觉对不起魏天北。

“哥,谢谢你,有哥在,我就感觉安心。”魏天北看着魏天良,真诚的说道。

魏天良看着小北,眼睛有些湿润他拍了拍小北的肩膀,说:“只要有哥在,就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魏天良与小北带着刘思琪回到家,虽然只是老小区,但有多少在海城打拼的人希望自己能拥有一套海城的房子,但是一平七八万的价格让大部分年轻人都断了买房的念头。

“小良跟小北回来了?”魏敬军看着两个儿子一同回来,有些高兴,毕竟魏天良每天送外卖的工作离家时间太长,魏天北更是长期在学校,一个月才回家一天,好不容易等到高考结束,懂事的魏天北还出去兼职打工了。

“这位是?”看着文文静静的刘思琪,魏敬军有些错愕,毕竟自从他妻子柳月茹故去后,这个家就再没有女人来过。

“爸,这是我女朋友。”魏天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魏敬军赶紧笑着点头,说:“快坐快坐,家里三个大男人,也没怎么收拾过,姑娘别见怪。”

“叔叔,没事的。”刘思琪乖巧的坐在魏天北身旁,一旁的魏敬军与魏天良嘴角乐开了花。

“爸,我去做饭。”魏天良看时间也快到吃午饭的时间,就去了厨房,但一看厨房里的食材,又有些后悔,家里实在没什么菜可以做了。

他拿出了那张巨额银行卡,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但转念想到这个社会,并不是只有他们父子兄弟三人,还是下定决心,动用里边的金钱。

“爸,咱们去外边吃吧。”魏天良从厨房走出,开口说道。

魏敬军看着挤眉弄眼的魏天良,一下就明白了,点头说道:“那咱们就去外面吃。”

魏天北刚要开口,就被魏敬军拦下了,魏天良换了一身衣服,魏天北帮着魏敬军推出轮子,父子三人带着刘思琪就出了门。

“爸,咱们去天将府吃吧。”在楼下等车的时候,魏天良突然开口说道。

“天将府?”魏天北有些吃惊。

魏敬军也有些不解,天将府可是海城市数一数二的饭店,那里人均底消五千,以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虽然能够去那里吃一次饭,但是吃一次就能抵得上他们家一年的花销了。

“就去天将府,小北考上了大学,还把女朋友带回了家,如今双喜临门,还不能让我破费一下吗?”魏天良笑着对魏敬军与小北说道。

“对,思琪来咱们家给小北过生日,可不能亏待了她。”魏敬军也笑着打趣道。

刘思琪低头轻笑,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喜欢魏天北,一般人看到小北父亲都会错愕一下,而刘思琪第一次见魏敬军,眼睛只是一闪而过的惊讶,并没有表现出嫌弃之意,毕竟与有一个残疾父亲的男孩谈恋爱,有些女孩还是介意的。

出租车到了之后,魏天良让小北与刘思琪先走,他与魏敬军一路。

出租车上,魏敬军有些不安,问道:“小良,去天将府吃是不是太破费了。”

魏天良安慰道:“爸,放心吧,我现在有钱。”

魏敬军表情更严肃了,语重心长的说:“小良,咱们家条件虽然差点,但是咱们千万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你妈,你妈他从小就跟你说过,做人,一定要人穷志不短。”

“爸,我知道,这些钱都是我自己挣得,对了,再过几个月就是妈的忌日了,那时候小北应该还在学校,这次,就我跟您去吧。”魏天良说道。

“唉,只要你从那件事走出来,就好,你妈她,也不希望看到你活在仇恨与自责中,再说了,当年的恶人也得到了恶报,唉。”魏敬军重重叹息一声。

魏天良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

十三年前,柳月茹将魏天良带出了孤儿院,在这之前,他只是一个在孤儿院受尽欺负的瘦弱小孩,不过十三年前的那一天,在所有孩子中,柳月茹第一眼就发现了这个孩子,不同于其他孩子渴望的眼神,只有魏天良的眼神总是躲闪,不敢与她正视。

魏天良还记得柳月茹与她说的第一句话,“你想要让我当你的妈妈吗?”

那一刻,魏天良知道,柳月茹就是他的妈妈,这一辈都是,只是幸福的时光太过短暂,十年前,柳月茹在任职的酒店跳楼自杀,不管是酒店还是警方的调查,都对外说是自杀,但魏敬军不信,不停的去法院递诉讼状,换来的确实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碰壁。

魏天良也不相信他乐观开朗,善良大度的妈妈会自杀,不过他没有调查,他只是侵入了所有当事人的梦境,在他们的梦境中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当年柳月茹的死不是简单的自杀,而是当时的海城精诚集团的侯立群想要非礼柳月茹,而柳月茹不堪受辱,想要报警,侯立群见柳月茹想要报警,就索性将柳月茹从十九楼推了下去。

知道了事情真相的魏天良没有报警,因为他知道,没人会相信他的话。进入一个人的梦去了解事情的真相,这个世界上没人会相信这种鬼话。

魏天良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去报仇,去惩罚那些恶人。第一个被报复的不是侯立群,而是当日把柳月茹推进火坑的酒店总经理王亚玲。本来柳月茹是酒店的大堂经理,不负责住客的住房问题,但王亚玲就是让柳月茹去解决侯立群当日客房投诉问题,其实那是侯立群与王亚玲狼狈为奸设下的陷阱,之前已经有人遭到了毒手,只是他们没想到柳月茹竟然不肯妥协,侯立群一怒之下的竟然把柳月茹退下了十九楼。

在梦中,魏天良静静站在王亚玲身前,问道:“你想怎么死呢?”

王亚玲当时很慌张,问魏天良是谁,她在哪里。

魏天良耐心解释道:“这是我的梦,在我的梦里,我就是神。”

听到魏天良话的王亚玲笑了,她以为她遇到了傻子,但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的头竟然离开了身体,但是她依然能够看到她无头的身体在动,而她的头竟然还能说话。

只是她只说了一个你字,就再没能说出一个字。

第二天,王亚玲被人发现死在了家中,尸检报告说是惊吓过度引起的心脏骤停。当时很多知道内情的人都说这是柳月茹的冤魂来复仇了。

第二个被报复的是当时海城警察厅的一位老干部,他是侯立群的叔叔,而侯立群也正是靠着他叔叔的关系,才能在海城商界迅速崛起,这正是这位老干部,帮侯立群把柳月茹的案子强压了下去。

很快,侯立群的叔叔也被发现死在了家中,只是这次却是脑死亡,虽然家属也曾想要挽救,但是高昂的医疗费用,还是让他们放弃了治疗,最终选择了安乐死。

当侯立群发现不对的时候,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出国躲避,只是他没想到,想要杀他们的人,是一个能在梦中杀人的少年。

躲在国外的侯立群没能逃过魏天良的追杀,在梦中,他没有直接杀了侯立群,而是选择让侯立群经历地狱的十八般刑罚,一次又一次折磨让侯立群一次又一次崩溃,但就像魏天良说的,在他的梦里,他就是神,他不想侯立群死,那侯立群在他的梦中就不会死,他要让侯立群在这十八般刑罚中轮回。

只是侯立群的家人们同样不想承担高额的医疗费用,早早的给他注射了安乐死。

报完仇的魏天良并没有感觉安心,柳月茹成了他心中一生的痛。

这不是魏天良第一次在梦中杀人,他第一次在梦中杀人,杀的是孤儿院一个欺负他的小伙伴,虽然只是无心的,但那个小伙伴还是因他而死。

而魏天良也知道了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他可以进入别人的梦中,也可以将别人的梦强行拉进自己的梦,在他的梦中,他能主宰一切,他就是神。

帮柳月茹报仇之后,魏天良颓废了很久,他成天混迹于网吧,那段时间,魏敬军还在为柳月茹的事奔走,魏天北被寄养在祖父家。

也是在那段时间,魏天良接触到了暗网,他心中的怒火久久不能平息,而他也从暗网中接触到了暗杀的任务,尝试着接触了几个暗网杀手任务,那段时间,他不看任务目标的身份,也不看任务目标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他接下了任务,他就会完美的完成任务,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积累了巨额比特币。

也是在那个时候,魏天良认识了一个异国人,这个异国人改变了不问青红皂白,滥杀无辜的魏天良。

而回归了正常生活的魏天良,开始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到保护他的那个家,他不会再让自己的家人受到哪怕一点点伤害。

“小良,咱们到了。”魏敬军开口提醒道。

“啊,爸,我刚刚想到了妈。”魏天良说着,悄悄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唉。”魏敬军叹息一声。

小北与刘思琪还在等着魏天良两人,看到两人也到了,就一起走进了天将府。

“好大。”小北低声说道。

刘思琪家庭条件虽然也不错,但也没来过天将府吃饭,她也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先生,您有预约吗?”一个身穿西服的服务员过来礼貌的问了一句。

魏天良一愣,他还不知道来天将府吃饭需要预约。

“没有。”魏天良有些尴尬。

“那您请跟我上二楼。”服务员礼貌引导几人来到二楼包间。

“您看看菜单。”包厢中的女服员将菜单递到魏天良面前。

“爸,你先点。”魏天良拿过菜单,又递给了魏敬军。

魏敬军摇摇头,说:“你们点菜就行了,不用管我。”

“小北,思琪,那你们俩先点。”魏天良又将菜单推到了小北两人面前。

他们两人看着菜单上的价格,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们不知道,一道菜还能卖出几千元的价格。

“哥,还是你点吧。”小北将菜单又推了回去,他实在不敢随便点。

魏天良笑着摇了摇头,接过菜单,然后低声对服务员说了几句,服务员就拿起菜单笑着点头离开了。

“哥,你刚刚和服务员说了什么?”小北有些好奇的问道。

魏天良摇了摇头,示意小北放心吃就是了,他跟着服务员一起来到一楼的大厅的前台,想要办理一张天将府的会员卡。

“先生您好,我们这里的会员有三个等级,黄金会员需要充值一百万,白金会员需要充值五百万,钻石会员需要充值一千万,当然,还有一种超级VIP,需要充值三千万。”前台接待员客气的介绍道。

魏天良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自己银行卡具体有多少钱,当初有三千零八十多的比特币,他就把其中的八十多个比特币卖了。按照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是在五万多美元一个,八十个就是四百多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大约就是两千六百多万。

“那就来个钻石会员吧。”魏天良粗略算了算自己手里的钱大约有两千多万,就办理了一个钻石会员。

“先生您稍等,我们需要录入一下您的个人基本信息。”接待员脸上的笑容立马真诚了很多。

“先生,需要您的银行卡密码。”接待员录完魏天良的基本信息之后说道。

“密码,655677。”魏天良说。

“恭喜魏先生,您已经是我们天将府的钻石会员,除了第八层,其余七层都将对您开放。”接待员介绍道。

魏天良听的却是一阵心颤,他没想到花了一千万办理的会员就只是能进入前七层楼,其他优惠竟然没有。

“没有其他的了吗?”魏天良又确认了一遍。

“不好意思,魏先生,超级VIP的权利也只是能进入第八层楼,并没有其他的优惠。”接待员耐心解释道。

“哦,好吧。”魏天良感觉这一千万花的实在是冤枉,不过花了就花了,他也不想再继续纠缠,于是就想回到包厢吃饭。

就在他返回包厢的路上,他却发现了蒋云淑与几位男子在楼道里来回溜达。

“蒋警官!”魏天良很感激蒋云淑今天在警察厅的仗义相助。

“魏天良?你怎么在这里?”蒋云淑看是魏天良朝她打招呼,有些吃惊。

“吃饭啊。”魏天良理所当然的说道。

蒋云淑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魏天良,说:“你?你来这里吃饭?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

魏天良突然有些心虚,不过他很快恢复了过来,走到蒋云淑身旁,低声说道:“我是中了五注一等奖,中了两千多万。”

蒋云淑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好小子,可以啊,有件事需要你帮帮忙。”

魏天良一愣,说:“蒋警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帮我们在四楼开一间包厢,要408旁边的,或者对门的也行。”蒋云淑低声说道。

“没问题,服务员。”魏天良想着自己刚办理的钻石会员卡,没想到现在就用到了。

“给我在四楼开一间包厢。”魏天良说。

“先生您好,四楼包厢需要有黄金会员卡。”服务员看着魏天良几人,眼神中有些不屑。

“钻石的会员卡,看看行不行?”魏天良仰起头,将钻石会员卡递到了服务员手中。

“先生,您几位请上四楼。”服务员顿时变得毕恭毕敬。

蒋云淑与几位男子看着魏天良的眼神,一时间有些古怪。

“云淑,这是什么人啊?”蒋云忠问道,他这次是来查外卖贩毒的线索,锁定的其中一个嫌疑人今天在天将府四楼宴请几个重要人物,只是他们来到天将府的时候才知道,上三楼以上,就需要办理会员卡,而会员卡的标准,直接让他们震惊了。

“送外卖的,我的线人。”蒋云淑低声说道。

“这个人的底细,你清楚吗?”蒋云忠皱眉问道。

“我再清楚不过了,不过,哥,我又立了一功,你看?”蒋云淑笑嘻嘻的说道。

“回去再说。”

“先生,一般三楼以上需要预约,但因为您是钻石会员,所以我们七层以下,您有权利可以不用预约。”服务员解释道。

“哦,这样啊,406有人吗,六六大顺,不要六就要八。”魏天良说话有些玩世不恭。

“先生,408已经有人预订了,但406目前还没人预约,我这就带您去。”服务员说道。

“好,那就406吧,来一个五个八的套餐。”魏天良点头说道。

“您请进,酒水您有什么要求吗?”服务员问道。

魏天良看了看蒋云淑等人,而蒋云淑等人装作很自然的样子,等着魏天良开口。

“来两瓶飞天吧。”蒋云忠看谁也不说话,最终还是他开口说道。

“先生,我们这里的茅台最低起是十二生肖系列。”服务员提醒道。

蒋云忠脸色一红,说:“那就来两瓶牛年的吧。”

“您稍等,先生,您是记账还是现结?”服务员问道。

“记账吧,我在二楼还有一桌。”魏天良说。

服务员拿过魏天良的会员卡就去了前台,蒋云淑几人进了包厢之后,都看向了魏天良。

“中了奖,也要省着点花,给自己买套房,买辆车,照你这么花,你就是天天中五百万,你也留不住。”蒋云淑毫不客气的说道。

“知道了,蒋警官教训的是。”魏天良点头哈腰的说道。

“行了,你先去忙吧,今天不是你弟弟生日吗?我们这里还有工作。”蒋云淑下了逐客令。

魏天良看着包厢里的几人,顿时明白过来,这几人应该都是警察,只不过他们是便装出任务。

“那您几位吃好喝好,有什么不周的地方,随时叫我。”魏天良说道,就主动退出房门,顺手还把门给掩上了。

蒋云忠几个人看着蒋云淑,感觉刚才的一幕就像是做梦。

“云淑,这个队里可不给报销。”蒋云忠提醒道。

“那怎么了?又不是我让他花的钱。”蒋云淑理所当然的说道。

此时的408包厢里,彩霞餐厅的老板娘李彩霞正坐在一个中年男人的大腿上,娇声说道:“钱哥,您看我这出货量也不小,您不给我便宜点吗。”

钱有成喝了一口酒,把手放在李彩霞的大腿上摸索着,然后说道:“整个海城市,我给你的价是最低的,你随便去问,如果有比你价低的,我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李彩霞轻轻拍打着钱有成的胸口,说:“钱哥,您真会说笑,我不信别人,还不信您吗。”

钱有成点点头,一把搂过李彩霞,然后对桌上的几人说道:“这一阵都消停点,南省过来了一波过江龙,不好惹,都是南朝的亡命徒,不过如果能和他们搭上线,咱们的生意只会越做越大。”

刘连昆是李彩霞的老公,看着自己的妻子在其他男人怀里撒娇,他却一点也不愤怒。

“钱哥,现在咱们这条线应该是海城最隐蔽的一条线吧,咱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刘连昆说道。

钱有成冷哼一声,心想:这刘连昆真是一个蠢货,再怎么隐蔽的线,只有被盯上了,早晚得出事,这个时候南省那帮人过来,警察必然会有所警觉,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收敛,那就是自己找死。

“老刘啊,听哥的,消停点,哥不会害你。”钱有成嘴上说着,手却摸到了李彩霞的领口。

刘连昆好像没看到自己的妻子正在受到欺负,点头笑道:“一切都听钱哥的。”

几个人吃吃喝喝看似很和谐,但其他几人看刘连昆的眼神都透露着鄙视,一个靠出卖自己女人的男人,哪怕他们是毒贩子,他们也打心底里瞧不起这种人。

“彩霞啊,今晚有事吗?”钱有成酒过三巡,突然问道。

“钱哥没事,我就没事。”李彩霞娇笑着说。

“那好,咱们一会儿去五楼。”钱有成说道。

刘连昆夹菜的筷子一顿,但很快就恢复自如,他知道李彩霞长期做钱有成的情妇,但钱有成如此明目张胆,这还是第一次。不过他也不在乎,他在外边也养了几个小三。他暗暗心想:等找到了南省的那几位,到时候自己拿货就是海城价最低的,哪怕他钱有成拿货的价格,怕也比不上南省那边的价格。

而钱有成又何尝不知道刘连昆的想法,但他也没办法,南省的那几位,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在座的这几位只怕都打着单独接触南省那几位的算盘。只是做他们这行的,挣多挣少并不重要,毕竟挣得再多,没命花也是白搭。不过这个道理除了李彩霞,其他几个人好像并不懂。

“彩霞,我感觉你们那里不安全了,要不来我这吧?”钱有成悄声说。

李彩霞娇躯一震,说:“钱哥,咱们去五楼说。”

钱有成点点头,大摇大摆的带着李彩霞去了五楼。

两人出门的时候很谨慎,把脸深深埋在了衣领里,生怕有人注意到他们。

而酒桌上的剩下的几人见钱有成去了五楼,也不再拘谨,开始奋勇发言。

“海城的圈子,应该要变天了。”王镇江端着酒杯说道。

其余几人点点头,但他们都看向了刘连昆。

刘连昆轻笑一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个贱人与钱有成这些年怎么回事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但我刘连昆可不是他钱有成的狗。”

王镇江点头道:“老刘,我们知道,钱有成是什么人大家心里都有数,苦了你这些年了。”

“哼,听说他钱有成的老婆是海城舞蹈团的领舞,等过了这一阵,咱们也去他家做做客。”刘连昆冷笑道。

“哈哈,老刘这话说的不假。”王镇海大笑着附和。

王镇江王镇海两兄弟在海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毒枭,但是比起钱有成,他们还差的远,毕竟,他们没有钱有成的关系网。

“好了,说正事,南省的那些人,我认识其中一个,当年在南省赌玉,我被人扣了,幸得一个道上的兄弟搭救,才逃了回来,这个兄弟如今就是南省这帮人里领头的,人家给了我报价,不过给的货,我一个人吃不下,几位有兴趣没有?”王镇江敲了敲桌子,正色说道。

“王哥,多少钱?”刘连昆急忙问道。

王振江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有多少货?”其他几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算了算,我自己能拿一半,其他的你们分,五个人,每人一千个,有没有问题?”王镇江说道。

“一千个啊。”几人交头接耳的言语了几句,这么大量的货,他们还是第一次干,心里都没底。

“我没问题。”第一个回答的是刘连昆。

其余几人看刘连昆率先表态,生怕自己被挤出这个圈子,也赶忙表示没问题。

406房间呢,蒋云忠几人把门留了一个缝隙,随时观察着对面408的情况。最早走出门的一男一女引起了蒋云忠的注意,因为那女人身材很像是彩霞餐厅老板娘李彩霞。

“方子,一会儿你跟上去看看。”蒋云忠对身后的一位年轻男人说。

方子点了点头,看李彩霞与钱有成走到楼梯口拐角处的时候,就跟了上去。等他跟到走到楼梯口想上楼的时候,却被服务员拦住了。

“先生,上五楼需要出示白金会员卡。”服务员礼貌的拦住了方子。

方子一愣,他虽然知道天将府有三种会员卡,却不知道四楼上五楼竟然还需要白金会员卡。

等他回到406包厢,把去五楼需要白金会员卡的消息汇报给了蒋云忠。

蒋云忠几人面面相觑,又一同看向了蒋云淑。

蒋云淑一愣,想着魏天良还在陪家人过生日,有些不好意三番五次的麻烦他,但看着众人期盼的眼神,她也只好厚着脸皮拿起手机给魏天良打了个电话。

正在陪家人吃饭的魏天良一看是蒋云淑的电话,与魏敬军说明了情况,就去了四楼。

“蒋警官,有什么麻烦需要我出手?”魏天良小声说道。

蒋云淑翻了个白眼,说:“不需要你出手,需要你的那张钻石会员卡。”

魏天良一愣,说:“这个啊,好说。”

说着,魏天良就把钻石会员卡递给了蒋云淑。

“你先去陪你弟弟过生日吧,我一会儿把卡给你送过去。”蒋云淑拿过会员卡说道。

“那我先走了?”魏天良试探的说道,说话的时候,他的双眼还时不时的瞥向那张钻石会员卡。

“放心,我们不会贪了你的这张破卡!”看着魏天良那副表情,蒋云淑没好气说道。

魏天良悻悻然一笑,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云淑,这张是破卡,你能给我几张吗?”方子看魏天良走出门,开玩笑的对蒋云淑说道。

“下辈子吧,要多少张给你多少张。”蒋云淑没好气说道。

“好了好了,任务要紧,方子,你和大刘一块去。”蒋云忠开口说道。

方子和大刘拿着魏天良的那张钻石会员卡,一起去了五楼,不过此时他们不知道李彩霞与钱有成在哪间屋子,而这里也没有摄像头,就算有,他们也不能随意调取监控,不然打草惊蛇,他们这一阵就白忙活了。

“怎么找?”方子问大刘。

“一间一间找?”大刘问道。

方子白了一眼大刘,两人就开始在五楼的走廊里溜达起来,虽然看上去很不协调,但他们两人也没什么好办法。

“有声音。”大刘突然说道。

“什么声音?”方子不解的问道。

“仔细听!”

“还真是。”

方子与大刘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一男一女来到五楼的客房,还能干点什么,虽然天将府的消费水平不低,但客房隔音做的可真不怎么好。

“好像是533。”大刘说。

方子点点头,两人先是在房门口偷听了一下,确定是533无疑,就看到隔壁535还是空房,两人赶紧开了535的客房,准备监听。

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人贴在墙上听着隔壁的动静,只是此时两人都有些面红耳赤,对望一眼,眼神中尽是尴尬。

“这两人没完了?”方子小声说道。

“仔细听,应该快完了。”大刘无奈道。

“这叫什么事?”方子小声抱怨道。

533客房中,钱有成与李彩霞终于完事了。

钱有成点了一根烟,惬意的抽了一口,说:“怎么样?这次这药可是国外进口的。”

李彩霞长长舒了口气,说:“钱哥,还是先说正事,你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钱有成弹了弹烟灰,说:“确实是有点消息,南省的那帮人已经被盯上了,海城本地的买卖也需要全部停止,走外卖这条线虽然不容易被发现,但被查到,就是拨出萝卜带出泥,谁也跑不了。”

李彩霞点点头,说:“那钱哥,我赶紧把我手头的货都停了。”

“嗯,还有,赶紧和刘连昆撇清关系,真出了事,他这一阵很不安分。”钱有成说。

“怎么,钱哥吃醋了?我都好几年没跟他同房了,那个窝囊废,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早就跟他离了。”李彩霞翻身趴在钱有成身上,娇声说道。

“等会儿,抽烟这根烟,再吃一粒烟。”钱有成淫笑着说道。

隔壁的方子与大刘虽然听不太清晰,但也大致听到了李彩霞与钱有成的谈话内容。两人对视一眼,知道这个彩霞餐厅绝对不简单。

“赶快回去汇报。”方子说。

大刘点点头,两人不敢耽搁,直接回到了四楼,而四楼的众人已经吃上了饭。

“蒋队,有重要情况。”方子顾不上桌子上的山珍海味,急忙说道。

蒋云忠几人也都放下了筷子,听着方子与大刘汇报了他们在五楼听到的情报。

“看来这个彩霞餐厅还能钓出几条大鱼。”蒋云忠面色凝重的说道。

“马上回去开会,准备制定抓捕计划。”蒋云忠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打包点饭菜啊,我们俩还没吃饭呢。”方子这时才注意到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急忙开口说道。

“云淑,你留下打包饭菜,顺便把卡还给人家。”蒋云忠也不等蒋云淑答应,就带着几人离开了包厢。

蒋云淑虽然不情不愿,但也感觉这一桌子菜没吃完实在是太浪费了。

而魏天良他们一家人有说有笑的给小北过完了生日,要去结账的时候,魏天良先让魏敬军三人先走,因为他的会员卡还在蒋云淑手里。他也知道蒋云淑他们在执行任务,也就没敢主动联系蒋云淑。

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蒋云淑的电话。

“来帮我拿东西!”这是蒋云淑打给魏天良说的唯一一句话。

魏天良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来天将府吃饭,难道还有什么赠品不成?等他到了四楼,发现桌子上打包了整整两大袋子,还有两瓶尚未开封的十二生肖系列酒。

“这么多啊?你们没吃吗?”魏天良有些好奇的问道。

“吃了,不过没吃两口,人就走了。”蒋云淑没好气的说道。

魏天良看蒋云淑心情不好,也就没敢搭话,提着袋子就往楼下走,下楼的时候,两人正好遇上了同样下楼的刘连昆与王镇江等人。

刘连昆看着提着打包袋的魏天良不由嘲笑道:“来天将府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见人打包饭菜的。”

王镇江几人也看了过来,随即都大笑起来。

确实,能来天将府吃饭的人非富即贵,哪里会有人打包饭菜,即使一口没吃,也没人会想到打包。

魏天良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提着打包袋朝前台走去,蒋云淑虽然生气,但怕自己的冲动会扰乱蒋云忠他们的计划,也只能忍气吞声。

到了前台,蒋云淑把那张钻石会员卡一拍,说道:“结账。”

魏天良想着自己刚刚已经告诉前台记账了,上前一步,说道:“记在卡里,不现结。”

魏天良心想,自己花了这么多钱办了一张卡,如果吃一顿饭还要再花钱,那就是真是太冤了。

“先生,此次您一共消费了二十一万,已经给您记在了会员卡里。”服务员笑着把会员卡递回到蒋云淑手中。

听到服务员说消费了二十一万,魏天良眼睛有些昏花,他算着就算两瓶酒加两桌套餐,也就是十七万左右,这不知怎么又多出了四万。

蒋云淑表面虽然淡定,但内心同样吃惊不已,她没想到只是吃两顿饭,就能消费这么多。

与魏天良两人一起来结账的刘连昆等人看着那张钻石卡,也有些吃惊,听到两人消费了二十一万,不由多看了两人几眼,这么年轻就能拥有天将府的钻石卡,不是富二代,就是那些有些身后背景的家庭。

“这是您在五楼住宿时的凭证,还需要登记一下您两位的身份信息。”服务员这时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魏天良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自己什么时候去五楼住宿了,不过转念一想,可能是蒋云淑他们有什么任务需要,也就没敢吱声。

蒋云淑脸色一红,说:“这个还需要登记吗?不是住宿钱才需要登记吗?”

服务员笑着说:“根据国家规定确实是先登记再住宿,但因为您是我们的钻石会员,所以可以先住宿,但退房时还是需要登记的。”

蒋云淑不情不愿的拿出身份证,她回头瞪了一眼魏天良,魏天良也赶忙把身份证递给了前台服务员。

登记完后,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两人知道这是误会,但大庭广众之下被要求登记住宿登记,其他人可不认为两个年轻男女开个房有什么好稀奇的。

“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出了天将府的门,蒋云淑恶狠狠的对魏天良威胁道。

“这个,刚才有人其他人在场。”魏天良小声抗议道。

“他们不算。”蒋云淑说完,接过打包袋,就打车离开了。

魏天良看着蒋云淑离去的背影,心中突然泛起一阵涟漪,二十三年了,除了柳月茹,他还不曾和哪个女人产生这么深的交集。

“瞎想什么呀,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魏天良自嘲一笑,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自己只是一个外卖员,他还能凭借自己干干净净的身份去追求自己的爱情,但他同样还是一个杀手,一个杀手,又怎么敢去爱一个善良,正义的女孩呢。

魏天良抬头看着天空,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但怎么也掩饰不住他失落的内心。


>>>点此阅读《杀手是副业》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