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王爷薄凉妃最新章节,苏鸢尾 秦天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王爷薄凉妃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疯不顾深
角色:苏鸢尾 秦天桢
简介:徽音,大徽朝尊贵登极的小公主,一朝丧国,沦为庶民。成亲当日,臭名昭著的秦王杀夫抢亲!为夫报仇她杀招使尽……她恨他入骨,机关算尽要置他于死地;他爱她如命,奋不顾身要护她周全!身世揭开,她在风雨飘摇中极力求生…强势归来她掀杆而起力挽大厦将倾,光复大徽,从丧权灭国的亡国公主一步步登顶女皇,他却始终如一:“本王的命你想要告诉本王一声便可,本王连命带心一并送你,何必那么麻烦!”……“好,那就将你的命给我!”
病娇王爷薄凉妃最新章节,苏鸢尾 秦天桢小说免费阅读

《病娇王爷薄凉妃》第5章 披愧点将出征沙场免费阅读


翌日。

摘星在一个矮坡下寻到了昏迷不醒的秦天桢。

他遍体鳞伤,满身血迹,一看就是和很多人进行一番过殊死搏斗,摘星也猜到他这些日子受了很多罪。

摘星将他背回了军营,等军医刚给他包扎好伤口后他就已经醒了,就连军医都说秦天桢是他从医四十年见过意志力最强大的患者,普通人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没有半个月根本醒不过来。

他昏迷不醒,却还是喃喃呓语。

下一刻。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拽住摘星的衣襟。

“摘星,将……将苏鸢尾……将苏鸢……给本王擒回!”

丢下这么一句迷迷糊糊的话,秦天桢又陷入了昏迷。

“……”摘星呆滞原地。

一旁的毒医大人拢了拢衣裳,扫了眼摘星的眼色。

尽管他意识尚未清醒,可还是牵挂着苏鸢尾,生怕她就这样离他而去。因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他就绝对不会放弃她,即使他知道她喜欢的那个人不是他。

看着主子又昏了过去……主子撑着意识就只为吩咐他将苏鸢尾找回来,摘星始料未及。

当日主子抢这苏鸢尾做秦王妃的时候,他以为主子就是抢来玩玩,如今看来倒是早有预谋了。

可在摘星记忆中,主子去年才结束为质,从北秦回到南秦,和这苏鸢尾压根就不认识,也没有任何交集,还是说在主子去北秦为质之前就已经认识苏鸢尾了?主子这突如其来的深情缘何而来?

主子是摘星在北秦认识的,要说他们当年也是不打不相识,当时摘星是北秦宫人们的布偶人,专供他们取乐嬉闹,而北秦太子一向喜好欺负秦天桢,便使计让秦天桢同摘星斗武,谁输了就丢进笼里和狗熊一决生死!摘星输了被丢进笼里,可秦天桢不忍摘星与狗熊相斗,闯进笼里同摘星携手打死了狗熊,后来摘星便奉秦天桢为主,发誓要一辈子保护他。

可在秦天桢心底,摘星却是他最信任的兄弟。

……

不出半日,摘星就找到了住在三危山山脚破庙里的苏鸢尾。

并将她掳回了大营。

苏鸢尾被掳回来的第二日,秦天桢便已经醒了,但为了稳固军心,不让敌军有机可乘,秦天桢重伤的事情只有军医和摘星二人知晓。

原本大军要拔营回京,可寻找苏鸢尾耽误了时间,徽藤的十万大军已经追了上来。

秦天桢披上战甲执意迎战。

可摘星知晓他已然身负重伤,要说指挥作战还好,若是上阵杀敌无异于在赌命。

“王爷,你万不可亲自上阵啊!”

摘星跪在地上,拦住秦天桢。

祈求他能改变主意。

“本王乃军中统帅,大敌当前怎可藏头露尾!况且本王的身体本王心中有数,并无大碍!”秦天桢言语凌断,坚毅不改。

他决定的事,从来就没有人能够动摇。

摘星劝不动他,只能随机应着:

“那摘星随王爷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不可,你留在营中保护好她,万不可让她受伤!”

“王爷,那个女人哪儿值得你如此,您如今重伤至此还不是拜她所赐!”

秦天桢一记冷眸。

摘星一凛,打了个激灵。

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披上战甲,出帐校兵去了。

秦天桢走后,摘星立于原地不动。

反复思量:

“对了,苏鸢尾,可以让苏鸢尾去劝,她的话主子一定听。”

摘星就像发觉了宝藏一样,欢欢喜喜地跑去找苏鸢尾。

即使他很讨厌苏鸢尾,如今他只能将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

厨营。

苏鸢尾正在淘米洗菜,摘星火急火燎闯进来在她耳边一阵絮絮叨叨。

“王妃,求您救救殿下吧!”

闻言,苏鸢尾停下手中的活,将手上的水用衣裳蹭了蹭。

两手一摊。

“救?”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摘星憋着气,一时出口谩骂:

“苏鸢尾,殿下是为了你才身负重伤,你就这么视若无睹吗?”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苏鸢尾愣住了。

“你说什么?他身负重伤……可军中不是传他平安归来吗?”

闻言,摘星不禁嗤笑。

无知的女人!

“殿下是军中主帅,若是传出重伤必会造成军心不稳,况且逆贼乱党虎视眈眈?现如今徽藤十万大军已经攻上来了,殿下负伤出征,这是在赌命啊!”

“怎么会?他……”

他可是恶贯满盈的秦天桢啊,怎么会负伤,不是向来只有他伤别人的份儿吗?

不。

他一定在使什么诡计。

苏鸢尾暗自思量……难道那日他放她离开后发生了什么?

一瞬间,苏鸢尾脑海中闪过那日在草屋见到的斑斑血迹……

不行,她得去找他。

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摘星看着一溜烟儿奔出营帐的苏鸢尾,着急喊道,“你是不是要去找殿下啊……你去了一定要记得劝殿下,万不能让他负伤出征啊,这是在赌命啊!”

“……”苏鸢尾并未回应,径直向校兵场奔去。

苏鸢尾身材偏高又瘦,一身男兵的氅衣裹身,一眼瞧上去就是一个容貌昳丽的男子。

冬风肆虐,卷过了整个军营,漫天的寒沙半吹半停萦绕在校场上。

而校场被一排栅栏围在三危山脚下,门口有两个护卫兵执剑把守。

苏鸢尾被拦在门口。

“大胆!厨卫兵不可进入校场!”苏鸢尾那身氅衣很快就被识出了厨子的身份。

“是秦王殿下传召我来的!”苏鸢尾不紧不慢的解释着。

两个守兵明显不相信她所言,一副怀疑的样子:

“殿下传召?可有殿下手令?”

苏鸢尾自然没有秦天桢的手令,一时顿在原地。

刚才一时情急,没有仔细思量随便诹了一个借口,如今想来,实在是荒缪!

可幸得摘星那小子赶来及时,将她领了进去。

大旗麾下。

秦天桢盔甲裹身,混着漫天黄沙,大红披风随风而起。

肆意不羁!

直立于高台之上点兵出征,笔直地彷如深山松柏。

这样的秦天桢他还是第一次见,不似初见时那般暴戾,也不似传言中那般荒淫无度,此刻的他,有一种大将之风范!苏鸢尾才忆起,除了是百姓口中臭名昭著的秦王殿下,他还是南秦骁勇善战的战神,去年上缨一战,生擒周王,斩杀孟岱…让整个天下闻风丧胆的秦王殿下!

苏鸢尾本是来劝阻的,可当她看见秦天桢的时候,不知为何,她坚信秦天桢一定会得胜归来!

静默离开了。

“哎,苏鸢尾,你怎么又又走了,你不是来劝殿下的吗?”

苏鸢尾扯开被摘星拽住的袖子,神色自若,“不用了。”

“信他,他会赢。”

苏鸢尾扔下这么一句话就回厨营了,独留摘星在原地一头雾水。

果然。

苏鸢尾说的没错。

翌日秦天桢便得胜归来。

军中将士士气大振,皆道秦王沙场之骁勇,没有一人察觉他是负伤上阵。

而第三天,秦天桢接到密报,皇帝近日要削蕃,他稍作整顿后便拔营回京了。


>>>点此阅读《病娇王爷薄凉妃》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