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乔 吕子乔小说《爱情公寓:开局装成子乔同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情公寓:开局装成子乔同学
分类:都市日常
作者:将安此居
角色:子乔 吕子乔
简介:本书不是爽文,没有系统。仅仅是将作者想象中自己加入爱情公寓之后发生的事写了出来。读者老爷们可以把江安当做自己。阅读愉快。

书评专区


子乔 吕子乔小说《爱情公寓:开局装成子乔同学》全文免费阅读

《爱情公寓:开局装成子乔同学》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正值炎夏,阳光毒辣。

江安无所事事地坐在酒吧柜台前的椅子上,用吸管喝着红酒。

“king,我跟你说,我以前真在见过你!”

正在擦杯子的酒保king白了他一眼,

“江安,你已经在我这坐了三天了,你真的无牵无绊?”

“害,我在等一群有缘人。”

正如江安所说,他真的在等有缘人。

三年前,江安眼睛一闭一睁,自己就从一个高中生变成了一个网络小说家。

没过多久,他就接受了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但是!

他等了三年也没等到自己的系统。

重来一世,没穿到火影,没穿到玄幻,没穿到惊悚游戏。

穿到了一个都市……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连个系统都没有。

哪怕当个平平无奇的神豪也可以啊,这下倒好,当了个苦逼的全职作者,还不如上学呢。

之后无非就是当个文抄公,把前世自己看过的网文全都发到网上。

然而!

三天前,他发现了这个刻在DNA里的酒吧,还有熟悉的酒保king。

瞬间,四个大字就出现在了江安的脑海里。

爱!情!公!寓!

江安前世闲的没事就看爱情公寓,一到四季已经看了接近百遍。

再然后江安本着一定要蹲到美嘉他们的想法,在酒吧里等了三天。

“诶,帅哥,认识认识?”

江安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扭头看去,俊俏的脸庞出现在江安眼中。

“吕子乔?”

他没想到吕子乔居然会来搭讪自己。

“呃……你认识我?”

吕子乔愣在原地,而后说道。

“当然了!咱俩是初中同学啊!你忘了?”

江安脸上满是惊喜,这谎话编得也是娴熟。

这是三天以来,江安想出来最靠谱的理由。

原著里子乔说过,从来不会把没用的记忆留在脑子里。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记全自己的初中同学。

江安在脑子里已经排练过很多遍了,

“你是……?”

吕子乔混迹江湖多年,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江安从位子上坐起,无比自然地搂住吕子乔的肩膀,

“我江安啊!之前你在学校撒网的时候我还给你当过僚机呢!”

吕子乔又愣了几秒。

不过对于江安这套说辞他倒是信了大半。

毕竟知道自己广撒网的人,不多。

尤其是男人。

于是子乔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哦~江安啊!”

初中同学,跟女生聊情敌八卦,跟男生聊作弊校花。

这可是吕子乔自己总结的真理。

“这就是你说的有缘人?”

酒保king给吕子乔递了个杯子,凑到二人身边。

江安只是哈哈一笑,没多往多说。

“喔,你一直在这儿等我?”

子乔给自己到了杯红酒,喝完说道。

“嗯哼,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张图片,说是让女生们远离一个叫吕小布的渣男。

我觉得跟你很像,就想来这儿等等,没准儿能遇到你。”

说着,江安从子乔手中拿过红酒,

“还有,这酒一瓶好几百,收敛一点儿。

浪里小白龙!”

子乔眉头一挑。

“呦呵,你小子行啊!”

虽然他没想起来江安是不是他初中同学,不过他真心觉得江安这人挺有趣的。

居然还知道自己浪里小白龙这个外号。

“不过你现在……已经开始搭讪男人了?”

说着,江安一脸不解地看着吕子乔。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吕子乔搭讪。

“不是,我就是想找一个颜值能够跟我媲美的人,当我的僚机。”

说完,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蓝色羊毛衫。

“看,我最近在做一个实验。

我有个朋友,他能让女人无限的原谅他。

我在研究原因。

这蓝色羊毛衫是第一个实验,怎么样?是不是很有风度?”

说着,子乔的脸上还带着几分得意。

江安摇了摇头,

“NO,low爆了!”

看着子乔略显窘迫的神色,江安哈哈一笑,

“逗你的!

我来这儿,还有一件事。”

江安又点了杯红酒,这一幕被子乔看在了眼里。

想要跟子乔拉近距离,要么你得是个漂亮的美女,要么你得是个有气质的帅哥。

不过这都比不上点一瓶几百元红酒不心疼的人设。

正巧,江安当了三年文抄公,在网站上也是个名列前茅的大神作者,目前还算富裕。

“我最近听说这里有个叫爱情公寓的地方,想来见识一下。”

子乔一乐,

“好啊!我们套间正好还有一间空房,来呗!”

3601

“一菲,介绍一下,我失散多年的好哥们!”

一菲正跟悠悠坐在3601的沙发上看电视。

两人扭头看向子乔身边的帅哥,手里的橘子都掉在了地上。

“我去,大外甥,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在哪找得帅哥?”

悠悠惊讶地问向子乔。

胡一菲先是一愣,而后笑靥如花,

“嗨~”

江安同样一乐,

“你好,我叫江安,是子乔的初中同学。

以后咱们就是室友了,多多关照。”

“啊?可是管房的阿姨没告诉我们呀?”

悠悠看了一眼一菲,一菲也满脸惊讶,显然她也不知道。

“呃……是这样的,

本来呢,我是想让江安搬到3602的,但是没有空房了。

可江安钱都交了,只能让他搬到这里咯。”

子乔肩膀一耸,‘嗯哼’了一声。

一菲跟悠悠又对视一眼,

“我倒是没意见,就是不知道关谷……”

话说半道,悠悠的视线从江安移到了子乔身上。

“大外甥,要不你搬过来吧。”

“悠悠,你不仗义啊!”

没等子乔开口,一菲把悠悠拉到一边,压低声音,

“你有对象了,但是不能耽误我呀!”

“哦~可是……曾老师怎么办?”

悠悠先是点了点头,而后突然想起了曾小贤。

一菲表情僵了一秒,

“管他呢!就一贱人!

再说了,我每天看看帅哥养眼不可以吗?”

或者……你搬去跟关谷住?”

一菲挑了挑眉,满脸姨母笑。

“你还是去问关谷吧。”

悠悠的笑容突然消失。

“呃……小姨妈,你们讨论好了没?

不能让我哥们一直傻等着吧?”

子乔看着说悄悄话的两人,出言提醒道。

突然,一个人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从阳台走进3601。

“悠悠!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你是……?”

关谷拿着一盒巧克力,站在阳台懵逼地看着江安,

“子乔你……又忽悠来一个人?”

关谷的目光在子乔和江安身上徘徊了好久,而后想起了自己的经历。

想当年,涉世未深的自己在酒吧遇到了子乔。

他硬是把‘森’说成‘情’,跟美嘉一起把自己骗进了爱情公寓。

不过自己还是要感谢他们的,不然自己也不会遇到悠悠。

“你好,我叫江安,将安此居的安。”

江安脸上挂着微笑,走到关谷面前,伸手道。

这是他在小说网站上的笔名。

既然关谷是个漫画家,那肯定会看一些小说之类的东西寻找灵感。

所以江安特意提到了自己的笔名。

“什么啊?这是暗号吗?”

子乔懵逼地看着二人,没听懂江安是什么意思。

一菲和悠悠也同样懵逼地看着挑眉的江安和正在思考的关谷。

过了几秒,关谷突然瞪大了双眼,

“哦!!!!

你就是终点中文网上那个大神作者将安此居!

我很喜欢你那部《关于我转生成史莱姆这档事》!!!

我是你的粉丝啊!!”

关谷激动地双手握住江安的手,巧克力都被他扔在了地上。

“哪里哪里,你就是关谷老师吧,我也很喜欢你的《爱情三脚猫》!

我也是你的粉丝!”

江安的手被握得生疼,从关谷的双手中挣脱出来,而后说道。

“红豆!??”

(真的吗?)

关谷见到大神作者本就很激动了,此刻听到自己的偶像也是自己的粉丝,更激动了,甚至飚出了母语。

“太好了!”

关谷四下环顾,看到了地上的巧克力,立马弯腰捡起,

“给!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

他硬是把这盒巧克力塞到了江安的怀里。

一菲子乔站在一边,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悠悠扭头看向一菲,有些不悦地说道,

“要不还是我搬过去,让关谷跟他住一起吧…”

一菲翻了个白眼。

“不是吧?这么巧?”

而子乔则是一脸震惊,而后扭头问向一菲和悠悠,

“我是不是也应该学个画画或者写小说?”

悠悠和一菲一起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关谷的口音里,‘你’是二声。

江安没想到关谷会这么激动,一时间自己也有些招架不住。

这激动程度甚至不亚于关谷在艾派德的画展上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幅画。

“我想在这个爱情公寓里租一套房,就被子乔带到这里了。”

说着,江安看向子乔。

子乔点了点头,而后说道,

“关谷,你的偶像兼粉丝本来想住在3602,可是咱们套间没空屋子了。

于是就搬到了3601。”

没等关谷开口,悠悠的惊讶声传入众人耳朵,

“我去!

将安此居,完结了十五本书,均订几十万?”

悠悠看着手机,嘴巴长得大大的。

一菲把头伸过去,数秒之后,同样惊在了原地。

“真的假的?”

显然,一菲真的被惊讶到了,声音的分贝都提高了几个度。

关谷立马出声,

“红豆!(真的!)我看过采访的!他比电视上还要帅!”

悠悠看见自己男朋友这幅激动的样子,又翻了个白眼。

“悠悠!我跟你说…”

“你跟你偶像说去吧。”

悠悠面无表情地留下一句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关谷,我很理解你这种遇到偶像的感觉。”

子乔走上前,把手拍在关谷的肩膀上,

“但是,我真的不提倡你把要送给女朋友的礼物送给偶像。

而且还是当着女朋友的面。”

子乔一幅‘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摇了摇头。

电视里,紫薇含泪道:“她说你们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

张伟版福尔康:“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和她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

关谷听见电视里的声音,先是一愣,而后赶紧跑到悠悠房间里哄她。

看着这些不靠谱的人,一菲扶额,而后跟江安讨论起房间的分配问题。

与此同时。

啪!

车门被曾小贤猛地关上,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从车上走下。

美女走到曾小贤身边,曾小贤从怀里掏出一叠红色的钞票。

美女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不过还是矜持地微微一笑。

曾小贤看见这一叠红色钞票,倒吸一口凉气,

“嘶~”

而后把钞票塞了回去,从另一侧掏出五十块。

美女不满地嘟着小嘴,坐回车里,把‘此车出租’摆在了车前窗上。

“各位!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曾小贤猛地推开房门,大喊一声跳进3601。

“诶,人呢?不是说好在沙发上等我吗?”

他看着空无一人的沙发,笑容凝固。

“一菲?”

“小菲菲?”

“菲菲菲菲菲?”

“关谷悠悠?”

“子乔?”

曾小贤喊了好几声却没人搭理。

隐约间,曾小贤感觉貌似有声音从悠悠的卧室里传出。

“哟呵,大白天的居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扑克?”

曾小贤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转身走向3602。

“子乔!”

“喔!”

曾小贤一开门,地上堆满了纸箱子。

“我去,干嘛啊?背着我搬家啊?”

他看着搬着一个箱子,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子乔,问道。

子乔刚把箱子放在地上,一只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啊!”

子乔惨叫一声,而后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而后,一菲的声音传出。

“让你节制点你不听,搬个东西都费劲!”

吐槽着,一菲抱着三个大箱子出现在曾小贤的视野中。

那那三个箱子被一菲举起来,足足比她自己高了两头。

看见曾小贤,一菲突然愣在原地,一缕发丝额间的汗水黏在脸上。

四目相对,曾小贤走向一菲。

如果不看那三个箱子的话,这意境也算很美好。

曾小贤嘿嘿一乐,

“一菲,你有没有……”

“废什么话,看不见这一地箱子嘛?干活!”

突然,一菲打断了这美好的意境。

一菲往前走了一步,站在曾小贤身旁,曾小贤搓着双手,乐呵呵地看着她。

“一菲,我知道你嘴硬,我……”

没等曾小贤把话说完,一菲猛地把三个箱子放在曾小贤的手中。

“我去!”

曾小贤一个没拿稳,老腰一闪,手里的箱子全都倒了下去。

“啊!”

被三个装满漫画书的箱子压住,子乔又痛苦地‘啊’了一声。

“你们这是……?”

江安跟子乔一样,抱着一个箱子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看着趴在箱子上的曾小贤,和一脸鄙夷看着他的一菲,问道,

“子乔呢?”

“曾老师你那么虚就不要拿这么多东西啊!”

子乔抱怨着,把曾小贤从自己身上推开,移开自己身上的箱子。

“呃……介绍一下,这位是曾小贤,这是江安。”

一菲无视了地上的一片狼藉,介绍道。

江安上前把曾小贤从地上扶了起来。

曾小贤揉着老腰,满脸痛苦地坐在沙发上。

“你好,我叫曾小贤,电!台!主持人。”

缓了一会儿,曾小贤对着旁边的江安自我介绍道。

他特意把电台两个字咬的很重。

看着曾小贤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江安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哦~我听过你的节目!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

听着江安念出自己的经典台词,曾小贤满脸欣喜地一拍手,腰都不疼了,接道,

“曾小贤~”

子乔坐在右侧的沙发上,一菲坐在沙发靠背上。

二人对视了一眼,而后又看向江安,子乔摇着头,一根眉毛挑起,语气中尽是惊叹,

“我去……没想到大神作者居然会收听这么没品味的节目……”

曾小贤和江安就着曾小贤的节目唠了一会儿,一菲看出了江安的无奈,出言打断了曾小贤,

“那什么,曾小贤,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以后你就搬到3601了。”

曾小贤当即就不乐意了,声音的分贝也高了几个度,

“为什么?我…”

没等他说完,子乔一道眼神射向曾小贤,打断了他的话。

二人眼神交流着。

子乔:【你是傻吗?这可是你跟一菲同居唯一的机会啊!】

曾小贤一皱眉:【我不需要走这种捷径!】

子乔没说话,冲他一挑眉。

曾小贤瞪了他一眼:【我、我不是那种人……】

子乔又一挑眉。

曾小贤眼神躲闪:【那、那好吧!】

子乔嘴角一翘,想说的都写在脸上了。

表情翻译:【别装了,我懂的~】

一菲面无表情地看着曾小贤和子乔:【再乱说信不信我撕烂了你们的嘴?】

江安看着三人眉来眼去的,自己根本看不懂。

不禁摇了摇头。

唉,自己还得再练练啊……

而后他一抬头,对上了子乔的双眼,子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吕小布眼神交流速成班,只要你在小说结尾提一句我的名号,三天之内,保你学会!】

江安眉毛一挑,瞪大了双眼,惊讶地看着子乔。

啪!

一菲一巴掌拍在了子乔的头上。

“别整这些没用的,快点干活!”

一切OK,江安搬到了曾小贤的房间,曾小贤则是‘被迫’搬到了3601。

关谷悠悠也从房间里出来了,五人被曾小贤按到沙发上。

曾小贤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堆没开封的东西。

“现在是,贤哥派送时间!”

“子乔,看!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西装!”

曾小贤看着坐在江安旁边的子乔,脸上露出‘你懂得’的笑容。

可子乔‘啧’了一声,看起来不是很惊喜,

“我现在已经对外表不感兴趣了。

我在学习理查德的内在气质!”

说着,吕子乔还摇了摇头。

他此刻的所有动作都打击着曾小贤脆弱的内心。

“而且,我现在多了个大神作家当僚机,这些东西对我来说过于鸡肋。”

“低调,低调。”

江安配合地摆了摆手。

见此,曾小贤一挥手,

“切~”

说着,扭头看向关谷和悠悠,

“看!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情侣服装!还有未来宝宝的奶瓶!”

悠悠眼角抽搐,

“曾老师,你会不会卖得太早了一点?”

“是啊,要买礼物就告诉我们一声啊,我好给你列个清单。”

关谷补刀道。

这对情侣在打击人的方面上可以说是非常同步了。

曾小贤又看向一菲。

一菲率先开口,

“有榨汁机吗?”

曾小贤一撩外套,

“要什么榨汁机,我这儿有更炫酷的!”

“直升机!”

……

四人一阵无语,离开了沙发。

曾小贤看着坐在原地的江安,一脸欣喜,

“江安!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知音!我就把这台直升……”

突然,已经走到门口的子乔突然返回,一手拍在江安的肩膀上,

“江安!我这儿有个party!走!”

江安扭头看向曾小贤,冲他一笑。

曾小贤也开心地一笑。

他以为江安要拒绝吕子乔。

“再见了曾老师!”

留下这么一句话,江安跟着子乔立马逃出3601。

隔壁洗脚城。

“你就没什么想要的?”

江安跟子乔仰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双脚泡在木桶里享受着。

“要什么啊,庸俗,我追求的是气质~”

“那下次洗脚你掏钱好不好?”

江安睁开双眼,扭头看向满脸享受的吕子乔。

“不…我是个俗人~~”

就这样,两个度过了人生中最安静的一个下午。

太阳被月亮调皮的月亮挤出天空,夏蝉在夏日晚风之中叫得更欢快了。

“醒醒醒醒醒醒!”

酣睡着的子乔被江安摇醒,他双眼惺忪,伸了个懒腰,

“怎么了?啊~真爽~~”

“爽个头啊!我今天还没更新!!!

三天了!足足三天没更新了!”

江安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工作。

子乔听后,又闭上了双眼。

“慌什么,懂不懂什么叫饥饿营销?”

没等江安开口,子乔继续道,

“如果你每天都更,那他们就永远都也不会饿。

但是!

你停更那么一两天,读者们就会开始不择手段的催更。

到时候你就算卖刀片也能发家致富啊!”

说完,吕子乔拿起一旁VIP包房里自带的平板电脑,

“看,这不就有人给你打赏催更吗?”

江安把头凑过去,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数据。

不得不说,吕子乔的想法非常超前。

“好主意!”

又躺下的江安眉头一皱,猛地坐起,

“不对啊?这不是有电脑吗?我在这儿写不就行了?”

吕子乔看了看腿上的平板,又看了看江安,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

……

翌日,太阳愤怒地踹开月亮,耀眼地光芒照亮了爱情公寓。

“艾瑞巴蒂!你们有什么愿望没?我帮你们实现啊?”

3602

关谷悠悠和一菲耐着性子,坐在了饭桌上。

桌子上只有一锅粥。

悠悠打了个哈欠道,

“曾老师,这才几点啊你就拉我们起来?”

曾小贤刚要开口,房门就被子乔推开,江安和子乔走进房间。

“子乔!你昨晚带江安去哪里浪了!江安昨天都没更新!”

看见江安,关谷瞬间就不困了。

子乔看向江安,一耸肩,

“关谷桑,我推荐你今晚跟我们一起,爽到爆!”

江安走到关谷的旁边,拄着椅背,在他耳边说道。

悠悠瞬间瞪大了双眼,

“你们昨晚不会真的去一起约pao了吧?

江安,你可不能被子乔带歪啊!”

江安打着哈欠,躺在沙发上,

“没事儿,我有分寸~

先让我睡一觉,哈啊——”

看江安这幅困得要死的样子,一菲满脸鄙夷地看向吕子乔,

“你不会刚遇见老同学就带他去**了吧?”

子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皱着眉头,

“想什么呢?我就是带他去隔壁洗脚城泡了一晚上脚而已!

一群低俗的人类!

而且那里有电脑,不过江安似乎并没有码字,而是打了一晚上游戏。”

“好了好了!”

曾小贤站在一旁,打断了众人,

“你们有什么想要的没?我可以帮你们实现愿望!

人数有限先到先得哦?”

没人搭理曾小贤,他张开双臂,愣在原地。

江安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

“内个……曾老师,这太突然了,子乔他们都还没想好呢。”

说着,江安从沙发上爬起,从橱柜里拿出碗筷,一人发了一套。

“是啊曾老师,而且能不能先改善一下伙食?”

关谷舀了一碗粥,附和道。

子乔把碗筷放在曾小贤的手中,

“先吃饭吧曾老师。”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

曾小贤失落地坐在椅子上,而后突然说道,

“诶江安,今天下午要不要跟我去台里啊?我记得台里领导很喜欢看小说来着。

你给领导签个名,没准他还会提拔提拔我呢!”

“行啊,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江安喝了一口粥,答应道。

嘴上答应的很痛快,但江安还是不免疑惑。

原著里曾小贤可没提到过台里领导喜欢看小说这事儿。

“切~贪小便宜!”

一菲鄙夷地翻了个白眼。

“看不出来曾老师你也挺心机的啊?”

子乔补了一句。

一旁埋头喝粥的关谷突然抬头,

“心鸡……是什么鸡?”

电视台。

“曾老师,你不是半夜档吗?”

江安跟曾小贤走在公司里,左顾右盼。

“害!我现在可是中了五百万的男人,那破节目谁爱做谁做吧,哈哈哈哈哈~~”

曾小贤自恋地一撩头发,而后双手贱笑道。

“呀!”

江安只觉得自己肩膀被撞了一下,而后娇弱的声音响起。

再然后,就是书本掉在地上的声音。

“不好意思啊……”

被撞到的女生搂着仅剩的一本书,细声细气地道。

她看起来有些局促。

江安侧身一看,被美呆了。

眼前的女生眼神中透露着忧郁,凌乱的发丝让人心生怜悯。

“怎、怎么了吗?”

女生见江安一言不发,呆呆地看着自己,有点不自然。

“诺诺诺诺澜?”

江安看到诺澜,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认识我?”

诺澜也是一愣。

“啊,我听过你的节目,你的声音我很熟悉的。”

说完,江安蹲下身子捡起掉在地上的书本。

一本书里掉出一张纸,江安只看到了标题。

[离婚协议]

见状,诺澜立马把协议书从江安手里夺过。

而后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

“抱歉啊,我……”

“没事,我理解。”

江安微微一笑,捡起了剩下的几本书。

“这么多书,我送送你吧?”

诺澜捋了捋头发,轻轻一笑,

“好啊!”

“诶!江安!”

曾小贤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江安,开口道。

江安头都没回,把手放在后背,比了个OK的手势。

曾小贤内心:

我靠!果然啊!子乔的初中同学跟子乔一个样!

那我答应领导的签名怎么办?

那我是追上去呢,还是不追上去呢?

话说我们台里什么时候有这等美女了?

回过神来,江安跟诺澜已经走远了。

我代表月亮选择你节目现场。

“丽萨~我那个朋友他有事先走了!

下一次,下次一定!

嗯~~”

丽萨揉了揉太阳穴,

“就知道你不靠谱,还好我没上报给领导。

对了,跟你说一件事,黄宝强知道吗?

他中了一千万!

台里上上下下都为他忙疯了!

你的节目也得改一下。”

“啊?什么!?”

……

从电视台里走出来的江安如沐春风。

有一说一,诺澜是真的好看。

诺澜现在还处于情感迷茫的阶段,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该去跟曾小贤搭档了。

江安决定了,如果可以的话,那就把诺澜搞到手吧!

他穿越过来之后也不是没找过女朋友。

前前后后处了三个,不太理想,都是和平分手。

这是爱情公寓,不需要拯救世界,自己只要跟曾老师他们快快乐乐的当个邻居就好。

翌日。

啪!

关谷悠悠一巴掌拍在曾小贤的手上,把熟睡着的曾小贤直接拍醒。

“曾老师,我们想好了!”

“啊!嘶~干嘛啊要死啊!”

曾小贤捂着手,满脸痛苦。

江安手里拿着一杯牛奶,看着这一幕。

他本来想提醒曾小贤不要罢拍之类的,但是又想了想,有了五百万的曾老师还是曾老师吗?

曾老师的人生是不会这么一帆风顺的。

所以江安为了曾老师的人设不崩塌,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让这件事顺其自然。

嗯,自己真伟大。

听着关谷和悠悠阐述自己的超级至尊约会计划,江安觉得还不错。

但又想了想,曾老师太惨了也不好,自己穿越到这里总不能什么也不做。

“曾老师,要是你的奖金被冻结了怎么办?”

曾小贤大手一挥,

“不可能!我可是中了五百万的男人!怎么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3601

江安坐在沙发上,放着电视切柠檬。

“江安!我知道我跟理查德差在哪里了!”

子乔的声音从3602传来,脚步声愈来愈近。

“我试过了所有办法,蓝色羊毛衫、小胡子、甚至是南非身份证!

但是!

我发现了盲点!”

说着子乔弯下腰,挡住了电视,

“我问你,你处对象的时候,她们原谅过你几次?”

江安把柠檬分给子乔一片,沉吟道,

“我不怎么犯错。

不过每次犯错的时候她们都会原谅我。”

听见这话,子乔眼前一亮,咽下嘴里的柠檬,面不改色,

“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子乔现在一点儿也感受不到柠檬的酸度,因为现在的他,比柠檬还要酸。

“因为我们……感情好?”

虽然江安知道子乔的答案是什么,不过还是装作不明白的样子。

他吃下一片柠檬,五官都扭曲都了一起,而后舒爽地哈了口气。

江安很喜欢这种酸爽的感觉。

“不!那是因为你有钱有地位有名气!理查德也是一样!”

子乔在空闲时间跟江安讲了秦羽墨和理查德的事。

“因为你们有钱,所以女孩儿可以无限原谅你们。”

说着,子乔猛地一拍江安的肩膀,

“江安!让我们一起,策!马!奔!腾!”

江安又吃了一片柠檬,又体验了一次极致酸爽,

“那你怎么不找曾老师?”

“你也知道嘛!曾老师,靠不住的!”

楼下酒吧。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What's your QQ?”

子乔手里拿着一瓶红酒,极其娴熟地走到了一位美女的身旁。

“哟,帅哥,有事吗?”

江安没跟子乔一起过去,站在远处充当远程僚机。

不得不说,子乔眼光是真的毒辣。

“不知……你喜不喜欢看网络小说?”

子乔给美女倒了一杯酒,凑到她耳边,压低嗓音。

“看不出来,你看人还挺准呀?

我叫艾米丽,你呢?”

子乔与艾米丽握手,子乔的手掌只握住了她的四根手指。

这是子乔忙碌了一下午,遇到的第三个喜欢看小说的美女。

“在下吕小布,那边那位是我的朋友,江安。

将安此居的安。”

子安特意把将安此居四个字咬的很重。

艾米丽嘴角一翘,

“好啊~那你帮我要来他的签名,我会好好奖励你的~”

说着,艾米丽伸出食指,勾了一下吕子乔的下巴。

“当然,不过在此之前,请容我上个厕所。”

说完,子乔给江安使了个眼色,走向厕所。

“把签名给我一份,然后帮我把罗拉和布兰妮叫过来!

马上就要成了!”

罗拉和布兰妮是前两个喜欢看小说的美女,子乔分了三个时间段搭讪她们。

而后准备让她们同时出现。

如果自己的猜想正确,那她们就不会质问自己。

吕子乔心里是这么打算的。

江安点了点头,

“说好了,这一票干完,你就告诉我你的经济来源!”

整个爱情公寓里,经济来源最不明确的就是子乔了。

美嘉在宠物店工作,悠悠是演员,关谷是漫画家,展博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

一菲是个老师,曾老师是电台主持人。

只有子乔,最神秘。

所以江安想借着这次机会套出子乔的秘密。

子乔没说话,看着江安缓缓点了点头。

吕子乔回到艾米丽身边,递出了江安的签名。

“帅哥,跟我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艾米丽吐气如兰。

“小布,她是谁?”

罗拉站在酒店门口,轻声细语地问向子乔。

不过子乔并没有从她的语气里听出愤怒。

“你又是谁?”

布兰妮拎着包包出现在罗兰身旁。

“她们……都是你搭讪来的?”

这时,江安从厕所走出。

“小布,我先回去了,玩得愉快!

你的法拉利我就开走了!”

他假装从子乔身边路过,打了个招呼,法拉利三个字说得特别大声。

子乔冲着江安一挥手,而后装作窘迫的样子对着三个女生解释道,

“呃……听我解释,这是…”

突然,布兰妮走上前,食指抵在子乔的嘴唇上,

“嘘~我们懂得~”

子乔瞪大了双眼,看着三个女生,满脸不可思议。

江安走到酒吧门口,愣了一会儿,突然折返。

“子乔,你的卡,别忘了。”

这是江安存零花钱的银行卡,够子乔浪一段时间了。

3601

曾小贤坐在沙发上,用缝纫针一下一下地扎着玩偶,上面贴着黄宝强三个字。

“哟曾老师,干嘛呢?”

江安手里拎着一袋柠檬,推开阳台就看到曾小贤一脸深仇大恨地扎着玩偶。

他没3601的钥匙,只能走阳台。

看见曾小贤这幅样子,江安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现在的他肯定是罢拍了,五百万也不翼而飞。

“都怪这个该死的黄宝强!”

曾小贤手里动作着,还不忘口头诅咒。

“让我猜猜,你不会……违约了吧?”

江安打趣道。

“都怪他!我扎死你,扎死你!”

这时,房门被‘嘎吱’一声打开。

关谷和悠悠哭丧着脸,耷拉着脑袋走进房间。

“曾老师,怎么回事儿啊!我和关关吃饭的时候突然收到了支票冻结的消息!”

悠悠把包甩在沙发上,瘪着嘴看向曾小贤。

“都怪这个杀千刀的!”

这句话曾小贤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

“曾老师,你还记得你早上说过什么吗?”

关谷的口音把说念成了二声,

“果然,江安说得没错!”

然被他念成了四声。

“诶江安,子乔又带你去干嘛了?”

悠悠问向江安,后者把几个柠檬放在果盘里,而后用水果刀切开了一个。

吃了一片,江安答道,

“他在做实验,下午刚找了几个女孩子,现在应该已经上三垒了?”

“三垒?哪一个?”

悠悠瞪大眼睛,满脸震惊。

江安迟疑了一会儿,不过还是告诉了悠悠。

“呃……我的意思是……三个女孩的本垒打。”

“算了算了,他爱干嘛干嘛吧!我和关关还剩三千多个盘子没洗呢。”

悠悠翻了个白眼,不再管自己的大外甥。

“哟吼!江安!你太强了!

我打破了最快上三垒的记录!还是一次三个!”

子乔兴奋地冲进房间,几人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江安,多亏了你!我醒悟了!

果然,让女人无限原谅的秘诀就是地位实力和金钱啊!”

江安递给子乔一片柠檬,后者顺手塞进了嘴里。

“可你还是比这片柠檬酸。”

江安双手一摊,歪头看着子乔。

而后,他打开电视,准时收看张伟版福尔康。

一菲抻着懒腰从房间里走出来,

“哈啊~

哟,江安,你很喜欢看张伟嘛!”

“哟~我们滴暴发户学起巫术了?”

一菲看见扎玩偶的曾小贤,疑惑道。

“一菲姐,你就别嘲笑曾老师了。

巫术,他也学不会啊!”

说着,悠悠拉着关谷的手腕,

“我和关关接着洗盘子去了,拜拜……”

“这不能怪我啊!都怪这个黄宝强!!!”

曾小贤听见这话,又开始诅咒起黄宝强。

“啊!”

他突然惨叫一声,被缝纫针扎破了手指头。

半夜。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子乔和江安一人一瓶酒,拄着阳台的扶手。

“大半夜的,你有什么烦心事儿?”

江安问向子乔。

他半夜睡觉的时候,子乔莫名其妙地把他叫醒。

然后递给他一瓶酒,就把他领到了阳台。

“子乔,该说说了吧?神秘的经济来源?”

江安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开口问道。

“江安,你不是我初中同学吧,我替你保守秘密。

条件就是我不用告诉你我的经济来源。”

子乔抬头闷了一口,像是给自己壮胆似的问道。

与其说是问,更像是在阐述。

“我初中要是有你这么给力的朋友,绝对不可能上了高中之后就不再联系你。”

没等江安开口,子乔长叹一口气,

“但是嘛,现在都是同一个套间里的人了。

不过过程怎么样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结果。

现在的结果就是,你融入了我们,变成了我的好僚机。”

子乔搂住江安的肩膀,又抬头闷了一口。

“你从哪看出来的?”

江安一口没喝,问向子乔。

他不喜欢这种对瓶吹的感觉。

“疑点有很多,不过最可疑的就是,你居然看曾老师的节目!

这太扯了。”

江安摇了摇头,

“诶,我还真看。”

“靠!怎么可能!”

江安可没说谎,不过他指的是陈赤赤。

翌日,下午。

“什么?你要我帮你把小说漫画化!?”

关谷立马从椅子上站起,瞪大眼睛看着江安。

后者一耸肩,

“嗯哼,到时候咱们五五分成。”

关谷激动地直接抱住了江安。

不过不巧,此时唐悠悠打开了房门,

“关关,你……”

铛!(爱情公寓震惊音效)

“哈哈哈哈……江安,难不成你有什么癖好?”

吕子乔和唐悠悠坐在沙发上,开怀大笑。

“子乔你别乱说了,我只是激动而已!

亲爱的你也别笑我了。”

关谷看着大笑的子乔和悠悠,有点窘迫。

“不过江安,你真的要把漫画化交给关关啊?”

差不多缓过来了,悠悠正色道。

“对啊,关谷的《爱情三脚猫》水准很高,足够画我那本史莱姆了。”

“现在我也是个即将闻名天下的漫画家了!”

关谷得意一笑。

“大家,我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几人一扭头,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美嘉!!??”

(几人异口同声,除了江安。)

江安也很震惊。

他记得美嘉跟几人是在酒吧里重逢的,怎么可能是在公寓里?

“我刚从飞机上下来,就来公寓找大家了。”

说着,美嘉眼眶逐渐湿润。

“子乔。”

坐在沙发上的子乔一乐,

“想我也不必这样吧!”

美嘉没回话,缓步走向吕子乔。

“干、干嘛?”

“如来神掌!”

“啊!”

江安跟悠悠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悠悠惊讶于美嘉的一巴掌居然这么响。

江安惊讶于美嘉的如来神掌比想象中多响多了。

“美嘉?”

一菲和曾小贤听见声音,从隔壁走了过来。

他们在一旁叙旧,江安思考着原因。

原著里陈美嘉是在酒吧里被曾小贤和一菲找到,然后才回到了公寓。

突然,江安想起了美嘉说过的一句话。

‘我去公寓里找过你们,可你们都不在!我就来楼下酒吧了。’

江安释然了。

正常来说,现在子乔关谷悠悠应该都不在公寓里,然后美嘉来公寓找大家,一个人也没找着。

不过关谷因为漫画化的事,留在了公寓里,悠悠子乔也没出门。

这才让美嘉与大家在公寓里相见。

“江安?”

“江安?”

“江安?”

子乔的手在江安眼前晃了晃,把江安从思考中拉了出来。

“哦,我没事。”

江安回了一句。

而后美嘉冲他一笑,

“你好,我叫美嘉。”

“我叫江安。”

两人礼貌性地一握手。

而后,美嘉又跟悠悠很快地熟络起来。

江安凑到子乔身边,

“子乔,你这是情债啊?”

“诶呀,就是之前打赌输了,欠了她几个如来神掌。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子乔赶忙解释道。

江安没说话,默默地看着他,眉头一挑。

听见这话,子乔眉头一皱:【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招?】

江安依旧没说话。

子乔再次皱眉:【不是吧?这也能无师自通?】

江安又一挑眉。

子乔:【靠!】

“江安,我最近发现一个勾搭妹子的新方法!

你说,装成瞎子勾起女孩子的怜悯心怎么样?”

没等江安回话,美嘉突然对着大家开口道,

“要不……咱们去一趟楼下酒吧?我带你们见见我的朋友,艾派德!”

闻言,沙发上的关谷停下了削苹果,缓缓扭过头,

“艾——派——德?”

楼下酒吧。

关谷、悠悠、一菲、曾小贤围着艾派德坐在沙发上。

关谷和曾小贤坐在艾派德两侧,悠悠坐在关谷后边的沙发靠背上,一菲坐在曾小贤的沙发靠背上。

江安跟美嘉站在一侧,看着他们四个打量艾派德。

“子乔,你这头发做的挺快啊!”

曾小贤拽了拽艾派德的头发满脸好奇。

“呃……谁是子乔?”

艾派德的口音里,‘乔’是第四声。

“子乔,你学我说话的样子真的逊爆了!”

“大外甥,这是你新的把妹手段吗?”

美嘉把他们从艾派德身旁推开,

“诶呀!他真的不是子乔!

不信你们问江安,他知道子乔去哪了!”

说完,美嘉扭头看向江安。

江安一耸肩,

“打个电话咯?”

嘟——嘟——嘟——

“吕小布在此,有何贵干?”

悠悠边打电话边看着艾派德。

“你在干嘛?”

“洗澡啊,还能干嘛?冲浪吗?”

悠悠挂断了电话。

这时,江安默默地打电话给吕子乔。

“吕小布在此,有何贵干?”

江安没说话,示意众人往下听。

“洗澡啊,还能干嘛,冲浪吗?”

完事,江安挂断了电话。

“菲尔普斯专用山寨防水机,拥有智能的语音回复功能。”

闻言,曾小贤一脸‘你已经被我看穿了’的样子,扭头看向艾派德。

“吕子乔,要不是有江安,我们就被你骗过去了啊!”

说完,曾小贤和关谷一个虎扑,开始薅艾派德的头发。

“你们别薅艾派德的头发了!”

美嘉急忙上前阻止众人。

“hiahiahiahia……”

江安摩挲着下巴,一脸邪笑地看着这一幕。

他不确定没了这矛盾之后,美嘉和艾派德还会不会产生矛盾而后分手。

“江安,他们在干嘛?”

吕子乔站在江安身旁,学着江安摩挲着下巴。

“哦,子乔啊,他们把这人当成子乔了。”

“子乔???你不是把妹去了吗?”

江安扭头看见子乔,被吓了一跳。

“我还想问你呢,我撩妹撩一半手机来电话了,找了理由去了趟厕所,一看是你打的。

我就回公寓找你了。

然后你不在,我就来酒吧了!”

听见这话,江安刚喝下去的红酒差点吐出来,

“啥?那你小姨妈给你打电话你不打算打回去吗?”

“没事啊,如果我小姨妈有事找我,那她会让关谷再给我打一遍的。”

子乔耸了耸肩。

“你问他们去吧。”

江安学着子乔的样子,也一耸肩。

此时,曾小贤停下暴行,想喝一口水。

吕子乔把手里的酒杯递给了曾小贤,

“诺。”

“谢谢啊子乔。”

曾小贤接过酒杯。

“你们在干嘛?群殴游戏?”

吕子乔问道。

“哦,我们在撕下子乔幼稚的伪装……

吕子乔?”

曾小贤瞬间反应了过来,杯里的酒都撒了出来。

听见这声音,关谷悠悠一菲也停了下来,扭头看向曾小贤。

“子乔??”

“那这个是谁?”

关谷看了看子乔,又看了看艾派德。

美嘉趁着机会一把推开关谷悠悠和一菲,

“我都跟你们说了,艾派德他不是子乔!”

三人被推开,被挡住的艾派德出现在了吕子乔面前。

子乔下巴都快惊掉了。

“我靠,就好像在照一面超级没品味的镜子!”

艾派德焦急地看向美嘉。

“对不起美嘉,我觉得你的朋友都不太很喜欢我!

我先走了!”

“哎!艾派德!”

看着艾派德远去的背影,美嘉叹了口气,

“你们…哎呀!”

……

“所以说,那个有着关谷口音的子乔真的不是我大外甥!”

听完子乔和江安的解释,悠悠懵逼地看向关谷,说道。

“当然!我怎么会留那种没品味的头发!”

子乔皱着眉头,满脸嫌弃。

一旁的江安又吃了片柠檬,而且还递给了关谷一片。

关谷咬了一口,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江安又给了子乔一片,子乔咬了一口,还是面无表情。

“子乔,你是不是嫉妒艾派德啊?”

见此,一菲出言问道。

“开玩笑!我吕小布怎么会看上那个泼妇!”

江安吃了片柠檬,而后开口,

“那个艾派德好像也是个画家。”

说着,他看向关谷。

“所以说,那个艾派德就是个关谷跟子乔的缝合怪?”

曾小贤一脸不可思议。

江安拍了拍曾小贤的肩膀,往他嘴里硬塞了一片柠檬,

“没什么可奇怪的,毕竟这里可是爱情公寓啊。”

说完,江安用手堵住曾小贤的嘴,让他无法吐出柠檬。

“嘶~啊~酸爽~”

曾小贤的表情从扭曲到享受,只用了几秒。

“咦~江安,你怎么总给别人喂柠檬啊?”

看着给男生喂柠檬的江安,一菲满脸不解,而后突然变得嫌弃,

“你不会有某种特殊癖好吧?”

“咦~一菲姐,你不会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吧!”

江安嫌弃了回去。

这时,子乔突然猛地一拍桌子,

“不行!我一想起他那张高仿的脸和那蹩脚的口音,我就止不住地作呕!”

闻言,关谷看向子乔,

“我也这么觉得,毕竟那张脸实在是太难看了!”

子乔当然不服,加快语速,

“你是在挑战我的颜值吗?”

关谷不同,关谷胸有成竹地挑衅人的时候,会放慢语速,

“不,我只是在,单纯地鄙视你的颜值。”

吕子乔又一拍桌子,

“很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说完,两人共同起身,不知去了哪里。

悠悠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哎!关关!你别又被他骗了!”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了一菲、曾小贤和江安。

一菲走到曾小贤和江安旁边,神秘兮兮地开口,

“诶,你们说……美嘉找这个艾派德,会不会因为她其实喜欢的是关谷。

但是关谷不在,只能找个冒牌货顶替!?”

没等江安开口,曾小贤出言反驳,

“怎么可能!美嘉喜欢的是子乔诶!

不然他为什么不找一个关谷的撞脸怪?”

江安赞同地点了点头,

“对啊一菲姐,如果美嘉喜欢关谷的话,那她就不会跟悠悠姐相处的那么融洽了。”

“那也可能是装的啊!”

一菲不服地辩解道。

“一菲姐,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说着,江安眉头一挑,

“如果美嘉喜欢子乔,就是我们赢。

如果美嘉喜欢关谷,那你赢。”

曾小贤配合地看向一菲。

一菲嘴角一翘,不屑地哼了一声,

“光说多没意思,赌点什么?”

江安看了一眼曾小贤,后者心领神会,

“赌就赌!

你输了,必须听一晚上我的广播。

我们输了!任凭发落!”

一菲把房间钥匙往桌子上一拍,

“赌这些不切实际的,有意思吗?”

“哼,你还记得张伟说过什么吗?”

曾小贤看着一菲的房间钥匙,不屑地哼了一声,

“跟我们打赌,不是看你要什么,而是看我们有什么!”

江安极为配合,重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江安也不缺啥,主要气氛都到这儿了,不配合不行啊!

“话说江安,你不觉得你们两个男生欺负我一个女生不公平吗?”

一菲突然开口问向江安。

曾小贤被这招搞激了,猛地伸出食指指向一菲,

“你!”

江安把曾小贤的手压下去,说道,

“抱歉了一菲姐,子乔说过,你相当于两个半男人!”

台球厅。

子乔跟关谷打着台球,江安跟曾小贤站在一旁观看。

“受死吧关谷,我就剩最后一球了!”

吕子乔冷哼一声,轻蔑地看了关谷一眼。

关谷擦了擦球杆,

“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一杆,清台!”

啪!

关谷一杆打出,直接把三个球一起打进洞里。

“子乔,放弃吧,不要跟关谷比了。”

江安上前,拍在子乔的肩膀上。

“连你也不看好我?”

子乔没想到江安会站在关谷那边。

只见江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说话。

他默默地把手放在子乔的头上,然后一直平移,平移到了关谷的额间。

子乔的五官痛苦地扭曲到了一起,目光在江安和关谷之间来回徘徊,而后又看向曾小贤,

曾小贤看着子乔,重重地点了点头,

“嗯!”

“你你你、你们!”

子乔先是满脸痛苦,而后瞬间一脸平淡,

“其实,我做过截肢手术。”

……

艾派德的画展上。

关谷和子乔伪装成印度人,江安则是一身西装。

“你为什么不穿成我们俩这样??”

子乔看着一身西装,帅气的江安,心里不平衡道。

“我负责拉扯,穿的当然要比你们端庄了!”

说着,江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三人从长椅上坐了一会儿,艾派德终于注意到了他们。

“您好,我是江安,一位网络小说家。”

艾派德礼貌地与江安握手。

过了几秒,艾派德突然醒悟了似的,

“哦!你是那天唯一没对我动手的人!”

艾派德脸上露出了笑容。

子乔和江安记住了这招。

在所有人都虐待一个人的情况下,只要你不上手,就算袖手旁观,他也会对你有好感。

不过这是第一层,而子乔悟到了第二层。

同样,在所有人都袖手旁观的时候,只要你帮他一把,他就会对你格外的有好感。

但江安悟到了第五层。

这一切都要在那人性格好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话归原题。

江安跟艾派德从著名的达芬奇,聊到中国的顾恺之。

又从画里每个人人物都有大屁股的鲁本斯,聊到画里的东西就跟磕了high药一样离谱的达利。

而子乔和关谷一直在观察艾派德的鞋子。

“看见了没!无敌内增高,汗马宝靴!”

子乔一脸得意地看着艾派德的鞋子。

【眼神交流频道】

子乔:【让他脱鞋!】

江安:【怎么可能?你行你上!】

子乔:【关谷,让他脱鞋!】

关谷:【都说了这不是内增高!这身高是我,遗传给他的!】

子乔:【哼,一群不靠谱的,关键时刻,还得看我自己!】

“呃……江安先生,你在看什么呢?”

艾派德注意到了江安的眼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此时!

吕子乔‘嗖’地一下从地上座位上站起,

“您好!我们是印度日报的工作人员。

我们想给你们拍一张照片!”

说着,子乔亮出了自己的相机。

江安:【我靠!你从哪掏出来的!】

子乔未响应。

“是这样的,在我们印度,袜子和鞋子代表污秽,不能够出现在镜头里。

所以请二位……”

江安:【什么??你连我也不放过?】

关谷:【江安你就从了他吧,不然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子乔看着江安,得意的一挑眉。

江安犹豫了一会儿,不过看着已经脱掉了袜子的艾派德,一咬牙,跟着脱掉了鞋子。

“现在,请二位闭上双眼,想像自己与身后这幅画融为一体!”

江安此刻非常无语。

因为他们背后那幅画,是一张穿着粉色胖次的大屁股。

“我们的闪光灯,有亿点慢,所以还请等一等!

等一等!”

镜头转给子乔和关谷。

子乔左手拿着艾派德的鞋子,右手拿着江安的鞋子。

他压低声音,说道,

“我去,谁的鞋啊,怎么那么臭!”

子乔把江安的鞋子凑近鼻子,一闻。

“呕~”

这味道让他忍不住一阵干呕。

咔嚓!

闪光灯亮起,子乔干呕的表情江安记录了下来。

子乔感受到了闪烁的灯光,一脸惊恐地抬起头,只看见江安嘴角挂着笑意,看着自己。

他手里的手机屏幕上正是自己的照片。

江安:【哼,早就料到你会跟我玩阴的,我特意跟曾老师借了一双鞋垫!我还特意穿了两双袜子,以防被传染脚气!】

他眉头一挑一挑的,看向吕子乔。

子乔:【你!你不仗义!】

关谷:【不仗义的是你!】

“好了吗?我听见快门的声音了。”

艾派德正要睁开双眼,关谷看了一眼正在眼神交流的二人,只好自己开口,

“再等一等,我们要照好多张!”

江安:【你把鞋给我,我把照片删掉。】

子乔:【你先删!】

江安:【你先给我!】

江安乘胜追击:【你不给我我就给公寓里的人各发一份!】

子乔没刚过江安,只能把鞋子还给江安。

子乔看着手里艾派德的鞋子,

“不应该啊!他居然没穿内增高!

诶?

他一米八的男人穿37码的鞋!!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江安不解的眼神,子乔又说到,

“我赢了!!!”

三人对视一眼。

江安:【三】

子乔:【二】

没等关谷的眼神使出来,子乔和江安拔腿就跑。

关谷被两人这一手搞懵了,愣了一两秒,跟着两人跑了出去。

“诶你们等等我啊!”

不过江安刚要跑出门,突然又跑了回去。

妈的,差点被子乔阴了,自己可是用大号跟艾派德打的交道。

万一被艾派德到网站上举报,那自己的完美形象可就毁了。

这么想着,江安蹑手蹑脚地把鞋子脱下,站到艾派德身边,假装惊讶地叫了一声,

“卧槽!艾派德!你的鞋被那两个坑爹的恐怖分子偷走了!”

已经逃出画展的子乔打了个喷嚏,而后对着关谷吐槽道,

“可恶,棋差一招,不然我就能扳回一局了!”

3602

子乔跟关谷逃回公寓,就看到一菲、曾小贤、悠悠和美嘉坐在沙发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哈哈哈哈哈!子乔,你有这癖好跟我说啊!”

曾小贤贱贱地笑声响起。

“大外甥,你小姨妈我这么多年来都没发现你还有这种癖好啊!哈哈哈哈……”

一菲和美嘉笑得根本说不出来话。

子乔懵逼地看着他们。

“什么情况?你们在笑什么?”

曾小贤颤抖着,伸出手机,上面赫然是子乔闻鞋子干呕的图片。

“靠!江安!”

“江安,美嘉已经快要跟艾派德去柬埔寨了,咱们要赶快行动啊!”

3602,曾小贤坐在饭桌上,跟江安商讨着计划,无视了一旁的一菲。

艾派德的事件已经快结束了,跟原著一样,从完美情人变成了精神病人。

不过这次牵扯到了江安,导致江安在公寓里女生们心中树立的高大形象,轰然倒塌。

江安把头伸到向曾小贤,说道,

“我跟你说,把照片塞进美嘉的行李,是最蠢最蠢,最蠢的办法!”

嘶~

下一秒,江安跟曾小贤就一齐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他们看见,一菲用右手的三根手指,折断了两根筷子。

(ps:原著里,一菲准备把关谷的照片放在美嘉的行李,小贤准备把子乔的照片放进美嘉的照片。)

“让我看看,是谁在说我坏话呀~”

美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蹦蹦跳跳地走进房间。

“没事儿,就是两个精神病讨论病情呢。”

一菲随手把断掉了筷子扔进垃圾桶,装作不在意地对美嘉说道。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江安和大家也是熟络了。

而艾派德事件后,公寓里的女生跟江安说话也没之前那么拘谨了。

这倒是个好事,毕竟现在这样才算真正融入了爱情公寓。

“我已经原谅艾派德了!我回来拿一趟行李,然后就要去画展的下一站了!”

美嘉开心地道。

“对了江安,艾派德问你要不要和他一起去柬埔寨开画展。”

说着,美嘉给自己拿了一套碗筷,坐在饭桌上吃饭。

因为共患难了一次,艾派德已经把江安当成朋友了。

江安抿了一下鼻子,而后说道,

“不了不了,我先去趟厕所啊。”

说着,江安瞥了曾小贤一眼,曾小贤心领神会,

“诶哟,我也肚子疼,江安等会我!”

美嘉看着他们冲进厕所的身影,缓缓转头,疑惑地看向一菲,

“他们……在谋划什么事?”

一菲翻了个白眼,

“没事儿,不用理他们。”

卫生间。

江安压低声音,向着曾小贤密谋道,

“现在,最完美的办法就是把子乔和美嘉,关一晚上!

然后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擦枪走火、一!炮!双!响!!”

曾小贤眉头一挑,给江安竖了个大拇指,

“好——流氓的办法。”

两人对视几秒,曾小贤一笑,

“不过我喜欢!”

江安坐在浴缸边缘,思考着计划。

而后他掏出电话,吩咐道,

“我去引开艾派德,你给子乔打电话,然后让关谷悠悠分别给他打一次电话。

这样他就会以为有急事。”

曾小贤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

饭桌上。

“美嘉,我想去艾派德那看看画,你跟他说一声。”

江安从厕所里出来,说道。

“好的!”

美嘉比了个OK,掏出手机打给艾派德。

曾小贤现在则是找关谷悠悠给子乔打电话。

完事之后,江安走出公寓,给一菲打了个电话。

“喂?一菲,我们的计划已经展开了。

江湖规矩,赌约中不可以干涉对方的计划!”

电话那头,一菲‘切’了一声,

“开玩笑,我才不稀得干涉你们那破!计划呢。”

她特意把‘破’字咬的很重。

公寓楼下,五分钟后,子乔喘着粗气,跑到了公寓楼下。

“什么事啊!公寓要拆迁了???”

子乔拄着膝盖,气喘吁吁地道。

看来,只有公寓拆迁才算得上急事。

“呃……美嘉叫你,在3601呢。”

说完,江安露出了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

子乔瞬间就不喘了,身边一直,整理西装。

他上楼之后,江安坐另一辆电梯回到了楼上。

楼上。

曾小贤对美嘉说道,

“美嘉,子乔说他在3601等你,让你从阳台过去。”

美嘉得意一笑,

“哦?看来……这次江湖对决,是他输了呀!”

说完,美嘉一蹦一跳地走向阳台。

美嘉前脚刚走,子乔就出现在3601门口。

“美嘉呢?她说她找我!”

曾小贤眉头一挑,显然是没想到子乔效率这么高。

“她在3602呢,让你走阳台。”

说完,曾小贤把子乔推到一边,冲出。

“完了,光顾着整这些没用的了,我到点该上班了!”

走廊,曾小贤和江安相遇,江安给曾小贤比了个大拇指,曾小贤如释重负,离去。

一菲看着江安和曾小贤这一波操作,下巴惊得都快掉在了地上。

子乔前脚刚踏进阳台,江安就进入了3601,把阳台门锁死,然后果断拉上窗帘。

嘟——嘟——嘟——

“喂?又干嘛?”

一菲的声音传出。

此刻,江安语速很快。

“一菲,现在不是分你我的时候了,不然美嘉就要离开公寓了!”

几秒后,

“好吧好吧,说吧,要我怎么做?”

江安一笑。

又几秒后,在子乔惊诧的目光中,一菲将阳台门锁死,而后拉上窗帘。

江安回到3602,仰在沙发上,丝毫不理睬被敲得啪啪响的阳台门。

“看见美嘉和子乔的反应了吧?美嘉喜欢的是子乔才对!”

说着,江安给一菲扔了一个柠檬。

“美嘉那是得意,不是欣喜。”

不愧是一菲,已经到了这时候,还在嘴硬。

“那好吧。”

江安叹了口气,从沙发底下掏出来一个收音机。

打开收音机。

一菲瞪大了双眼,满脸震惊地看着江安,

“原来你真的听这无聊的节目!”

江安耸了耸肩,吃下一片柠檬。

镜头转移给美嘉和子乔。

美嘉站在3602与3601阳台拐角处,低头犹豫着。

而后,她终于做出了决定,一吸鼻子,抬头迈向3601。

美嘉刚要打开阳台门,窗帘就‘嗖’的一下,自己拉上了。

她被吓的‘呀!’了一声。

再然后,自己再怎么推阳台门都推不开了。

江安锁阳台门的时候,美嘉还在犹豫,而拉上窗帘的时候,他把自己完美地藏在了窗帘后面。

“美嘉。”

子乔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美嘉猛地回头。

眼前的男人嘴角挂着浅笑,几根头发翘起,显然是刚整理好妆容。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他的双眸中好似藏着星辰大海,闪烁不已。

美嘉都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同样挂起了一丝笑意。

“子乔…你找我?”

吕子乔走向美嘉,

“美嘉,别闹了,江安跟我说了,说你在3601等我。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

美嘉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怎么可能!

曾老师跟我说,是你找我!”

子乔也懵了,表情凝固。

而后,他立马回头,却看见一菲脸上挂着一丝无奈,把阳台门锁上,而后拉上了窗帘。

全程一菲没看过子乔一眼。

“靠!被诓了!”

子乔拄着阳台栏杆,阳台角落里还摆着那晚上的酒瓶。

两个都是空的。

美嘉瘪着嘴,一脸不情愿地拄着另一边的阳台栏杆。

两人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句话也不说。

“美嘉,你……过得怎么样?”

过了许久,子乔终于开口,打破了安静。

“很好啊,而且,肯定过得比你好!”

美嘉望着天空,说道。

子乔轻笑了一声,美嘉听见这声轻笑,立马开口,

“你笑什么!”

吕子乔走到美嘉身边,看着右边的美人,调侃道,

“你不会真的喜欢那个冒牌货吧?”

“什么冒牌货,人家比你强多了好不好?”

美嘉怼了回去。

“美嘉,你为什么要离开?单纯的赌气?”

又沉默了很久,子乔开口问向美嘉。

美嘉一挥手,装作不在意地道,

“我只是出去单人练级了而已!”

“所以,你满级了?你在那边都干了些什么??”

子乔满脸震惊。

美嘉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脸蛋微红,

“想什么呢,流氓!

我说的是…是苹果与菠萝的区别!”

说完,美嘉傲娇地一挺胸。

子乔看了一眼,‘切’了一声。

“他们都跟我说了,你在东北那边做了…八个月的人体模特……”

说着,子乔用手比了一个‘八’出来。

“啊??我都跟他们说了别告诉你!”

美嘉赌气地嘟着嘴。

“我困了,睡觉了。”

美嘉把空酒瓶放在一边,缩在角落里。

子乔扭头看向美嘉。

却看见几张脸正透过阳台门看着自己。

江安:【上啊!本垒打!!!!】

悠悠:【上啊大外甥!】

关谷:【放心吧子乔,我会给你录像的!】

说着,关谷亮出了自己的相机。

“你们怎么都在?”

美嘉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顺着子乔的目光看去,被吓了一跳。

哗——

阳台门被一菲拉开,几个人失去支点,跌进阳台。

“呃……”

几人相视一眼,而后一齐笑着看向美嘉,

“美嘉,欢迎回来!”

美嘉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庞,双手捂着嘴,眼眶微红。

“你们……不是、不是说好了,不告诉子乔的嘛!”

抽泣着,美嘉还不忘吐槽两句。

“美嘉,别走了,我们已经把你欠的那些钱都寄到老板的店里了。”

(原著里,美嘉的失误导致东北老板娘亏空,欠了她一笔钱。)

一菲笑着看向美嘉,说道。

房间里传出了曾老师的声音。

“欢迎收看你的月亮我的心,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

人的一生中会拿到很多剧本,你可以随时抛弃它们,但不要忘了,有一份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

不要扔错。”

夏天即将say goodbye,晚风已经带上了一丝凉意。

艾派德站在公寓楼下。

“江安!江安!!!”

……

几天后。

众人坐在沙发上,听着一菲发号施令。

“听着!展博和婉瑜后天就要回来了,咱们一定要办一个盛大的派对,给展博和婉瑜,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快快快!现在就动起来,不然明天就不赶趟了!”

“麻袋(等一等),你刚才不是说后天吗?”

沙发上的关谷打断了一菲,疑惑地问向一菲。

江安看了一眼关谷,又看了一眼一菲,说道,

“你问她还不如不问。”

下一秒,曾小贤哈哈一笑,看着江安,

“是啊,没准一菲根本不知道展博和婉瑜哪天回来呢!”

啪!

两人一拍手,剩下几人跟着笑了起来。

“别笑了!谁说我不知道的!”

说着,一菲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就是后天!”

此时,房门被‘咔嚓’地一下打开。

“老姐!我们回来啦!!!”


>>>点此阅读《爱情公寓:开局装成子乔同学》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