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铁花 宋叶华《穿越七零当恶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七零当恶妇
分类:年代
作者:霍雅君
角色:宋铁花 宋叶华
简介:【爽文+女主超飒有仇必报不隔夜型的】别人穿越不是团宠就是白富美,为什么她就穿在一个三十多岁恶妇的身上呢!成为恶毒养母不说最后还不得善终,最最主要是她一个二十多岁没谈过恋爱的文艺女青年,为什么对她示好的都是四十加的大叔呢!那个帅哥,你三十二岁我不嫌大,别看我儿子十八,可是我实际年龄才二十七而已。

书评专区


宋铁花 宋叶华《穿越七零当恶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七零当恶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铁花?铁花?你终于醒了。”

宋叶华睁开眼睛整个人都有点晕晕沉沉的,只不过她还没开口,她身边的哭声就一浪高过一浪。

“铁花都醒了,你就别哭了。”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老妇终于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铁花啊!你可要挺住啊!大鹏不在了,这个家以后得靠着你才行,你别忘了,你还有两个,不对,是三个孩子要养呢!”

宋叶华眨眨眼睛,这是什么情况,还有这昏暗的地方是哪啊!

“宋铁花同志醒了吗?我们代表厂里来慰问一下。”

宋叶华的脑子嗡的一下,这个名字她这会儿才想起来了,难怪有点熟悉,这不就是她昨晚看的那部年代小说《重生七零》里面女主的那个恶毒养母吗?

这个恶毒的养母不但用自己亲生女儿换了女主的人生,还想方设法害死了女主,让女主无法和亲生父母相认,好让她的女儿享受这些荣华富贵。

结果女主重生了,报仇血恨,最后恶毒养母宋铁花蹲了大狱,女主男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人生,她是熬到早上三点半才看完大结局的,结果一觉醒来竟然就这样穿书了。

可是这是什么情况?她可是一直站女主的,怎么就穿在了这位恶毒养母身上了呢?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

再者说了,她才二十七好不好?虽然比较讨厌老妈安排的一次又一次相亲,可是还有大好时光等着她去享乐呢!怎么就穿越了呢?

“宋铁花同志。”这位厂领导郑重地握住她的手,“郭鹏也算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厂里最终决研究决定,除了给你们一些补助金之外,还可以给你们家一个接班名额。”

“谢谢厂长同志,谢谢厂里对他们娘仨的关心,我闺女现在情绪还……我替她谢谢你们。”

“接班名额?”一个老太太冲过来,“厂长,死得可是我儿子,补助金应该由我这个当妈的保管吧!少了我们可不干。还有,一个接班名额怎么够啊!我大孙子二十了……”

“亲家母,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他们娘仨抢补助金,你是想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娘仨饿死啊!再说你大孙子还有你大儿子呢!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这个名额怎么也得给小强。”

宋叶华感觉自己的头嗡嗡的,看来得重新整理一遍思绪了。

如果她记忆力还不错的话,这一年应该是一九七四年,宋铁花的丈夫在轧钢厂因为操作失误导致意外死亡,这一年宋铁花儿子十八,女儿十六,养女十五。

此时上山下乡的风潮正劲,他们家必须有一个子女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原主让大儿子接了丈夫的班,直接把小女儿送下乡了,结果四年之后,当年托付他们照顾孩子的那家人找来了。

原主听说到这家现在平反在京市当了大官,这种机会她哪能错过,于是就让亲生女儿替了养女去京享福。

她则在这边安排筹划着杀了养女,好让女儿能一辈子享受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而他们家也跟着一起飞黄腾达。

说白了这个女人骨子里就是自私自利,除了自己从来不为别人考虑,可是她宋叶华活了二十七年,一直都与人为善,怎么就穿到这种人身上了呢?

就算不能穿在女主身上,至少也混个女二吧!这样还有改邪归正的机会,可是现在这个身份让她怎么接受得了呢!

可是接受不了怎么办?事已至此,睁开眼睛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她处理呢!

“厂长同志,我家郭鹏是在工作岗位上牺牲的,他死的光荣,您放心我们肯定不给厂里多添麻烦,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就让孩子去接班。”

这事她知道,这是因为调查结果还没出来,厂里才对他们这样的。

书上写的后期因为原主带着孩子们去厂里闹,想要更多的补偿金,所以这事弄得很难看,最后调查结果出来是因为郭鹏自己操作失误才出事故的,这样的话厂里是可以追究责任的,可是人已经死了也无从追究了,但是也在厂里做了通报,弄得原主一家很没脸面。

好在厂里也没计较,还是让她的大儿子接了班,但是补偿金就一分也没有了。

“什么不给厂里添麻烦,我看你是哭傻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儿子就这么白死了?”

宋铁花的婆婆从来就不是善茬,书里写的这位宋铁花能跟她婆婆为不点小事滚一块去。显然这婆媳关系就从来没好过。

“再说了,我儿子活着的时候,一个月可是给我两块钱呢!他现在死了补偿金怎么就没有我的了。你们不给我,我就天天去厂里闹。”

“去,有能耐你天天去,你最好能把你儿子给闹的活过来,那我真要感谢你了。”

“妈,二弟已经没了,你就别在这闹了。”郭顺过来拦着老妈,他真是挺怕这个时候老妈再跟老二媳妇打起来的。

老二都没了,撇下老二媳妇带着三个孩子这日子以后可咋过啊!

“我闹啥啊!我儿子都没了。”说着老太太拍着大腿坐地上就开哭。

哭谁不会啊!宋叶华可是奶奶带大的,从小就跟着奶奶看年代剧的,这招她也会。

“大鹏啊!你快回来看看吧!你这还没走远呢!你妈就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你要还有良心你就回来看看啊!”

“啥?你啥意思啊!你想大鹏走也走得不安心吗?”老太太从来就看老二媳妇不顺眼,俗话说的好,妻贤夫祸少,她认为就是因为儿媳妇不贤惠儿子才没的呢!

她可听说了,出事那天早上两口子吵架了,要不然儿子能在工作中把命给搭进去吗?

她还没找这个泼妇算账呢!她竟然还敢哭给她看。

“我丈夫没了,我还没能哭几声了?我就是想让大鹏回来看看,看他刚走他妈怎么欺负我们的。”不就是比谁的声大吗?谁不会啊!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反正原主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按照书里的人设来呗!这样还没人怀疑。宋叶华可不管那一套,哭的越来越大声。

说来也奇怪,她这边还没哭多久呢!外面就刮起风来了,这阵风真是刮得有些邪乎。

“不好了,灵棚翻了。”外面有人喊。

——

作者有话说:

新文来了,各们亲们收藏好,养肥就可以看了。

郭家老太太一听灵棚翻了吓得忙从地上爬起来,这是绝对的做贼心虚,她是真怕二儿子找来把她给带走了。

宋叶华出去时大部分人因为刚刚那股邪风都散了,只有娘家一些亲戚还在呢!

郭家老大郭顺这会儿也把老太太领走了,一起走的还有他儿子,至于他媳妇,因为和原主不合压根没来。

郭鹏还有个弟弟郭凯也压根就没露面,可以想象得出来,原主这人缘有多差。

这个时期也不兴搞那一套,所以灵棚只放了几个花圈和相片,人因为死得有点惨烈,所以出事后就入殓了。

三个孩子跪在那里守灵呢!刚刚刮翻的灵棚已经被收了起来,今天是最后一天,反正一会儿也得撤了。

宋叶华看着三个孩子,尤其是最小的那一个,明显的营养不良,而另外两个虽说也没好哪去,至少看上去还可以。

“妈。”大女儿看到她妈终于露面了一下子哭出来,“爸没了,以后咱可咋办啊!”

“怕啥!你哥都十八了,咱家又不是没有男人!”在宋叶华眼里,十八九岁的小大伙子怎么可能撑不起这个家,可是显然她是高估了原主的一双儿女。

“我可不去接爸的班。”郭强站起来愤愤地说,“妈,我爸因为啥送的命啊!你忍心把我往那种地方送?”

宋叶华皱了皱眉头,“那你想干啥?上山下乡去?”

郭强瞪大了眼睛,“妈!我可是你亲儿子。”

宋叶华翻着白眼,亲不亲的,现在保命要紧,她既然已经穿来了,就不可能再走原主的老路了,不然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接班还有当知青,你自己选一个。”

“妈?你还是我亲妈吗?”

“不是,你亲妈跟你爸一起走了。”宋叶华语气冷淡,说的也是事实,可惜没人信啊!

“小强,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气你妈呢!以后这家里你可就是顶梁柱了。”

“姥姥、姥爷,我真的不想接我爸那个班,再说我也干不了那个活啊!”郭强是真心不想接他爸那个班,热轧车间冬天还好说,夏天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再说那地方多危险,他爸就是死在那儿的,他说死也不想去那种地方上班。

“那就上山下乡,你同学里也走了不少了。”宋叶华真是看不上这个便宜儿子,也不知道当初原主怎么想的,下乡这种事不就应该让儿子去吗?

“妈,我爸才刚没,我怎么能扔下你们几个去当知青啊!再说咱家这种情况,革委会难到就不能照顾一点吗?”

“铁花啊!这事咱从长计议。”

“是啊!姐,你冷静点,我们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这事咱得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啊!”说话的是宋铁花的妹妹宋铁莲。

不得不说这宋家给孩子起名真是有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啊!原主还有个哥哥叫宋铁钢,这会儿帮着原主家忙别的呢!

宋叶华摇摇头,“我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

“爸妈,你们回去吧!我留下来陪我姐。”宋铁莲看着一脸憔悴的姐姐,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她是想留下来开解一下姐姐,再帮姐姐筹划一下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宋家的亲戚朋友帮着把东西都归置好了,也都离开了,走时都对宋铁花报以怜悯的目光。

虽说宋铁花是个厉害的角色,可是再厉害的女人,遇到这种变故也受不了啊!

他们还以为她会病个十天半个月,没想到三天的时间硬是让她挺过来了。

但是没挺过来又怎么样,她身下还有三个孩子呢!她不坚强起来,孩子要怎么办啊!

“姐,你喝点粥吧!这三天你水米未进,再这样要熬不住啊!”

宋叶华喝了两口粥,再抬头看到坐在她身边的这几个人,突然就没了食欲。、

算起来她只比这个便宜儿子大九岁,结果现在就变成他妈了。

再看看身边的两个女儿,宋叶华这头就疼。

“姐,你再吃点吧!”

宋叶华摇摇头,“吃不下。”她看了一眼孩子们,“你们去休息吧!你小姨陪着我呢!”

孩子们把碗里的粥都喝完,然后各自回房间了。

宋叶华长长叹了一口气,她之前还没仔细看看这个家,现在看来真是一穷二白啊!三间海青房一个小院,家里最像样的就是这点家具了,就这些还是原主的陪嫁。

“姐,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吗?”宋铁莲看着姐姐这副憔悴的模样有些不忍心地问。

“如果郭强不想接他爸的班,就让他去下乡吧!”

“姐!”宋铁莲惊讶地看着她,“你舍得吗?我听说去的那些地方连饭都吃不上,还要干活,小强从小到大都没干过力气活。”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至少他还有选择的机会。”宋叶华冷冷地说。

“那你打算让谁去接班?”

“她哥要不去,只能让小可去了,我到时找找厂领导给她换个岗,反正也不是读书的料。”

宋叶华知道,原主这个闺女就是徒有其表,骗她妈一愣一愣的,经常让妹妹帮着写作业,她妈还一直以为自己闺女读书多厉害呢!结果一无是处。

“小可、小可读书不是一直挺好吗?”

“反正还有半个月就考高中了,如果能考上就让她去,考不上就乖乖给我进厂当工人去。”

“那小星你打算怎么办?”

宋叶华看看宋铁莲,因为她知道当初就是这个在妇产科当护士的妹妹把这个孩子交给原主的,当时那家还给了二百块钱,要知道在那个一个月才开十几块钱的年代,二百块钱真的很多了。

原主就是贪了这笔钱所以才勉强收养这个孩子的。

结果之后那家人再无音信,原主自认为赔大了,就等着养女年纪一到嫁出去多收点嫁妆好弥补她这么多年的损失。

可是她是宋叶华,不是宋铁花,她可是看完了整本书,难到还能走原主的老路吗?那不是一心求死吗?既然她穿来了当然是要改变命运的。

——

作者有话说:

听听她的名字,叶华,一听就是上神的名字。再听听原主的名字,铁花,她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不过怎么评价也没用,因为现在在别人眼里她就是宋铁花。

“小星她年纪还小,不管是接班还是上山下乡都不太合适,我再想想吧!”宋叶华看着妹妹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又补充道,“再说我些年让小星伺候惯了,她走了我有点舍手。”

宋铁莲这才点点头,这个理由还真说服了她,小星从五岁起就开始干家务,要说这个家里最听话的无疑就是这个养女了。

“对了,那家有消息吗?”

宋铁莲遗憾地摇摇头,“人在不在了还不知道,就算人还在,能不能要这个孩子谁也说不好,他们要是真不想找回孩子的话,咱们也找不到他们啊!

再说孩子眼看着就长大了,再过几年找个条件好点的男人嫁了算了。”

其实这个孩子当初宋铁莲想自己抚养,可是她丈夫死活不同意,但是这笔钱她就想着让姐姐赚了吧!二百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再说那时小可还没断奶,一个孩子也是喂两个孩子也是养,就一起养着呗!

那时以为一两年就能接走,那家走时说了他们稳定下来就过来接孩子,哪成想就养了十五年呢!

宋叶华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她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她真不敢这么想,再熬几年那孩子的家里人就找来了,她一个平头老百姓,哪能跟那样的家庭抗衡,要知道她卖女儿似的把养女嫁掉,那家人还能饶了她,估计她的结果不会比书里的原主好到哪去。

宋铁莲因为还要上班,一大早做好早饭就走了,结果她刚走没多久,原主的婆婆就又上门了,这次一起来的还有大儿媳妇。

宋叶华真是好笑,原主丈夫死了不见这个当大嫂的上门,这个时候来恐怕是没有好事吧!

果然宋叶华还没开口,原主的婆婆先开口了。

“我今天跟你大嫂过来,是来谈养老的事的。”

宋叶华没爱搭理他们,张罗着孩子快吃饭,两女儿还在读初中,一个初三一个初二,马上就要考试了,耽误这几天还不知道能考成啥样呢!

原主的大儿子初中毕业混了两年了,之前原主丈夫活着的时候,就想让他进厂当学徒,他就不干,他嫌那活又脏又累,他想找个轻松的活,可惜家里既没关系又没钱的,他只能当街溜子。

没事跑去黑市倒腾点东西,他感觉比上班强多了。只不过现在抓的比较紧,还得看运气。运气好一天能挣一块两块的,运气不好或许东西就被没收了。

这事他没敢跟家里说,可是现在他知道如果不坦白,他妈肯定逼着他去接班。

其实他想了,就算上山下乡都比接他爸那破班强。因为跟他挺好的那几个都当知青去了,他们这种人在哪还不混个风生水起啊!

“宋铁花,我说话你没听见啊!”

宋叶华瞥了老太太一眼,“养老?你养谁了就找谁养老去,跟我没关系,我又不是吃你家米长大的。再说了你儿子又没死绝,犯不着跟让我一个外人养老吧!”

郭老太太一听这话炸了,“你这是咒我儿子呢!”

“妈、妈,您别生气,咱今天不是说好了来心平气和地谈养老的事的吗?”

郭顺媳妇姚春芬向来是个会来事的,所以老太太才一直跟着他们一起过。

说起来老太太年纪也不大,才五十八身强体壮的,家里家外的活都能拿得起来。与其说老大养老还不如说老太太伺候他们一家子呢!

就因为这事原主和老太太之间就一直有矛盾,当年她忙不过来想让老太太帮忙带孩子时,老太太怎么说的,谁生的孩子谁养,反正她的任务就是把儿子养大就行了。

她将来有儿子养老,至于儿媳妇那就是外人,她可不敢指望。

宋叶华记忆力好着呢!再说那本书她看得还挺认真的,真不知道老太太哪来的勇气,竟然还跑这来跟她叫嚣养老的事。

她看出来了,老太太跑这来谈养老是假,想要抢那个接班名额才是真的,这简直就是做梦。

宋叶华手脚利落的给每个孩子分了一个咸鸡蛋,看的老太太直瞪眼。

就连郭星看着她妈突然递过来的咸鸡蛋都愣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下来,她想估计是因为今天奶奶和大妈来了,所以妈妈才这么大方的吧!

“你俩赶紧吃完上学去,郭强你今天不许出去。”

“哦!”郭强答应的挺痛快,明显今天他奶奶来找麻烦,他怎么也得站在他妈这边。

姚春芬看了一眼他们早餐,三合面馒头和大米粥这个嫉妒啊!

因为郭鹏是三级工,所以工资在厂里不算低,一个月有三十七块五呢!他们一家五口都是城里户口,所以每个月领的粮油也比他们家多。

姚春芬户口是农村的,孩子们也都随了她,所以他们家只有老太太和她丈夫能领到粮,就那么点细粮到时还得换成玉米面啥的,一个家才能够吃。

再说她丈夫挣得也没老二多啊!她昨晚才知道老二死了厂里竟然给了一个接班的名额,她大儿子二十了,如果能接了这个班,他们家日子可就好过了。

所以今天她听老太太跑来要名额立即就跟来了,至于她之前和宋铁花不说话这事她也顾不得了。

吃完早饭送走了两个女儿,宋叶华看着还坐在那赖着不走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头。

“郭强,你去革委会把主任找来。”

“咱们谈养老的事,你找外人来干嘛!”老太太不高兴了。

“当然是找个见证人,我得让大家伙看看,郭鹏刚走他妈就上门来逼我们孤儿寡母。老太太,当年你也是年纪轻轻守了寡,我就想问问当初你带着三个儿子有人这样逼你吗?”

老太太心虚地眨了眨眼睛,“怎么着?就算带着三个儿子,我当年也伺候公婆一直到他们离世。”

“是,你老这孝顺的可是名声在外,我听大家伙说,孩子的太奶奶就是被你给气死的。”

就在婆媳俩剑拔弩张的时候,前进社区革委会的刘主任带着人一路小跑的过来了。

郭家老太太气的都要动手了,要知道这是老太太最不想让人提起的过去。

宋叶华倒是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她不信老太太真敢动手,她要是真动手了就证明那件事是真的。

姚春芬这会儿还拦着呢!看到有人来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们婆媳俩这是为啥啊!郭鹏同志这才走几天,你们想让他走的不安心吗?”

因为郭鹏是在工作岗位上走的,怎么也得是为了革命事业鞠躬尽瘁,刘主任的丈夫就是轧钢厂的领导,所以这事她还是挺清楚的。

“想让他走的不安心的是他亲妈,一大早上门来找麻烦,她这是给我们母子四人添堵呢!”

“刘主任,你听听这是她一个当儿媳妇该说的话吗?”

“大妈,你看你们现在这心情都不太好,有什么事不能晚几天再说啊!”

郭老太太瞪着刘主任,“不能,刘主任这事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儿子现在没了,我这养老的问题不弄明白了可不行。”

“大妈,你不是一共三个儿子吗?郭鹏同志没了你还有其他儿子啊!”

“那不一样,大鹏在的时候每个月都会给我钱的,他现在不在了,我这以后……”

刘主任听明白了,这是要钱来了。她知道厂里研究决定补半年的工资给郭鹏家属,不管是补助也好慰问金也好,反正就是这个意思,看来老太太是盯上这二百多块钱了。

不过宋铁花这一毛不拔好像也不太好,毕竟那是郭鹏他娘,这补助金怎么也得给老太太一点吧!

刘主任把宋铁花拉到一边去了,“郭鹏家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谁家遇到这种事都很难过去这个坎,你看老太太年纪也大了,这白发人送黑发人……”

“刘主任,你说我容易吗?他这说走就走,我还得拉把三个孩子呢!”宋叶华简直觉得自己太有演戏天分了,这种悲痛欲绝的微表情说来就来。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这多少得给老太太点吧!”

“啥我就多给老太太点啊?”

“补助金啊!我听说不是给补半年工资吗?”

“不知道啊!我还没去领呢!”

刘主任这会儿明白了怎么回事了,“我听说厂里给你们补郭鹏同志的半年工资,这个你快去领吧!毕竟以后家里花钱的地方多着呢!但是这钱你也不能一点都不给老太太啊!那到底是郭鹏亲妈,养儿方知道父母恩,你这也抚养了三个孩子,你应该懂的啊!”

宋叶华明白了,看来这位刘主任是真的小看了原主这位婆婆了,这个老太太胃口大的很。

“这样吧刘主任,我找你们来也是做了见证,补助金我可以给她一点,但是养老的问题我不负责,毕竟她也没养我小,而且我这三个孩子她连搭把手都没有,我凭什么养她老啊!

至于以后孩子们大了有能力了,想孝敬她那是孩子们的事,我能做到的也就这些了。”

刘主任点点头,郭家老太太对三个儿子从来就没一碗水端平过,她这个当主任的也知道。

“那我去跟老太太去说。”刘主任突然觉得今天的宋铁花还是挺通情达理的,估计是因为丈夫刚刚离世不想跟老太太一般见识。

显然郭老太太也没想到宋铁花这么容易松口,可是她不是冲着这点补助金来的,她的目标也是想要那个接班名额。

不得不说老太太跟谁过就向着谁,老二家的条件明显比老大家好,老大吃亏在娶这个媳妇是农村的,他们家就老太太和老大吃商品粮,虽说老大媳妇娘家能接济点可是那远远不够。

再说老大家还是两个儿子,一个二十一个十八那吃起饭来那真是没够。

还有一点就是大孙子这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结果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上哪找媳妇去,这次她是万万不能再让大孙子走她儿子的老路。

就算找个宋铁花这样混不讲理的那至少也是城里户口吃商品粮的,而且以后生了孩子户口随妈这样的话老大一家就彻底翻身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二儿子找宋铁花她就算没看上也没反对的主要原因。

反正现在老太太这是想从根儿上把大儿子一家带上正路。

但是她知道宋铁花不好惹,她怎么可能轻易把这个名额让给老大一家呢!所以她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谁能想到平时一毛不拔的宋铁花今天竟然这么好说话。

“她、她能给我多少补助金?”

“我知道你二儿子平时偷偷的一个月给你两块钱,这样我让宋铁花同志一次性给你一年的钱怎么样,你要知道她还有三个孩子要养呢!再说厂里也没给她多少钱啊!”

刘主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以为自己今天能把这事弄明白。

“不行,厂里不是又给补助金又给接班名额了吗?两个我要占一个,如果我儿子要活着,他给我钱哪止一年,十年二十年都能给。你跟宋铁花说,要么给把接班名额给我,要么把补助金给我。”

这个她和大儿媳妇来之前可是打听好了,厂里能给补半年工资,那就是二百多块钱呢!这年头谁家里能存个一百多都是大数了,二百块钱那也不少啊!

有这二百块钱那个名额实在弄不来,他们想办法找找人送点礼找个别的工作也行啊!

宋叶华现在多少理解为什么原主那么能撕,换成她遇到这样的婆婆她也不会手软的。

宋叶华一句话没说,只是转过头看看她那个便宜儿子郭强,这小子显然也没想到他奶奶这么大胃口。

“奶,我爸都没了,你是不想给我们活路了。”

“你、你不是不想接班吗?”老太太没想到孙子会怼她。

“我、我就是不接班我还有两个妹妹呢!就我妈一个人挣钱,能养得活我们三个吗?再说了,那是厂里照顾我妈和我们兄妹三人才给的补助和接班名额,奶奶你凭啥跟我们挣啊!”

“你个小兔崽子,你怎么跟你奶奶说话呢!她到底是你的长辈。”姚春芬终于忍不住了。

“你说谁小兔崽子呢!”宋叶华冷冷地看着那婆媳俩人。

“长辈!”她冷哼,“那也要有长辈了的样子才叫长辈。”

“你……”

“你什么你,这里是我家,我不欢迎你们,赶紧给我走,别耽误我办正事。”宋叶华看出来了,她先把钱拿到手才是钱,就郭老太太这样的,到时还不知道能作成什么样呢!她可没时间跟她折腾。

“刘主任,你看看她,这孩子都被她教坏了。”

刘主任站在一边左右为难,“老太太,你再考虑考虑,你提的要求也实在是……”

“刘主任,你让她去告,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郭强,锁门。”

“哦!”郭强现在也没了主意,只能都听她的。

郭老太太完全没想到就这么被赶了出来,“你们、你们要去哪啊?”

“用不着你管。”宋叶华推着家里唯一的自行车,要知道这年头,能有一辆自行车那算是大件。

“刘主任,我今天还有挺多事要处理,我就不送你们了。”

刘主任这边关系要打理好,孩子上山下乡还得归人家管呢!这年头有关系的话,至少不会送到特别艰苦的地方去,虽然哪也不富裕,可是走远走近可大不一样。

刘主任也挺不好意思的,本来想着她说服了宋铁花就能把事情解决了,没想到今天老太太又出幺蛾子。

看来她回去得给她家那位打个电话,要知道她家那位正好主管后勤这块。

郭老太太就看着孙子骑车载着宋铁花就这么走了,一准儿是去厂里了,弄不好直接去领补助金还有让郭强去接班了。

“不行,咱俩得去厂里。”

“这、这不好吧!”姚春芬有些为难,死的又不是她丈夫而是孩子的叔叔,她去厂里要接班名额这也说不过去啊!

“你不去郭耀就接不了班。”老太太急着说。

“这要是郭强想接班了,怎么也轮不到郭耀啊!”

“那咱也得把钱拿着啊!”老太太这个时候真觉得大儿媳妇不如二儿媳妇,老二媳妇虽说是个不讲理的,可是关键时刻敢往上冲啊!再看看老大媳妇,这副窝囊样一看就办不了大事。

郭强一米七七的个子,除了瘦一点其他各方面都还不错,载着他妈一路狂奔没到十分钟就到轧钢厂了。

只不过在厂门口他再次认真地看着他妈,“妈,我真不想接爸的班。”

“我昨天说了两条路让你选,你如果真考虑好不想接班的话,只能上山下乡了。”

郭强想了一下点点头,“那我下乡当知青去。可是如果我去了家里就只剩下你们娘仨……”

“家里有你妈呢!你当你妈这么些年的盐是白吃的。”宋叶华说这话一点都没心虚,大九岁也是大啊!那也比他吃的盐多啊!

“小可能愿意接班吗?”郭强知道小妹是爸妈捡来的,所以这班肯定是大妹接了,就冲他妈这偏心样,也不可能便宜了外人。

“这就由不得她了,如果她能考上高中就接着念书,考不上就接班。要学会知足知道吗?至少你们还都有选择。”

她莫明奇妙就穿这来了,一睁开眼睛就变成远近闻名的恶妇她找谁说理去。

厂里后勤这边对宋铁花母子俩态度还算不错,虽然事故原因还有调查中,可是她丈夫到底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

一家之主没了,一个妇女带着三个孩子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厂里也是开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不过大家伙也听说了宋铁花名声不太好,是个胡搅蛮缠的主,所以也做了心理准备。

只是没想到人家来了什么也没说,对于厂里的安排先表示了感谢,然后说出来家里的困难。

因为他们家必须有一个孩子要上山下乡,所以儿子家里唯一的男人,决定他去上山下乡,毕竟那比起进工厂当工人肯定要艰苦的多。

至于接班的事宋铁花想让大女儿来,大女儿今年初中毕业,可是女孩子进热轧车间显然不合适,她请求厂领导帮忙给调换个工作岗位,对于岗位他们没啥要求,只要女儿能干的就行。

这个要求也合情合理,厂里这边答应等岗位调好了再告诉她,正好大女儿那边距离毕业还有一些时间。

不过补助金这事,因为刘主任刚刚给丈夫打了电话通了气,所以厂里还是找人劝了劝宋铁花。

因为这笔补助金一是考虑到郭鹏的老婆孩子,当然也考虑到了他的老母亲,所以厂里的意思,这笔钱就按人头分,这半年工资按人头分的话就是每人四十五块钱。

宋叶华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等她签了字拿了属于她和孩子们的那份钱时,郭老太太带着大儿媳妇也来了。

看到宋铁花手里拿着钱她眼睛都红了,吵着嚷着宋铁花不给她老太太活路了。

结果宋叶华瞅都没瞅她带着儿子转身就走了。

“老太太、老太太,你听我说。”刘主任的丈夫是管后勤的一个副厂长。

“高厂长啊!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儿子都没了,这个宋铁花她就想我这个老太太也跟着儿子一起去了,她这是想逼死我啊!”不得不说郭老太太这演技真不错,可惜没人愿意看她这套啊!

高厂长皱着眉头,“老太太,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啊!”

“高厂长啊!死的可是我亲儿子啊!”

“是,厂里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把补助金按人头分的,你的那份还在呢!你签了字就能拿走了。”

老太太还准备哭呢!一听这话一下子就把眼泪收住了。“啥?你说啥?这事宋铁花她同意了?”

“同意了。宋铁花同志表现的很高风亮节,她一点都没打哏,只拿走了她和孩子的那份,你那份还在呢!四十五块钱,你签了字就能拿走了。”

老太太眨眨眼睛,她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这事情跟她想的不一样啊!这宋铁花这是吃错药了?竟然还能分给她四十五块钱?她没听错吧!

“那她让谁接班了。”老太太一把拉住高厂长急着问。

高厂长愣了一下,“当然让孩子接班了。”刚刚宋铁花走时特意跟高厂长说了一下,接班的事如果老太太问起来,就说孩子接班了。

宋铁花也没避讳这件事,她就直说老太太想替大孙子抢接班名额,这事厂里也不会同意啊!这是照顾家属才给的名额,也不是谁都能接班的。

高厂长真不知道这老太太到底怎么想的,长辈也不是这么当的,难道二儿子的孩子不是她孙子?

“就、就这么说定了?死的可是我儿子啊!”

“是你儿子,可是也是宋铁花的丈夫,也是孩子们的父亲啊!让郭鹏的儿女接班有什么不对的?难不成老太太你还能接班?”

“我、他们孩子小啊!”老太太真是找不到什么更好的理由了。

“不小了,我们这十六岁的学徒工也有,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孩子爹都没了,孩子要说长大还不快啊!一夜之间的事。”

高厂长看了一眼手下人,“快去带着老太太去会计那边把钱领了,老太太节哀顺便吧!人没了咱活着的人日子还得过啊!这一点你真要学学你儿媳妇,你要坚强起来啊!”

一提到宋铁花老太太气血上涌,“大鹏啊!你说你咋说没就没了呢!”老太太这会儿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就不知道她是为了儿子去世而伤心还是因为大孙子没抢到这个名额而伤心了。

宋叶华这边虽然心疼分给老太太的四十五块钱,可是如果这笔钱她不舍出去的话,这老太太绝对会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她可没那个功夫跟老太太天天撕,她还有正经事要干呢!

说起原主也是有正经工作的,那就是在供销社打酱油,这个打酱油是真的打酱油,这个年代这也算是了份正经职业。

她负责那摊是酒和酱油,都是在那种大缸里散装酒和酱油,然后拿着那种有刻度的像竹筒似的东西用漏斗倒在他们自己带的瓶子里就行了。

工具有一两、半斤或是一斤的,当然都是凭票买的。这年头没票没钱寸步难行啊!

宋叶华真要感谢小时候陪着奶奶看的那些年代剧,所以看到这些时,她竟然一点都不陌生。

而且这工作多简单啊!认识字都会,票上写几两就打几两呗!

“铁花,你咋今天就来了。”

不得不说原主虽说是个不讲理的,可是和领导的关系搞得还不错,毕竟她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孰轻孰重还是知道的,不然怎么在社会上混呢!

宋叶华眼圈微红地说,“在家里想的更多,还不如来上班呢!”

“那家里的事都解决了?”

宋叶华点点头,“厂里都帮着解决了,只是……”

“行了,我们都知道。”小组长张秀华拍拍她的肩膀,“你好好工作吧!别想太多。”

宋叶华坐在酒缸和酱油缸边上,这味道自是不必说了,但是算起来这也是份好工作。

其实这样还不错,别人穿越不是在农村种地就是在树林里打兔子,她这挺好不用受累了。真让她下地干活,她还不知道从哪下手呢!

只是这穿在一个中年妇女身上真是让她受不了,一想到自己还没好好谈过恋爱就一拖三成了三个娃的妈,她就觉得自己穿越后的人生没什么盼头了。

她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把原主那两个亲生的培养成正直的人,帮养女找到亲生父母,至于发家致富奔小康她认为对于一个高校经济学毕业的研究生来说,这就是顺带手的事儿了。

目前重要的事就是两个孩子好像已经养歪了,想要扳过来估计是需要些时间的。

因为在供销社工作,所以宋叶华发现原主这手里票不少,不过原主肯定舍不得像她这样霍霍啊!

下班的时候,她特意拿出了十尺布票还有几张烟酒票直接去了刘主任家。

刘主任这会儿也刚下班呢!看到宋铁花还是挺意外的。

“快进来、快进来。我听老高说,事情解决的挺好,我就知道你是个大度的。”

之前都谁跟她说宋铁花是个泼妇来着,显然并不是这样,反正经过这件事,她是对宋铁花改观挺大的。

“刘主任,多亏了你和高厂长照顾我们娘几个,要不然事情也不能那么顺利。”

刘主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也就比宋铁花大了五六岁,她能理解这件事,这才三十多岁又带着三个孩子,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刘主任,我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知青下乡的事。”

这个话头一提还真是让刘主任为难,“铁花啊!我知道你家的实际困难,可是你看咱们街道比你们家困难的也不是没有……”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同意一家出一个下乡名额,我们家我准备让儿子去。可是您也知道他爸刚走,家里就他一个男人了,这要是去了太远的地方,你说剩下我们娘仨……。

我就是想请刘主任帮帮忙,你看能不能让他去了近点的地方,万一家里有个事稍个信他就算请假回来一趟也容易啊!”

“这样啊!”刘主任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多了,“那我帮你想想办法。”

“谢谢刘主任,你和高厂长可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那我就不耽误你休息了,我先回了。”

宋叶华说着偷偷的把票放在刘主任家的炕沿边了,她一起身刘主任就看到多出来的布票和烟酒票。

“铁花同志,你这是干什么啊!”

“主任、主任,我工作那地方换票比较方便,我也知道您家里肯定不缺,可是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要不收我这心里可……,我家那位走了,这以后家里就靠我……”

宋叶华说着眼圈又红了,刘主任叹了一口气,“铁花同志,你就放心吧!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亲姐姐,有啥事你只管跟我说。”

“刘姐,那我真谢谢你了,我的事就请你多费费心了。”宋叶华这会儿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了,总感觉上来那股子劲还真有点宋铁花附体的感觉。

既来之则安之,以后她就当自己是宋铁花吧!反正她要过出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不得不说在供销社上班还是有便利条件的,就拿今天宋叶华拿回来的菜来说,都是次等品不用票而且价钱也便宜。

几分钱买了一大包青菜,也就是看上去有点蔫一点也不影响吃。

这个点小女儿刚放学回来,已经开始做饭了。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如果哪天没做好宋铁花回来就是一顿骂,所以她每天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做饭。

“进屋学习去,以后这些都不用你做。”宋叶华知道她要是转变太快了,怕孩子们接受不了,所以她这语气还是挺强硬的。

“妈,我会好好做的。”郭小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养父没了,所以妈妈受了刺激。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家的亲生女儿,这个家里人也没避讳她,所以她从小就特别懂事。

“我说不用就不用,你这都初二了,以后考不上高中怎么办。”

“妈!”郭小星惊讶地看着她,“您、您让我读高中?”她眼里的惊喜是掩饰不了的。

“你跟你姐都一样,谁能考上谁念。”虽然这时候的高中是两年制,基本上是一边干活一边读书,也没正经教什么,可是高中毕业和初中毕业到底不一样。

这年头能初中毕业就挺不错的了,高中那简直就是高学历,在这之前郭小星都不敢想她妈还能让她读高中。

“怎么,我说的不清楚?”

孩子连忙摇摇头,“我肯定能考上高中的。”

“那就好好学习,这个……”宋叶华想着接过来做饭的,她突然发现这种锅加多少水她竟然不会。

“妈,还是我来吧!做饭不耽误我多少时间的。”

“那你以后回来就把饭做上就行,菜等我回来做。”

“哎!”小丫头愉快的回答,然后又忙着洗米做饭了。

宋叶华站在那看了一会儿,感觉这个难度还是比较大,也就放弃了。

这会儿是初夏,北方才刚刚热起来而已。所以做饭时就烧点柴就行了,这样炕不至于太潮。

家里三间房,一间堂屋连厨房带餐厅包括洗漱都在中间这屋。

因为屋子都比较长,所以三间分了六个房间,也就是说每间房都有个后屋,一般是放杂物的。

但是孩子们大了,不太好住在一起了,于是就收拾了一下,西屋儿子住,西屋的后屋都是杂物。

东屋宋家夫妻俩住,后屋是两个闺女住。后屋虽然小但是还是能放下两张小床的,两个闺女一人一张,中间放着一个书屋,这书屋基本上都是大女儿在用,小女儿是不敢跟姐姐抢的。

院子不大,原主丈夫活着的时候搭了一间小偏厦,也是放着杂物什么的,靠着大门口有个旱厕,这在城里已经算不错了,至少不用一大早去挤公厕。

院里还种了一些菜,但是没多少,也就是两排小葱什么的。

东屋也就一个大衣柜一个堂箱,堂箱上放着一个半导体一个三五的座钟,这算是家里唯一值钱的吧!

宋叶华真是想象不到,这漫漫长夜没有手机可怎么过啊!

大女儿回来的比较晚,因为初三马上就要考试了,所以比初二多上两节自习课。

基本上她回来的点,也是郭家吃饭的点,而郭强就是踩着点回来的。

这还是回来的比较早,因为家里出事了,要不然他基本上晚上才能回来。

因为天挺热,所以他们就把桌子搬院里了,这样还挺凉快。

可惜这顿晚饭注定是吃不好的,因为他们刚端起碗,郭家老太太带着大儿子儿媳妇还有大孙子又上门了,这次他们改变策略了,竟然带着东西上门来了。

郭顺拿着两瓶酒两盒点心,那点心还是春节时别人送给老太太的,老太太一直舍不得吃今天特意拿出来的。

既然硬的不行那么他们就来软的,那个名额他们想硬抢显然是不行的,那就是给郭鹏儿女接班的名额,只有他们把这个名额让出来,她大孙子才可能接这个班,否则谁也不好使,厂里也不可能答应。

宋叶华没放下碗筷,该怎么吃还怎么吃。

她今天特意买了一根大骨头,说是想给孩子们补补,其实是她想着喝点带油水的汤。

她穿来两天了,吃了这是第四顿饭,竟然一点油水也没看到,没错她之前是极积减肥来着,可是穿过来她发现原主也不胖啊!准确地说他们一家就没胖子,显然这平时吃喝就不怎么样。

这根大骨头她特意让卖肉的师傅砍成两段,不过她做菜时把肉都撕了下来,免得厚此薄彼,现在看来一人一碗汤,虽然两个亲生的一人一块大骨头,可是小女儿碗底有肉啊!

虽说这饭菜挺简单,高梁米饭白菜汤,可是老太太看到孩子碗里的大骨头真眼红了。

她今天拿到钱都没舍得买肉,这个宋铁花真是舍得啊!要知道这笔补助可是她儿子拿命换的啊!

可是这样想的,她也不敢说啊!因为现在是有求于人,为了大孙子她只能低声下气了。

宋铁花也没让孩子们给他们搬个凳子什么的,所以他们一家四口就站在院里,看着他们吃饭呢!

郭顺被他媳妇推了一下终于先开口了,“弟妹,我们今天来是……”

“不用说了,我不会同意的。”宋叶华压根没让郭顺把话说完。

“虽然郭鹏不在了,可是我有儿有女,我凭什么把接班名额让给你们啊!”宋叶华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左右邻居这会儿在外面乘凉的都听得到。

“二婶,只要你把二叔那个接班名额让给我,我以后肯定会孝敬您的。”郭耀站在那盯着郭强碗里的骨头眼里露着贪婪的光。

“用不着,我有儿女孝敬。”

“她二婶你也别这么说,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万一……”

宋叶华眼睛一瞪看向姚春芬,“你啥意思?想咒我儿子?”

“我是说万一……”

“没有万一,你儿子有万一我儿子也不能有万一……”

“你、你咋说话呢!”

“我咋说话,是你先说的好不好。”撕啊!谁怕谁啊!“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没什么事怎么都好说,我儿子但凡有一点事,我绝对让你们都不得安生。”

郭家出事左右邻居都挺同情的,虽说宋铁花平时名声不怎么样,可是这种时候还是拿了同情分的。

“弟妹,你嫂子她也不是这个意思。”

“是啊!二婶,你看我妈就是不太会说话。”郭耀真是一心想要接这个班。

他都二十了,虽说从小生在城里,可惜却是农村户口。结果在城里没有他们的商品粮,农村那边地是集体的,他们没在那住就不可能干活,不干活就没工分,所以年底也不可能给他们分粮,所以他们的身份就比较尴尬了。

如果能接了二叔的班,就算依然是农村户口,可是这样就有机会调到厂里集体户口里去,而且他还可以每个月拿着固定工资。

从学徒工开始也行,至少这是正经工作,以后对象也好找。就像他奶奶说的,他们家命运就被改变了。

“你妈是不会说话,你们家也是痴心妄想,死的是我丈夫,我儿子闺女都有凭什么让你一个侄子来接班?”宋叶华说话一点都没客气。

“铁花,怎么了?吵吵嚷嚷的。”说话的是左边的邻居马富民的老婆,马富民是和郭鹏一个厂的,说起来两家关系还算可以。

“嫂子,你可不知道这郭鹏刚走,郭家就欺负上门了,你说我活着还有啥劲啊!要不是因为三个孩子我就跟郭鹏一起走了。”

宋叶华一边说着一边掩面哭了起来。

“啥?这也太欺负人了。”马富民两口子一起过来的。

“就是,哪有这样的,这老郭才走几天啊!头七还没过呢!”这年头总是有些爱打抱不平的。

这人一挤进院,郭顺一家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我们、我们这不是来商量这事的吗?”郭顺看了一眼他老娘,他在来的路上就说了,这事怕是不好办,可是他娘说什么都要来。

“我们就是想万一郭强不想接这个班这也不能便宜了别人啊!”老太太嘟囔着说。

马富民平时跟郭鹏关系不错,两人没事还一块喝个酒啥的,所以郭家这些事他是知道一些的。

“什么叫便宜别人了,这是厂里照顾家属特意给郭鹏子女的接班名额,你们也是别人。老太太你这是咋想的啊!郭强都十八了,这名额不正好给你孙子吗?

怎么地,大儿子生的是孙子,二儿子生的就不是你孙子了?你这老太太这也太偏心了啊!”

“宋铁花你干啥玩意,联合起来外人欺负你婆婆?”老太太这会儿又开始放赖了。

“老太太,你怎么还反咬一口呢!”这次不用宋叶华说什么了,旁人都看不过去了。

“就是啊!老太太,这事就是宋铁花同志同意,厂里也不能同意啊!你以为谁都能接班啊!”

大家伙左一句右一句,老太太这脸上实在是挂不住了,扭着身子就走了,走出门口还不忘提醒孙子把东西都带上。

“这些东西我就算是喂狗,我也不给她宋铁花。”

“哎哟喂!你快拎回去喂狗吧!”宋叶华翻着白眼说。

老太太气的指着宋铁花半天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老太太和郭顺一家走了,这大家伙才都散了。

马富民两口子看看宋铁花,“铁花,有事你就开口,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我和你大哥虽说帮不上大忙,可是像今天这样的小事还是……”

“嫂子,你看你说的,以后只怕是不能少麻烦你们。”客气宋铁花也会,不过她还是打定主意,求人不如求己,自己强大了比什么都强。

送走了他们,郭家这晚饭基本也吃完了。

这个时候也没什么消遣,不过宋叶华决定认真地开一次家庭会议。

孩子们估计是第一次听说什么家庭会议,他妈这是受多大刺激啊!从来都说一不二的宋铁花竟然还能开家庭会议。

这种会当然不能在外面开了,所以会议就转移到宋铁花那屋炕上去了。

“你爸已经走了,但是咱这日子得往下过啊!”宋叶华一开口气氛就不怎么样,孩子们的眼圈都红了。

“妈,你放心,我们以后都听你的话。”大女儿就是宋铁花的小棉袄,可惜她并不知道一起走的还有她亲妈,而面前这个妈已经换了芯了。

宋叶华对原主的丈夫怎么可能有感情呢!不过看到孩子这样,她声音也就更低沉了一些。

“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件事。一是咱们家必须有一个人要上山下乡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二是你爸的那个接班名额咱们也得研究出来,要不然你大伯一家虎视眈眈的,早点把这件事解决完咱们就少一块心病。”

三个孩子都点点头,他们也不小了,这事他们都懂。

尤其是郭强,因为已经跟宋铁花说好准备下乡了,所以心里已经有底了。

郭小可看看哥哥又看看妹妹,反正她就是觉得这事跟她没什么关系。

“你哥已经决定上山下乡了。”

宋叶华话音一落郭小可惊讶地看着郭强,“哥,你不准备去接爸的班啊!”

“你们两个女孩子年纪又这么小,上山下乡也不合适啊!我一个大小伙子抗造,怎么都行。”

“可是小星才十五,厂里能要吗?”郭小可看着郭小星这单薄的模样,就这样的去厂里能干啥啊!

“不是小星,是你。”宋叶华淡淡地说。

“妈!”郭小可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爸那种工作我干不来的。”

“我今天跟厂里说给你换个岗位的。”

“可是,我还要考高中的。”

“能考上你就念,考不上你就进厂当工人。我今天说的话你们都听清楚了,咱家在念书这块一视同仁,谁能考上谁念,考不上赶快给我找别的出路,现在靠我一个人养活不了那么多闲人。”宋叶华冷着脸一点都没客气。

郭小可还想说什么结果看她妈这表情也不敢说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肯定考不上,可是她也不想去轧钢厂上班。

宋叶华看看三个孩子,准确地说她现在对这三个孩子的情感顶多就是弟弟妹妹的情感,她这是什么命啊!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好吧!

再说郭顺一家,回去后老太太坐炕上就开始骂宋铁花。

“奶奶,你别说了,这事搁谁都不可能轻易把工作让出去,我听这意思,郭强想接班。”郭耀皱着眉头说。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这事如果郭强真要接班,肯定是轮不到大孙子了。

她本来还想着接班这事不行就多要点钱,结果厂里按人头分钱,她只能拿到四十五,可是这四十五块钱也不好干啥啊!

现在她儿子也没了,大孙子也没接上班,老太太心有不甘。

“不行,我明天还得找厂里去。”

“妈,你去了也没用,实在不行咱想想其他办法吧!”

“还能有什么办法。”老太太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方法抢回这个接班名额。

“宋铁花现在没了依靠,她娘家的话她多少能听得进去吧!”姚春芬觉得这个可以试试。

“别提她娘家了,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她娘家撑腰,她宋铁花敢这么得瑟。”一提到宋家老太太就来气。

当初要不是看到宋家条件比他们家好,老太太不可能同意这门婚事。可是宋家包括宋铁花压根就没把她当回事。

宋铁花十八岁嫁进郭家,第一个条件就是不跟老人一起过,宁可租房子也要搬出去。

老太太那时还指着二儿子的工资呢!搬出去了她就一分钱看不见了,结果刚结婚没多久婆媳大战就开始了,郭鹏那小子娶了媳妇忘了娘,最后还是听了他媳妇的搬出去单过了。

没几年在老丈人帮助下就买了自己的房子了,可是对她这个老娘,一个月就只能偷偷地给了一块两块的,多了他也没有。

因为他们家的经济大权都在宋铁花手里,郭鹏省下来的只不过是他每月抽烟喝酒的钱。

第二次婆媳大战发生在宋铁花刚收养郭小星的时候,那时她实在是忙不过来,想着大伯哥的孩子们都大了,婆婆过来帮她带一段孩子也行,结果老太太就说了那番谁的孩子谁养的话来。

这把宋铁花气得,从此后婆媳俩更是势不两立了,宋铁花早就有话,绝对不会给老太太养老,既然那么偏着大儿子,就一直跟着大儿子过去吧!

郭鹏还有个弟弟郭凯因为长常当兵在外地,娶个媳妇也是部队的,所以几年也回不了一次家。

这次郭鹏出事郭顺是发了电报给三弟的,结果那边愣是连回信都没有。

主要原因是前几年郭凯因为老娘养老的事跟宋铁花吵了起来,他的意思他们哥仨都应该承担为母亲养老的义务,宋铁花直接就说了,有能耐你把老娘接走。

一句话就把郭凯噎住了,因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媳妇算起来是高干,从小娇生惯养,他现在能爬到这个位置那也是因为岳父的提拔。

他媳妇给他的旨意就是,可以给家里汇钱,但是绝对不能把婆婆接来,她不想面对婆媳关系。

他媳妇除了刚结婚那年回来一次,就再也没回来过,因为嫌弃这个家,郭家这一家人对她那种出身的人来说,就是乡巴佬。

她还挺后悔选择郭凯的,谁让她那时太年轻被爱情冲昏了头脑,郭凯除了帅点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可惜她想明白这些时已经晚了。

郭凯两三个月就会给老娘汇一次钱,一次二三十,虽然不多,但是对于老太太来说绝对不少。

这就是为什么老太太这么烦宋铁花的原因,老大给她养老,老三给她钱花,只有老二一毛不拔,她能不烦宋铁花嘛!

“实在不行咱找找人,不就是轧钢厂吗?我就不信咱花钱找人还能进不去?”老太太一心想让大孙子留在城里。

“奶奶,你可一定要帮帮你大孙子,我以后肯定给您养老。”

郭耀知道老太太有钱,他三叔一年能汇一百多块钱呢!这些钱老太太都藏起来了,老太太现在多了没有,千八百差不多,这可是笔巨款,所以这也是他爸妈一直哄着老太太的原因。

老太太没了,这些钱就都是他们一家的了。

宋叶华这会儿准备睡了,说真话睡床习惯了,冷不丁睡这炕硌的她浑身都痛,但是没办法啊!

“妈,我今晚想跟你睡。”

她刚铺好褥子就看到郭小可捧着自己的被子出来了。

宋叶华没法拒绝,虽然她对这孩子没感情,可是她有义务帮原主把孩子教育好啊!

虽然这女配后期挺能作的,最后的结果也挺惨,归根结底都是原主没教育好,俗话说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她现在把上梁扶正了不就都解决了嘛!

“上来吧!陪我说会儿话。”

郭小可点点头小心的把自己的被褥铺好,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她爸走了,她就觉得妈妈变了,变得让她有点害怕了。

她真怕她妈受了什么刺激以后就不管他们了。

“你想跟我说接班的事?”宋叶华先开口了,因为这太好猜了。

“妈,其实我觉得轧钢厂的工作不适合我。”

“那就努点力考上高中。”宋叶华冷淡地说。

郭小可躺在那抿着唇,以前她妈一直相信她学习很好的,可是现在这种质疑的口气已经说明了,她不信她真的考上高中。

别说她妈不信了,连她自己都不信。她初一初二的作业都是让郭小星帮她写的,初三有晚自习实在没办法了,但是那些罚写什么的,也都拿回来让郭小星帮着完成。

他们那个学校能考上高中的也就是凤毛麟角她这成绩一点戏都没有,反倒是郭小星,在班级里每次都排前三,只不过在她的威协下,郭小星从来都不敢跟她妈说自己学习有多好。

“可是……”

“那到底是个铁饭碗,你是女孩子,厂里肯定会照顾到的,不至于是热轧车间。”宋叶华的语气缓和了点。

“我也考虑让小星去接班,可是……”

“妈,我想学会计。”郭小可这算是终于松了口。

“行,那妈再去找找人。”宋叶华转过身,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郭小可,这孩子也行啊!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不过她也不能太大意了,毕竟这孩子还挺善于伪装的,要不然也不能那么容易骗过栾家人,让他们相信自己就是栾辰星。

想到这里宋叶华突然茅塞顿开,对啊!她可是看过书知道故事走向的人,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女主的亲生父母不找到她是因为目前还不是最恰当的时候,可是她可以主动点联系他们啊!

尤其是这种时候,如果她再能想办法帮助他们点什么,那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栾家可是会把她当成大恩人的,想到这儿宋叶华一下子坐起来。

“妈你怎么了?”宋叶华的举动把郭小可吓一跳。

“没事,我突然想起点事,我得去医院找一趟你小姨,你小姨今晚是夜班。”

她记得宋铁莲早上走时提了一嘴,今晚是夜班,她明天再过来看她。

“妈,你一个人行吗?”

“没事,你还回屋跟小星一起睡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宋叶华说着套上衣服就走了。既然当年是宋铁莲把这个孩子抱过来的,她借着宋铁莲的嘴打开个突破口,要不然有些事由她说出来或是做出来以后容易让人怀疑。

这个年代的医院,晚上其实没什么事的,宋铁莲在妇科这边,现在送医院生孩子的还真不多,好多人还是请产婆回家接生,所以当年那个产妇给她的印象是极其深刻的。

“姐,你咋来了。”宋铁莲还是挺关心她姐的,遇到这事没人能好过。

“我睡不着,突然想起一件事。”宋叶华在她对面坐下来,好在这护士值班室就她一个人。

“啥事啊!不能等到明天早上,你是不是又一个人胡思乱想了。”宋铁莲拉起姐姐的手,“姐,我知道你和姐夫感情好,可是……”

宋叶华有点尴尬,她对原主丈夫没感情,可是还不太敢表现出来,只能低声说。

“我已经尽量不去想他了。”

“姐。”宋铁莲眼圈红了,“你得多想想孩子们啊!”

宋叶华点点头,“我就是想着孩子们的。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记得你把小星给我时提了一嘴,你说孩子名字里一定要有个星,是那家特意交待的。”

“是,他们家还跟我说了一遍孩子的名字,我就记得叫什么星,时间太久了我记不起来了。”

“我记得你说过是栾什么星。”

“是吗?我说过姓蓝吗?”

宋叶华点点头,“我这几天净做以前的梦,刚刚眯了一会儿突然梦到你刚把孩子给我时的情景,我记得你说了是叫栾什么星,反正名字里一定要有个星字,这是孩子妈妈给孩子取的名字。”

“那就是说小星姓蓝?哪个蓝?蓝色的蓝还是兰花的兰?”

宋叶华无语了,她说话有那么不清楚吗?栾和蓝都分不清吗?她就差把这个字写给宋铁莲了。

可是现在她什么也不能说,“谁知道呢!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当年也就包着小星那套小被子还小衣服能证明她的身份了。”

“姐,你这么急着找小星的父母,你是不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宋铁莲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看来还是她太着急了。

“不是,我只不过是想些其他事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而已。”

“姐,时间长了就好了,这段时间你肯定会不好过的。”宋铁莲表示理解。

“这样我打听打听这个蓝姓,姓蓝的应该也不太多是不是?到时咱打听一下或许能有点线索呢!”

宋叶华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真按宋铁莲这个想法找下去,估计就南辕北辙了,还是她自己想办法吧!

姐妹俩又聊了一会儿,大部分都是宋铁莲说宋叶华在听,因为她不敢插嘴怕哪句话说错了就出纰漏了。

宋叶华走时已经十二点半了,在这个没有夜生活的年代,路上连个灯都没有,好在今晚有月光。

宋叶华还真有点害怕,所以骑得还挺快,最主要是她刚刚适应这种二八大杠自行车,这种自行车对于她来说真是太大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街角转弯的时候,一个黑影一下子就冲出来了。

宋叶华都忘了手闸这回事了,直接冲墙上去了,撞墙总比撞人强吧!结果连车带人都倒了。

“同志,你没事吧!”听说话的声音是个男的,听上去还挺稚嫩。

宋叶华皱着眉头,这人赶着投胎啊!跑这么快。

“辰安,怎么了?”后面传来又一个男人的声音。

“四叔,我没事。”

宋叶华听出来了,这是家长来了,这谁家熊孩子,大半夜随便乱跑什么。

“大婶你没事吧!”熊孩子主动扶起自行车,可是一句大婶气得宋叶华差点吐血。

她有那么老吗?还大婶,怎么不直接叫大娘呢!

“要不要去医院。”熊孩子的家长过来时,宋叶华已经扶着墙站起来了。

“不……”宋叶华抬起头看到那张帅气的脸时,另一个字已经说不出来了。

帅哥啊!这个年代难得一见的帅哥。绝对不是她花痴,她穿过来这几天也不是没见过男人,但是绝对没一个能与这位相提并论的。

“大婶,你、你真没事吗?”熊孩子一句话把宋叶华打回现实。

现在的她三十七岁,齐肩短发两侧还用夹子固定上了,这头型就跟五十多岁老太太似的,再看她身上这身衣服,蓝灰色长裤,白色洗得有点发黄的短袖,就她这身打扮,说她四十七都有人信。

“让你别跑你不听,大姐你真没事吧!要不然咱去医院看看吧!”帅哥一身军装,但是没肩章,不知道是不是当兵的,因为这个年代穿军装也是一种荣耀。

“没事,他没撞到我,是我自己撞墙上的。”宋叶华活动了一下手脚,好像真没什么事。

对方看到她好像真没什么事,脸上这才露出轻松的笑容,可是这一笑不要紧,宋叶华的心又偷停了半拍。

帅哥就是养眼啊!还不等宋叶华感叹,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了。

“妈,是你吗?”郭强的身影不远处跑过来。“妈,你没事吧!”

宋叶华这眼皮跳了一下,这孩子来的还真是时候啊!果然她看到帅哥脸上那不失礼貌的笑容。

“我没事,就是摔了一下。”


>>>点此阅读《穿越七零当恶妇》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