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品财迷夫人》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品财迷夫人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安梨
角色:
简介:穿越醒来就是办白事吃瓜现场,程似锦小脑瓜子嗡嗡的! 开玩笑,她可是天桥地摊小霸王,身为赚钱一把好手,专心搞事业,其余靠边站!不巧身上定下了一门亲事,嗷是个傻傻美男子,从此开启斗智斗勇,发家致富的美满生活!面对奶狗小呆子的美色,程似锦摸摸他的头:“我会保护你的。”哪知,腹黑狼狗装蠢萌奶狗。当狼狗宋凛露出真面目时,“阿锦,是谁保护谁呢?”.......

书评专区


小说《一品财迷夫人》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一品财迷夫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疼......

程似锦觉得天上的星星转啊转,大地在颤抖......

想回家......

程似锦在心里默念着,闭上了双眼,陷入了一片黑暗。

程似锦缓缓醒来,然后坐起来。

她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待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她张开眼睛看看四周。

啊啊啊......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什么时候我的头发变得那么长啊啊啊,等等,身上这一身白色古装是怎么回事?

程似锦抓住头发尖叫着,一脸崩溃。

“我记得,我被大黑脸追,然后是摔下楼梯了。”

程似锦回想起昏迷前的事情,依稀记得七夕的时候她在天桥摆摊小生意,然后城管大黑脸过来,然后她慌忙带东西跑路,结果踩到地上的花,狠狠地摔下天桥楼梯,然后她就不知道发生啥......

程似锦喃喃道,她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莫非是何念跟我开玩笑?

哼,这个鬼灵精怪的臭丫头,肯定是趁我昏迷伤好的时候,把我弄来这里戏弄我,开什么玩笑,我天桥地摊小霸王一眼识破,哈哈!

破旧简陋的茅草屋,唯一像样的是中间的桌子,桌子中间似乎立着两个牌位。

程似锦好奇,以为是何念弄的新花样便下床凑过去看看。

左边的牌位写着程父程霖之位。

啧啧,没想到这何念连这个都弄出来了。

看向右边的牌位,赫然写着:程氏似锦之位。

程似锦看到这个气得要死,好个何念啊,居然立我牌位,我今天一定收拾何念!

这时候,从门口进来的碎嘴王大娘看到的是这样的诡异画面。

本该死去的隔壁家的小姑娘,居然诈尸了!还对自己的牌位面前张牙舞爪。

王大娘默默忍住心里的波涛汹涌,默默退了出去。

门外。

“诈尸了!!!!!程家姑娘诈尸了!!!快来人啊!!!”

王大娘一声吆喝,把周边那些的近邻远舍都给喊过来,不过,不是因为害怕带家伙过来,而是带着瓜子板凳,齐齐坐在程家面前津津有味地嗑起了瓜子。

“跟你们说啊,这程家姑娘居然诈尸了,就在里面,可吓人了,那姑娘就这样这样,可吓死老娘了。”

王大娘有声有色,添油加醋地描述,表情那是步步到位,在座的听得津津有味,嗑起瓜子更是带味!

真是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大伙心里默默想,忍不住,又嗑了一把瓜子。

此时的程似锦撒完气,便听到外面有说话声还有不明的嗑嗑声。

“好啊何念,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似锦挽起袖子,抄起门后的扫把,风风火火一脚踢开门!

然后......程似锦一脸错愕。

这,是在干什么的?

面前齐齐坐了二三十人,或男或女,或老或少,

皆拿着一把瓜子,一脸看戏似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看得她直发毛。

王大娘感受到身后的异样,默默回头,看见举着扫把散发着不明气场的程似锦。

“啊啊啊啊啊!!!诈!尸!了!”

王大娘用尽了所有力气拼命一边喊,一边跑,那些嗑瓜子的村民呼啦一声,一下子没影了!

“.........”

程似锦举着扫把分钟凌乱,这何念上哪找的一堆傻逼,好歹告诉我何念在哪啊。

“何念,你给我出来!”

程似锦拖着扫把一直走,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这个村子的均被程似锦的“诈尸”吓得闭门不出,瑟瑟发抖。

一个时辰后,程似锦快把整个村子走了一遍。

“没想到这何念还挺厉害嘛,居然把我弄到到这个偏辟的地方。”

程似锦喃喃道,其实她心里开始有点不安,虽然何念会对她搞恶作剧,但是她不会这么过分的,而且,她原来的手上有一条小伤疤,现在已经没有了。

那边有一条小河,程似锦噌噌跑去,借着水面看清自己的面容。

水面上,清秀略精致的脸稍显稚嫩

脸还是自己,但是却是她十六七岁的面容。

“难道这真不是我的身体?可是为什么会跟我长得一样?”

莫非是前世?

程似锦无奈坐在河边,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乌黑柔顺的长发被她抓成了鸡窝似的。

一会,程似锦发泄完气,接受了这个事实。

愤愤地站起来,握手成拳,朝天喊道:“不行,我要回去!”

我的钱还没赚够呢,怎么能待着这里呢?不行!不行!搞不好我小命都没了,程似锦暗下决心,重新元气满满!

“贫道玄清子,这位姑娘,贫道看你骨骼惊奇,面相聪慧,想必不是这里的人吧?”

一声好听带着欠揍的声音响起,着实吓了程似锦一跳。

“我最讨厌有人吓我,谁?那么有胆子?”

程似锦捂着心口,幽怨地转身看着那个有胆子的人。

身后的男人依靠着树身形修长,面相白净,额前留着一撇刘海,隐隐带着风流的韵味。

倒是一个妖孽似的男人,不过为什么他嘴里叼着一支黄灿灿的菊花?

莫不是这道士有耽美那方面?程似锦嘴角微微抽搐。

玄清子含着菊花一步步程似锦走来,带着戏虐的笑意,好看的眼睛紧紧盯着程似锦,看得程似锦心里发毛。

道士取下嘴里的菊花,深情款款要递给程似锦。

程似锦嘴角一抽,抡起扫把,狠狠对着道士扫下去,道士哀嚎几声,摔在地上差点断气。

“臭小子,你见过送活人菊花吗?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敢打你了!”

玄清子伸出手,;连忙求饶道:“姐姐,姐姐,我错了!”

程似锦拍拍手:“这还差不多。”

脑子闪过玄清子的话,他似乎说我不是这里的人?

程似锦嗅到救星的味道,立刻换上讨喜的笑容,把玄清子扶了起来。

“这位小哥哥,你似乎知道我的事情?”

玄清子帅气一撇他的刘海:“自然。”

程似锦着急了:“你倒是说啊,告诉我怎么回去。”

玄清子神秘一笑,从脏兮兮的布包里掏出一张纸条,塞到程似锦手里。

“照着这张地图走哦。”

程似锦半信半疑打开地图,上面大概画了一下路线,终点处写了一句话:“此处有惊喜。”

惊喜?我看是惊吓吧?!

“臭小子,你骗我的吧?”

程似锦愤愤地啪的一声将地图合起,抬起头是,那玄清子跑到没影了。

村口转角留下了他一连串猥琐的笑声。

“这个.......是假道士吧,怎么看都不靠谱,算了还是去吧。”

程似锦无奈地叹了口气,瞧自己一身白色丧服,算了,我还是回去换上衣服,我可不想被人当成诈尸,然后火烧......

“想想都恐怖!”

程似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默默拖着扫把回到程家去。

程家。

程家家具摆放的东西不多,多为陈旧物件,可见的清贫落魄,程似锦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原本的生活过得并不是很好.......不过没关系,既然现在是她接管了这具身体,她会替“程似锦”好好活下去,起码回现代之前。

程似锦打开吱呀作响的木柜,里边衣物不多,程似锦看了一番,从柜子里找出了一件浅紫的衣裳,将头发用发带简单盘起。

风风火火地准备出发!朝我回美好的现代生活出发!

莫约三个时辰后。

程似锦气喘吁吁已经来到一座府邸面前。

门口摆放两头雕工精致分量极重的石狮子,象征这家人的富贵,程似锦感叹:啧啧,瞧着雕工,放在现代可是值不少的钱。

她叉着腰,喘气愤愤道:“玄清子,你要是骗我,我见你打你一次!”

程似锦刚想进去,被门口两个家丁拦住了去路。

“什么人,敢往宋府闯,走走。”

家丁嫌弃又粗鲁将程似锦往外赶。

家丁:哼,一看就是乡下没见识的丫头。

“我去。”

程似锦很生气从正门进去不行,那我就翻墙进去!玄清子既然让她来这里,一定有什么可以回去的办法。

后门墙根。

这里有一颗高过墙壁的老树,正好给程似锦提供了爬进去的契机。

“太好了,老天都帮我。”

程似锦兴奋爬上去老树,她身子娇小灵活,两三下轻轻松松爬上大树。

但是老天爷不会一直给程似锦那么仁慈的。

“.......”

此刻,程似锦看着距离五六米的地面,陷入沉思。

呜呜呜,没有梯子该怎么下去啊!

可是不进去怎么找到回去的机会,虽然有可能玄清子骗人,但也要试一试啊。

可是好高啊。

正当程似锦发愁的时候。

瞧见一个男子从草丛窜了出来,月白华服,白玉冠,面容俊朗,眼神清澈,是个少见的美男子。

真好看啊.......程似锦趴在墙头在心里感叹。

不过,他在干什么?

男子从草丛窜出来之后,小心翼翼趴在地上,眼神犀利盯着某处。

程似锦心里开始紧张,莫非他是在找传说的宝贝?

男子一个发力一跳,双手一合,将一只蟋蟀拢在手心,笑得开心,眉眼弯弯:“太好了,我的蟋蟀大将军。”

然后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转啊转。

“......”

这八成是智障吧。

程似锦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男子转圈的时候,注意到了趴在墙头的程似锦。

完了,被发现了,程似锦刚想跳下树时,他已经来到墙下,抬起头看着程似锦,眼神清澈,软声问:“姐姐,你在躲猫猫吗?”

程似锦小脑瓜子灵机一动,瞧他虽然脑子像个孩子,但是看起来也有二十岁左右吧,这身子板还算结实,到是可以给我当人肉垫子。

程似锦在心里偷笑,小呆子,对不起你了!

“小呆,不是,小朋友,我快被发现了,你能不能让我躲进你家躲一会?我知道你肯定乐意帮我对吧,乐于助人的小朋友最讨人喜欢了!”

宋凛偏头,疑惑地问:“可以是可以,可是姐姐,你该怎么下来呢?”

“简单啊,你在下面接住我好了。”

宋凛点点头,张开双手。

哼哼,真好骗。

程似锦跳下来的那一刻,宋凛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他直接后退了一步......

然后,从天而降的程似锦狠狠摔在地上。

“哎呀,疼死我了,说好接住我呢。耍我呢?”

程似锦从地上爬起,疼得呲牙咧嘴,看来摔得不轻啊。

而罪魁祸首宋凛哈哈大笑,拍着手掌,高兴转圈圈,一边转一边笑:“哈哈,姐姐是个傻子。”

“......”

程似锦被气得牙痒痒,你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本少爷不跟小傻子玩。”

说完,对着程似锦扮了个鬼脸,一溜烟就跑了。

臭小子,别让我碰见你,不然有你好看!”

程似锦气愤道,结果,身上被扯痛,倒吸一口气。

不行,赶紧找到我能回去的东西。

“我得小心一点,千万别被发现了!”

话音未落,十几条棍子对着程似锦,手持棍子的家丁凶神恶煞。

“.......”

程似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大厅。

程似锦狼狈被家丁抓住了,送来东院审问。

然后被那么不怜香惜玉那么一扔。

“......”

哎呀!疼死我了!程似锦在心里哀嚎。

不行,得赶紧从这里逃出去,不说能不能回去,我这条小命能保都不错了。

程似锦小心翼翼观察一下四周,大堂的家具以雕花紫檀为主,摆设多为书画,屋里焚着清雅的熏香,来这家人的比较偏爱书画风雅。

听说风雅的人比较温和,那就撒个娇,编个凄惨的身世,说不定他们心一软就把我放了!

看看那个比较好说话先。

她看向左边位置,那里坐着一男一女,女子微微上挑的丹凤眼,薄红唇,凤仙花染的指甲格动人。鹅黄色海棠绣花上衣,白色下裙,明月髻,别着白玉镶明珠发簪,一身衣裙格外显得温婉而动人。

女子为身旁的男子奉上一杯沏好的热茶,眼角藏着微微笑意,看来这男子是她的丈夫,男人俊秀儒雅模样,一身墨蓝华服沉淀成熟气质,手上拿着一卷书,低头看着,连妻子递来的茶都要轻唤几声才回过神接过。

呃,一个看起来像是凤辣子的角色,一个沉浸在书中不理世事的好学生。

程似锦把目光转向正座上,正座上是宋府的主人,夫人丁氏一身莲青色牡丹暗纹衣裙,红梅鹤立外披,半高髻,金镶玉发冠,面容温和。

正主宋越之,眼神肃正,即便是人到了中年,仍然能看出来年轻是个美男子,岁月在他身上好似只留下沉淀而言,一身灰色云纹锦袍,风轻云淡端起茶水,轻抿一口茶水。

“在下何人,为何要闯我宋府?”

沉稳的声音带着严厉。

“爹,这种人肯定是小偷,来我们家偷东西,不能轻易放过啊。”

宋府大少奶奶方归月冷冷道。

“........”

好笑哦,你家小偷大白天进来偷东西啊。当然这话肯定不能说出来,否则她很有可能被拖下去乱棍打死。

想到这程似锦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抬起头,对上宋越之的目光,但不知道说些什么。

程似锦还在想着如何脱身时,宋越之仔细打量她一番,忽然站起身道:“你爹可是叫程霖?他还可好?”

沈越的声音居然有些微微颤抖,带着有些激动。

“老爷。”

丁氏不解唤了他一声,她家老爷一向注重礼仪姿态,很少会露出失态模样。

程霖?对了,牌位上有看到,应该是这个身体的父亲吧,不管了,先应付眼前的危机先。

程似锦露出哀伤的表情:“不错,正是家父,奈何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

宋越之后退几步,脸上哀伤至极:“老程啊,你怎么可以那么走了啊。”

丁氏赶紧上前扶住沈越,劝道:“老爷,故人已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老爷小心伤了身子。”

“是啊,爹。”

沈府大少爷宋鸿放下书上前也在一旁劝道。

“......”

程似锦默默在一旁看这一幕相亲相爱,唉,别劝来劝去了,赶紧放我走吧。

鬼主意突然上来,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赶紧开溜。

程似锦说来就来,蹑手蹑脚准备偷跑出去。

刚没走几步,后面的宋越之叫住她了,程似锦的心里只想哀嚎!!!

“似锦对吧,来,你爹跟我提起,果真眉眼有几分相似。”

宋越之朝程似锦招手,程似锦在心里仰天长啸,但还是乖乖地走过去。

宋越之慈爱地握着程似锦的手,对他的家人介绍:“这便是我的知交老程的女儿程似锦,也是老二的未婚妻。”

什么?!未婚妻!!!老头,你在逗我?

程似锦一脸雷焦的表情,机械般转头看着宋越之:“宋伯伯,你可别逗我啊。”

“你爹没跟你讲,待你16岁时便要嫁给老二,你在娘胎的时候我们两家便把你定下来的啊。”

宋越之慈爱一笑。

得知程似锦与自家老二有婚约,所有人的神情瞬间缓和许多。

“原来是这便是程伯伯的女儿啊,看来我眼拙了,看错了妹妹”方归月轻笑,语气热络:“倒是个美人,和二弟正配呢,爹,可正是有眼光。”

啧啧,变脸真快,不去唱戏真的可惜了。

“快去把老二叫来,让我们小锦儿见见她的未婚夫。”

呵呵.......我的未婚夫.......程似锦表示由衷地感谢

这个玄清子居然敢骗我!程似锦想起地图上标注的此处有惊喜,呵呵呵,还真是惊喜的订婚啊!

“来来来,坐。”

丁氏得知程似锦是宋家老二有婚约时,顿时变得眉开眼笑起来,温柔牵着程似锦的手:“来,坐这里,小时候倒是见过一次,女大十八变,如今长成标致美人了。”

方归月过来嘘寒问暖:“妹妹,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家一样,缺什么跟姐姐说啊,等下姐姐带你去吉祥居挑几件你喜欢的衣裳,女子就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不要变什么美人,不要什么衣裳,我只想回家,呜呜呜,我还没跟喜欢的学长谈恋爱呢,怎么就要嫁人呢。

“小锦儿,我有事想跟你说,你得有心里准备啊。”

宋越之表情微微尴尬,不知如何开口。

“......”

呃......程似锦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预感?

莫非宋家二少爷是个残废?还是患了不治之症,还是说这二少爷喜欢男人的癖好?

程似锦心里已经有无数的yy了。

“二少爷到!”

门外家丁一声喊,程似锦传说的订婚对象就要来了!

程似锦已经开始伸长脖子看向外边.......说不期待那是骗人的人,这一家子天生的好基因,上宋越丁氏,下到宋家大少爷宋鸿方归月,也不知这宋家老二是什么模样......要是帅哥的话,她也不亏......想到这,程似锦忍不住暗暗自喜。

只听一声清脆玉佩声响起,门口出现一角月白色衣衫......哇......程似锦的期待值越来越高......

下一秒,程似锦嘴角开始疯狂抽搐.......看见他,后槽牙磨得吱吱作响,到现在她身上还疼着呢。

没错,来人正是耍她的小呆子,只见小呆子宋凛呼啦一下窜到他们面前,撒娇挽着丁氏的手,声音糯糯到:“娘,我肚子饿了,要吃东西。”余光瞥见一旁的程似锦,他笑嘻嘻:“呀,这个傻子姐姐也在我们家呀”

“.......”

你傻子你傻子你才傻子啊啊啊啊啊.......程似锦想要仰天长啸,天啊,她只是摔了一跤就穿越了,家里没有个亲人就算了,还莫名其妙被人骗来这里当未婚妻,最关键,这个小呆子还耍她,害的她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

但她脸上仍是表现的是,我不生气,我很好,你继续。

“阿凛,不得无礼,再闹就去抄写四书五百遍。”宋越之有些恼怒,这好不容易等来个未婚妻,臭小子能不能好好表现。

宋凛听到抄写四书,当场身子抖了抖,往丁氏身后躲了躲,委屈着说:“娘,你看看爹,又要罚我抄书了。”

丁氏性子温婉,看着宋凛眼里尽是温柔:“好,娘一会让人给你弄点好吃的,杏仁酪怎么样?”她注意到程似锦的目光,对她歉意地笑了笑。

这下,程似锦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一个正常人干嘛跟个小呆子计较。

宋鸿似乎不喜这样的场面,淡然看了一眼方归月,方归月马上领悟了宋鸿的意思,起身行礼。

方归月娇笑一声:“二弟,这可是你之后的娘子啦,可别吓坏人家了。”随即,行了礼,“程妹妹初来驾到,我和相公先下去准备一些东西也表现我们的心意,爹,娘,我们先下去了。”

宋越之点点头,宋鸿夫妇行礼告退。

待他们走后,宋越之开口道:

“这是我家二子宋凛,从小就很聪明,也很讨人喜欢,原以为宋家可以指望他参加科举,能够取得功名,为宋家争下功名,很可惜啊,五年前,老二高烧不退,就成了痴儿模样了,唉......”宋越之长叹一声。

“宋伯伯不必难过,二少爷这样也未必不是好事,我相信上天一定有更好的安排的。”程似锦马上劝导,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从小失去了父母,虽然儿童福利院院长的郑阿姨外和苏念对她真的很好,但从记事起她真的没体会什么爸妈的疼爱。

丁氏用手绢摸摸眼泪:“我们现在只希望阿凛能够平平安安过好往后的日子就好。”

宋凛好像感觉到丁氏的难过,伸手不停抹掉丁氏的眼泪:\"娘亲不哭不哭,哭了不好看了。”

“小锦儿,你爹......给了你一块玉佩吧。”宋越之问,当年,两家定下娃娃亲,一块玉珏分成两块玉佩,一块刻上了凛,另一块则刻上锦。

程似锦有些脑子发蒙,玉佩?什么玉佩?她到处摸了摸身上,发现那块玉佩用红绳挂在她脖子上,玉佩背面刻着一个字:凛。

“小锦儿,你可愿履行当年的娃娃亲?”宋越之询问程似锦。他期待程似锦能够答应,这些年来,宋家也物色了不少的妙龄女子,但大多数年来,好人家不愿将自家女儿嫁入宋家,不合适就罢了。合适的,嫌弃宋凛是个痴儿。

“我们家阿凛虽是痴儿,但人很善良,很听话的。”丁氏急切道,也担心程似锦不答应。

宋越之也不愿强人所难,虽是定下娃娃亲,但程似锦是故友的唯一血脉,也知道嫁给自己儿子,对女子而言并不是好的归属,一切选择,交给程似锦选择。

“.......”

“好,我答应了。”

程似锦一口应下,出于常年做生意,她学到了一个词:诚实守信。既然是她接管了这具身体,她有义务替原主完成承诺,况且,她初来这里,人生地不熟,能有个落身的地方,虽然嫁的人是个小呆子,但目前对她来说也是万幸。

宋越之夫妇被程似锦的爽快答应,有些发蒙,丁氏还没反应过来,宋越之反应激动道:“小锦儿此话当真?”

“自然,既然是当初两家定下来的亲事,我没有理由不答应。”程似锦微微一笑。

“好。好,好啊。不愧是老程家的女儿。”

一连说出三个好,宋越之满意地捋了捋胡子,十分高兴。

丁氏拿出手帕摸了摸眼泪,对身边的宋凛道:“好孩子,你有娘子了,将来可算有着落了。”说完,握着程似锦的手:“锦儿你放心,只要你在宋家一日,我们一定不会亏待你”

宋凛不解歪头看着丁氏,什么叫娘子?娘子可以吃吗?为什么自家娘亲又哭了.......

,程似锦点点头,丁氏握着她的手很温暖,也许这就是妈妈的手心里的温度吧.....想到这,眼眶有些微热,她忽然有些羡慕小呆子宋凛了.......

“好了,天色不早了,小锦儿一路长途跋涉,难免劳累,劳烦夫人好生安置小锦儿。”宋越之嘱咐丁氏。

丁氏应道:“自然,瞧我给忘了,以我看,安置在兰息阁吧,离阿凛的梓梧院更近,这两个人呀,更近一些,也更好培养感情。”说完,丁氏噗嗤一笑。

宋越之附和笑起来:“劳烦夫人了。”

“......”

喂喂喂......当事人还在这啊.......怎么有种被卖了被要帮人家数钱的感觉......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身旁的宋凛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程似锦:“傻子姐姐,他们在笑什么啊?是有好玩的事情吗?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呀?”

我忍......

程似锦只是对他温柔一笑:“以后你就知道啦,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没关系来日方长,她可是很记仇的!今日摔墙之仇,说她是傻子之仇,她统统要找这个小呆子统统算账,哼!

宋凛不晓得这个漂亮姐姐心里想着怎么抓弄他,他也很认真地告诉她:“阿凛也会好好照顾姐姐的。”

站在一旁的宋越之夫妇看着这两人,丁氏掩袖而笑,打趣道:“老爷,你瞧阿凛和锦儿,是不是很般配呢?”

丁氏见过幼年时的程似锦,时隔多年,算是第一次见面,如今快成了自家儿媳,而且长得眉清目秀,眉眼之间透着一股机灵劲,跟宋凛站在一起,真的是越看越喜欢。

宋越之点点头,也是默认了丁氏的打趣。

夜晚,兰息阁。

丁氏和方归月布置极快,给她按照官家小姐的配置,给她配了两个一等丫头,四个二等丫头,三等洒扫丫头数十名等等。

很快,衣裳首饰也很快送到她的房间,这也是后话。

折腾一天太累了,好在宋越之体谅她一天的折腾,让她在自己的院子吃饭休息即可。程似锦没什么胃口,顺便吃了点,洗漱一番之后,倒头就睡了。

之后有什么事,就交给明天吧。程似锦缓缓睡去........

这一晚,宋府上下除了熟睡的程似锦,其他院子各怀着自己的心事。

“红鸾回信,程家那丫头没有异样,已经睡下了。”

宋鸿躺在卧榻上,眼睛盯着手里的书,而方归月跪坐在一旁,仔细轻柔地帮他捶腿,并将刚收到口信,告知于宋鸿。

宋鸿看着书,无动于衷。

方归月有些恼:“你不是已经派人去截杀那个丫头了吗?怎么还能出现在府中,万一坏了那人计划.......?”

“........”宋鸿不语。

许久.......气氛有些凝重.......方归月知道宋鸿生气了.......他平生可是最不能容忍被质疑。

果然,宋鸿一改平日书生儒雅的模样,眼神顿时变得狠厉。

啪——

将平日爱不释手的书狠狠丢在地下,他狠狠捏住盯方归月下巴,死死盯着她,那眼神,好似要把方归月生吞活剥了。

方归月眼睛蓄满了泪水,惊恐地求饶道:“我说错了,我不该多嘴的。”

“哼。”宋鸿毫不怜惜甩开方归月“派去的杀手确是回禀成功截杀了程家丫头,影派的人不会失手的,想来其中有什么变故。”

“相公莫急,既然人已在府中,自然如今我持掌家权,自然由我们拿捏。”方归月急切地向宋鸿邀功。

宋鸿看着跪在地上的方归月哭得梨花带雨,脸色稍微缓和一些,他扶起方归月,动作轻柔,嘴角带笑却语气凶戾:“监视程似锦,务必要得知她为什么还能安然无恙地活着。”

方归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应下。

“退下吧。”宋鸿负手而已,不愿在看一眼方归月。

“是。”方归月拾起被摔在地上的书,用衣袖拂去灰尘,将其放在桌子,她顿了顿:“夫君早日歇息,别坏了身子。”

说完,关上门离开。

侍女夏月见到方归月出来,见方归月眼眶微红,明显哭过的痕迹,快步迎上前,跟在方归月身后,低声道:“姑娘有娘家撑腰,何必这样自己。”

方归月笑了笑,眼神飘渺,想到多年前的事:“是我心甘情愿的,夏月你知道的,在很多年,就好像是注定的,也许,这就是我的劫。”

“.......”

夏雨轻叹了一口气,她从小跟在方归月身边,方归月是户部侍郎方玮朗的嫡女,从小受宠爱万分,现嫁给尚书长子,着实也算得上门当户对,不该受这样的委屈才是。

见方归月不再说什么,夏月到口的话,也是咽了下去。

........

与此同时,宋越之这边也尚未入睡。

“老爷,这些年来,我们也为了阿凛的婚事,花了不少心思也物色了不少的姑娘,但老爷为什么偏偏选了锦儿,难不成真的是因为之前的定下来的婚事吗?”

丁氏不解,她挺喜欢程似锦这个小姑娘的,但在此之前,物色的姑娘也有很多比程似锦要很多,不知道自家老爷怎么想的。

“现在是多事之秋,我们家一直处在中立位置,不愿跟任何一方皇子势力有一方牵扯,那些个姑娘,也不知道混入了哪方的势力,程家原是官家,相信老程家的女儿不会太差。”

宋越之说完陷入了沉思,十几年前,程家世代文官,程霖性子清高刚烈,由于官场上遭人陷害,早早退出官场,也跟这些曾经的知交断了联系,只怕因为自己过错牵连好友,一个人携家带口搬到邻村,再无联系。

他曾几次找过程霖,但一一拒绝见面,且告诉他:官场千变万化,不要因为他一人之错而连累他,如果宋越之再找他,他便会带着一家人远远离开这里。

没想到,多年后,重见好友之女,竟得知知交仙去的消息。

宋越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丁氏与他二十多年夫妻,自然知道他与程霖的知交之情,也为了不能见到程霖最后一面而感到痛惜。

她握住宋越之的手,温声宽慰道:“我知你失去挚友难过,但走了的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还在,我们把锦儿当成自家亲女儿嘛。”

听到这,宋越之会心一笑,道:“说起来,你我成婚多年,膝下有两子,这不,多了个女儿,”

“老爷说的是,明早我去找媒婆,将他们两人的八字好好合上一算,挑个吉日,把亲事办了,不然我这心里啊总归是不踏实。”

丁氏相视一笑,比起出身好的方归月,总感觉差点什么,她更喜欢机灵爽快的程似锦。

兰息阁。

一缕阳光从窗户中撒入卧室,整个卧室全貌随之显出明亮宽敞。

两名一等侍女端着洗脸盆和衣裳轻轻推开卧室门,只见,程似锦还在呼呼大睡,睡姿极其不雅。

“.......”

她们两个在宋府做事多年,上到名门的小姐们,下到书塾秀才的才女,她们见过太多了。

唯独眼前这位,还在呼呼大睡,动作一点也不雅观。

“这位程小姐的睡姿,实在是不雅。”身着天蓝色衣裙的侍女,名唤明珠,她皱起秀眉,不满道。

另一个身着浅青色衣裙的侍女则唤珍珠,未搭理她的话,圆圆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淡淡道:“慎言。”

明珠、撇撇嘴,不理会她,将洗脸盆放在梳妆台旁。

“睡姿不雅”的程似锦此时嘴角微微上扬,多年做小本生意的生活,她早就习惯了晚睡早起,再说,宋家这样的府邸,没有点勾心斗角,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能够进来里边伺候,想来是给她添置的一等贴身丫头,浅青色衣裙那位侍女可以考察一番,若是在大户人家安然地生活,培养心腹是必不可少的。

珍珠走到程似锦身边,轻声道:“小姐,时候不早了,该醒醒了。”

程似锦闻声,揉了揉眼睛,缓慢起身伸了个懒腰:“啊啊啊啊,睡了一觉真舒坦。”

“.......”

在一旁收拾的明珠更加不懈了,哼,明明她比程似锦长得好看又有才华,怎么她就没有当少奶奶的命你呢,人比人真的是会气死人。

桌上摆放了几套做工精美的衣裙,程似锦一眼就能看出那些衣裙价值不菲,没想到,宋家对待儿媳妇出手如此大方。

“夫人说,不知道小姐喜欢什么颜色款式,就命裁缝店送来了平阳城里最时兴的料子,小姐不妨看看喜欢哪个,挑好了,日后裁新衣就知道用小姐的喜好了。”

看到新衣服的明珠眼睛都亮了,一直为程似锦介绍衣料和款式,好似把刚刚对程似锦的怨气都忘记了,程似锦暗中感叹,这样的侍女不能要,要注重眼前的利益,会随时出卖她。

相反一旁的珍珠,引起了程似锦的注意,她脸圆圆的,生得很讨喜,此时她安静站在一旁不说话,也对眼前的绸罗锦缎丝毫没有兴趣。

程似锦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有了决定,就她了!

“我没那么讲究,素净一些就行,哦对了,一定要简单方便。”

程似锦笑了笑,在衣裙中,挑中了浅紫束袖丁香纹衣裙,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好看的衣服,但是,首先她需要,在这里活下去,她可是天桥地摊小霸王啊。

“小姐不妨早看看,这夭红描金彩蝶群,还有那个海蓝珍珠镶边衣裙也很好看啊”

程似锦笑着摇摇头:“不用了,那些我不喜欢。”

真的是,放着这么好看的衣服不要,偏偏选了一件素的不行的衣裙,乡下的姑娘就是没眼光。明珠在心里吐槽,她觉得描金带珠子就是比程似锦挑的要好看千百倍。

殊不知,程似锦挑的正是最好的。人工刺绣成本高,而且穿在身上既有身价有不明显。

.......

明珠珍珠伺候程似锦更衣后,一身浅紫束袖丁香裙,更好勾勒出程似锦少女身形多了一些灵动,程似锦肤色白皙,一身浅紫衬得她更加肤白。

坐在镜子前,程似锦美滋滋,原来古代的生活好像挺美好的样子。

梳头是由珍珠负责。

“麻烦你啦。”

程似锦笑嘻嘻的,珍珠拿梳子的手颤抖了一下。

这好像生平以来第一次有人跟她说,麻烦她了。

珍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道:“这事奴婢应该做的。”

“我们做奴婢,不就是天生伺候主子吗?”明珠撇撇嘴,有些许不耐烦。

......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决定做什么的。”程似锦眼神冷了下来,她最讨厌认命了,人这一辈子本就不上,为什么要认命。

“宋府的规矩就是教你这样做事吗?我虽然不是什么正经名门的小姐,但好歹是你们二少爷的未婚妻,多少也算个主子,容得你在我面前放肆了?”

程似锦语气淡淡的,言语犀利,电视剧小说看过不少,学出来倒是一套有一套,好像也没那么难。

明珠唰的一下脸色苍白,连忙下跪,咚咚咚磕上了十足的磕头:“小姐我错了,我不该顶撞您的。”

她好不容易从三等丫环混到一等贴身侍女,可万万不能被责罚,她不想过上晚睡早起的洒扫活。

“请小姐饶过一回明珠,明珠是刚当上一等丫环,很多事做不到位,待我好好管管她,下次不会出错了。”珍珠跪下来替明珠求情。

明珠感激地看了一眼珍珠。

还行,起码知道感恩。

见此情景,程似锦见好就收,所谓嘛,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之后再做打算。

程似锦扬起嘴角:“算了,之后做事要当心一点。我先要声明,我不用无用之人,谁对我好,我不会亏待她的,若是.......”程似锦冷冷一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是。”

“是。”

明珠跪在地上,哆嗦了一下。

珍珠继续为程似锦梳发,给她梳了双璇髻,别上了简单的珠花流苏,程似锦第一次穿上古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觉得有一天,自己可以看起来这么娇俏可爱。

.......

简单吃了早餐后。

“夫人嘱咐,小姐在这里就像在家一样,无须日日请安,若要出府,就得跟夫人告知一声,夫人会帮小姐安排马车,另外,夫人特地说了,今晚老爷下朝,有些事需要跟小姐说,小姐需要提前过去候着。”

珍珠将夫人的吩咐一一告知程似锦。

“好的。”

程似锦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了:“天气好像不错,逛一下院子。”

.......

珍珠和明珠跟随在身后。

宋家是文官世家,对自家的府邸布置都有一定的讲究,追求的是幽静雅致。

昨天折腾了一天,来的时候,没有好好看兰息阁。

院子不大,却也别有一番风味,盆栽于绿植错开摆放,院子中多数种植了各种各类的兰花,兰花的香味不重,随风铺面而来,缺好闻得很。

“难怪取名叫兰息阁,好地方!”程似锦开心道,换做现代,她不吃不喝一个干上人二十年,才勉强买上这样格局的院子。

但。。。。。这一切都是别人给的,她需要拥有一定的财富!

第一步。摸清楚这里的情况。

“明珠,你来跟我讲讲兰息阁得格局吧。”

早上得到程似锦的训斥后,忽然被点到名字,明珠有些受宠若惊,一时间不知道该干嘛,直到珍珠轻轻推了她一把,她才反应过来。

主仆三人开始了小小的院子之旅。

“兰息阁在宋府也算上的中上的院子,最好的院子是老爷夫人住的朝晖院,大少爷的明致院,二少爷的梓梧院,兰息阁次之。”

“兰息阁虽比不上三大院,但也算得上宋府幽雅一处,夫人喜爱兰花,所以老爷年年都会重金寻找兰花放置在此处,供夫人观赏。”

明珠说着说着,脸上表情都是满满得羡慕。

“院子虽小了点,好在有小厨房,小姐若是想吃东西了,可自行让人在小厨房弄吃的,但现在的话,兰息阁目前有两个贴身侍女,我和珍珠,二等丫鬟暂时尚未分配活计,三等丫鬟目前负责洒扫。”

“目前,兰息阁尚缺小厨房主事,和一名管事。”

........

逛完兰息阁一圈之后,程似锦心里有了一些打算。

“珍珠。”

“在。”

“分配的丫鬟,由你来分配,明天一早回禀我。”

程似锦微微一笑,看看这个珍珠是不是能够成为有力的助手,明珠嘴快喜欢贵的东西,但人不坏,有待考察。

“是,小姐。”

珍珠应下。

明珠有些不开心,却不敢言,万一触怒了程似锦,她真的要被责罚了。

没想到她一点心思被程似锦看在心中,她调皮一笑:“我对吃的要求挺高的,你呢?今晚从二等丫鬟中选出一名在小厨房当厨娘吧,务必让我满意。”

明珠笑意全在脸上,连连点头,像得到糖的孩一样。

不远处,洒扫的丫鬟看了一眼,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

傍晚时分,程似锦在院子里简单用了些晚膳,便前往宋越之住处。

书房。

程似锦如约来到宋越之院子,刚进书房便看见宋越之在描画,丁氏在一旁为他研墨,好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

“见过宋伯伯,宋伯母。”

虽然临时找珍珠补习了一下古代礼仪,但还是做起来有些扭捏。

“老爷,锦儿来了。”

丁氏小声提醒,随即温柔看向程似锦:“给你备好一些甜食,女儿家想来也爱吃甜食吧。”

程似锦心里暖暖的,道:“谢谢宋伯母。”

宋越之停下笔:“小锦儿来了?快过来坐。”

三人落座后。

程霖叹了一口气:“小锦儿,你可知你的身世?”

程似锦不解:“我家住在村里,也不富裕,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她来的第一天就知道程家并不是富裕,现在直觉告诉她,这里边的水很深。

“不错。”宋越之点点头。

“那会你还小,我与你父亲一同在朝中为官,可惜你父亲遭人陷害,触怒龙威,这才被迫离开,带着一家人搬迁到邻村。”宋越之叹了一口气:“你父亲是个清高的人,也是一个极其有才华的人,可惜了,多年来我也一直查找当年之
>>>点此阅读《一品财迷夫人》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