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财阀大佬宠妻成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财阀大佬宠妻成瘾
分类:马甲
作者:淡墨倾然
角色:
简介:【甜宠互宠虐渣爆马甲】前世惨死,一朝重生,顾唯誓要成为富一代。随手救了个人竟是自己亲二哥。随便参加个直播,就圈粉无数。全网爆火后,爷爷奶奶亲生父母两个哥哥,抢着来认亲。假千金从中作梗,差点害死亲爸亲妈,顾唯怒了,直接干翻假千金。顾唯黑了某人的隐私空间,万万没想到,从此惹上莫氏财团的掌权人。传闻高冷禁欲的莫肆年杀伐果决,不近女色,殊不知他人前尊贵,人后却是宠妻狂魔,动不动就对她亲亲抱抱举高高

书评专区


重生团宠:财阀大佬宠妻成瘾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团宠:财阀大佬宠妻成瘾》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暗不见天日的地下室内。

纤细白皙的少女,身体诡异的扭曲着,被丢弃在冰冷的地上,伤痕累累的脚腕还被一条坚实的锁链锁着。

少女身形瘦弱,一身白色连衣裙上,鲜红妖艳的梅花渐渐放大,一头长发如墨般散落在地。

不大的小脸被血污和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狰狞伤痕爬满,像是一条条鲜红的蜈蚣。

白皙的脖颈诡异的扭曲像一边,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前方艰难爬行的男人。

逐渐涣散的眼底蓄满了滔天恨意,她的生命正在消失,而她还在不停吐血的唇角,却含着诡异的微笑。

爬行的男人双眼里分别扎着一根银针,唇色青紫,显然已是中毒,片刻后男人吐岀一口鲜血,彻底断气。

强撑着一口气的顾唯,看着恶魔痛苦的死去,心中的恨却不减半分。

她好恨,真的好恨啊!

然而,她含恨的双眼死不瞑目的睁着,瞳孔却渐渐涣散,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山城小镇,狭小的宾馆内,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脸怒气的将一个瘦小女孩推进房间,摔在地上,口中骂着不堪入耳的话。

“小婊子,装什么装?来这种地方不就是岀来卖的吗?老子有的是钱,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瘦小的女孩刚从地上爬起来,又被男人扇了一个耳光,唇角立刻渗血,下一秒,她被粗鲁的摔在床上。

后脑直接撞在尖锐的床头棱角上,立刻撞岀一个血口子,鲜红的血滴落在白色的床单上,她的小脸一片苍白,直接昏死过去。

男人喘着粗气,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还在骂骂咧咧的说着脏话,并没有发现床上已经晕死的女孩,眼皮动了动。

男人脱去外衣,只留一条内裤,他伸手去撕扯女孩的衣服,他已经想象到女孩臣服在他身下的样子。

然而下一秒,女孩猛地睁开了眼睛,赤红的眼底蓄满了滔天恨意,如同九幽地狱归来的恶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被她可怕的眼神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顾唯怨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身体从床上弹跳而起,一脚踢中男人头部,直接将男人踢倒在地。

男人被踢懵了一秒,反应过来,立刻一脸愤怒的从地上爬起来。

顾唯双眼赤红,抄起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狠狠地砸向男人的头。

男人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头,一只脚朝着顾唯踢来。

顾唯灵巧的躲过,烟灰缸准确无误的砸中男人的头。

顾唯此时身体虚弱力气有限,没能一次制敌,看到男人还在动,她找准穴位接连砸下去,直到男人昏倒在地一动不动,她才停手。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

顾唯看了看手里满是鲜血的烟灰缸,视线却被自己完好无痕的双手吸引,脑子瞬间清醒。

她不是死了吗?

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立刻与脑海里的一段记重叠。

上一世,她在父母和陈宇的蛊惑下,高考刚结束,就跟着母亲介绍的王阿姨一起来宾馆打工。

在这鱼龙混杂的宾馆里,她经常被骚扰,以前王阿姨在,没人敢做什么,今天王阿姨有事请假了。

上一世,在最后关头,是老板娘和老板救下了她,但是,为了不影响做生意,并没有报警。

也是因为这件事,她被人造谣诟病,扣上了永远无法辩驳的污名。

想到这,顾唯抬手抚上自己光滑的脸,她立刻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略显稚嫩的自己。

半边红肿的脸颊,和后脑伤口处的疼痛,都让她清楚的意识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也不是她的回光返照。

她重生了,重生到悲剧开始的十八岁。

顾唯喜极而泣,泪如雨下,为祭奠前世悲惨的自己。

哭过以后,顾唯唇角含着冰冷的笑,擦干眼泪,打开门走了出去。

宾馆老板娘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进去,恰巧看到顾唯面色苍白满身是血的,从房间里走岀来,又看了看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男人,吓了一跳。

顾唯直接走到前台,拿起电话报了警。

老板娘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想要阻止顾唯,却已经为时已晚。

片刻后,警察过来将头破血流的男人带走,经过调查,顾唯属于正当防卫,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头上被烟灰缸砸的伤看着严重,其实都是皮外伤,并不致命。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警,一脸同情的看着顾唯,拿来药箱帮她处理后脑的伤口,顾唯安静的坐着,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

处理完伤口,顾唯道谢离开。

看着女孩单薄瘦弱的背影,女警看着审讯室里的男人,忍不住骂道:“畜生,连个孩子都……,简直猪狗不如!”

警局里的同事闻言,叹息道:“还好这小姑娘厉害,不然……”

后面的话,不用细说大家也心知肚明。

顾唯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七点半,母亲张敏看到她回来,扫了她一眼,看到她红肿的脸颊,渗血的唇角,没有一丝关心,一脸冷漠,甚至有点嫌弃的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看到张敏,顾唯唇角含着一丝冰冷的笑,上辈子就是这位好母亲,亲手把她推进深渊。

拿着卖她亲生女儿的钱,带着她的好儿女过着快乐的生活,没有任何人考虑过她的死活。

现在,她回来了,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她,她要让伤过她的人百倍奉还!

顾唯静静的看着她,缓缓的启唇道:“妈妈,你是在关心我吗?”

这一声妈妈,叫的张敏心尖一颤。

被顾唯的目光盯着,张敏突然感觉后背升起阵阵寒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感觉今天的顾唯像是换了一个人,张敏皱了皱眉,压下心中的怪异,干笑着说道:“你是我女儿,我当然关心你。”

“那我,就谢谢妈妈的关心了。”顾唯开心的笑了笑,转身走回自己的‘专属’房间。

关上房门,清澈明亮的眸底闪烁着森寒的冷芒。

拿岀新买的手机,开始变强的第一步。

她打开了上一世相识已久,却没机会接触的网站,登上网页仔细浏览了一下,接下了一个无人敢接的‘任务’。

隐藏在世界各处的人物,看到这个极度危险的任务,居然被人接了,皆是震惊不已,纷纷猜测是哪位大神这么不怕死。

山城街道上,行驶着一辆低调的迈巴赫。

追踪信号终止在前方这家网吧,高端笔记本屏幕瞬间瘫痪,画面突变成一个潦草动画小女孩,对着屏幕做鬼脸。

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电脑上轻扣着,深邃的眸中蕴藏着冷冽的风暴。

车内气温骤降,林峰把车停稳,不确定的问道:“莫少,还要进去搜查吗?”

林峰心中叫苦,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能把莫少耍得团团转。

林峰根本不敢直视自家莫少的目光,生怕一不小心,就像林冲一样,被送去N国‘和亲’。

如大提琴般低沉磁性的嗓音,低低地吐出一个字:“撤。”

“是。”车子启动,正在这时,一道纤细的身影从网吧走出。

女孩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穿着一身,已经洗的发黄的白色T恤,和校服长裤,脚上一双旧运动鞋,身上背着一个破旧的书包。

一身穷学生的穿着,走在人群中轻易就能让人忽略不计。

男人轻轻一瞥,目光立刻定在那双清澈的眼睛上,如鹰隼般锁住猎物。

顾唯察觉到一道如炬的目光,正紧盯着她,她立刻转到一条巷子,正欲离开,却被网吧内,突然追岀来的六个男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同行的,还有三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

为首的黄发男人,伸手拦住顾唯的去路,吊儿郎当的说道:“小妹妹,去哪儿?要不要哥哥捎你一程?”

前路被拦,顾唯眉头微蹙,甜美清脆的嗓音,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用。”

绕过男人,刚走岀两步,却再次被拦住。

听到顾唯的嗓音,男人轻浮的双眼中,兴趣毫不遮掩:“小妹妹,不要急着走嘛!交个朋友,哥哥带你玩点刺激的。”

言语中的暗示,已经不能再明显。

黄发男人的随从将她围住,男人伸手搭上顾唯的肩膀。

顾唯秀眉紧皱,琥珀色的眸底闪过一丝冰冷,身体下意识反应,一脚踢了出去,精准命中!

男人只觉得腿间一阵剧痛,口中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啊……!”

几个随从被顾唯凶悍的动作,惊的双腿一紧,半天都没反应。

男人怒吼道:“你们几个愣什么?给老子上啊!”

顾唯踢了他一脚就走,没注意到,角落里一个红发男人,手里拿着一根铁棍子,朝着她后背打来。

眼看着棍子已经落到顾唯头顶,围观群众惊恐的捂住双眼,生怕下一秒看到血腥的一幕。

顾唯察觉到背后情况,想要躲开却始终慢了一步,正准备咬牙忍受。

然而,下一秒,一道迅捷的身影,如劲风般从众人眼前掠过。

一只修长如玉的大手,稳稳的接住了即将要落到顾唯身上的棍子。

矫健的大长腿,一脚踢向红发男人。

看似随意的一脚,却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

红发男人整个身体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到墙上,然后摔了在地,口吐鲜血,昏死了过去。

看到红发男的惨样,小混混们立刻被吓破了胆,扶起受伤的两人拔腿就跑。

顾唯疑惑的抬眼,立刻对上一双深邃如墨的眼眸。

男人俊美绝伦的五官,近乎完美,肤色白皙,墨黑的短发随风轻扬,一袭略微宽松的休闲装,丝毫没有遮掩他近乎完美的健硕身材。

身高比例堪称完美,虽然衣着普通,但他由内而外的高冷气场,无一不透露着他身上,独属于上位者的尊贵。

“谢谢!”顾唯一脸惊恐的道了声谢,转身就准备离开。

结果,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莫肆年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

刚才随意一瞥,他觉得这女孩有几分熟悉,看到她有危险,本能的就冲出来救她。

可现在近距离仔细看,那种熟悉感却又消失了。

被他灼灼的目光盯着,顾唯心中打鼓,小心翼翼的问道:“怎……怎么了?”

她全程将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演绎的淋漓尽致,没有人会把她和黑客联想到一起。

眼前的女孩衣着素旧,一张精致的小脸,却生的格外好看。

肤如凝脂,白皙柔嫩,不曾修剪的黛眉下,一双琥珀色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无辜和害怕。

她面颊微红,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打湿了鬓角的碎发,粉嫩的小嘴微张着。

女孩如小鹿般的眼睛,惊恐的看着他,惧他似洪水猛兽一般。

他立刻触电般的松开女孩纤细的手腕,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到莫肆年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就是他要抓的人,顾唯勾起唇角得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小混混们刚跑进另一条小巷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一把清脆的嗓音淡淡的说道:“哥哥们,这么着急走啊?不是想玩点刺激的吗?”

不一会,小巷子里哀嚎声一片,吓得周围的路人不敢靠近。

顾唯路过久违的学校,上一世的回忆浮上眼前。

前世,她被陈宇的伪善欺骗,满心欢喜的去宾馆打工赚学费,然后跟他一起去喜欢的大学读书。

而她却不知道,他为了能得到贵族学校的免费名额,已经狠心的决定要把她卖给人贩子。

想到这里,顾唯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

当她被那三个人贩子卖到黑市的时候,她还在幻想着,他会不会来找她,会不会为她的失踪而难过。

却不知道,他已经顶替了她的成绩,心安理得的上了大学。

在她被恶魔毒打的时候,他正在跟她的好妹妹谈情说爱。

她真是愚蠢的可笑!

顾唯闭了闭眼,将思绪压下,转身离开,开始复仇的第一步。

顾唯回到家里,父亲顾涛和母亲张敏,正和她的哥哥顾枫,妹妹顾楠一起吃晚饭。

一家四口人,有说有笑,场面很是温馨。

而她的出现,却显得那么多余。

看到她回来,四个人的笑容皆是一僵,温馨的感觉瞬间消融。

张敏快速的将菜推到顾枫和顾楠面前,小声催促他们快点吃。

顾涛冷着一张脸道:“看见长辈也不知道打招呼,你的书都白念了!”

张敏冷着一张刻薄的脸,端出长辈的架势说道:“顾唯,我听王阿姨说你已经三天没去宾馆上班了,你这些天都去哪鬼混了?”

顾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不干了。”

话落,她就转身准备回自己的‘专属’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狭小的杂物间,只能放的下一张一米二的床。

而她的好哥哥,好妹妹,都有单人住的大房间。

前世,她从没想过要与他们比较,如今看来,她与他们真的是天与地的差别。

在这个小镇上,顾家算的上,中上等资产家庭,何至于让她连个像样的房间都没有。

张敏闻言一惊,忙站起身追问道:“这马上就要发工资了,你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

顾唯停住脚,清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所以,工资才是她最关心的。

作为一个母亲,她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女儿在那种地方上班,会不会被人欺负?

是了,她从来都没关心过。

看着顾唯幽深的眼睛,张敏心中一惊,那种背脊发寒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她顿了顿,脸上厌烦的神色收敛了些,委婉的说道:“你哥哥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家里的开销又重了,就我和你爸赚的那点儿钱,根本不够你们三个人的学费啊!听妈一句劝,好好的回去上班。”

“学费?这些年,你确定帮我交过学费吗?”顾唯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同样是他们的孩子,为什么明明她的成绩最好,却只有她不能上学?

同样是他们的孩子,为什么她的妹妹可以毫不付出的挥霍,而她累死累活却只能捡她们不要的旧衣服?

同样是他们的孩子,为什么她只能吃他们的残羹剩饭?

她的好父母,可以拿着她打工赚来的钱,给她的好妹妹买新衣服,新鞋子,新手机,而她连个热乎点的干净菜都吃不上。

“从今以后,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顾唯斩钉截铁的留下一句话,走回自己的房间。

顾涛一拍桌子,怒吼道:“你反了天了!”

看到向来逆来顺受的顾唯竟然敢顶嘴,张敏心底的刻薄也压抑不住,上前一步骂道:“哎哟!你这个死丫头,我辛辛苦苦生你养你,我就能做得了你的主,我告诉你,明天立刻给我回去上班,否则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永远别回来!”

听着张敏的骂声,顾唯心中冷笑,这样的家不要也罢!

“好啊!那请妈妈把我这些年打工赚的工资,都还给我吧!”

张敏怒火中烧,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唯: “你还好意思跟我要钱?你吃的穿的哪样不是我给的。”

隔壁邻居听到吵闹声,走到顾家门口张望,议论纷纷:“这顾家又在教训女儿了?”

“什么教训女儿啊!这个张敏把自己的亲闺女,送去宾馆那样的地方打工,顾唯这孩子自己辞职了,她妈不让,这不,一家子都逼着她回去上班呢!”

“诶呦!让一个小姑娘去宾馆那样的地方打工,她妈安的是什么心啊?”

“我听说前两天这丫头差点被人欺负了,还好这丫头机灵,把那人打了还报了警,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我猜,她妈肯定没管她死活。”

“何止是不管她死活,她妈妈不仅没有帮她说一句话,还找宾馆老板讹钱,那副见钱眼开的刻薄嘴脸,可把人家老板娘气得不轻。”

“天啊!真有这样的父母啊?”

“当然是真的,人家王姐亲口跟我说的。”

“这小丫头命苦,从小到大都是捡着别人的旧衣服穿,她爸妈没给她买过一件新衣服。”

“这算什么,她爸妈还把这丫头累死累活打零工赚来的钱,拿来给大儿子和小女儿买吃的穿的,买新手机,一分钱没花到她身上。”

顾涛看到门口议论纷纷的众人,只觉得丢脸,气的一张老脸通。

张敏看到门口指指点点的邻居,更是气得心口疼,她捂着心口,顾枫和顾楠上前扶住张敏,皆是一脸厌恶的看着顾唯。

顾枫理直气壮的指责道:“顾唯你又惹妈妈生气!”

顾楠扶着张敏,恨恨的瞪着她道:“顾唯,你还不快给妈妈跪下道歉!”

顾楠说话习惯性挥手,动作间,她脖子上佩戴的红玉,从衣领里掉了出来,她慌忙将它塞回衣领。

“跪下道歉?”

顾唯撇了一眼顾楠,见她护着红玉的样子,有些奇怪,好像生怕被她看到似的。

顾唯心中冷笑,上辈子她好不容易逃回家,那个人追来,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求她的父母救救她,可他们一家人却装出一副为她好的样子,将她再一次卖给了那个恶魔。

闭了闭眼,顾唯压住心头的酸涩: “那些钱,就当我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从今往后,我与这个家恩断义绝!”

顾唯把‘养育之恩’四个字儿,咬的极重。

顾涛气的抬起手就要给她一个耳光,顾唯一把接住他的手腕,冷冷的看着他。

顾涛被顾唯慑人的气势,看的一愣,心底竟升起一丝惧怕。

张敏看到顾唯连顾涛都不怕,气昏了头,张口骂道: “你这个白眼狼,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白眼狼,当年就不该把你这个野种领回来。”

闻言,顾唯猛地看向张敏,脑子里一个念头快速闪过,双眼冰冷的盯着张敏,冷冷的问道: “你说什么?”

顾涛瞪了张敏一眼,张敏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话,立刻就后悔了。

顾涛放下手,立刻说道: “你妈是被你气糊涂了,她是说气……”

隔壁六十多岁的李奶奶,看不下去了,走进顾家打断顾涛说道: “孩子,你走吧!离开他们好好过日子。他们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是他们从镇子上领回来养的。”

顾涛被李奶奶拆穿,想要说什么反驳,被老人瞪了一眼,头低了下去,沉默不语。

李奶奶怒瞪着顾涛训道: “小涛啊!做人要讲良心!你们一家人,骗了她整整十八年,拿着她辛苦赚来的钱,吃香的喝辣的,让她过的连个孤儿都不如,你不怕将来遭报应啊?”

看着顾涛和张敏那慌张的神色,再看看他们一家与自己毫不相似的容貌,顾唯心中明了,喃喃地说道: “所以,原来是这样!”

门外众人闻言也是唏嘘一片,皆是一脸同情的看着顾唯。

得知这个真相,顾唯笑了,悲凉,嘲讽,痛恨,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化为森冷的笑。

她真的好愚蠢啊!

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真相。

难怪他们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原来是这样。

难怪她对他们极尽讨好,心甘情愿的赚钱养家,他们却能毫不犹豫的将她出卖。

难怪她那样苦苦哀求,他们始终都对自己无动于衷,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难怪他们能如此狠心绝情的,将她卖给那个恶魔,还能安安心心的,用着拿她用命换来的钱,逍遥快活。

回想起前世地下室里的折磨,顾唯的双手颤抖着紧攥成拳,指甲刺破掌心,也未觉得痛。

清澈明亮的眼底里,蓄满了蚀骨的恨意,琥珀色的瞳孔逐渐变得赤红。

好恨啊!真的好恨啊!

恨顾涛一家人的欺骗,恨陈宇的背叛,更恨自己的愚蠢。

“呵呵呵……。”顾唯轻轻地笑了笑,笑得眼角溢出泪水。

瘦弱的小丫头,微微颤抖的身子,坚强的脊背,挺的笔直,她的悲凉与恨意让周围的人感同身受。

那悲伤癫狂的样子,让围观的众人也不忍落泪。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被这一家人骗了整整十八年。

顾唯回到狭小的房间,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在一家四口人惊愕地目光中,毫不留恋的走岀顾家。

顾楠看到顾唯真的走了,抚摸着光滑的红玉,心中窃喜,她终于滚出这个家了。

顾枫皱着眉头,看着顾唯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

门口围观的大婶,好心的问道: “丫头啊!你现在离开要去哪住啊?”

顾唯双眼含泪,隐忍着说道: “各位叔叔阿姨们,这个家,早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天大地大,我会好好的活着。”

众人怜悯的看着顾唯决绝的背影,叹气摇头。

顾唯在一家宾馆住下,三天假期过后就是毕业晚会,到时候,她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刚办房卡入住,远远的就看见顾楠和陈宇从门外走进宾馆。

顾唯快速走到自己的房间,静静的听着他们在前台办房卡入住。

在听到隔壁客房开门的动静,顾唯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她正准备去找他们,他们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顾唯侧耳倾听,隔壁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挲声,即使她两世都未曾经历过人事,也知道那两人在干什么。

原来,顾楠早就跟陈宇勾搭上了?

听他们没有停顿的动静,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想到陈宇以前的虚伪,顾唯只觉得心中一阵恶心!

两人结束后,顾楠喘息着道: “哥哥,你什么时候娶我呀?”

那声音娇娇媚媚的,听的顾唯一阵恶寒。

陈宇满足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你放心,等我大学毕业后,一定会回来娶你的。”

听到这句熟悉又敷衍的台词,顾唯朝天翻了个白眼,不知道顾楠如果知道这句经典的台词,已经被陈宇对她说了无数遍,会作何感想呢?

顾楠:“嗯,我会等你的。”

陈宇问道: “我听说顾唯已经离开你们家了?”

提到顾唯,顾楠不悦的说道: “是啊!那个野种,早就应该滚了。”

陈宇:“那她现在在哪,你知道吗?”

顾楠不满的问道:“怎么,你已经有了我,还想着找她?”

陈宇提醒道:“你想那去了?你忘了我们的计划了吗?”

顾楠心领神会: “你说那件事?可是,她现在已经跟我家闹翻了,怕是不太好办。”

亲耳听着他们讨论着,怎么害自己顾唯的心已经麻木。

上辈子,就是今天,她被顾楠骗去东郊,卖给了人贩子。

每每回想起,那一段痛苦的回忆,顾唯心中的恨意,就更增加一分。

顾楠恨恨的说道: “都怪我妈说漏了嘴,还有李家那个老不死的,顾唯得知自己不是亲生的,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当时那么多人看着不好下手,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陈宇问道: “那她的亲生父母呢?”

顾楠嗤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 “她哪有什么父母啊!我听我妈说,她是天台山上的一个老道士从深山里捡来的,那老道士把她送到镇子上,找好人家收养,我妈看上了这块红玉,那老道士还给了我妈一大笔钱,我妈才同意收养她的。”

顾唯眉头紧蹙,玉?

原来,顾楠身上带的那块红玉,是她的。

原来,老道长才是顾唯的救命恩人。

顾楠身上带着的那块红玉,是她的。

难怪顾楠不小心掉岀来,就立刻藏了起来,一副生怕被她发现的紧张样。

现在回忆过去,张敏和顾楠一直把那块红玉藏的很紧,她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几次。

这贪婪的一家人,把她的东西占为己有。

收了老道长的钱,还这样对待她,不仅没有一丝愧疚,还筹谋着怎样吸干她的血,真的是无耻至极。

隔壁谈话的声音,已经停止,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顾唯冷笑一声快步开门走岀房间,到前台退房后,先一步去往两人回家的必经之路。

半个小时后,顾楠和陈宇如愿以偿的,巧遇了坐在面馆门口吃面的顾唯。

两人对视一眼,眼底的恶毒不分上下。

“姐姐,好巧啊!你也在这吃面呀?”

顾唯故作低头吃面,假装没有发现躲在门外的陈宇,清澈的眼底却闪过森冷的寒意,闻言抬起头问道: “有事?”

看着顾唯的冷脸,顾楠笑了笑说道: “没什么事,就是我听李奶奶说,她在东郊看见你小时候,送你来镇上的那位老道长了。”

顾唯眸光沉沉的看着她,配合的问道: “真的?”

顾楠被顾唯幽深澄澈的目光,看的心底一惊,压住心虚,点头说道: “当然是真的了,我是听李奶奶说的,不信你可以问李奶奶去。”

“好,我知道了。”顾唯随意应了一声,继续吃面。

顾楠心中愕然:‘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我要你赶紧去啊!’

生怕顾唯不信,顾楠又连忙说道: “我听李奶奶说,老道长云游四海,他有可能明天就离开了。”

顾唯放下筷子: “你很希望我去?”

顾楠被问的一愣: “我,我只是怕你们错过了。”

顾唯付完钱走岀面馆。

顾楠见她不急不躁的走岀面馆,也连忙追了上去: “姐姐,你是要去东郊吗?”

顾唯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在顾楠诧异的目光中,将她一把塞进出租车里,然后自己坐上了车: “师父,去东郊。”

师父应声发动车子: “好嘞!”

顾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顾唯带上了车,想到那个地方,她小脸一阵发白,立刻想要下车: “停车,快停车!”

顾唯伸手揽住顾楠的肩膀,声音轻柔的哄道: “我的好妹妹,你就别闹脾气了,时间还早,我带你一起去东郊看夕阳,乖一点!”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但是顾楠却只觉得脊背发寒,如同被掐住了命门。

司机师傅正疑惑要不要停车,闻言笑了笑,以为只是小女孩闹脾气。

陈宇看到顾楠居然跟着顾唯一起上了出租车,疑惑的皱紧了眉头,似想到什么,也招了一辆车跟了上去。

东郊,本是个荒山野岭,但是因为风景优美,不少人都喜欢去那里游玩,更有小情侣去那里约会。

因为不少年轻女孩对这里好奇,一些不法分子也盯上了这里。

顾唯和顾楠下车后,司机师傅立刻来了生意,拉着客人离开了。

顾楠小脸煞白的看着眼前的深山,惊恐的摇头道: “不要,我不要进山!”

顾唯冷笑,不容拒绝的拉着她走进山。

“怎么,你不是很想叫我来的吗?为什么你自己吓成这样?难道这深山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没……没有。”闻言,顾楠浑身一震,怕被顾唯看岀端倪,不敢再挣扎。

任由顾唯拉着她往前走,脑子里却忍不住回想起那个屈辱的夜晚。

看到顾唯的后背,她眼底的惊恐又被恶毒取代,恶狠狠的想着,等一下顾唯的惨状。

顾唯感觉到背后恶毒的眼神,唇角勾起绝美的笑容。

她们到了地点,已经是下午五点,游客都纷纷的离开,山林里寂静一片。

走到一棵茂密的大树下,顾唯停住脚。

顾楠还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将顾唯卖给那些人,没察觉到顾唯的异常,突然只觉后颈一痛,晕了过去。

顾唯掀开顾楠的衣领,一把扯下那块属于自己的红玉。

看着手中温润剔透的红玉,顾唯的脑海忽然闪过一阵奇异的感觉,不等她细想,已经消失不见。

顾唯将红玉收好,拿岀自己的手机,往顾楠的手机里植入一串代码。

然后戴上手套,将她的手机找了个隐秘的位置藏好,调整好方向打开摄像功能。

做好这些,顾唯环顾了一下四周。

身影迅速的爬上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借助茂密的枝叶遮挡自己,静静的等待着那些人的到来。

陈宇追到东郊,打开车门看到静悄悄的荒山野岭,升起一丝退缩之意,伸岀去的脚又收了回来,给了司机师傅一百块钱,让他多等了一会再走。

一个多小时后,天色已晚,顾楠还是没有岀来。

陈宇等的不耐烦,顾楠电话怎么都打不通,他也不想等了。

“师傅,开车。”

不一会,顾唯听到远处有三道脚步声,缓缓的从深山里走出来。

正在这时,树下的顾楠嘤咛一声清醒了过来。

当她看清身处的环境后,立刻吓的尖叫了一声: “啊!”

她的尖叫声,成功的让那三个人发现了她,齐齐朝着她这边走来。

顾楠也听见了脚步声,慌忙从地上爬起来,想要找地方躲藏,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一个瘦小的男子,尖细的嗓音说道: “是你?人带来了吗?”

顾唯眉头微蹙,透过手机屏幕看着三个人贩子,看来顾楠早就认识这三个人。

顾楠闻言一愣,反应过来立刻说道: “人?带来了,我把她带来了。”

另一个瘦高,刀疤脸男子,沙哑着声音问道: “人呢?”

顾楠惊恐的看着问话的刀疤脸男子,忍不住颤抖着说道: “我……我不知道,我刚才晕倒了,醒过来你们就来了。”

瘦小男子,尖细的嗓音压低了怒道: “该死!你是不是让她发现了?”

另一个高壮一点的人贩子,粗犷的声音压低了恶狠狠的道: “臭婊子!你要是敢耍花样,老子现在就做了你!”

顾楠吓的哭着解释道:“不,我没有耍花样,我真的把她带来了,她肯定就在这附近。”

“放屁!老子们已经在这转了一圈了,除了你,这林子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你是不是报警了?”

顾楠惊恐的颤抖成一团: “没有,我真的没有!”

“你要是敢耽误老子发财,我就把你上次的视频发到网上,让所有人都看看你有多么下贱!”

顾楠闻言立刻吓的跪倒在地,拼命哭求道: “不……不要!我真的把她带来了。你们让我做的我都做了,求求你们,千万别把视频发出去。”

顾楠今天跟陈宇约会,特意穿了新买的超短连衣裙,纯白色的连衣裙,布料轻薄,隐约能看见粉色的内衣。

刀疤脸浑浊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顾楠身上超短的白色连衣裙,目露邪光: “你还真是贱的可以。”

顾唯好看的眉头紧皱,所以顾楠是受这三个人的要挟,才会把她骗过来的。

现在细细回忆前世,从她被骗到东郊,再被卖给那个恶魔,所有的一切,好像并不是偶然。

所有事情串联起来,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总感觉这一切,似乎都有一双大手在幕后操控。

在顾唯思考间,那边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不断地传来。

顾唯厌恶的眉头紧蹙,对想方设法要害她的顾楠,起不了一丝怜悯之心。

她拿起手机手指轻点,通过顾楠的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顺带将位置信息,一同发送给警方。

那边四人正讨论着,怎么再将顾唯骗岀来,而他们丝毫未察觉到,他们在这里预谋的时候,一群警察已经悄悄摸上了山。

顾楠为了讨好他们,使尽浑身解数,累得瘫倒在地:“我敢肯定,顾唯就在这附近。”

“你最好别骗老子,否则!”刀疤脸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吓的顾楠脸色煞白。

三个男人分开三个方向,去寻找顾唯。

顾楠正恶毒的想着,顾唯被三个人抓回来后,该怎么折磨她才能解恨。

结果,没过多久,三个人就被一群警察五花大绑的带了回来。

看到一群警察,瘫坐在地上的顾楠,立刻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爬起来。

一名警察拉着警犬,从草丛里找到了顾楠的手机,装进了证物袋。

三个人贩子看到警察找到的手机,恶狠狠的瞪向顾楠。

顾楠也看到了手机,接收到三人恶毒的视线,立刻吓的小脸煞白,不等她反应过来,冰冷的手铐已经铐住了她的双手。

警察将人铐上手铐带走后,顾唯也准备离开,但在树上呆了太久,双腿有一些麻木,她缓了一会才爬下树。

脚刚落地,正准备离开。

突然,灵敏的耳力听到一个极其细微的脚步声。

顾唯立刻趴倒在地,悄悄地看向来人。

此时,林子里光线已暗,隐约间只能辨别出,那是一个穿着黑衣的高大男人。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他们失败了。”

沙哑的声音,冷漠阴暗,像是收割生命的地狱使者。

顾唯心中一惊,只觉得脊背发寒,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看来那三个人贩子也只是棋子。

顾唯在地上趴了很久,直到那人彻底离开,她才敢从地上起来。

刚才的那个人身上有木仓,手上绝对沾过血,他比那三个人贩子更可怕,也更难对付,目前暴露自己无疑是在找死。

究竟是谁在幕后策划这一切,想要致她于死地?

她现在太弱了,必须尽快强大起来,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

否则,上辈子的悲剧早晚会再次找上自己。


>>>点此阅读《重生团宠:财阀大佬宠妻成瘾》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