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的爽文人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沙雕的爽文人生
分类: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不知云KK
角色:
简介:【穿书团宠+沙雕搞笑】小时候时茶被人算命说将成为一只展翅翱翔的大雕,奈何中途走歪成了撒哈拉沙漠最沙的雕。30岁生日这天,时茶光荣成为了穿书大军一员。成了爽文女主的白莲小妹。穿书前白莲小妹是这样的——“嘤,人家好怕怕~”穿书后白莲小妹是这样的——“干哈呢大哥?就是个破鬼屋至于怕成这个鸟样?”爽文女主:……我妹怎么画风突变?靠着沙雕,时茶成功抱上了姐姐的大腿,并且开启了爽文人生。
沙雕的爽文人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沙雕的爽文人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女主属于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小沙雕+白切黑,接受能力贼强心态贼好,1v1,甜宠沙雕团宠文。

————

时茶穿越了。

准确来说是穿书了。

瞧这天,瞧这地……

噢,她在屋子里,只能瞧见天花板。

还是豪华天花板。

环顾一下这比她整个家都大的陌生卧室,处处透着“老子很有钱”的既视感。

这奢华水晶镶钻灯,这纯金手工打造摆件,这一柜子的手办……

“咕噜。”

时茶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发了发了。”

她搓了搓脸,丝毫没有穿书的惶恐和不安,俊俏的小脸上带着傻里傻气的嘿嘿笑。

穿的这本书是一本妥妥儿的爽文大女主小说,女主叫时雁,上辈子被自己的绿茶白莲花妹妹害得身败名裂最后车祸嗝屁,然后重生归来逆袭娱乐圈。

那是脚踩绿茶小老妹,拳打心机小后妈,左揽多金帅影帝,右抱奥斯卡小金人。

爽的一批。

当然,这些跟时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因为,她现在的身份是这个绿茶白莲花老妹。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点咱们的爽文女主时雁已经重生了,她这个恶毒妹妹很快就要凄凄惨惨戚戚。

对此,时茶的态度是:不重要,不在意,不理会。

因为穿书之前,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检测有心脏病,随时都有可能病发去世。

所以她很早就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活一天算赚一天,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乐乐呵呵。

活好眼前才最重要嘛!

于是她蹬蹬蹬跑进了卧室的卫生间照镜子——镜子里的女生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睡裙,头发是栗色的,松松软软落在肩头,精致白皙的小脸只有巴掌大,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个芭比娃娃。

一句话总结——贼拉漂亮。

“还好还好,还是我自己的美颜盛世。”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时茶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皮肤状态要比原本的好。

她也不留恋原本的世界,反正在那个世界自己也是个孤儿嘛。

没爹没妈没朋友。

虽然从小到大总有人窥觊她的美貌,但她还是以实力单身了29年!

准确点,是30年。

因为穿书的今天刚好是时茶的生日,她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吹了蜡烛吃了蛋糕,完事儿后准备去浴室洗洗睡了,结果脚底一滑脑门磕在墙角上,直接眼前一黑。

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这个豪华房间里。

虽然没有原主记忆,但是她看过小说呀。

“咚咚。”

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时茶于是又蹬蹬蹬跑到了门口开门。

打开门,面前却是一个相貌俊朗却带着些许不耐烦,穿着一身低调定制高奢衣服的青年。

“姐,你还没换衣服么,大家都等你下去过生日呢。”青年面无表情地说道,显然是不大喜欢自己这个姐姐。

“来了老弟,给我五分钟。”

“啪!”

门关上了,差点儿没砸到青年高挺的鼻梁。

“哎哟我去,生日都跟我一样,怪不得穿了。”时茶拍了拍胸脯,脸上带着些许兴奋。

除了小时候的生日是院长奶奶带着小朋友陪她一起过,之后的生日都是她自己过的。

虽然这些“家人”对她来说无比的陌生,但时茶却带着一股子新鲜感和兴奋感。

她迅速挑了一件鹅黄色的裙子,麻溜的套上,接着就又打开了房间门:“嗨,老弟,走啊。”

十分自来熟。

这名青年就是时家老三,也是唯一的儿子,是时茶同父同母的亲弟弟时鹿。

不过时鹿并不喜欢自己这个亲姐姐,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姐姐特别茶,特别会装腔作势,还特别的扭捏做作和跋扈。

相比于自己的亲姐,他更喜欢同父异母的大姐时雁。

也是为啥他来敲门传话的时候带着些许不耐烦。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二姐特别墨迹,他起码得再在外面等上十几分钟。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二姐居然说到做到,五分钟之内就换好衣服出来了。

“就……好了?”时鹿看着眼前笑嘻嘻的时茶,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时茶于是伸手戳了戳时鹿的胳膊,一脸无辜:“昂,不然呢,在门口给你来段二人转再下去?”

时鹿:“……”

“或者单口相声?”时茶仿佛有那个社交牛X症。

时鹿:“……”

时鹿:“大可不必。下去吧。”

时家一大家子住的地方是一个三层的大别墅,别墅下面还有一个私下车库,前面则是有个大花园。

大别墅的整体风格偏欧化,有些复古范儿。

时茶从二楼下去的时候就打量着整个大别墅,金碧辉煌的,很漂亮。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时茶的生日,所以别墅里很多地方都系上了马卡龙色的氢气球,还摆放着许多花朵,看上去特别的梦幻和漂亮。

楼下的餐厅里也摆满了花朵和各种漂亮的装饰品,此刻正有三个人坐在餐桌前,桌上则是摆放着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时茶顿时“哇”了一声。

“爱了爱了,这波穿书太值了,浪几个月死了也值啊!”

时茶忍不住嘀咕。

“你说啥?”旁边的时鹿疑惑地看向自家二姐。

时茶扭头露出了一个高露洁同款亮白笑容:“夸你跟狍子一样帅呢。”

“是、是么。”时鹿略有些不好意思。

二姐今天咋了,好端端还夸起人来了。

莫非是因为生日心情好?

“那可不,一样一样的。”时茶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小眼神,完事儿便走到了餐厅。

餐厅里三个人自然是时茶的亲爸亲妈还有同父异母的姐姐时雁了。

这个时间点时雁刚穿越回来一周,她坐在餐桌的最旁边,穿着款式简单的杏色裙装,一脸淡漠。

时雁的长相很是美艳,和时茶的无辜灵动是两个风格,美的很有记忆点,也很有攻击性。

特有范儿的那种。

“呵,我回来了,时茶……呵。”

时雁心中冷笑了一声,对于这个上辈子害死自己的恶毒妹妹,她再也不会心软了。

还有她这个小后妈丁兰香,这对恶毒母女,她……

“喔,姐妹儿能啵一个么?”

一道清冽的声音在时雁的旁边响起。

这打断了她的回忆。

她抬起头,却见时茶正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带着些许跃跃欲试。

时雁:?

她这绿茶妹刚刚说啥?

时茶压根儿没想过隐瞒自己的性格,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啊——人嘛,活着开心最重要啦~

至于会不会被时家人发现不对劲,那更没关系啦~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恶毒女配,记在时雁小本本上的第一号仇人,改变或者不改变都是如此。

至于先下手为强搞死时雁什么的,嚯,她有自知之明,自己没那么牛叉。

在看到时雁的第一眼,时茶就眼前一亮了——哇哦,超漂亮的妹子,活的。

时雁简直长在了时茶的审美点上,简直是她的梦中情姐啊。

想亲一口。

“你……你刚刚说,什么?”时雁一时间还没缓过神来,她有些懵逼的看着时茶,“啵一个?”

时茶点点头:“对呀,你好看,闻着还香。”

时雁:“……”

时雁的脑门上冒出了无数问号。

什么情况?绿茶白莲妹这是什么套路?这怎么跟上辈子的情况不太一样?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啊。”时茶见时雁半天没反应,于是嘿嘿一笑,上前就往时雁白皙的脸颊吧唧了一口。

这一口亲的还带响的,亲完梦中情姐的时茶满意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而时雁则是感觉有些晕晕乎乎。

一口软糯纵享丝滑……

啊呸!

这什么鬼啊!

时雁一时间有些惊恐的看着时茶。

绿茶白莲妹这是什么新套路?

时鹿和小后妈丁兰香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时茶——我姐/我闺女儿什么情况?

时茶平时不是最不喜欢时雁了么?

只有一家之主时飞室此刻特别高兴,看到自家两个闺女儿这么亲密,他就放心了。

“茶茶啊,快坐,今天你生日,爸爸特意给你准备了一桌子你最喜欢吃的,喜不喜欢?”时飞室哈哈笑道,“雁雁,你妹妹亲近你这不是好事儿么,看给你乐的,都乐傻了。”

乐傻了的时雁:“……”

她明明是吓傻了。

呸,她就没傻。

时雁顿时有些警觉地看向笑的一脸灿烂的时茶,心中思索着绿茶白莲妹到底想干什么。

时茶觉得,时家的基因还真不错诶。

从老到小颜值都挺高。

时爸爸时飞室这会儿也四十多将近五十了,保养得跟三十多岁帅大叔似的。

丁兰香也保养的很好,风韵犹存。

时鹿和时雁更不用说,男的帅女的美,看得时茶那叫一个赏心悦目,胃口都更好了。

“茶茶胃口不错啊,多吃点。”时飞室特别喜欢自己的这个小女儿,看着闺女的脸就舒心。

多可爱啊。

时茶点点头,大口大口吃着。

这一桌子菜味道都贼棒,也都是时茶以前很少吃过的。

而时雁看着时茶大快朵颐,顿时神色更古怪了。

从前的时茶为了保持身材还有娇柔人设,一向吃的很少,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都是如此。

怎么现在……

时雁看着吃的贼拉香的时茶,一时间感觉有些一言难尽。

啥情况到底。

重生回来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莫非她这不是重生到原本的世界,重生到平行世界了?平行世界里的时茶风格不太一样?

那也不对啊,前两天时茶还不这样呢。

时雁顶着一头雾水吃饭,稀里糊涂地吃着饭。

而作为时茶的亲妈,丁兰香就更蒙圈了。

自家闺女咋了,换路线了?

一桌子人带着满腹疑惑吃完了这顿饭,饭桌上大概只有时茶和时飞室俩人一脸轻松。

时飞室就是纯粹的女儿奴,何况原主时茶平时对自己这个爸爸就很亲昵,时飞室压根儿就没发现时茶的转变。

看到闺女吃的多了,反而还高兴呢。

能吃是福啊。

多吃点多吃点。

吃完了饭,阿姨将定制的三层大蛋糕端了上来,上面还摆着数字“22”的蜡烛。

“原来现在的我22岁啊。”

时茶心想。

挺好的,返老还童了。

一家人合唱了生日快乐歌,接着由时茶许愿吹蜡烛。

“如果这是个梦,麻烦这梦就别醒了。”

“可以的话,请让时雁晚点收拾我。”

“死了之后可以骨灰撒进大海,浪起来。”

她在心里轻轻许下这三个愿望。

吹掉蜡烛,一家人分蛋糕吃,又坐着聊天看电视剧,等到结束回房休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回到豪华大卧室,时茶把自己往柔软的床上一摔,整个人在席梦思上弹了弹。

“爽~”

时茶忍不住在床上滚了滚。

这一整个晚上的经历对时茶来说就一句话的感受——像特么做梦一样!

不过还没等时茶瘫多久呢,房门就被敲响了,同时响起的还有丁兰香的声音。

“茶茶,我进来了?”

时茶坐了起来,然后起身去开门。

她眨巴着眼看着眼前的女人,思考了一下后才缓缓开口:“……妈妈?”

这个称呼对她来说很陌生。

此刻从她的口中吐出的时候还带着些许滚烫。

以及一些新鲜感。

“啪。”

丁兰香把门给关上,然后拉着时茶走进卧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接着便有些忧心的打量着时茶:“茶茶,你是不是生病了?”

不然怎么感觉今天怪怪的?

原主时茶在书里就是个十足的坏人,对姐姐嫉妒又陷害,对自己老妈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对丁兰香十分颐指气使,最差的脾气留给了最爱她的母亲。

起初小后妈丁兰香并没有那么厌恶时雁,只是不待见;但“时茶”很厌恶时雁,于是渐渐的,丁兰香也厌恶了时雁。

她会帮着自己最爱的女儿,一点一点的设计时雁。

“时茶”最爱的只有自己,哪怕是对时飞室,也只是因为自己的爸爸可以给自己钱和地位。

“没有啊。”

时茶从小说剧情里回过神来,冲着丁兰香灿烂一笑。

丁兰香被自己女儿的笑容晃了晃神:“真没事啊?你不是很讨厌时雁么,刚刚怎么……”

“因为我顿悟了啊。”时茶优哉游哉,满口扯犊子,“吃饭前在网上看到了一副佛祖图,那一刻,我顿悟了,阿弥陀佛。”

她说着,还双手合十,做了个参拜的模样。

丁兰香:“……”

对于时茶这番话,丁兰香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顿悟了?

阿弥陀佛?

她一时间有点晃神。

好……好特么扯。

丁兰香的表情有点扭曲和僵硬,完全是因为此刻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时茶看着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妈妈发呆,于是伸手在丁兰香的面前晃了晃:“哈喽?”

丁兰香努力让自己的神情正常,刚准备说点什么,时茶就又开口了。

“这个理由不合理么?那我换一个。”

时茶说着还自顾自的清了清嗓子,接着又严肃起了脸颊。

“其实,是我觉醒了!我们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而我,是一个恶毒女配。姐姐她是女主,超大的主角光环,所以,我决定抱大腿!”

丁兰香:“……”

丁兰香:“乖女儿,你好好睡觉,妈妈就不打扰你了。”

这特么还不如顿悟了呢!

但自家闺女自己宠啊,丁兰香觉得自家闺女可能就是生日嗨过头了,睡一觉就好了。

于是丁兰香给时茶发了个十八万八的红包,然后就温柔的摸了摸时茶的小脑袋,接着离开了卧室。

时茶眨巴了一下眼,嘀咕道:“这年头啊,说实话都没人信呢。”

不过……

有妈妈的感觉就是这样吗?

时茶有点高兴。

她想,这也许就是老天爷给她的三十岁生日礼物吧。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嘟嘟~”

时茶随口哼着各种欢快的曲调,走调走到不忍直视。

她高兴地在柔软的床上翻了个几个滚,嘿嘿嘿笑个不停,最后爬起来洗了个澡,又兴奋地滚了一会儿,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是她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了。

在睡着之前,她这么想道。

……

时雁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

“不应该啊……时茶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她看着天花板,有些睡不着。

脑海中不由自主冒出时茶今天亲了自己脸颊一下的画面。

软软的唇亲在脸颊上,像是被一口热果冻mua了一下。

时茶长得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跟时雁的美艳不同,那是一种毫无攻击性的美,属于纯欲风。

上辈子时雁也一直被时茶的外表所欺骗,觉得这个妹妹很天真很可爱,一直过了一段时间后才逐渐发现不对劲。

看似天真的时茶实际上是个海女,微信里吊着一大帮富二代公子哥,每个都喊着哥哥,只玩暧昧不确定关系,骗的那帮傻帽富二代团团转。

后来还害得她在娱乐圈黑料满天飞,最后更是设计她从山上滚下去死亡。

“莫非时茶也重生了?那也不对,时茶会装可怜,但绝对不是今晚上那个模样。”

时雁只觉得今晚上见到的时茶处处透着古怪。

因为有了上辈子的记忆,所以一周前重生的时候,时雁轻而易举就能看透“时茶”对自己的隐藏下的厌恶。

好歹她上辈子也是个不错的演员,“时茶”那点演技自然是瞒不过早就有预防的她。

可今晚上的时茶……

无论时雁怎么看,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时茶看向她的目光中,也没有任何厌恶,只有兴奋和好奇,还有……

时雁的嘴角抽了抽。

还有一丝娇羞。

对,没错,就是有点娇羞。

“算了,还是先睡觉吧,明天再试探试探时茶。”

翻来覆去的时雁最后还是强迫自己睡觉了,毕竟这会儿胡思乱想再多也没什么用。

只是这一晚上睡得并不安稳,一会儿梦到前世自己被满脸恶毒的“时茶”推下山,以及“时茶”小人得志的嘴脸;

一会儿又梦到时茶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己,然后追着自己要亲自己,吓得她连忙狂奔……

于是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时雁发现自己难得眼下有些乌青。

嚯,做了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整出点黑眼圈了。

再一瞧吃着早餐的时茶,嚯,春风满面,别提多精神了。

“早啊~”

时茶看着从楼上下来的时雁,无比自然的打了个招呼。

完事儿便低头快乐的吃着早餐。

早餐很丰盛,是西式早餐,三明治、煎蛋、蔬菜沙拉还有牛奶。

味道都很好,吃的时茶特别满意。

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时茶是个朝五晚九的客服,因为孤儿出身也没钱,再加上有心脏病要花钱买药,所以后来考上了大学也没去,转而早早地去了一家公司当客服赚钱。

期间自己报了成人考,把自己学历提了上去,之后在公司熬了几年熬成了个主管。

不过客服需要调班,有时候夜班有时候早班,作息不怎么规律。

她贪睡,有时候为了多睡一会儿很多时候早餐就吃个面包配牛奶了事儿。

倒是很久没有这么悠闲地吃一顿早餐了。

“……早。”

时雁看着一脸朝气的时茶,略有些谨慎地回了一句。

到现在她还能记得昨晚上梦里时茶追着自己要亲亲的画面,太吓人了。

感觉那不是要亲她,那是要一口咬死她。

这会儿餐桌前吃早餐的刚好是时茶、时雁和时鹿,时鹿来的时候时茶也跟他打了声招呼,他当时还不以为然。

但现在看到时茶和时雁也打了个招呼,时雁回了一句,时鹿顿时目光古怪,偷偷打量这两位姐姐。

怪了怪了,时茶在老爸面前倒是会演一演装一装,可是私下里一向对时雁没有好脸色。

不是翻白眼就是撇嘴冷笑,搞的时鹿时常担心自家二姐会不会有一天得白内障。

时鹿自以为自己的偷看做的隐蔽,但实际上时茶和时雁都发现了。

时雁是懒得理会,毕竟她一门心思都放在时茶身上了。

而时茶……

“老弟,你看什么呢?”

时茶叼着三明治突然看向时鹿,含糊不清的开口。

时鹿冷不丁对上时茶的目光,吓了一跳:“没、没啥。”

“你当我瞎呢。”时茶吧唧吧唧吃着东西,“好了,要欣赏姐姐们的美貌就大大方方地欣赏吧,别偷偷摸摸的了。”

说完,时茶就给了时鹿一个“看我大度吧”的眼神。

时鹿:?

时鹿:??!

“靠!姐你也忒不要脸了吧?”时鹿嘴角微微抽搐,一时间没忍住爆了句粗口惊呼道。

对此,时茶只是一脸“慈祥”地看着时鹿:“乖,咱不说脏话哈。”

“……”时鹿的眼角也抽了一下。

二姐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偏?

最后这顿早餐在这有些怪异的气氛里用完了。

吃完了早餐,时茶便想着要不要出去溜达溜达。

毕竟“时茶”就是个富闲千金小姐,也没啥正儿八经的工作——只是在时家公司挂了个职位,平时就是各种吃喝玩乐。

不过还没想好去哪儿浪呢,时雁就清了清嗓子开口了:“时茶,要出去一起逛逛么?”

时雁觉得,与其被动,不如主动出击!

她倒要看看,时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诶,好呀好呀~”听到时雁的话,时茶立马笑呵呵的答应了。

哦,是她的梦中情姐邀请她了。

时茶一点儿也不怵。

她和原主“时茶”不是同一个人,时雁是重生来的,想让时雁放过对“时茶”的报复哪有那么容易?

能活着她当然是不想死,但直接跟时雁说自己是穿书的,不是害死她的那个恶毒女配,时雁大概只会觉得她在耍花招。

那就相处着,让时雁自己发现不对劲呗。

哪怕时雁脑洞没那么大,但也会有所顾忌。

至于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时茶倒不是太过在意。

总归她该做的都做了,就算最后还是沦落到恶毒女配最后的下场,她也无所谓——反正眼下对她来说已经算赚了的。

她现在有爸爸妈妈了,还有弟弟和姐姐,有一副健康的身体……就算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也是高兴的呀。

时茶高兴地想道。

“那,过会儿我来安排?”时雁见时茶一口答应,于是便又迟疑着再次建议。

时茶又是点头:“嗯嗯,谢谢姐姐啦。”

“那我也要去!”

时鹿见状忍不住举手喊道。

“你不是还要上学么?”时雁看向时鹿。

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时雁倒是十分心平气和。

虽然时鹿是小后妈的儿子,但上辈子却对她不错,而且还在“时茶”要害她的时候提醒过她。

“请个假就好了。”时鹿摆了摆手,“行么?”

太难得了!他这两位姐姐要一块儿出去玩诶。

他必须八卦……啊呸,必须看着点啊!万一这俩一不小心打起来了呢?

“那就一起去呗~”时茶高兴地说道,“我先上去换衣服啦。”

说完,她就蹬蹬蹬迈着欢快的小步伐朝着楼上走去。

于是餐厅里就只剩下了时雁和时鹿。

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时鹿忍不住先开口:“姐,你有没有觉得我二姐她……有点不太对劲儿?”

说完,他还指了指脑袋。

“……你也发现了?”时雁抿了抿唇,“我也这么觉得。”

于是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很好,这不是他/她的错觉。

不过……这种肉眼可见的变化,说实在话时雁和时鹿还真更喜欢现在变化后的时茶。

就是这变化来得太突然,跟暴风雨似的,这才让他们两个人觉得有点怪异。

不过十分钟,时茶就换了一身休息装,还扎了个简单的丸子头下来了。

在她下来的时候,时雁和时鹿还特意看了一眼手机——没错,是十分钟,不是一小时。

“走啊走啊,咱们去哪儿玩啊?”时茶站在客厅里,背了个小包高兴地问道。

就跟那要去郊游的小朋友似的。

于是时雁又冒出了个想法——莫非,时茶也发生了重生,只不过重生的过来的是小时候的时茶?

比如,七八岁的时茶?

“时茶,你现在几岁?”时雁不动声色的问道。

时茶歪了歪头:“22啊。我昨天才过的生日诶,姐姐你是不是今早上撞到头了?”

“……没有,有点睡迷糊了而已。”时雁略有些不自在的解释。

时茶“哦”了一声,然后凑到时雁近前,伸出两只手捂住了时雁的脸颊,还搓了搓。

这把时雁吓了一跳:“干什么!?”

“给你搓一搓,搓一搓就清醒了。”时茶笑嘻嘻的说道。

这是小时候孤儿院奶奶说的。

她觉得很有用。

软软的手贴在脸颊上搓着,时雁的脸上也被搓得热乎乎的。

别说,还真有点舒服。

呸!

不能被时茶给迷惑了!

“咳咳,我已经不困了,不用搓了。”时雁赶紧往后退了一点,然后把时茶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扒拉下去。

时茶从善如流的收回手:“好哒。”

“姐,我也困,你也给我搓搓?”旁边的时鹿凑过脸说道。

时茶见状立马往旁边躲了躲,然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不要,你自己搓吧,男女授受不亲。”

时鹿:“……我是你弟。”

“昂。”时茶点点头,“是我弟没错啊,怎么了?难道你不是男的?你是我妹?”

时鹿:“……当我刚刚没开口。”

不一会儿三个人就从车库里随便选了一辆车,接着时雁便吩咐司机去附近最大的商场。

第一步,逛街买东西。

一个人的性格可以一下子变化很大,可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却无法一下子改变。

购物,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喜好和平时习惯。

但……

一个小时后。

“……你就,买这些?”

时雁看着时茶手上孤零零的一个袋子,不由得嘴角微微抽搐。

时茶看着手里的两份小吃,点点头:“对啊,够吃了,刚吃完早饭呢,再吃要吐了。”

时雁:“……”

她说的不是小吃啊!

这么大一个奢侈品商场,身上带着几百万的卡,逛了一小时就买了不到五十块钱的小吃?

合着搁这儿散步减肥呢?

时茶一脸无辜的看着一脸一言难尽的时雁。

这会儿她确实没啥想买的。

衣服吧,那衣柜里一大堆,她都没试过呢;首饰吧,梳妆台上好几个盒子。

吃的用的家里也有专门做饭的阿姨。

思来想去还是买两个小吃意思意思。

她真的很给面儿了。

这下轮到时雁沉思,接下来该去哪儿。

毕竟,她原本以为逛商场怎么也得逛个一上午,然后买一大堆东西。

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远处却是走来了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还伸手朝着时茶打招呼。

“茶茶!”

“小茶!”

时茶声音不由得扭头看去,接着就看到原主“时茶”的两条鱼走了过来。

嚯。

时茶微微挑眉。

这不小鱼2号和小鱼4号么。

俩个不上进的富二代,家里有钱,有点小帅,就是智商一般。

原主“时茶”的鱼塘里有好多这样的鱼,她还在电脑里列了张表格,表格上对应了鱼的名字和编号,还有这些鱼的性格和喜好。

贼详细。

两条鱼贼高兴的走到了时茶的面前,自动屏蔽旁边的时雁和时鹿。

“茶茶,昨天你生日,你之前不是说要跟我们一块儿出来玩的么?”小鱼2号宋迟开口,“怎么我们给你发消息你都没回啊?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小鱼4号刘鼓紧跟其后:“是啊小茶,是生病了么?”

原主“时茶”的鱼塘里一共有七条鱼,其中2号宋迟和4号刘鼓算是鱼塘里的种子选手——矮子里面拔高个,算是七条鱼里最帅的也最有钱一些的。

嗯……

反正时茶不是很理解。

没事儿养这么多条鱼干什么呢?

七条鱼诶,是打算凑齐了召唤龙珠么?

“阿弥陀佛。”时茶往后挪了一步,远离这两条鱼,双手合十,一脸祥和,“前两天我看到了一副佛像,那一刻我顿悟了。”

宋迟:?

刘鼓:??

时鹿:???

时雁:????

什么玩样儿?

这根本不是同一个画风啊!

“我决定以后修身养性远离男性,珍爱生命枸杞泡酒。”时茶持续输出,“阿弥陀佛。”

末了还不忘补一句佛教用语。

说啥不是扯犊子,干脆可这一个犊子使劲儿扯得了。

“……我是不是今天起床的姿)势不太对?”宋迟揉了揉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还戳了戳旁边的刘鼓。

刘鼓也有点发蒙:“我觉得我今天起床的姿)势可能也不太对。”

“哇。”时茶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叹,“你俩莫非……”

她什么都没说,但那眼神又像是什么都说了。

时雁:“噗——咳咳!”

口水差点儿没呛住。

“没有!”宋迟的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他一脸震惊的看着时茶,“茶茶,茶茶你怎么了?茶茶你是不是中邪了?还是生病了?”

时茶又往后躲了躲,躲开了宋迟伸出想要探她额头的手:“别诅咒我啊,我好着呢,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是吧姐?”

被时茶当成遮挡物躲避的时雁:“……是吧。”

“是吧老弟?”时茶又看向时鹿。

时鹿眼角抽了抽:“是……吧。”

可恶,经历了昨晚上和今早上的冲击,现在听到时茶的这番言论,居然慢慢适应了。

离谱,太离谱了!

“你们看,我姐跟我弟就很淡定。”

得到肯定答案的时茶很高兴地对呆滞中的两条鱼说道,还一脸“是你们太大惊小怪”了的表情。

时雁&时鹿:呵呵。

哪里看出来他们淡定了?

“姐,老弟,要不我们待会儿去游乐园吧,反正街也逛完了。”时茶紧接着又一手拉一个,转身准备离开。

她特别想去游乐园玩。

尤其想玩游乐园里的各种刺/激项目——过山车、大摆锤、蹦极。

想想就刺激!

因为以前玩不了,只能被迫做个文静女孩儿,现在嘛……嘿嘿,浪起来!

“我也一起,行么?”宋迟在懵逼了一会儿后连忙开口。

刘鼓也赶紧开口:“我也一起我也一起!”

时茶扭头看向他们:“那行吧,come on boys~”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游乐场。

一直来到游乐场买了票的时候,时雁都没想明白——时茶说自己顿悟了到底是真的假的?

这理由真的太离谱了,可是时茶的变化更离谱啊!

纠结了半天的时雁最后还是没忍住在进入游乐园的时候拉住了时茶。

“你刚刚在商场里说看佛像顿悟了,真的假的?”她紧紧盯着时茶的眼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想看看时茶的眼睛会不会告诉她真相。

“这个啊,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时茶摸着下巴说道,“你们要实在接受不了,我回去后再想想怎么编吧。”

时雁:“……”

很好,确认过眼神,是在扯犊子。

时茶实在是太坦荡了,倒是搞的时雁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便只好将一肚子疑惑压下,然后跟着进入游乐场。

时雁和时鹿都不觉得游乐场有多好玩,宋迟和刘鼓显然也是如此。

只有时茶一个人特别兴奋。

一进入游乐场就跟小孩子似的,先是买了个氢气球拿在手上,然后又买了个兔耳朵戴在脑袋上,满脸都写着高兴。

“哇~我们去玩那个吧!”

时茶指着不远处的过山车兴奋地提议道。

时雁看着那游乐场内最大最高的过山车,嘴角微微抽搐:“……你确定?”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按照她对绿茶白莲妹的了解,就算是来游乐场,也肯定是玩碰碰车、旋转木马这类的温和项目。

这样比较容易维持自己小白花的人设。

但现在……

尼玛,一来就玩这么生猛的是认真的么!?

“确定啊!”时茶点点头,还看向了旁边的三个大男人,“你们玩不玩?”

时鹿迟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而宋迟和刘鼓显然不太想玩这么刺激的过山车,可时茶一个软萌萌的妹子都敢玩,他们两个大男人却胆怯了,那岂不是很丢人?

于是便也咬牙答应了。

一行人便去了过山车那里。

因为今天是周三,不是周末,所以游乐园里的人不算特别多,时茶他们去玩的时候都不需要排队。

“我要坐第一排!”

时茶在选位置的时候说道。

原本想说要跟时茶坐一排的宋迟腿一软。

第、第一排!?

同样感到腿软的还有时鹿和刘鼓。

这么猛的么?

“你们谁跟我坐一排?”时茶又接着问道。

在穿书前只敢想不能做的事,现在能做了,时茶跃跃欲试。

毕竟以前她空有一颗找刺激的“心”,但是却没有一颗可以找刺激的心脏。

现在她就想把以前干不来的事儿都干了!

“我……”刘鼓咽了咽口水,这一句“我可以”愣是说不出口。

真不是他怂,是这个过山车的陡坡太大了——看着最吓人的地方几乎是90度垂直下落。

何况像他们这种平时不玩这些项目,平时最多吃喝玩乐的人,突然让他们玩这样的过山车,也太为难人了吧?

“我和你坐一排吧。”

时雁开口说道。

过山车而已,对时雁来说没什么。

好歹也是死过一回的人,过山车算什么?

“好耶!”时茶立马欢呼了一声,不愧是她的梦中情姐,够胆!

她喜欢!

于是时茶和时雁两个唯二的女生坐在了过山车第一排,时鹿他们三个男的选择了坐在中间的位置。

过山车缓缓开动。

时鹿、宋迟和刘鼓的心颤了一下。

而坐在第一排的时茶则是忍不住“哇哦”了一声,引得旁边的时雁频频侧目——有这么高兴么?

一个过山车而已。

时雁不理解。

莫非真是放飞自我了?

以前装白莲装绿茶装的太过压抑,现在“顿悟”了于是开始释放自己,所以格外高兴?

“呸,我怎么也跟着时茶这瞎扯出来的理由走了?”

时雁赶紧把奇奇怪怪的念头甩出脑袋。

过山车的速度开始加快了。

一开始缓慢的,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

陡度也越来越大。

“啊啊啊——”

身后传来各种嚎叫声。

“哈哈哈——”

这是来自过山车头的笑声。

不用说也知道来自时茶。

时茶感受着心脏处传来的刺激感,感受着过山车从最高点一下子坠落到最低点的失重感,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胸腔一阵畅快。

于是第二排的人几乎全程都能听到第一排时茶发出的笑声和欢呼声。

第二排的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玩什么特别开心欢快的项目呢。

一轮过山车下来,时茶整个人精神奕奕并且面带笑容,时雁面色淡定仿佛刚刚只是散了个步。

再反观坐在中间的时鹿三人……

一个个脸色发白看上去不太好的模样。

反差有点大。

看得时鹿三个人有些怀疑人生——这究竟是他们太弱了还是时茶和时雁太强了?

“下一个咱们去玩大摆锤吧!”

在下了过山车后没多久,时茶就指着不远处的大摆锤说道。

时鹿:“……”

宋迟:“……”

刘鼓:“……”

能拒绝么?

三个男人的脸上充满了抗拒之色。

他们心里更是不约而同地响起了一个问题——顿悟还能把胆子给顿大么!?

明明从前的时茶是个娇娇弱弱的软妹子啊!

饶是知道“时茶”真面目的时鹿,也觉得此刻的二姐着实是反差有点大。

他那茶里茶气还有些作的二姐,怎么会如此刚猛?

“我陪你一起。”时雁立马跟着说道。

她倒要看看今天时茶能玩到什么程度。

反正她今天奉陪到底了!

时茶闻言立马抱住了时雁的胳膊,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时雁:“好耶!姐姐你真好。”

至于时鹿他们三个人,时茶观察了一下他们的脸色,顿时有些嫌弃的摆了摆手:“你们仨还是别玩了。”

瞅这小脸白的,万一玩的一般吐了咋整?

“我、我可以!”宋迟见状立马梗着脖子喊道。

不行,被茶茶嫌弃了,绝对不行!

刘鼓也深呼吸了一下,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我也可以!”

大摆锤而已,小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眼下就剩时鹿一个了。

搞笑,他能单独落下?那也太丢人了!

于是五个人便又整整齐齐地去玩了大摆锤。

玩完一圈下来时茶还有些意犹未尽,于是刚下来就又玩了第二波。

两轮结束之后时茶整个人神清气爽。

而时雁依旧淡定无比,还顺便捋了捋自己被吹乱的头发。

至于时鹿、宋迟和刘鼓……

“呕~”

宋迟扶着旁边的垃圾桶,还是没忍住吐了。

一轮勉强忍了,第二轮实在是没忍住啊!

时鹿和刘鼓也相差不大,基本是在要吐的边缘反复横跳。

说真的,要吐不吐才是最难受的。

好在后面时茶可算是玩了些没那么刺激的,但也只是相对于过山车和大摆锤而已不那么刺激——比如海盗船、跳楼机等。

于是等到上午时间过去,中午吃饭的时候,只剩下时茶和时雁两姐妹吃的香甜,时鹿他们三个人压根儿就没什么食欲。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时鹿三人太过凄惨,下午的时候时茶可算是玩了一些比较温和的项目。

这让时鹿他们大大的松了口气。

然而这只是暂时的。

因为到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游乐园的鬼屋正式启动,时茶于是兴冲冲地拉着人去了。

鬼屋里面是有真人NPC的,比一般敷衍了事的只有假到离谱的电子抖动玩具强多了。

“这个好玩诶!”时茶站在鬼屋门口,看着鬼屋的装饰,顿时流露出浓浓的兴致。

时茶不爱作死,所以哪怕她知道自己的胆子其实挺大,但也从来没有去过鬼屋玩。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万一她不小心受到一些惊吓心脏病发作了呢?

她知道自己随时面临死亡,但不代表就要因此作死啊——那也太蠢了。

这种死法她绝不接受。

“那就走吧。”时雁看着高兴得脑袋都竖起呆毛的时茶,于是顺口说道。

时茶自然是点点头,于是两姐妹就这么手拉着手去买了票。

“……咱们还跟么?”刘鼓吐了口气,看向了旁边两位难兄难弟。

“跟!”宋迟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这是我们男人的尊严!”

时鹿赞同地点点头:“没错!这是我们男人的尊严!”

此时此刻宋迟和刘鼓都已经没有了“茶茶妹妹要玩我们也要跟着一起”的念头,满心满脑子只剩下一句“男人的尊严”。

两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都能玩的娱乐项目,他们三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么可以胆怯呢!?

之所以产生这一念头,是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时茶随口一问。

“你们还行么?不行的话就回去吧,我和姐姐两个人玩就可以了。”

哈?

还·行·么?

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

于是三个男人决定了,无论今天时茶玩什么项目,他们都要一跟到底!

他们,绝对行!

然而事实证明,男人的尊严不是那么好守护的。

刘鼓一开始凑到时茶旁边的时候是想展现自己的男子气概,等到小茶妹妹在被可怕的鬼屋NPC吓得花容失色的时候他就可以站出来抱住小茶妹妹,展现他的男友力。

然而,现实好像总是和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样。

想象中是他英勇无畏,然而现实中……

“干哈呢大哥?就是个破鬼屋至于怕成这个鸟样?”

时茶略有些无语的低头,看着闭着眼睛死死抱着自己大腿的刘鼓。

刘鼓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呜呜呜小茶你别走啊,我害怕哇呜呜……”

时茶:“……”

虽然刚刚突然冒出来的红衣女鬼NPC的妆容是很逼真,甚至出来的时候眼珠子还爆出来了,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时茶不解的挠了挠头。

再扭头看向一旁的时雁,就见时雁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时茶顿时悟了。

果然,不是NPC太吓人也不是她胆子太大,是抱着她大腿的刘鼓胆子忒小了。

她和梦中情姐就都很淡定嘛。

她直接忽略了旁边吓得抱成一团、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时鹿和宋迟。

真不是他们胆小,明明是时茶和时雁胆子大的不像正常人啊!

等到从鬼屋里出来的时候,时鹿三人组已经没了半条命——不,准确来说从进入到游乐园开始一直到现在为止,半条命都快没了。

“唉,本来还想去玩一下蹦极呢……”

听到时茶这话的三个人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蹦、蹦极……

“不过看你们仨这样,还是先送你们回去吧。”时茶无奈的摊了摊手,“今天也算玩的很过瘾了。”

这下三个人没再开口说什么“继续玩”。

再蹦个极他们另外半条命也要没了。

晚上时茶三人回到了时家大别墅,吃晚饭的时候时飞室因为忙碌所以没有回来,因此别墅里的主人只剩下了时茶三姐妹弟,外加丁兰香。

此刻餐桌前时飞室不在,于是丁兰香对时雁便也没什么好脸色。

“你坐哪儿呢?”丁兰香没好气的看着时雁,“这是你应该坐的位置么?”

时家的餐桌是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一共可以坐十个人。

主位当然是时飞室坐的,而平时时飞室在的时候时雁会坐在近前。

但只要时飞室不在……

“时茶”和丁兰香就会让时雁坐在最角落的那个位置。

听到丁兰香明显带着厌恶的语气,时雁沉默了片刻,接着便起身准备换个位置。

这个时候,换了一身衣服的时茶刚好从楼上下来走向餐厅。

见状,她立马伸出了尔康手喊道:“且慢!”

餐厅里的三个人顿时齐齐抬头看向了她。

动作整齐划一,相当有喜感。

时茶蹬蹬蹬走到近前,然后一把将刚站起来的时雁给摁了回去。

“就坐在这里吃饭!”

时雁一脸严肃的说道。

说完这霸道的话后,她又一脸不赞同地看向了丁兰香:“亲爱的老妈,作为相亲相爱一家人,你怎么能这么对姐姐说话呢?多寒心啊!”

丁兰香:???

不是闺女你当初嫌弃时雁坐的近影响你胃口吃饭么!?

时雁也是一脸懵逼。

不是时茶当初嫌弃她吗?

“妈妈,我已经顿悟了,希望妈妈你也可以早日顿悟。”时茶又接着严肃地说道,“我相信你!”

丁兰香:“……”

你相信个der。

她一时间觉得有些头昏。

原本以为昨晚上是自家闺女脑子一时糊涂睡一觉就好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可是……

她看着时茶高高兴兴的在时雁的旁边坐下,然后和时雁友好的聊天,只觉得这一幕实在是有些梦幻。

莫非是她在做梦?

于是丁兰香悄悄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肉,不出意外的感受到了疼痛。

很好,不是做梦。

沉思了一会儿的丁兰香于是看向旁边沉默了许久的儿子,想开口问问今天出去玩的怎么样,顺便问问到底是她太大惊小怪还是宝贝闺女变得太快。

结果一扭头,就看到自家儿子一脸生无可恋(毫无食欲),面色发白的吃着晚餐。

这仿佛不是在享用晚餐,而是在进行什么让人难受的酷刑。

丁兰香:“……”

很好,一定是她太大惊小怪了。

儿子闺女都变了。


>>>点此阅读《沙雕的爽文人生》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