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林霖 江林源《天荒大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荒大泽
分类:奇幻仙侠
作者:是猪猪呀
角色:江林霖 江林源
简介:传说天下之大,一个篮子装不下。
故事之多,一本小说讲不完。
有天南之地,少女眉目袅袅,会跳铁管舞。
有仙林之国,其人呼风唤雨,无所无能。
有天荒大泽,天地末途,吞噬万物。
我要找到它。

书评专区

用户28110082:只为文笔的雅

佯装没事:总觉得有仙剑那味(狗头)

花拉子米:-D:文笔不错,占个前排

叮咚响儿:看网文这么多年了,很少遇到这样的文风,很不错,作者坚持下去会大爆的,赞一个


江林霖 江林源《天荒大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荒大泽》第5章 血狼南顾免费阅读


北燕,北城门。

“这几日过去了,血狼人也不攻城,除了第一天象征性地打了一下,每天就只是在外面扎营,每天对着城楼射上几箭,时不时放放狼烟,再不然就是整日整日的饮酒,赛马,这是要做什么?示威么?这些蛮族崽子就不怕皇上带领大军杀回来包他们饺子?”姜晓淇站在北燕城西城楼上远眺,十几里外便是数量不多,却非常精悍的血狼人。这些日子虽然是往年的年初,本该是要好好庆祝热闹一番的,可是眼下敌方大军围城,也没了那个兴致,城里的平民百姓已经被禁止出户,以防不测。

“我也不知道,真是太奇怪了,这些血狼人没有任何预兆地出现在城外,又没有任何动作,弄得和他们正在过春节一样。”江林霖摇头,叹息,“不攻城也好,不然肯定是一番血战,大哥写信告诉我再过三日大军就可以抵达,到时候量他们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姜晓淇眉头依然深锁,丝毫没有要解开地痕迹,他是个武人粗人,但是往往武人粗人地感觉是最直接准确的,就像是两个高手论剑,往往决定胜负的不是那一丝剑术的高低差异,而是一瞬间的反应和感觉。

“你觉得哪里不对对吧?我也是。”江林霖右手无意识地拨弄着自己地衣袖,左脚尖不停的点着地面,发出哒哒哒的轻声,风吹起他的发尾,很快又落下,他和姜晓淇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疑惑,思索,担忧,还有不可避免的害怕。

此时已近黄昏,夕阳斜了影子,拉长在坚硬的城墙上,仿佛也变得坚硬起来。远处血狼的营地里居然升起了炊烟,已经是他们进晚饭的时间了,隐隐约约能看见他们饲养的血狼闻到香味,迫不及待地磨着自己的利爪,像是这食物要亲自狩猎得来一样。其实事实也是如此,在血狼幼年的时候,血狼族人喂养并不会给足食物,血狼想要吃饱肚子,就必须要和其他的同族搏斗,弱小的就一顿又一顿得吃不到食物,最终会活活饿死,这也是剩下活着的血狼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它们可以尽情享用死去同胞的尸体,好好地美餐一顿。

残忍,弱肉强食,崇尚力量,一直是血狼和血狼人的准则。

这时,远方传来笛声,当然不是竹笛竖笛那样的婉转,而是血狼族特有的,传说拿一种叫做“无声”的北方野兽身上骨头做成的骨笛,吹出来的声音凄烈悲壮,像是给残阳划上了一道伤口,悲鸣倾流而下,回荡在人间。

笛声以一种奇特的节奏起伏着,环绕在北燕城外的旷野上,从刚开始的嘹亮壮烈,变得越来越低沉阴翳,像是在慢慢随着夕阳一同下沉西垂,傍晚天空如火,燃烧视野可见的地平线。那城外的异族人也被染成红色,像浸着鲜血的恶魔。

笛声戛然而止,像是匆匆过客的旅人,又匆匆离去。而笛声停下的那一刻,恶魔动了。

血狼族人慢慢跨上他们自己的坐骑,拿上趁手的武器,神色庄严而肃穆,像是在举行神圣的仪式,他们迅速列成整齐的战阵,分成十二队,每一队都有一匹巨大的头狼带领,随时准备冲锋杀人。这时候阳光仅有一线残余,恶魔的身影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肃杀的气息缭绕,不管是血狼还是北燕,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息,生怕打破了平静,下一秒就是残酷的杀伐。

“血狼十二骑。”江林霖闭眼,轻声说,“居然都来了,真给面子啊。”

“杀!杀!杀!”血狼人忽然怒吼,仿佛带起了呼啸的狂风,对北燕城门发起了第一轮进攻,血狼门发出低低的嘶吼,嘶吼声越来越大,变成愤怒的咆哮,尖锐的獠牙利爪对准城池的方向,头狼们仰头长啸,声音震耳欲聋,坐在上面的十二个血狼族将领拿起手中的长刀,挥斩而下,破空如惊雷。

他们要攻城!

“动了!动了!”城楼上把守的士兵惊呼,挥舞火把点燃烽烟,高喊,“戒备!戒备!准备迎战!”

北燕城的将士也列阵,弓箭手张弓拉箭,长矛兵紧紧握着手中的长矛,城楼上的投石车也准备完毕,随时可以扔出巨石,毁灭敌人。狼烟纷纷点燃,在黑暗中光明纷飞,照亮一张张或年轻或苍老的脸庞。

“王爷,此处危险,您先回府,等我们捷报就好。”北燕城守城将领上前,低声对江林霖说。

江林霖摇头,说:“不必,大敌当前……”

他话音未落,前方又传来震耳的惊呼:“他们退了!血狼人退了!”

退了?江林霖难以置信,大步上前,眺望城外,只见血狼人的火把照亮了他们的军队,肃杀之气犹在。

只是他们朝着西北方向远走了,只给北燕留下了一个匆匆的背影。

隰朝天武二年腊月初六,北国血狼族突袭隰国边境,屠杀数千人,占穹天城。翌日,隰武帝江林源下令亲征,召集兵马粮草,以灭蛮族。

天武二年腊月二十四,武帝率十万大军北伐,任左将军唐遇秋,右将军霍勇,直指北方雪原,声势震天。

天武二年腊月三十,除夕,血狼族绕过隰国兵马,突袭隰国都北燕城北,西门,佯攻片刻,扎营城外数里。后日日笙歌痛饮,仿佛天上人间,无战事。

天武三年元月初五,血狼族撤离北燕城,围城五日,未有一攻,北燕哗然,不知其意。此次用兵,亦是血狼族最后一次被史册所记载。自此往后,天下再无其踪迹,仿佛是神轻轻把他们从人间擦去。

史称“血狼南顾”。

关于血狼族究竟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答案,据说隰武帝率领大军在回归北燕城的路上完全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血狼人,甚至连派去血狼族内部的探子都没了踪影。历史上众说纷纭猜测无数,有人说他们惹怒天神,知道自己民族将亡,所以带兵南下,做最后的征程。也有人说血狼族潜伏在极北之地的荒山之中,积蓄力量,撤军是因为觉得实力仍然不足以颠覆北燕。还有一种猜测,说血狼族在撤军的路上,所圈养的血狼不知为何集体凶性大发,屠戮了所有血狼族的人类,所有尸体,军旅用品都成了血狼们的腹中佳肴,血狼族彻底灭亡。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传闻都只是民间的故事而已,事实上就是连眼看着他们离开的北燕城防军都不知道血狼族究竟去到了哪儿,他们就像从人间被抹除了一样,仿佛从未存在过,也从没来到过,恐怕只有穹天城外的一座座墓碑可以诉说着悲伤和痛苦,也代表着血狼人最后的凶残和暴虐,无数穹天城的孤儿发誓要灭血狼复仇,可到了长大才发现,生死的仇人都已经不在了,但还是有怀着恨意的孩子最终走向了战场,用仇恨和不甘成就了一代传奇。

血狼南顾是一场非常神奇的战争,它并没有太多的战斗和厮杀,可是确确实实影响了帝国未来的国运走向,只是未来的隰国千古一帝,天下大君,天武皇帝江林源此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些。

他正轻轻把耳朵贴在一个女人的肚子上,神色兴奋又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像生怕做错什么。女人面带微笑,抚摸着他的头发,纤细的手指从发根游弋到发梢,像挽指飞舞的蝴蝶。

“听不到……”江林源坐起身,有些苦恼难过。

女人轻笑,用手点了点他的脑袋:“你呀你,也太心急了,太医说才三个月呢,哪有那么快可以听得到。”

江林源握住她的手,笑了笑,也不说话。床榻前一盏灯火,照亮他的脸侧,女人也沉默,眼波流转,床榻上一朵牡丹盛开,勾勒着此时温软的气息。

“给他取什么名字好呢?”女人说,语气温柔,“太医说是男孩儿,这可是皇长子,疏忽不得的。”

“若是个小公主也很好啊。”江林源低声说,“不管男孩女孩都很好。”

他顿了顿,思绪游弋,眼神忽然有些恍惚,光与影摇晃,为回忆蒙上一层薄雾,他仿佛又看到那时的情形,那种心悸和恐惧又漫上心头,他抱住身边的人,轻轻说:“我很害怕。”

女人拍拍他的后背,缓缓抚摸着。

“我们到穹天城的时候,那里简直就是地狱。我不想回忆也不想描述。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怀疑,怀疑我的想法,为了我大隰的霸业,真的要发起战争吗?会有多少平民百姓会受灾受难?我真的错了吗?”

“皇上圣明,所谓兴亡百姓苦,不管怎么样,战争都会伤害到平民百姓的。”女人说,带着点点哀伤。

江林源无话,静静地搂着她。

“如果是男孩,就叫他无役吧。“他说。


>>>点此阅读《天荒大泽》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