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探宝:从身无分文到亿万富翁》赵安 李秋水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全球探宝:从身无分文到亿万富翁
分类:鉴宝
作者:盐巴的疤
角色:赵安 李秋水
简介:穷小子赵安意外获得了一个真视之眼, 跟某游戏里一样的真眼,插下去之后,赵安便可以看穿世间一切隐藏一切虚妄的东西。那还等什么,买彩票,赌翡翠,开公司,挖金矿,宝石矿,还有地球上的各种秘密宝藏……赵安大喊道:“我的,我的,都是我的!”“什么,西方世界排名第一的所罗门王宝藏,拿来吧你!”本书又叫《插眼全世界》《自从我学会了插眼》《我到处插眼的故事》
PS:重点说一下,小说和现实情况有所出入,不必较真!

书评专区


《全球探宝:从身无分文到亿万富翁》赵安 李秋水小说免费阅读

《全球探宝:从身无分文到亿万富翁》第5章 发现狗头金矿石免费阅读


长江根据流域分段不同有不同的别称,发源地叫沱沱河,山高岸险终年积雪。当曲口以下到巴塘河口叫通天河,当然这个通天河不是西游记里的通天河,水势平缓河谷宽阔,通天河下游叫金沙江,因盛产黄金而得名。再下游还有川江,扬子江的称呼。水量丰富,历史悠久,是华夏文明的母亲河之一。

宿醉未醒的赵安被精力充沛的李秋水拉到了长江边上准备钓鱼,还美其名曰为了安慰赵安受伤的心灵,带他出来散散心。

赵安反而觉得,他其实就是想找一个钓友。

自幼生长在长江边的李秋水,从小就是钓鱼爱好者,家里各种钓具上百种,关于钓鱼他还有各种说辞,什么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还有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渔沟。

这在赵安看来,简直像一个神经病。

李秋水一边整理鱼竿鱼线,一边做铒打窝,还一边调侃着赵安:“盛装出席,只为钓鱼。雷霆嘎巴,犄角旮旯。”

这番言语把赵安整的哭笑不得,却又不得不反击:“你不知道刚出台的政策,长江流域十年禁渔,小心警察叔叔过来没收你的鱼竿,再把你关小黑屋里。”

“这你就理解错了,你看我这一杆一钓,规规矩矩。”

赵安不甘心继续反击道:“单反穷三代,钓鱼毁一生,一朝学会狗辇兔,从此踏上不归路 。”

谁料李秋水不但不生气,还惊奇的说:“哟喂,学会抄段子了,来来来,咱们battle battle。”

赵安今天才没心思跟他斗嘴,拿过一根鱼竿,熟练的挂饵,抛竿坐在小马扎上悠哉悠哉钓起鱼来,老话怎么说来着,来都来了,将就着吧,以前也没少陪这家伙来钓鱼。

不知道真眼在这里效果怎么样,想到这里,赵安趁李秋水不注意,不动声息的布置一个真眼在身旁,

赵安的视野,随着真眼的布置再次改变:水里的各种鱼虾蟹, 各种水生动植物在赵安眼里清晰可见,江水的折射和散光,完全不存在,滔滔的江水,在赵安面前,像是一个大号的水族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赵安看向其中一条鱼,旁边的介绍更加的生动:长江河鲤,长42厘米,重量1.8千克,野性4星。

太神奇了,这尼玛连野性都给你标出了星级,升到3级的真眼功能强大的一匹啊。还有地面100米以下的鹅卵石泥沙层层叠叠都可以看到,

目光所及的鹅卵石也有介绍:小号鹅卵石,最大圆径63.4厘米,硬度6级。泥沙都有标注:砂砾,最大圆径0.04厘米,可用作建筑材料,

当然不看的话就没有介绍,不然密密麻麻的会晃的你眼花。其中有些泥沙还闪着光点,赵安看过去有显示介绍:金砂砾,重量0.08克,可提取黄金,赵安摇摇头表示,没那技术。

水下李秋水所打的窝料处,已经有好几条一尺来长的游鱼在嚼食散落在河床底的窝料,赵安收缩线轮调整鱼钩,

调整到一条野性只有2星的草鱼前边,这条草鱼吃食有些慵懒,小嘴一张一翕的吸食着美味的窝料,连带着钓饵一起吃进了嘴里,

钓钩在嚼食的时候,直接挂在了草鱼的牙床上,草鱼吃痛,尾鳍猛的一摆就要逃走,

赵安视野里看见这鱼咬钩咬的结实了,在浮漂刚刚下沉的一瞬间,就握紧鱼竿,右手卡住线轮的保险,

左手把着线轮的摇把收紧鱼线,溜起鱼来,这条鱼野性只有两星,略微挣扎了几下,就被拉到了岸边。

“我靠,可以啊,开门红,今天是要爆桶的节奏啊”李秋水两眼放光的惊呼道,

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单手拿着抄网一抄,就把这条3斤多的草鱼,抄出水面,麻利的解下钓钩,

右手虎口张开卡住两边腮盖,左手握住鱼尾前端,草鱼挣扎不脱,一秒钟的功夫,就被放到的鱼获箱里。

李秋水看着再次挂饵的赵安,嘴里渍渍两声道:“果然是情场失意钓场得意,我敢打赌,你今天起码能钓上来两条鱼。”

赵安却不接他这茬,继续挂饵抛竿,嘴里有些兴意阑珊的说道:“我昨天早上买彩票中了50万。”

李秋水大概没听清:“你说啥?啥50万。”

赵安扭过头,看着这个家伙,提上一口气,大声说道:“我说,我,昨天买彩票,中了50万,

本来打算给杨雅琴一个惊喜的,谁知道她一直都把我当成备胎,还以为我昨天,是要跟她求婚来着,怕我粘着她,像甩牛皮糖一样,把我给甩了,搞得我中彩票的心情都没了。”

李秋水疑惑道:“没听说过你有买彩票的爱好啊?”

赵安假装大大咧咧的回答道:“就随意的买了几张,谁知道就中了?”

“那这个杨雅琴,不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李秋水打趣道:“要不你带上这50万,下午的时候,咱们去她那里,买上一套房子,惊掉她的下巴,这种装逼打脸的瓜,我可是最喜欢吃的了。”

赵安有些嫌弃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为了装逼特意去买房子,显得太刻意了”

李秋水打趣道:“啥时候见你觉悟这么高了?刻意就刻意,就许她羞辱你,还不许你还回去了?”

赵安兴意阑珊的说道:“算了,这样做的话,她还会以为是你借钱给我,特意去装这个逼,心里面还不知道是怎么编排我,

而且她昨天那么羞辱我,我也不想再见到她,何必去跟她增加业绩。”说着又一条鱼上钩,赵安熟练的溜鱼再拉到岸边,

李秋水这次震惊了:“这他喵的才几分钟,你这就第二条了?”

手上却不慢,一抄网把鱼抄上岸,麻利的解鱼落袋道:“你昨晚上踩狗屎了,运气这么好?

长江河鱼是出了名的难钓,你这一下钓两条,都不带掩饰的。

你给我说道说道,有什么秘诀没有,快快快,赶紧的!”

赵安只好讪笑道:“哪里有什么秘诀,运气好运气好!”赶紧转移话题道:“你看今天都收获了两条鱼,是拿回去清蒸还是红烧好?”

李秋水鄙夷道:“什么清蒸红烧,野生河鱼,烤着吃才是最香。哼哼,我要认真了,今天要不钓个十条八条的,绝不收杆,我一专业钓手还能被你比下去?”

赵安听他这样说,却不想再靠真眼再作弊下去了。

这是他最好的朋友,娱乐倒还可以,较真的话就没有必要了。想到这里赵安就准备把真眼收回来,靠真本事钓鱼,本来也就是打算钓鱼放松心情的。

正当赵安伸出左手准备回收真眼的时候,发现他的视野里,在河岸上方大概三百多米处,一处独立显眼的红光一闪一闪的,吸引了赵安的注意,

目光凝聚看下介绍,让赵安倒吸了一口凉气::狗头金矿石,重量16.34千克,纯度91.3,可换取可观的财富。

居然是金矿石,之所以没有一开始没有看到,是因为赵安刚才的视线是正前方的河面,看鱼去了,

而新发现的狗头金矿石是在河岸上大概两米多深的地方埋藏着,也就是赵安的左上方,算是视野盲区,没有一开始就看到也属正常。

以前赵安还老是,在新闻上看到说某某,在河边捡到狗头金,某某又在哪里捡到狗头金,今天居然轮到自己发现了,

还是这么大一块,介绍上说有三十多斤,含金量还这么高,埋的也不算深,才两米多,完全可以自行挖掘。

赵安心里有了定计,晚上独自带上十字镐铁锹过来挖金矿。

这里就有人说了,为什么不告诉李秋水,是想吃独食吗?

首先是不好解释,你是如何知道,这个确切的位置挖下去,就能有金矿石的。

而且越解释,暴露的东西更多,麻烦也会更多。

所以有时候,吃独食是必要的。

何况李秋水家里,是开代工工厂的,他这样的富二代,还不一定看的上这块金矿石,说不定还没有,他对河里的鱼兴趣大。

于是赵安记住了这个位置,悄然收回真眼,接着不动声色的钓起鱼来。

不多时,李秋水的第一条鱼也上钩了,把他兴奋的大呼小叫:“看到没,大鱼上钩了”

赵安见李秋水中鱼了,也放下自己的钓具,换上了抄网。

等李秋水把鱼溜到岸边,熟练把鱼抄上了岸,是一条大概二三两的鲫鱼

“水哥威武,水哥霸气!”

赵安打趣道:“不愧是长江钓鱼比赛幼儿组的冠军!”

把李秋水气的牙痒痒:“去去去!”

就这样,在两个好基友的互相打趣中,俩人钓到晌午时候,秋水又钓上来两条鱼,赵安也凭运气再钓一条,两人看鱼获蛮多,决定收工打道回府。

收拾好渔具和收获的两人,找了家烤鱼店,搞个来货加工,大大小小六条鱼,加起来也有七八斤左右,一个不留,全部烤了。

烤鱼店本来中午是不营业的,一般是夜间才开门,不过两人是熟客,李秋水又提前打过招呼,老板就破例给他们烤上。

李秋水要过两瓶啤酒,自己倒上一杯,给赵安也倒上,一边倒一边问道:“赵安啊,以后有什么打算?

如果是小富即安,40万回你们小县城,倒也能轻松快活的过上小康生活,在这里的话,可能真的连套房子的首付都不够。”

赵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啤酒,说道:“40万确实不多,也干不了什么大的事情,不过打工的话,也够打好些年了,

所以我打算,先把灯饰城的给工作辞了,回头你跟你叔说一下,我就不亲自去了。”

李秋水也端起杯子一口喝干,接着又自己倒上说道:“辞职也好,那的工作工资不高,提成也少,

当初我也只是推荐你过去先干着,等以后有机会了给你换个待遇好的工作。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小子也有时来运转的一天。没事,不干就不干吧,回头我给叔说一声就行!”

赵安举杯跟他碰了下,两人各自干了一杯,赵安说道:“谢了,可能就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吧,嗯,博彩也算赌的一种。

我打算先缓几天,过几天再看看,有什么合适项目,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反正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就只有钓钓鱼,摸摸虾,才能维持的了生活的样子”

正好鱼烤好了端了上来,李秋水模仿着网上的段子,痞里痞气的说道。

赵安就受不了他这个痞样,当即讽刺道:“当心单反穷三代,钓鱼毁一生。”

李秋水再给赵安倒上酒,嘴上说道:“那不能,我这只是娱乐消遣,又不是干不好,就得回家继承百亿家产的那样,

再说我家老头子,也没有百亿家产给我继承,我也就偷得浮生半日闲,一杆一线钓长鲶。”

赵安知道他是故意念着歪诗,来逗自己开心,心里也十分感动,觉得不管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好朋友陪着,

哪怕他没能给予什么实质的帮助,就这样说说闹闹,一如从前的模样,也是极大的满足了。

两人就这样互相打趣,一如从前那样,愉快的吃完了烤鱼,赵安惦记着晚上挖矿的事情,就跟李秋水道了别,各自离开。


>>>点此阅读《全球探宝:从身无分文到亿万富翁》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