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娇反派独宠我最新章节,林鹿 林牧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病娇反派独宠我
分类:现言脑洞
作者:荒妙
角色:林鹿 林牧然
简介:【系统+甜宠+总裁+娱乐圈+各种世界】林鹿因为一次意外绑定快穿系统,只有完成任务才能得到复活的机会。可后来她做着做着却发现,这些反派一个个都变得不对劲起来……【清冷如玉的养子:鹿鹿,你只能是我的!】【温暖黏人的弟弟:姐姐,你要丢下我么?】【冷酷无情的霸少:林鹿!你敢给我离开一步试试!】后来,腰都快断了的林鹿:……这跟我想的不一样!!!——PS:男主同一灵魂,专心谈恋爱

书评专区


快穿:病娇反派独宠我最新章节,林鹿 林牧然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病娇反派独宠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林牧然是林家的养子,不过外人一直传言,他其实是你爸的私生子,你相信了,所以从小就看他不顺眼,一找到机会就各种欺负他。”

脑中的系统在叽叽喳喳的说着原本的剧情。

林鹿一边听一边看着眼前的场景,将“林牧然”这三个字慢慢和眼前的少年划上了等号。

少年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面色苍白,身形清瘦,略长的黑色短发因为低头堪堪遮住眼睛,只露出一副高挺的鼻梁和略薄的唇瓣。

此时正值深秋,夜晚的风吹得人浑身发凉。

可眼前的少年却浑身湿透,上身的校服白衬衣全都紧贴在身上,就连发梢都在往下滴水。

“他刚被人泼了一盆水。”

“你指使的。”

系统恰到好处的为林鹿解答。

林鹿:“……”

原来我这么丧心病狂的吗?

她呼吸骤停了一下,感觉心口一阵窒息感传来。

林鹿原本是生活在现代的普普通通打工族一枚,因为偶然一次意外,绑定了目前身体里的快穿系统,只有完成足够的任务才能得到复活的机会。

她眼下所在的是一本小说世界,身份是这本书里的炮灰女配,因为前期欺负反派太狠,最终被反派报复,落了个凄惨的下场。

而她这一次只有改变这本书里最大反派对自己的看法,扭转结局,才算完成任务。

可按眼下这情况……

林鹿:“我觉得我没机会了。”

系统:“你有。”

说完,系统没等林鹿再开口,便直接噤声消失。

而与此同时,眼前的少年也忽然抬起眼睛,朝林鹿看了过来。

黝黑深邃的眼眸像一个无底洞,让人不自觉的感到整个人像是要深陷进去一样。

林鹿被他看的心里咯噔一下,不知怎么想的,脑子忽然一抽,麻溜儿的将身上外套脱了下来。

“给,给你……”

林鹿哆哆嗦嗦的伸出手去,被夜间的风一吹,只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林牧然盯着她手里的外套看了几秒,又将目光转移到她脸上,眼神中毫无感情。

林鹿还是头一次被这样冷漠的眼神盯上,想到他作为这本小说的反派,在剧情后期的那些所作所为,顿时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

“我……说不是故意的你信么?”林鹿颤颤巍巍的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可没想到林牧然听了,居然看着她“嗯”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轻,可林鹿还是确定自己没听错。

她立马激动的睁大眼睛看着林牧然:“你不怪我?”

林牧然垂眸看向地面,声音淡淡的:“习惯了。”

林鹿顿时:“……”

所以还是恨她的呀。

林鹿一下子差点儿哭出来。

可偏偏她自己心里也清楚,按照这本小说原剧情中自己之前对林牧然的所作所为,他要是因为自己一句“对不起”就直接说不怪她了,那才稀奇呢。

毕竟这人可是整本小说里心最黑,也最为记仇的存在,是就算嘴上原谅,心里都会找机会报复回去的那种人!

一想到这儿,林鹿更觉得自己任务完成的希望渺茫,一时间整张脸都垮了下来,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哒哒的。

可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看着她这个样子,林牧然也是满心疑惑。

作为林家的小公主,林鹿讨厌林牧然,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而林牧然也正如他自己所说,从小就被林鹿欺负惯了。

别说是在大冷天泼他一盆水,就算是把他关在小黑屋一整夜,第二天又放狗追他,林鹿也不会为此道歉,更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毕竟这不管对她还是林牧然来说,都已经成为一种日常了。

所以此刻听到林鹿突然道歉,还露出这样一副表情,着实是令林牧然感到奇怪。

但林牧然并不觉得林鹿是突然良心发现,打算从此改过自新了。

他猜想,这位小公主怕是又想出别的法子来折腾自己了吧?

现在这样异常的表现,肯定也是为了之后折腾他而做出的铺垫罢了。

林牧然低头冷冷的勾唇一笑,原本心中因为一声道歉生起的波澜再度平静。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林牧然冷声说完,不等林鹿反应,直接大步转身朝着巷子外走去。

……

晚上,顶着一头湿发回到家的林牧然果不其然发起了烧。

而此时的楼上,系统也正在跟林鹿讲这段剧情。

“林牧然被你折腾的高烧不退,但你偏偏觉得他是在故意装病引人同情,于是你勒令管家不许给他送药,让他一个人在房间烧了三天,之后还因为没有请假而被老师惩罚,拖着还没好的身体绕着操场跑了十圈,最后直接晕倒住进了医院。”

林鹿:“……”

自己听了都想打自己一顿的程度。

“那我现在去给他送药还来得及么?”林鹿心累的问道。

系统:“宿主一切选择皆由自己决定,结果好坏系统概不负责。”

听听这话说的,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你跟渣男有什么区别?

林鹿在心里狠狠吐槽了两句,最后还是拿起准备好的药,踩着毛茸茸的兔子拖鞋下了楼。

林家的别墅一共有三层,最上面一层住着林家如今的掌权人,林鹿的父亲林翰海。

第二层住着林鹿。

至于养子林牧然,自然是住在一楼,不仅房间逼仄狭小,甚至旁边还紧挨着保姆房,活脱脱一个小可怜的处境。

在如今的林鹿来之前,原主可以说从没靠近过林牧然的房间。

就连之前偶尔折腾他的时候,也是让其他人过来,活像是林牧然房间有什么靠近就会沾染上的病毒一般。

所以当此刻林鹿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林牧然整个人都是掩不住的惊讶。

“有事么?”

依旧是冷漠的声调,但许是因为发烧,他一向苍白的脸色此刻终于染上了几分病态的红晕,配上他略显惊讶的眼神,看起来倒像是害羞一样。

林鹿娇俏的弯起眼睛,露出两个小梨涡。

“给你送药。”

她举起手里的药盒晃了晃,另一只手稳稳端着水杯,一个转身挤进了房间。

刚想拒绝的林牧然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面前的人已经没了踪影。

再回头,便见那个一向不愿意靠近他房间的小公主,此刻居然像参观什么景点一般,拿着药端着水杯,绕着他房间转了两圈。

“收拾的还不错嘛。”

房间虽然简陋,也没什么东西,但却被主人打理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林鹿真诚的夸奖着,转身看向林牧然,“过来喝药了。”

说完,她放下水杯,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来一个电子温度计,“滴”的一下按亮以后,伸手递给林牧然。

“顺便量一下吧,要是烧的太厉害的话,估计要去医院打吊瓶。”

她态度表现的格外自然,仿佛所做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偏偏就是她如此的正常,在林牧然看来才显得格外不正常!

林牧然盯着她手里的温度计看了几秒,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低声问了句:“为什么?”

因为发烧,他一向清朗的少年音也变得沙哑起来,但这样的嗓音却比之前更加能戳中林鹿这个音控的苏点。

要是耳朵能怀孕的话,林鹿感觉自己现在都要生崽了!

她努力压下想要疯狂上扬的嘴角,故作淡定的说着:“不为什么呀,怕你病死不行么?”

她学着原主之前嚣张的态度,说完却又将温度计强硬的塞到林牧然手中。

“赶紧的,我还有作业没写完呢。”

她装出很凶的样子,但实际上软绵绵的语气却抵不上她平时一半的厉害。

林牧然感受着手心残留的一丝温热,罕见的没再用沉默来拒绝这位小公主,而是顿住片刻,然后乖顺的拉开衣领,将温度计塞了进去。

几分钟后,林鹿看着手里的温度计瞪大眼:“三十八度七了!”

她抬头看向林牧然:“你不难受吗?身上疼不疼?有没有头晕?”

刚被压着吃完药的林牧然摇了摇头,看起来除了体温,其他都很正常。

可林鹿却依旧很着急,冲到衣柜前拿出一件衣服就往他怀里塞。

“快快快,我们去医院打针,再这样拖着万一给人烧傻了可怎么办。”

尚还清醒的林牧然:“……”应该也不至于。

不过看着林鹿这样着急不似作伪的神色,林牧然心里居然异常的生不出什么反抗的情绪,而是沉默的将衣服套上,然后任由林鹿拉着自己出了门,一路直奔医院。

两人让司机把他们送到医院,又陪着折腾了大半宿,才终于回到家里。

彼时林牧然的烧已经退下去一些了,而林鹿也困得够呛,进门后连话都没再顾上跟林牧然说一句,便直奔楼上卧室,倒头秒睡了过去。

.

第二天便是周一,作为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少女,林鹿一大清早就被家里的保姆阿姨叫起来,坐到楼下吃早餐。

餐桌上,林鹿看来看去没见到林牧然,正想询问,就听系统解释道:“你一直不喜欢林牧然,所以从来不让他跟你在一张餐桌上吃饭。”

林鹿:“……”

怪她,忘了原主的人设了。

像这种侮辱反派的机会,按照原主那种作死的性格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不过现在的林鹿当然不能这么做。

于是她咽下嘴里的牛奶后,便直接冲旁边的阿姨道:“林牧然呢,让他也过来吃早饭吧。”

林鹿故意摆出一副态度很勉强的样子,努力不让自己人设崩的太厉害。

可没想到听了她这话,阿姨却是满脸奇怪的看过来,说道:“小姐,他在你下来之前就已经出门了,不然会赶不上公交车的。”

林鹿瞬间顿住,然后想起来,自己每天早上都是让司机开车送去学校,而被她讨厌的林牧然则是只能早早出发,独自跑到半小时路程外的地方搭公交车去学校。

毕竟他们这片别墅区,是打不到车也没有公交车的。

林鹿:“……”感觉距离任务完成又远了一步呢。

[笑不出来.jpg]

.

没胃口的匆匆吃完早餐,林鹿直接拿上书包,由司机送到了学校。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家庭长大的孩子,林鹿从前自然是从来没踏足过贵族学校的。

不过因为有原主的记忆在,所以她第一次来倒也没闹出什么破绽,顺利的找到自己的教室,然后安全的度过了前两节课。

可没想到她也就安全了这么一会儿,等到第二节课结束,林鹿刚准备收拾下一节课要用的东西,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平时和原主玩的很好的几个女孩儿笑着冲进来,一把拉起林鹿,拽着她就往外走。

“快快快,有热闹看!”

林鹿一脸茫然的被拉出了教室,问几个人:“什么热闹?”

她说完,没等几人回答,便先看到了走廊尽头被人群围住的厕所门口,不知怎么的,心里忽然涌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测,系统此时也忽然出声道:

“林牧然被几个男生堵在厕所欺负,一桶桶加了冰块的水朝他兜头浇下,让他本就大病初愈的身体雪上加霜,当天晚上就因为发烧再次被送进了医院,而当时在场的你却只是大笑起哄,甚至还跟几个女生一起鼓掌叫好。”

林鹿:“……我也太不是东西了吧。”她现在骂自己真是没有丝毫犹豫。

不过说完她又想起来:“林牧然跑圈晕倒那段剧情不是没发生么?这个再次送进医院是什么意思?”

系统解释:“由于你之前的行为,导致后面的剧情提前发生了。”

林鹿无语,然后又问:“那他现在对我的印象……”

系统:“林牧然以为这些欺负他的人都是受了你的指使。”

林鹿:“……”真是好大一口锅。

正想着,几个人也来到了厕所门口。

要好的几个女生家境都不错,直接扒拉开人群,带着林鹿挤进了最里面。

装修豪华的洗手间内,林牧然正被几个年轻男生强硬的按在地上,苍白的脸颊摩擦着地面,一双薄唇被咬出了丝丝鲜红。

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黄毛此时高举起一桶冰水,带着猖狂的笑直接朝着林牧然笔直浇了下去。

“哗啦”一声,水花飞溅,林牧然从头到脚被淋了个透。

旁边按住他的几个男生骂骂咧咧的说着黄毛,也不看着点儿,搞得他们衣服也被溅湿了许多。

黄毛不以为然的笑着,伸手将水桶递给了其中一个男生,道:“嫌老子倒的不好,那你来行了吧。”

被黄毛叫到的那个人笑着站起来接过水桶,说了句“我来就我来”,之后又一脚踩在林牧然的手腕上,跟黄毛交换位置,让他过来把人按住了。

而此时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人不仅没有上前阻止,反而还跟着起哄叫好。

林鹿甚至还听到有人催着他们动作快点儿。

林鹿的内心遭到了疯狂的冲击。

尽管她从前听过无数类似的事情,可亲眼见到,却还是头一次。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并不能看到林牧然的脸。

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她的脑中居然突兀的浮现出一双黑眸,那样冰冷,又毫无感情。

“住手!”

林鹿终于忍不住气愤大喊出声。

随后不等周围人反应,她直接冲出人群跑上前去,一把将拎着水桶的男生推开,然后冲几个按着林牧然的人大喊:“都给我松手!”

年轻女生的声音尖利的刺耳。

欺负林牧然的几个男生原本都是对林鹿比较有好感的,也知道林鹿和林牧然之间的关系,所以最开始做这些事,也都是为了讨林鹿欢心。

如果换做平时,林鹿看到他们这样对待林牧然,就算不会明着夸他们,多少也会给他们几个笑脸。

可现在……

难道是嫌他们做的不够?

几个男生犹豫着松开手,一时间都没搞懂林鹿的心思。

而林鹿此刻看着地上浑身湿透的林牧然,却是觉得一颗心都被狠狠揪起来了。

“你……还好么?”

林鹿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扶林牧然起来,却被林牧然一把拍开。

“啪”的一巴掌狠狠落在她手背上,娇嫩的皮肤瞬间留下一片红印。

“你小子是想死吧!”

旁边黄毛看到这一幕,首当其冲朝着林牧然骂起来,甚至还一副要冲上去给他两拳的架势。

林鹿直接朝他狠狠瞪了一眼,用眼神逼退了黄毛,然后又心肝乱颤的看着林牧然。

“我要说,这不是我指使的……你能信么?”

她蹲在地上看着林牧然,眼神怯怯。

林牧然撑着地面爬起来,脸色已经是一片苍白。

他身上不停的往下滴水,整个人像是刚从河里被捞上来的一样,比林鹿第一眼看见他的那个时候还要惨上数倍。

他目光直直的盯着林鹿看了几秒,就在林鹿以为他会点头的时候,却忽然见他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

“你说不是就不是吧。”

他声音冰冷的说着,将目光从林鹿脸上移开,然后推开挡在面前的几个男生,不顾周围众人看戏一般的眼神,缓缓走出了厕所。

林鹿蹲在地上半天没站起来。

不仅因为林牧然刚才看自己的那个眼神,还因为,她觉得自己距离完成任务,已经越来越远了。

“我是不是完了?”

林鹿茫然的在心里问系统。

系统:“……”很想说一句好像是的,但张不开口。

不过现在这情况,也用不着系统给她答案,林鹿自己心里也有数。

于是接下来围观的众人便只见林鹿仿佛丢了魂儿一样站起来,然后踩着一地的水印,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

当晚,林牧然果然又发起了烧。

而这一次林鹿试着再去给他送药,却不出意料被关在了门外。

两人之前仿佛缓和过短短一瞬的关系再次跌入冰点。

……

一周后,反复发烧的林牧然终于将身体彻底养好,回到林家。

得知消息的林鹿在他回来前慌慌张张的叮嘱管家:“明天起就让林牧然跟我一起坐车去学校吧,还有早饭,我现在看他稍微顺眼一点了,也不用特意分开吃了。”

管家对她这样的吩咐显然十分诧异。

因为就他所知,几天前小姐还把林牧然折腾到生病来着。

不过想到之前林翰海叮嘱过,要努力让小姐接受林牧然并且和平共处的事,管家又觉得,如今这样也是不错的发展,便开心的答应下来。

而林鹿交代完这样一番话后,却并没有留在一楼等林牧然回来,在他面前刷好感,而是直接回到楼上,一整晚都没再下来。

隔天早上,已经痊愈的林牧然依旧提早一个小时起床,打算去厨房拿上早餐,然后在路上吃。

可等他穿好衣服拿上书包到了厨房后,却发现往常放着早餐的地方空空如也。

林牧然的脸色一瞬间便冷了下来,他理所当然的想到了林鹿,以为这是她整治自己的新手段。

可下一秒,保姆阿姨在身后出现,看到他后直接笑着说:“牧然啊,管家没告诉你么?”

林牧然回头茫然的问了句:“什么?”

“小姐说你以后不用坐公交车去学校了,可以和她一起坐车让司机送你们,早餐也可以和她一起吃了。”

阿姨很是感慨的看着他。

“现在时间还早,你要不再回屋去睡上半个小时吧?以后能跟小姐一起坐车去学校,你也不用辛苦的起这么早了。”

往常她们这些给主人家打工的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也很是同情这个小男生的遭遇。

现在主人家任性的小姐好不容易做了件人事儿,别说林牧然了,就连她们这些外人知道了心里也觉得十分惊讶呢。

林牧然站在原地半天没理解自己听到的意思。

所以她刚才是说,林鹿那个小公主,从今天起允许自己跟她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了?

而且还不用他再每天早起一个小时出门赶公交车,可以跟她一起坐家里的车去学校了?

林牧然直接轻笑了一声,却不是因为惊喜,而是觉得可笑。

他大概能想到,或许是自己这几次反复生病的原因,才导致那位任性的大小姐难得生出了几分愧疚吧。

现在所做的这些,恐怕也是为了让自己良心好过一点吧?

若是换做一般人,被林鹿羞辱过那么多次之后,现在肯定会不屑的拒绝她的“施舍”。

可林牧然却没有。

他不喜欢跟自己过不去,也不喜欢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

所以他欣然答应了,然后还顺着保姆阿姨的话,回屋继续去躺了半个小时,然后才出来吃饭。

而此时,林鹿也已经坐到了餐桌旁。

“早上好。”

林鹿坐在林牧然对面,小声的跟他打着招呼。

意料之中的,林牧然并没有回应她,并且连头都没抬一下,自始至终只是埋头认真的吃着早饭。

这是他来到林家后,为数不多吃到的热乎乎的一顿早餐。

换做平时,他的早餐不是伴着清晨冷风一起下肚,就是在公交车颠簸的路途中咽下的,压根儿没有像今天这种,安稳的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的时候。

可他并不感激林鹿。

因为他知道,这位任性的小公主每当给他一点甜枣之后,接下来伴随着的必定是狠狠一巴掌。

他实际上早已经习惯了。

可没人会因为习惯而变得喜欢。

林牧然安静的想着,将最后一口面包咽下,擦了擦嘴放下双手,坐在原地沉默不动的等着林鹿。

林鹿此时也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原本进食的速度加快,三两下喝光了杯里的牛奶,站起身来对林牧然道:“我好了……”

话没说完,林牧然已经直接拎起书包朝外面走去。

林鹿无奈的叹了口气,抬脚跟上。

.

以林家的地位,在北城绝对当得起“豪门”两字。

而身为林家掌权人林翰海的唯一独女,林鹿不仅身份尊贵,长相也是精致甜美。

故此,学校里争先恐后围在她身边讨好的人无数,就连明里暗里喜欢她的人也多的数不清。

沈家的独子沈唯泽就是其中之一。

上周,沈唯泽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没能到场亲眼看到林鹿“救下”林牧然的那一幕,心里早就憋着火。

这几天又从同学口中得知林牧然不知耍了什么手段,居然让林鹿答应了每天跟他一起上下学后,沈唯泽心中就更是不爽,憋着劲儿要找机会好好教训林牧然一顿。

正巧今天林牧然因为一些事情走的晚了,没搭上林鹿的车,沈唯泽便趁这个机会让人把他叫到了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想跟他好好“谈谈”。

……

林家,已经放学回家写起试卷的林鹿满心不安。

她不停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眼看着现在已经距离放学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了,林牧然却还是没有回来,林鹿心里陡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此时,系统就像是一个准点报丧的乌鸦一样,忽然出声。

“林牧然被暗恋你的沈唯泽堵在校外威胁,让他离你远一点,以后不准搭你的车上下学。林牧然不同意,沈唯泽因此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便将林牧然狠狠收拾了一顿。林牧然被打的遍体鳞伤,足足养了半个月才好。”

林鹿:“!!!”

就知道安稳日子过不了几天!

林鹿飞快放下笔问系统:“所以他们现在……”

“还没开打。”系统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直接接话道。

林鹿听完,二话不说起身飞奔下楼,然后催着司机赶紧开车往学校赶。

学校后面的巷子里,被拒绝的沈唯泽已经沉下了脸。

他冷笑一声一把攥住林牧然胸前的衣领,将人狠狠拉过来,高扬着下巴满脸不屑道:“小子,你确定想清楚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我离鹿鹿远一点!听见没有?!!”

沈唯泽声音渐高,眉眼间满是压不下的暴躁戾气。

可林牧然听完,却依旧是一副不为所动的平静表情。

他不知道今天这出是不是又是林鹿那个小公主安排的。

但他心里清楚,不管是不是,此刻的他点头答应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他不想答应。

所以林牧然根本没有思考,便直接拒绝了。

“听见了,做不到。”

他语调平静的说着,表情无波无澜。

可偏偏他越是这样一副表情,就越让人看着心里来气,仿佛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个跳梁小丑一般。

沈唯泽深吸一口气,低声咒骂了一句。

下一秒,他攥紧了林牧然的衣领,没有任何准备的,狠狠一拳朝他白净的脸上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重重一拳落下。

下一秒,伴随着一句高喊的“林牧然”,身形清瘦的男生被打倒在地,嘴角溢出一丝鲜红。

林鹿看到这一幕,一瞬间心脏仿佛又被一只大手狠狠攥紧了一样,有好几秒的时间喘不上来气。

她没想到自己紧赶慢赶,却还是来晚了。

那么重的一拳,林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感觉脸疼了,更别说真被打中的林牧然了!

而此时,看到她突然出现的沈唯泽也是满脸惊讶,看着她下意识叫了声:“鹿鹿?你怎么……”

沈唯泽说着顿住,看到刚刚被自己一拳打倒的林牧然,不知为何,心头忽然闪过一丝慌张。

“……鹿鹿,这臭小子不识好歹,我……”

“林牧然,你没事吧?!”

林鹿根本没去听沈唯泽着急解释的话,快步冲到林牧然跟前,伸手将他扶起。

男生脸上被打到的地方此时已经迅速青了一大片,嘴角的那抹鲜红看在林鹿眼中,是那样的刺眼。

沈唯泽看着林鹿的动作,满脸不可思议。

要知道往常林鹿对这个臭小子可是厌恶的不得了,连靠近一下都觉得恶心,可她现在是在做什么?

关心林牧然?

沈唯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可林鹿此时看到林牧然的伤处,眼里已经燃起了怒火。

“沈唯泽,你有病吧!”

她猛地转头,朝着沈唯泽大骂了一句。

沈唯泽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张了张嘴:“鹿鹿,我……”

“我什么我,林牧然哪里招惹你了,你要这样欺负他!”

“我是在帮你……”

“帮我?还是帮你自己?”

林鹿冷冷的看着他,不顾林牧然的推拒,态度强硬的扶着他站起来。

“沈唯泽,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不喜欢你,一点都不!而且林牧然是我们林家的人,要欺负他也只能是我们林家的人欺负,还轮不到你出手!”

沈唯泽此时已经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他一时根本无法理解,以往那么厌恶林牧然的林鹿为什么会突然开始帮他说话,还这么向着他!

“沈唯泽,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以后不准你再动林牧然一根手指头,否则……否则我就告诉我爸,说你欺负我!”

林鹿像个幼稚的小学生一样“狠狠”威胁道。

这样幼稚又可笑的话,如果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那沈唯泽估计早就当个笑话一样开嘲了。

可偏偏这话是从林家独女林鹿小公主嘴里说出来的。

沈唯泽就算不想当真,也不得不生出几分顾虑,认真对待。

但沈唯泽依旧不能理解眼前这一切。

他不明白林鹿的态度为什么能在短短几天之内变得这么快。

不仅没再厌恶林牧然,甚至还亲自开口维护他?!

这个

少年反派显然还没日后那般深沉的心思。

如今的林牧然很明显还会因为林鹿偶尔的一些行为,而动摇心中所想。

他心中各种念头轮番闪过,以往包裹着厚厚硬壳的内心,此刻竟在他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悄然裂开了一条小缝。

不过这一切林鹿都没察觉。

见林牧然半天不说话,她便以为林牧然还在固执的坚持己见,认为她是在演戏。

于是这么多天一直劳心劳力试图弥
>>>点此阅读《快穿:病娇反派独宠我》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