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潇 汪呜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

分类:都市种田

作者:花玉石

角色:杨潇 汪呜

简介:杨潇高考成绩一塌糊涂。非要上大学?非要离开农村?非要在城市里磕磕绊绊?天下农人一茬人!杨潇决定,老老实实种田务地当农人。听懂狗子说话,没人知道。捂着一箱黄金,没人知道。当村长做地主,是为大家谋幸福啊!生为农人,不离土地,人生一样豪横!

书评专区

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

《高考暑假后:我在农村种田卖瓜》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瓜棚里,杨潇睡午觉,意识半清醒半迷糊。

漂亮女同学笑脸盈盈半推半就,步步深入,杨潇哈喇子流一嘴。

瓜地上空,黑云翻滚,雷声轰鸣。

杨潇一咕噜翻起身,眼睛眨巴两下。

眼前不是漂亮女同学,是瓜棚外面,西瓜地里一地蒿草。

瓜地中间那根蒿子,长成了一棵树,更是触目惊心。

从瓜棚里出来,看一眼长成一棵树的蒿子,再抬头看看天空。

心里一抹恐慌。

他爸今天有可能回来,看到满地蒿草,绝对抽他一顿鞋底子。

他看瓜十天时间,地里的杂草不但一根都没有拔掉,蒿子还长成跟树苗子一样茁壮。

这状况被他爸看见,不把他揍死死。

谁家瓜地里的蒿草长得跟树一样?

当务之急,赶他爸来瓜地之前,把地里的蒿草拔干净,他就不会挨揍。

咔嚓!

又一声炸雷。

大雨马上砸下来。

杨潇心里更加惊恐,大雨下起来,他怎么拔草?

不行,就是天上下刀子,赶他爸到地里之前,也要把一地蒿草拔掉。

杨潇跳进瓜地里,弯下腰身,双手捏住草茎,走起!

拔不动。

蒿子长成一棵树粗壮,果然拔不动了。

那只流浪狗妈蹲在地头看他拔草,它不是给杨潇加油,它是讨一口吃的。

“汪呜!”

“喂!你帮我拔了这根蒿草,我就给你饭吃。”

“汪呜!”

杨潇准备把这根蒿子树拦腰折断。

身子蹲下,双手紧握根部。

咔嚓!

一声炸雷,画个闪亮蛇形,端端霹在杨潇两手捏住的蒿草顶上。

杨潇头发忽一下高高炸起,身子僵硬,直挺挺倒在地上。

眼睛里鼻子里嘴里冒出三股青烟。

还有一丝意识。

没…没道理啊……

眼睛隐约看到,那只流浪狗妈向他跑来……

大雨噼里啪啦砸下来十几分钟。

三伏天的雷阵雨,来得快走得疾。

又是艳艳太阳高照。

瓜秧瓜莞瓜蛋子绿意盎然,扑突突猛涨。

一地蒿草,耸耸肩膀精神抖擞,都想长成一棵一棵蒿子树。

杨潇一咕噜翻起身。

浑身上下看看,衣服焦黑,全身被雨水淋得湿漉漉。

雨一停,太阳出来,说不定他爸就要来了。

杨潇心里恐慌之极。

“汪呜,你被雷劈了?”

“拔草都能被雷劈,没天理……”

杨潇嘴里话没说完整,瞪着流浪狗妈看。

不可能啊!狗子会说话?

杨潇转身四周看,没有第二个人。

“汪呜,吃饭。”

杨潇一蹦子跳开。

“天啦,真是你跟我说话?”

短暂的震惊后,杨潇想到刚才被雷劈了一刀,又想到这几天喂流浪狗妈吃饭,跟它说了不少知心话,他俩也算是朋友。

他盼着狗子能听懂他说什么。

当然了,他能听懂狗子说话更好。

精诚所至,感动上天。

一声霹雳,他果真能听懂狗子说话。

狗子说:“吃饭!”

它满脑子想着杨潇给它吃中午饭。

“狗妈,你好歹帮我拔一根蒿草!”

杨潇走出瓜地,身上焦黑的衣服换掉,盆里的一半饭菜倒出来给狗妈吃。

“吃完了?没吃饱?你帮我拔草,我再给你弄吃的。”

狗子抬头,眼睛看向村口河湾里。

“汪呜,你爸来了!”

“啊?你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杨潇眼睛向远远的村口河湾里看。

他爸骑着自行车,往瓜地这里来了。

杨潇揉揉眼睛再看。

他爸的眉毛尖头发稍看得清清楚楚。

他爸一脸阴沉神色看得清清楚楚。

两里地距离,老爸看上去就在眼前。

杨潇想撒丫子逃跑。

晚上要回去吧?照样挨一顿揍。

“汪呜,你爸,工钱没要来。”

“啊?你说我爸的工钱没要来吗?你一只流浪狗,你怎么知道我爸的工钱没要来?”

狗妈嘴里呼噜呼噜说了一大堆。

“砖窑塌顶是什么意思?狗子你到底在说什么?”

刚刚听懂狗子说话,还不能百分百听准确。

“狗子你再说一遍?”

狗妈咕噜咕噜又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我爸没要来工钱,所以一脸阴沉?”

“汪呜!就是。”

“砖窑塌顶是什么意思?”

“汪呜,砖窑塌顶,你爸被砸死了。”

“啊?什么叫我爸被砸死了,你这狗嘴里果真吐不出象牙。”

狗妈嘴里咕噜咕噜丸蛋蛋。

“什么跟什么啊,什么下午砖窑塌顶,我爸被砸死了,狗子你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

“汪呜,下午,砖窑塌顶,砸死人!”

狗妈说得不耐烦,瞪着杨潇呲牙。

“哎!好好说话,朝我呲牙是什么意思?”

跨物种语言交流,刚刚开始,费劲一些也正常啊。

杨潇把狗妈说的话整理一番。

今天下午,砖瓦厂的砖窑塌顶,砸死三个人,包括杨潇老爸。

可杨潇老爸明明就在眼前。

“狗子,你怎么知道今天下午能发生的事儿?”

“汪呜,说来话长!”

狗妈嘴里咕噜咕噜丸蛋蛋,似乎是要解释,它怎么能知道下午发生的事情。

但杨潇一个字儿没听懂。

“行了行了,说不清楚就不要说了。”

“汪呜,不信?”

“信不信的,那要看下午这事儿会不会发生,真要发生,我就信,嘿嘿!能预知未来的狗妈……”

“汪呜,死三个人!”

杨潇一愣怔。

要是狗妈说的情况真会发生,那岂不真死三个人?

眼睛看过去,他爸骑着自行车马上到瓜地边。

可地里那根蒿子长得更精神抖擞。

杨潇一蹦子跳河湾里,向他爸跑去。

杨国忠看到儿子急火火跑到他跟前。

“瞎跑什么你?这是咋了,头发乱糟糟的?”

“爸,你把自行车给我,我去砖瓦厂要你的工钱。”

杨国忠神情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工钱没结?”

“快把自行车给我,再晚就来不及了。”

他爸一愣神的时候,杨潇抢过自行车,车头转过,顺着河湾路一趟子没影了。

狗子跟在自行车后面跑。

他爸盯着远去的自行车和大狗,半天后才反应过来,骂一句:“你能求很!”

杨国忠的意思,他儿子读书读傻掉了,见了人都不知道怎么问候。

能帮他讨回来工钱?

看把他能的。

然后,杨国忠爬上土坡,看到自家西瓜地里,半人深的蒿草长了一地。

他本来就有一肚子火,现在一肚子火窜到头发稍,嘴里大骂他儿子。

守半个月西瓜地,守了一地蒿草?

西瓜地里长满蒿草,工钱又要不回来,在村里,杨国忠怎么抬起头来?

杨国忠就想揪住他儿子一顿狠抽。

但杨潇跑了。

上一篇 2022-01-23 上午5:13
下一篇 2022-01-23 上午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