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临 卢桐一睁眼,我成了被迫和亲的公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一睁眼,我成了被迫和亲的公主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王二花

角色:苏临 卢桐

简介:【历史向+权谋+女强+事业向】
一睁眼,心理系的天才少女穿越进了棺材?
不仅被仇家追着跑,还要替那死了的公主背黑锅,被拉去与蛮邦和亲!
赵语宁:我不李姐!这是什么离谱设定!
于是一场逆天改命的逃婚计划悄然开启……
然而,逃出一个阴谋,却落入更大的阴谋!
更有个面瘫将军,一路追着她跑!
赵语宁:将军别闹,本少女忙着搞事业!
面瘫将军苏临笑得恣意:公主大人,你撩我撩得心慌腿软,现在还想逃?

书评专区

一睁眼,我成了被迫和亲的公主

《一睁眼,我成了被迫和亲的公主》第5章 疑雾重重免费阅读

听得此话,神文皇帝脸上顿时阴云密布。

“爱卿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苏临将尾随公主所见所闻尽数上禀,而后躬身道:“那领头的走出攀楼时不小心撞到行人,公主没有发现,但臣看到他自腰中掉落此物。”

苏临说罢张手,手中是一枚小小竹简。竹简末端雕有一朵未绽之白莲。

“五年前白莲教在南疆生事,朕曾派西南节度使镇压。当时节度使上报,只月余白莲教便被剿灭。朕不曾想其居然死灰复燃,短短几年间竟将势力渗透进京城。”赵祯沉声道。

“目前尚不知这伙人虚实,官家还要早做决断才是。若白莲教在京中掀起风浪,只怕不光危及百姓,于社稷也大有妨害。”苏临道。

神文皇帝点点头:“苏临,城外动向便由你调派三衙精锐负责监察,务必查实这伙可疑人员的行踪目的!”

“臣领旨。”苏临拜后,又追问,“臣虽不知长宁公主为何跟踪白莲教徒,但公主到底形迹可疑,是否……”

神文皇帝打断他道:“不必再跟。白莲教兹事体大,比公主行动更重要。叮嘱禁军严守城门,一来严查白莲教,二来防备宁而出京。只要她还在京中便可。”

毕竟……他也留不住她多少时日了……

东京城内表面仍是霁风朗月,实际却暗潮涌动。

当日苏临便派人探查顶门巷民居,却发现那里早已人去楼空。

苏临又遣左右往户部调查顶门巷那户人家,却发现房主早已去世多年,现今房屋一直空置,看来之前进去的人乃是撬门而入。

京中禁军每日仍只巡街查巷,把守城门,与平日无二。但苏临私下早已调集营中精锐骁卫五十人,每五人一组,混在禁军中徼巡异动;又调身边亲卫五人,便衣常服,于市井勾栏、民宅观寺暗探,尤其关注偏僻寥落之处,然而接连几日,一无所获。

坊间查不到一丝白莲教的传闻,之前那伙人更是如人间蒸发一般,既没有回到顶门巷,也没有现身其他地方。

线索全无,苏临一筹莫展。

殿前司内,近卫卢桐正向苏临密报暗探情况。

“……城外郊野荒庙也都看过了?”

“内城、外城并出城方圆十里之内的地方全都查过,连乱葬岗属下也亲自去过了,未发现任何可疑踪迹。”

苏临眼中盯着开封城舆图,双眉深皱。

卢桐又道:“属下本应昨日晚间回来立即禀报,但路上偶遇一个酒肆送餐食的伙计和人吵架,争执中盘碗内的汤饭淋淋漓漓扬了一街,属下正巧经过,身上也沾染不少。待回司内换洗毕,看得大人房中灯火已熄,不敢惊扰,故此今早才来回禀。”

苏临心中一动,抬眼问道:“京中酒肆,可送餐食至宅院者有几家?”

卢桐答:“总不下七八家。”

“全城皆可送达吗?”

“外城辽阔,且多贫民,因此这些酒家都只送内城的人家。”

苏临再低头仔细研究舆图,指点了几处道:“内城四厢,左一与右一多住宅人家。在这几处多加排查,看看哪家近些日人员外出走动少,且多出入酒肆要送餐食的。”

“是!”卢桐领命而去。不出半日,匆匆返回,禀道:“右一厢有家杜姓富户,近日刚将自家侧宅租与一行药贩。他家侧宅正门对着阜南街,还有一后门临着九曲巷。这宅子处热闹之地,平日往来行人甚众。然而属下探得这行药贩自住下后便没有出来过,只偶尔遣一小厮外出采买。倒是有伙计每日都来送餐食。”

苏临听罢,道:“再探。看看还有无类似人家。”说罢起身向外走去。

既然已有了眉目,苏临打算亲自前去,探探虚实。

看天光景,已是未时。苏临换上一身蓝缎长衫,头包幞巾,手执摇扇,扮作个文人模样,摇扇中则暗藏一把短匕防身。

来至阜南街,只见这里行人甚众,喧闹鼎沸。路西是一溜儿露天的排挡,卖些粗布鞋袜、柴炭针黹等杂货,路东则是几户高门宅院,家家大门紧闭。

苏临沿街走到底,又绕到后面深巷中。这里就是九曲巷了,因巷道曲曲绕绕而得名。

九曲巷远不像阜南街那样繁闹,这里幽深僻静,两侧墙边不时有杂物堆积,或是依高墙搭成的简易木棚,存放些柴火牛粪。偶有行人穿巷而过,不作停留。一路行来,并无异常。

苏临走至九曲巷尽头,复又折回,在巷子中间停步。

他面前一左一右,是两道窄门。

这是巷子里仅有的两道门。卢桐所谓杜家侧宅的后门,就是这里其中之一了。

凝神静听,听不到里面任何动静。 苏临见四下无人,将脸贴在右边那道门的门缝上,向内偷觑。

还未看得分明,只听得左边那道门“吱呀”一声开了。

苏临始料未及,心中只怪自己大意。就算现在摆出一副路人经过的样子,也必定惹人生疑。若出来的真是白莲教中人,这一下打草惊蛇,再寻其踪迹就更难了!

只在刹那间,苏临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他后腰间大带,将其拖向斜后方的木棚!

事发突然,苏临虽心中惊骇,但也的确无处可躲,情急之下竟踉跄着任由那只手将其拖入木棚。

木棚中光线幽暗,堆满干草柴木,倒是将棚子的缝隙堵个严严实实,若只是从外面经过,绝看不出里面情形。

但是木棚窄小,几乎无容身之地。苏临身材高大,更觉逼仄,他四周被柴草包裹,整个身躯几乎都贴在后面那个拖他入棚的人身上,别说转身,连动一动脖子都难。

只觉那人个头不高,将将到他后颈。

是个女人。

柴草的霉腐味掩不住少女身上的淡香,丝丝缕缕入鼻。后背紧贴玲珑有致的曲线,温热而暧昧。

苏临浑身僵直,耳根发热。

木棚外脚步声渐远,但二人仍不敢大意,静待那人完全走出九曲巷。

这时,苏临身后少女慢慢扒住他肩头,踮脚在他耳边悄声道:“别紧张。苏临,是我。”

苏临脑中炸起一道烟火。

长宁公主!

>>>点此阅读《一睁眼,我成了被迫和亲的公主》全文<<<

上一篇 2022-01-28 上午4:10
下一篇 2022-01-28 上午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