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七零:真千金靠美食拐走知青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七零:真千金靠美食拐走知青
分类:年代
作者:西河柳
角色:
简介:【年代+空间灵泉+团宠+肥女逆袭+爽文】百万粉丝美食博主宋词,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本年代文的炮灰女配,还是活不过三章的那种??!为了摆脱吸血家人,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主动下乡去了农村。做美食,变漂亮,安排!诶,这个男知青,你怎么回事?不能因为我厨艺好就黏上我呀!时越:“跟着老婆走有肉吃!”……大哥二哥:“我倒要看看是哪只猪,敢拱我们家宝贝白菜!”
穿书七零:真千金靠美食拐走知青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穿书七零:真千金靠美食拐走知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脑袋昏昏沉沉的,鼻息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额头的疼痛唤醒了宋词。

这是怎么回事?

耳边传来一个女人尖刻的声音:“该死的赔钱货,别躺在地上装死,再敢偷吃给金宝的鸡蛋,看我不打死你!”

女人又咒骂了几句,宋词突然觉得手指剧痛,费力地将眼皮掀起一条缝才发现一个中年妇女正恶狠狠地掰开她的手,夺走了原本被她死死握在手中的鸡蛋。

“金宝,快来吃鸡蛋了,娘特意给你留的鸡蛋,赶紧过来趁热吃了,省的等会你爸回来看见又说你。”这女人冲着东边的卧房说道。

东边的房门突然被拉开,一个小胖子从屋内探出头,嫌弃地扫了一眼说道:“我不吃,这鸡蛋让她攥在手里握的都碎了,还沾了血,恶心死了!”

“都怪这个死丫头片子,那等下娘再给你煮个新鸡蛋吃,咱不要这个了,碎的留给你爹吃吧”女人将鸡蛋一边收起来,一边不断咒骂着。

这是在哪里?这个骂人的女人又是谁?

宋词满心疑惑,自己昨晚熬夜看了一本年代文,不知不觉睡着了,现在不是应该正在家里的大床上躺着吗?怎么感觉身下又冷又硬的,像睡在地上。

正当宋词感到疑惑的时候,脑内突然泛起一阵尖锐的疼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了出来……

原来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昨晚看的小说中的同名小炮灰身上,而刚刚打骂她的人正是原身的母亲李翠芬。

两人的名字虽然相同,但是性格和她却截然不同。

书中的宋词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炮灰,活不过三章的那种。

自从宋词有记忆开始,父母只有在小时候对待她还算不错,但是有了弟弟以后,宋词的悲惨人生就开始了。

李翠芬一家不仅对她又打又骂,而且还把家里的活计全部压在的可怜的小女孩身上,做不完家务就连饭也没得吃。

最重要的是前段时间,宋金宝不知得了什么病,吃了医生开的药以后,迅速变成了个大胖子。

变胖以后,他受不了其他人的嘲笑和讥讽,故意把药掺在自己的饭里面给宋词吃掉,让宋词也跟着迅速的胖起来。

发胖的宋词胃口也跟着变大许多,刚刚就是因为饿的受不了了,才会想要偷吃李翠芬留给宝贝儿子的鸡蛋。结果被她一耳光扇的撞到了桌角,血流如注,一时之间失去了意识。

按照小说中的后续走向,宋词被迫下乡,没几年就意外死去了,被草草葬在了当地。

回忆完剧情,宋词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是什么狗屎运,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好好呆着也能穿越。穿越就算了,还穿到了一个不知名炮灰身上,简直就是地狱开局了。

趁着耳边的咒骂声终于小了一些,宋词悄悄观察了下周围环境,映入眼帘的是简陋的家具,还有破旧报纸糊成的墙面,看起来真实又荒诞。

李翠芬正佝偻着腰走向厨房,一双吊梢眼看起来就不好惹,又黑又瘦的样子尖酸又刻薄。

而东边卧房门口站着的正是李金宝,他又白又胖,眯缝眼,蒲扇耳,身上簇新的海魂衫被撑的看起来都要透明了,活像一个大号冬瓜成精。

趁着李翠芬还没有发现自己,宋词收拾好心情躲出门去,找来一盆水,仔细端详着水面上的倒影。她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被惊到了。

这个丑女人是谁?又黑又胖的脸上遍布毛孔,一个个都快能插秧了!鼻子上还有密密麻麻的黑头,更过分的是还有星星点点的痘坑痘印,omg!简直不让人直视!

宋词对着水面哀叹自己逝去的美貌,在现代的时候靠着先天优势和灵泉的滋养,她也是个追求者可以绕城三圈的大美女好嘛!

这倒好,一朝回到解放前。不过没有关系,宋词想到这里赶紧摸了摸左手掌心处的红痣,取出一瓶灵泉喝了下去,喝完后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刚刚的那种沉滞感瞬间消失了。

金手指还在,这多少让宋词松了一口气。在现代的时候自己就有一方灵泉空间,穿越后幸好也一起跟着带了过来。

空间中可是她的全部家当,虽然穿越到了缺衣少食的七零年代,但是只要有这些在,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摆脱原主的炮灰命运!

宋词泼掉盆中的水,正准备回去,就被隔壁宋家大房屋内传来的若隐若现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爸,快来看看这瓶上好的茅台酒,赵发特意让人从外汇店给您换回来的,这可是特供版,别处买不到呢!”她微微侧耳听着,这是她大堂姐宋欢的声音。

“你看这孩子,跟我还见什么外呢,普通茅台就行了,何必特意费这个大力气去换特供版呢!”这一听就是她的大伯。

“哎呀,爸,不就是一瓶茅台嘛,瞧把您稀罕的。赵发可是说了,等到他娶我过门,彩礼肯定不会寒酸的。到时候爸你呆了这么多年的主任位置也能喊他帮忙活动活动,咱们呀,好日子都在后头呢!”

“好好好!那欢欢你可得好好拢住人家赵发!别白白让人家占了便宜!”

“我倒是想好好和人家处对象,可是我这马上要下乡了,也不知道赵发能不能等我回来。我就是担心我不在他身边,总归是会有些变故的,爹你可得帮我想想办法~”

屋内沉静片刻后,大伯的声音再次响起:“行了!放心吧,你现在去把你叔叔喊来,叫他家的宋词代替你去。一家只要出一个名额就可以了,咱们又还没有分家,也不是一定要你去。”

说到这显得竟有些嘲讽:“实在不行就给宋金宝弄个学徒工的身份,反正也没钱拿,有了这个甜头你叔叔哪还会在意那个赔钱货。”

听到这里宋词暗暗冷笑,本来还在疑惑为什么有年纪更长的宋欢在,原身还会下乡,原来是被她的好大伯安排去的!原身是个任人揉捏的面团性格,但她可不是软柿子,这次绝不能轻易便宜了他们!

宋词蹑手蹑脚的躲回屋内,正巧被李翠芬看见,她将手中的脏臭衣服一把摔到宋词脸上,大声呵斥道:“死丫头片子,又躲到哪里去偷懒了!还不赶紧去把衣服洗了!再敢偷懒,你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宋词接住脏衣服,状似唯唯诺诺的说道:“我脑袋破了,流了好多血呢!我就是去洗洗,没有偷懒……”李翠芬见此,更是火冒三丈,扬手就朝宋词打了过来。

宋词眼底闪过一丝精光,抱着衣服一闪身飞快的跑了出去,喊着:“娘,我知错了!我这就去洗衣服!”

李翠芬没曾想宋词还敢躲,结果一巴掌没有打到人,还把自己的腰给闪了,气得扶着腰骂个不停。

宋词在院中一边洗着衣服,一边思考着对策,不一会就瞧见了原身的父亲宋国华和宋欢一起走进了院门。

宋欢瞧见她在洗衣服,轻蔑地笑了一下,然后越发热情的拉着宋国华走进了大房屋内。

宋词微微眯起眼睛,心中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欺负了老实人这么多年,也该收点利息了!

约莫到了晚饭时间,宋国华才从大房屋里出来。“金宝他娘,饭做好了吗?”他边走边不耐烦地大声喊道,“还不赶紧把饭端上来,想饿死老子吗!”

“来了来了,饭好了,这不是担心饭凉了才没有往外端吗!孩儿他爹你先吃个鸡蛋填填肚子。”

李翠芬赶紧从厨房迎出去,见到宋词还在院中摆弄衣服生气地骂道:“该死的赔钱货,这么点衣服半天了还没有洗完,还不赶紧滚过来帮忙!”

宋词听见声音急忙快步走向厨房,将锅中稀汤寡水的糊糊送到餐桌上。

“这个鸡蛋怎么搞的,怎么还沾着血!”宋国华皱着眉头不满地发问。

李翠芬狠狠的瞪了眼宋词,解释道:“还不是怪这个死丫头片子,偷吃我给你煮的鸡蛋,被我发现了还死不悔改,这鸡蛋是让我打了一顿才抢回来的!”

宋国华听了这话,正想抬手打宋词,看到宋词额头的伤口突然想到什么,又收回了自己的手,反而给了李翠芬一巴掌说:“不就是个鸡蛋,也至于对个娃娃下这么狠的手!你想打死她吗!”

李翠芬被一耳光打蒙了,赶紧赔笑说:“这不是不小心吗,下次不会了,我是她娘,怎么可能想打死她呢!”

宋词表面上无动于衷,暗地里却在心里嗤笑,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李国华喝了几口糊糊,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小辞啊,今天革委办来人了,通知说要安排你去下乡。你收拾收拾,明天去革委会登记下,后天就坐火车去吧。

家里这条件你也知道,马上过冬了,口粮本上的粮食也不够了,你到了那边在农村只要别偷懒,肯定比家里强。”

宋词听到以后,眨了眨眼睛看向李国华说道:“爹,可是上山下乡不是按照年龄排的名单吗,咱们和大伯家没有分家,应该是欢欢姐去呀!”

李国华听到这里,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大伯正在给她托关系进工厂,再说她从小也没有干过什么重活,到那边可怎么活?你从小就懂事,帮帮你姐,替她去吧。”

“大伯怎么能这样呢!这不是违反主席的教诲吗!主席他老人家说了,要知识青年服从指挥,发挥自己的作用,深入乡村为祖国做贡献,大伯和欢欢姐这是逃避的行为,我不能助长这种不正之风!”宋词作势往出走,“我这就去找大伯!”

“滚回来!”宋国华重重地把碗筷摔在桌子上,怒气冲冲的瞪着宋词:“我看你是脑子摔坏了,让你去你就痛快点去,再敢说这些有的没的看老子不打死你!”

“爹,你怎么也不理解我!那我要去革委会请领导来好好评评理!”宋词继续作势要出门。

宋国华没想到一向乖顺的宋词如今居然敢反抗自己,他怒不可遏,一巴掌拍在饭桌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反了你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说罢,宋国华就拿起旁边的扫帚气势汹汹的向宋词走去。

宋词见状快速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宋欢的名字都已经登记上去了,你刚刚就是去找大伯家说要用我换她,好让大伯给你的宝贝儿子换一份工作!

你今天只要打不死我,就别想我乖乖去革委会去登记,就算是把我绑起来送上火车,我也会向组织检举你们的!”

宋国华听到这里脸色巨变,额头青筋隆起,咬牙切齿地说道:“给老子闭上你的嘴,滚回来!少在这胡说八道,让别人听见了像什么样子!”

宋词唇角泛起一丝隐秘的弧度,随即转过身看向他,说道:“那你得先保证不能打我,不然我可不敢和你回去。”

宋国华只能作罢,他狠狠的把扫帚摔在地上:“回屋!”说完恨恨地剐了宋词一眼,转身进了房间,宋词随后脚步轻快的跟上。

关上门后,宋国华神色阴狠地紧盯着宋词问道:“你刚刚在外面究竟是在胡说些什么?下乡的事情我们家已经把你报上去了,名单上就是你,你以为你不去有什么好果子吃?”

宋词鼓起勇气直视着他,良久,才委屈道:“爹,我一直就想不明白,我和金宝都是你的孩子,你们从小对我和金宝天差地别也就算了。

可是上山下乡这么苦这么累,你怎么舍得让我去替宋欢?就为了大伯可以给金宝安排工作吗?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会过什么样的日子吗?”

宋国华的面色僵硬起来,局促的否认:“你瞎想什么!怎么可能……”宋词突然打断他的话:“我今天听见你和大伯说的话了。”

宋国华颓然地瘫坐在凳子上,叹了口气道:“既然你听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家里什么情况你也是知道的。金宝生病以后家里本来就被掏空了,你和金宝的饭量又一日比一日大,实在是要揭不开锅了。

总不能眼睁睁看你们饿死吧,安排你去下乡,你好歹还能混口饭吃。金宝这边要是能托你大伯找个工作也能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说到这里,他捂了捂胸口,像是不能承受般继续说道:“不然金宝没有工作,身体又弱,以后要是被安排下乡,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娘可怎么活呀!”

宋词低着头讽刺地撇了撇嘴,继而装作被说服的样子说道:“好吧,我也理解爹你的苦衷,我可以替宋欢姐下乡。但是家里必须给我带足够的钱票和粮食!不然我是不会去的,反正都是要被饿死,我认了!”

听到这话,宋国华握紧了拳头,抬头看向她:“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我还能让你空着手上车吗?只是你也知道,家里实在是什么也不剩了,爹也是有心无力呀!”

宋词故作疑惑地问:“可是爹你不是昨天刚刚发工资吗?我还看见娘把工资和之前攒下的钱票一起锁在妆台柜子里面了,有厚厚一沓呢!

难道是娘背着爹你……”说到这里,宋词把双手藏在身后,仿佛不小心说错话一般悄悄看向李翠芬。

李翠芬像是只炸了毛的鸡一样跳了起来,着急地朝宋国华辩解道:“当家的,你可不能听这个死丫头片子胡说八道!你也是知道的……”

“好了!”宋国华不耐烦地打断了李翠芬,闭了闭眼睛说道:“这些钱是攒着给你弟弟娶媳妇用的,再说你弟弟的病还要钱,最多给你带20块走,多了家里也实在拿不出了。”

“上山下乡还不知道要给我分到什么穷乡僻壤的鬼地方去,就20块都不够我塞牙缝的!难道说你觉得金宝的工作只值20块?

别以为我不知道,爸你一个月的工资都不止20块,最少我也要100块!还要5张肉票和工业券!”宋词装作不满的样子反驳道。

“家里没有工业券和肉票了,最多给你40块!”宋国华咬牙说道。

宋词翻了个白眼:“最少60块,要不然我才不去受苦,到时候几年都不一定能回来一次。再说就算是我不去上山下乡,在家里吃饭难道不要花钱吗?你就当是把我的口粮费提前给我吧!”

宋国华像是只能无奈同意:“好好好,都依你还不成吗,你也是爹的孩子,爹还能亏待你不成!爹也是为了你好嘛,你去了乡下,遍地都是粮食,还能饿着你不成!”

他硬扯出一抹笑来假装慈爱:“不过要等你坐上车钱才能给你,不然爹担心你小孩子家家的,再把钱搞丢了。这么多钱可不是小数目。”

“可是我明天得去买要带去的东西呀!”宋词绕着头发说:“爹你还是现在把钱先给我吧,我都多大了,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

宋国华只能皮笑肉不笑的喊李翠芬赶紧把钱拿给宋词。李翠芬从屋中拿出六张大团结,心疼地攥在手中,不舍得给出去。

宋词见状一把从她手中夺走道:“娘,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弄丢的。”

宋国华定定地看了一眼宋词,然后低头整理了下衣领:“钱你收好,明天去买东西,顺便去革委会抓紧把名字登上去。”

宋词回以灿烂的微笑:“我明天会去的。”

宋国华转身回了屋子,边走边说:“赶紧睡吧,都这么晚了,明天早点起。”

转身回到了自己住的小破屋,宋词用椅子挡住了门。瘫在屋内狭小的木床上,她擦了擦手心的汗水,身体也终于慢慢放松下来。

总算有时间好好整理下情况,宋词渐渐回想起这本书的剧情,原书是一本原名《七零之蜜糖心尖宠》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小白花女主和风流男主先婚后爱的甜蜜恋爱故事。

会提到原主主要因为宋欢是这本书的重要女配之一。

宋欢一直对外说原本是该她下乡去的,但是叔叔家的堂妹十分心疼她这个从小没有吃过苦的姐姐,担心自己下乡会吃苦受累,难以为继,所以主动提出要代替她去。

结果没成想堂妹下乡没几年就意外去世了,只能被草草埋在了外地。每每提起这件事,宋欢总是装作泫然欲泣的样子,口中不断说着要是下乡的是自己就好了,这样的话妹妹宋词也不会出事。

想到这里,宋词翻了个白眼,装什么白莲花,要是她真有口中说得那么愧疚,怎么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那可怜的妹妹。无人照管的荒郊野坟,不要说坟头草几尺高了,恐怕就连坟头都不剩了吧!

既然她这么心疼这个妹妹,甚至都愿意自己去下乡,想必如果明天去找她讨要点路费,好姐姐也一定会慷慨解囊吧~

至于原书中提到的原主意外死亡,既然前期可以好好在那里生活几年,想必自己去了也不至于会有什么危险。

毕竟除了这个原书中还勉强提到几笔的村子,其他的地方自己更是一无所知。未知的总是最可怕的。

想到这里,她打定主意还是不改变下乡的地点了,至于原主遭遇的危险,走一步看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了。反正还有空间在,应该也没有什么能要她命的危险。

咕噜噜————,肚子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宋词这才想起,今天的晚饭还没有吃。李翠芬做的糊糊缺油少盐的,肯定是黑暗料理,幸亏借着和宋国华吵架躲过了吃饭,免得荼毒自己可怜的胃。

宋词坐起身来,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份灵泉和一份肉包子,大口吃起来。包子还保持着放进去那一刻的状态,热气腾腾的,松软的外皮,配着多汁的肉馅,一口咬下去,简直幸福感爆棚。

吃完喝完,宋词悄悄把门推开一条缝,门外漆黑一片,看样子宋家其他人都睡了。宋词重新堵上门,一闪身进了空间。

只见空间内别有一番洞天,眼前坐落着一座精美的二层建筑,窗明几净,看起来清清爽爽的。

建筑外面是几块菜地,收拾的整整齐齐的,种了各季时蔬。这也算是这个空间的一个神奇之处了,不同时节的作物都可以一起种植成熟,成熟时间短不说,甚至种植过程也很简单。

不过最瞩目的是中间的一眼灵泉,泉眼仅有瓶盖大小。

宋词前去收起泉眼下方的小瓶,晃了晃发现往常一天下来应该正好装满的瓶子,现在却只有一半,她叹了口气,又把它放回了原处。

这眼灵泉功效神奇,可惜就是产量太小了,从宋词十几岁的时候得到这个空间,到现在产量一直没有增加过,近几年甚至还有减少的趋势。这次尤为厉害,居然整整减产了一半!

灵泉现在变成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支撑自己改造完身体,看来以后得找机会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灵泉恢复。不能节流就只能开源了,她暗暗地想。

一边思量着灵泉的事情,宋词一边走进屋去洗澡。今天喝完灵泉后她就感觉自己身上黏腻腻的,有一层黑蒙蒙的泥浮了出来,可算熬到夜深了才能进空间清洗一下。

洗完澡以后,宋词再次凑到了镜子前,仔细端详起了现在这具身体的长相。

虽然和下午的时候看的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很明显的可以看见脸上的一些红肿痘痘基本都消退了,痘印也减淡了不少,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都好了些。看来还是有拯救的希望的,宋词满意的想。

她躺在了自己松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思虑着明天需要做的事情,渐渐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宋词早早起床,在空间中吃完早餐,又冲洗掉灵泉从身体中涤出的杂质以后才回到宋家。趁着宋家人都没有醒,赶紧溜了出去。

凭借着原身模模糊糊的记忆,她摸索着找到了这个镇上的黑市。说是黑市,其实就是一条背街的长巷子。

担心被人认出来,宋词找了个没人的角落,闪身进空间换了一身衣服,另外拿了一些粮食出来,打算在黑市换点钱票傍身。

她用黑色的围巾围住了脸,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右手挎着一个破布盖住的篮子,慢慢走进了巷子。

正是暮春,凌晨三四点的天空雾蒙蒙的,巷子的两侧都是各种小摊贩,压低了声音叫卖着货物。

宋词看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和一个卖鸡蛋的妇女正在交易。

“大姐,我媳妇正做月子,每天都要吃鸡蛋,你明天能不能再带来点鸡蛋,我还按照5分一个收。”年轻的男人一边付钱一边说道。

中年妇女为难的摇摇头表示:“俺家也没有多余的鸡蛋了,这些是俺攒了一个月的鸡蛋哩!再想要得等下个月了。”

年轻男人失落的叹了口气,一边提起鸡蛋转身向外走去,一边又继续环顾周围的商贩,看样子是还在寻找能提供鸡蛋的小贩。

宋词见状拦住男子:“这位大哥,你是想给你媳妇买点坐月子补身体的吃食吗?”

男子被拦下后听到她如此问话惊喜地抬头看向她:“是的,你这有什么好东西吗?”

“俺亲戚在挂面厂工作,过年的时候捎回来的精白面的面条,你看看这颜色!而且开水滚几分钟就可以吃,你媳妇自己都可以做,可方便咧!”宋词边说边掀起盖布一角,露出雪白的挂面。

男子见后果然动心了:“现在这供销社卖4毛一斤加粮票,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六毛一斤,我全要了怎么样!”

果然没有白叫住他,宋词对男子说道:“中!那你看看要不要再买点小米和红糖咧!现在供销社里你有糖票也别想沾到糖边,俺这的红糖可是又纯又不要票,给月子里的女人补身体正好!”

男子伸手掀起盖布仔细看了看情况,咬牙道:“红糖给你一元一斤,小米也按照3毛一斤算给你,这些我都要了!”

宋词高兴的收起了钱,内心盘算着,今早为了试水只拿出了两斤挂面,一斤红糖,3斤小米,一早上就净赚3.1元,这已经相当于宋国华十分之一的工资了!

要知道,宋国华可是工厂工人,月工资30元,在这个年代算是中等收入了。这下可算是能放心下乡了,只要有空间中的这些食物在,小日子不仅可以过得很滋润,而且还可以借此积累一番原始资金。

要知道再有几年就能迎来改革的春风了,趁着这股东风,自己就可以完成现代时候没有完成的梦想------成立属于自己的化妆品品牌!

穿越前作为一个非常有名的百万美妆博主,这个项目本来都已经拉到投资了,结果没曾想一觉睡醒以后居然……

宋词暗暗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没准自己乘着七零年代改革的东风,可以打拼出一番新的天地!

她回空间换回了原本的装束,在街上东逛逛西逛逛,一直等到傍晚时分才磨磨蹭蹭的回到家里。

果不其然,宋国华暴跳如雷:“你死哪去了!怎么一天都不回家!”

宋词好像被吓到了一般抬头看向他:“我……我就是出去买点要用的东西,毕竟这次下乡以后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回来一次了,”

宋国华死死地盯着她手中的大包小包,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今天花了多少钱!是不是把我昨天给你的钱全花光了!”

“也没有,还留了车费的!这回爹你再也不用担心我把钱弄丢了~”她洋洋得意的说道。

宋国华呼吸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像是难以接受一般,用手撑住了桌子才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么多钱你今天全部都花完了?你都买了些什么?六十块可不是个小数目了!”

“也没有买什么,就是买了些桃酥,奶糖,又买了两件衣服。”宋词满不在乎的回道。

他平复了一下,强扯出笑来问:“那你今天是不是已经去革委会改完名字了?”

宋词拎着东西准备回房:“还没有呢,我去革委会问了下,说是明天中午的火车。我明天上午去改就行了,改完顺便出发。”

宋国华表情阴狠地盯着她的背影,不知在思量些什么。

宋词放好东西以后假装出来上厕所,偷偷来到了大房。

“你来做什么?”宋国庆在堂屋的摇椅上躺着,头也不抬的问道。

宋词自顾自的找了个椅子坐下:“大伯,我已经知道您和我爸之间的交易了。我来是可为了帮您的呀!”

宋国庆抬了抬眼皮,看了她一眼,泰然自若的道:“哦?帮我什么?”

“我知道我爸是拿我给金宝换了个工作,可我也知道虽然大伯您在工厂里混得开,在厂长面前也是能说的上话的,给金宝找份工作不在话下。但是这也是需要走人情,托关系才能办成的。”

宋词露出担忧的神色:“金宝这个狗脾气您也是知道的,他从来都没有干过活,又懒又馋的。您引荐他去了工厂,以后金宝出了岔子还不是要您给他擦屁股,这可是后患无穷的呀!”

“我已经知道本来是该宋欢姐去下乡了,现在要我为了弟弟的工作去吃那种苦,”她饶了绕手指,沉默了半晌才道:“我肯定也是不愿意的,我可还没有去革委会申领名额呢。”

宋国庆听到这从躺椅上坐起来,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那你想怎么样?”

宋词慢悠悠道:“大伯,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给我50块,我就自愿替宋欢姐下乡,这可比你和我爹做交易划算多了。”

宋国庆不屑地嗤笑一声:“让宋金宝给我当学徒工,我不用花一分钱就能白得一个帮手。我为什么要白给你50块?”

“是呀~为什么要白给我五十块呢?反正现在登记簿上写的又不是我的名字,不给也可以,只是若没有我自愿去签名,那恐怕就要劳动宋欢姐自己下乡了。”宋词也不恼,神态自若地说道。

“爸爸,快来尝尝阿发给您特意买来的上好的铁观音!这可是福建来的特级货,贵着呢。”宋欢从里间端出一杯茶水送到宋国庆面前,打断了他没能说出口的话。

他看了眼手中的茶,咂了口,想起了宋金宝那好吃懒做的性子,又慢悠悠地看了眼宋词,然后才转身从屋内取出了五张大团结递过去:“你最好是明天乖乖下乡,别耍小心眼。不然……”宋国庆意味深长的地笑了笑。

“您放心吧,我拿了钱自然会好好办事。”宋词收起钱转身离开“不过有一点,希望您等我离开以后再和我爹说这件事。”

第二天一大早,宋国华就敲响了宋词的房门:“小词,快醒醒,赶紧起床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

宋词收拾好东西,不急不缓地来到了堂屋,不等她坐下吃饭,宋国华就大声抱怨道:“叫你快点,你还磨蹭!先别吃饭了,赶紧去革委会报名,报完名再回来吃!不然来不及了!”

宋词听话的应声,拿起行李就和宋国华一起出了门。

从革委会出来,宋国华终于松了一口气,拉起宋词走到角落里盘问道:“昨天给你的60块钱呢?我知道你没有花光,拿出来给我!爹先帮你保管,万一你拿着丢了怎么办?”

宋词眨了眨眼睛:“可是我真的花完了呀,只剩下了车费钱。而且我都这么大人了,爹你不用担心我!”

“这么多钱,你以为你瞎编的这么两句话就能糊弄住我?这都能买多少粮食了!快点把钱给我!”宋国华狠狠地抓住宋词的手腕。

“喏,你不信就翻包看看,能不能找到钱?”宋词将包甩给他。

宋国华翻了个底朝天,竟然真的没有找到一分钱,他扔掉包正准备探身掏宋词衣服上的口袋,宋词就侧身躲开道:“你可以尽情在这里耽误我的时间,反正赶不上火车,受累的又不是我一个人!

你可是以我代替宋欢下乡才和大伯换来的金宝的工作名额,你猜我要是没有下乡,他还会不会给你的宝贝儿子找工作?”

说到这里,宋词微笑着看了眼宋国华:“你要是再逼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到时候还是要宋欢去下乡,你看看你的如意算盘还能不能打响!”

宋国华气的双目通红,青筋暴起,双拳狠狠的握紧,眼睛像是要渗出毒汁来:“好啊,好啊!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你最好是老老实实下乡,别搞幺蛾子。不然弄砸了可别怪老子不客气!”说罢忿忿转身离开。

等到宋词赶到火车站时,已经快到发车时间了,她急忙跑去检票。

火车站里人山人海的,一眼望去乌压压的都是人头,好在原身做惯了重活,宋词凭借这一把子力气硬是挤上了车。

上车后她对着车票刚找到座位,就听见耳边传来惊喜的声音:“宋词,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你也是这批去榆树村支援的知青吗?”

宋词转身看过去,发现说话的是袁川,原身以前暗恋的男生。袁川就住在宋家隔壁,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但是因为厌恶原主的长相和性格,他对宋词一直是避如蛇蝎,

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宋词心思急转,面上却扬起一抹笑:“是呀,你也是去榆树村的吗?”

袁川热情的接过宋词的包裹:“是的,这几个座位坐的都是这批一起去支援的知识青年,哦,对了,还有朱媛媛也一起去,你也认识的。你坐在哪里?我帮你把东西放到架子上去吧!”

宋词假意推辞不过,让他把包裹放在了自己座位上方的架子上。

宋词刚刚坐下,就看到左前方的女生表情不善的斜了自己一眼,轻蔑的说道:“袁川,你这人就是太热心肠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你,也不看看这包袱又脏又沉的,也好意思让别人帮忙!再说她长得这个肥猪样,蛮劲少不了,自己就能拿,何必脏了你的手!”

火车上的众人听见了这话纷纷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宋词。

“是长得好胖啊……”

“可不是,长得又胖又丑的,要搁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朱媛媛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大家都是邻居,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的,我能帮就帮一帮,不费什么事的。”袁川急忙反驳道。

“我胖怎么了,胖吃你们家大米了?你倒是瘦了,全瘦在脑子里了。正常人都有教养,我看只有你的大脑缺少营养。”宋词慢条斯理地回怼朱媛媛。

火车上的大家还没有听过如此有趣新鲜的怼人方式,纷纷哄堂大笑。

“哈哈哈,可不是吗,自己先出来挑事又说不过人家……”

“可不,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叫跳梁小丑了。”

朱媛媛听见这些话更是被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她指着宋词尖声质问道:“你,你说谁没教养呢!”

宋词不疾不徐地看向朱媛媛说道:“说你呀,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吗?”

朱媛媛没想到她竟如此说,她气的简直要升天了。这宋词是吃错药了吧,她怎么敢这么对自己说话?她撸起袖子就要冲过来打宋词。

袁川见势不妙一把拉住了朱媛媛:“朱媛媛同志,你这是要做什么?大家都是一个地方来的,别让人看了笑话!”

“你别拦我!我今天非要给她点颜色看看!”朱媛媛张牙舞爪地,看起来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想要挣脱袁川。

宋词坐的稳稳当当,一点也没有挪动地方,她也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朱媛媛一眼。

这一眼莫名有些摄人,朱媛媛感觉背上起了一层白毛汗,竟有些怯了。

但是就这么回去也太丢人了吧?朱媛媛只能装作无法挣脱袁川的样子,又扒拉了袁川几下这才收手。接着又冲着宋词放了一顿狠话:“要不是袁川拦住了我,我今天非要,非要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袁川只得夹在中间做和事老:“行了行了,在火车上呢,注意点。”

宋词懒得理朱媛媛这点不痛不痒的狠话,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袁川,朱媛媛还有原身家都是邻居,从小是在一起长大的。

但是原主经常要做家务,没有时间和他们一起玩不说,穿的又破破烂烂的,所以大家都很嫌弃她,不仅没有人愿意和小小的宋词一起玩,甚至还喜欢捉弄欺负她。

有一次他们假意带她一起玩捉迷藏,朱媛媛故意提议说普通院子有什么意思,不如去小镇西边的那座废弃大宅。

那座宅子打从这帮孩子有记忆开始就废弃了,阴森森的,平日里根本没有人去,甚至还有传言说那里闹鬼。

宋词胆子很小,光是听着就觉得两股战战,本不想去,但还是贪恋这群孩子假装出的友善,咬牙跟着一起出了门。

却不成想他们只是想捉弄她一番,骗宋词说要她当大鬼抓人,宋词天真的捂上眼睛,开始倒数。

他们却偷偷将宅子的大门锁上,自己跑回了家,独留她一个人在那里傻傻地等。宋词一个人在那里等到了天黑也没有人来救他,从一开始的满怀期待,到后来的心如死灰。

幸好袁川因为将东西落在了那里,被迫折回去,顺便把她放了出来。这才让宋词获救,不然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可以脱困,毕竟没有人在意她的死活。

自此以后,宋词就偷偷喜欢上了袁川,内心把他幻想成了大英雄,总是从自己为数不多的口粮中省下一部分拿去讨好袁川。

袁川很是厌恶宋词,觉得她又蠢又笨,东西虽然没少吃宋词的,却总是看不上她。

从来不屑和她打交道不说,甚至羞于被别人知道自己和她有交流。朱媛媛喜欢袁川,所以一直看原主不顺眼,总是喜欢找茬。

宋词回忆起三人过去的纠葛,懒得和朱媛媛多费口舌,任由袁川在那里假惺惺的替自己和稀泥。

待到午饭时分,车上的人纷纷都从包裹里面拿出吃食,朱媛媛也不例外。她拿着缸子出去准备接些热水。

宋词瞧见她离开了座位,微微笑着从行李中取出一块桃酥吃了起来,这年头桃酥已经算是很精贵的食物了,所以很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待到吃完以后,宋词又慢条斯理的拿出镜子,对着镜子擦了擦嘴角,整理好形象以后才将镜子放回了包裹。

“这接热水的人也太多了,还有个死老太婆插队,晦气死了!”朱媛媛满脸烦躁地抱怨着回到了座位。

宋词的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暗暗想到:饵已经下好了,就等鱼上钩了。朱媛媛同志,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呀~

在火车上,宋词也一直坚持喝灵泉,短短的三日旅途竟也有不小的变化。

她对着火车上的镜子仔细查看,镜中的女孩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胖,但是肤色已经没有刚刚穿越时那么黑了。鼻子上的黑头也有了不小的改善,脸上的痘痘基本都消肿了,皮肤平滑了许多。

相信再坚持一段时日,一定可以重新恢复之前的美貌!宋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暗下决心。

不过近几日灵泉的产量还是老样子,甚至感觉又少了一些,这可不行,再这么下去还怎么改造这副身体?

等到地方站稳脚跟,自己一定要寻摸一下天材地宝来试试能不能将灵泉养回来。

反正这个年代,想必这些珍贵的宝贝也不会是日后的天价,抄底捡漏一波,就算是对灵泉没有用也可以留着等日后增值,不枉费穿越一回。

终于到站了,宋词拿好行李随着人流一起涌出车站,一眼就看到了对面有两个人,手中拿着写了榆树村的纸牌。她一下子就被那个年轻男人吸引了目光。

他有着一张消瘦苍白,棱角分明的脸,两颊微微凹陷,看起来竟有几分病弱。但他的眉毛斜飞入鬓,目如点漆,凌厉的神色中和掉了这点书生气,反而显得冷峻起来。

一身白色衬衫,袖子挽起来的样子像极了什么校园文的男主,宋词恍惚间以为自己走进了拍摄现场。

这个男生的优越外貌,即便是在现代见惯了娱乐圈的俊男靓女,还是会令宋词感到一丝惊艳。

这时另外的那个中年男人见到他们都聚齐了,慢条斯理地磕了磕手中的烟斗:“你们就是这批来支援的知识青年吧?我是榆树村的村长王顺。”王顺用烟斗指了指旁边的男人,“这是村里面前几批下乡的知青时越,走吧,跟我去那边坐牛车回村。”

牛车不大,他们这五个知青不甚熟练地爬了上去,放上行李后竟然有点拥挤。宋词是最后一个上车的,这时车里已经没有多少位置了,她只能委屈地缩在朱媛媛旁边。

朱媛媛厌恶的翻了个白眼,想到火车上自己竟然莫名其妙怂了,丢了这么大一个人还没有找回场子。

她就故意狠狠踢了一下宋词的包裹:“真是什么脏的臭的都能上车,拿远一点!”

宋词心中暗笑,果然沉不住气上钩了,面上却装作惊慌紧张的样子:“你怎么随便踢我的包!包里可是放着我娘特意给我带的镜子和桃酥!”

朱媛媛嗤笑一声:“骗鬼呢,你娘给你带镜子和桃酥?可别在这吹牛皮了,你们家这个穷酸样,有点钱你弟弟都不够吃,还能轮到你?

张嘴就想讹我,别做梦了!我就踢了怎么着,顶天装了点什么破衣服烂褥子的,还想在这蒙我!”

说罢朱媛媛狠狠又踢了两脚。怎么,是打量下乡以后没有知道她底细的人了?她家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和袁川不清楚?

宋词状似委屈地红了眼,手指攥紧包带,像是有些没有底气:“你……你怎么这样说我,我娘知道我下乡不容易,特意给我置办的东西,昨天刚买的!”

朱媛媛见状更不相信了:“可别在这死鸭子嘴硬了,邻里邻居地住着,你娘对你什么样我还不知道?有能耐把你的桃酥和镜子拿出来看看啊!”

宋词低头委屈地用手抹了下眼睛,打开了背包就取出了一面破碎的镜子和一包桃酥:“当然要拿给你看了,你还得赔我呢!上车前刚刚买的,花了好多钱,这里还不知道能不能再买到呢。”

朱媛媛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你撒谎!你们家怎么会有钱买这些,这肯定是你偷来的,要不就是捡的人家不要的破镜子!反正不可能是我踢破的!”


>>>点此阅读《穿书七零:真千金靠美食拐走知青》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