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梓言 沈慕寒重生团宠:大佬娇妻有点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大佬娇妻有点甜
分类: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文荒
角色:楚梓言 沈慕寒
简介:上辈子,楚梓言脑子进了水,错信渣男贱女,弄得家破人亡,还害死了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重活一世,她捡起美貌与智商,走上了虐渣渣和抱大腿的道路。身边的大佬们小心翼翼的护着她。商业精英大哥:钱不够了跟哥说,整个公司都给你。人气偶像二哥:哥又为你出了一张专辑,表白世上最好的小妹。高冷校草三哥:我对女人没兴趣,除了我家小言。某位冰山霸总扯着自己的领带,冷冷道:我是来接我老婆的,大舅子们,麻烦让让。

书评专区


楚梓言 沈慕寒重生团宠:大佬娇妻有点甜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团宠:大佬娇妻有点甜》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哗啦”一声,一盆冰凉的水从天而降,狠狠浇在了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身上。

身上的冰冷让楚梓言猛地一惊,下意识的睁开了自己浑浊的双眼。

面前是一双尖头的女式真皮皮鞋。

顺着这双鞋向上看去,是一张她无比熟悉的脸庞。

“苏怡夏……”

楚梓言的瞳孔骤然紧缩,十个失去指甲的手指,紧紧扣着冰凉的地面,痛的发麻,却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这个女人,她把她当作自己的最好的亲人和姐妹,可是……她却夺走了她的一切,害得她家破人亡!

偌大的家业破产,父亲进了医院,三个哥哥惨死两个。

而她自己,也被她拖到这无人的地方,折磨了两天!

“为什么……苏怡夏,为什么!”

楚梓言的脸贴在冰凉的地面,咬着发白的嘴唇,声声质问。

“楚梓言,这一切都要怪你自己啊!”苏怡夏一只脚踩在她的脸上,似是有些好笑,“要不是你放着好好的家人和未婚夫不要,怎么会落到今天这幅境地?你这种蠢货,真不知道沈慕寒看上了你什么!”

提到”沈慕寒“三个字,苏怡夏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嫉恨,她抬起脚,狠狠地踹在了楚梓言的脑袋上。

楚梓言被踹得几乎晕厥,浑浑噩噩中,只见苏怡夏蹲下身子,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时间有限,就不陪你玩了,现在就送你上路!”

说罢,她拽着楚梓言的头发,将她的脑袋狠狠磕在了冰凉的地上。

楚梓言被撞的鲜血横流,像条死狗般的趴在地上。

在地上晕厥了一阵,之后,她突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汽油味。

四周一下子灼热起来,这里瞬间起了熊熊的火光!

苏怡夏这是……要毁尸灭迹?!

楚梓言惊恐地睁大眼,想要呼救,但是发出的却只有微弱的呻吟。

她的眼泪疯狂的流了下来,内心悔恨与恨意交织在一起,统统化作了深深地绝望。

她这辈子对不起太多人,父亲,哥哥们,朋友,还有……沈慕寒。

那个原本应该高高在上,无比矜贵的男人,却被她害得双腿残废,一颗真心被她无情的糟践。

直到被苏怡夏拖来的前一天,她还在跟他说,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爱他,想让他去死!

“楚梓言!”

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打断了她的思绪。

这个声音……怎么像是沈慕寒?

听说人死之前会看见走马灯,所以她出现幻听了么……

“楚梓言!”

又是一声呼喊,之后,门被狠狠撞开。

楚梓言努力睁着眼,隔着滔天的火光,看见门口,一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正坐在轮椅上,朝着这边张望,一向俊美冷漠的脸上,在看见她的那一刻,是癫狂的惊惧!

沈慕寒?!

旁边的一个人伸手拉住他,但是却被他狠狠推开。

楚梓言眼睁睁看着沈慕寒疯了一般的朝她冲过来,嘴里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

她躺在地上,嘴里逐渐发出一阵呜咽的喘息。

他活着的时候,她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现在她死了,也将他一起拉进了地狱。

这辈子,她从始至终,都是他的劫。

可是最后,她连句“对不起”都来不及说。

沈慕寒,这辈子,是她对不起他。

如果有来世……

楚梓言缓缓闭上眼,四周,是无尽的黑暗。

……

疼,全身都疼。

身上似是被车轮碾过一样,感觉连骨头都散架了。

楚梓言眼皮微颤,缓缓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这里,是天堂吗?

“小言,你醒了?!”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

这个声音……好熟悉。

楚梓言动了动脑袋,想看一下是谁在喊她。

这一动,却觉得头晕脑胀,脖子酸溜溜的疼。

怎么回事?

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疼痛?!

她怔怔的睁着眼睛。

她不是死了么?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小言,你说下话啊,别吓哥!”

放在身侧的手猛地被人握住。

楚梓言一转头,看见了一张干净俊美的脸庞。

是她的二哥楚子墨!

“二,二哥?!”

“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楚子墨的眼眶有些发红,一把将她的手放在脸上,眼中满是激动。

谢天谢地,他的小妹终于醒了!

这真切的疼痛与手上传来的温度,让楚梓言的大脑空白了三秒。

她不是做梦吧?

这是……重生了?!!!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已经被苏怡夏害死了……

死前的最后一刻,她看到的最后的场景,是沈慕寒推着轮椅,不顾一切向她冲过来。

火舌如猛兽一般,瞬间席卷了二人。

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她一直以来想要推开的沈慕寒,才是真正爱她的人。

想到上一世的悲剧,楚梓言觉得牙齿都在发抖!

她一把握住楚子墨的手腕:“二哥,沈慕寒呢?”

“沈慕寒?”

楚子墨有些纳闷,为什么自家小妹会问起他。

她不是一直很厌恶沈慕寒,避他如洪水猛兽么?

此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模样清隽,气质文雅。

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儒雅干练的气息。

正是楚家的大少爷,她的大哥,楚子轩。

看见他,楚梓言有一瞬的恍神。

之后哑声道:“大哥……”

楚子轩的长相跟楚子墨有三分相像,但是楚子墨更加精致一些,而楚子轩,身上更添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小言,你醒了?”

楚子轩快步走过来,看见她眼圈红红的样子,温和的眉眼轻轻蹙起,拿出一张纸巾,轻柔的擦拭着楚梓言的眼角。

兄妹四人从小失去了母亲,楚子轩一直跟个老妈子一样,对楚梓言呵护有加。

楚梓言心中情绪翻涌,一伸手抱住了楚子轩,将脸贴在了他的胸膛:“大哥,我好想你……”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大哥了。

上一世,因为她信了继母苏雯清的话,偷拿了大哥公司的机密文件和钱,结果却害得他被冠上了一个放高利贷敲诈勒索的罪名,被捕进了狱中。

楚家的天之骄子,一瞬间沦为了犯人。

父亲气得进了医院。

而后,楚家一步一步,开始走向了分崩离析的悲剧。

大哥在狱中自杀,楚家的家业,被继母苏雯清一手掌控。

也是很久之后,她才知道。

大哥楚子轩是因为受不了在狱中非人的折磨,才会自杀的。

想到此,楚梓言咬着唇,呆呆的坐在床上,满脸都是悔恨。

二哥楚子墨见楚梓言半天不说话,担心的摇晃了她两下。

他这么可爱的妹妹,不会伤了脑袋傻了吧!

“小言,你还记得,你和沈慕寒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楚子墨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楚梓言回过神,在最初的震惊之后,智商终于上线了。

这个场景,她印象十分深刻。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重生到了四年前。

因为两家人要她和沈慕寒订婚,她一怒之下,在车上跟沈慕寒发生了冲突,愤怒地要去抢方向盘,结果导致二人出了车祸。

她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而沈慕寒,被她害得双腿残废。

也是从这时候起,他们的关系更加水火不容,而自己,彻底的被沈家人厌恶了。

“沈慕寒,他在哪……”

楚梓言一下子揪住了楚子轩的衣角,眼中闪着忐忑的光芒。

“他在三楼的病房,没生命危险。”

大哥楚子轩缓缓开口,轻声道。

他微微叹了口气:“小言,你就是真的不喜欢沈慕寒,也不能做傻事,闹得两败俱伤,不嫁就不嫁,我们……”

“大哥,是我的错。”

楚梓言垂着头,打断了他的话:“我决定了,我要嫁给沈慕寒!”

“什么?!”

听见她的话,二哥楚子墨当场愣住了。

在原地站了片刻后,他脸上涌过一丝恍然大悟:“小言,是不是沈慕寒跟你说什么了?你别怕,有什么委屈说出来,我们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

二哥还是这样,无条件的宠着她。

但是上一世,他的下场却很凄惨。

上一世,二哥楚子墨因为绝佳的相貌,成了一个十分受欢迎的爱豆,只是后来为了她,事业形象一落千丈,被人唾弃人肉,一度患上了抑郁症,自杀了好多次。

现在,她的脑海里还有二哥躺在浴缸里,浑身是血的场景。

想到此,楚梓言心中一阵发酸。

“没有,二哥,沈慕寒什么都没有做,你别对他意见那么大了,我只是突然醒悟了……”

楚子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她,满脸都是不信。

楚梓言觉得头大。

二哥这是对沈慕寒的偏见有多深。

“我真的觉得他其实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大哥,二哥,我想通了……”

楚子墨伸出手,摸了摸楚梓言的额头。

奇怪,也不烫啊。

“小言,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楚子墨仿佛见鬼般的看着她,“你以前不是说,你一定要跟沈慕寒这个病态的男人脱离关系,想要跟李辰逸在一起么……”

李辰逸!?

不提还好,一提这个名字,楚梓言只觉得牙齿都在冒冷气,眼中露出一股杀意。

这个渣男!

她上一世瞎了眼,才会对这个渣男死心塌地,为了他弄得自己不人不鬼!

可实际上,李辰逸早就跟苏怡夏暗中有一腿。

二人串通一气,将自己跟个傻子似的骗的团团转。

为了他,她伤害了身边所有爱她的人!

包括沈慕寒。

那么清冷高高在上的人,被她恶毒的诅咒和狠决的话,伤到红了眼。

苍天怜见,估计是看她上辈子做了太多错事,才让她重来一次,有了弥补的机会!

“别提李辰逸了。”楚梓言深吸一口气,“我已经不喜欢他,从此以后,我跟他都没关系了!”

闻言,楚子墨先是一愣,之后喜上眉梢。

他早就看不顺眼李辰逸了。

那个家伙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哪一点能配上自家小妹了。

当然,在他眼里,任何男人都没资格娶走他的小妹。

“大哥,二哥。”楚梓言将眼泪擦干净,正色道,“以前我做了很多错事,伤害了你们,从今后起,你们才是我最重要的家人……”

二人微微睁大眼,满脸震惊的看着她。

自家小妹一场事故醒来,怎么就转性了……

不过……感觉不错!

“傻丫头,道什么歉,你在大哥心目中,永远是对的。”

楚子轩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这份无所保留的宠爱,让楚梓言差点又泪崩了。

“大哥,二哥,你们帮我办出院手续吧,我现在没事了,想早点回家去。”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父亲和三哥楚子风了。

她记得上一世这个时候,父亲正在为她的过错,向沈家赔礼道歉,而三哥因为学校的交流学习,这个月都在国外,家里人怕他担心,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受伤的事。

而今天,就是楚子风回来的时间了。

医生过来对楚梓言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便宣布可以出院了。

等到大哥去帮她办出院手续的时候,楚梓言在一旁穿鞋整理头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楚子墨有些疑惑:“小言,你怎么了?”

“等会要见重要的人,心情有点复杂。”

闻言,楚子墨心中直犯嘀咕。

重要的人,应该是说苏怡夏吧?

母亲多年前去世之后,原本是下人的苏雯清就嫁了进来,顺带着她的女儿苏怡夏,也成了楚家的一份子。

他一直都很不喜欢苏怡夏这个外来的妹妹,但是因为楚梓言非常喜欢她,所以他也勉强接受了她。

谁知楚梓言站直身体,深吸一口气:“我要去找下沈慕寒。”

这一番话,将楚子墨给听傻了。

啥?

不是去找苏怡夏,而是找沈慕寒?!

奇怪了……在自家小妹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不是苏怡夏么?怎么成了沈慕寒那个死冰山?!

难道是车祸后遗症?

如果是的话,这算是撞坏脑子还是撞好脑子了?

看着二哥楚子墨愣愣的样子,楚梓言拍了拍他的胳膊:“二哥,你在这等我一下,我一会就回来。”

说罢,她便扔下楚子墨,上了三楼。

楚梓言跟个小偷一样,贴着墙来到了沈慕寒的病房附近。

她躲在墙角,偷偷冒出一个脑袋,看着他病房前的情况。

呃……

果然是云城第一少,这安保措施,做得也太强了!

沈慕寒的专属病房前站了一群黑衣保镖。

最前面的,是两个英俊高大的年轻人,都是沈慕寒的特助。

一个是沉默寡言的关寻。

另一个楚梓言也认识,叫卫风。

跟不苟言笑的关寻不一样,卫风倒是总是笑眯眯的。

但是楚梓言总觉得,他每次对自己虽然是笑的,但是总感觉能随时抽出一把刀子弄死她。

上一世,她对沈慕寒身边所有人都没有好脸色,这二人对她更是没什么好印象。

楚梓言有些不敢上去跟二人搭话。

而病房前,关寻跟卫风早就注意到了她冒出来的小脑袋。

卫风撞了一下关寻的胳膊:“那不是楚家的那个废物么?”

“别理她。”

关寻厌恶的皱了皱眉。

他家主子多么优秀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却被这小丫头百般折磨。

医生说,沈慕寒的腿,很有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一想到这,关寻的眼中就迸出一丝冷意。

要不是主子对楚梓言超乎寻常的执着,他真要宰了她。

而此刻,正缩在墙边的楚梓言,突然觉得脖子后面一阵冷飕飕的。

怎么回事,有人在骂她么?

楚梓言摸着脖子,打了个冷颤。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二人的面前,哼哼唧唧的说道:“沈慕寒在里面吗?我想见他。”

关寻板着脸,压根就没看她。

卫风露出一个假惺惺的笑意:“主子在休息呢,楚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准备出院了,想……跟他说点事。”

楚梓言有些心虚道。

沈慕寒现在这么惨,都是她害的。

她想去看看他,顺便跟他道个歉,告诉他自己错了,会好好地跟他订婚的。

“主子现在不方便见外人,楚小姐还是请回吧。”

卫风收起了笑意,淡淡道。

楚梓言也看出了二人对自己的不喜。

她叹了口气,也没多做纠缠,乖乖道:“那好吧,我明天再过来看他。”

说罢,她一转身,离开了二人的视线。

卫风看着她的背影,蹙了蹙眉:“关寻,你有没有感觉 ,这个楚小姐,好像跟平常有点不一样?”

“谁知道她又在酝酿什么坏主意。”

关寻冷淡的道。

他才不相信楚梓言是真心实意的过来看主子,不能放她进去。

见楚梓言走了有一会了,关寻才进去通报。

他走进病房,一眼便看见落地窗前,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正一脸沉静的坐在轮椅上。

即使是这种姿态,却依旧矜贵冷傲,俊美如浮雕般的脸庞上,浮着一丝生人勿近的疏离。

一双凤目敛起来看着窗外,有些出神。

关寻走过去,看见楼下停着一辆玛莎拉蒂,楚子墨正在那将楚梓言的东西搬上车。

而楚梓言不知道跟楚子轩说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沈慕寒目光痴迷的看着小丫头明媚的笑脸,自己的嘴角也不禁轻轻勾了勾。

这一丝弧度,仿佛冰山消融,一扫他阴郁的气场,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

关寻有些不忍心打断他这短暂的美好。

等到楼下楚家的车离开之后,他才开口道:“主子,刚刚楚小姐过来了。”

闻言,沈慕寒的脸色有些微变:“她来干什么?”

“楚小姐说,她来看看您,顺便过来跟您说点事。”

沈慕寒沉默了一下,之后点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关寻退了出去。

沈慕寒的目光,一瞬间变得有些冰冷。

他压根不奢望楚梓言是关心他,她过来,肯定还是想要跟他说退婚的事。

想到此,沈慕寒修长的指节按在轮椅上,手指都有些发白。

唯独是这个,绝对不行!

楚梓言,这辈子,除了他沈慕寒,她休想嫁给其他人!

楚子轩开着车子,将楚梓言送回了家。

楚家在云城也是响当当的豪门世家,看着熟悉的大门和气派的别墅,楚梓言满心复杂。

这么大的家业,当初就被自己一手给作没了。

没想到有一天,还能重新回来。

下车之后,立刻有仆人过来给几人开车门拿东西。

楚梓言看着管家钟叔,甜甜的喊了一句:“钟叔,麻烦了。”

钟叔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她。

小姐以前确实蛮好的,但是这几年一直很叛逆,脾气也不好。

都没正眼瞧过他们这些下人了,今天居然主动打招呼了。

钟叔赶紧点头:“小姐好,这是我的份内事。”

楚子轩公司还有事,他交代了家里的佣人好好照顾楚梓言,之后便驱车去公司了。

楚子墨拉着楚梓言的手,带着她走进去。

“小言,爸还没回来,你先上楼休息一下吧,你放心,有什么事二哥会帮你摆平的。”

“二哥,你最近不是在准备选秀比赛么,你赶紧回公司吧,我没事的。”

楚梓言说道。

楚子墨现在还在娱乐公司,是一名练习生。

他马上就会迎来一次选秀比赛,那个时候,他会跟其他两位成员一起脱颖而出,组队正式出道,之后成为了亚洲炙手可热的偶像。

“比赛跟你比起来,无所谓了。”

楚子墨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宠溺,笑眯眯的望着楚梓言。

父亲楚震源去跟沈家道歉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怕等会楚震源回来后,会责怪楚梓言。

毕竟她犯了那么大的错,自己受伤不说,还将沈慕寒的腿给害成残废了。

沈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简直要了老命。

楚梓言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见此,也没有勉强他走。

“那好,我先上楼收拾一下,等会见。”

楚梓言走上二楼,到了自己的房间面前。

她深吸一口气,之后将房门缓缓推开。

刚一开门,就被面前的一张风骚的大海报被晃了眼。

上面,李辰逸故作帅气的伸手拿着麦克风,做出一副嘶吼的模样。

身上那晃瞎人眼睛的小亮片,那油腻的表情,那故作邪魅的笑容……

楚梓言胃里一阵翻腾。

除了这一张,墙上还有密密麻麻的其他的照片,全是李辰逸的各种姿势。

路边的,社团的,背影,正脸,侧面,甚至还有去男厕所的……

全是她顶着别人看傻逼的眼神,偷拍来的。

楚梓言一把捂住脸,脑仁子一阵疼。

记得自己第一次抱着这些照片回来的时候,老爸气得差点吐血,脱下鞋子追着她绕了整整别墅跑了一圈。

最后是二哥和三哥合力挡下,才没让自己遭到毒打。

楚梓言:……

她撸起袖子,开始“唰唰”的撕着墙上的照片。

要是现在能有把铲子,她能把整个房间都埋了!

正撕得起劲时,门后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

“小……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楚梓言一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直照顾她的佣人,李婶。

楚梓言转过头:“李婶,这些照片你赶紧找人帮我撕下来!”

“撕下来……做什么?”

李婶一阵心慌。

按照小姐对李辰逸的狂热,难不成又要做出什么上头的事情……

正不安的时候,听见楚梓言麻木的声音传来。

“烧了。”

“烧……烧了?!”

李婶愣住了。

随后立刻欣喜的点头。

“好……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姐这么反常……不过最好烧快点,免得等会小姐又后悔了!

李婶赶紧招呼了佣人,上来一起处理这些照片。

弄得差不多了,楚梓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累死了!

她瘫在地上,拿出旁边的小镜子,看着镜子里自己乱糟糟的鸡窝头和不合时宜的妆容,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上一世,她被苏怡夏教唆着,整天变着花样的折腾自己的模样,好好地衣服裙子不穿,弄得跟鬼一样。

现在这个样子,活脱脱的一个风尘女子,还是毁容的那种。

现在照片处理了,她自己,也要好好收拾一下了。

让李婶给自己准备衣服之后,楚梓言起身立刻去了浴室,彻彻底底的洗了个澡。

现在开始,她要将一切,统统洗净。

跟荒唐的过去,说句再见。

洗好之后,楚梓言吹干了头发,看着镜子里自己嫩白的小脸和纤细的身材,终于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房间里李辰逸那些碍眼的照片,应该都弄干净了吧?

楚梓言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想洗洗眼。

谁知还没进去,就听见一阵争执。

“你真是越老越糊涂,谁允许你收拾房间的东西的?!”

“这是小姐说的……”

“小姐?哪个小姐?楚梓言么,呵,你当我傻呢,她对李辰逸痴狂的爱谁不知道?居然敢说是她吩咐的!”

“我……”

“李婶,你别仗着自己年纪大就不遵守这里的规矩,等我回来告诉姑妈和表姐,你就滚回乡下养老吧!”

这个声音……

是苏一佳!

苏一佳是继母苏雯清的侄女,苏雯清嫁给自家老爸之后,说自己的侄女高中辍学后没什么文化,让她来家里做个佣人。

老爸向来不怎么管这些琐碎的事,就同意了。

苏一佳仗着自己这层关系,在家里指手划脚,也不干什么,架子却端的很高。

那个时候,自己被苏怡夏哄得团团转,完全没有制止苏一佳的念头,甚至还将她带在身边,当做自己的贴身佣人。

现在想想,她简直就是苏怡夏派过来的眼线!

楚梓言目光微冷,抬脚走了过去。

一走进去,便看见苏一佳正指着李婶,破口大骂。

李婶已经五十岁了,已经在楚家做了三十多年。

现在,却被她训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楚梓言眼中闪过一道利光。

“我当是谁呢,这么大嗓门,一点规矩都没有!”

楚梓言站在门口,看着苏一佳,缓声说了一句。

听见声音,屋内的人纷纷转过头。

一看见门口穿着白裙子的楚梓言,刹时都愣了愣。

这闪闪发光的小仙女,是谁?!

楚家有这号人物吗!?

众人看愣了几秒,最后是李婶一句颤抖的“小姐”,将众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小小小小姐?!!!

那个小姐!?

就是整天脸上弄得跟鬼画符一样,那个放荡不羁的楚梓言么!?

屋内的人张大着嘴,表情似是能吞下一枚鸡蛋。

仔细一看,好像确实是小姐。

原来她素颜这么美的么!

苏一佳终于也回过神,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愕,之后立刻道:“是小言啊,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楚梓言皱了皱眉:“你喊我什么?”

“小,小言啊,怎么了?”

苏一佳有些莫名,不是一直这样喊的么?

楚梓言瞥了她一眼,之后走进房内,坐在椅子上,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

苏一佳被她盯得头皮发麻,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楚梓言这次回来,有些不一样了。

仿佛是另一个人般,这股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她不禁语气放好了一些:“小言啊,我在帮你教训这个老东西呢,她擅自把你最喜欢的李辰逸照片撕了下来,我……”

“我还没说话,你一个下人,谁允许你开口的?”

她这话一出,苏一佳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下人。

这两个字,她最不想听的就是这两个字!

自己来的这几年,在苏雯清和苏怡夏的照顾下,吃穿用度也没差的,让她几乎都忘了自己其实只是一个下人。

但是楚梓言怎么会突然这样说,平时她不是一直都喊自己“一佳姐”的么?

“小言,你怎么了,为什么……”

“你聋了吗?”楚梓言眯着眼,眼中迸发出的寒意,让苏一佳刹时一惊。

她下意识的改口道:“小姐……”

听见她改了称呼,楚梓言的嘴角勾出一抹冷漠的笑意:“这才对,当下人,就要有当下人的自觉,别搞不清自己的位置!”

“我看你穿的比我还隆重,实在碍眼,去换了。”

苏一佳愣住了。

她看着自己身上的名牌裙子,不知道楚梓言究竟发了什么疯。

一直以来,她在这个家都是没被人训过一句,现在被她这样对待,她有些受不了。

“换了?小……小姐,这衣服是你送给我的,所以我才穿的!”

“原来是我送的啊……”楚梓言撑着下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就在苏一佳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又听见她说:“我现在后悔了,我给你的东西,全部还回来,从今天起,你跟别墅内的佣人一样,换上统一的服装。”

什么?!

苏一佳睁大眼睛,不服气的道:“你都送给我了,凭什么要我还回去!我不还!”

“不还?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楚梓言歪着脑袋,然后一伸手指向一旁的两个佣人:“你们,给我把她的衣服扒下来!”

旁边的佣人们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楚梓言的决定。

她们没听错吧?!

平时小姐不是一直都把苏一佳当做自己姐妹么?

“小姐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

李婶厉喝了一声,终于让众人回过了神。

大家纷纷应着,上前去将苏一佳按在了地上。

苏一佳拼命挣扎着,在地上像是个泼妇一样的翻滚撒泼:“你们敢!你们谁敢动我一根手指,我就告诉姑妈!等她回来,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闻言,佣人们的动作顿了一下。

毕竟苏雯清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而楚梓言平时跟苏一佳和苏怡夏关系好得很,今天说不定是一时来了脾气。

等之后追究起来,没人帮她们说话,还是她们这些佣人的错。

按照苏一佳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一定会让她们没有好果子吃的。

楚梓言看出了众人的顾虑,她用手指敲了敲旁边的桌子。

“出了什么事,我担着,你们尽管给我扒。”她坐在那里冷声道,给众人打了一针强心剂,“要是她再嚷嚷,就给我抽死她!”

听见这话,大家这才放下心,卖力的开始扒她的衣服。

苏一佳平时没少欺负她们,这一下,大家只觉得恶有恶报,下手也丝毫不留情。

有人还趁机使劲的掐了她两下。

苏一佳跟个疯子一样,死死抱着自己的衣服。

“住手!你们敢!谁敢抢我的衣服!滚开……”

但是寡不敌众,很快,她就被人剥光了。

苏一佳刚开始还在咒骂,之后开始鬼哭狼嚎哀求起来。

“小言,小言你干什么!我不是你的好姐妹么!你快让她们住手啊!”

楚梓言纹丝不动,任凭苏一佳被众人扒的只剩下内衣。

看着苏一佳像是被抢劫了一般,坐在地上衣衫不整跟乞丐一样,楚梓言心情大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啧啧,坐在地上像是什么样,还不滚回去,把我以前送你的东西还回来!”

苏一佳虽然觉得又耻辱又生气,但是刚刚经历了楚梓言的厉害,现在一个字也不敢说。

她眼中闪过一丝愤恨的表情,咬着牙慢慢爬起来,不甘心的离开了楚梓言的房间。

等姑妈回来,她一定要告状!

楚梓言心情大好。

楚梓言深吸了一口气。

这只是个开始。

苏雯清,苏怡夏。

前世的债,她要一笔一笔讨回来!

此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停车的声音。

楚梓言眼神一亮:“老爸回来了!”

她赶紧提着裙子,“噔噔噔”的往楼下跑。

而此时,正等在一楼的楚子墨,紧张的站了起来。

他最担心的一幕终于出现了。

按照小言的脾气,这次要是还不认错的话,可能真的会遭到一顿毒打。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楚震源率先踏进了客厅内,他穿着深灰色的西装,一张不苟言笑的脸上不怒自威。

此刻,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眉眼间还带着隐隐的愤怒。

楚震源的身边,站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全身珠光宝气,正是继母苏雯清。

楚子墨看着楚震源,低声道:“爸。”

“小言呢?”

楚震源还没说话,就见他的身后急急冲出一个少年。

模样跟楚子墨有五分相像,但是少年的眉眼间更加清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高冷与矜贵。

他正是楚梓言的三哥,楚子风。

楚子墨说道:“在楼上,刚刚出院呢……”

“我听说她出车祸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提前跟我说,没事吧?”

楚子风的语气中满是焦急。

“子风哥,你别着急嘛,小言既然已经出院了,肯定是没事的……”

苏雯清的身后走出一个窈窕的身影,对着楚子风说道。

正是苏怡夏。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温柔又乖巧。

楚子风蹙着眉头,没有理她。

“你这么笃定我没事,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关心我的样子?”

楼梯上突然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

几人转过头,看见一个纤细曼妙的女生,正站在楼梯的拐角处。

她也穿着一条素白色的裙子,一头黑发随意的扎了起来,露出光洁颀长的脖颈。

唇红齿白,眉目精致。

站在那里,宛若一张美好的油画。

底下的众人都吃了一惊。

楚子墨率先惊讶道:“小言?!”

楚梓言微微一笑:“二哥,你怎么搞得这么大惊小怪的样子。”

之后又一转头,看向同样满脸震惊的楚震源和楚子风,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柔声道:“爸,哥。”

好久不见。

底下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之后是楚子风率先开了口:“……小言,你怎么突然穿成这个样子,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了……”

“好看吗?”

楚梓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意,要多灵动有多灵动。

“好看,我们家小言是最美的!”楚子墨赶紧接道。

“咳咳~”楚震源微微咳嗽了两声,将心中的讶异压了下去,他目光沉沉的看了楚梓言一眼,之后道,“这才像话,终于知道穿得像样点了!”

原本他是准备找楚梓言兴师问罪的,但是一看小女儿突然换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衣服,露出一副乖巧的模样,气顿时消了一半。

一旁的苏怡夏掩下内心的震惊,垂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嫉妒的光芒。

简单的一件连衣裙,居然被她穿出了这么惊艳的感觉。

同时心底很是意外。

究竟出什么事了,楚梓言怎么突然就穿得正常了?

苏雯清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说道:“小言穿这身可真是漂亮,跟个小仙女似的,要是大家见到了你这乖巧的样子,一定也会原谅你的。”

楚梓言真是佩服苏雯清,三两句就把她的过错勾出来了,可真是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笑里藏刀。

果然,提到沈家,楚震源的脸色瞬间不好看了。

他怒声道:“小言,你给我过来!”

见状,楚子墨和楚子风立刻挡在了她的面前。

楚子墨低声道:“爸,小言刚从医院出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您别对她太凶。”

楚子风也说道:“小言还小,您也有什么气撒在我身上,别怪她。”

闻言,楚震源冷哼了一声:“我还没把她怎么样呢,你们一个个的,就等不及的护在面前!”

“都是你三兄弟天天惯着她,现在她才无法无天的!我今天非得让她知道自己错了!”

楚梓言从楼梯上走下来,推开站在面前的楚子墨和楚子风,走到楚震源面前。

“爸,我有话要说。”

“你想说什么?”

楚震源目光如电的看着她。

这个小女儿,他从小捧在手心。

但是现在着实越来越不像话,她今天要是还不知错,他一定要给她点教训!

谁知楚梓言走到他的面前,声音放轻,缓缓道:“爸,这件事都是我不对,我错了。”

楚震源瞳孔微微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怎么回事,她没有还口就算了,居然还道歉了?!

这始料未及的发展,让他原本准备的怒火,一下子被咽了下去。

“真知道错了?”

“嗯,我会亲自跟沈家道歉的。”楚梓言抬起头,看着脸上有些沧桑的楚震源,想起自己上辈子造的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爸,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她眼眶一红,楚震源原本僵硬的心,瞬间就动摇了。

楚梓言从小就是自己的宝贝,哪里舍得让她受委屈啊。

“哼,还算你懂事,知道自己错了!”

楚震源语气虽然硬邦邦的,但眼中的神情已经柔和了许多。

苏怡夏站在一旁,看着这父慈女孝的场面,觉得异常刺眼。

她争取了这么多年,楚震源连声“爸”都不让她叫。

而楚梓言犯了天大的错,哭几声楚震源就立刻原谅了她!

凭什么!

苏怡夏走上前,一把搂住楚梓言的肩膀:“小言,你别哭了,姐姐都心疼了……”

楚梓言正在感受着久违的父爱,突然被苏怡夏一靠近,顿时恶心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靠,她给自己加什么戏啊!

苏怡夏对她的异样浑然不觉。

她轻声道:“楚伯伯,小言年纪还小,做错事也正常,虽然现在沈慕寒的腿受伤了,很可能站不起来,但是只要她诚心道歉,相信沈家也不会追究的。”

提到沈慕寒的腿,楚震源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楚梓言在心底冷笑一声。

这两母女还真像,最擅长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前世就是这样被挑拨,她才跟家人的关系越来越差,反而越来越信任苏怡夏和苏雯清。

但是现在,她脑子里的水已经倒出来了。

“道歉我肯定要去道歉。”楚梓言将身子挪了挪,避开了苏怡夏的手,“婚约的话,我也会如实遵守的。”

“什么?!”

比起楚震源,苏怡夏更加惊讶。

她忍不住出声道:“小言,道歉归道歉,只是婚约的事,可不是儿戏,你可要想清楚了啊!”

楚震源也疑惑的看着她:“你是认真的?”

“当然!我很认真!”

楚梓言点点头,眼神无比坚定:“爸,我决定了,我要嫁给沈慕寒!”

她这样子落在苏怡夏眼中,让她的心中一沉。

沈慕寒,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她第一眼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就被这个男人的光芒所吸引。

云城最高贵俊美的男人,除了她,任何人都配不上!

更何况是楚梓言这个蠢货!

苏怡夏抓住她的手,眼中有些着急:“小言,你胡说什么啊,你不是很害怕沈慕寒,还跟我说宁愿去死,也不想跟他在一起么,怎么突然就改主意了?”

闻言,楚震源愣住了:“你真这样说的?”

“那都是我一时的气话啊,你怎么还当真了呢?”楚梓言将手从她的手里抽出来,故意露出一副茫然的样子,“怡夏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不希望我嫁给沈慕寒啊?”

楚梓言这话一出,楚震源的目光变了变,落在了苏怡夏的身上。

苏怡夏一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毕竟你喜欢的人,不是一直是李辰逸……”

说到这,苏怡夏赶紧捂住自己的嘴,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脸上虽然愧疚,但是心底却露出了一丝冷笑。

她知道,楚震源最讨厌的就是李辰逸这个名字。

楚梓言就是为了李辰逸,做了许多荒唐的事情,搞得父女之间越来越僵。

果然,楚震源的脸色刹时就变了。

他厉声道:“李辰逸?你为了这个小白脸,闹得还不够吗?!”

楚梓言看着一旁假惺惺的苏怡夏,脑门上窜出一簇小火苗。

哼,敢给她下套!

她眼神一转,露出一副委屈巴巴的神情:“爸,你别生气,虽然怡夏姐一直鼓励我,说要是喜欢李辰逸,就努力去争取,但是他一直不理我,所以我想清楚了,我不喜欢他了!”

闻言,楚子墨率先忍不住了。

他撩着袖子,怒声道:“好你个苏怡夏!我就说小言怎么看上一个小白脸,原来都是你教唆的!”

苏怡夏愣住了。

楚梓言怎么回事,以前不论发生什么,她都不会把自己供出来的。

现在怎么把火往她身上引了?!

她惊慌的道:“不是啊,我……我也没想到,李辰逸会那样不识好歹啊!”

苏雯清连忙走出来:“老爷,小言喜欢李辰逸,这感情的事情怎么可能被控制呢,难不成怡夏让小言喜欢谁,她就能喜欢谁么?”

苏怡夏哭戚戚的:“是啊,楚伯伯,我只是希望小言能幸福。”

楚梓言也睁着自己的大眼睛,一本正经道:“是的,怡夏姐真心为我好,为了能让我追上李辰逸,她让我学着做摇滚女孩,穿得特立独行,给了我好多建议,爸,你别误会她了!”

听到这话,楚家的三个男人,眼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搞半天,楚梓言穿得那么离谱,竟然都是苏怡夏的建议!

苏怡夏彻底慌了。

楚梓言这个蠢货,到底是在为她说话,还是在坑她啊!

“楚伯伯,您听我解释,我……”

“够了!”

楚震源不耐烦的吼了一声。

他转过头看向苏怡夏,眼中有些不满:“你平时跟小言走得这么近,她闹得这么荒唐,你也有错!接下来三个月的零花钱,都扣下,禁足三天!”

苏怡夏苦着脸,虽然内心极其不满,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在楚家,她跟苏雯清,毕竟还是外人。

“是,楚伯伯。”

苏怡夏低声道。

看着苏怡夏吃瘪的样子,楚梓言嘴角露出一丝恶劣的笑。

虽然这个惩罚轻了,但是没关系,这只是开始。

苏雯清见楚震源动怒了,原本准备给怡夏说话,此刻也识相的闭上了嘴。

偏偏此时,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个人,抱住她的胳膊就开始大哭。

“姑妈,您可要给我做主啊!”

苏雯清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自己的侄女苏一佳。

这个死丫头,现在这个点冲出来干什么!

“哭什么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楚家出了什么事呢!”

楚震源正心烦意乱,突然见苏一佳冲上来,当即怒声吼道。

苏一佳被吼得一愣,眼泪立刻收了回去。

“有什么事好好说,你哭什么?”

苏雯清将她推开,有些不满道。

闻言,苏一佳抽泣了一声,之后说道:“姑妈,今天楚梓言……她让人,让人……”

“让人怎么了?”

“让人……当众扒了我的衣服……”

一听又是楚梓言惹事了,楚震源只觉得脑袋一阵疼。

他想也没想,生气道:“小言!你是不是一天不惹事就难受?才回来一天,就又开始胡作非为了?”

他就知道,刚刚楚梓言的态度怎么那么反常,原来是又做错事了!

“爸,您别急啊,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楚子墨赶紧道。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什么事都给她兜着!”

楚梓言有些心惊,自己在老爸的心中,印象居然已经这么差了。

看来这些年,除了在自己身上花功夫,苏雯清和苏怡夏,也没少给自己老爸洗脑。

“子风,你去给我把我的戒尺拿过来,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楚震源朝着楚子风怒声道。

楚子风目光闪烁了一下,没有动。

他沉声道:“爸,您要打的话,就打我吧,我替小言挨了这顿罚。”

“你们……你们是不是都反了天了!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对你们动手?!”

楚震源看着挡在楚梓言面前的两个儿子,气得手都发抖。

见状,苏怡夏拉着楚梓言的手,假惺惺的道:“小言,你看,子墨哥和子风哥都要因为你受罚了,你快说句话啊!”

楚梓言的目光微微闪了一下。

要是放在以前,听见苏怡夏这样说,她一定会气得上前跟老爸大吵大闹,二人闹得更加僵。

但是现在,她清醒得很。

她上前一步,对上楚震源震怒的目光,缓声道:“爸,这件事我可以解释……”

“你解释什么?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我是做了,但是……”

“天啊,小言,你怎么能这样做啊,一佳是个女孩子啊,你这样,让她以后可怎么做人啊!”

楚梓言话说一半,苏雯清突然开口,硬生生打断了她。

夸张的表情,加上不敢置信的眼神,这演技,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

“你们都滚开,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楚震源推开楚子墨和楚子风,走到楚梓言的面前,咬了咬牙,正要抬手抽她,却见楚梓言后退了一步。

“你还敢躲?!”

“爸,你都没有问清楚,就动手打我,这不公平!”

“就你这个混账样!还有什么可问的!”

楚震源生气道。

楚梓言看着他,脸上露出一抹悲伤:“爸,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妈还在的时候,有什么事你都会听我好好说,而不是现在这样,上来就要打我……”

听到她提到自己的亡妻,楚震源的眼中情绪翻涌,步伐一顿,之后,缓缓收回了手。

他坐回椅子上,沉声道:“那我就让你解释!”

闻言,跪在地上的苏一佳有些慌了。

她目光闪烁,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回事,楚梓言的字典里,什么时候也出现了“解释”两个字?

她不是向来无脑,最擅长无理取闹的么?

“我不是扒她的衣服,而是让她将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楚梓言瞥了一眼苏一佳,淡淡道,“但是她死不同意,我只能自己动手拿了。”

楚震源看着苏一佳:“所以说,你的衣服,是小言给你的?”

“衣服……确实是小言给我的,但是送给人的东西,怎么能又拿回去呢?”不等楚梓言开口,苏一佳便说道。

“我还没开口呢,你就抢着为自己辩驳了,什么时候,楚家一个下人,能骑在我的头上了?”

楚梓言一开口,苏一佳的脸色就变了。

下人,又是下人!

“我是小姐,她是我楚家的佣人,我给她东西,是我的恩情,我收回来,也没什么不对吧?”

“况且有很多衣服,苏一佳未经我的同意就拿走了,我没扒了她的皮教教她规矩,就已经是开恩了,她居然跑过来还想咬我一口!”

这话一说,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之前每天看着楚梓言和苏一佳玩在一起,把她当做自己的姐妹,大家都快忘了,其实她只是个下人。

“那你也不能当众扒她的衣服啊,小言啊,你这样做,实在是太不得体了,你是楚家的小姐,以后传出去,别人不知道会怎么说楚家呢。”

苏雯清柔声说道,语气轻轻地,但是却处处都在说她的不是。

楚梓言歪着头:“可是她要是乖乖把衣服还给我,我也不会动手啊,一个下人穿得比我还隆重,在楚家指手划脚的,传出去,别人又会怎么想我们楚家呢?”

苏雯清愣了一下,没想到楚梓言居然会这么反驳她。

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道:“小言说得也是,一佳,你穿得这么隆重干什么,小言要你还回去,你就还给她,别计较了。”

这话听得楚梓言心中一阵翻白眼。

什么叫苏一佳别跟她计较了?

既然这样,她偏偏要计较个彻底!

楚梓言叹了口气,之后委屈巴巴的看向了楚震源:“爸,当初苏阿姨说,她的侄女勤快又踏实,你才同意苏一佳来楚家做下人的,可是好像并不是这样啊……”

“既然苏阿姨觉得我是在跟苏一佳计较,她在楚家做下人受了委屈,那算了吧,不如就让苏一佳回老家吧。”

闻言,楚子风也淡淡道:“不错,楚家不差这一个下人,既然不愉快,也不要勉强了。”

楚子墨连连点头:“我也同意。”

看着这突然反转的局势,苏一佳慌了。

她才不要回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在这里即使是扫厕所,都比在老家好啊!

“不不不,我不回去……”苏一佳连连摇头,之后一把拽住了苏雯清,“姑妈,我不要回去!我想留在这里!”

苏雯清心里一阵窝火。

这死丫头,怎么这么蠢,比楚梓言还蠢!

苏雯清脸上赔着笑:“老爷,一佳这孩子还小,做事没个分寸,但是也没严重到赶出去吧,您看?”

楚震源没有出声,只是将目光落在了楚梓言的身上。

“小言,这是你们之间的事,你想怎么做?”

他并不糊涂,苏一佳明显已经忘了自己作为下人的本分,就算教训了,也无可厚非。

既然她跟小言发生了冲突,就让小言处置她吧。

“这个啊 ……”

楚梓言背着手,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地上的苏一佳。

苏一佳心中一惊,赶紧跪在她的面前,惊慌道:“小言,我错了,我不应该没大没小的,你别把我赶出去,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

楚梓言眉头一皱:“你看,你还是没大没小的,怎么称呼我的?”

“小……小姐。”

“这才对嘛!”楚梓言笑开了花,之后露出一个大度的表情,“既然你都已经认错了,那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从今以后,你就归李婶管吧,把规矩学好了,再有下次的话……”

楚梓言没有说下去,但是阴沉沉的目光看过来,让苏一佳忍不住避开了眼神。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听话的!”

苏一佳连连点头。

“知道了就下去吧,换上你黑色的佣人服,做好分内的事。”

闻言,不仅是苏一佳,苏雯清的脸色也是一变。

楚家的佣人分成三个等级。

管家钟叔和李婶这样服侍多年的佣人,有专门定制的制服。

负责别墅内事情的佣人,统一穿深蓝色的制服。

而黑色的,则是最下等的佣人,一般负责外院厨房和厕所。

她这意思,苏一佳现在是楚家最下等的人!

楚梓言虽然是处置了苏一佳,但是苏雯清却觉得,像是自己脸上挨了一巴掌。

她放在袖中的手指逐渐收紧,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成为楚家的主母四年了,但是楚震源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的。

而现在,楚家的内事,楚梓言的话都比自己有用!

不过……

苏雯清审视的目光落在楚梓言的脸上,心中闪过莫大的疑惑。

从医院回来之后,楚梓言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她明明最听自己和苏怡夏的话的。

这件事处理完之后,楚震源又将楚梓言找到书房,单独跟她说了沈家的事。

确定她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真的想跟沈慕寒结婚后,他总算是放宽了心。

楚梓言走出书房,刚一出门,就被楚子墨给拉住了。

她一看,楚子墨和楚子风正站在门外,焦急的等着她。

“小言,没事吧,爸是不是骂你了?”

楚子墨担心道。

楚子风也皱着眉:“沈家的事别怕,我们陪着你一起面对。”

看着两个哥哥对她关心,楚梓言又无奈又感动。

她伸出手,一左一右,分别挎着楚子墨和楚子风的胳膊。

“爸没有骂我啦,你们放心,沈家的事我也会解决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在我们眼里,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楚子风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哼,你也就比我大一岁而已。”

“那也是你哥。”

楚子风难得话多了起来。

记忆中,他很久没有跟楚梓言这样开开心心的说过话了。

“对了,我明天想去买些衣服,我去找爸要点零花钱。”

明天她可是准备要去见沈慕寒的,一定要穿好点。

虽然苏一佳的衣服还给了自己,但是她才不要穿她穿过的衣服,回头都捐给慈善机构。

楚梓言正准备回到书房,却被楚子墨拉住了胳膊:“爸现在还没完全消气,你别找他了。”

“可是钱……”

楚梓言皱着自己的小脸。

她还是个学生啊,没有经济来源!

以前原本每个月都有一笔不菲的零花钱的,但是因为自己越来越出格的行为,楚震源开始严格限制她的消费。

所以现在她是个彻彻底底的穷光蛋。

二哥进入了影视公司做练习生,三哥也是学生,都没什么钱。

“嘿嘿,傻瓜,你看这是什么?”

楚子墨伸手掏出一张明晃晃的卡,在她的面前摇了摇。

“金卡?!二哥,你怎么会有这个!”

楚梓言又惊又喜。

“是大哥今天临走时给我的,说你要是缺钱了,就把卡给你。”

对哦,她怎么忘了,大哥是有自己的公司的,可是很有钱的!

“要是不够的话,我跟二哥的零花钱存了不少,可以给你。”楚子风接了一句。

“够啦,完全够啦!”

楚梓言捏着手上的金卡,忍不住将两位哥哥的胳膊抱得更紧。

她上辈子究竟是有多混蛋,放着这么好的亲人不要,却把恶人当亲人。

三哥楚子风上一世也没什么好下场,为了她,他答应了苏雯清的条件,放弃自己的梦想,娶了一个自己压根不喜欢的富家小姐,而且是入赘。

他这么清高的性子,却因为她,毁了一辈子的幸福!

楚梓言心中正感慨万分,突然看见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

苏怡夏。

她站在走廊里,穿着一件藕粉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

那件裙子以前还是楚梓言生日的时候,大哥送给她的,之后被自己转手送给了苏怡夏。

看见楚梓言出来,苏怡夏的脸上立刻挂上一抹担忧。

“小言,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跟楚伯伯会起冲突。”

她走过来,想要拉住楚梓言的手。

但是发现她两只手都抱着楚子墨和楚子风,顿时又缩回了手指。

楚梓言当做没看到,她抱着两个哥哥,说道:“我没事啊,我爸原谅我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苏怡夏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之后道,“小言,我有点事单独跟你说,能过来一下吗?”

闻言,楚子墨有些不乐意了。

她跟小言单独一起,指不定又出什么馊主意给她。

小言现在好不容易正常起来,他可不希望又变回那个叛逆不羁的妹妹。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了。”

“子墨哥,女孩子之间的话,有些不好在大家面前说……”

闻言,楚子墨一阵不爽,但是考虑到楚梓言对苏怡夏亲昵的态度,便忍了下去。

苏怡夏朝着楚梓言挥了挥手:“小言,过来啊。”

以前每次她一招手,楚梓言就跟狗一样,开心的奔过来了。

这次却嘟着嘴,看着楚子墨和楚子风道:“好不容易跟哥哥们相处呢,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们说呢!”

苏怡夏听她这样说,动作顿时僵了僵。

白天就觉得楚梓言不对劲了,现在,心中的疑虑更大了。

然而下一秒,立刻看见楚梓言松开了楚子墨和楚子风:“但是怡夏姐也很重要,我先去找她啦!”

“嗯,那我们先回房了,早点休息。”

楚子风拉住楚子墨,冲着他点了点头。

苏怡夏开心的拉住楚梓言的手,心放了一放。

看来自己多虑了。

看着苏怡夏嘴角边若有若无的笑意,楚梓言偏过头,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上一世,苏怡夏两面三刀,将她耍得团团转。

这一世,她就让她也尝尝被人耍的滋味!


>>>点此阅读《重生团宠:大佬娇妻有点甜》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