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说是为了娃》最新章节

小说:都说是为了娃
分类:现言日常
作者:瑶山姑娘
角色:钟灵
简介:在生活中,成年人的世界里,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为了娃……”,这句话出现的频率和“吃饭了……”这个话题有得一比,“为了娃……”这句话里饱含着为人父母的各种复杂的情感……

书评专区


钟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说是为了娃》最新章节

《都说是为了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桂城,小香港地下商场,B区。

纯棉专柜门口,两美女正在唇枪舌剑。

“19?”

“39。”

“19!”

“39。”

“这样吧,我加点,你少点,29我要了,你这裙子质量又不好,款式也很一般,给你29不能再多了。”一美女扭腰望着试衣镜里的自己,再度开口。

“不好意思,我们这明码实价、薄利多销,实在是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回去得跪榴莲壳了。您看我这店里布料都是纯棉的,穿着柔软舒适还不过敏。我们进货价格都到了三十多块,加上运费房租水电费电梯公摊费各种费,您总要让我挣那么一两块钱吧,不然做这亏本买卖我图个啥哟。”

遇到这种爱砍价的顾客,店主钟灵表示很无奈,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衣服总是要想办法卖出去的,总不能堆在仓库里让它们发霉吧,还等着清货上新呢。

所以她只得耐着性子再度开口:“要不您看看这边的,这边的全是19元一件,也是纯棉的,虽然说稍微薄一点,但是在这样的火热的夏天穿着更凉快点。”

“那边的我不喜欢,这裙子29块能卖我就要,不卖我就走了。”美女进试衣间里把裙子换了下来,挂在一边,佯装要走。

店主紧追两步挽留:“美女啊,您一看就是有见识的人,您肯定也知道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嘛,现在生意本来就特别难做,我们总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这样吧,我就忍痛给您优惠一块,38拿走,八字吉利。”店主钟灵终于做出了让步。

“三十八,三八,喂,你这人真是的,能卖就卖,不卖就算,别三八三八的,你骂谁呢!”美女有点生气了,语气不善。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做生意的都有职业病,对8这个数字格外钟爱,真不是骂你。”钟灵有些哭笑不得:“不然就36吧,六六大顺也挺好。”

“行了行了,三六就三六吧,帮我装起来吧,怕了你了,那么难讲话。”美女终于妥协。

等美女扫码付款离店之后,店主钟灵才终于松了口气,虽然刚才被软磨硬泡了许久,好话赖话也讲了一箩筐,弄得自己口干舌燥嗓子冒烟的,但今天好歹也算是开了个张。

现在做实体服装销售行业真的是太难了,好的商铺租金死贵,便宜的地段又鸟不拉屎,逛的人都没有;拿货时进太好的衣服回来卖不起相应的价格;进货太差了自己又觉得良心不安,害怕衣服上甲醛超标啊,怕人家穿着会过敏啊,生怕别人穿着不舒服啊,多洗几次会起球啊;不标价格人家说你想玩杀猪游戏,明码实价薄利多销人家又怀疑质量不好……

现在更烦了,人家动不动就拿手机出来拍个照扫一扫,但凡在网上搜索到同款,就会拿店里的标价说事儿;更烦的是那些直接搜索拼多多上同款的,她们从来没有考虑过正不正版质不质量的,就在那一通砍价,拦腰瞎砍的那种,简直了。

所以每次回货,钟灵总要自己先拿手机出来搜同款,然后取一个折中的价格截图,遇到砍价的直接点开图片让她们看看,然后才用三寸不烂之舌晓之以理,太难了……

钟灵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把顾客弄乱的衣物重新归位挂好,又把空了的衣架挂上另外一条新款裙子,顺便用夹子收了一点点腰围,让衣服看起来好看点。

接着,她把店里的蓝牙音箱打开,连接手机音乐播放,等音乐声从音箱里传出,慢慢舒缓了一下神经和情绪,遂拿出绣篮子到门口的老式衣车旁坐定,开工绣花。

这是她每天除了卖服装之外都在干的事情,闲暇之余,听听音乐,绣绣花,做做手工,就是她每日的消遣了。

“哟,钟姐,今天你家蛮早开张哦,生意兴隆哈。”对面那家卖鞋的小孙跟她打招呼。

“嗯,开了个便宜的张,客人比较麻烦又难伺候,估计今天生意不会太好。”钟灵回答,对于早上开张这个话题基本上是她们日常的开场白。

对于她们这些做小生意的人来说,上午第一单生意是否顺利成交至关重要,它决定着一整天的心情和运气。

“管她呢,薄利多销,图个吉利。”小孙说:“我们这边店今天不行啊,来了好几波人试鞋,我都来回跑了好几次仓库找码子,忙里忙外、好说歹说,愣是一双鞋子都没卖出去。”

小孙扭头看到隔壁卖时尚包包的宋姐正从店里把顾客往外送,顾客手里还在把玩着新买的包包。

等顾客走远,小孙用基本相同的台词跟宋姐打招呼:“哟,宋姐,生意蛮好,开张大吉哈。”

宋姐是个实打实的大美女,她点头微微一笑,仿佛笑出了万种风情,红唇轻启:“还好,今天得保本了。”

她这话没毛病,对于地下商场的租户们来说,昂贵的房租始终是压在她们心头上的一块大石。

每月大几千的房租意味着即使她们自己不吃不喝,平均每天都要保证至少要赚两百块钱的纯利润才能维持房租及生计,何况她们这些租户的合同都是一年一签的,房租年年涨,最低都得涨个百分之五。

“那就好,今天你可以放松一下了。”小孙说:“我就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张呢。”接着她双手合十仰望天花板:“老天爷啊,求求你送我一个好人吧,来买鞋子不还价的那种。”

卖包的宋姐见小孙那样有些失笑,但也有点心疼这个才十七岁的小姑娘:“别担心,现在还早,很多人都还没起床呢,等中午之后逛街的人多了生意就好了。”

“可是现在都快中午了还没开张,我怕老板娘骂我……”小孙轻声嘟囔。

“不会的,你们老板娘会理解你的,现在生意本来就比较难做,晚点开张很正常,你已经够努力了,尽力就好。”宋姐安慰小孙。

小孙所在的鞋店并不是她自己开的,老板娘是她同乡的带点亲戚关系的表姐。小孙初中刚毕业就来到桂城这里找工作,由于没满十八岁,很多商家不敢收她,碰巧她表姐正在待产,急需一个保姆,于是她现在就成了她表姐家的保姆兼售鞋店员。可能准备待产的女人性格偶尔会比较刁钻古怪吧,总之小孙挺难的。她拿的虽然只是保姆的工资,干的却是两样活计,哪天生意不好时还常挨她表姐念叨。

这时斜对面妩媚时装的老板娘吴媚也到门口来聊天: “行了,你只是挨念叨一下,听听就过去了,反正工资你表姐从来不会少给你。”

“可是我们就不一样了,”吴媚把大波浪的头发抚到身前,用手指绕着玩,然后接着说:“我们就不一样了,房租水电公摊什么费都免不了,拖欠房租挨房东念叨,回到家还得操心孩子的奶粉钱,老公孩子一有点什么不如意的风吹草动,还得我来操心呢,你现在还小,没有这种烦恼,趁着年轻,慢慢享受这个美好时光吧。”

吴媚人如其名,长得很像电视剧里面的反派女二号,偏她的衣着打扮又比较前卫,看起来有点坏,有点妖,但是又让人忍不住想回头多看两眼。

很多人以为漂亮的女人大多是不缺钱不缺爱并且生活美满的,可是现实生活里却不尽然。

小孙看着妖娆的吴媚,有点难以置信地问:“原来吴大美女你也有烦恼的吗?我以为像你和宋姐这种大美女通常都是嫁给有钱人的当阔太太的,开店什么的只是因为无聊用来打发时间的呢。”

吴媚嗤笑:“傻妹妹,你还真是天真呢,不过我以前也曾经如你这般天真过,不过我后来还是嫁给了爱情,过的也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通日子。”

钟灵坐在门口绣着花,听着她们的家长里短,心里毫无波澜。

她没有宋姐的端庄优雅,没有吴媚的妩媚妖娆,没有小孙的青春活泼,她只是一个身材娇小笑容甜美的普通人。

可是再甜美的笑容也经不起生活的反复蹂躏,她脸上的笑容逐渐减少。

特别是房东来提醒她说合同快到期了要涨房租的时候。

她真的笑不出来了。

手里的绣花针差点就扎到自己了。

房东说:“老妹啊,不是我故意为难你,我也很难的,现在这地下商场每个业主都涨,我不能特立独行啊,会得罪人的。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孩子慢慢长大了,开销也就越来越大了,你也体谅体谅我,我还指着每月收到房租还房贷呢。”

钟灵气得差点失语,三千房租直接涨到四千五,这能叫做是只涨一点点吗?本来说好了每年只涨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现在直接上涨了百分之五十,这样子算下来一年房租就是五万四,加上其他费用每年光交给房东的钱就要六七万,压力山大。

房东接着说:“我们以前说好了你有继续承租的优先权,毕竟当时你租下来的时候也花了点钱简单装修了一下,我也不为难你,你还想继续租我们就继续签合同,如果你觉得这买卖不划算你可以写转让,我留点时间给你把店里这些货物处理了。”

见钟灵不做声,房东继续开口:“我们的合同还有一个月才到期,你可以慢慢考虑,想好了发微信告诉我。”

等房东走了,钟灵还有些呆呆的,绣花针什么时候掉了都不知道。

这个服装店陪伴钟灵走过了四个年头了,她的计划是再开个四年攒点钱再做别的打算。

可是现实中,计划总是永远赶不上变化。

等她家房东走后,前后左右的邻居们都走了过来,想要安慰她,但是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总觉得什么样的安慰都是空洞无力于事无补的。

可是什么都不说又觉得以后想说可能都没机会再说了。

还是最年少的小孙还保持着童言无忌直来直去的优良品质,她说:“呜呜……钟灵姐,你家房东好过分啊,没见过这样的。”

宋姐纵使平时再优雅,此时也紧皱着眉头说:“转让估计一时半会儿肯定是转不出去的,毕竟这地段又不是特别好,房租还突然涨得那么离谱,没有几个人敢接手,有实力接手的,人家还不如考虑自己找个地段好的门面买下来,再来个豪华装修专卖奢饰品了呢。”

宋姐是这群人里最有实力的,她的店铺就是买断了的,当然,每月还是得还房贷,所以她接着说:“再差点的,人家也可以像我这样,先凑钱付个首付,然后分期还贷,每个月交几千块钱的月供,至少以后这个门面一直是自己的,比租门面强啊,租门面就相当于帮房东还房贷了。”

吴媚也说:“唉,我们租门面的太难了,遇到个好的房东是幸运中的幸运,倒霉点的人租门面就会面临各种问题,比如房东突然说想收回去给自己或者亲朋好友干的;比如各种想方设法刁难的,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的;比如突然涨价的涨得离谱让人难以接受的……”

其实还有一点她没好意思说,她有一次进货太多,房租钱不够,想让房东宽限几天,结果还被房东老板调戏了,幸好这商业街人来人往的,房东也只敢口头占点便宜,不敢动手动脚。可是这样子也够她恶心很久了。

石头记的老板说:“所以说,如果有能力自己买门面才是最好的选择,至少自己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不用考虑房东的意见,也不用害怕房东突然收回门面自己的装修费收不回来的。”

钟灵耳里听着大家不同的意见和安慰,心里想着,她的当务之急是要么赶紧另外找个价格合适的门面租下来搬迁,要么就是赶紧写个门面转让,然后再把店子里的库存全部清理掉。

钟灵无奈开口:“谁让我穷呢,门面是不可能买得起的门面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买得起市中心的门面的。”

好在店里的库存不是很多,毕竟每个季节转换钟灵都把过季衣服及时处理了,现在就是些夏款和四季皆可上身的牛仔系列了。

本来现在又到了准备上秋款的时候,她原计划是等下周一去选货进货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她拿出红纸铺开、用毛笔沾上墨汁,分别写了一张旺铺转让和一张特价的广告,麻利地贴在店铺玻璃门口的两侧。

然后就是拍照发朋友圈了,这波操作完成之后,她觉得浑身都没劲了。

宋姐那里又有顾客进门了,她匆匆开口:“相识一场,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我,虽然能力有限,但我会尽力。”

其他邻居们也纷纷表示愿意帮忙,然后就各自回去守店了。

钟灵在心里安慰自己:天无绝人之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钟灵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恍恍惚惚地,好在也卖掉了三件T恤,五条牛仔裤,七条裙子,配饰若干,帮同行换了两条拉链,剪了六条裤脚,改了一条裙子,扣除本金收入三百余元。

本来这个商场是可以从上午九点营业到晚上九点的,但是钟灵每天都是六点前关门,比别人少营业几个小时,因为她要去幼儿园接孩子。

她的两个孩子上的是附近的公立幼儿园,接送时间是上午九点前送到幼儿园,下午五点后七点前要去接孩子回家。

今天准备关门的时候又来了几个顾客看衣服,挑挑拣拣的要买不买的,可是她又不能催客人要么买要么走,开门做生意的,总是不可能把顾客往外赶的,这些顾客可是所有生意人的衣食父母财神爷。

无奈的她好不容易等到客人走了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

一班高峰期,路上有点堵车,等钟灵匆匆赶到幼儿园时,已是晚上七点,天都黑了。

幼儿园的杨老师带着两个孩子站在幼儿园那已经锁上的铁门外等着她。

杨老师的男朋友也陪着蹲在那里逗小宝玩。

其他的家长早就把他们的孩子接走了,只有她家两个孩子还在等她。

“妈妈。”

“妈妈!”

大老远地,她就听到孩子在喊她。

“妈妈,你怎么才来呀?”小宝小雨迈着小短腿,歪歪扭扭地跑过来抱住她的大腿,只有一岁八个月的小宝扁着嘴,眼睛湿漉漉的,要哭不哭的样子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妈妈,你下次可不可以早点来接我们?我们肚子都饿扁了,我们杨老师的男朋友都饿得想吃人了呢!”没到四岁的大宝大雨小大人似地走过来牵着她的手。

杨老师听到这话顿时羞红了脸,他男朋友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刚才她问他饿不饿,如果饿的话就不用在这里陪着她等家长来接孩子,让他先去吃饭。

这家伙他直接一句玩笑甩过来:“现在还不怎么饿,等下饿狠了我就把你啃了。”

一时口快,忘了不能在小朋友面前乱开玩笑了。

钟灵摸了摸孩子的头以示安慰,然后连忙跟老师道歉:“杨老师您好,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我今天店里客人比较多,路上又堵车,所以来晚了,耽误你们吃饭了,真的很抱歉啊,要不你们一起去我们家吃顿便饭吧,菜我早上已经买好了。”

杨老师摆摆手,笑着说:“没事的雨妈,我刚好今天值日,也才刚下班锁门而已,没等多久,您不用放在心上。”

她看了一眼她的男朋友,说:“吃饭就不用了,您不用那么客气的,我跟我朋友已经约好了去他父母家吃饭,您快带大雨小雨回去吧,您也累一天了,早点回去早点休息。”

钟灵一听更不好意思了,杨老师这是要去见未来公婆了呀,这么晚才去,也不知道她未来的公婆会不会生气。

“呀,我不知道你今天有约,不然我下午就提前一点关门就好了,现在都害你迟到了吧?”钟灵真的觉得太尴尬了。

“没事,我们打电话跟他爸妈说过我今天值日了,他们家人现在也还没有到齐,您不用不好意思的。”杨老师看出了钟灵的窘迫,挥挥手跟她们母子说声再见就牵着男朋友走了。

“大雨小雨明天见。”

“杨老师再见。”

“杨老师拜拜。”

两个孩子的心情在见到妈妈时已经自我好转,跟杨老师说再见后就蹦蹦跳跳地跟着钟灵回家了。

她们所谓的家,其实就是租住在城中村里的一个小小的一室一厅。

在桂林七星公园附近,有几个城中村,福隆园就是离市中心最近也是最大的一个城中村。

虽说脏乱差是福隆园的标志,案件高发是福隆园的特点,可是这里的房屋租赁价格还是很便宜的。

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出租房,出租房屋是村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

以前在福隆园村里住过的朋友劝说过钟灵:“以前我一来到这里就嫌太乱了,怕出事,我都就不想来租,看看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虽然经过整改,现在各方面稍微改善了点,可是治安还是堪忧啊。”

不止一个人,还有别的朋友也来劝说:“这里很乱的,经常发生打架、斗殴、抢劫、偷盗事件,尤其到了三更半夜的时候更不得了,各种酒鬼醉鬼赌鬼什么鬼都有,鬼哭狼嚎的,吓得你都敢出门!”

福隆园脏、乱、差是出了名的,随处可见垃圾乱飞,车辆乱停,案件高发。

可是这里房租便宜啊,离市中心特别近,交通也便利,附近的幼儿园、学校、菜市、超市、商场、公园、游乐园等这些配套设施什么都有,当时钟灵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先住着,结果一住就住了好几年。

钟灵是从没结婚到结婚,从生一孩到二胎,一直都是住在这里。

住得久了,认识的人就多了。

菜市场这一带,几乎没有不认识她的了。

毕竟这两年她从大着肚子,然后到背上背着一个娃,怀里抱着一个娃;再到背上背着一个娃,手上牵着一个娃;然后再到左手牵着一个娃右手牵着一个娃,直至现在电车前面搭着一个娃,后面座位一个娃的,这样子天天来买米买面买菜买各种生活用品,人家可是印象深刻的。

福隆园有个特色,就是通往福隆园的这几条路,不管从哪个路口进去都是一样的堵车,各种莫名其妙原因,特别是上下班的高峰期。

一步一挪,这样的龟速让人很是无奈,可沿路的问候也格外让人暖心。

“小钟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卖手撕鸡的老板问。

“路上有事耽搁了一下。”钟灵回答。

“大雨小雨,今天要不要吃点水果呀?”卖水果的老板娘笑出了一脸褶子。

“谢谢阿姨,我们家里还有,妈妈昨天买的今天还没有吃完。”大雨仰头回答。

“阿姨放心,等我们吃完家里的水果会再来买的。”小雨奶声奶气地说。

“好啊,我等着你们来找我,都是优惠价哦。”老板娘冲他们挥挥手,转头继续招呼别的顾客。

“钟灵姐,你回来了?”

蛋糕店里的小姑娘跑出来,手里拿着包装好的小点心,她分别递给车上的大雨小雨,说:“大宝小宝,阿姨今天又做出新品种了,请你们吃,记得明天路过的时候进来告诉阿姨点心味道怎么样啊。”

“谢谢阿姨,阿姨做的点心都是又漂亮又美味的呢。”

孩子甜甜地道谢。

一路回来,孩子们收到点心两袋、樱桃两把、糖果若干。

都是相熟的老板们给的。

钟灵不好意思要,可也总是拒绝不掉,毕竟人家都是直接给孩子的,数量也不多,作为回报,只能以后尽量多光顾着点了。

走走停停的,终于回到楼下。

抬头一看,二楼他们租住的那一间小屋里亮着灯,暖暖的灯光从挂着紫色窗帘的窗户里往外溢出,窗帘上的花朵随着光线的转换摇曳生姿。

钟灵把车开进一楼的车库里,她们专用的那一个车位上停着一架摩托车,占据了半边车位,还空了一半的位置给她。

等她把车停稳,两个孩子急忙爬下车。

小雨说:“妈妈,爸爸今天比我们先回来了,我先上楼找爸爸了。”

“你怎么知道爸爸回来了?他告诉你了吗?”钟灵逗他。

小雨说:“我刚才看到我们家里亮着灯,爸爸肯定在家。”

钟灵笑:“灯亮着那也不一定是爸爸在家啊,万一是我们出去的时候忘记关灯了呢。”

小雨急得跺脚:“就是爸爸在家,我知道的,我要先上去找爸爸了。”

说完就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跑上楼了。

“妈妈,你干嘛要逗弟弟?爸爸的车都开回来了,你摸看,这里还是热的。”大雨指着摩托车上的排气管说。

“哎呀,别摸,万一烫到手了怎么办?”钟灵连忙蹲下把大雨的手握住,说:“行了,小机灵,我以后不逗你们就是了。”

大雨任由钟灵牵着他的小手,催促:“嗯,妈妈,我好饿了,我们也快点回去吧,别让爸爸等着急了,我还要回去帮你和爸爸洗青菜呢。”

“好的,那我们比赛,看谁跑得快。”钟灵作势欲跑,却又故意慢孩子半拍。

大雨哈哈笑着,很快就到了二楼。

“耶!我赢了,妈妈跑不过我。”

大雨得意地笑个不停,见他爸爸抱着弟弟小雨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帮他换鞋子,也跑过去扑进他爸爸申邵奇的怀里。

申邵奇把大雨抱上另一条腿上坐好,“吧唧”亲了一口大雨软萌的小脸蛋,说:“我们大宝也回来了呀?还跟妈妈比赛上楼了?真厉害,竟然赢了呢,爸爸给你点个赞!”

小雨不依:“爸爸,我才是最厉害的,我比哥哥他们先回到家哦,我要两个赞。”

申邵奇宠溺地看着两个孩子笑:“好的,你们两个都厉害,我一人给你们两个赞。”

说完,左右两边各亲了两口,嗯,两个小屁孩终于满意了。

钟灵走到门口,看到这温馨的一幕,心里软软的,像是谁在她的心里装满了草莓味的软糖。

帮两个孩子都换好了拖鞋,但是孩子还是赖在他的身上不肯下来。

大雨摇晃着小短腿,仰着头,骄傲的说:“爸爸,我今天在幼儿园学会做月饼了,老师说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让我做月饼给爸爸妈妈吃。”

“我也会,我也会,我们老师也教我们做月饼了呢,我今天还吃了我自己做的月饼了呢,甜甜的,香香的,可好吃了。”小雨不甘示弱。

“哇,这么厉害啊,我和妈妈都不会做月饼呢,宝宝们真厉害。”

申邵奇抱起两个孩子,把他们放到沙发上坐好,大长腿一迈,伸手把还站在门外的钟灵拉进来,对孩子们说:“那中秋节我和妈妈就等着吃宝宝们自己做的月饼了哦,那现在就让爸爸妈妈给宝宝们做晚餐先,你们乖乖等着啊。”

哪知大雨自己滑下沙发,小大人似的挽起衣袖,说:“我要帮忙洗青菜,老师说了,我们是幼儿园的大孩子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爸爸妈妈的事情要帮着做。”

小雨也有样学样:“我也要帮忙。”

申邵奇和钟灵相视一笑,并没有阻拦,哪怕孩子可能会把厨房弄得像兵荒马乱的战场。

申邵奇是一个建筑工人,主要是做泥瓦工,如粉刷、贴瓷砖之类的工种。

很多人可能会以为他们建筑工人的收入高,一天几百块的工钱,做一个月下来一万块钱左右的收入应该是有的。

当初钟灵刚认识申邵奇的时候也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不然。

全国那么多的建筑工人,几乎每个城市都已经呈饱和状态,他们并不是天天有活来干的。

这活多活少,不但跟个人技术以及人品有关,人脉特别很重要,和包工头关系的好坏也是至关重要的。

申邵奇技术当然是过硬的,他从初中毕业就一直干这行,都干了十几年了,熟能生巧,无论手再拙的人,一个工种做多了,也是能熬成老师傅了的。

按理说,他的收入应该是可以的,就算不能达到小康水平,至少温饱是没问题的。

可是钟灵当初又想当然了。

如果申邵奇只是一个人,那么他的收入养家糊口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可是,谁让他家上有老下有小呢?

所谓的上有老,说的可不仅仅是他的父母,还有他的爷爷奶奶。人家说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说的是在老人家们身体都健康的情况,如果情况反过来的话,家里老人都是体弱多病的,那真的就是一场灾难。

申邵奇家里的老人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他爷爷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嚷嚷着要去住院治疗;他奶奶经常生病,病到需要住院的那种;他爸爸曾经摔了一跤,把脊柱摔坏了,不但干不了重活,一不注意就是疼得起不来床的那种;他妈妈身体也不好,据说是年轻时就落下了的病根也是时不时就要发作一回的。

那家里的老人家一住院,他肯定还是要回去照顾一二的。

摊上这么些老弱病残的一大家子,申邵奇的那些微博收入真的是难以维持的。

本来做工地的就不可能天天有活干,特别是做外墙的,活就更少了。

先不说工地上经常会停水断电吧,有时候工地上的老总或者老板没能拿出生活费来,他还得随大流跟着工友们一起停工抗议;再就是雨天,那也是没法干活的,万一挨返工哭都没眼泪。

再就是申邵奇本身吧,有体质那么差的父母,他的身体又能好到哪儿去?抵抗力实在太差!他自己也是三天两头就得往医院或者诊所里跑,经常不是有个感冒发烧头疼脑热什么的,就是皮肤接触水泥过敏,不然就是长年干重活积累下来的各种劳损疼痛。

身体不好就得经常请假,请假多了就会拖工程进度,久而久之,老板、包工头、工友们都不爱叫他一起干活了,收入就更少了。

好在他的技术是过硬的,也有些亲戚朋友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偶尔也会关照一下他,让他不至于没活可干。

总之呢,一个月三十天算下来,他能干到十来天的活就冲顶了。就算一天能有三百块,一个月也就三四千左右。

所以,一年忙到头来就是一场空。

而且作为一个建筑工人,是不可能一年四季都只呆在一座城市的,往往都是哪里有活跑哪里,全国各地到处跑,一去至少一个月以上。

申邵奇一去外地,钟灵就得一个人带着两个娃,孩子还那么小,再懂事的孩子,也难免会调皮捣蛋,这鸡飞狗跳的日子啊,真是让人筋疲力尽。

吃完饭,等孩子们洗澡睡觉了之后,钟灵才把服装店的事情告诉了申邵奇。

申邵奇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只能安慰性地抱抱她。

他很想大气地跟钟灵说:“没事,大不了不开店了我养你们。”

但凡他有点存款,他也可以硬气地说:“咱们不租那了,换地方。”

他也曾幻想过有那么一天,当他有钱了,可以买下一个铺面给钟灵,让她可以随意折腾。

可是这话他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经济能力不允许。

他没钱。

没钱的人说话就得小心翼翼,再三考虑。

还记得当初他们刚准备结婚的时候,他爸就跟钟灵说过这样子的话:“小钟啊,你也别老想着开店还是上班什么的,这几年你就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在家带孩子就行了,女人想要做什么也不是不可以,但至少要等结婚了生孩子了,再把孩子好好地带到五岁以后再说,赚钱养家什么的就让男人来得了。”

这话说得好像挺好听的,可是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他们准备结婚那年,申邵奇破天荒的当了一回包工头,请了十几个工人来干活,本想着在结婚前多赚点钱,好风风光光的把钟灵娶回家。

谁能想到,那年突然爆发金融危机,很多行业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很多工地上的老板都卷款跑路了。

申邵奇所在的工地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工人们勤勤恳恳、辛辛苦苦地干了大半年,好不容易熬到年底,工地也即将完工,就等着结账回家过年了,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老板跑了!带着工程款跑了!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还发生这种事,多方交涉无果,求告无门,有几个情绪激动的工人甚至面临崩溃的边缘。

这个工地的项目是申邵奇承包下来的,工人是申邵奇招来的,平时工人的生活费也是在申邵奇这里拿的。工人们要钱肯定不会直接找大老板,他们都是找到申邵奇这里来的,他们还指望着能在申邵奇这里拿到工钱回家过年呢。申邵奇没办法了,这乡里乡亲的,总不能让乡亲们寒心,他也怕被人家戳着脊梁骨骂他,申邵奇只能咬咬牙,先把工人们的工资垫付了,扣除工人们平时预支的生活费,也还要付给十几个工人二十多万。

那时他的钱不够,还是钟灵拿出积蓄帮帮忙垫付了几万块钱,于是他们一朝回到了解放前,穷得叮当响,唯一的指望就是警察了,希望警察们能够尽快抓到卷款跑路的老板,追回工程款。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他们垫付的钱肯定是打水漂了。

他们当年完全是裸婚的,是真正意义上的裸婚:没房,没车,没婚礼。没有三金,没有婚纱,什么都没有。

钟灵她家也很通情达理,一分钱的彩礼都没有要,反而还帮忙置办了一些细软。

那时候他们只是回到申邵奇的老家,领了个结婚证,举行了个超级简单的仪式。

申邵奇觉得他对钟灵是有亏欠的,毕竟她无怨无悔的跟着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可是他们这样的家庭状况,他自己这样的身体状况,他什么都不能给她,连承诺都不敢给他。

钟灵一直等到睡着了,还是没能等到申邵奇的一句话。

她其实也没怎么指望申邵奇能帮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告诉他这些事情,也只不过是把这当做是最平常的日常交流而已,在这样充满陌生和冷漠的城市里,有这么一个固定的可以倾吐的对象,已经是万幸了,虽然心里难免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

可是她已经习惯了不是吗?毕竟他本就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她一直都知道的,当年她不就是看上他老实本分不会口花花吗?

所以他给的无声的拥抱,才是最真实的吧。

她早上醒来又回想了一下昨晚的情形,感觉失落仍在。

为了让自己心情好起来,她只好用手机百度两句心灵鸡汤来继续进行自我安慰:

鸡汤一之——宋人方岳诗说:“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

看,古人诚不欺我。

鸡汤二:人这辈子,简简单单就是幸福,无病无灾就是顺利,平平淡淡就是真谛,不抱怨,靠自己!因为久了你就会发现,抱怨除了扰乱你和别人的心情,什么都不管用。

嗯,鸡汤文都这么说了,别人也是这样过来的,于是她心理瞬间平衡了,感觉有被这鸡汤文安慰到。

满血复活,起床干活!

申邵奇早早就去工地了,两个娃却还睡得香甜。

明天是中秋节,幼儿园连放三天假,看看时间还早,两娃又睡得那么香甜,她轻手轻脚地起来洗漱搞卫生,又到厨房熬了一锅粥,这才有时间逛逛同城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商铺的广告,或者招工广告之类的也可以留意一下。

等她挑挑拣拣的把相关的广告都看完了,抄录了一些地址和电话号码,孩子们也正好醒来。

“妈妈,爸爸呢?怎么不见了?”小雨还有些迷糊,开口就找爸爸。

“爸爸去工地做工挣钱了,但是晚上会回来,你们只要等到晚上就可以跟爸爸一起吃晚饭了,是不是想想就开心呢?”钟灵蹲到床边回答。

“哦……”小雨嘟着小嘴,拖着长长的尾音,明显的不高兴。

大雨斜眼瞟了弟弟一眼,说:“真是个粘人精!这么大了还吵着要爸爸,羞羞脸!”

说完,自己咕噜咕噜地滚到床尾,把昨天晚上叠放在那里的衣物拿起,慢慢穿着。

钟灵看着大宝小大人似的可爱模样,失笑,原来在大雨的眼里,小雨还是一个粘人精?

小雨急得跳脚:“我没有粘人,我不是粘人精,小雨很乖的,小雨只是想爸爸了。”

说完,他为了证明自己是个乖宝宝,也学着他哥哥的样子,咕噜咕噜地滚到床尾拿衣服穿。

可惜他人太小,短胳膊短腿的,吭哧吭哧的在那摇摇晃晃了好久,还是没能把衣服穿好,他偷瞄着哥哥,见他哥哥已经自己穿戴整齐,他生怕他哥哥又笑话他,更着急了。

可是他好不容易把才衣服穿上了,扣子又不会扣,怎么试着摆弄都扣不了,于是扁扁嘴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钟灵笑着摸了摸小雨的脑袋,然后对大雨说:“大雨,你们幼儿园老师是不是有跟你们说过,小朋友之间要互相帮助啊?上次我在你们班群里还见到老师发出来的照片,其中也有你正在帮同班同学系鞋带的照片哦,是吗?是你吗?”

大雨有点小傲娇地用一声“嗯”来回答钟灵。

“那大雨你会帮小朋友扣扣子吗?”钟灵笑眯眯地问他。

“会。”大雨的回答总是那么简洁。

“哇,大雨好棒,那你现在帮弟弟扣一下扣子好吗?弟弟还小,还没有学会扣扣子呢。”钟灵双手合拢,做拜托状。

“好。”大雨答应了,一般情况下,他对他弟弟还算不错,虽然平时也经常打打闹闹的。

小雨听到他哥哥要来帮他扣扣子,开心地张开双臂在那等着。

“你看,我们扣扣子先用一一边手把扣眼的地方捏住,再用一边手拿着扣子的一部分,往扣眼里挤,一边手往扣眼里推,一边手捏住穿出来的部分往扣眼里扯,这样就好了。”大雨一边扣,一边教,他扣得慢,说得也慢,小雨还真的学会了。

“谢谢哥哥!留最后一颗扣子我自己来试试看。”小雨见马上扣完了,连忙出声。

“嗯。”大雨停手,说:“我去刷牙洗脸了。”

“小雨把扣子扣完也去刷牙洗脸哈,妈妈煮了粥,我去厨房盛好粥等你们哦。”钟灵见两个孩子都乖乖的,露出来满意的笑容。


>>>点此阅读《都说是为了娃》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