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姬归来,邪皇冕下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陶昊,凤曦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帝姬归来,邪皇冕下宠上天
分类:玄幻言情
作者:鹿眸
角色:陶昊,凤曦多
简介:人言:那位在无镜之界的邪皇冕下有一难以忘怀的恋人,往后诸年,皆只为等待她重新出现而活着。
一朝苏醒,灵魂归位,神界帝姬以废物之身再次归来,一改原主以前怯懦模样,活的热烈又肆意张扬。重现异世大陆,吊打所有天才,阵法练药样样精通。兽中兽皇是她的萌宠,大陆中的各界天才是她的粉丝,就连那些看不惯她的人整天拜服的凤帝凤后,也是她父亲母亲。
而那位邪皇冕下却是把人直接圈在怀里,既霸道又软萌:“什么时候嫁我?”

书评专区


《帝姬归来,邪皇冕下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陶昊,凤曦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帝姬归来,邪皇冕下宠上天》第5章 易经洗髓免费阅读


江南这般想着,偏头看向了烛台边的墙壁,上面俨然刻着一首诗。

前两句笔力稍微有些稚嫩,而后两句好像带着无尽的悲寂,用尽力气写下的,容屿经常出神抚摸前两句的诗句。

一巷一里一长灯,一桥一伞一相逢。

一字一诺一空等,一回一渡一来生。

而还对自己的处境在懵逼状态的凤曦,尚且还不知道自己被这么一个人惦记着。

外面落下黑幕,空气中幽香暗浮。

凤曦安静地靠在药浴桶里,肌肤被包裹在袅袅雾气之中,整个人趴在浴桶的一边,背上的抓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她敛着眸子,静静整理着脑海中已然清明的思绪。

这具身子的原主是凤家的大小姐。

大小姐这个名号听起来风光,可原主的母亲身份不高,只是凤府中的一奴婢而已,因着有几分姿色,才被原主父亲看中。

可惜不是个享福的命。

生下原主后,早早就撒手人寰了,从此,原主就过上了那悲惨的日子。

“叩叩叩~”

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微开的窗外一缕清风拂进,凤曦瞬间惊醒。

“小娃娃,你师父的药浴虽好,可也不能泡这么久,你不怕把自己泡胀了。”

陶昊带着人回桃花坞之后,还没来得及跟人说一句话呢,凤曦就因为体力不支晕倒了,独独留着陶昊一个人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决定先替人治伤。

不检查不知道,他院子里的小女仆说凤曦身上的伤太多,且大部分都是被灵兽所伤。

寻常的伤药哪里管用。

陶昊拿出自己的压箱底宝贝,等凤曦好不容易醒过来之后,让人去泡了药浴。

味道虽然刺鼻了些,可效果还是不错的。

凤曦起身跨出浴桶,擦干身体,穿上寻常寝袍,赤脚打开了门。

脸上少了那么些伤痕,瞧着也顺心了不少,若是能多笑笑就好了。

陶昊把手中的那些衣服还有首饰一股脑的塞给凤曦,直接略过凤曦走到屋里去。

“这都是送你的,小娃娃年纪小,也该好好打扮打扮。”陶昊捧着一只细瓷茶盏把玩。

他之前没收过徒弟,也鲜少同像凤曦这么大的女娃娃打交道,只是知道她以前受了不少欺负,这些衣服首饰想来她会喜欢。

陶昊盯着漂浮在茶水上的那片茶叶, 神情专注得好像是在悟道。

他等了半天,还是没等到自家徒弟开口说话,实在是端不住为人师的高冷架子了, 悄悄朝凤曦看去。

好家伙!

凤曦从那一堆漂亮的衣服首饰里,只挑出几件红色和月白色的衣服,首饰也只有那么一个,是用来束发的。

“不喜欢?”

凤曦注意到陶昊的打量,抬眸瞧人,接过话茬。

“喜欢,只是太累赘了,而且我平时喜欢穿红色和月白色罢了。”凤曦实话实说。

她确实不喜欢那些寻常女儿家喜欢的首饰,就算之前在凤族也是终日高高束起青丝,整个人显得利落干净,只留几缕碎发而已。

凤曦情绪浅淡,如夜空般深沉。

陶昊听她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像凤曦这种小娃娃,簪子在她头上只是杀人贡献的利刃来讲,也确实不会喜欢什么首饰。

两人的交谈就仅仅限于这么几句。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陶昊是不知道要同凤曦说什么,毕竟凤曦确实是不能修炼而已,说什么都白费啊。

而且……

凤曦注视着他:“师父想要给我试药吗?”

他迟疑地告诉她:“这是杀人于无形的毒药,虽然我已经改良过了,可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是不是对你有帮助。”

“没关系。”凤曦语调沉稳,“情况再糟,也不会糟成现在这么样子。”

陶昊默了默。

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经历,可以让人无畏生死。

其实凤曦在经历和出身上比原主好了不少,但内心经历的折磨一点也不比原主经历的少。

身处在那样的位置上。

那些神界族人自然不用说,就连她身边伺候的婢女表面上对她及尽恭敬,嘘寒问暖,私下里却是把她贬低到了尘埃里。

她一开始为并不是这样的性子,可后来次数多了,也觉得人还是清清冷冷些,少跟人交心的好,这样,就不会难过了。

“师父,我就活这一次,想活的热烈一些。”

凤曦无所谓的弯起嘴角,伸出手向陶昊讨要他藏在身后的药。

他看着她这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真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让她看出来的,本来想找个更安全的法子,可各个帝国的灵力选拔赛开赛在即,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药,也是前不久他看古籍的时候知道的。

还没有实验过。

陶昊犹豫着,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最后陶昊还是被人给打动了,把药瓶放在桌子上就迈步离开了。

这药服下之后,一切的一切都只能靠着自己,即便旁人在场,若灵力没有强大到让人惊恐的地步,在这里也只是惘然罢了。

待陶昊走后,整个院子又恢复寂静。

偶尔还能听见蛙叫和草丛悉悉索索的声音。

夜里风凉,她迈步关上了窗子。

眼神愈发坚毅起来。

从桌上拿出一柄匕首,上面刻着彼岸花的花纹,暗红色的纹路布满了整个柄身。

刀身躺在手心处,凤曦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握上刀身,另一只手快速把匕首快速抽出。

温热的血液从手心处滴落,落在地板之上。

手上的痛意传来,她几乎没有半分迟疑,喝下了陶昊留下的药,腥甜的味道从口中弥漫开来。

这味道让人泛恶心,凤曦还是强压下。

稍稍一会儿过去,从手心滴出来的血由鲜红变成黑色。

凤曦敛眸,这药毒性确实很大。

刚刚陶昊走之前特意交代凤曦划破自己的手掌放血,还服下了药丸护住心脉,应该也是让凤曦多一重保障吧。

能易经洗髓是真,可毒性太大也是真。

不过短短一会儿的功夫,胸口就传来痛意,像是有千万只食人蚁啃噬自己的心脏一般。


>>>点此阅读《帝姬归来,邪皇冕下宠上天》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