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别怕,将军他给你撑腰啊!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别怕,将军他给你撑腰啊!

分类:古言甜宠

作者:梵升

角色:

简介:【青梅竹马➕甜宠】将门箫氏,人丁凋零,门庭落寞。箫平笙此生有两愿:一愿众人皆知,箫家重归荣鼎。二愿不为人知,聘娶阿玖为妻。他浴血奋战,不惧生死,成为大召战神,光耀门楣。然后,开始漫漫娶妻宠妻路…嫁给衷情她多年的竹马战神后,江幸玖风光得意。这日听闻,外人传她家郎君,多多少少有点病。江幸玖面色凝重,“三郎,夫妻一场,有一说一,我不许任何人污蔑你!”箫平笙动容,柔声道“多谢夫人”

夫人别怕,将军他给你撑腰啊!

《夫人别怕,将军他给你撑腰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暮春之初,皎月院里,海棠开的正盛,风拂过落下一阵翩然花雨。

海棠树下摆了张摇椅,其上侧躺着一身穿丹砂红烟罗裙的纤细身影,姑娘的一头乌丝如缎,自摇椅两侧滑落,面上盖着本《花精传》,看不清模样。

明媚日光穿过树梢缝隙,合着丹粉花瓣细细碎碎铺了她半身,也不知是在这里睡了多久?

蹲在摇椅边的青衣小丫鬟,一手托腮,一手摇着团扇,正自打着盹要合上眼,被一声由远及近的大呼小叫给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主子!不得了啦!要死了要死了!”

小丫鬟握着团扇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一双杏眼儿瞪圆了,瞧着月洞门外的甬道,细声道。

“坏了坏了,听明春这架势,隔壁的那位怕是…”

‘真没得救了’

最后这几个字,清夏硬生生咽了回去,她转头看向摇椅上的主子。

‘主子’动了动,纤纤素手缓慢抬起,撤下了搭在面上的书,露出未施粉黛却不失清绝的一张如画容颜。

江幸玖连着几日都没睡好,她本就生的白,眼下两抹青色就格外明显。

今儿是难得在暖春正午打个盹儿,被明春这一咋呼,不止人醒了,心也剧烈跳了一下。

清夏连忙扶了她坐起。

这会儿,明春已经奔进了院儿里,瞧着她气喘吁吁地模样,江幸玖眉眼淡然。

“秦二姑娘走了吗?究竟伤的怎么样?”

明春抚着胸口,一边努力平稳喘息,一边低促回话。

“主子,人怕是…怕是真不成了。那那秦家二姑娘,来了一刻钟,就匆匆走了!奴婢眼瞧着,那将军府的大管事连声尾随着求情,硬是拦不下。”

江幸玖黛眉轻蹙,一双清泠月眸闪烁不定,握着书轻轻敲打手心儿,低声喃喃。

“怪了,两天前班师回朝的时候,不还说他如何如何丰神俊朗,威风凛凛,坐在高头大马上,进宫受封赏的吗?”

“这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

清夏和明春对视一眼,一个摇头,一个叹息。

江幸玖从摇椅上站起身来,负手握书,在原地踱了几步,转而看向明春。

“父亲母亲呢?可回了?”

明春点点头,如实回道。

“回了,那秦二姑娘走的时候,奴婢眼瞧着,老爷夫人正出将军府的门儿呢。”

江幸玖‘嗯’了一声,转身往北屋走去。

“走吧,收拾一番,咱们去‘四海院’。”

两个丫鬟应着声儿,连忙跟在她身后进了屋,伺候她更衣梳妆。

江家乃是世代簪缨之家,传到如今,江幸玖的祖父贵为太傅,父亲执掌大理寺,母亲更是出自江南望族姚氏一门。

此等世家,平日里最重规矩,对族中子孙教养颇严,即便是最受纵爱的江幸玖,也不敢素面朝天衣着随适地去见父母。

到四海院时,正临近午膳时分,廊下有婆子掀了垂帘,丫鬟们捧着托盘陆续而入。

瞧见自家嫡小姐,婆子连忙笑开了颜,躬着身请她入内。

“请九姑娘安。”

江幸玖清浅一笑,一边跨过门栏,细声客气唤了声,“杜嬷嬷。”

堂厅里正在摆膳,大理寺卿江逢时正端坐在围椅上净手,江夫人姚氏似是刚换了身儿衣裳,从里屋走出来。

见到小女儿,夫妻俩纷纷面上迎笑。

“请父亲安,请母亲安。”

江幸玖温温顺顺福了福身,就被姚氏握住手,在一旁坐了。

“正要使人去唤你,你倒卡着饭时来了,早膳可好好用了?”

又问了些她吃的什么,吃的好不好,昨晚睡得如何,细致入微,满怀疼爱,江幸玖一一答了。

不怪母亲对她如此珍视,当家主母姚氏只生了江幸玖一个女儿,轮排行大家该唤她‘江四姑娘’。

但姚氏当年生的惊险,小女儿生下时便羸弱懦懦,江家三辈里才得这一个小娘子,自是人人重视。

就连素不信神佛的江太傅,后来还亲自上了趟’定安寺’,请寺里的活佛大师给孙女看八字。

活佛大师是云游天下的神僧,那年刚好在定安寺讲座。

活佛大师说,江家祖荫繁盛阳盛阴衰,小娘子先天羸弱怕是担不起这福分,若要保她安稳顺遂,需得论个小字排行,不挨着几位兄长,好瞒过神邪,只当做江家没有‘四姑娘’。

后来,江太傅琢磨了几日,觉得‘十算最小’,可是十全十满水满则溢,也不甚好。

于是,便给江幸玖取了个‘九’音,寓意‘幸甚长久’,自那以后,江家对外都唤她‘九姑娘’。

用膳时,江幸玖谨记‘食不言’,没有开口询问。

等膳后,她亲自给父亲母亲端了消食茶,这才坐在下首,捏着帕子,好奇地问道。

“父亲母亲去看望箫三郎,他果真伤的很重吗?”

江夫人没接话,而是看向了身边的江逢时。

江大理寺卿端着茶盏,默了默,温声开口。

“本不该跟你说,毕竟男女有别,但如今他也是重伤不愈,你俩到底是儿时玩伴,告知你也无妨。”

他说着,搁下茶盏,整了整广袖,叹了口气。

“箫平笙这次攻下北翟,战功赫赫,受封护国大将军,本该是光耀门楣风光无量,可惜在战场上受了重伤,他求胜心重,只想打胜仗,耽误了医治良机,一拖再拖。”

“如今,连秦家人都束手无策,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从别人嘴里听说这件事,江幸玖还半信半疑,但她父亲看望过箫平笙的伤势,这样再当面说与她听,江幸玖才对此事有了几分真实的感受。

她一双清泠月眸怔怔地,卷翘的浓睫颤了颤,樱唇微启,低低呢喃道。

“秦家是医传世家,就真的一点法子也没了?那秦二姑娘,不是说,是神医在世吗?”

江逢时神情复杂,浅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大概真是天妒英才吧。”

从四海院出来,江幸玖捏着拍子徐徐前行,不知怎的,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

其实,箫平笙这个人,除了清高自傲不爱理人,其他还是不错的。

毕竟,他们相识多年,见了面,她还得唤他声’箫三哥’。

毕竟,每年逢年过节,他来江家拜谒,总会给她捎件有趣的小玩意儿。

毕竟,国临外侵,他英勇无惧主动请缨去了前线,不止赢了胜仗,还拿下了北翟呀。

江幸玖驻足在石桥上,垂眼望着荷花池里缓慢游过的锦鲤,浅浅叹了口气。

“你不是说,回来会给我个交代嘛?…这还交不交代了?”

上一篇 2022-01-22 上午2:07
下一篇 2022-01-22 上午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