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你之眼许望苏,丁梓骄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以你之眼

分类:悬疑

作者:遗憾的鱼

角色:许望苏,丁梓骄

简介:有人在阳光下奔跑,有人在阴沟里苟延残喘。 接连遭遇意外和人格死亡,这究竟是恶作剧还是恶意?高中生许望苏步步推理,终于发现藏在身边长久的蓄谋。 然而要探求真相,总是以付出他人的生命为代价。

书评专区

以你之眼

《以你之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谁在害我?这是许望苏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一出校门就是一段大约五十米的陡坡,就在许望苏踩着自行车往下冲时,一只狗突然从街道对面飞快地横穿过来。眼看就要撞上小狗,许望苏赶紧捏刹车,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刹车突然失灵。

情急之下,许望苏一扭车把,自行车像脱缰的野马朝一边狂奔而去。

“咚!”自行车撞上围栏,许望苏从坐凳上飞起,划出一条弧线,向马路中间落去。

一辆工程车呼啸而来,就在将要撞上许望苏的瞬间,工程车向左一扭,“吱!”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啸叫。人群如潮水般聚集过来:许望苏一动不动,紧挨着工程车躺在地上。

一个略胖的中年男司机从车上下来,脸色煞白,颤巍巍地走到许望苏身旁,说道:“你们帮我作证啊,我没有撞着他。”

许望苏被送去了医院。

从医院一回到家,许望苏顾不上头疼,就来到停车棚,蹲下身子察看起自行车来,刹车失灵的原因很明显:刹车器螺丝松了!

许望苏愣了:自己昨天早上检查过,刹车器明明还好好的!谁动了我的刹车器呢?谁在害自己?

他不由得想起上次分班考数学时,马宇阳和丁梓骄喝了他的鲜牛奶,导致腹泻,结果考试受影响,特别是丁梓骄,因此没能进入放飞班。医院结论:他们食物中毒。经过同学查看,那鲜牛奶已过了保质期。

同学们认为许望苏嫉妒丁梓骄,故意用变质的鲜牛奶给他喝,导致他考试失常。

自己怎么会嫉妒好朋友丁梓骄呢?从班上倒数第三名到仅次于丁梓骄,从学渣到年级二十名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可能是自己的逆袭刺痛到了某些人的神经,他们才那样说吧。嫉妒,往往源于一个圈子里的偏差而产生的恶意。

许望苏记得很清楚,自己买鲜牛奶时看过生产日期,还在保质期内,面对许望苏的辩解,众人或是冷眼以对,或是会心一笑。

一时间,许望苏成了众矢之的,阴险小人的标签贴在了他的身上。除了要好的几个同学,其他同学开始疏远他,孤立他。

虽然丁梓骄和马宇阳说过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尤其是马宇阳那个二货说:“哥们,没事儿,除了肛门有点辣疼,其它没什么。不过,你得补偿我,请我吃一顿!”他那一副无所谓,大大咧咧的样子更增添了许望苏的歉疚感,也让他更感到不安——那人的目标不是马宇阳,也不是丁梓骄,而是自己。那人不想让自己进入放飞班。

自己一直喝这种鲜牛奶,要想用这个方法掉包实在太容易了。

只要能查出是谁掉包自己的鲜牛奶就可以了。许望苏观察过教室里的监控,那个监控就是个摆设,除非特殊情况,其余时间就是长眠在电子白板上面,沉默地对着大家。

考数学那天是星期一早上,许望苏记得自己进教室后就一直在座位上看错题集,没有出去过,直到晨会集合的铃声将要停止时,许望苏才离开教室。他想了又想,确定自己是最后一个走的,也是最后一个到达操场的,但自己不是最先回到教室的。

只有自己参加集会和回到教室的那段时间,那人才有机会掉包!比自己先回到教室的,有20人,许望苏还记得是哪些人,人人都是怀疑对象。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其他班的同学在这个时间段潜入教室,偷换了鲜牛奶。范围扩大,自己要面对的,也许是江城中学六千六百人中的一个,也许是一个团体。

许望苏向当时的班主任陆老师提出过质疑。陆老师说:“我是相信你的,也能够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可是你怎么证明自己带来的鲜牛奶不是过期的呢?”

许望苏看着陆老师,眼神澄澈而坚定,说道:“那个小卖部的老板可以证明。”他的声音很低,低得连自己都知道没有自信。

果然,陆老师答道:“可是小卖部的老板怎么会说自己卖的产品是过期的呢?而且……”

陆老师没有说下去,许望苏自己也知道:从小卖部到教室这段时间,会发生许多可以猜测的事。

许望苏不说话,只是执着地看着陆老师。

陆老师和许望苏对视了几秒钟,最后说道:“我一定会调查的。你去吧,不要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平复心情,好好考试。丁梓骄没考好,你可别给我考砸了。”

之后,陆老师的确找同学展开调查。最后,陆老师对许望苏说道:“对不起啊,许望苏,我没有查出是谁换的鲜牛奶。”

许望苏看得出陆老师的沮丧,也表示理解,就老师这种调查方法,这种结果在预料之中。

这是第二次了,谁知道接下来又有什么手段等着自己呢?究竟是谁在害自己,他决心要自己查出来。

就在许望苏念头纷至沓来的时候,爸爸许朝有和妈妈李涵莉来了。

许朝有开口就说道:“儿子,今后不要骑自行车了,太危险了。网上说有个男孩就是骑单车摔倒,被路过的大货车……”

“嗯嗯!打住!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李涵莉急忙打断许朝有的话,一脸后怕地看着许望苏手里的刹车器说道,“儿子,坏了就买辆新的吧。要不,我们请个司机吧,让他接送你上学。”

“对!对!”许朝有连声说道,心有余悸地轻拍着胸口。

许望苏本想告诉他们刹车器螺丝被人调松了,可是想到妈妈有抑郁症——一有风吹草动,就像世界末日来临。说了,只会加重她的病情。再说,这些事情在成年人眼里就是过火了的恶作剧。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下,说道:“不买了,今后我走着去上学,正好锻炼身体。”

回到学校,许望苏打量着周围的同学,操场上跑的,走廊上追逐的,教室里打闹的;有的人笑得真,有的人笑得假。可是他和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一层膜,融入不进去。许望苏只觉得每个人都可疑,他突然想起那只狗,就连那只狗都可疑。爸爸妈妈反复看了自己的“车祸”视频后,对肇事者——那只狗报了警。结果,警察调取多个监控查看后,发现那是只流浪狗。那天,它从许望苏自行车前经过,纯属巧合。

可许望苏认为并不是这么简单。

每天放学,因为人流拥挤,会影响许望苏出校的速度,他觉得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走路上,不如多做两道习题,所以他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那只狗呢?那天,那个时间,那只狗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呢?自己从那里经过那么多天,从来没有见过狗!

后来,狗又去了哪里呢?连着几天,放学后,许望苏以斜坡为中心,向周围搜寻了许多次;就连校园里,许望苏也去看了几次,都没有发现那只狗,它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许望苏认为,所有的巧合都是长久的蓄谋。

这一天,许望苏又在校门一带转悠寻找那只狗的时候,看见了和他看起来同样心事重重的丁梓骄。

丁梓骄以前很外向,变成这副忧郁的样子,许望苏很不解。

分班考试前,假期的时候,许望苏、丁梓骄、萧若离相约去白鹭洲游玩。临出发时,许望苏为了照顾遭遇车祸的萧若离而爽约。结果,独游的丁梓骄被雨淋湿而生了一场大病。从那时起,丁梓骄就变得郁郁寡欢。许望苏曾问过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可丁梓骄回答说没有。

许望苏想:如果自己去了,丁梓骄就不会被雨淋,不会生病,就会知道他为什么变得这么忧郁了吧。

许望苏走到丁梓骄身旁坐下来,问道:“你在想什么?”

丁梓骄看着雨霁云舒,如同水墨画的天空说道:“我在想,你在转悠什么?”

上一篇 2022-01-22 下午12:07
下一篇 2022-01-22 下午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