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最新章节,周景鸿,豆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醉卧沙场君莫哭
角色:周景鸿,豆豆
简介:她是将军府上倍受宠爱的莽小姐,他是人传不理政事喜好游山玩水的逍遥三王爷。
她女扮男装游走市井急公好义,他人前放浪人后却总是忧国忧民。
一场阴错阳差的误会,他们结拜为异姓兄弟,说好要相助相扶。
他因为爱了上自家兄弟苦恼不堪,她无意中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世面临抉择。
当洒脱随性的逍遥王爷遇上粗神经的莽小姐,他说:“罢了,不管你是男是女,这辈子,我都跟定你了!”

书评专区


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最新章节,周景鸿,豆豆小说免费阅读

《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第5章 施粥也要有规矩免费阅读


饥肠辘辘的难民们如同潮水一般猛地涌了过来,这样的场景,也是让来施粥的五人心里一惊。

那些个年轻点的,身子还算康健的,听闻有吃的,端着破碗破罐直冲着粥锅扑了上去,险些将一整锅粥撞翻在地。有些跑得慢的,生怕抢不到粥,气得在后面边跑边哭叫。

虽说心中早有准备,但眼前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疯狂。

站在最前面的庄家心中惊骇,略一愣神后,飞身朝那些拿着碗罐抢粥的扑了过去,双手翻飞,瞬间将最前面的几个难民打翻在地,嗷嗷直叫。

汹涌的人潮霎时凝滞,看见刚才那一幕的难民们目光闪烁,面现迟疑之色,又不得不被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们挤着往前挪动。

“豆豆,拿剑!”

豆豆和漠北狼负责看护粮车、洗米,熊天虎和胖山力气大,负责熬粥。

得了自家小姐的令,豆豆反手从身后的粮车上抽出一把剑来:“公子,接剑!”

庄家纵身一跃,稳稳地接住剑,身形一闪,轻巧地落在一辆粮车上。

只听“噌”的一声,剑身出鞘,闪着寒芒的剑尖指向人群,庄家大喝一声:“都给我站住!”

这些在边关游牧为生的百姓们,兵戈相交也不是没见过,却不知怎滴,竟然被眼前这个稚嫩的少年给震住了。

看着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庄家虎着脸说道:“各位都是从虎狭关那边流浪过来的,一路艰辛。今日,我们几人在这施粥,准备了六千多斤粗米,保证人人有份,绝不落空!”

难民们闻言,海啸般欢呼起来,甚至有人跪在地上磕起了头。

“等等!听我说完!”庄家使劲挥了挥剑,示意大家安静,人群渐渐静了下来。

“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们人手不够,这粥熬得慢,每人每次只能喝一瓢,还想再喝的往那边的空地上另起一条队伍,可有问题?”

难民们齐刷刷回应:“没有!”

“好,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么,都听好了,带孩子的,身上有病痛的和老人家先来,其余人往后排!”

听到这句话,冲在最前面的人有点不乐意了,面面相觑着,却没人动。

庄家眯着眼,用剑指着最前面的几人,恶声恶气地说道:“怎么?我刚说的没听见吗?还是想试试我这把剑够不够快?”

这话一出,忙着熬粥的其余四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对了对眼神,便冷着脸站到庄家跟前来,俱是一副凶相。尤其是熊天虎那高了常人一个头还多的身胚,如同金甲力士一般立在那里,吓得挤在前面的人赶忙溜到了后面去。

规矩立下,这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难民们按照吩咐排起了长队,手中捧着缺口的饭碗,烂掉的瓦罐,眼神忐忑而急切。

喝到第一碗粥的是位年纪六十多的老妇人。开春时北狄人就占了他们的牧场,抢走了她家的牛羊,她们一家被迫进入关内,却因为战乱不得不离开家乡,沿路乞讨。

谁曾想路过许多城池,俱是被挡在门外,说是流民不得入城。无奈之下,一家人只好跟着人群往温暖的东边去。

一路颠沛,待到来到凉城附近时,原本两千多人的队伍只剩了七八百,而她的儿子儿媳,连带三个孙辈,皆失在了路上。好好的一家六口,如今只剩了她一个。

热气腾腾的米粥倒进了她的破碗里,那是她最小的孙子用来吃面糊的碗。如今碗还在,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老妇人端着碗的手微微颤抖着,猛地喝了一大口粥,喷香的,浓稠的,滚烫的米粥,暖了胃,暖了心,在她的眼中泛起氤氲。

足足有半年了,饥寒交迫的日子没能让她低下头,而今捧着这碗热粥,想到也许再也不能相见的亲人,老妇人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负责施粥的庄家见此情景,面上浮现出苦笑。虽说她是个习武之人,却有一颗温软的心。

老妇人哭得如此悲切,惹得她也忍不住鼻子一酸,可她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好出言安慰道:“莫急,当心烫着,喝完了一会还有。”

老妇人腾出一只手来抹抹眼泪,连连点头:“多谢大善人,多谢大善人!”

队伍有条不紊的缓慢行进着,领到粥的人或哭、或笑,喝粥声、笑声、哭声,交缠在一起,南城外门泛起一片悲伤的欢乐。

施粥的五人忙得热火朝天,全然不知,人群的边缘,有个人盯着他们看了许久,感慨良多。

“方姜,我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周景鸿回头看看这个陪了自己十几年的人,两人虽是主仆,却有兄弟般的情谊,有些时候,有些话,也只有和他说说了。

方姜见自家主子面现惆怅之色,心中不忍:“公子,您看咱们做点什么?”

“去王府调五十人来,带上饭锅和柴火,帮着施粥。账房拨一千两,置办粗米和菜蔬,光吃粥也不行,还是要吃点菜和盐,人才有力气。”

“小的得令。那这住处这么说?”

周景鸿略一思付,道:“七八百人突然进城,怕是不妥。这入秋了早晚寒凉,睡在野地上也不妥。不若这样,你再去拨两千两,置办些木头石材衣服棉被,先在这南城门外搭起棚屋,待我寻到地方再做安排。”

方姜有点犯难:“公子,又两千两啊?您这不愿意当职,平日里也没个什么大的进项,年俸也拿最少的,一下子出去三千两,只怕府上不够用。”

周景鸿将扇子塞进方姜的衣襟内,没好气地说:“不够用不会去典当几样物事?”

方姜挠挠头,皱着眉:“府里的物事就那么些,都是皇上赏赐的,当了怕是不合适吧?”

“那是皇兄给本王的,况且这是为皇兄分忧,有什么不能当的,我周景鸿没那么多讲究,让你去就快去。”

方姜突然乐了:“公子,您又说漏嘴了!”

周景鸿差点气结,这个方姜,脑袋里怕不是石头,而是浆糊。

方姜见主子垮下脸来,转身拔腿就跑。

“别跑,等我一起,我回去找几个大夫!”


>>>点此阅读《当逍遥王爷遇上莽小姐》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