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念婉高湛《容念婉高湛》完结版免费阅读_容念婉高湛全文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容念婉高湛》又名《侯爷不好撩》是大神“白小城 ”的代表作,容念婉高湛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 这个话题有些戳心窝子,两人一时都没再开口,手底下的绣活却做的飞快。冷不丁外头有人敲了敲门。“彩雀姐姐在不在?”这声音有些耳熟,应该是溪兰苑里的人,彩雀连忙放下鞋垫子走出去:“在呢在呢,是谁呀?”门一开,竟然是孙姨娘身边的彩月,彩雀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彩月也不生气,还是赔着笑脸:“姐姐别急着生气,都是奴婢,我家姨娘做了什么,想做什么,我也只有听话的份儿。”

小说:容念婉高湛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白小城

角色:容念婉高湛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叫做《容念婉高湛》又名《侯爷不好撩》,是作者白小城 的小说,主角为容念婉高湛。本书精彩片段:容念婉捂着头看过去,见他眼底还带着没散去的戾气,心里有些打怵:“爷……”高湛打量她一眼,语调冷冷淡淡的:”都学会偷听了?“容念婉觉得自己很冤枉,但解释起来不是很有底气:”那么多人都在……不算偷听吧?“”还狡辩?“容念婉有些无奈,她看出来了,高湛是被白郁宁气到了,但又舍不得朝人发作,所以才拉了她这个替罪羊出来。她正愁苦这事该怎么揭过去,额头上就又挨了一下,她敢怒不敢言,只好抬手揉了揉。高湛扫了她一眼,眉头一拧,看着有点凶:”可见是上回跪的不够,还敢到处乱跑。“

《容念婉高湛》小说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第20章

“我说汤婆子还热……煮些红糖水喝就行了,药还是留着,以后万一再有非用不可得时候呢?”

“我侯府到底是有多薄待你?连服药也得这般斤斤计较?”

高湛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来,主仆二人竟然奇怪的都不是很惊讶,毕竟最近这些日子,他时常不声不响的过来,每回时机都凑巧的很,总要听见她们说些话,然后再教训一通。

虽然前面几回他过来,也不是为了容念婉,可彩雀想着见面三分情,见的次数多了,总会多惦记几分,因此心里都是很欢喜的。

眼下心情却有些复杂,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声没吭,抬脚出去烧水,然后好泡了热茶和红糖水送过来。

容念婉看他仍旧是不太高兴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被外头的人招惹了,还是昨天自己弄脏长公主赏赐衣裳的事还没过去。

但这无关紧要,容念婉记着昨天他请了大夫来给自己看病的事,就凭这样一份恩情,她也不能怠慢。

她撩开被子打算下地,高湛皱了皱眉:“躺着吧。”

容念婉犹豫着没动,总觉得自己要是真躺会去,他说不定要找茬,毕竟他做这种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高湛眉头一拧,音调不自觉高了:“听不懂人话?!”

容念婉被他唬了一跳,连忙缩回了被子里,倒是后知后觉感到了冷,然后狠狠哆嗦了一下,心里恨不得把头也缩进去,可看着高湛拧紧的眉头,她还是没动弹。

“爷怎么过来了?”

高湛看了她一眼,大踏步走近,在床边坐下来,却一直没开口,看起来不太想搭理人。

如果是几天前,容念婉为了孩子的事,是愿意绞尽脑汁和他说些话的,可现在她已经被拒绝了,要是再提,只会适得其反。

可除了孩子,容念婉实在不知道能和他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她还是闭紧了嘴装哑巴,没多久竟然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高湛听见身边人的呼吸声逐渐平缓,很快又粗重起来,夹着低低的呻吟声。

他有些烦躁的蹙起眉:“喊就喊,不喊就不喊,哼唧什么?”

然而容念婉听不见,他这句话就成了自言自语。

半晌,他叹了口气,迅速瞥了眼容念婉,脸还是白的,也不知道是今天的日头太好,还是昨天的灯光太暗,瞧着比昨天还难看些。

女人病……这么厉害的吗?

高湛有些茫然,说起来,他对女人的确是很不上心。

或者说是有些不喜欢的,从头十四岁起,就总有丫头在伺候他的时候动手动脚,这让他每每想起来都有些恶心,从那之后,他就不许旁人贴身伺候了,更不许旁人随便碰触他。

即便是打小跟着的翡烟,也不行。

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也就是敷衍着过了,哪料到能遇见白郁宁这样的人……

他正想的出神,冷不丁什么东西从被子里掉了出来,咕噜噜滚到了他脚边,高湛拿起来一瞧,是个汤婆子,触手已经冷了。

被子里的容念婉缩了缩身体,伸手出来乱摸,似乎在找什么。

高湛看着那只到处乱摸的爪子,却迟迟没有把汤婆子递过去:“都冷了,找到能有什么用?”

然而容念婉听不见,仍旧迷迷糊糊的在找东西。

高湛叹了口气,将蒲扇似的大巴掌递了过去,容念婉一把抓住,熟练的拽进了被子里,捂在了柔软的腹部上。

明明是藏在被子里的人,肚子竟然是凉的。

高湛忍不住想,女人还真是很奇怪……碰个冷水,就能变成这样,果然娇弱的很……可也能闹腾的很,昨晚的事他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不高兴。

孙姨娘明明是他母亲身边出来的人,却竟然这么不懂规矩……可还是得看母亲的面子,以后再寻个错处,撵出去吧。

彩雀泡了热茶和红糖水,端进屋子里去的时候,里面静悄悄的,她下意识放轻了脚步,探头往屏风后面瞧了一眼。

容念婉还在床上睡着,高湛却不见了影子。

这几次他过来都是来去匆匆,彩雀都已经习惯了,却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人虽然走了,可热水不能白烧,她轻轻推了推容念婉:“姨娘,起来喝点红糖水。”

容念婉艰难的睁开眼睛,声音里还带着几分痛苦:“唉,我可能是睡多了,有些头疼……”

“哪能啊,这才睡了多久……该不是昨天晚上冻着了吧?”

她连忙抬手摸了摸容念婉的额头,触手是凉丝丝的,并没有发热的痕迹,她心里松了口气,端着红糖水来给她喝。

一碗热水下去,容念婉舒服的叹了口气:“你也喝一些,把绣活拿出来吧,反正也是疼,做点别的分分心也好。”

彩雀一想,也是这么回事。

只是容念婉绣帕子,彩雀却在做鞋垫,容念婉忍不住看了她一眼:“这么大,看着像是男人的脚。”

她脸上露出暧昧的笑来:“是不是……”

彩雀羞红了脸:“姨娘别胡说,是爷身边的寒江,昨天是他请的大夫,又专门抓了药送过来,咱们也没银子打赏,我就想着做双鞋垫送给他。”

容念婉想了想,寒江那小子倒也是一表人才,也能干,就是总是笑,笑得人摸不着头脑,总觉得他不是个善茬。

但这不妨碍她想做媒:“你瞧上他了?要不我去和爷说说,给你们指个婚?你也十六了,也该成亲了。”

彩雀脸一红,嗔怪地看了容念婉一眼:“姨娘别闹,我和寒江才见了几回?”

而且那是高湛身边得用的人,以后外放出去,也是有头有脸的管事,寻常人家的小姐也配得上,怎么也不至于要找个姨娘身边的丫头,再说了——

“听说长公主那边有不少人瞧上他了,长公主提了几回,都被爷给驳了,可见是瞧不上伺候人的丫头,觉得委屈他,奴婢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容念婉一怔,虽然是伺候人的,可的确也分三六九等,她自己上不了台面,也带累的身边人受委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4 am10:37
下一篇 2022-11-24 am10:40